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徒的成長——脫去狂妄

78

平 常

2018年元月的第一天,冬天的第一場雪就如期而來,似乎在迎接新的一年。按理說,這樣的天氣作為一名基督徒應該在家裡看看神的話,或者聽聽講道交通,可因著中共政府的瘋狂逼迫,楊真盡本分的家被中共的眼線盯梢了,為了安全只得在這冰天雪地裡連夜搬家。

車在一棟老舊的小區門口停下了。楊真和韓姊妹拎著行李走進房間,室內一張大床,一個白色的衣櫃,四張電腦桌,一間十幾平方米的簡陋房間就是她們新的工作環境。許姊妹也是剛來這裡盡本分的,她先到一步,早已把屋子收拾乾淨了。三個姊妹高興地聊了起來,之後很快便投入到了工作中,她們共同向神禱告願同心合意盡好本分滿足神。冬天的天氣很冷,但她們的心卻是暖暖的。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楊真和姊妹們愉快地盡著本分,她們常常向神禱告,神也特別祝福,工作果效比之前提高了很多。楊真口裡感謝神,但不知不覺卻欣賞起自己的工作能力,認為自己能勝任這個工作,正籌劃著接下來怎麼提高工作效率。可是,工作並不像楊真想像的那樣順利,最近她和兩個姊妹常常出現意見分歧,這令她很頭痛,不知怎麼做才能把本分盡好。一次,大家在看一篇文稿,楊真和兩個姊妹又產生了分歧。

「這篇文稿存在問題,需要退給弟兄姊妹,還不能錄用……」楊真極力發表自己的觀點。

「要不咱們再看看原則?」許姊妹在徵求大家的意見。

楊真皺起眉頭,不屑地看了許姊妹一眼,心裡嘀咕:「我就是按原則提的建議,還要找什麼原則呀,明明就是你們不接受。」楊真坐在那裡僵持著,以沉默來回答許姊妹的問話,這是她自是時慣有的態度。

「我還是覺得這篇文稿不能錄用,要不先別整理,過後再看看吧!」楊真看向韓姊妹,堅持的同時等待著答覆。

「許姊妹你先整理,整理好後再轉給負責人看看。」韓姊妹直接越過楊真的建議拍板作了決定。韓姊妹是組裡盡這項本分最早的,組裡的工作基本都是她指導的多,大家聽取她的意見也比較多,在這個問題上,許姊妹也比較贊同韓姊妹的看法。

楊真的意見再次被否,她感覺顏面盡失,臉色沉了下來,左手托著臉,右手拿著鼠標毫無目標地在電腦上點來點去,心裡嘀咕著:「你這個姊妹也太狂妄了吧,我提個建議都不接受,這以後本分還怎麼盡,我們的意見還沒有達到一致就轉給負責人,這說得過去嗎?」

這時,恰巧負責人過來談工作,楊真一陣竊喜:來的真是時候!隨後,楊真便迫不及待地把問題談出來尋求負責人的看法。聽著負責人的交通,楊真不露聲色,心裡卻暗自得意,經證實自己的看法還是對的,這更助長了楊真的自是。此時,在她心裡已完全認為韓姊妹雖然盡這個本分時間長,但自己也並不比韓姊妹差。漸漸地,楊真越來越自是,臨到事都是以自己的看法為準。

4個姊妹在聚會

這天,夜深人靜,屋裡鬧鐘的指針已指向十一點,楊真和姊妹們還在激烈地討論問題,絲毫沒有倦意。

「這個帶領選的神的話是能解決弟兄姊妹的問題的。」韓姊妹很肯定地說。

「解決消極,首先要找到消極的根源,光安慰幾句能解決消極情形嗎?弟兄姊妹消極的根源她都沒看透,她所選的神的話壓根兒就解決不了問題。」楊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聲調明顯提高不少,屋子裡瀰漫著火藥味。

「我談談個人的觀點,我覺得這個帶領交通神的心意這也是可以的,弟兄姊妹明白神的心意了,情形不也能扭轉嗎?」許姊妹談出自己的觀點。

楊真左手拄著下巴在思考著許姊妹的觀點,沉默幾秒過後,突然坐直了身子往後靠在椅背上,自是地說:「你們的看法我實在接受不來,你們覺得可以那就先按你們的來吧,我保留自己的意見。」楊真拒絕接受大家的意見。

聽到楊真這話,兩個姊妹面面相覷,屋裡的空氣像凝固了似的。這個問題討論到最後也沒有結果。

時鐘指向十二點了,大家都休息了。楊真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她眼睛死死地盯著天花板,氣呼呼地想著她們爭執時的一幕幕,心想:「這麼明顯的問題都看不出來,我的建議是對的還不聽。之前出現幾次意見不統一,最後向負責人尋求,不還是我的看法對!怎麼臨到問題,你們就不能接受我的建議呢?就算你對我的建議提出質疑,也得到神面前尋求尋求吧,看看我的建議到底對不對。」楊真感到心煩意亂,不願再想下去,她嘆了一口氣,翻了個身,一頭鑽進被窩睡覺了。

因著楊真和兩個姊妹始終達不到和諧配搭,神的審判刑罰隨之臨到,工作越來越沒果效了。楊真的臉上佈滿了愁容,心裡很痛苦,她活在了消極中,只想逃離這個盡本分的環境。

一天,屋裡靜悄悄的,大家都呆呆地坐著,一臉的心事。沉默了好一會兒,楊真先開口說話了。

「工作沒果效,是我們的情形不對了,我覺得是因著我們之間沒有和諧配搭造成的。」

「臨到問題有分歧的時候,你都比較自是,很持守自己。你總想讓別人聽你的,這不是什麼好事,這樣走下去太危險了!」許姊妹嚴厲地對付楊真。

楊真詫異地扭頭看著許姊妹,一臉不服,隨後又把臉轉向一邊低著頭,沉默不說話。楊真感到很委屈,心裡不斷地在講理:「我也是為本分著想啊,工作中有問題,我總不能不說吧,你們的建議多數時候確實是不對的呀!你們怎麼把眼光盯在我身上,怎麼就像是我一個人的問題呢?難道你們就沒有問題嗎?不用反省自己嗎?」對許姊妹的提點,楊真一點也順服不下來,她慢慢開始疏遠許姊妹。

楊真坐在床邊咳嗽的臉漲得通紅,她趕緊端起水杯喝了口水。片刻後她仰著頭算算,發現自己咳嗽斷斷續續已經有一個月了。

「楊真,你都咳嗽這麼長時間了,你有沒有尋求神的心意呀?」組裡新來的沈姊妹走到床邊提醒道。

「尋求了,但沒尋求到。我不確定是不是神的管教,可能是感冒引起的後發症狀吧。」楊真手裡轉著杯子。

「那你以前咳嗽有過這麼長時間嗎?」沈姊妹接著問。

「沒有。」楊真想了想,搖搖頭。

「那你最好再尋求尋求神的心意,這可能就是神的管教。」

「那我再尋求尋求吧。」沈姊妹的提醒引起了楊真的重視。楊真來到另外一個房間,再一次把自己的病痛帶到神面前禱告尋求。

姊妹在禱告

第二天天還沒亮,楊真睜開眼想到昨天向神尋求,還沒摸著神的心意,還需繼續尋求,就快速穿上衣服,跪在床邊向神禱告:「全能神啊!這段時間我總咳嗽,我不確定是不是你的管教,如果是因我悖逆臨到的管教,願你能帶領我,使我認識到自己的悖逆之處,知道自己哪方面做的不合你心意,我願向你真實悔改。」禱告後,楊真腦海裡想起一段講道交通:「『如果神的怒氣不斷地向一個人發出,那無疑這個人的內心與神是敵對的,因為他從來都沒有真實的悔改,從來都不向神「低頭」,對神從來都沒有真實的信服,因而他從來都得不到神的憐憫與寬容。』……那人內心是與神敵對的怎麼看哪?……一臨到修理對付,一臨到人幫助他,他就惱火,他就發怒,他就反抗,他就不服。這樣的人內心也是與神敵對的。」(摘自《講道交通(十二)·關於神話〈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十七)》)楊真趕忙打開電腦找到這段交通揣摩著,她的心裡亮堂起來,確定這次的病痛出自於神的管教,也知道了自己哪方面做的不合神心意。她坐在桌前反思:「原來我一直咳嗽沒有好轉,都是因為我太狂妄,總持守自己的,還不接受修理對付,對神沒有絲毫順服。許姊妹對付我狂妄持守自己時,我表面沒吱聲,內心卻抵觸不服講理,一點兒也不覺得自己有錯。我總認為自己的觀點是對的,所以一直也不反省自己,不向神悔改,神的怒氣就一直沒離開我,神的公義性情真是不可觸犯啊!」楊真感嘆。於是,楊真走到床邊跪下,低著頭禱告,她感謝神垂聽了她的禱告帶領了她。

屋外暖暖的陽光照著大地,為寒冷的天氣增添了一絲溫暖,陽光照得人心裡暖洋洋的。屋內楊真正和大家分享著她這幾天經歷神作工的收穫認識。楊真在電腦上搜索著,點開一段講道交通讀道:「現在有很多能撇下一切為神花費的人,這些人有悔改,也願意追求真理,但是常常有敗壞流露,有悖逆的時候,有不順服的時候,這種情況神也向他發點小怒,那就是管教。你們說常有管教這是不是正常的?(是。)有管教和臨到神的烈怒一不一樣啊?(不一樣。)神的烈怒臨到那要不悔改就是被毀滅呀,那就麻煩了!有管教,這是神的愛,『管教的是兒子』。有人說:『那我要是處處都順服神、實行真理,連管教都沒有,光有祝福,這多好啊!』這能不能達到啊?(達不到。)為什麼說達不到呢?因為人在沒有達到生命性情變化之前,悖逆神時而發生啊,己的摻雜特別多,己意特別強烈,順服是很少的,能聽信別人的時候是很少的,一般情況都得按照自己的意思,說話總是帶著『在我看……』『我認為如何如何……』『我覺得……』『我感覺應該怎麼怎麼地……』都是老『我』當頭。這種人因為『我』字當頭,己意太強,總讓人順服他,總讓人聽他的,總覺著自己是絕對正確,別人都是絕對錯誤,這樣的人該不該受點管教啊?(該。)我就是這麼過來的,沒少受管教。以前我跟你們一樣,己意太強,誰說話沒真理,誰說話總謬妄,我就看不起他,我說:『你那個話你還說啥呀?你那麼謬你還不知道啊?』『你那麼消極,你也沒啥積極表現,你說那話能在理嗎?那不可能啊!』我甚至還說:『像你這麼不通靈,啥真理都不明白,你還狂啥呀?』結果我就受管教了。受管教是好事啊,說明神的愛臨到了,是不是啊?(是。)人被成全的過程不光是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更多的是接受神的修理對付加管教。」(摘自《講道交通(十二)·關於神話〈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十七)》)讀後,楊真交通:「看了這段講道交通,我才認識到自己能為神撇棄花費盡點本分,不代表就對神有真實的順服,因著自己的狂妄性情還沒脫去,還能悖逆、抵擋神。以前我還認為自己是個順服神的人,現在才看到自己對神沒有一點順服,當姊妹修理對付我的時候,我還在心裡抵觸、講理,沒有一點尋求真理的心,後來琢磨許姊妹對付我的話才開始反省自己,想到每次意見不統一的時候,我總以『我的絕大多數都對』為資本,要求別人尋求,自己卻置身事外,從不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原則,頑固地把自己的意思當作真理來供奉。其實,我讓別人尋求的目的也是為讓其認同我的觀點,別人不聽從我的,我就找種種藉口理由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每次的爭執,我從來沒有否認過自己,也沒有尋求過真理,都是認定別人是錯誤的,每次都是『我』字當頭,把自己的觀點放在真理前面來要求別人聽我的,完全就是在要求別人順服我,我這不是站在神的地位上了嗎?我真是狂妄得失去理智了,對神哪有一點敬畏與順服?別說自己的觀點沒有神的話作根據,要求別人聽從是不對的,就是自己說的對、說的符合真理也不應該要求別人聽自己的呀!當我認識到這些的時候,我才從心裡真正接受了姊妹的修理對付,知道神就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的狂妄才一直顯明我,又藉著姊妹修理對付我的,也知道了為什麼這次神管教我這麼長時間,是因我觸犯了神的行政,神的話說:『人不得妄自稱大,不得自尊為高,當敬拜神,尊神為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神太聖潔,太公義了!我觸犯了神性情,就應遭受神的管教與對付。神沒有懲罰我就已經是神的憐憫和寬容了,我體嘗到神的怒氣裡沒有瑕疵,雖然管教我有一個多月,但都是為了讓我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都是為了拯救我,這是神的愛臨到了我。」

許姊妹交通說:「你能在神的審判刑罰中學到功課,這都是神的帶領啊!從你的經歷中我也認識到,我們要想達到順服神,就得接受從神來的審判與對付,不能順服神的修理對付,就沒法達到性情變化。神的話說:『順服神與順服神的作工本是一個意思,若只順服神卻不順服神作工的人就不能稱為順服的人,若不是真心順服而是外表阿諛奉承的人更不能稱為順服的人。真心順服的人都能在作工中有所得著,而且能達到認識神的性情,認識神的作工,這才是真心順服神的人。這樣的人都能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認識,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變化,這樣的人才是蒙稱許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才是性情有變化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從神的話中看到真正順服神的人,是對神的作工、神的性情有所認識的,能順服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從中尋求得著真理,達到性情變化的人。我們或許就認為自己能為神作工,盡本分有果效了就是對神有順服了,可當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臨到時,還能埋怨、講理不順服;有時臨到修理對付,外表沒吱聲,好像是順服了,但內心卻抵觸、反抗與神為敵。在神眼中這樣的人其實對神是外表的阿諛奉承,是敷衍,是欺騙,他並不認識神的作工,對神沒有真實的順服。神末世發表真理就是以審判刑罰的方式來潔淨拯救我們,如果咱們每次總是以拒絕、對抗的態度來對待神的作工,對神、對自己就不會有真實認識,那樣咱們也得不著真理,敗壞性情也就得不到變化了。」

「你說得一點沒錯,這次我是深有體會呀!看到自己信神多年,生命裡沒有順服的成分,一點真理實際也沒有,真是太貧窮可憐了。從現在開始,我要好好順服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追求認識神的公義性情,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蒙神拯救。」楊真深有感觸地說。

「通過今天的交通,我才發現自己經歷上的偏差,以往我也認為臨到修理對付只要我不辯解、不表白就是對神有順服了,現在才看到這都是外表的克制、守規條的順服,我根本沒在神這樣的作工中尋求得著真理,對神、對自己都沒有真實認識,又怎麼能順服神滿足神呢!以後再臨到神的修理對付,我知道該怎麼經歷了。」韓姊妹附和著,大家都點頭,也都認識到順服神的作工太重要了。

漸漸地,楊真和姊妹們又能和諧配搭盡本分了,工作果效慢慢也好了起來。不久,韓姊妹接到了工作調動的通知。這一分手,不知何時再見,臨別時,楊真把自己的心裡話都跟韓姊妹敞開了,她們互相交通,彼此勉勵,一起在神面前禱告立志,一定要好好盡本分還報神的愛。

接著,神又針對楊真的敗壞和缺少繼續擺設環境作審判拯救的工作。一次,教會又有新的要求,楊真組裡需負責新的工作項目。接到通知後,楊真就寫信給教會落實這項工作,大家也都積極投入到本分中。楊真沒有和姊妹們帶著負擔在新的原則要求上尋求神的心意及要達到的果效,而仍舊按部就班地按照之前項目工作的原則在做。很快,她們就上交了第一批作品,楊真為有這樣的工作果效而沾沾自喜,正當她勁頭十足地投入第二批的工作時,一場突發狀況臨到了她,令她感到措手不及。

這天,迎來冬天的第二場雪,屋外鵝毛般的大雪紛紛揚揚,漫天飛舞。楊真卻無暇觀賞,她正坐在電腦前「噼里啪啦」地敲打著鍵盤,她和組裡的姊妹急著要把手頭上的文稿趕出來。突然,房門被推開了,一頭短髮,穿著紅色的棉襖,幹練而又精神的葉姊妹站在房門口。楊真抬頭看到葉姊妹一臉嚴肅,好像有什麼心事,「今天大冷的天怎麼趕來了?」楊真琢磨著帶領的心思。這時,負責人蘇姊妹也急匆匆地走進房間,取下口罩、圍巾,蘇姊妹搓了搓凍得發紅的手,找個凳子坐了下來。

楊真的心「撲通撲通」地在加速跳著,她感覺氣氛不對,隱隱約約猜測到可能是自己盡的本分出了問題。

這時,帶領開門見山地說:「我看了你們上交的作品,有的地方有問題。」之後,就一一地把不合適的地方提了出來。果然被楊真猜中了。

「我們一直是這樣做的,之前也沒出什麼問題呀。」楊真一臉自是,眉頭緊皺,眼睛盯著電腦,心想:「雖然你是帶領,但你不是專職盡這項本分的,你也不一定懂。再說了,我們一直是這樣做的,上層文稿組也沒提出問題呀?」

「這些問題之前在別的組也出現過……咱們一起讀讀原則吧。」蘇姊妹接著說。

讀完原則,楊真恍然大悟:「嗯……我們做的是不合原則……我知道問題出在哪兒了,接下來我們扭轉。」楊真吞吞吐吐,自知理虧,臉發紅,尷尬地低下了頭。

「楊真,剛才給你提出工作中存在的問題你還不接受,你是不是太狂妄了,如果盡本分總狂妄自是,這可是很麻煩的事啊!」帶領直言不諱,一番話扎在了楊真的心上。

楊真的臉更加發燙,她咬著嘴唇低著頭,努力克制自己順服下來,但心裡還是很難受,不由自主地在心裡為自己辯解:「你們交通原則後,我不是已經接受順服了,而且也承認自己錯了嗎?再說,你剛開始只是說不合適,又沒交通原則,你讓我怎麼接受順服呢?況且我也沒有看過這份原則呀!如果你交通的符合真理原則,我不接受那是我狂妄,關鍵你開始也沒交通真理原則啊,總不能強迫我接受吧!」楊真低著頭,右手緊攥著筆,一直沉默著。帶領再交通什麼,她都沒有聽進去。

帶領走後,楊真的心久久平靜不下來了,她渾身無力地趴在桌子上,帶領的話一遍一遍地在她腦海中浮現,她越想心裡越難受。忽然,她睜開眼,意識到自己這樣總找理由藉口,不是不接受帶領的修理對付嗎?這也不是在順服神的作工呀!她覺得不能再把眼光盯在帶領身上了。她立馬站起身走到另一個房間,跪在地上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今天面對帶領的修理對付,我心裡又開始講理,不能接受順服了。我知道每天的人事物、環境都是你擺設的,有我該學的功課。神啊!求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真實順服下來,行在你的心意上。」禱告後,楊真想到一段神的話說:「不能絕對順服我的行為是背叛……心裡遠離我而笑臉相送的行為是背叛。這些行為都是你們一貫都能做得到的,而且是你們司空見慣的事情,你們都不以為然,但我卻不這樣認為,我不能把背叛我的事情當作兒戲,更不能視而不見。如今我在你們中間作工你們尚且如此,若到有一天你們無人關問的時候,那你們不都成了佔山為王的響馬了嗎?到那時你們闖下塌天大禍,殘局又由誰來收拾呢?若你們認為你們的某些背叛行為只是偶爾的一種作法,不是你們一貫的行為,不應這樣鄭重其事地提出來傷了你們的面子。你們若真的這樣認為,那就太不知趣了,越是這樣認為的人越是叛逆的標本典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一》)在神話語的揭示下,楊真認識到自己不能順服、接受從神來的修理對付,這種行為是對神的背叛。神的話說出了楊真心裡最深處的感受,她低頭反思:「帶領對付我,我不願意接受,不就是嫌帶領鄭重其事地說出來傷了我的面子嗎?難道帶領對付我狂妄對付錯了嗎?沒有錯。我要是真為本分著想,當別人在本分上提出不同建議的時候,我應該接受過來尋求,可我一點沒有尋求的意思,反而憑經驗作工,擺老資格,認為自己盡這個本分時間長,懂得多,帶領不是專職盡這方面本分的,她們不懂,我狂妄得不需帶領監督、指導工作,我這不是在走歪歪道,要搞獨立王國了嗎?我看不到自己的危險,神藉著這樣的對付讓我反省自己。而我臨到修理對付卻不接受,還把責任推給帶領,認為是她一開始沒交通原則,若先交通原則我就能順服了,言外之意自己還是一個順服神的人,不是那種狂妄得沒有理智的人。我對自己一點都不認識,明明錯了還在標榜、見證自己,真是太不知羞恥了!更可恨的是在事實顯明後,我還能睜著眼睛為自己講理詭辯,我真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了!想想若不是帶領發現問題來提點幫助,自己還不知要作出什麼惡來,這才是第一批作品,就出現了原則性的問題,要不及時扭轉,接下來整個範圍的工作不都要受影響、受虧損嗎?今天神藉帶領修理對付我不接受,若神不管不問,任憑我走下去,最後不就搞獨立王國,成為佔山為王的響馬了嗎?到那時可真的就闖下塌天大禍,被神懲罰了。」想到這裡,楊真鼻子一酸,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這才感受到,是神及時的審判刑罰制止了她作惡的腳步,神的拯救臨到了她。神的愛就像一個父親為使自己的兒子走正道,良苦用心地調教,話語雖嚴厲,心裡雖痛苦,仔細品味這般愛時,是那樣的溫暖有力。唉,自己為什麼總是不能順服神呢?楊真痛恨、懊悔自己對神的悖逆。

第二天吃過午飯,楊真站在陽台上眺望遠處皚皚白雪,不由得想,要是自己的敗壞性情,脫得像這雪一樣乾乾淨淨的那該有多好啊,那樣就不會抵擋神了。

「楊真,快點,聚會了。」許姊妹小聲喊道。

「哦,來了。」楊真邊應著,轉身回到房間。

唱完詩歌禱告後,楊真開口尋問道:「我有一個問題不明白,想提出來共同尋求尋求。」

「好啊!」大家高興地回應著。

「讀了這麼多神的話,道理上我也知道要順服神,但每次臨到修理對付的時候,我心裡總是好講理,不能在第一時間順服下來,我也恨自己,為什麼總是不能順服神呢?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你們知道這個問題的根源嗎?知道該怎麼解決嗎?」

「對這個問題我談一點個人的領受。我先讀一段神的話和講道交通。」許姊妹說著在電腦上點開神的話,讀道:「人的本性就是人自己的生命,是人賴以生存的一種原理,人是沒有辦法去改變的,就如背叛的本性,既然你能做出背叛你任何一個親人或朋友的事情,那就證明這個東西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是你與生俱來的一個天性,這個任何人也否認不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一》)講道交通中說:「人也想順服神,再說也沒有太大的試煉,也不需要付太大的代價,為什麼還不能順服神?到底什麼原因?在這些問題上你老得省察,所以進入順服神這個真理也不簡單,別把這個事看太簡單了,好像鴨子上架一猛勁兒就都能順服,那是不可能的。你們說順服神最大的難處在什麼地方?……就是有一個背叛神的本性在裡頭起的作用太大了,背叛神的本性那就是狂妄自大的本性。狂妄自大的本性老使你狂妄自大、自以為是,所以你就能任意妄為,就能凡事都憑己的意思、凡事體貼肉體,你什麼事總有理,總覺得自己對,總是認為自己這麼做對,所以就這麼做,你總按著撒但的哲學來處理一切的事,結果你就看不見順服神的真實意義在哪兒,你就看不見你如果順服神的心意、按著神的心意行到底意義在什麼地方,你總覺得自己按撒但的哲學做對,你總覺得按撒但的哲學去行合適、好、你喜歡,結果你就不能順服神。」(摘自《講道交通(一)·順服神的意義》)楊真揣摩著神的話和這段交通。

許姊妹繼續交通說:「咱們之所以一次次地不能從心裡順服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都是因為裡面有撒但背叛神的本性,這就是問題的根源。撒但從起初就背叛神,它想超乎神的權柄,被神打到半空,仍不思悔改,又在地上迷惑敗壞了神所造的人類,與神分庭抗禮,搞獨立王國。我們人類被撒但敗壞幾千年,我們的本性也已成了撒但的本性,裡面滿了撒但的各種毒素,什麼『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天是王大,我是王二』,『老子天下第一』,等等。受這些毒素支配,我們的所思所想、所說所做對神都是背叛。不經歷神的審判刑罰,這個背叛本性是沒法改變的。」

楊真點點頭,不禁回想自己在組裡盡本分的一貫表現,從心裡認同許姊妹的交通。

楊真揣摩了一會兒,說:「對照神的話與講道交通,看到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確實是背叛神的,就如:臨到修理對付我總是辯解、講理;與別人有意見分歧從不尋求真理,總以自己的意思為準,妄想讓別人聽從;別人的意見一旦跟我的不合,心裡就能論斷、遠離,就能搞對立;我在人群中總想高居人上,領導別人,也總想憑自己的能力來把工作作好,得到別人的高看;盡本分不尋求真理原則,總以自己的觀念、經驗為高,甚至打著為本分著想的旗號,滿足自己掌權的慾望。我有這些表現不都是受『唯我獨尊』『老子天下第一』『高居人上』的撒但毒素支配的嗎?憑著撒但的這些毒素活著怎麼能對神順服呢?只能是遠離神、抵擋神、背叛神,與神對立。到現在我才看清自己的本來面目,就是與神為敵的撒但的後裔,我的本性實質就是撒但的本性實質,沒有什麼區別。現在有這樣的機會經歷神的審判刑罰得著潔淨變化,這是神的憐憫與拯救。」

沈姊妹說:「我們再看看神對這類人的態度是什麼吧。我來讀一段神的話:『假如說你能為神作工,但是你卻不順服神,不能真正地愛神,這樣你不僅沒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還會被神定罪,因為你是沒有真理的人,你是不能順服神的人,你是悖逆神的人。你只是注重為神作工作,卻不注重實行真理,不注重認識自己,對造物的主並不了解也不認識,而且你對造物主不是順服也不是愛,你是一個天性悖逆神的人,所以說就這樣的人造物的主並不喜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通過讀神的話,我們對神的公義性情又增加了一些認識,對神喜歡什麼樣的人、厭憎什麼樣的人也有了一點了解。神喜歡的是在神的作工中,能注重認識自己、認識神的人,喜歡的是能實行真理順服神的人,是能真正愛神的人。神厭憎不追求真理只注重作工跑路的人,這樣的人在神眼中不是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到最後還會被神定罪、淘汰。就像保羅,他注重為主傳道,撇棄花費,作了不少工,受了不少苦,但他不遵行主的話,對神沒有順服與愛,對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沒有絲毫的認識,作工到最後依然狂妄自大,誰也不服,甚至瞎眼不認主耶穌是神,說自己活著就是基督,最後觸犯神的性情被打入地獄之中。從中看到,人如果不追求真理,不注重追求認識神,臨到事就不可能順服神,只能悖逆神、抵擋神,與神為敵,最終被神毀滅。」

沈姊妹的交通使楊真對神的性情有了更深的認識,同時對神的心意也更加明白了一些,她接過話題結合自己的經歷交通:「想想我剛信神時就認為自己為神有點花費,能把本分盡好就是對神有順服了,經歷神的審判刑罰後,雖然這方面的觀點有了一點轉變,但我沒有注重實行真理,導致臨到審判刑罰、修理對付的時候,我對神還是沒有順服。現在來看,我走的完全就是保羅所走的路,按我這樣走下去,最後也是被神懲罰、淘汰的對象。我現在總算看清楚了,如果對自己背叛神的本性沒有認識,不可能達到真實恨惡自己,更不可能追求性情變化達到順服神。」

「是啊,我們已經看見神所作的一切工作都是為了拯救人、成全人,我們還不能順服,這比不信神的人更悖逆,更抵擋真理,若始終不悔改,到神作工結束之際,只能遭到神的咒詛懲罰。我們是神造的,理應順服神、愛神、滿足神,這是神對我們的要求,起初神造了我們這個人類以後,就希望我們能順服神、敬拜神,按著神的要求在地上生存。只有順服神才能得著神的祝福,才能活在光明中,只有順服神才能蒙拯救,活出真正有意義的人生……」許姊妹交通著。

大家都激動地點頭,很快聚會時間就過去了。

晚上,楊真獨自在一個房間裡,打開窗戶透透氣,她閉上眼睛深深地呼吸著,米黃色的窗簾隨著涼風飄動著,屋裡沒有開燈,藉著外面路燈的光線,能清晰地看到房間裡的一切。楊真坐在床邊,此時她心裡痛苦、難受,如今方才看清自己的本來面目,她不禁反問自己:「這些年我到底在追求什麼呢?唉,我根本就不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信神到現在竟然是一個背叛神的人。這麼多年神花費了多少心血代價來拯救我呀!」一想到神的等待與期望,楊真就覺得沒臉活在神的面前,眼淚濕潤了她的眼睛,「是呀,神知道我的本性是抵擋神、背叛神的,因此,神在拯救我的同時還要忍受我對神的悖逆抵擋,甚至是背叛。即便這樣,神都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一直在供應扶持我,等待我回轉。神的愛是那樣的聖潔、無瑕疵,是那樣的浩瀚!」楊真沒法用語言形容神的愛,她的心受神愛感動,從心裡恨惡自己的野蠻、沒人性,恨惡自己的撒但本性,她立志在以後的時間裡,多實行真理順服神,讓神心得一點安慰。

「神啊!我以後該怎麼實行才能滿足你呢?……」楊真趴在床邊小聲地跟神說著心裡話。之後,她擦了擦眼淚站起身拿過電腦,她看到神的話說:「神對人類、對跟隨他的人的準確要求,那就是:神需要跟隨他的人對他有真心的相信、忠實的跟隨、絕對的順服、真實的認識與由衷的敬畏……當神對你有任何要求的時候,神試煉你的時候、審判你的時候、對付修理你的時候、管教擊打你的時候,你對神應該有絕對的順服。不要問理由,也不要講條件,更不要講原因,必須絕對地順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十》)「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滿足神,追求順服一切出於神的,刑罰、審判他能接受,熬煉、患難、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點怨言沒有,這些都不能改變他愛神的心,這不是愛神至極嗎?這不是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嗎?或是刑罰、審判,或是患難你都能達到順服至死,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達到的,這才是愛中的純潔的成分。人如果達到這個程度那就是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這最能滿足造物主的心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在神話語的諄諄告誡中,楊真對神的心意、要求有了更清楚的認識。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應該對神有絕對的順服,順服從神來的一切,無論是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還是管教責打,不管神作的合不合自己的觀念,自己理不理解,都要無條件地接受、順服,追求絕對地順服神這是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與本分。彼得就是一個絕對順服神的人,當他出於好心不願讓主耶穌釘十字架的時候,主耶穌對他斥責「撒但,退我後邊去吧!」(馬太福音16:23)彼得當時不明白神的心意,但他順服神的審判刑罰,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還有當神話語的試煉臨到彼得,說要把彼得交給撒但的時候,彼得說出「神即使拿我當玩物,我何嘗不是甘心樂意呢?」彼得依然能心甘情願地順服神、讚美神,彼得真正做到了對神順服至死,最後得到了神的成全。彼得這樣的活出令楊真心生羨慕,她知道自己還很敗壞,不能跟彼得相比,但她願意效法彼得,竭力往神的心意、要求上夠。

轉眼春天到了,路邊的野花開了,樹上、房頂上的小鳥在「嘰嘰喳喳」地叫著,不時地飛來飛去,牠們歌唱著春天的來到,給春天增添了一份活力。

楊真坐在電腦前高興地哼唱著詩歌,她神采奕奕,整個人精神煥發。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楊真的人生目標又向前邁近了一步,她立志要做一個絕對順服神的人,她也不斷地在神擺設的環境中操練實行真理順服神。

一段時間後,文字工作上又有新的要求,楊真和組裡姊妹趕緊按著最新的要求來盡本分。當工作有點起色得到負責人的認可時,楊真心裡很高興,她就想多鑽研一些業務,她想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別人認可自己的工作能力。因著存心不對,神的審判刑罰再次臨到了她。

一天晚上,負責楊真工作的蘭姊妹來到組裡,針對組裡每個組員所整理的文稿中存在的問題作了交通。

「這些文稿出現這麼多問題,轉走之前,你們都在一起看了嗎?」蘭姊妹嚴肅地問大家。

「這些文稿是我最後一個看的,是我沒認真看,應付糊弄了。」雖然有些文稿不是楊真整理的,但她覺得責任在於自己,自己應該主動承認。

蘭姊妹看了看楊真,接著說:「你當時是怎麼看的?為什麼這些原則性的問題沒有看出來,現在再看就看出來了呢?是不是有敗壞性情攔阻著,或是盡本分的存心不對?……」楊真靜靜地聽著蘭姊妹的交通與對付,在默默地反省著自己。

蘭姊妹繼續說:「衡量咱們盡本分是否合格,一是看咱們盡本分的存心是不是為了滿足神,走的路對不對;二是看咱們是否能按著神家的原則要求來盡本分。咱們走的路對,按原則盡本分才能得到神的祝福。接下來咱們要趕緊進入原則,這個月得解決這些問題。」

「好!」楊真點頭答應著。

第二天,楊真坐在電腦前一言不發,只顧埋頭作工作。

「楊真,你情形還好吧?」許姊妹坐到楊真身邊,關心地問。

2個姊妹在說話

「嗯,還好。說實話,這次盡本分違背了原則,這是神對我的審判刑罰,心裡雖然難受,但我知道神的心都是好的,是為拯救我。反省自己在業務上多鑽研,存心不是為了滿足神,而是為了顯露自己,想得到負責人的高看,是為自己的名譽地位作工。神真是鑒察人心肺腑,當我存心不對,神的審判刑罰就臨到了。憑著敗壞性情盡本分根本不會有效率,也不會有好的結果。做事的源頭錯了,存心是為了個人的利益,在神眼中這就是作惡。以後我得端正自己盡本分的態度,可得存著敬畏神的心來盡本分,神的公義性情真是不容人觸犯啊!」楊真感慨地說。

「楊真,跟你說句心裡話,之前你常流露狂妄不能聽取別人的意見,我也曾給你點過,但現在看到你變了!」沈姊妹笑著說。

「這一點,我也贊同,我也看到了你的變化。」許姊妹笑著點頭給予肯定。

楊真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她激動地說:「感謝神,我的狂妄性情能有這點變化,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我覺得自己的生命進入才剛開始,還需更多地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達到能在任何時候實行真理順服神,那才是真正的變化。我離神的要求還相差好遠哪!」

「對,我們還要繼續努力……」大家互相看看,傳遞著鼓勵的眼神。

相關內容

高大的我在磨煉中變得低調
神的審判潔淨變化了我的狂妄本性
基督徒日記——神愛帶我走出爭名奪利的痛苦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