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遭受酷刑折磨的日子裏

2020年11月05日

中國江蘇 陳輝

我父親是個軍人,受父親的感染和薰陶,在我心裏就認為軍人的使命就是報效祖國,為黨為人民無私奉獻,我就立志將來要成為一名軍人,然而後來發生的事却一點點地改變了我的追求方向。1983年,我聽到了主耶穌福音,被主耶穌的愛深深地感動,我信主後熱心特别大,積極守禮拜、禱告、唱詩贊美主,這樣的生活讓我覺得心裏特别踏實、平安。1999年,我接受了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通過讀神的話,與弟兄姊妹聚會交通,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知道了傳福音是我們每個人義不容辭的責任,就開始和弟兄姊妹一起傳福音。没想到,我却因此遭到共産黨的殘酷迫害……

在遭受酷刑折磨的日子裏

那是2002年8月,我和丈夫去西北給幾個宗派的同工傳全能神的國度福音。一天晚上,我正和兩個剛接受神作工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聽到咣噹一聲,大門猛地被踹開,一下子闖進來六七個警察,他們都拿着警棍,其中一個凶神惡煞地指着我惡狠狠地説:「把她銬起來!」還有兩個警察命令我們都站在墻邊不許動。之後,他們就跟土匪一樣在屋裏翻箱倒櫃,一會兒工夫就把整個家翻得一片狼藉。最後,一個警察從姊妹的包裏翻出了傳福音資料和一本神話語書,他瞪着眼衝着我破口大駡:「你找死呀,跑到這兒來傳福音!這東西是從哪兒來的?」我没吭聲。他氣急敗壞地説:「不説是吧?早晚撬開你的嘴!走!有你説的地方!」説着就把我連推帶拽押上了警車。這時,我才看見來的遠遠不止這六七個警察,路兩邊還站了許多持槍的特警。見到這陣勢,我心裏很害怕,不住地禱告神求神帶領我,加給我信心。這時,一段神的話清晰地出現在我的腦海裏,「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裏來滿足我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六篇》)對!神主宰萬有,擺布一切,神是我的依靠,我得禱告神、依靠神,有神與我同在,不管什麽樣的環境神都會帶領我勝過去。想到這些,我的心平静了下來。

晚上十點多,我被帶到了刑警隊。警察給我照相後把我帶到了審訊室,四五個彪形大漢站在屋裏,見我進來,他們眼裏帶着凶光,就像一群惡狼一樣把我圍在中間,好像要把我活吞了似的,我特别緊張,在心裏不住地禱告神。一開始,這幫警察没對我動手,只是命令我站了三四個小時,站得我腿脚又麻又痛,特别困乏。大約凌晨一兩點,刑警大隊長進來審我,他瞪着眼逼問我:「説!你是哪裏人?你來這裏跟誰接頭?你的上層帶領是誰?你們在哪兒聚會?你手下有多少人?」見我不説話,他氣急敗壞地一把揪住我的頭髮,對我一陣拳打脚踢,把我打趴在地上,又使勁往我身上亂踢,我被打得耳朵嗡嗡直響,什麽也聽不到了,腦袋像要裂開似的,撕心裂肺地疼,我忍不住大聲慘叫,没一會兒就躺在地上不能動了。那個隊長揪着我的頭髮把我拽起來,四五個惡警對我又是一陣拳打脚踢,打得我抱着頭滿地打滚。這些惡警下手特别狠,每一拳、每一脚都恨不得要我的命,邊打邊吼:「我叫你不説!快説,不説就打死你!」見我還是不説話,那個隊長又狠勁踢我的脚踝骨,每踢一脚就像釘子扎進我的骨頭裏一樣,讓我痛不欲生。隨後,他們對我又是一陣亂踢亂踹,我感覺渾身的骨頭都要被踢碎了,内臟劇烈震動,痛得我喘不過氣來,我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痛苦得流下了眼泪,心裏向神呼求:「神啊!求你保守我,我怕熬不過今晚了。神啊!求你加給我力量……」後來不知道又被折磨了多長時間,我只感到天旋地轉,渾身像散了架一樣劇烈地疼痛,感覺全身的神經都麻木了。這時一個惡警説:「看來還得再給你點顔色看看,我就不信你不説!」他拿出一個帶電的像錘子一樣的東西使勁砸我的腦門,每砸一下都像抽骨髓一樣,我渾身發麻,癱軟無力,身體也不停地抖。那些惡警看我痛苦的樣子,都得意地大笑起來。就在我特别痛苦的時候,我想起神的話:「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神的話給了我力量,我在心裏一遍遍地默念着。我决不能向撒但屈膝讓神失望,我得實行真理、站住見證滿足神,為了得着真理,不管受什麽苦我都願意,就算死了也值,也不枉稱為人!這夥惡警折磨了我一整夜,最後他們招數使盡,無奈地説:「看你就是個家庭婦女,也没什麽本事,你的神怎麽就給你那麽大的力量?」我在心裏一個勁兒地感謝神,是神話語的開啓、帶領使我超脱死亡的轄制,得勝撒但,我對神更有信心了。

第二天早上七點多,一個秃頭警察走到我跟前,把我扶起來坐到沙發上,給我整整衣服,拍打着我的肩膀,皮笑肉不笑地假裝關心説:「你看看,這是何苦呢?還是説了吧,説了就讓你回家了,何必在這裏受罪?家裏的孩子還等着你呢。看着你受這罪,你知道我多心疼嗎?」聽着他的鬼話,看着他那副卑鄙無耻的嘴臉,我恨得咬牙切齒,心想:「你這個魔鬼,净説這些好聽的鬼話來騙我,你休想讓我背叛神,休想從我嘴裏得到一點有關教會的情况!」那警察見我不為所動,就色迷迷地看着我,還用手摸我,我下意識地直往後躲閃,這個流氓却用手攬着我,使我動彈不得,另一隻手使勁抓我的胸,疼得我不由得大叫,我氣得渾身發抖,眼泪忍不住往下掉,兩眼怒視着他,看到我的眼神,他趕緊把手鬆開。藉着親身經歷,我真實看到了共産黨的邪惡、凶殘和反動,看到在它體制下的「人民警察」就是一夥卑鄙無耻、喪盡天良的流氓、畜生!因着我被折磨了一天一夜,又没吃没喝,我的身體已經嚴重虚脱,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下去,心裏不由得感到絶望。這時,我想起了教會詩歌:「大紅龍鎮壓抓捕 我跟隨神心更堅 看透大紅龍邪惡 哪能容下神 神已來在肉身 未跟隨神豈能心甘 我背叛撒但 鐵心跟從神 魔王掌權地 信神路艱難 撒但緊追捕 無安居之地 信神敬拜神 是天經地義 既選擇愛神 當忠心到底 魔王伎倆凶殘惡毒真是卑鄙 看清撒但嘴臉 我心更愛基督 我决不屈膝撒但 苟且偷生 受盡磨難苦 渡過黑暗夜 作得勝見證 羞辱撒但 來安慰神心」(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在黑暗壓迫中奮起》)這一句句鏗鏘有力的歌詞激勵着我,也讓我明白了:今天共産黨這麽殘酷迫害信神的人,實際上它仇恨的是神,它的險惡目的就是為攔阻我們信神、跟隨神,以此來攪擾破壞神的作工,斷送人蒙拯救的機會。現在是靈界争戰的關鍵時刻,我不能倒下成為撒但的笑料,撒但越殘害我,我越看清它的惡魔嘴臉,越要背叛它站在神一邊,相信神是得勝的,撒但是注定敗亡的,我不能灰心,我願依靠神為神作剛强響亮的見證。

傍晚,警察見從我身上始終得不到任何信息,便放弃了對我的審訊,把我押送到了看守所。當時,我已經被摧殘得没有了人樣,臉腫得很大,眼睛也睁不開,滿嘴都是泡。看守所的人看我被打得快要死了,怕擔責任,説什麽也不肯接收。通過一番交涉,晚上七點多,看守所的人才接收了我,把我架進了號房。

那天晚上,我吃了被抓以來的第一頓飯:一個又黑又硬的饅頭,嚼在嘴裏牙磣得難以下咽,還有一碗漂着蟲子的爛菜湯,碗底是一層泥土,就這樣的飯我也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接下來的日子裏,管教常常唆使犯人折磨我。有一次,號長一發令,她的手下就揪着我的頭髮把我的頭使勁往墻上撞,撞得我頭暈眼花,晚上她們還不讓我上床睡覺,讓我睡在便池旁邊冰冷的水泥地上。另外獄警還要我背監規,背不出來或者背錯了,他們就用牛皮帶抽打我。每天遭受這樣非人的折磨和羞辱,時間一長,我就有些軟弱,覺得與其這樣像猪狗一樣地活着,還不如死了好,當我想要一頭撞死的時候,神的話在我裏面引導、帶領我,「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裏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布,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强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神的話激勵着我,也温暖着我的心,思想着神的話,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想到我被惡警殘酷毒打的時候,是神的愛一直眷顧我,神用他的話語引導我,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在酷刑折磨中活了下來。現在我被犯人虐待、折磨得快要精神崩潰,就想一死了之,神的話再次開啓我,鼓勵我,我感受到神一直與我同在,要不我早被這些惡警折磨死了。神對我的愛太大了,我不能再這樣消極傷神的心,我要堅决站在神一邊,用忠心來還報神的愛。我的心態扭轉後,没想到神興起一個犯人為我打抱不平,跟號長厮打,最後號長妥協了,才讓我睡到床上。感謝神!没有神的保守,就我這虚弱的身體要是長期睡在潮濕冰冷的水泥地板上,不死也得半殘啊。就這樣,我在看守所裏渡過了煎熬的兩個月。在這期間,警察又先後提審了我兩次,對我軟硬兼施,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最後,他們實在無計可施,在審訊没有結果的情况下,法院强行給我扣上罪名判刑三年。

後來,我被送到女子第二監獄服刑,從到監獄的第一天,我就開始了超負荷的體力勞動。每天勞動十幾個小時,一天必須織一件毛衣,或者做三四十件衣服,或者包一萬雙筷子。白天高强度的勞動已經讓我嚴重體力不支了,晚上還要强迫我們學習共産黨的規章制度,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接受他們的精神摧殘。每次聽到獄警講的那些無神論的邪説謬論,我就噁心得直想吐。在這裏我没有睡過一個安穩覺,經常在半夜被獄警的哨聲驚醒,他們要不就是無緣無故地讓我們站在走廊裏,要不就是半夜有勞動任務,讓我們扛土豆、玉米、飼料,每袋都有一百多斤。冬天的夜裏寒風刺骨,我們踉踉蹌蹌,深一脚淺一脚地挪着步,有時直接被壓趴在地上,就這樣經常幹到半夜兩三點才拖着疲憊的身子回到監室,又累又冷,心裏特别氣憤,根本睡不着。一想到在這裏還要忍受漫長的三年,我更是絶望,渾身癱軟無力。在我最無助的時候神的話語再次激勵我,想到神的話説:「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麽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輕而易舉就想得福,不是嗎?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試煉,否則你們愛我的心不會加强,對我不會有真正的愛,哪怕是一點點的環境,人人都要過關,只不過是程度不同罷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一篇》)神的話語給了我極大的安慰,也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今天這樣的環境臨到我,對我是一個實際的考驗,神要看我在這個苦難環境裏對神有没有忠心與順服,有没有真實的愛。三年的刑期雖然很漫長,但有神話語的帶領,有神愛的陪伴,我并不孤單,我要依靠神忍受這一切痛苦,在逼迫患難中追求真理,站住見證滿足神,决不當狗熊。這樣想的時候,我心裏不再痛苦了。

在共産黨的監獄,黑暗邪惡的事太多了,但神的愛一直伴隨着我。一次,獄警讓我往五樓扛一大包筷子,當時是冬天,樓梯上都結了冰,我背着特别沉的一大包筷子走得很慢,獄警就在一邊催促,我怕完不成任務又要被暴打,一着急没走穩,從樓梯上滚下來把脚後跟的骨頭給摔裂了。我躺在地上,腿不能動了,鑽心地疼,疼得我直冒冷汗,獄警却説我是裝的,還命令我站起來繼續幹活,我根本站不起來,一起服刑的姊妹看見了,就把我背到衛生室,獄醫簡單地給我包扎了一下,給了幾片廉價藥就完事了。獄警怕我誤工逼着我帶傷繼續幹活,無論到哪兒幹活都是姊妹背着我,一有機會姊妹就給我交通神的話鼓勵我,我心裏特别受感動,我知道這都是神的愛。那段時間,不知有多少次我痛苦得幾乎爬不起來,甚至感覺連呼吸的力氣都快没有了,深夜,我躲在被子裏哭着向神禱告,是兩首詩歌一直在激勵我:「今天能够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擊打、熬煉,更能接受神的托付,這是神萬世以前預定好的,所以説你受刑罰的時候也别太苦惱。在你們身上作的工、所賜的福無人能奪去,加在你們身上的一切誰也奪不去,宗教裏的人不能和你們相比,雖然你們没有那麽多聖經知識,没有那些宗教道理,但因着神在你們身上的作工,你們得着的東西比歷代以來任何一個人都多,所以説這是你們最大的福氣。……(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不能辜負神心意》)「國度路上坎坷縱多此起彼又伏,死去活來倍受煎熬流泪知多少。若没有神的帶領保守誰能走到今,末世降生有幸跟隨基督是神主宰安排。神降卑成為人子忍受了天大屈辱,神受苦太多若不愛神怎配稱為人。……既踏上愛神路,跟隨神見證神永不後悔。雖有軟弱消極流泪我心仍愛神,忍受痛苦將愛給神不讓神心再憂傷。患難如同火煉金,為何不將心奉獻,天路坎坷縱有流泪谷,愛神愈深更無悔。……」(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愛神無悔歌》)想到在這個魔鬼監獄裏,是神的話語一次次開啓帶領我,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讓我在這個陰冷黑暗的人間地獄中體嘗到了神愛的呵護和温暖,我立定心志一定要好好活着來還報神的愛,苦再大也要走下去,只要有一口氣也要對神忠心。在三年的牢獄生活中,最令我感動的是姊妹給了我幾張手抄的神話,在這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魔鬼監獄裏,我還能看到神的話,心裏特别感謝神,也正是這些神的話激勵、帶領我渡過了那段艱難痛苦的日子。

2005年9月,我刑滿釋放。走出監獄大門,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從内心感謝神的愛,保守我活着走出了監獄。藉着親身經歷共産黨的抓捕、迫害,我看清了共産黨仇恨真理抵擋神的惡魔實質,從内心深處痛恨、咒詛、弃絶它,也真實認識到神的話語帶着超凡的力量,確實能作人生活的動力,憑神的話語活着能戰勝一切撒但勢力,再艱難的環境也能勝過去。感謝神!

下一篇: 試煉患難成全信心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分辨人豈可貌相

經歷了這件事,我明白了一些分辨方面的真理,知道該如何分辨人了,也看到了神的性情聖潔、公義不容人觸犯,更使我認識到沒有真理就看不透周圍的各種人事物。從今以後,無論什麼事臨到,我要在神的話裡多多尋求真理,根據神的話看事,即便神作的事我看不透,但我相信神所作的都是對的。

高大的我在磨煉中變得低調

神嚴厲的審判之語透射出神公義威嚴的性情,如兩刃利劍一樣扎在我的心上,讓我感到恐懼戰兢。神高抬我在教會盡本分,是為了讓我能追求真理,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蒙神拯救,這是神對我極大的高抬和恩待,可我不思還報神恩,不務正業,一個勁地追求名利地位,有點果效就忘記自己的身分是誰,還野心勃勃想擁有更高的地位,管理更多的人,當我得不到地位時,我就與神消極對抗,甚至無心作工,我不就是與神爭奪神選民的敵基督嗎?

不憑情感 坦然釋放

神的話和上面的交通正好針對她們的情形,夏晴知道了,情感不是人外表上維護一下肉體關係那麼簡單,它是一種敗壞性情,能轄制人、攔阻人實行真理。人憑情感活著就不能公正地對待所臨到的人、事、物,反而會為了維護肉體關係,違背真理原則,違背客觀事實搞欺騙,袒護對方,不能做誠實人達到滿足神的心意。

和諧配搭交響曲

要想活出人樣,和弟兄姊妹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得站在與人平等的地位上,體諒別人的軟弱和難處,用正常的語氣跟人溝通、交心,把對方不懂的、需要明白的一點點談清楚、說明白,實際地補足其缺少,使人得著幫助與造就;給別人指點缺少時要以弟兄姊妹能接受為標準,不強人所難,得給人一個適應、接受的過程,這是人該具備的理智。

發表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