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不平凡的一夜

37

山西省 月菊

春節馬上就要到了,家家戶戶都沉浸在迎接新年的歡樂氣氛中。可就在臘月二十八晚上十點左右,忙碌了一天的月菊剛剛躺下休息,就聽到兒媳的哭喊聲。

「媽!媽!快點!不好了!你快過來呀!古風喝農藥了!」月菊聽後一個激靈坐了起來,嚇得渾身打顫,差點沒暈過去。來不及多想,她急忙下床,踉踉蹌蹌地跑到兒子的房間,只見兒子口吐白沫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已經昏迷不醒。月菊跪在地上雙手用力搖晃著兒子,大聲哭喊著:「兒子啊,你醒醒呀!你這是怎麼啦,你醒醒呀……」任憑月菊怎麼喊叫,兒子都沒有一點反應。這時,月菊的丈夫聞訊趕來並急忙打電話叫來救護車,之後又叫上妹妹、兒媳匆忙趕往醫院,留下月菊照顧年幼的孫子、孫女。

夜晚的月亮

漆黑冰冷的夜晚,刺骨的寒風呼嘯不止,月菊淚眼模糊地望著疾馳而去的救護車,心一下子揪到了一起,她特別擔心,不知兒子還能不能醒過來。「奶奶,爸爸怎麼了?爸爸去哪兒了?」小孫子的問話使月菊心如刀絞。她趕緊擦乾淚水,回過頭看了看年幼的孫子、孫女,咬緊牙根,強打起精神對孩子說:「外面冷,咱們回家,爸爸一會兒就回來了。」說著就拉著兩個孩子進了屋。哄孩子睡下後,月菊癱軟地坐在床上,望著熟睡的孫子、孫女,想到生死未卜的兒子,月菊感到撕心裂肺的痛,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她怎麼也想不到兒子竟因著夫妻之間的矛盾就想不開做出這樣的傻事,她嘴裡不停地唸叨:「兒啊!你怎麼就這麼傻呢?你要是走了,媽可怎麼辦呀?兩個孩子以後該怎麼辦?」

月菊越想越害怕,恐懼像巨大的黑影一樣籠罩著她,她痛苦到了極點。就在月菊感到無助的時候,她突然想到神的話:「從今天開始,讓所有的人都開始認識我——創造萬物的,來到人間又被人棄絕、毀謗的,操縱安排一切一切的獨一真神,掌管國度的王,執掌全宇的神自己,更是操縱人的生死、掌握陰間鑰匙的神。」(摘自《第七十二篇說話》)神的話猶如一束光瞬間照亮了她的心,月菊猛然回過神兒來,心想:「是啊!神是我們生命的源頭,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人的生死也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是一個信神的人,怎麼把神忘了呢?」揣摩著神的話,月菊心裡感到一陣溫暖。她趕緊跪在床上,懇切地向神禱告:「神啊!我兒子今天喝了農藥,生死未卜,我心裡很著急,但我知道再著急也救不了他的命,你是掌管我們生死的獨一真神,我只願把兒子的命交在你的手中。神啊!我相信你是公義的,願你保守我的心,不管兒子是死是活,求神保守我不發怨言,能順服你的主宰安排。」禱告後,月菊揪著的心漸漸放鬆了一些,也不感覺那麼痛苦了,她靜靜地守著兩個孩子,等待電話那頭傳來兒子的消息。漫長而寂靜的夜,只有鐘錶「嗒嗒」的聲響伴隨著月菊,對於月菊來說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麼煎熬,她的心一刻也不敢離開神,只盼望著奇蹟下一刻能夠出現。

凌晨兩點鐘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月菊的心立時提到了嗓子眼兒,雙腿也開始打顫,她強撐著身體打開了門。見妹妹一個人站在門外,月菊迫不及待地問:「古風怎麼樣了?是不是搶救過來了?」月菊看到妹妹流著眼淚半天不說一句話,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心瞬間又揪了起來。「姐,醫生把古風的胃都洗了,可古風還是昏迷不醒,現在他手發青,嘴唇也明顯發紫,儀器顯示心跳已經停止,醫生說人已經不行了,讓我們把人接回來。現在親戚朋友都去了醫院,還拿了好多錢求醫生再想想辦法,可醫生說古風是喝了酒後又喝的農藥,酒加農藥那是劇毒,而且藥性擴散的速度非常快,他們已經盡力了,古風能不能活下來只能聽天由命了……」妹妹哽咽地訴說著在醫院發生的事。月菊一聽兒子快不行了,心像是被刀剜一樣,痛得無法呼吸。頃刻間,她覺得天旋地轉,妹妹一把抱住月菊,把她扶進屋裡,安慰道:「姐,你可得挺住啊!親戚們讓我回來接你和兩個孩子去見古風最後一面……」月菊渾身癱軟無力,喃喃自語:「有再多的錢能有什麼用啊!錢也買不回我兒子的命呀!」說著說著月菊淚如泉湧,哽咽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此時的月菊恨不得馬上飛到兒子的身邊見他最後一面,但她實在承受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更不願看到兒子面臨死亡,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的無奈場面。在兩難的抉擇中,月菊忍住心裡的悲痛選擇不去醫院,強忍著淚水把正在熟睡的兩個孩子叫醒送上了車。

妹妹帶著孩子走後,月菊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哀痛,痛哭流涕地向神禱告:「神啊!我身量太小,聽到兒子快不行的消息,心裡十分痛苦,我實在承受不了失去兒子的痛苦,願你保守我的心,不向你發怨言,求你幫助我渡過這個難關,使我有信心能勝過去。」禱告後,月菊想到神的話說:「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於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卻遠遠避開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強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覺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淵……」(摘自《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一篇說話》)神的話撫慰著月菊痛苦絕望的心,月菊清楚地知道,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什麼時候生,什麼時候死,都有神的命定與主宰,根本由不得人自己選擇,更是任何的人、事、物改變不了的。醫生決定不了兒子的生死,錢財也換不回兒子的命,兒子是生是死由神說了算。這時月菊又想到了約伯在臨到試煉時,家產被擄,兒女遭災,自己渾身長毒瘡,但約伯在萬般痛苦時,仍不埋怨神、否認神,而是來到神面前尋求神的心意,讚美神、稱頌神的名,說出了「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這話,她應該效法約伯,不管兒子還能不能活過來都要讚美神,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不能埋怨神。此時,月菊因著神話語的引導,心釋然了一些,也平靜了很多。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已經是早上五點鐘了,遠處時不時地傳來一陣陣鞭炮聲,人們都在歡歡喜喜地迎接新一年的到來,而月菊家卻被悲傷的氣氛籠罩著。此時的月菊好希望時間就此停止,永遠都不要天亮,因為天一亮,兒子就要「回家」了。這時,月菊忽然想到神的話說:「神創造了這個人世間,將人這個帶有神賜給生命的生命體帶到了人間,轉而人有了父母,有了親人,不再孤獨。從人看到這個物質的世界開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氣將一個個生命體支撐著『長大成人』。……來到這個世界中的人都要經歷生與死的過程,更多的人經歷了生死輪迴的過程,活著的人不久即將『死去』,而『死』了的人又即將回來,這些都是神為每一個生命體安排的生命歷程。」(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老年姊妹感谢神爱,正在读神话

神的話讓月菊心裡一震,是啊!人的生命來源於神,每個人的命運都與神的主宰命定息息相關,一個人的出生、成長、離世都在神手的擺佈之中有規律地進行著,都有神為其安排的生命歷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這樣的規律。月菊不禁想到她作為父母,在兒子的出生、成長中只是承擔著生產和撫養的責任,兒子一生該經歷什麼或什麼時候離世,神都有合適的安排,自己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理智就是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兒子是死是活,她都應該坦然地面對。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月菊的心慢慢地平靜了下來,雖然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對她來說仍是一種煎熬,但她不再害怕、無助了,她把兒子的生死都交託給神,她知道神此時就在她的身邊,陪伴著她度過這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就在這時,電話鈴響了,月菊趕緊接起電話,只聽到電話裡妹妹激動得語無倫次地說:「姐,姐,奇蹟出現了,太不可思議了!古風……古風又有呼吸了……古風又活過來了……」月菊放下電話,又驚訝又激動,淚水瞬間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她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是神讓兒子奇蹟般地活了過來!「噼噼啪啪」的鞭炮聲再次響起,此起彼伏,天終於亮了。這一夜對月菊來說是那麼的漫長,那麼的驚險,但月菊非常感謝神,在她最絕望、最痛苦的時候,是神一直默默守護在她的身邊,陪伴著她度過這難熬的一夜。月菊真的不敢想像,若沒有神話語的開啟引導、安慰扶持,這一夜她能否熬得過來,或許早就痛不欲生了,或許早就急瘋了……

經歷了兒子生與死的那一夜,月菊收穫了人生最寶貴的東西,真實地體會到神對人的愛實實在在!當她真心依靠神,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時,神的眷顧與憐憫就臨到了她,神一直在她的身邊守候,用話語引導、帶領她度過了人生最黑暗的時刻。月菊也明白了在面臨死亡的時候,沒有任何人能使她的心靈得到安慰,只有神才是她唯一的依靠,也只有神對她的愛值得她傾其一生來跟隨、還報。

如今,月菊的兒子已康復出院,一家人又恢復了以往和和美美的生活,每當月菊看見兒子燦爛的笑容,她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個不平凡的夜晚,同時也會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

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神!

相關內容

毒蛇咬傷 絕境逢生(有聲讀物)
生死攸關 誰是我的依靠(有聲讀物)
47 全能神是人唯一的生存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