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有知識≠有真理

9

江西省 吳雯

從小我就很喜歡看書,對於書上的名人名言,我都會摘抄下來多看多讀。上大學後,為了成為一個有文化、有涵養的人,我就經常去圖書館看書,四大名著、名人傳記、古代詩詞、外國文學等都看了不少。有時跟朋友聊天聊到一本我沒看過的書,我就覺得很沒面子,顯得自己不如別人見多識廣,下次去圖書館就一定得借來讀。我總認為博學多才的人在人群中受歡迎,被人羨慕、高捧,因此,我一直在知識的海洋裡孜孜以求。

信神後,我在教會裡盡上了本分,因我讀神的話理解領受得快,有些弟兄姊妹就誇我:「還是你們有文化的人素質好、領受快,有發展前途啊!」聽到這些話,我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覺得有文化、有學問的人,弟兄姊妹高看,神肯定也喜歡,我在心裡默認了知識的價值。

憑知識文采盡本分神稱許嗎

教會中有一部分弟兄姊妹有實際經歷,但因文化素質低,不會用文字表達出來見證神,教會負責人就安排我給弟兄姊妹代筆寫文章。我暗自高興,不由得想:「我看過那麼多古今中外的典故、名著,背了那麼多名章名句,也掌握了一些寫文章的知識與技巧,還曾在學校寫了很多文章,得過一等獎,對於寫文章可說是輕車熟路,這本分太適合我啦!」

一天,我自信滿滿地去了一個姊妹家。姊妹的經歷比較真實感人,只是因信神時間短,沒多少文化,有些地方表達不清。聽完她的經歷,我便開始琢磨如何動筆了。寫到一個細節,姊妹就簡單講了幾句,我腦袋一轉:「這麼簡單怎麼行啊,這個地方是很關鍵的!」於是,我沒和姊妹商量徵求她同意,便用我在學校積累的那一套寫作知識,給文章加添了一些華麗的詞句,還絞盡腦汁地琢磨用什麼成語來修飾。我邊寫著心裡還美滋滋的:「我這文章寫出來,保證大家都說好。」姊妹在一邊疑惑地問:「我都沒講,你怎麼在寫呢?你在寫什麼?」我頭也沒抬,很自信地說了句:「你不懂的!」姊妹也就沒再說什麼,只好看著我在那兒寫。寫完後,我喜不自禁:「要是按你的經歷那麼個寫法,怎麼可能寫得好?還好,我有文化,用我積累的知識補救了這篇文章。」回家的路上,我為自己能寫出優美華麗的文章而沾沾自喜,可我回到家禱告卻沒話了,看神的話也看不進去了,我想:難道是我有什麼事做得不合神心意,神向我掩面了?但我也沒有注重去省察。

第二天,我又去給另一個姊妹代筆寫文章。姊妹信神時間較長,同樣寫到一個關鍵的地方,姊妹描述得很簡單,我也沒有多問,又想憑自己的知識頭腦給以修飾。我就對姊妹說:「這兒有點太簡單了吧?」沒想到姊妹說:「我當時就是那麼想、那麼經歷的!」聽到這話我很不高興,心想:「我好心想把你的文章寫得好一點,你還不領情,真是的,照你說的寫全是大白話,一點兒文辭修飾沒有,不顯得太通俗了?唉,反正是你的文章,隨便你吧!」因著自己的「才華」沒能得著發揮,我就抱著不負責任的態度,姊妹怎麼說我就怎麼寫。我的心思、言行都在神的鑒察之下,我心裡開始忐忑不安,隱約感受到聖靈的責備,但我對自己還是沒有認識,也不知道尋求神的心意。

神喜歡人用實際來見證神

不久後的一天,王姊妹在我家給一個姊妹代筆寫文章。我看到姊妹很有耐心,絲毫不憑自己的意思,有些地方卡住了就結合神的話和那個姊妹交通,寫完還問是不是這樣。看到姊妹謙卑的態度,我想起自己代筆時的情景,憑己意給姊妹的文章亂添加一些華麗的辭藻,我感到很蒙羞,不禁低下了頭。之後,姊妹給我看了幾篇她代筆寫的文章,語言很樸實、通俗,沒有任何誇張的修飾,都是筆者經歷的語言,我看後心裡很受感動,第一次感受到原來根據事實寫出的真實經歷更能打動人心,憑知識頭腦寫的文章語言即使再華麗也打動不了人心啊!

6个姊妹在聚会

我看到一段神的話說:「……我們認識神的實質最忌諱的是什麼?(離開實際。)離開實際講道理,最忌諱的是這個。……你都沒認識到你在那兒瞎說,這不是不負責任嗎?這不是不尊重神嗎?你學著點知識,懂點推理,懂得點邏輯,你就都給用上了,用在這兒了,而且用在認識神上,你說神聽了是不是難受啊?你們認識神怎麼用這種方式認識呢?聽著是不是彆扭啊?所以說,提到認識神的事一定要小心謹慎,自己認識到哪兒就說哪兒,說實話,說實際的,不要來客套的,不要阿諛奉承,神不需要,這些東西都來自撒但。撒但性情狂妄,它喜歡讓人戴高帽,讓人說好聽的,把人類所學的這些好聽的話羅列到一起,都給它戴上它才美呢,它才高興呢;而神不需要,神不需要人吹捧、奉承,也不需要人閉著眼睛瞎說,瞎讚美,不切合實際的讚美與奉承神厭憎,根本就不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很受責備,特別是神說的「你學著點知識,懂點推理,懂得點邏輯,你就都給用上了,用在這兒了,而且用在認識神上,你說神聽了是不是難受啊?你們認識神怎麼用這種方式認識呢?」這話更是觸動著我的心。我不禁想到自己代筆寫文章時的情形和心態,就因為自己懂點文化知識,在學校寫文章得過一等獎,便認為自己了不起,把自己掌握的知識、華麗的修辭拿到盡本分中來運用發揮,還認為這樣做是神稱許的。今天看了神的話,我才知道知識理論是從人頭腦產生的,是來源於撒但,多數是一些邏輯推理,知識的語言、華麗的詞彙外表好聽,但實質卻是虛偽、華而不實的,在外邦世界能行得通,但用在認識神、見證神上卻是讓神厭憎的。神喜歡人用實際來見證神,只有撒但才喜歡人堆砌辭藻來吹捧、奉承它,因為撒但的本性就是狂妄、邪惡、假冒為善的。我能用撒但灌輸給我的那一套來見證神,還自以為不錯,這不正顯明我的本性就是撒但的本性嗎?真是狂妄又虛偽!

神的話一直教導我們要做誠實人,該一是一,該二是二,認識到哪兒就說到哪兒,沒有認識就不能瞎說,瞎說的都是出於撒但的,就如主耶穌的話說:「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5:37)神的話才是真理,是我們活出正常人性必須具備的。從中我感受到神聖潔與信實的實質,神恨惡人的虛假、奉承,喜歡人追求美善的事物,喜歡人做誠實人實事求是、實話實說。而撒但喜歡顯露、偽裝、虛浮。想想我自己,明白一點知識、道理就當成資本,狂妄自大、自我欣賞,甚至憑這些知識、道理來事奉神,心裡沒有神的地位,盡本分不知道依靠神尋求真理,按著神的要求去做,而是憑著自己的頭腦、知識瞎作、胡作,還自鳴得意、沾沾自喜,當神興起姊妹提醒我,我還抵觸、不滿,瞧不上姊妹說的小話、實在話,持守著自己認為對的東西。我真是太狂妄自是了,直接充當了撒但的差役,在神的見證裡摻雜了虛假、不切合實際的東西,這不是讓撒但恥笑嗎?看到自己不明白真理真可憐,寫篇文章都處處彰顯撒但,不知不覺做了打岔攪擾的事,觸犯了神的性情還不知道。若不是神擺設環境顯明我,我還不知自己憑知識盡本分會做出多少打岔教會工作的事來,我體嘗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看到神作得太好了,對我都是拯救,都是愛。我來到神前禱告:「神啊!感謝你對我的顯明與拯救,使我看到自己憑知識盡本分的敗壞醜相,我不明白真理做了讓你厭憎的事,沒有一點見證。神啊!我要學會放下自己,腳踏實地地盡本分,實行真理滿足你,讓撒但蒙羞!」

幾天後,我幫一個老姊妹代筆。這次寫文章我心思清明多了,在心裡默默禱告神,當姊妹談的認識比較簡單,又因表達不太清楚而有些著急時,我笑著說:「姊妹,你別急,慢慢說,怎麼經歷的就怎麼說,只要把心裡話說出來就行,你要是覺得說不太清楚,就簡單告訴我一個想法,我幫你表達再讀給你聽,如果不是你要說的那個意思,我再改……」就這樣,我們一邊問一邊說,一邊想一邊寫,再一邊提示,一邊改正,雖然寫這篇文章花的時間比較長,卻是我在寫文章上第一次實行真理的見證,看到自己能實事求是地把老姊妹的真實經歷表達出來時,我心裡感到踏實平安。

知識文化成了我接受真理的攔路虎

後來,教會安排我和蘇姊妹輔導弟兄姊妹寫文章。蘇姊妹是初中文化,看文章速度慢,反應也有些慢,有時表達的不太精練、通順。她整理的文章我還得給她再修改修改,一起看文章我也總要等她,等不耐煩了我就自己先發表觀點,有時說話口氣裡也不免帶著嫌棄,導致姊妹受我轄制,覺得自己文化低、素質差,不適合盡這個本分。她越是這樣我就越瞧不起她,更覺得自己有文化知識適合盡這個本分。後來,我發現我們寫文章多數是記敘文體裁,比較單一,我就嘗試寫了一篇小說體裁的文章,文稿組的姊妹看後鼓勵說寫得還可以,比較新穎,弟兄姊妹也高看我,我更是美起來了:「我有大學文化,見多識廣,對各種文學體裁還是懂一些的,看來我就是神預定盡文字本分的呀!」

從那以後,我更是不把蘇姊妹放在眼裡,輔導弟兄姊妹寫文章的心態也變了,總嫌棄弟兄姊妹寫的文章不好,看到文筆好、表達好的就喜歡,看到文筆不好、語句不通順的文章就沒耐心看,認為這樣的文章沒什麼價值。給弟兄姊妹提建議時,也只注重提一些語法方面的問題,認為弟兄姊妹先得掌握這些寫文章的基本功才能把文章寫好;衡量文章時,我還會以高標準來要求文章中必須得有哪些結構、內容才成立。一段時間下來,弟兄姊妹寫的文章越來越少,提建議讓他們補充也補不上來,而且不斷聽到弟兄姊妹說「寫文章太難」之類的話。臨到這些環境我也沒有反省自己,反而認為這些弟兄姊妹太脆弱了,臨到一點難處就沒信心,這樣怎麼能寫出好文章來見證神呢?

一天,蘇姊妹去跟弟兄姊妹聚會,回來告訴我說一個弟兄都害怕見到我,聽到敲門聲還以為是我去了,心裡「咯噔」一下,後來見不是,他懸著的心才放下來。聚會中,弟兄姊妹紛紛給我們提建議,說我們不是根據原則提的建議,並且也指不出路途來……特別聽到「指不出來路途」這話,我心裡像被人刺了一下,我一直以自己有文化知識引以為豪,覺得自己的看法肯定比弟兄姊妹的準,沒想到弟兄姊妹這樣說我,這不顯得我什麼也不是了嗎?以後這個本分還怎麼盡呢?你們自己都寫不出來文章,還說我指不出路途來,我再怎麼樣也寫了幾篇文章……我一點也不服氣,心裡氣鼓鼓的。

一次聚會時,蘇姊妹交通她的認識:「弟兄姊妹說我們提的建議是規條,沒路途,當時我也很消極,後來通過看神的話,反省認識到自己平時盡本分不用心,神是藉這樣的修理對付提醒我,讓我回到神面前尋求真理,按原則盡本分。明白神的心意後,就能正確對待了。」聽了姊妹的經歷,我的臉滾燙滾燙的,以前聚會都是我去,蘇姊妹第一次去就挨了對付,她還能正確對待,姊妹接受真理的態度使我感到蒙羞。而我臨到修理對付不但不接受,還賭氣,在別人身上找茬,不來到神面前尋求為什麼會臨到這樣的事,神的心意是什麼,看到自己真不是一個接受真理的人。如果這次還是我去聚會的話,按我的狂妄本性,會不會因抵觸而當場離開呢?不好說啊!自己雖然有點文化知識,但我接受真理的態度跟姊妹相比真是自愧不如!這時,我才來到神面前尋求神的心意。我想到一段神的話說:「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別人工作的人。對自己原有的寶貝從來不捨棄,而是作為傳家寶來供拜,來給別人講,以此來教訓那些崇拜他的糊塗蟲。這樣的人在教會中的確有一部分,可以說,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們把講『道』(理)作為自己的最高職責,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們都在厲行著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沒有人敢碰他們,也沒有一個人敢公開指責他們,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橫行霸道於每個時代之中。這幫惡魔企圖聯起手來拆毀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讓這樣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揣摩著神的話我才明白,「自己原有的寶貝」是指我原有的知識與恩賜,是我憑頭腦領受的道理、規條,就是這些東西攔阻我接受真理、實行真理。回想在盡本分中,我一直都以知識文化為資本持守著不放:跟姊妹相處我是以外表的文化素質來看人,姊妹文化不如我高,寫文章語句表達不是太通順,我就瞧不起她,覺得自己有文化是個人才,活在沾沾自喜中;對待弟兄姊妹的文章,我也不是站在真理原則的角度來衡量,而是根據語法知識,憑著觀念想像來衡量,給弟兄姊妹帶來許多規條,導致弟兄姊妹覺得寫文章難,失去了與神配合的信心,可我不但不反省自己,反而把眼光盯在弟兄姊妹的身上,認為是弟兄姊妹素質差,還不虛心學習;當神興起弟兄姊妹對付時,我仍端著架子,認為自己文化素質高,再指不出路途也比弟兄姊妹強,低不下高傲的頭,因此活在抵觸不服的情形裡……回想這一幕幕,看到自己對待神、對待真理的態度真是太輕慢了,我已完全活在了知識、恩賜裡面,把它當成了寶貝,認為要盡好本分就得憑藉它、靠著它,沒了知識文化就盡不好本分。而且我還拿知識作為衡量人事物的標準,跟人接觸總以自己有知識為資本擺出一副「我懂」的姿態,盡本分交通的也都是規條、道理,指不出路途。知識已經取代了我心中神的地位,我把知識看得高於一切,無視真理原則,臨到事也不尋求神的心意,不順服、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憑知識活著使我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心中無神,不但人際關係越來越緊張,而且還充當了撒但的差役,打岔攪擾了文稿工作。我跟那些精通聖經知識、頑固狂妄、滿腦子道理規條的法利賽人有什麼區別?我信著神卻不高舉、見證神,不實行神的話,反而處處高舉、崇拜知識,心裡沒有一點神的地位,外表是盡著本分其實是搞個人的經營,我走的不正是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嗎?反省到這裡,我心裡逐漸亮堂了,感受到神興起弟兄姊妹來對付我是對我的保守。

姊妹在看书

神話語解剖憑知識活著的謬妄可憐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人學的知識越多,人是越敬虔了,越有敬畏神的心了,還是越張狂了?(越張狂了。)知識學多了人就變得複雜,教條,張狂,但是還有一點人有可能沒意識到,知識這個東西人掌握多了人裡面就亂了,成亂碼了,亂套了,沒原則了,你掌握得越多越亂套。……知識讓人變得更複雜,知識讓人變得更缺乏正常人性,給人帶來的是這些。那後果是什麼?就是人越學知識越遠離神,越否認真理,人就越偏執,越謬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到底憑什麼活著》)

還有講道交通中說:「有知識有好處,但是也有弊病。好處那一面是什麼?他有點見識,他看問題看得比較細緻一些,做事比較細緻,另外有知識的人說話表達能力強一點,話語說得準確一點,有的甚至有寫作能力,這是他的長處,也是他的優勢,但是你得具備真理,你的知識才能發揮作用,你要沒有真理光有知識就啥用都沒有。知識就是工具,它不能作人的生命啊!知識如果作人的生命,那人就被敗壞得太深了。現在人類為什麼敗壞太深?整個世界為什麼這麼邪惡黑暗?不就是因為知識掌權、科學掌權嘛,知識本身它就能敗壞人類,知識使人狂妄自大、目中無神,讓人藐視真理,這就是知識帶來的弊病。知識是撒但敗壞人類的工具,撒但就是用知識來敗壞你,讓你注重各種知識,你就狂妄自大,你就目中無神,你就不好接受真理,最後就把你斷送,所以知識越高越不好成全,知識分子不容易得著真理……」(摘自《講道交通(七)·得著真理進入實際的最主要表現》)「文化知識究竟是什麼東西?它能代替真理嗎?在世界上,誰有文化知識就可以出人頭地;在神家,有真理的人才能走遍天下。誰有真理才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事奉神沒有真理絕對不合用……」(摘自上面的交通《沒有真理實際怎麼能作好工作》)

神的話和講道交通使我對知識的實質有了一些認識。知識是從人的頭腦思維裡產生的,是人經過邏輯推理、假設分析等研究出來的一套理論,完全是道理、規條,沒有生命。雖說學習掌握一些生活知識、常識,還有各種業務、技術性的知識對人也有一定好處,但這些知識明白再多也不代表明白真理認識神,根本解決不了我們的敗壞性情和生命靈裡的各種問題難處。還有一些知識像唯物論、進化論等更是和真理完全抵觸、不相合的,是直接抵擋神的,憑這些知識活著只能越來越遠離神、否認神。知識不是真理,不是生命,只能敗壞人,讓人變得越來越張狂、邪惡,沒有理性。盡本分如果不依靠神、不尋求神的心意,把真理放在一邊,而是憑知識、頭腦盡本分,給人帶來的就是規條、轄制,只能打岔教會工作,帶給人的都是痛苦。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在世上我就特別注重知識,把那些名人偉人的名言當成真理,到頭來我不僅沒能在知識裡陶冶情操,反而越來越自視清高,沒有正常人性。來到教會裡盡本分,我也是注重知識,把知識當成盡本分的資本和原則,並不追求真理,處處流露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用知識、道理轄制弟兄姊妹,無形中打岔了文稿工作,看到自己憑知識活著真是作了太多的惡!在經歷中我才認識到,知識的確不能代替真理,具備再多知識也不代表有真理生命,相反,一味地崇尚知識成了我盡好本分的攔阻,事奉神達不到合神心意,也使我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越來越敗壞,狂妄得失去了正常人性該有的理智。這時我更看到追求真理、明白真理太關鍵了!追求真理的人有知識會幫助他把本分盡得更好,因為他對知識有分辨了,能棄絕那些否認神、抵擋神的邪說謬論,也能把實用知識當作盡本分的工具,不再當成資本憑知識活著;不追求真理的人有了知識對自己就是斷送,只能越來越狂妄,越來越抵擋神,最後走向滅亡。

後來,我又反省:究竟是什麼導致我這麼崇尚知識,甚至把知識看得高於真理,已經取代了神在我心中的地位呢?我不禁想到兩段講道交通的話,就找出來看:「我們的行事原則、行事為人及生活的指導思想都是根據什麼思想理論?我們被什麼思想理論給控制了?哪些思想理論屬於大紅龍毒素,支配了我們的生活,支配了我們的一切,把我們給佔有了?……你所看的一切的書,你從書上所吸取的一切,你覺得是對你最有利的那些話,這些東西到底符不符合真理?還有,你以前最得意的話——最得意的箴言、至理名言、人生準則,現在看是不是真理呀?那就是撒但毒素啊,就是那些撒但毒素支配了你的生活、支配了你的人生,從而使你走上邪惡、走上黑暗的,這是事實。你應該把你思想裡面的那些撒但毒素總結出來認識認識,就是這些東西把你害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摘自《講道交通(三)·神是怎麼拯救敗壞人類的》)「撒但用一些理論、哲學把我們迷惑了,我們的心就都往那方面追求,什麼『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唯上智與下愚不移』『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這些撒但的哲學種到我們裡面後,結果天天在我們腦子裡轉,轉來轉去怎麼樣?最後決定念書,好好念,考完中學考大學,考完大學考博士,到時候做勞心者多好……」(摘自《講道交通(三)·神是怎麼拯救敗壞人類的》)回想從小到大,父母和老師就經常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撒但就是藉著這些名人偉人的話,把錯謬的思想觀點灌輸在我裡面,讓我把這些話當成真理,把知識當成正確的追求目標,認為有知識就有地位飯碗,在人群中就受人崇拜高捧。長期受撒但哲學、理論的教育、薰陶,知識在我心裡樹立起了一個崇高的地位,成了我活著的本錢。信神以後,我雖口裡承認「知識不是真理」,但在我的內心深處還是把知識當成傳家寶,憑藉知識活著。與人相處憑知識看人,把自己看得很高,對知識文化低的就小瞧;盡本分也藐視真理原則,處處高舉知識,把知識當成了盡好本分蒙神稱許的資本,處處悖逆神、抵擋神,處處碰壁、失敗。經歷過後我才看到,「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都是撒但的鬼話,是撒但用來迷惑人、敗壞人,使人遠離神、抵擋神的詭計。神擺設環境人事物讓我經受失敗、碰壁來制止我錯誤的追求,又藉著神話語的揭示、審判,使我看清了憑知識活著的謬妄、可憐,從而尋求真理,按原則辦事,憑真理做人,這是神的智慧,是神對我的拯救啊!如果我沒有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審判、潔淨,一直活在撒但的世界裡,那我憑知識活著的思想、毒素只會越來越根深蒂固,誰也撼動不了,最終只能因隨從撒但抵擋神而自取滅亡!

如今我才看到,神家是真理掌權,有真理走遍天下,有真理的人才能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達到高舉神、見證神。憑知識、頭腦活著卻不追求真理的人,在世上可以亨通,但在神的教會卻絲毫站不住腳,只會處處碰壁,寸步難行。明白神的心意後,我開始扭轉自己不對的追求觀點,注重在真理原則上下功夫。

真理取代了知識在我心裡的地位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真理原則與這方面知識有打架的地方,那打架的地方你是憑什麼做的?你最終是讓你的知識戰勝了真理原則,還是真理原則戰勝了你的知識?最終是哪個存留下來了?……或者你們完全能夠接受與這方面知識打架的東西或者不相符的東西,然後按著神家的要求標準去做?」(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到底憑什麼活著》)神的話給了我實行的路途,那就是在盡本分中得常常揣摩、反省自己這麼做是憑知識做的,還是按著神的要求做的?臨到知識和真理原則打架的時候,要放下知識的觀點,按著真理原則去實行,這樣才能盡好本分,蒙神稱許。之後,我給弟兄姊妹輔導文章的時候,就會考慮怎麼幫助弟兄姊妹把自己的真實經歷寫出來,而不是把人帶到語法知識、遣詞造句裡去。有時給弟兄姊妹提一個建議,我也會有意識地思想這是憑知識、頭腦提的,還是根據真理原則提的,拿不準的時候就多尋求尋求,這樣按著神的要求盡本分,我心裡踏實多了。在神的帶領下,弟兄姊妹寫文章的積極性也越來越高了,所寫的經歷見證也比較實際、真實,能達到一些見證神的果效,這使我看到了只有按著真理原則盡本分才有路可行,蒙神祝福。

在跟蘇姊妹相處時,我也尋求了和諧配搭的原則,一起看文章的時候,我就學著放下自己,不再以自己有文化知識為資本小瞧、轄制姊妹了,也能多聽取姊妹的建議,共同尋求真理原則,平時也學著憑愛心、耐心幫助姊妹。尤其是看到神的話說:「得著真理跟一個人的素質、文化、出生背景、年齡大小、家庭環境,跟一個人的特長,跟一個人所掌握的技術,跟一個人的長相有沒有關係?跟這些是不是統統沒有關係?基本上沒有關係。……神賜給人恩典,讓人明白真理,不看一個人長相如何,會不會打扮,會不會說話,文化高低,素質好不好。……神看人的什麼?神看人的心。人所表現出來的都是受人的心支配的,你的心誠實,你就有好的人性,你就能夠逐漸地明白真理,在一定程度上明白真理,達到滿足神的要求,能夠體貼神的心意。」(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對待每一個人都是公平公義的,神看人不是根據一個人的文化高低、素質好孬,而是看人的心是否誠實。想想恩典時代跟隨主耶穌的門徒多數都沒有太高的知識文化,但他們單純,能接受真理,聽見神的聲音就跟隨主,神就喜歡這樣的人。而法利賽人雖然精通律法,明白許多聖經知識,但他們狂妄、邪惡,藐視真理,聽到神的聲音也不接受,還頑固地抵擋主,是神厭憎、咒詛的對象。認識到這些,我對神喜歡什麼人、厭憎什麼人有了些認識,也能正確看待文化知識了。自己文化高,沒有真理實際,那也沒什麼用處,到頭來得不著真理,性情沒有變化,仍是歸於徒勞;蘇姊妹雖然文化低,但她臨到修理對付能接受順服,從中尋求真理,她接受真理的態度是神喜愛的。之後,當她再受文化低、素質差的轄制活在消極中時,我就解剖自己憑知識頭腦盡本分的後果,並見證神的公義聖潔,姊妹聽後也認識到自己是崇尚知識,願意放下錯誤的觀點依靠神盡本分。當工作中遇到問題難處或觀點看法不同時,我們都放下自己共同尋求神心意,漸漸地,我們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融洽了,盡本分的效率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几个姊妹聚会在交通经历

回顧這些經歷,真是感謝神擺設這些環境來潔淨、變化我,使我在經歷中認識到了知識的實質與危害,除去了裡面崇尚知識的謬妄觀點,能正確看待知識,不再用知識道理取代真理了。同時,我更看到了真理的寶貴,真理的確能變化人的敗壞性情,能作人的生命,指給人行事的方向和路途,只有接受真理,按神的話、神的要求去實行,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真正盡好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蒙神稱許、祝福!正如講道交通中說:「……知識、道理給人的靈魂帶來的是啥?是虛空、痛苦。另外,知識、道理它能敗壞人類,能使人狂妄自大、無法無天、誰也不服,能使人拒絕真理,憑知識做人,要主宰一切、高於一切。知識能給人帶來無恥的野心,知識越高的人他的野心越大,是不是這麼回事呀?那真理呢,真理能給人帶來什麼?真理能讓人認識神,讓人知道自己是什麼,能讓人明白神的心意,讓人知道怎麼做人。真理本身就是正面事物的實際,他可以作人的生命,能改變人,讓人知道該怎麼活著,讓人找到自己的位置,讓人活出真正的人生,最後真理能成全人,使人完全合神的心意。所以,真理給人帶來的是真正的人生,帶來的是拯救,是成全,最後使人活出一個真正的人生,蒙神祝福,承受神的應許。真理能把人帶上人生的正道,真理能使人從神得著新的生命,真理能使人知道人該怎麼活著有意義,真理能使人知道人是什麼,人該怎麼活著,神給人的使命是什麼,人該盡的本分是什麼,真理把人生的所有奧祕都給人開啟了,讓人認識了。真理對於人來說太寶貴了!」(摘自《講道交通(四)·認識自己與生命性情變化的關係》)

相關內容

基督徒的成長——脫去狂妄
拜拜了 狂妄
放下自己好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