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她不再爭了

27

魏依然

清晨,一抹陽光照射在枝繁葉茂的大樹上,依附在大樹腳下的青青小草和各種小野花頂著露珠,沐浴在陽光裡,顯得生機盎然,它們中間沒有強者,沒有弱者,互相依偎著,享受著造物主的供給。

依然站在窗前,回想著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感慨萬千:同是受造之物,自己卻沒有神造的萬物那樣聽話,與同伴一起盡本分總是憑著爭強好勝的撒但敗壞性情活著,處處與人爭、與人比,受盡了撒但的愚弄和苦害,活得痛苦不堪。多虧神一次次的責打、管教,使她明白了些真理,才得以放手,不再爭了!她真實體嘗到只有按著造物主的要求活著,注重追求真理、實行真理,才能享受到造物主的賜福,心裡自由、釋放,活得快樂幸福……

半年前,教會安排依然和恩惠在一個小組整理福音資料。一天,負責人來信讓她們組推薦一個人去參加交流會。想到這次是跟其他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交流寫福音資料存在的問題,這樣的機會挺難得的,依然心裡不免有些蠢蠢欲動,她暗自衡量著:「在組裡,雖然組長恩惠年紀稍長些,信神時間較長,在真理進入上也比較好,可我也不賴呀,信神時間是短一些,經歷較淺,但我年輕,接受新生事物能力強,反應也快,還是有培養價值的。這次會不會讓我去參加交流會呀?……」那幾天,依然一直在盤算著,心裡就像揣了只小兔子,直到這件事塵埃落定,大家推薦了她去參加交流會,她的心才安定下來。

交流會如期而至,通過參加交流會依然收穫不小,她心裡美滋滋的。交流會結束的那天晚上,正要休息時,負責人張姊妹隨口問道:「依然,恩惠姊妹現在還是很晚才休息嗎?本分要是不太忙,可以讓她早點休息……」負責人對恩惠的關心,讓依然心裡很不舒服,她心想:「恩惠平日在本分上能吃苦付代價,負責人知道得這麼清楚,她沒來開交流會,負責人還這麼關心她,那我算什麼?看來我在負責人心中還不如恩惠有分量啊!不行,我決不能讓負責人小瞧,以後我也要多受苦付代價,別看我年齡小,只要我肯努力,一定能超過恩惠的,到時候讓負責人也對我刮目相看!」依然臉上流露出不甘示弱的表情。

回去後,依然就制定了「奮鬥計劃」:首先在熬夜上要超過恩惠,晚上睏了,她就靠喝咖啡提神兒,早上起不來,她就定好手機鬧鈴直到叫醒她為止。晚上依然若能熬到恩惠之後休息心裡就高興,覺得自己終於在這一關上超過恩惠了,若她在恩惠之前睡了心裡就會有些失落,恨自己不爭氣,同時還會猜測恩惠:「你是不是為了名譽、地位作工,想讓負責人認可你能吃苦、有負擔,好高看你啊?還是你想被提拔啊?不然你怎麼每晚都熬那麼晚才睡!現在我們倆盡同樣的本分,你每天都休息那麼晚,這讓負責人怎麼看我啊,會不會說我盡本分偷奸耍滑沒有負擔啊?唉!有你在組裡,什麼時候才能顯出我啊?……」這一連串的想法攪得依然心裡七上八下的。

為了超過恩惠,依然每天鉚足了勁地工作,生怕自己整理資料的數量少被恩惠比下去。每到午夜依然有點犯睏想要休息時,回頭一看恩惠還在認真地工作著,原本迷迷瞪瞪的她立馬一個激靈,像打上了雞血似的又來了精神,眼睛睜得大大的,死死地盯著電腦屏幕,繼續投入工作。為了不讓恩惠看出她看資料的數量,依然每次都小心翼翼地敲打著鍵盤,深怕發出聲響被恩惠掌握自己的工作進度而超過自己。直到互相檢查資料時,謎底才揭曉,每當依然看到自己整理的資料要比恩惠多一兩份時,她緊張的心才會慢慢鬆緩下來。

姊妹在看电脑

八月,火辣辣的太陽炙烤著大地,依然的心情就如這天氣一般,焦躁不安。

「為擴展國度福音,你們要集思廣益,提供各種類型的福音資料……」

負責人的來信讓依然心生憂愁:「這麼說,寫福音資料也要創新啊,不能只按照以往老舊的方式寫了,這樣達不到好的果效。可要創新這有一定難度啊,我能行嗎?……不行也得行,總不能落在恩惠後面讓負責人小瞧吧,我年輕,接受新生事物能力強,再多下點功夫學習,應該是可以的。我若在寫福音資料創新上有突破,說不準還能讓負責人發現我這個人才呢?……」一絲竊喜驅散了依然臉上的愁容。

為了改變以往老舊的寫作模式,依然除了和恩惠一起學習業務知識外,私下裡她還會花更多的時間查閱學習資料,看到一些新穎的寫作手法,她就悄悄地摘錄到一個文檔裡,趁恩惠不注意時自己吃獨食。

依然坐在電腦前,一邊偷偷地看學習資料,一邊用餘光掃視著恩惠,只要恩惠一過來,她就立刻切換到共享資料,生怕恩惠知道她的鬼道道。依然感覺自己像做賊似的,一點也不光明正大,但為了超過恩惠,她還是身不由己地這麼做著。

這天,依然和恩惠商量各自先操練用新的形式寫一篇福音資料。一開始,依然沒什麼思路,陷入了難處中,就想著再查找些資料看看,等有思路了再寫。可當她聽到恩惠「噼里啪啦」敲擊鍵盤的聲音時,心裡一陣緊張,眼睛不由自主地瞟向恩惠:「誒,她已經開始寫了啊,這麼快?」疑慮中,依然探出自己的小腦袋,假裝若無其事地望向恩惠的電腦想探個究竟,當她證實恩惠的確已經開始寫了時,就有些坐立不安了,心想:「你著什麼急啊!就你手快,你是不是想顯露自己,讓負責人第一時間看到你寫的新型資料啊?唉!我這還沒理清思路呢,你都寫上了,負責人若是先看到你寫的資料,會怎麼看我啊?我比你還年輕,若比不過你,那我的臉往哪兒擱啊?不行,我決不能落在你的後面!」依然眉頭緊皺,隨即關掉了學習業務的窗口,全神貫注、絞盡腦汁地捋著思路,大有不超過恩惠誓不罷休的勢頭。當她思路犯卡進行不下去時,而恩惠仍在不停地敲打著鍵盤,她就有些焦躁不安,在心裡不斷地告誡自己:「靜下心來,不能煩躁,這樣才能有思路……」她不停地平撫著自己的思緒,好使自己的心能夠投入到寫資料中,不至落於恩惠之後。

夜深了,依然仍「忘我」地工作著,她想利用恩惠睡覺的時間把資料寫完。她小心翼翼地輕輕敲打著鍵盤,深怕自己打字的聲音吵醒恩惠。「功夫不負有心人」,凌晨五點鐘,依然的第一份新體裁的福音資料終於「出爐」了,看著自己的「作品」,她懸著的心終於可以「安全著陸」了。

早上靈修時,依然聽到恩惠不斷地敲擊鍵盤的聲音,她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危機感,攪得她心神不寧,看神的話也看不進去了,心裡不停地揣測著:「恩惠寫到哪兒了,會不會趕上我了啊?還是那篇已經寫好了,又在寫另一篇呢?……」為了不讓恩惠趕上自己,她不得不放下神話語書,左手敲打著書桌,右手杵到頭髮絲裡,開始思想寫下一篇福音資料。

「依然,這篇資料我整理好了,你幫著檢查一下吧。」恩惠說道。

看著恩惠遞過來的資料,依然尋思著:「我先幫你檢查好了,你就能上交了,那我寫的這份資料不就落在你後面了?」但礙於面子,依然還是把資料接了過來。

牆上的時鐘「嘀嘀嗒嗒」有條不紊地往前走著,依然有點心煩意亂,眼睛不時地看向時鐘,當看到還有好長一截資料沒看時,她心裡像貓抓似的難受:「我要是每段都仔細檢查、修改的話,那得耽誤我多長時間啊!再說,我幫她修改好了,負責人看到她整理的資料比我好,還能顯出我嗎?那我這段時間的『努力』不是付之東流了嗎?……」想到這兒,依然敲打鍵盤的聲音少了,滑動鼠標輪的時候多了,她只草草整理了一下,簡單提了點建議就給了恩惠。看著恩惠面帶感激接過稿子的一瞬間,依然心裡掠過一絲自責,但很快就消失了。隨後,依然又連續整理了兩篇形式新穎的資料,當看到自己超過了恩惠時,她緊繃著的心弦終於放鬆了下來。可不知為什麼,依然卻一點兒高興不起來,腦海裡不時地會想到幫恩惠修改上交的那份福音資料,心中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

幾天後,恩惠整理的那份資料被返回來了,看著上層文稿組指出的資料中的問題,依然低下了頭,她心裡清楚這些問題若是她用點心多花費點時間還是能發現的,可就在她鼠標劃過的瞬間,將問題遺留在了資料中。依然心裡有點自責、愧疚,但很快又被自己即將上交福音資料的激動心情取代了,並沒作更多的反省。漸漸地,依然感到心裡空蕩蕩的,靈裡黑暗下沉,看資料沒有思路,還老犯睏,晚上剛到八九點,瞌睡蟲就緊緊地纏上了她,她用盡辦法也趕之不走,她的眼睛就像粘了膠似的怎麼也睜不開,只得早早去睡了。連續幾天下來,依然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

月光被雲層遮住,夜好黑,但心靈的黑暗更讓依然感到陣陣恐慌。

依然心事重重地坐在書桌前反省自己:自從那次去參加交流會,當她從負責人無心的問話中感覺到負責人對恩惠的關心後,她就開始暗暗和恩惠較勁,先是從外表的受苦熬夜上想超過恩惠,又跟恩惠攀比整理福音資料的數量,之後又比誰能先寫出新形式的福音資料,一心只想超過恩惠,樹立在負責人心中的形象、地位,她整天活在爭、比的情形裡身心疲憊,痛苦不堪,可又無力掙脫。一番努力後,雖然她如願以償地超過了恩惠,可這一切並沒有給她帶來絲毫的快樂,相反,在她的心靈中卻總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慌。這時,依然想到一段神話語詩歌:「……神的雙目鑒察萬人的心,因神造人類以先早已將人的心都掌握在神的手中了,神早將人的心測透了,人的心中的思想豈能逃脫神眼呢?又怎能來得及躲避神靈的焚燒呢?」(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人的言行怎能躲避神靈的焚燒呢》)神嚴厲的話語敲打著依然的心,她害怕了,意識到自己這段時間為名譽地位爭奪的醜相被神鑒察得清清楚楚,她欺騙得了人,但欺騙不了神,神向她掩面,她落在了黑暗中就是最好的實證!依然趕緊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活在敗壞性情裡心靈不得釋放,真是太痛苦了……神啊!我不想活在這樣的敗壞情形裡,願你開啟帶領我,拯救我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

禱告後,依然想起一段講道交通中說:「神說,保羅『他已學會了「作工」,也學會了忍耐,但他的舊性——爭強好勝、唯利是圖的本性在他身上仍是存留著。』爭強好勝是什麼性情,什麼本性啊?(狂妄自是。)狂妄自大,自高自是,誰也瞧不起,總覺得自己行,別人誰也不行,不服任何人,這是不是狂妄自大呀?(是。)在保羅狂妄自大的本性裡爭強好勝特別突出,那他爭強好勝的性情流露出來,我們看得最明顯的是什麼地方?就是他對其他的使徒誰也不服啊,好像其他的使徒都不如他,他總見證自己高過其他使徒,讓人在眾使徒當中高看他,這是不是爭強好勝啊?(是。)這是保羅本性裡流露出來的,從書信裡我們就能看見這個問題。那在當時那個時代,保羅跟他的同工配搭事奉神的時候,如果別人講點道交通點亮光比他高了,他能不能服下來?如果別人身上有什麼優點、長處他能不能學會學習、接受啊?如果有一些人特別崇拜別人、高看別人,他心裡能不能接受啊?(不能。)他不能接受,他會產生什麼樣的作法呢?要跟別人爭,要跟別人比,非得把別人比下去,讓大夥高看他才算達到目的,保羅就是這麼作工的。那跟這樣的一個人配搭,只顯他不顯別人,好不好配搭?(不好配搭。)你們有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遇到過。)那自己有沒有這樣的表現呢?反省反省自己。神在這裡沒說保羅怎麼狂妄自大、自高自是,就說爭強好勝,就這四個字就把保羅的性情刻畫出一半來了。」(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五十八輯》)

依然從這段講道交通中看到自己盡本分總是爭名奪利維護個人的名譽、地位,總想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為自己爭得一席之地,這一切都是受爭強好勝、唯利是圖的敗壞性情支配的,導致她在盡本分期間總想顯露、見證自己讓人高看,一旦發現別人比她強,她就與人比試高低,直到超過別人才肯罷休,真是一點人性理智都沒有!依然回想自己在整理福音資料時流露的種種表現:為了得到負責人的高看,她點燈熬油地整理資料,不管肉體受多大苦都心甘情願;看到恩惠盡本分比自己能吃苦、有負擔,她就在心裡論斷恩惠是為了名譽、地位盡本分;為使自己寫的新型體裁的福音資料不被恩惠落下,她還把查找的學習資料私存起來不讓恩惠知道,自己偷著吃獨食;更可惡的是,她明知恩惠整理的福音資料還有一些明顯的問題,但為了不讓恩惠整理的資料在質量上超過自己,她幫恩惠檢查時就應付糊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搪塞過去了,雖然良心也受控告、責備,但她也沒有來到神的面前反省認識自己。此時,依然看到自己受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支配,所活出的沒有一點人的樣式,就是一個活生生的現代版保羅!想想神給她盡本分的機會,是希望她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能夠注重追求真理,脫去撒但敗壞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蒙神拯救,可她不追求真理,不走正道,盡本分總是與人爭、比,走失敗的道路,結果給整理福音資料的本分帶來打岔,自己也失去了神的帶領,落在黑暗中惶恐不安,這不正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嗎?認識到這兒,依然感到扎心難受,但她知道,如果不是神這樣的責罰、管教,她對自己的敗壞性情不會有絲毫的認識,更不能勒馬回頭。此時,依然對神的拯救充滿了感激,她來到神面前禱告向神悔改,不願再活在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中,願意尋求該進入的真理。

依然看到神的話說:「一發現自己的敗壞性情,你是不是就知道該怎麼做了?好比說,在一件事上流露自私了,為自己的臉面著想,這事應該怎麼辦哪?先得放下自己的臉面,『我那麼說是維護自己的臉面,有存心,自私卑鄙,那是敗壞性情,我不能那麼說,我得揭露自己,亮自己的相,把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說出來,寧可自己的臉面扔到地上,不維護它,不滿足自己的虛榮心。』這樣一實行,一方面做了誠實人,另一方面,沒按照自己的想法做,沒維護自己的臉面,達到實行真理,更好地盡本分了,對你的本分負到了責任。損失的是你的臉面,但是維護的是神家的利益,維護的是真理,這樣活著光明正大,能拿到人前,也能拿到神前,這多好啊!這樣實行雖然有點難度,但是你如果朝著這個方向去實行,去努力,也可能兩次失敗了,三次失敗了,但是也可能到第五次的時候你就成功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進入得從盡本分開始經歷》)

依然從神的話中明白了,要想脫離敗壞性情的捆綁,得實行真理做誠實人,當流露敗壞又想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與人爭、比時,能有意識地背叛自己,敞開亮相解剖自己的敗壞性情,接受神的鑒察,也接受弟兄姊妹的監督,實行中即使臉面地位受到了損失,但維護了教會利益,能實行真理滿足神,這樣活著心裡才踏實平安。

姊妹在做笔记

一天早上靈修後,依然準備將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形跟恩惠敞開亮相,可心裡還有些顧慮,擔心亮相後恩惠會怎麼看她,會不會因著她地位心太重而瞧不起她。這時,依然想到神的話說:「寧可自己的臉面扔到地上,不維護它,不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依然認識到她不能再為自己的地位、虛榮活著了,得滿足神!依然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隨後便將她這段時間活在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裡流露的種種醜態都敞開談了出來。依然原以為亮相後恩惠會疏遠她,誰知恩惠並沒有與她計較,恩惠也把自己在這過程中流露的敗壞性情和她敞開交通了,她們都找到了進入的路途。依然又想到恩惠對新形式的寫作方法還不太掌握,這樣也會耽誤福音資料的提供影響福音擴展工作,她不能再自私卑鄙只顧滿足個人的利益了,得維護教會的利益,幫助恩惠儘快掌握業務知識。於是,依然就把她在創新方面的一些收穫拿出來跟恩惠交流,恩惠聽後高興地說:「你總結的這些整理資料的要點是我沒發現的,感謝神,我現在又有新的路途了!……」依然由衷地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她的心裡總算平安踏實些了。

這樣實行一段時間後,依然覺得自己與神之間的關係正常了,爭強好勝的心也不那麼大了。但神對她的敗壞性情瞭如指掌,為拯救變化她,神的作工再次臨到了她……

一天,依然和恩惠想針對福音資料存在的問題給弟兄姊妹寫信交流一下。商量中,兩人的觀點不太統一,雙方各持己見都不肯讓步。

依然見恩惠不贊同她的觀點,心裡就揣測:「你是不是想藉著寫信件顯露自己讓弟兄姊妹高看你啊?不然你怎麼總是堅持自己的呢!雖然你是組長,但組裡每次寫信大多數還是以我的觀點為主的,這次你非要否認我的觀點,不就把我比下去了嘛!帶領和負責人看到信件是你主筆的,會不會認為我沒有工作能力連個信件都寫不了,組裡大小事情都得由你這個組長操心,到時會怎麼看我呀!……」想到這裡,依然不由得對恩惠心生厭煩,「我要是聽你的,還有我露臉的份啊?到時就只顯你一個人了,那我呆在組裡不就成個擺設了嗎?你到底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啊!不行,這次說什麼我也不能被你比下去!」於是,依然再次說出了自己的觀點,可恩惠還是不認同。因著名譽地位心沒得到滿足,依然急得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但為了不讓恩惠看到她軟弱的一面,她背過身,有意抬起頭眨了眨眼睛,硬是把眼淚給憋了回去,她苦思冥想,到底用什麼辦法才能顯出自己比恩惠高呢?一番激烈地思想鬥爭後,依然終於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她心想:「再跟你爭執,顯得我沒有理智,那就先按照你的思路寫吧,到時我在你的思路上再補充加添我的認識和語言風格,帶領和負責人看到信件後,自然能看出還是我主筆的,這樣既能高過你,讓你欣然接受,還能維護我在弟兄姊妹心目中的形象。」想到這兒,依然嘴角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笑,她假意地對恩惠說:「我也不能持守自己的,這次就按你的意思寫吧,寫好後我們再一起按照原則衡量、修改。」

夜幕降臨,朦朧的月光籠罩著大地。

「依然,信件寫好了,你檢查一下吧!」恩惠說著把自己寫的初稿遞給了依然。

依然打開信件後,先是快速地瀏覽一番,想發現點問題,可一遍看下來,她有些失望:「恩惠的想法也挺好的,有些細節我這個小腦瓜都沒想到。可我要是贊同了她的觀點,不就顯得我不如她了嗎?這不行,我得按照自己的思路修改一下,讓她看看我比她強。」於是,依然一字一句地反覆推敲,「認真」地修改著,經過她的一番「精心加工」後,恩惠寫的初稿基本上所剩無幾了。依然看著自己修改的稿件,心裡一陣竊喜,「我把信件中的有些語言又重新組織了,恩惠看了一定會認可我的寫作能力……」依然臉上露出得意的笑,急忙把修改好的信件遞給恩惠。坐回書桌前的依然,眼睛不時地瞄向恩惠,餘光中,她看到恩惠陷入了沉思中,挺長時間都沒講話……

窗外,電閃雷鳴,下起了滂沱大雨。

「看了你修改後的信件,我心裡挺難受的,想著自己還是小組長,連個信件都寫不好,還得讓你花這麼長時間修改……唉!還有前段時間咱們同樣整理福音資料,你一連整理了三篇,我才整理一篇,看到和你之間的懸殊,我有點跟不上了,甚至都想讓你做組長了……」恩惠一臉難過地說著。

看著恩惠,依然心中泛起一絲愧疚,她心裡清楚恩惠情形不好很大原因都是她爭強好勝造成的,她故作平靜地安慰恩惠:「你別難過,咱們都在操練的過程中,有缺少也正常,咱們互相補足會有長進的。」

那兩天,平日裡愛說愛笑的依然變得少言寡語了,她很想跟恩惠敞開談談,但一想到負責人和帶領都認可恩惠盡本分有負擔、有工作能力時,她心裡就不舒服,思忖著:「恩惠現在已經承認不如我了,如果我跟她敞開交通,她的情形調整過來了,不又顯不出我了嗎?那在組裡還能有我的出頭之日嗎?」依然打消了與恩惠敞開的念頭,隨之一個惡毒的想法冒了出來,「她一直這樣消極下去才好呢,到時帶領看她情形不好將她撤換,我自然就成了組裡的『主力』了,負責人和帶領也就會高看我了。」

窗外的枝頭上,一隻蝴蝶在一張破損的蜘蛛網裡拼命掙扎著。

依然再次陷入了爭強好勝的撒但網羅裡無力掙脫,慢慢地,她的情形越來越不好,看神的話沒什麼開啟亮光,整理資料也沒有思路,盡本分也不像之前那麼有勁了……依然一想到她為了樹立自己的形象、地位,竟用這種卑鄙的手段與恩惠爭,還惡毒地想擠走恩惠,傷害了恩惠,也把自己推進了撒但的網羅裡,她覺得自己這次徹底被神顯明了。

痛苦中,依然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這段時間我總想讓恩惠聽我的,總想高過她,活在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裡所做所行不合你的心意,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敗壞性情,願你帶領我找到問題的根源,掙脫撒但敗壞性情對我的捆綁。」

夜已深,依然回想著自己這段時間的流露,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著,她起身來到書桌前,看到一段講道交通說:「爭強好勝總想站高位,總想讓人服,總想顯露自己,這就是狂妄自大。凡是爭強好勝的,他為什麼爭強好勝,爭強好勝的目的是什麼?你勝了之後大夥都服在你面前你就高了?然後你還能做出什麼事來啊?爭強好勝的人一旦掌權能做出什麼事來?大紅龍掌權了能做出什麼事啊?它能屠殺人類,誰不服它都能屠殺,是不是?它視人命如草芥,『死一個人不算什麼,死幾千人、幾萬人,那只不過是個數字』,魔王就這麼說話。所以對爭強好勝這個本性實質得認識,你這麼做這是什麼問題,流露的是什麼性情。你如果掌權了,有了高的地位,你能做出什麼事來?……這些事要是揣摩透了,你就能認識爭強好勝這種敗壞性情挺可怕啊。你就是勝了能怎麼樣?你勝了要達到什麼目的呀?你勝了你要掌權哪?你掌權能代表好人掌權嗎?你掌權能實行真理嗎?你要是掌權能稱王稱霸,讓別人俯伏敬拜你,這不是魔鬼嗎?大紅龍掌權不都成魔王了嗎?」(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六十六輯》)看了這段講道交通,依然感到觸目驚心,原來憑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說話做事,實質就是想掌權,想得到人的高看、崇拜,這不正是魔王嗎!依然想到中共大紅龍掌權就是「一黨獨大」,什麼事都是它說了算,凡是威脅到它獨裁統治的,它就打擊、鎮壓,以至於民不聊生,老百姓敢怒不敢言。更可恨的是,它為了達到永久掌控人民的目的,當神來拯救人時,它竟公然與神對抗,攔阻攪擾神的作工,魔鬼的本相完全暴露在了光中,最終必因抵擋神而遭到神的懲罰。依然看到自己憑撒但本性一個勁兒地與人爭、比,一旦爭得了地位就會跟大紅龍掌權一樣,做出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事。此時,依然想到了這次她們寫信件時自己流露的種種醜態:為了超過恩惠,維護自己在負責人和帶領心目中的形象、地位,當和恩惠觀點不同時,她不是虛心接受、尋求,而是想方設法地不接受姊妹的建議,直到心裡有了計謀才勉為其難地放下自己;修改信件時,她明知道恩惠寫的思路是合適的,但為了證實自己的高明,她故意在詞句上大費周章、求真求細,把姊妹寫的內容修改得所剩無幾,導致恩惠消極得都想把組長的本分讓給她了;為了成為組裡的主力,她看到恩惠活在消極軟弱中也不管不問,真是太惡毒了,這哪是在盡本分啊,分明是在攪擾、打岔教會工作,作惡抵擋神哪!依然看到自己一直憑著爭強好勝的撒但性情活著,以至於當她看到恩惠威脅到自己的地位時,就想方設法地要超過恩惠,甚至還想擠走恩惠,本性實質真是太邪惡了!就她這樣的性情一旦有了高的地位,還不知會做出什麼惡事呢!依然又想到教會中一個個倒下的敵基督,他們當初也都撇下了一切跟隨神,但因著他們盡本分不追求真理,性情特別狂妄,總是爭權奪利,甚至為了爭奪地位常常高舉、見證自己,讓人跟隨崇拜,把弟兄姊妹都帶到了自己的面前,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臨到神的擊打管教也死不悔改,最終遭到神公義的懲罰,被開除出教會。他們的失敗給依然敲響了警鐘,她知道自己若再不悔改,早晚會因著爭名奪利,導致作惡抵擋神,最終的下場也會跟那些敵基督一樣,被神厭棄、淘汰,失去蒙拯救的機會!

依然倒吸了口涼氣,隨手拿了件小衫披在身上。

依然繼續揣摩著這段講道交通,「你就是勝了能怎麼樣?你勝了要達到什麼目的呀?你勝了你要掌權哪?你掌權能代表好人掌權嗎?你掌權能實行真理嗎?」是啊!就算自己勝過了恩惠,得到了帶領和負責人的高看,又能怎麼樣呢?自己性情沒有變化,還是撒但本性掌權,有了地位並不是什麼好事,不追求真理,還會因作惡而斷送自己。認識到這兒,依然體會到神責罰她是為了喚醒她那顆麻木的心靈,話語嚴厲的背後隱藏著神對她的愛與拯救。依然知道,如果沒有這些事實臨及的顯明,她根本認識不到憑爭強好勝的撒但敗壞性情活著帶來的危害後果,更不會對神的拯救有絲毫的認識。此時,依然的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激,她看到神的實質太美麗、太良善了。明白神的心意後,依然願意從心裡向神悔改,不願再活在爭強好勝、爭名奪利的敗壞性情中。為徹底擺脫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的捆綁轄制,依然向神尋求自身該進入的真理實際。

清晨,依然打開窗戶,一股新鮮的空氣撲面而來。回到書桌前,依然打開神話語書,看到神的話說:「你認識到自己的敗壞性情,其實這是你變化、進入、長進的機會,是你來到神面前接受神鑒察、接受神審判刑罰的機會,這是你蒙拯救的機會。你要了自己的利益,你不要真理,就等於放棄蒙拯救的機會,放棄接受審判刑罰的機會。你選擇的是利益,很明顯最終你得著的是利益,你放棄的是真理,那你說這是吃虧了還是佔便宜了?是掙了還是賠了?沒有永遠的利益,無論是地位、臉面還是任何金錢、物質都是暫時的,人把這方面性情解決了,得著這方面的真理了,你蒙拯救了,你在神面前就是神寶貝的人。另外,人所得著的真理是永久的,撒但奪不去,也沒有任何人能奪去。你放棄了自己的利益,但是掙來了真理,掙來了在神面前的蒙拯救,這也是歸於你自己的,不是為別人掙的,也不是為神掙的,而是為你自己掙的。人如果選擇實行真理,那是最聰明的人;人如果選擇放棄真理,保全自己,得著自己的利益,不放棄利益,那是最愚蠢的人。這就是實行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的基本路途。」(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性情是性情變化的基礎》)

依然從神的話中找到了實行的路途,就是認識到自己的敗壞性情後得學會放棄、背叛自己的利益,按真理行,只有這樣才能逐步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捆綁,活出神話語的實際達到蒙神拯救,除此以外沒有任何的捷徑。依然還認識到,神發表真理供應人,但神從不強迫人實行真理,神給了每個人自由選擇的權利,聰明人選擇實行真理,得著蒙拯救的機會;而愚蠢的人才會為了爭奪一時的利益,常常放棄真理不悔改,最終必會因著不實行真理而被神厭棄淘汰。此時,依然與恩惠爭名奪利的表現就像放電影似的反覆出現在她的腦海裡,她內心感到陣陣酸楚。依然為了滿足個人的利益,活在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裡,每天心都是緊繃著的:看到恩惠稍比她好點,她就焦躁不安,似乎像是上戰場似的,一旦有人威脅到她的地位,她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想盡一切辦法守住自己的陣地,可每次「交戰」後的結果雖然她略勝一籌,但她的心靈裡卻有種難以釋然的痛苦。依然感受到陷入撒但名譽地位的網羅裡,給自己帶來的是不盡的痛苦,給恩惠帶來的也是傷害,憑爭強好勝的撒但敗壞性情活著,對人對己都是百害而無一利啊!神安排她跟恩惠在一起配搭盡本分,是為了讓她能夠吸取姊妹身上的長處來補足自己的缺欠,可她不走正道,不追求真理,總爭名奪利和姊妹比高低,活在敗壞性情中讓神厭憎,落在了黑暗中。同時,依然也看到神的公義性情活靈活現,當她活在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中時,神就向她掩面,當她願意悔改向神回轉時,神的笑臉再次向她顯現,開啟帶領她明白神的心意,找到實行進入的路途。

依然存著感恩的心,帶著愧疚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錯了,我不該為了滿足自己私慾活在爭強好勝、爭名奪利的情形裡抵擋你,傷害姊妹,攪擾打岔教會工作,是你及時的責罰與審判攔阻了我作惡的腳步,使我對撒但的苦害有了點分辨。神啊!我願接受你話語的揭示與審判,在盡本分中追求做個聰明的人,不為自己的私慾活著……」

隨後,依然把自己修改的信件又重新整理了,把恩惠寫的合理建議保留了下來,只是在缺少的部分加添了一些她個人的看見。當她放下個人的利益後,從恩惠寫的信件中發現了姊妹的長處,看到姊妹有些領受是自己認識不到的。當依然這樣實行時,她並不感到吃虧,反而覺得姊妹的長處正是對她缺少的補足。之後,依然向恩惠敞開自己的敗壞,並針對這段時間給她帶來的傷害向她道歉。恩惠看著依然自責的樣子,與依然交通道:「這都是撒但敗壞性情給我們帶來的苦害,我們能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有點認識,這是神對我們的愛,以後我們都注重實行真理,解決撒但敗壞性情,和諧配搭盡好本分滿足神!」看到恩惠不但沒有責怪她,還來幫助她,依然更感到蒙羞慚愧,覺得自己的人性真是太差了!再盡本分時,依然有意識地放下自己和恩惠一起商討,她覺得這樣盡本分真好,心裡踏實平安,更多了份對神的感激,她知道自己能有這麼點變化,都是神話語在她身上達到的果效!

一段時間後,神再次擺設環境檢驗依然。一天,依然和恩惠收到負責人的來信,為擴展國度福音、澆灌好新人,讓她們儘快寫信帶動弟兄姊妹寫福音資料。這次是由依然主筆寫信,她們在商量過程中再次出現了分歧,恩惠還針對依然的看法提了些建議。依然聽後,心想:「這次是由我主筆寫,就應該按照我的思路來吧,再說不見得你的思路就比我的好,如果你覺得好,那你寫吧,咱寫出來見分曉……」這時,依然意識到自己又想憑著爭強好勝的狂妄性情跟恩惠爭了,她就趕緊在心裡向神呼求,求神保守她的心不受撒但敗壞性情的攪擾。禱告後,依然想到神的話說:「做事別總為自己,別總考慮自己的利益,別考慮自己的地位、臉面、名譽,你得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應體貼神的心意,應反省自己是不是為神家的工作著想,盡好自己的本分沒有。你心裡總考慮神家工作,為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著想,你就能盡好本分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是啊!如果自己心裡時時考慮的是教會利益,那就不會再憑撒但敗壞性情活著了,也願意放下自己的臉面、利益追求滿足神了!神話語的帶領使依然有了實行的方向,她把心安靜了下來,仔細琢磨恩惠提出的建議,突然發現恩惠提出的建議的確挺好的,是她沒有認識到的,這不是對自己的補足嗎!明白了神的心意,依然有意識地背叛自己,放下自己的臉面地位,主動按照恩惠提的建議寫信,當她這樣實行的時候,看到了神的祝福與帶領,很快就把信寫完了。當依然拿給恩惠看時,恩惠也覺得信件寫得挺合適、挺完善,她心裡清楚地知道,這不是她自己的身量,而是她願意放下自己有點維護教會利益的心,就得到神對她的特殊恩待與祝福!此時,依然真實地感受到了實行真理帶來的快慰,也明白了神把她和恩惠安排在一起盡本分,就是為了讓她能夠吸取姊妹身上的長處來補足她的短處,達到更好地盡本分,這裡都飽含著神對她的良苦用心啊!有了這次的經歷,依然更有了實行真理的動力,她願意主動背叛撒但敗壞性情對她的捆綁,走追求真理的人生正道!之後,依然在與恩惠配搭盡本分的過程中,雖然爭強好勝的心思意念有時還會攪擾她,但她能及時禱告神,求神保守她不受撒但性情的捆綁,按照神的話去實行,把教會利益放在第一位。當這樣實行一段時間後,依然發現自己身上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有了一些變化,心靈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釋放和輕鬆!

两位姊妹在看神话

經歷過後,依然深深地體會到,是神話語的揭示審判使她看清了活在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裡是多麼的卑鄙醜陋,藉著實行神的話,她才逐步從撒但網羅裡掙脫出來,得到釋放自由。從神一次次給的悔改機會中,依然感受到神的愛太真實了……她默想著神的拯救,心裡生發了對神的依戀之情。依然願意在今後的日子裡注重追求生命性情的變化,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做個合神心意的人。

深秋,天很高、很藍,幾朵白雲悠悠,令人心曠神怡,大雁排成「一」字隊向南飛去,它們是那麼的齊心,隊伍是那麼的井然有序。依然不禁想到,如今自己不再活在爭強好勝的敗壞性情裡與姊妹爭、比了,而是與姊妹同心合意維護教會的利益,盡好自己的本分,這樣真好!……依然臉上露出舒心的笑容。

相關內容

  • 放棄也是一種獲得

    神的話和講道交通都給我們指出了擺脫臉面地位的路途:一方面需要我們反其道行,越是在利益面前越學會捨和放,不隨從自己追求名譽的存心意念;另一方面,就是藉著不斷地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看透虛榮臉面的實質,不再寶愛它,隨著我們不斷地追求真理,實行真理,生命不斷長大,撒但的哲學、法則就會土崩瓦解,再也轄制、捆綁不住我們了,那時候我們也就活得自由釋放了。

  • 失敗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錯謬的追求觀點

    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

  • 信神必修課——順服

    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話語的熬煉之下性情有所變化,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管教對付的人才不敢亂做了,沉著穩重了,最主要的一點是能順服神現實的說話了,對神的作工能順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觀念,也能放下觀念存心順服了。

  • 一名基督徒七年錯誤追求的辛酸史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小娜看到了神對自己的愛,當她迷失方向找不到人生的追求目標,被名譽地位折騰得死去活來時,如果不是神安排環境審判潔淨她,小娜仍是不認識自己,依舊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受著撒但的愚弄,最後被它吞吃殘害。如今神把小娜從錯誤的道路上一步步拯救出來,使她找到了人生正確的追求目標,體嘗到真正的釋放自由,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