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樣做後不聽話的孩子竟轉變了

2019年11月27日

香港 永愛

「小棉襖」變「小冤家」

女兒小小曾是我三個孩子中最懂事乖巧的一個,她不僅學習好,平時還主動幫我分擔家務。每次我工作回家晚了,她還主動煮飯照顧姐姐和弟弟,一點兒都不用我操心,簡直就是我的貼心小棉襖,我為有這樣的女兒感到驕傲。可自從小小上了六年級後,完全像變了一個人,功課不主動做,也沒以前那麼勤快了,甚至還常常頂撞我……

一天,我需要加班,來不及做晚飯,就打電話讓小小先蒸上飯,沒想到她很不耐煩地說讓我回家自己做。我再三跟她說明情況,可她還是說:「我不管,你自己做!」說完,「啪」就掛了電話。我很生氣,心想:這孩子脾氣怎麼變成這樣了?我還沒說完就掛我電話,也太不把我這個當媽的放在眼裡了,回去看我怎麼說她。

下班後,我推開門看到家裡亂七八糟的,小小果真沒蒸飯,只顧在客廳和弟弟玩。我的火一下子上來了,心想:這孩子最近怎麼回事,別人家的孩子都是越來越懂事,她怎麼越大越不聽話了呢!我壓不住心中的火,對小小大聲吼道:「你就知道玩,我都說了今天回來晚,讓你先蒸飯,幾分鐘的事你也不做,太不像話了……」沒等我說完,小小瞪了我一眼,蹶躂蹶躂地去了廚房。

接下來的情況更糟,小小不僅不主動做家務,連做功課也不自覺了,特別是禮拜天和節假日,她都是到上學的前一天晚上才趕著做功課。一天晚上十二點了小小還在寫作業,我就問她白天做什麼了,她狡辯說她白天做飯、餵弟弟吃飯了。我又問:「那你不能做一天飯,餵弟弟吃一天飯吧?」小小看我這樣追問,低頭委屈地哭了。後來小小還是這麼晚做作業,我說她,她要麼不理我,要麼就坐在那裡哭。看到小小一連幾個星期都是這樣,我很生氣,想著再不好好管管她,以後會越來越糟糕。一次,小小又在熬夜寫作業,我狠狠地訓斥她:「你看看現在幾點了,不知道明天要上學嗎?你一天到晚在家幹什麼呢?不會先做完功課再玩嗎?我說過多少回了,不要等這麼晚才做作業,你怎麼就不改呢?你是不是聽不懂我的話啊?……」小小委屈地瞪著我,流著淚,然後低下頭再也不搭理我了。

看小小這樣,我也很心疼,但想到她種種不正常的表現,我很擔心她學壞,到時想管也晚了。接下來,我仍這樣管制小小,只要看到她不聽話,或者很晚寫作業,我就會立即訓斥她。

一天,我下班回到家,看到家裡又是亂七八糟,小小也沒有做功課,我就生氣地數落她:「作業不做,家務也不做,你一天到晚在家到底幹什麼?」小小瞪著我氣憤地說:「你整天叫我幹這幹那!哼!」說完拿著手機就走了。看到女兒這種態度,我氣得不知說什麼好。從那之後,小小對我越來越反感,我們的關係也越來越差,甚至她一看到我回家就進房間,無論我說什麼、做什麼她全不理會。看到小小這樣,我十分痛苦,不知道以往懂事聽話的女兒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作為媽媽我管她不都是為她好嗎?難道我還有錯嗎?痛苦中我只能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跟女兒的關係越來越差,我不知該怎麼辦了。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讓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找到實行的路途。」

母女不和,竟是「狂妄」惹的禍

我看到神的話說:「別看有許多人信神了,在外表看他很屬靈,但是在父母對待兒女還有兒女對待父母的觀點、態度上,他並不知道這方面的真理應該怎麼實行,應該運用什麼原則來對待這個事,來處理這個事。就因為在父母眼中父母永遠是父母,兒女永遠是兒女,這一層父母與兒女之間的關係就變得很難處理。很多事其實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地位不下來,總把自己當成父母、長輩,認為無論什麼時候兒女都得聽父母的,到什麼時候這個事實不變,就導致兒女跟他較勁。就是這個觀點把做父母的、做兒女的都害得挺苦、挺慘,活得都挺累,這是不是人不明白真理的表現?人不明白真理,就總受地位轄制,怎能不受苦呢?」(摘自神的交通)「還有許多父母認為自己做什麼都沒錯,『我這麼做只要是為他好就沒錯』,他還有這個思想觀點呢。你怎麼就沒錯呢?你也是敗壞的人類,你怎麼斷定你自己就沒錯呢?你只要承認你自己沒有真理,是敗壞的人類,那你就有錯,你就能出錯;你能出錯,你怎麼還讓兒女處處事事都聽你的呢?這是不是狂妄性情?這是狂妄性情,這是凶惡性情。」(摘自神的交通)

姊妹在看神話

神的話說的就是我的真實情形。我雖然信神了,但在教育孩子的事上卻沒有尋求過神的心意,沒有按神的話教育孩子,只是憑著狂妄性情,站在母親的地位上要求、管制女兒,把自己認為對的觀點強加在女兒身上,讓女兒按照我說的去做。當我看到原本懂事乖巧的女兒變的不聼話時,就覺得作為媽媽就得管,覺得無論我用什麼方式,出發點都是為她好,是想讓她把壞習慣改掉,她就應該聽我的。很多時候我根本不去了解女兒的想法和真實感受,只要她沒有按我說的做或頂撞我,我就生氣、難受,認為女兒不理解我的心,就更想以當媽的身分呵斥她,要求她必須按我說的做。結果,女兒對我越來越反感、抵觸,我們的關係也越來越惡劣,隔閡越來越深,最後女兒都不理我了。看到我不尋求真理,憑著撒但狂妄性情教育孩子,不但沒把女兒教育好,還使女兒越來越叛逆,給我們母女帶來的都是傷害與痛苦。那我該怎樣跟孩子相處,怎樣教育孩子才合適呢?我繼續向神禱告尋求。

神話語指路,母女和睦不再是難題

後來靈修時,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在這事上該怎麼實行真理呢?其實很簡單,就是必須得做一個普通的人,別受地位轄制,對待兒女、對待自己的家人就像對待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樣,雖然有責任,有肉體關係,但是站的地位、角度與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樣的就行了。絕不能站父母的地位轄制人、管束人,掌控兒女的一切。應該以平等的身分對待兒女,允許他出錯,允許他說錯話,允許他做幼稚不成熟的事,做愚昧的事,不管發生什麼事,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對話,尋求真理。這樣說話的態度也就端正了,問題也就解決了。」(摘自神的交通)「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如果他不接受怎麼辦哪?有些話是真理,事實上是那回事,但難道你一說人家就能接受嗎?他需要什麼才能接受進去,才能變呢?需要一個過程,你得給他轉變的過程。」(摘自神的交通)

在神的話中我找到了與女兒和睦相處的路途,我雖然是孩子的母親,有責任撫養、教育她,但我們都是受造之物,在神面前我們的身分是平等的,要想和孩子和睦相處,就得放下母親的地位和架子,不能再憑著狂妄性情去轄管、訓斥女兒,還要心平氣和地與孩子溝通交流,傾聽她的想法、感受,尊重她的意見。我若憑著狂妄性情一味地訓斥女兒,即便我說的話對,女兒也不願意聽,還會更反感我,我得學著改變教育孩子的方式,即使女兒不聽話或犯錯了,我也要正確對待,不能對她要求太高,畢竟她的思想、心智還不成熟,需要我多憑愛心、耐心引導她,讓她明白事情的對與錯、利與弊,還要給她一個接受、轉變的過程,這才是與女兒相處的正確方式。

明白這些後,我心裡豁然開朗了。此時,我不禁向神獻上感謝:「神啊,現在我才知道,我與女兒不能和睦相處的根源都是因著我太狂妄了。神啊,我願意悔改變化,不再憑著撒但狂妄性情對待孩子了,能按著你的話實行……」

晚飯時,我對女兒說:「小小,媽媽有件事想和你說……」沒等我說完,小小就不耐煩地撇了我一眼。看到她這樣的態度,我有點生氣,心想:我好好和你溝通,你這是什麼態度啊?我剛想訓斥她,一下子意識到我又想憑狂妄性情對待孩子了,就趕緊禱告神,求神保守我不動血氣,能放下母親的架子實行真理。隨後,我真誠地說:「小小,媽媽向你道歉,之前是媽媽太狂妄了,處處都要求你按著我的意思做事,你不聽我就生氣,還呵斥你,沒顧及你的感受,傷害了你。媽媽在這裡跟你說聲對不起,以後媽媽會改的。」

聽我這麼說,女兒原本不耐煩的臉上竟有了一絲笑容,還跟我說:「媽媽說話太傷人,每次都不問事情的原因就發火,我才越來越反感你,一點都不想跟你說話,也不想聽你的話。媽媽,我這種態度也是不對的,以後我們一起改……」

我們娘倆相視一笑。那一刻,我感覺我們的心又緊緊貼在了一起。

接下來,我學著放下母親的架子,耐心地與女兒溝通、交流。當她做錯事時,我不再訓斥她,而是學會傾聽她的想法,慢慢引導她,讓她知道怎麼做才是正確的。當我流露狂妄又想要求女兒時,女兒也會提醒我,我會及時反省,然後耐心聽聽女兒的意見。當我們按著神的要求去相處時,我們母女的關係有了很大改善。

媽媽和女兒說話

女兒不聽話,背後竟是「它」作怪

我和女兒的關係雖然改善了,但她那些懶惰的壞毛病沒有多少改變,我很納悶:之前女兒一直很乖,願意主動分擔家務,也自覺做功課,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於是我把女兒的情況向神交託,願神帶領我,讓我知道該如何幫助女兒。

一天,女兒在沙發上玩手機,我叫她幫我收衣服,連續叫了幾聲,她都像沒聽見似的,一句話也不回應。我走到她面前,看到她面色慌張地把手機收了起來,我疑惑地問道:「小小,你是不是在玩遊戲呀?」她不敢看我,心虛地說只是隨便玩一下。之後,每當小小在玩手機,我叫她做事時,她不是沒反應,就是答應了也不去做。我忽然明白,原來這段時間女兒是因為沉迷遊戲才變成這樣的。

依靠神教育孩子,好輕鬆

這時,我又想教訓女兒小小年紀就沉迷遊戲,連家務活和作業都不做了,這不是不學好嗎?但想到神的話說:「允許他出錯,允許他說錯話,允許他做幼稚不成熟的事,做愚昧的事,不管發生什麼事,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對話,尋求真理。」(摘自神的交通)是啊,女兒還小,不知道玩遊戲的害處,我得正確對待她,還要心平氣和地和她交通真理,幫助她脫離遊戲的苦害。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我不能再憑狂妄性情去教育女兒了,這樣不但解決不了問題,還會使我們的關係像之前一樣惡化。神啊,我願按著你的話實行,願你帶領我。」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中有揭示撒但是如何用遊戲來敗壞人的內容,我可以跟女兒交通這方面真理,讓女兒識破撒但的詭計,不再上撒但的當。

晚上,我把女兒叫到臥室,對她說:「你最近變得不愛學習,也不幫媽媽分擔家務了,是不是因為玩遊戲啊?」女兒看看我沒有說話。於是我給女兒讀了段神的話:「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使人墮落的。人活在那個虛擬的世界裡,對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興趣,幹工作也沒心思,學習也沒心思,人就總惦記往那兒去,像有一個東西勾著似的,一到無聊的時候,或者做正事的時候,他就想用玩遊戲來代替,玩遊戲慢慢就成他生活的全部了。玩遊戲這個事就像一種毒品一樣,人一旦玩上癮了,就不容易出來,不好戒。所以說,無論是年輕人還是年老的人,一旦染上這個惡習就不好改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應首先看透世界邪惡潮流》)我說:「小小,你知道嗎?遊戲是從撒但來的,是撒但敗壞人、殘害人的一種手段,我們一旦陷到遊戲裡就會被撒但控制,只想著玩遊戲,心裡什麼正事也沒有了,就會變得越來越墮落、頹廢,沒有了正常人性。想想你之前乖巧又懂事,學習認真,還常常幫媽媽分擔家務,可自從你迷上遊戲後,生活、學習都不正常了,作業都是上學前一天晚上熬到凌晨才做完,也不再幫媽媽做家務了,還頂撞媽媽,你能這樣是不是因著玩遊戲造成的呀?如果再這樣玩下去,你的學習成績肯定會下降,到時升學都成問題,那你不就成廢物了嗎?之前我看新聞報道說,臺灣有一個男孩因著打遊戲太入迷,最後模仿遊戲中的角色,拿著刀去火車上亂砍人,還有一個小孩因著沉迷遊戲,分不清虛擬和現實世界,最後跳樓自殺了,等等。從這些可怕的後果上看到,玩遊戲不是好道,撒但就是想讓人都沉迷遊戲,來殘害人、吞吃人,你要是繼續玩遊戲,那慢慢也會被撒但吞吃的,後果不堪設想!」

小小似懂非懂地說:「原來是這樣啊!我玩上遊戲後,真的就什麼也不想做了,不想寫作業,你叫我幫忙打理家務,我都覺得耽誤玩遊戲,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能讓遊戲過關,級別越高裝備越高,原來這是陷入撒但的詭計了。撒但真是太壞了,想用遊戲來誘惑我,讓我變得越來越不聽話。媽媽,我以後不玩遊戲了!」聽女兒這樣說,我心裡非常高興。

剛和小小交通完那幾天,她果然沒有再玩遊戲。可不久後,我又看到小小在玩遊戲,我喊她時,她慌慌張張地把手機藏在背後。我有點生氣,想訓斥她,但我意識到這樣不對,自己又想憑狂妄性情強行壓制女兒了,想到女兒擺脫遊戲癮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我還是得引導她明白玩遊戲的危害後果。我又想到《孩子,回家吧!》這部電影,講述了一名網癮少年成功戒網的經歷,電影中把撒但怎麼用遊戲引誘人、敗壞人的,人沉迷遊戲會帶來哪些後果,還有怎麼擺脫遊戲等等交通得都很清楚。於是,我就打開這部電影給女兒看。女兒看後對我說:「媽媽,玩遊戲好恐怖啊,魔鬼真的就是藉著讓我玩遊戲拉我下地獄啊,以後我真的再也不玩了!」

感謝神!從那以後,小小真的再也不玩遊戲了,即使有時看手機,也是做完功課後隨意玩一會兒。現在,小小不僅能自覺完成功課,也開始主動做家務了,還幫弟弟檢查功課,而且有什麼事她還會跟我商量,我們有說有笑的,家裡恢復了往日的喜樂氣氛。看到這一切的改變,我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激,深深地感受到只有神的話是真理,能解決我們一切的難處,我們只有按著神的話去實行,才能脫離撒但的敗壞、苦害,活出正常人性,與人和諧相處。感謝神對我們的拯救!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神的話帶領我學會教育孩子(下)(有聲讀物)

經歷了這些事之後,我靜下心來反思自己以往教育孩子的方法。一直以來我都是站在母親的地位上來教育孩子、管制孩子,讓他們聽我的話,乖乖地照我的話去做,我認為這樣才能教育好孩子。事實上,我按照自己的方式教育孩子,孩子不但沒有成才,反而逆反心理越來越強。

是誰使她不再憂慮

兒子即將高考,卻因玩手機被罰停課五天。一直期望靠知識改變兒子命運的方月頓時犯了愁,但很快,她的憂慮又消除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誰使她不再憂慮了?

改掉孩子惡習有路了(有聲讀物)

子染惡習,母傷心 漸漸地,我發現孩子有小偷小摸的毛病,這讓我很苦惱!記得那天,我從幼兒園接孩子回家後,我發現他的書包裡裝了一些玩具,就順便問他這些玩具是從哪兒來的,孩子看都不看,邊寫字邊說:「哦,是我玩玩具時裝錯的。」聽孩子這樣說,我也沒往心裡去,只是提醒他明天趕緊把玩具放回去,不是自己的東西咱們不能拿。

子女教育:告别高壓教育 我和女兒的關係親密了

全能神說:「人自知這一輩子就這樣沒能耐沒出息了,再也沒有機會沒有希望出人頭地,只能認命了,所以就把自己所有的希望、把自己沒能實現的願望與理想都寄託在了下一代的身上,希望下一代能幫著實現自己的夢想,達成自己的心願,希望兒女能光宗耀祖,或者地位顯赫,或者能發大財,或者成為名人,總之,只要能飛黃騰達就好。人的計劃與想像倒是挺完美,豈不知人有多少子女、子女的長相、能耐等等都是父母不能說了算的,更何況子女的命運如何不更是父母不能掌控的嗎?人不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卻希望自己能改變下一代的命運;人無力擺脫自己的命運,卻想一手操縱兒女的命運,這豈不是不自量力嗎?豈不是人的愚昧無知嗎?」(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