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我的明星夢醒了

1

韓國 慕義

我在教會盡澆灌本分,幾年前,有幸在教會拍攝的兩部福音電影中做了主演。電影上映後,有的弟兄姊妹見到我,就會主動找我聊聊,問問拍攝過程中有哪些經歷,也有的弟兄姊妹説:「我們看完你演的電影挺受感動的……」到哪兒盡本分都有弟兄姊妹認得我,我的虚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到自己都快成「名人」了,特别風光,走起路來總是昂首挺胸的。一晃三年過去了,我心裏還是盼望着能有機會再次登台演出,得到大家的關注。

2018年9月末的一天,帶領發來消息問我:「現在拍攝綜藝節目需要演員,你願意盡這個本分嗎?」我一看甭提多高興了,没想到我能有機會再次做演員,如果拍出綜藝節目,那弟兄姊妹又能在視頻上看到我了,看到我既能演電影,又能演綜藝節目,他們肯定會誇我多才多藝。我一定要把握這次機會,不然長時間不上鏡大家慢慢就把我忘了。想到這兒,我就爽快地答應了。到了拍攝場地,有的姊妹見到我,高興地喊我在電影裏的名字,還有的問:「這次你過來又要演什麽電影了?」這樣的聲音像光環一樣環繞着我,我心裏美滋滋的,覺得自己真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接下來,帶領安排我演小品,我心想:「幾年前我拍那兩部福音電影時演技還不够好,還有提升的空間,這次我一定要好好學習表演方面的知識,把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到時候大家看到我出色的表演,更會對我刮目相看了。」于是,我就開始苦心學習業務知識,每天一早起來練習聲音、氣息,中午利用休息的時間看關于表演方面的資料,晚上大家都睡了,我就鑽進被窩裏看各種相關節目。排練時,我集中精力用心配合,也虚心接受弟兄姊妹的指點并馬上按着對方指導的去表演,不想讓弟兄姊妹覺得我學得慢、演技不好。雖然我很努力地表演,但還是總出問題,不是説話語氣不合適,就是動作不自然,演出來的效果大家看着總是不太滿意,我就有些擔心了:「要想做小品演員必須有出色的表演才行,這幾天大家都看我表演一般,會不會讓我回去盡澆灌本分呀?如果回去了,説不定以後就再也没有登台演出的機會了。不行,我一定要好好表現!」想到這些,我神經綳得緊緊的,暗下决心要加倍努力。平時我加緊排練,甚至每天靈修讀神的話都不注重了,一心只想着怎麽能表演得出色,但我反覆練習了多次,還是表演不到位,我急得心裏直上火。導演糾正我説話語氣重,我就趕快説得輕一點,可輕了又缺少力度,没有節奏感;導演提醒我動作要自然一些,我就有意識動動胳膊抬抬手,可這樣小動作多了又看着不穩重……因着總是表演不到位,我心裏特别痛苦,就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靈裏黑暗下沉,感覺不到你的帶領,我也想把這個本分盡好,但就是越演越糟糕。神啊!願你帶領開啓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説:「一涉及到地位、臉面、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争,争還不好意思,在神家不興争,不争還不甘心。……人陷在這些情形裏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撒但敗壞性情在人裏面根深蒂固,作人的生命,人所追求的、想得到的都是什麽?在撒但敗壞性情的驅使之下,人的理想、盼望、志向、人生目標方向都是什麽?是不是與正面事物相違背的?首先,人總想做名人、明星,想出大名、露大臉,光宗耀祖,這些是不是正面事物?這些與正面事物一點也不相符,另外,與神主宰人類的命運這個規律是背道而馳的。……那撒但敗壞性情給人帶來的是什麽?(與神對抗。)與神對抗的下場是什麽?(痛苦。)何止是痛苦啊,那是滅亡!眼前是痛苦、消極、軟弱,是抵觸、冤屈,帶來的結局是什麽?是滅頂之灾呀!這可不是小事,可不是鬧着玩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依靠神才能解决敗壞性情》)神的話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這段時間我想把小品演好,其實就是想出名、露臉。回想一開始讓我來演綜藝節目,我的心就蠢蠢欲動,覺得總算有機會可以再次露臉當「星」了;為了能盡上演員本分,實現自己當名人、明星的欲望,我就加倍努力,刻苦學習各項業務知識,甚至有時連靈修讀神的話都安静不下來;當自己總也表演不好,覺得不能再出頭露臉時就活在痛苦中……看到這段時間我外表上是在盡本分,其實一直活在敗壞性情中,付出、努力都是為了出頭露臉、得到人的高看。想想教會製作各種節目,是為了傳福音見證神,也是給我一個操練的機會,可我不想着怎麽盡好本分滿足神,一心只想藉着拍攝節目滿足自己成名成星的野心欲望,所追求的完全與神的心意背道而馳,這哪是在盡本分,分明就是在作惡抵擋神啊!怎能不讓神噁心、厭憎呢?我這才明白,這段時間我盡本分没有神的帶領,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也是藉此讓我反省自己不對的存心觀點,能及時向神悔改。認識到這兒,我心裏感到挺虧欠神的,不願再為了露臉當星而患得患失,願意擺對存心觀點,脚踏實地地盡本分。想想我第一次接觸綜藝節目,對很多業務知識都不掌握,在表演中難免會有演不到位的地方,慢慢操練、學習就能提高,我得正確對待。

接下來,當導演糾正我的動作和語氣時,我就耐心地一遍遍練習,不再顧慮能否得到别人的贊成,而是静下心來認真揣摩該怎麽表演果效更好。當我擺對存心時,導演説的每個環節我都能很快做出來,也能輕鬆地記住一些動作要領了,我從心裏感謝神,我知道憑我自己什麽也做不了,這都是神的帶領。這次經歷之後,我以為自己能擺對存心、觀點,不再追求名譽地位讓人高看了,但藉着事實的顯明,我才看到追求名譽地位的撒但性情在我裏面根深蒂固。

後來,我們接到一個新的小品劇本,我拿到劇本才通讀一遍就被劇情感動了,覺得要飾演的這個角色挺適合我的,我拍戲時情緒容易投入,入戲比較快,藉着這個優勢一定能把這個角色演得生動感人,尤其這個小品的高潮部分很精彩,我要是在這個環節演好了就能給小品增色,這樣我參演的小品就能成為優秀作品,到時候我可就一鳴驚人了!我越想越激動,在心裏給自己鼓勁,這次一定要演好這個角色。于是,我就趕快背台詞、練動作,還積極查找與這個角色相關的節目來學習,生怕自己學得不到位,演得不出色。有一天排練時,導演説我演得挺感人的,身邊的弟兄姊妹也誇我入戲快,得到了大家的贊成,我心裏挺激動的,心想:「導演他們都説我演得好,看來我還是有發展潜力的,若再經過長期的專業培訓,以後會有更多的好角色讓我飾演,那我就更出名了。」于是,我又開始加班加點地排練,儘管因着動作演練幅度比較大,我的胳膊肘和膝蓋都受傷了,我也忍着,生怕錯過了飾演這個角色的機會。可不知怎麽回事,我越想排練好就越出問題。演出來後大家都説我演得不像小品中女兒的角色,倒像個當官的女幹部,加上語氣不柔和,總和角色有差距。導演給我示範了動作,但我反覆演了多次還是演不好,我感到壓力很大,恨自己演不出好的效果,「怎麽這麽笨,這麽不争氣,連個小品中的小角色都演不好,這要是讓弟兄姊妹知道我就這水平,他們會怎麽看我呀?」想到這兒,我心裏很消沉,又很焦急,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麽能提高自己的演技,躺在床上睡覺時還在一遍遍回想小品中的角色該如何演,最後竟失眠了。

第二天,靈修反省時,我讀到一段神的話:「撒但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着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决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没有能力去挣脱,也没有勇氣去挣脱,不知不覺地,人在戴着枷鎖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着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就變得越來越邪惡,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毁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讀了神的話,我恍然大悟,才看到自己這段時間這麽痛苦,就是因為我又在身不由己地追求名利地位,被撒但愚弄、苦害。撒但就是利用名和利來控制我、敗壞我。想想小時候,每當我受人歧視時外公就教導我「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些社會上流行的撒但哲學法則,不知不覺這些話成了我的人生格言,就盼望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出人頭地,名利雙收,得到周圍人對我的高看、稱贊。為了實現這個願望,我上學時刻苦學習,立志成為一個女强人。信神後,我仍追求出人頭地被人高看。演完電影以後,得到了弟兄姊妹的稱贊,我就特别享受那種衆星捧月的感覺;這次讓我來拍綜藝節目我又想一舉成名,為了比之前表演得更出色,我就急功近利,勤學苦練,寧願不靈修、不讀神的話也要下功夫學習業務知識,即使胳膊肘和膝蓋受傷也不願放弃這個出名的機會;排練達不到好的果效,出名的欲望要破滅時,我心裏就急得火燒火燎的,整夜睡不着覺。看到自己一直被這些撒但毒素牢牢控制着,為了得到名利甘願吃苦、受罪,到頭來本分没盡好,真理没得着,被撒但愚弄一場,真是太可憐了,我這不成了名利的奴隸、撒但的玩物了嗎?我信神不追求真理,不務正業,執迷不悟地追求名利地位,總想出人頭地,利用盡本分的機會滿足自己的野心欲望,這不是悖逆神、抵擋神嗎?這樣下去肯定會被神淘汰啊。

第二天聚會時,我敞開交通了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形,尋求實行的路途。一個姊妹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着他,喜歡在人心裏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的本性是什麽?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説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裏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就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從他的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别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弃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揣摩着神的這些話,我心裏有些害怕,看到保羅就喜歡演講,喜歡讓人高看、崇拜,這是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他藉着作工講道樹立自己的形象,妄想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走的就是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是遭神咒詛的。想想我的追求不是和保羅一樣嗎?演電影本是為了見證神,我却利用這個機會追求出名露臉;三年後再次可以登台表演的時候,我又想藉着演小品出名成星,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我這樣追求不就是想讓人都圍着我轉,心裏有我的地位嗎?這是嚴重觸犯神性情的事啊。神是造物的主,只有神配受人敬拜,而我一個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還恬不知耻想成名成星,讓弟兄姊妹崇拜、高捧我,滿足我的野心欲望,我越想越覺得,我怎麽那麽不知羞耻呢?本性怎麽那麽狂妄、邪惡,竟然與神争奪地位,這活出的不就是一副魔鬼撒但樣嗎?若不悔改肯定會和保羅一樣,遭到神公義的懲罰。想想我和世上的那些名人、明星追求的一樣,喜歡讓人吹捧、追隨,甚至被人當神來拜,豈不知人只是受造之物,不站在人的地位上規規矩矩做人,却想要成神,這實在太邪惡,太讓人噁心了!以往我總覺得成名成星是好事,現在我看清楚了,這分明是一條抵擋神的滅亡之路,只有脚踏實地地追求真理,脱去撒但性情,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才是蒙拯救的路,是人生正道啊。想到身邊許多弟兄姊妹,外表看不起眼,但人家追求真理做誠實人,盡本分有神的帶領,生命性情一段時間就有些變化,敗壞、難處越來越少,對神也越來越有認識。想到這兒,我就向神禱告,不想再追求什麽成名成星了,只願安分守己地盡上自己的本分,這樣活着心裏才踏實平安。

過了幾天,導演説:「這個小品劇本還需要修改,我們商量後决定讓你暫時先回去盡澆灌本分,等劇本改好了你再來。」聽到這個消息,我有些失落,但馬上意識到自己又在注重名利地位了,就趕緊向神禱告願意順服下來。隨後,我想起張姊妹比較年輕,又是有經驗的演員,比我更適合演這個角色,我要不要推薦她呢?可要是推薦她,我可能就没有機會再登台演出了。猶豫中,我想到神的話説:「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推薦别人,讓别人出頭,别一臨到出頭露臉的事就總争、總搶,你得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話使我有了實行的路途,臨到事應該先考慮教會的利益,不該為自己的私欲着想。盡澆灌本分雖然不像做演員那樣能露臉出名,但都是為了見證神。張姊妹比我適合這個角色,我應該推薦她,這才合神心意,活着才光明磊落。于是,我就跟導演説了自己的想法。後來,我從上傳的小品中看到張姊妹飾演了我之前扮演的角色,姊妹演得挺出色,我心裏也很高興。

想起我排練綜藝節目的那段經歷,雖然我什麽角色也没演上,但在事實的顯明和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中,我對自己追求出名成星的實質與後果有了些認識,錯誤的追求觀點得到了扭轉,也開始注重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了。感謝神!

相關內容

  • 信神必修課——順服

    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話語的熬煉之下性情有所變化,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管教對付的人才不敢亂做了,沉著穩重了,最主要的一點是能順服神現實的說話了,對神的作工能順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觀念,也能放下觀念存心順服了。

  • 人性的成長

    經歷了神的作工,我對神的這段話有了一點真實體會,從心裡印證無論我們存在哪方面敗壞性情,無論敗壞性情有多頑固,只要接受神的話,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不知不覺良心理智就能得以恢復,就能活出人的模樣。

  • 基督徒書信——出獄後 給爸媽的一封信

    爸爸、媽媽: 你們還好嗎?我都好久好久沒喊你們了,此時喊你們,我直想掉淚。你們不要笑話我太脆弱,雖然因著信神有著與同齡人不同尋常的經歷,使我因此變得成熟、剛強,但在你們面前我永遠都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 我不再為不能出人頭地而煩惱

    2016年3月,我得知教會成立了舞蹈班,因我從小就喜歡跳舞,便毫不猶豫地參加了。當時我和蘇姊妹在一起練舞,我比她練的時間長,業務水平也稍高一點,負責人就讓我多帶帶她,並鼓勵我們好好練,還說如果跳得好就會有機會去外地參加專業培訓。聽到這個好消息,我激動極了,心想:「以後我一定要好好練習,爭取去外地參加培訓,把舞蹈練好達到專業水平,那我就有希望在舞台上嶄露頭角,歡歌跳舞讚美神了,到時候認識我的弟兄姊妹就能在視頻裡看到我了,那多風光啊!」想到這兒,我心裡像吃了蜜一樣甜,我暗立心志:要勤學苦練儘快實現自己的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