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我不再為不能出人頭地而煩惱

37

李 琳

一抹陽光透過玻璃窗照進寬敞的舞蹈房,我一如既往邁著輕快的舞步,踏在這結實的地板上,彷彿這裡的汗水,這裡的苦澀,這裡燦爛的笑,還有一點一滴的成長,一幕幕都還在眼前……

2016年3月,我得知教會成立了舞蹈班,因我從小就喜歡跳舞,便毫不猶豫地參加了。當時我和蘇姊妹在一起練舞,我比她練的時間長,業務水平也稍高一點,負責人就讓我多帶帶她,並鼓勵我們好好練,還說如果跳得好就會有機會去外地參加專業培訓。聽到這個好消息,我激動極了,心想:「以後我一定要好好練習,爭取去外地參加培訓,把舞蹈練好達到專業水平,那我就有希望在舞台上嶄露頭角,歡歌跳舞讚美神了,到時候認識我的弟兄姊妹就能在視頻裡看到我了,那多風光啊!」想到這兒,我心裡像吃了蜜一樣甜,我暗立心志:要勤學苦練儘快實現自己的盼望。

兩個姊妹在跳舞

之後的日子裡,我們努力學習舞蹈動作,並陸續錄製了一些作品,我每天都在期待著哪天能到外地學習。一天,負責人終於給我們帶來了好消息,她笑著說:「蘇姊妹,你可以去外地參加培訓了!」聽到這話,我打心眼兒裡替姊妹高興,心想:「姊妹在舞蹈方面確實悟性挺高,長進也很快,不過我比姊妹業務水平高些,會的舞蹈也比姊妹多,她都能出去學習,肯定也少不了我!」於是,我胸有成竹地等著負責人點我的名字,公布這個令我激動的結果,誰知負責人一直沒提這事,而是談起了其他話題。我急了,心裡嘀咕著:「怎麼說完了?我呢,沒有我嗎?剛開始還是我教姊妹跳舞,我應該比她強點,去培訓怎麼就沒我呢?你們是不是看漏了,把我給落下了?是不是把我們倆的名字搞錯了,不該沒有我啊?」我的心怎麼也平靜不下來,翻江倒海般地難受,負責人接著又說了些什麼我一句都沒有聽進去。

兩天後,蘇姊妹就走了,我心裡有些失落,怎麼也高興不起來。終於有一天,負責人又通知我錄製作品,我的心便蠢蠢欲動,好像點燃了一絲希望的火花,心想:「太好了,我的機會來了,我得認真學、好好練,把作品錄製好,說不定這次我就能去學習了!」接下來,我在練習舞蹈動作時更加賣力了,每天堅持練習很長時間,有時跪得腿都瘀青了,有一次還不小心劃了一個小傷口流血了,疼得動一下都感覺很吃力,但一想到能有希望去外地學習,很快就能露臉了,我就覺得受這些苦都是值得的,硬撐著也得站起來繼續練!

上交了作品後,我每天都在眼巴巴地期待著:什麼時候才來消息呢?明天?還是後天?希望能快點……我等啊等,可是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了,始終沒有等到我盼望的消息。之後,又有幾個姊妹外出學習了,更令我沒想到的是,一個跟我學舞蹈的姊妹竟然也去接受培訓了,最後就剩下我一個人了,這讓我心裡更感到不平衡:「我學習舞蹈的時間也不短了,業務水平也不比其他姊妹差,我也算是比較追求真理,各方面條件也是挺不錯的嘛,怎麼就不讓我出去學習呢?難道是嫌我年齡太小了?到底是為什麼啊?……」那段時間,我常常陷在這種低沉的情形裡,原本性格開朗的我話也不想說了,臉上也沒有一點笑容,我的天空都變成了灰色的,壓抑、痛苦緊緊地包圍著我……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一聽說神家要培養各種人才,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爭,爭還不好意思,在神家不興爭,不爭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我出不了頭?為什麼總沒我?為什麼總讓他出面,為什麼總也輪不到我?』有點怨氣。有怨氣自己還克制著,克制還克制不了,就禱告,禱告完好了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這些情形裡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讀完神的話,我心裡一驚,神的話說的不就是我嗎?想想自己剛開始練舞時,負責人告訴我們如果作品好的話,就有機會去外地參加培訓,想到能外出學習提高自己的舞蹈水平,就能有希望出頭露臉了,我就心志滿滿地練習,受再多苦也覺得值;可後來看到姊妹們都陸續出去學習了,覺得別人都有出頭露臉的機會,而自己還在「原地踏步」,就嫉妒姊妹們,在心裡與神講理較勁,埋怨神不公平。現在想想自己並不是為不能體貼神的心意而難受,而是為自己不能露臉、出人頭地的野心慾望得不到滿足而痛苦、難受,原來是追求名利地位的撒但敗壞性情使我身不由己地活在羨慕嫉妒恨裡面,埋怨神、悖逆神,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想想教會培養我是為了讓我能通過跳舞來讚美神、見證神,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可我卻不務正業,妄想藉著跳舞的機會追求名利地位,想要當星、當腕兒顯露自己,滿足被人崇拜、高捧的野心慾望,看到自己太悖逆,太敗壞,根本不是一個追求真理、體貼神心意的人,真是辜負了神的良苦用心!此時,我不禁心頭一顫,若不是神擺佈這樣的環境來顯明我不對的追求觀點,我根本意識不到自己所走的是一條錯誤的道路,還會一直沿著追求名利地位這條路毫不顧忌地走下去,這樣雖然外表在盡本分,實質卻是在打著信神的旗號滿足個人的野心慾望,偷摸搞自己的小經營,根本得不著真理,最終只能讓神厭憎、恨惡。認識到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我迫切地向神獻上悔改的禱告,求神憐憫我這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

一個姊妹坐在草坪上看神話

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這些東西怎麼擺脫呢,你們有沒有路途?你先看透,然後你得學會捨這些東西,放下這些東西。你總抓這些東西,總爭這些東西,心裡被這些東西佔滿、充滿了,你總不想放,總抓著不放,那你就被這些東西控制著,捆綁著,就成奴隸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給我指明了實行的路途,要根據神的話看透追求名譽地位的實質和後果,認識撒但就是利用名和利來引誘我,讓我從心裡喜歡這些東西,心被它佔有,落在撒但的權下被它控制,成為它的奴隸,沒有心思追求真理,讓我在神面前成了一個錯的人,最終只能被撒但擄去、吞吃。我對撒但的險惡用心有了一點分辨後,產生了背叛撒但的決心,立下心志以後再想出頭露臉時要學會捨,學會放,讓別人出頭,自己要腳踏實地、默默無聞地把神託付給我的本分盡好,追求真理滿足神。後來,再有弟兄姊妹外出學習時,我就按照神的話指出的路途去實行,放下自己的慾望,面向神盡本分,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漸漸地,我心裡釋放了好多,盡本分也有勁了,跳舞時感覺腳步變得十分輕盈,舞姿也優美了很多,站在舞蹈房裡看著鏡中的自己,我燦爛地笑了。

這次經歷過後,我對自己所走的追求名利地位的錯誤道路有了一些認識,我就認為自己有一些變化了,但神知道我被撒但敗壞太深,名譽地位早已成了我的致命處,不是經歷一次審判對付就能達到變化。不久,神又根據我的需要,給我擺設了新的環境來潔淨、拯救我……

一天,負責人說準備安排我邊盡其他本分邊業餘練習舞蹈,聽了負責人的話,我一肚子的委屈,心想:「不能外出學習也就算了,居然還讓我業餘練習舞蹈,那我什麼時候能有長進,達到專業水平呢?看來上台表演是徹底沒希望了,那我練舞還有什麼意思啊!」我越想心裡越黑暗,幹什麼都沒心思了。以前自己練舞時都是很認真地學習,每天都一遍又一遍地練習,有時不是腰受傷就是腿受傷,但我也不覺得苦,尤其在交作品時,我更是特別用心地去跳,把每個動作都做到位。現在一想到要邊盡其他本分邊業餘練習跳舞,我心裡就很不是滋味,覺得自己被貶職了,整天魂不守舍的,練舞時也沒有了之前的那股子勁了,連基本功都懶得練習,交作品也不積極了,心想:「反正交了也不會讓我出去學習,差不多就行了!」我活在了消極怠工、應付糊弄的情形之中。漸漸地,我的靈裡越來越黑暗,一點勁兒都沒有了,看看自己無精打采、兩眼無光的樣子,我不禁問自己,「我這是怎麼了?從小我就喜歡跳舞,這可是我最大的愛好,現在為什麼卻提不起興趣了?到底是什麼改變了我的愛好,打亂了我的正常生活?……」後來,我每天讀神的話心不在焉,就連禱告也是走走過程,跟神沒話說,明顯感到摸不著神了,麻木的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開始向神禱告反省自己為什麼練舞開始應付糊弄了?……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你心裡怎麼想的?是什麼導致你應付糊弄的,這是不是得深挖呀?這裡是不是有東西啊?(是。)那你挖挖,往裡挖挖,再挖就挖到敗壞性情那一層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才能擺脫負面情形》)神的話讓我明白了,原來這段時間自己練舞總是應付糊弄是有根源的。回想我這段時間一系列的表現:當負責人安排我業餘練舞時,我心裡滿了委屈,覺得自己再也沒有機會外出學習,不能到舞台上出頭露臉了,出人頭地的野心慾望破滅了,我跳舞就失去了奮鬥的目標,外表是在練習著,實際上已經不冷不熱,處在「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墮落情形中。想到這兒,我的心「咯噔」一下,原來我並沒有把跳舞見證神看作自己當盡的本分,還在為名和利活著,積極練舞是為了得到名和利,消極怠工是因著失去了名和利,名和利依然是我的追求目標,甚至成了我活著的動力,我抱著這種存心觀點來追求,這哪是在盡本分體貼神心意啊?不還是在走世人追求名利的錯誤道路嗎?認識到這些後,我很苦惱,明明知道追求名利地位是錯誤的,為什麼還會身不由己地在追求它呢?根源問題到底是什麼?我就趕緊跟神禱告,求神帶領我明白這方面的真理。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敗壞性情在人裡面根深蒂固,作人的生命,人的追求都是什麼?人想得什麼呢?在撒但敗壞性情的驅使之下,人的理想、盼望、志向、人生目標方向都是什麼?是不是與正面事物相違背的?首先,人總想做明星、名人、名角,這些是不是正面事物啊?想出大名,露大臉,光宗耀祖,與正面事物一點也不相符,再一個,與神主宰人類的命運這個規律是背道而馳的。為什麼這麼說呢?神要的人是什麼樣的人?是不是偉人、名人、高大的人、驚天動地的人?是不是這樣的人?(不是。)」(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著人的心靈,以至於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沒有毅力、沒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沒有一點超脫自我的心志,更沒有一點擺脫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沒有放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從神話語的揭示中我認識到,我們敗壞人類的追求觀點都是屬撒但的,總追求高大的、亮眼的,追求當星、當名角,認為這才是一個人該有的理想與志向,事實上這些觀點都是撒但灌輸給我們的,是荒唐、謬妄的,是苦害我們、斷送我們的,更是與神的要求背道而馳的。之前我只知道自己追求露臉、出人頭地,但對自己到底憑哪些撒但毒素與生存法則活著沒有什麼認識,今天看到神話語的揭示,我才開始反省自己:盡本分以來為什麼一臨到出頭露臉的事我就蠢蠢欲動,總想表現自己?為什麼每當看到弟兄姊妹能外出學習我就會失落、痛苦?為什麼看到弟兄姊妹在舞台上光鮮亮麗地表演我就特別羨慕?原來從一開始我就在憑著撒但灌輸給我的「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等毒素活著,這些撒但的毒素與生存法則腐蝕了我的心靈,使我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絲毫不認識自己的身分地位,不想腳踏實地做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安分守己地盡神所託付的本分,總是好高騖遠追求做超人、偉人、高大的人,讓人崇拜、仰望,這完全是與神造人的初衷背道而馳的。想想神造我們人類的目的、意義就是讓我們在地上彰顯神、榮耀神、見證神。盡本分更是我們受造之物應盡的責任與義務,也是我們每個人的使命,我們就應該力所能及地發揮自己的特長,以不同的方式來傳揚見證神,見證神末世的顯現作工,使那些活在黑暗中的人聽見神的聲音,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救恩。而我卻憑著撒但的毒素活著,利用盡本分見證神的機會達到自己出人頭地讓人崇拜、高看的野心目的,這不是卑鄙齷齪、太可恥的事嗎?追求出人頭地做人上人能給我帶來真理、生命嗎?能使我蒙神拯救嗎?不但不能,反而讓我失去了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良心理智,一旦自己的慾望破滅就埋怨神,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與神講理對抗,越來越遠離神、背叛神,失去聖靈作工,讓神噁心、厭憎,看到追求出人頭地只會使我越來越墮落,最終斷送我的生命,它的確是撒但敗壞人、殘害人的工具!

基督徒看神話受感動

這時,我才明白了神擺設這些不合自己觀念的事臨到,就是為了讓我看清撒但的險惡用心與自己憑撒但毒素活著的卑鄙、邪惡,能趕緊棄掉惡道回到神面前,不至於繼續墮落下去被撒但吞吃。想想自己一次次為了滿足自己出人頭地的野心慾望悖逆神、抵擋神,從來不知主動體貼神的心意,但神卻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還在我痛苦、迷茫時用他的話語帶領我、引導我,我感到特別虧欠神,只想儘快明白神的心意,追求做一個合神心意的人。接著,我看到神的話說:「那神要的是什麼樣的人?你們說說。(腳踏實地,當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哎,腳踏實地,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能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其中一個。還有呢?(敬畏神遠離惡。)這是一個,還有呢?(對神有順服。)(誠實人,認識神的人。)這也是。(凡事站在神一邊。)就是與神同心合意,是吧?還有嗎?在新的說話裡提沒提到守住人的本位?」(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神的話使我對神的心意明白了一些,知道了神喜歡什麼人,拯救、成全什麼樣的人。神希望我能老老實實地守住自己的本位,腳踏實地地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追求真理,脫去自身的敗壞性情,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達到順服神與神同心合意,這樣神就滿意了。神的話使我感到親切,感到釋放自由,看到神對我們的要求都特別實際,是我們能夠得上的,更是一個受造之物應該追求的正確人生方向。此時,我想到約伯在東方被稱為至大,但他一生不追逐名利,也不貪享名利,他寶愛的是神的道,他看重的是自己能否得到耶和華神的稱許,當臨到撒但試探時,他失去財產、親人,甚至病痛臨到,他都能不受名利、地位的捆綁,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而是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依然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活在神的面前。約伯不被撒但捆綁、利用,就是源於他所走的正確的人生道路,因此他在這次試煉中更加認識到神的可愛與至高無上,他對神的順服與敬畏得到了昇華。而我卻不學無術,只注重名利地位,在神擺設的環境中不但沒能為神站住見證,反而做了撒但的奴隸。我現在知道了,不管我在哪裡盡本分,只要追求真理、實行真理,盡心盡意地追求滿足神,神就會悅納,那我還有什麼可攀比的呢?有什麼可憂愁的呢?此時,我感到豁然開朗,心裡輕鬆了許多。於是,我下定決心:無論教會如何安排,我都守住自己的本分,不再消極被動下去了,得有心志實行真理力求滿足神!我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神啊!若不是你藉著這樣的環境把我的敗壞顯明出來,我都不知道原來我的野心慾望這麼大,一點真理實際也沒有。神啊!你給我盡本分的機會是為了讓我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我卻把盡本分當成顯露自己的工具,我這樣活著太卑鄙、太齷齪,沒有盡到受造之物的功用,不配活在你的面前。神啊!我不願再憑著這些撒但的毒素活著了,我願意順服你的安排,無論以後在哪兒盡本分,有沒有機會外出學習,我只願腳踏實地地把舞蹈練好,盡自己全力來滿足你的心意。」接下來,我就積極主動地與姊妹們一起練習,用心琢磨、編排各種舞蹈動作,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本分當中,我心裡感到很踏實,與神的關係也越來越近了,感覺到自己正在神的培育之下一點點地成長!

當我擺對存心,願意順服神擺佈的一切環境時,我臨到了一件出乎預料的事,而且是一波三折!一天,負責人告訴我說教會正在考慮是否讓我去外地參加培訓,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很平靜,不再像以往那麼興奮激動為地位臉面患得患失了,覺得這是一次操練、學習的機會,也是一份責任,並不是我得到名利地位的助腳石。可沒想到的是,一段時間後,神的檢驗又臨到了我。一天,負責人對我說:「因考慮到現在教會裡還有想學舞蹈的姊妹需要輔導,所以暫時想留你在這兒教姊妹們跳舞,雖然是幕後指導工作,但同樣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啊,你願意嗎?」聽了負責人的話,我心裡雖稍有點惋惜與不捨,但還是鄭重地點了點頭,心想在這兒盡本分雖然不能露臉,但這是神交給我的一份託付,我願意竭盡全力地去完成,幫助姊妹們儘快提高舞蹈水平。當這樣想時,我心裡慢慢釋放了一些,也能靜下心來教姊妹們跳舞了。就在這期間,我又得知之前和我一起練舞的兩個姊妹被選拔參加演出。聽到這消息時我心裡一沉,不免有些失落:「我們都是一起練習的,姊妹們一個個都得到培訓和參加演出的機會了,為什麼總是留我一個人在這裡呢?難道我永遠只能這樣『默默無聞』了嗎?」越這樣想我心裡越黑暗,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名利地位心又出來了,於是趕緊向神禱告:「神啊!願你帶領我不被撒但性情捆綁,能放下名利地位心,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後來,我看到教會拍攝的合唱、歌舞視頻時,得到了一些亮光、收穫,看到那麼多弟兄姊妹在舞台上歡歌跳舞,但他們見證的並不是自己,而是用神賜給他們的歌喉、肢體來傳達神的心意,見證造物主的愛與拯救,達到的果效是讓所有真心信神之人都能明白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使那些渴慕神顯現的人都能儘快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末世的救恩。這不禁讓我想到神的話說:「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在這萬物當中,在地球上這幾十億人當中,有幾個人能有這樣的機會,以一個受造之物的身分來為見證造物主的作為獻上自己的一份本分、責任?這樣的人多不多?這個比例是多少?有萬分之一嗎?沒有,太少了!尤其你們用你們所學的知識來盡這個本分,這不是太有福了嗎?你見證的不是一個人,你搞的不是一項事業,你事奉的是造物主啊,這是美事啊!」(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是啊,不管我能不能去參加培訓,能不能站在舞台上表演,我們所盡的本分都是在見證造物的主,傳揚神的末世福音,引導幫助更多真心信神的人來到神的面前,讓神早日得著他要拯救的人類,能用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方式把神拯救人的心意傳達給世界各國的人,為神國度福音的擴展花費自己全人,這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明白了盡本分的意義和神的心意後,我立定心志:不管以後在哪兒盡本分,我是神手中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這個事實永遠不會變,我們盡本分的目標是為見證神永遠不會變,神對我們的期望永遠不會變。那我何不高高興興、快快樂樂地迎接神給我安排的每一個本分,盡心盡意地追求滿足神呢?想到這兒,我來到神前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知道了盡本分是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應盡的責任,是最有意義、有價值的事,如果我還為自己的名利活著,就是愚昧瞎眼,是卑鄙邪惡的,不配活在你的面前。神啊!不管我能不能去外地學習,以後還要在這兒呆多久,我都願意順服,無論盡什麼本分我願追求見證你、滿足你!感謝讚美你!」

回憶那段時間的經歷,我雖受了一些痛苦,也曾軟弱、迷茫過,但我看到了一步一步神都在陪伴、引導著我,如今在神的帶領下我明白了一些真理,有了正確的人生目標和方向,不再受名利地位的捆綁,能輕鬆釋放地活在神面前,腳踏實地地盡著自己的本分,我實在是感恩神的拯救!但我身上的敗壞性情還有很多,以後我願更多地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脫去身上的撒但毒素,活出一個新人的樣式來安慰神的心!

相關內容

  • 狂妄自大的我終於老實了

    揣摩著神的話語,反省著自己的情形,我深深感受到臨到這樣的審判刑罰是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因自己走的路不對,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沒有真實的認識,很容易做出觸犯神性情的事,神才興起新人修理對付、揭露我的敗壞性情,使我從中認識自己,追求性情變化。神就是藉著這樣的審判刑罰帶領我進入神的話,更是為了使我對神的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有認識,同時也是為了使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有認識,人如果憑狂妄自大的本性活著只能走上與神為敵的道路,最終的結局就和撒但一樣,因抵擋神而被神毀滅。

  • 拜拜了 狂妄

    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我的狂妄性情終於有了一些變化,我深深感受到,只要放下自己,在臨到的事上尋求真理,所做所行就能合神的心意,活得也踏實、釋放,有點人樣。以後,我願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脫去敗壞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見證神、滿足神!

  • 名利地位害我不淺

    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我被撒但蒙蔽的心灵慢慢苏醒了过来,认识到了名利地位是撒但捆绑人、控制人的方式和手段,是撒但用来残害人的工具,追求名利地位不是人生正道,是一条灭亡之路。信神应当追求真理变化自己的败坏性情,追求爱神,尽心尽意地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来还报神的爱!

  • 我的狂妄是怎麼脫去的

    那人的狂妄怎麼解決呢?這個問題也很關鍵。人的狂妄性情存在的時候容易產生慾望,產生一種自大的心理,這個自大的心理一膨脹人就要掌權,就要為所欲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這就是撒但本性膨脹了,那是個危險的兆頭。人有狂妄性情,這種慾望隨時都會因著一個特別的事而爆發出來,這個有沒有體驗到?人的情慾有發作的時候,狂妄的撒但本性也有膨脹的時候。那撒但本性膨脹的時候該怎麼解決呢?你得趕緊冷靜,要禱告神,多讀神的話,用神的話把它鎮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