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嫉妒——心靈的頑疾

29

廣西壯族自治區 何潔靜

我和張姊妹一起盡本分,在接觸的過程中,我發現姊妹不光領受神的話純正,交通真理透亮,還擅長唱歌、跳舞,各方面都比我強,接待家的弟兄姊妹都喜歡她,也都願意找她交通。因此,我心裡很不平衡,總覺得自己受冷落,甚至認為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就不會有我的一席之地。我從心裡開始厭煩她,不想和她一起盡本分,總盼著她能離開這裡,那樣弟兄姊妹就會喜歡我、高看我了。

一天,帶領來我們這裡聚會,張姊妹因情形不好,便向帶領提出想調換本分。聽到她這樣說,我心裡高興極了,心想:「我早就盼著你走了,你若走了我就有出頭之日了。」因此,我巴不得帶領能馬上給她調換本分。可事與願違,帶領並沒給她調換本分,而是耐心地與她交通真理,幫助她調整情形。看到這些,我心裡特別著急,盼望姊妹離開的心更加迫切了,心想:「這次她若不調走,我什麼時候才能有出頭之日呢!不行,我得想個辦法讓她儘快離開。」於是,我就趁姊妹不在的時候添油加醋地對帶領說:「她平時因著情形不好,總不能安心盡本分,現在她已失去聖靈作工,影響了教會的工作,你就給她換個本分吧。我看某某姊妹比較好,有培養價值,可以選她來盡這個本分……」

我說完這些話,神的話就在裡面責備我:「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面對神的句句審判之語,我彷彿感到神就在面對面地斥責我,我頓時膽戰心驚,不禁為自己的言行感到害怕。我不就是神話語所揭示的「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的人嗎?當看到張姊妹各方面都比我強,弟兄姊妹都喜歡她時,我便心生嫉妒,從心裡厭煩她、排斥她,盼望她能早日離開,自己好有出頭之日;為了讓姊妹離開,達到讓弟兄姊妹都注重我,心中能有我的地位,我就趁姊妹情形不好之機,打著維護教會利益的幌子向帶領打小報告,妄想藉著帶領之手將其「剷除」。我的所作所為完全暴露了我的真實面目,顯明了我裡面陰險、惡毒的撒但性情!中共為了搞獨裁統治,不擇手段剷除異己,我為了讓弟兄姊妹都能以我為中心,都喜歡我圍著我轉,便施詭計「剷除」對自己不利的人;中共嫉賢妒能,殘害有志之士,我也因著姊妹各方面都比自己強而嫉妒她,企圖利用卑鄙手段將其趕走;中共為了它的目的能設罪殺人,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也故意誇大其詞地說姊妹的不是。我的所做所行與中共的卑鄙行徑同出一轍,我真是撒但的孝子賢孫哪!教會安排我們在一起盡本分,是為了讓我們能彼此扶持、互相幫助,同心合意地盡好本分滿足神,也是為了讓我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能互相取長補短,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達到生命性情有變化。可我對神的心意絲毫不明白,看到姊妹情形不好,我不但不憑愛心扶持幫助她,反而為了爭奪地位,巴不得她趕快被撤換,甚至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若我不趕緊悔改,最終必定與撒但一同被神毀滅。

認識到自己的真實情形後,我更體會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神藉著這樣的環境來顯明我、審判我,使我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的卑鄙醜陋的真面目,藉此使我對自己的撒但本性產生了真實的恨惡,從而能夠追求真理來變化自己。真是感謝神!是神的審判刑罰及時喚醒了我,從此以後我願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不再為自己爭奪什麼,不再嫉賢妒能,願與姊妹一起好好盡本分,互相取長補短,共同盡好本分來滿足神,更願努力追求真理,脫去自己身上的撒但性情,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來安慰神心!

相關內容

  • 我不再以素質差為藉口了

    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開始依靠神在本分上主動往上夠,看不透、不明白的不再推給別人,而是用心尋求、揣摩。感謝神!當我按照神的要求去實行時,也能看出文稿中存在的問題了,雖然有時對一些相對複雜的問題還看不透,但藉著跟弟兄姊妹一起尋求真理原則,慢慢也能明白透亮一些,盡本分也感到輕鬆釋放些了。

  • 順服的功課

    什麼是真實的順服?如你意了,你什麼都滿意,覺得什麼都合適,讓你出頭露臉了,也挺光彩的,你說感謝神,你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總也出不了頭,總也沒人搭理,你就覺得不是滋味了。……順境一般都好順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讓你傷心,讓你軟弱,讓你肉體受苦、臉上沒光的,讓你虛榮臉面都得不到滿足的,讓你心靈受苦的,這些你也能順服,你就真長大了。這是不是你們應該追求的目標啊?你們如果有這個心勁、有這個目標那就有希望。

  • 我實行的「高舉神、見證神」太偏謬

    感謝神的開啟使我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高舉神、見證神,也認識到自己對什麼是「高舉神、見證神」領受得太偏謬,看到自己所謂的高舉神、見證神實質就是在嚴重地抵擋神,若一直這樣下去,最終只能因著事奉神卻抵擋神而被神淘汰、懲罰。

  • 我因為什麼走上了法利賽人的道路

    2013年6月底,我們這兒的一個帶領因不作實際工作被撤換了,重新選舉帶領時,弟兄姊妹選我做了帶領。我一聽讓我擔當這麼大的託付,心裡有些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