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心靈的釋放

23

鄭 欣

2016年10月,我和丈夫在海外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之後,我就經常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分享對神話的經歷認識、唱詩讚美神,我覺得這樣的教會生活很快樂,很享受。轉眼幾個月過去了,弟兄姊妹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長進,尤其是王姊妹,她信神時間最短,可長進卻是最快的,無論是禱告,還是分享對神話的經歷認識都比我們實際,有亮光,而且姊妹的交通也是有層有次,弟兄姊妹都說她素質好、長進快。剛開始,我很羨慕姊妹,聚完會還常和弟兄姊妹說:「王姊妹不光禱告、交通有層次,領受也挺好,平時也注重在臨到的事上尋求神的心意。」「是啊,我聽她說的都是心裡話,講的也挺實際,讓人一聽就能明白。」但時間一長,我心裡就有些不是滋味了,心想:「怎麼大家都誇她不誇我呢?難道我就沒有一點長進?我交通的就不好嗎?」漸漸地,我對王姊妹就有一種不服氣的情緒,開始暗暗跟姊妹較勁:「你能交通神話,我也會交通,總有一天我要超過你。」甚至還在心裡盤算著:「我得把平時讀神話得到的認識和亮光,留到聚會時跟大家一起分享,讓大家看看我也會經歷神的作工,談出來的認識也很實際。」從那以後,我只要一有時間就讀神的話,並把對神話的領受認識一一記在筆記本上,到了聚會交通時,我提前把這些亮光在心裡仔細過濾一遍,看看怎麼交通也能像姊妹一樣條理清晰,層次分明。可不知為什麼,我越想在弟兄姊妹面前表現自己,就越是醜態百出,一到我交通時,我不是大腦放空,就是說話前言不搭後語,說不清自己想要表達的觀點,每次聚會都很尷尬。那幾天我被這事攪得心煩意亂,和姊妹也不像之前那麼親近了。漸漸地,我感覺聚會成了一種壓力,心靈不得釋放。直到有一天,我和丈夫聊天時,說出了自己的情形:「我最近看王姊妹在聚會中交通得比我好,我就覺得心裡很不舒服……」誰知我話還沒說完,丈夫就瞪大了眼睛,非常認真地說:「姊妹交通得好,對我們有造就,我們應該感謝神,你心裡不舒服,這不是嫉妒人嗎?」丈夫的話就像打了我一巴掌,我趕緊搖頭否認說:「不對不對,我不是這樣子的。」丈夫又說:「弟兄姊妹聽了王姊妹的交通都有收穫,你聽了卻不舒服,這不就是嫉妒姊妹比你強嗎?」丈夫的話再次刺痛了我的心,我心裡很難受,難道我真的那麼壞嗎?我覺得特別委屈,眼淚都快掉出來了,我對丈夫說:「你不要說了,讓我靜一靜,我自己想想吧!」後來,丈夫竟然把我的情形告訴了教會帶領劉姊妹,他想讓姊妹來幫助我。我埋怨丈夫怎麼沒經過我的同意就和姊妹說,這讓我以後怎麼見弟兄姊妹呢?弟兄姊妹如果知道我嫉妒王姊妹會不會看不起我?我越想越難受,可逃避現實也解決不了問題啊!「神啊!我該怎麼辦啊?……」

第二天在接孩子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反省自己這段時間的流露:弟兄姊妹平時都會把看神話得到的開啟、認識隨時和大家分享,而我卻把得來的亮光,留在聚會時才拿出來分享,想多談點大家不知道的內容好讓弟兄姊妹高看我。當我看到其他弟兄姊妹交通得比我好時,心裡就不舒服,總想超過他們。以前我還覺得自己大大咧咧,從不跟人斤斤計較,是個內心簡單的好人,但是現在我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還能嫉妒人,還能暗地裡和人較勁比試高低,我怎麼會是這樣的人呢?中午,我打電話給一個姊妹,我問她在聚會時聽到弟兄姐妹交通得好會不會嫉妒?姊妹說她不會,還說:「弟兄姊妹交通得好,能讓我得到造就和益處,我很享受,很開心呀!」聽她這一說,我心裡更難受了,才看到自己的嫉妒心真是太強了。我哭著向神禱告說:「神啊!我不想嫉妒人,可是每次聽到姊妹交通得好,就會控制不住地嫉妒姊妹,心裡整天被這些事攪擾、捆綁,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神啊!願你幫助我擺脫嫉妒心的捆綁……」

後來,教會帶領劉姊妹來看望我,並針對我的情形讀了兩段神的話:「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你們總怕別人出頭高過你們,總怕別人成才高過你們,這是不是嫉賢妒能?這是不是體貼神心意的表現?這是什麼性情?這就是惡毒!只考慮自己,只滿足自己的私慾,不考慮神家的利益,不考慮別人的本分,只考慮自己的利益。」(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還有一段講道交通:「所以嫉妒人的人是不是心胸狹窄啊?……心胸狹窄,嫉妒人有沒有好處?一點好處都沒有,小氣、狹窄、惡毒,讓人看笑話,他不配活著。心胸狹窄不好,這是肯定的。有的人說:『有時候我們勝不過去啊,一臨到比我們好的人,我們就嫉妒,就生氣,甚至一看見他,心裡就覺得沒法活了。臨到這個事怎麼辦哪?』禱告神咒詛自己,行不行?怎麼禱告?你說:『我就見不得人好,這是什麼人呢!這樣的人真不配活著,看見比我好的就嫉妒,這是什麼心哪!這也不是正常人性啊,願神管教我,修理我。』然後再禱告:『求神你拯救我脫離狹窄心胸,讓我的心胸能寬闊一點、度量大一點,活出個人樣來,免得羞辱你。』就這麼禱告。禱告一段時間或許你的心胸不知不覺就大一點了,再遇著比你強的,嫉妒心就沒那麼大了,就能容納了,就能正常相處了,慢慢就正常了。人性一正常,活得幸福,活得瀟灑;人心胸太狹窄,活得彆扭,活得痛苦,活得累啊。」(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三)》)聽了這些話我很扎心,我就是這種情形啊!姊妹交通有亮光,我不從中找到實行的路途,反而為了維護自己的虛榮臉面活在與姊妹攀比的情形裡,暗地裡與姊妹較勁,絞盡腦汁地想怎麼交通能超過姊妹,甚至還巴不得沒人說姊妹好,也沒人贊同她的交通才好;當我自己交通的不好,顯露不了還丟醜時,就心煩意亂、痛苦、難受,整天活在擔憂、顧慮裡,深怕別人小看自己。我的心胸這麼狹窄,光想著自己能出頭露臉,卻絲毫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這不就是嫉賢妒能嗎?哪有點正常人性啊!回想我沒信神時也是這樣,我與親戚、朋友、鄰居、同事相處時,處處都想讓別人說個好,有時同事當著我的面誇別人工作做得好時,我心裡就不舒服,為了讓別人能誇我好,我就會很賣力地把工作做好,再苦再累都甘心。現在我才知道原來這些表現正是撒但的敗壞性情。當我認識到這些時,劉姊妹又結合這段交通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就是要來到神的面前跟神禱告,把自己的難處和流露的敗壞向神敞開,讓神幫助我做一個心胸寬闊的人。之後,我便常常來到神面前,把自己的難處向神禱告,也有意識地多讀神審判揭示人敗壞性情方面的神話。當我從神話中得著開啟、亮光時,隨時跟弟兄姊妹分享,弟兄姊妹也都談各自的領受和認識,沒想到這樣實行使我收穫到的比自己讀神話還要多;聚會時,我也是明白多少就交通多少,注重靜下心來聽弟兄姊妹的交通,這樣實行才發現弟兄姊妹都能談一些實行神話的經歷見證,使我很得造就。這麼實行了一段時間後,我的嫉妒心不像之前那麼強烈了,但每次聚會時,看到弟兄姊妹對王姊妹的交通都很贊同,我還會身不由己地心生嫉妒,心裡總覺得和姊妹有距離,不能和姊妹正常相處。活在這樣的情形裡,我還不敢和弟兄姊妹敞開,擔心說了弟兄姊妹會小看我,因此,我幾次聚會都感覺心裡不得釋放,只好把自己的難處向神禱告:「神啊!我今天的情形又不對了,願你帶領我……」

順服神,自由釋放

一天晚上,劉姊妹給我打來電話,關切地問我最近是不是又有什麼難處了,我支支吾吾地說:「我敗壞太深了,是不是神不拯救我這樣的人呀?」因為怕姊妹小看我,就沒有再往下說。劉姊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自己黑暗那一面或者是敗壞那一面就不用跟別人說了行不行呢?』你不說,你不解剖自己,你永遠不會認識自己,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別人也不可能信任你,這是事實。你想讓別人對你有信任首先你得是一個誠實人,誠實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來,讓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實的那一面,不要偽裝,不要包著裹著……」(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讀完神的話,姊妹交通說:「敞開交通是心靈得釋放的一個途徑,有什麼難處總藏在心裡容易被撒但捉弄,生命還會受虧損,敞開亮相是在實行真理做誠實人,還能得到弟兄姊妹的幫助,使我們的難處也能早日得到解決,生命也長進了,心也得到釋放了,這不是好事嗎?」聽了姊妹的交通後,我便鼓起勇氣和姊妹說了自己的情形。沒想到姊妹聽後,不但沒有貶低、小瞧的意思,還耐心地和我分享了她的經歷,說她之前是怎麼嫉妒人,後來又是怎麼走出來的,聽完姊妹的交通,我很驚訝:「原來你也有這樣的敗壞流露啊!」劉姊妹針對我的情形又讀了一段神的話:「神拯救的人是有敗壞性情的,是經過撒但敗壞的,不是毫無瑕疵的,不是完美的人,也不是活在真空裡的人。所以說,有些人認為『我這一時又抵擋神了,那我不是完了嗎?不可拯救了,我自己都放棄自己了,神肯定也不要我了!』這態度怎麼樣?這是不是誤解神哪?這叫誤解神。你這麼消極不對勁,正好讓撒但鑽空子了,撒但得逞了。你不能放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最重要的是生命進入》)劉姊妹交通說:「我們都是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狂妄啊,詭詐啊,自私啊,嫉妒人啊,這些敗壞性情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根深蒂固,今天神來作審判刑罰的工作就是為了潔淨變化我們,我們得正確對待自己,不要活在消極誤解當中,只要我們願意追求真理,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對照神的話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並且能背叛肉體、實行真理,總有一天我們的生命性情就能變化,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聽姊妹這麼交通,我心裡釋放多了,也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不僅要正確對待自己的敗壞,注重認識自己、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還要實行做誠實人,向弟兄姊妹敞開這段時間我流露的敗壞,不給撒但作工的機會,這也是在實行真理羞辱撒但。

第二天,劉姊妹再次來到我家,我們一起看了一段神的話:「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爭,爭還不好意思,不爭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我出不了頭?為什麼總沒我?為什麼總讓他出面,為什麼總也輪不到我呢?』有點怨氣。有怨氣自己還克制著,克制還克制不了,就禱告,禱告完好了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這些情形裡面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你越捨,越放,心裡就越平安,心裡空間就越來越大,你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你越爭,越搶,你的情形就越來越黑暗,不信你試試。你要想扭轉這樣的情形,要想不被這樣的東西控制,你必須得先放,先捨。你越爭越黑暗,越爭嫉妒的心越大,恨的心越大,你就越想得;越想得越得不著,越得不著你越恨,越恨你裡面越黑暗,越黑暗你越盡不好本分;盡不好本分慢慢就不用你了,你就被淘汰了。這就是連帶的惡性循環。」(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讀完神的話後,姊妹又結合自己的經歷交通了人為啥總是嫉妒人的根源,我才認識到這都是因著自己的名譽地位心太重,性情太狂妄導致的。受這些敗壞性情的支配,我爭強好勝的心特別大,無論幹什麼總想高過別人,在社會上是這樣,在教會中也是這樣,就連聚會交通、禱告的時候,也會想著得比別人好,讓別人都誇我才行,一旦有人高過我了,我就不服,就嫉妒,就從心裡抵觸、排斥,實在比不過了,我就活在消極中不能正確對待自己,甚至還誤解神,認為自己不是神所拯救的對象,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又狂妄又脆弱,又自私又卑鄙,活得苦不堪言。從神的話中,我找到了實行的路途,我應該按照神的要求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背叛自己的肉體,多學習姊妹的長處,和姊妹互相取長補短,這才是神的心意,這樣才能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

接著姊妹又讀了段神的話:「功用不一樣,身體只有一個,各盡其職,坐在自己位上盡上全力,有一份熱發一份光,追求生命成熟,我就滿足了。」(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聽了姊妹交通神的話我明白了,神給每個人的素質、恩賜都不一樣,但是不管人有什麼樣的素質、恩賜,都是為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見證神、榮耀神。王姊妹素質好,領受真理快,這是神的命定,我應該正確對待,也應正確對待自己的優缺點,因為神給我們每個人的都是最好的。不管神命定我什麼樣的素質,我都應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擺對存心竭力追求真理,明白多少就交通多少,認識多少就實行多少,只要在神面前盡上我的所能,讓神心得安慰、得滿足才是最有意義的,也是我最應該追求的。於是,我便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以後願意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早日脫去狂妄自大、自私卑鄙的撒但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讓神滿意!

很快又到了聚會的日子,我想把這段時間是怎麼嫉妒王姊妹的,都流露了哪些敗壞跟姊妹敞開亮相,但一想到:姊妹知道我流露了這麼多的敗壞後,會怎麼看我呢,就有點不敢面對了,我便在心裡默默禱告神:「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勇氣,我願意放下臉面,和姊妹敞開交通,化解我們之間的隔閡。」禱告完我心裡平靜了許多,之後我把近段時間的情形和經歷全都說了出來,結果弟兄姊妹不僅沒有看不起我,反而因我實行做誠實人,都佩服我的勇氣。弟兄姊妹還說從我的經歷中認識到,按神的話實行才能脫離撒但的敗壞性情,得著釋放自由,也知道臨到這樣的事該怎麼經歷了。在後來的聚會中,我就認真聽姊妹的交通,並且發現了姊妹身上有很多長處,看到姊妹臨到事能注重來到神的面前尋求真理,在神話裡找實行的路途,這些都是需要我去學習的地方。這時候我才體會到,每次聚會能聽弟兄姊妹分享實行神話的經歷見證,這是我生命長進的好機會,神安排姊妹在我身邊,我有不明白的姊妹就交通出來了,正好能補足我的缺少,這是神的祝福啊!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心裡就徹底釋放了。

經歷了事實的顯明和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嫉妒人的敗壞性情有了些轉變,對神的公義性情也有了一點淺顯的認識,同時我也體會到了神的話的確能潔淨人、變化人、拯救人,神的話能作人的生命,能解決我們的一切難處和痛苦。我願意更多的實行經歷神的話,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被神潔淨,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蒙神稱許!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相關內容

58 嫉妒,心靈的頑疾
40 做誠實人有快樂
86 我才走上人生正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