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类书籍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7 神不忍心讓我墮落陰間

7 神不忍心讓我墮落陰間

——一個公安局治安處長被神話征服的過程

四川省 張軍

全能神說:「回顧挪亞造方舟的時代,人類敗壞至深,離開了神的祝福,沒有了神的看顧,失去了神的應許,活在了沒有神光的黑暗之中,進而人類都淫亂成性,墮落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這樣的人類不能再得到神的應許,不配見到神的面目,不配聽見神的聲音,因為他們丟棄了神,他們拋棄了神所賜給他們的一切,忘記了神對他們的教誨之言。他們的心離神越來越遠,隨之而來的是他們墮落得失去理智,失去了人性,他們越來越惡,進而走向死亡,落在了神的烈怒之中,落在了神的懲罰之中。只有挪亞敬拜神遠離惡,所以他聽到了神的聲音,聽到了神對他的囑託。他按照神話的囑託造了方舟,收留了各樣活物,這樣,一切都預備好之後神便開始了毀滅世界的工作。那次的毀滅世界只有挪亞一家八口倖免於難而生存了下來,因為挪亞敬拜耶和華而遠離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這段神話使我陷入深深的沉思當中……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我自小也受洗歸向了耶穌,那時我的心靈裡是嚮往光明、美善的。到了文化大革命時期,我的父親被送到深山老林去「勞改」,從那以後便沒了音訊,我的母親作為四類分子加上信耶穌被判為反革命!沒有一個學校願意收留我這個「反革命」的後代,一直到我20歲時我才找到一份工作。經歷了長期的被打壓和壓抑,我決心奮發圖強,後來,通過努力我由一名普通幹警坐上了市公安局治安處處長的位子。

當時我也曾為自己官位的提升而暗自慶幸,但我沒有想到的是,在這看似「好事」的背後卻是更多的令人觸目驚心的黑暗向我襲來,我被一雙無形的黑手拖向了罪惡的深淵。說實話,進入這個行業後我覺得自己跟土匪強盜沒什麼區別了,平時我們的工作不是為了抓捕壞人,維護社會穩定,而是為了搞錢。我們甚至暗地裡指使妓女去勾引人,隨後再去抓人,目的就是為了罰款撈錢,抓到人後,我們經常以欺、哄、騙等手段敲詐犯人的錢財,這些例子數不勝數,也是司空見慣的事了。夜總會、歌舞廳等色情場所每個月都要暗中送給我們幾千元不等的「保護費」,如果不給,就沒有他們的好日子過了,我們隨時都可以去「踩扁」他。這些色情場所的妓女都怕我們幾分,她們不僅主動投懷送抱,還白拿錢給我們花。我們局裡有一個未婚的警察,打著「談朋友」的幌子,騙財、騙色玩弄女性上百人之多。可以說,我身邊的幹警都和妓女有染,後來,我也深陷其中欲罷不能。

作為警察,我們搞錢的地方很多,隨便耍點手段都會搞到錢。比如一些建築單位要蓋房子,我們就暗中讓黑社會的人出面去把路堵了,修建單位自然就會來找警察,此時我們就假惺惺地出面「解決」,將那些「搗亂的」擺平,那些不知內情的企業、單位便對警察感恩戴德,因此每個月都心甘情願地給我們奉上好處費,但這些錢僅僅是「零頭」。我們對這些企業找茬兒的真正目的是想一分錢不出在企業裡參乾股,我們通常是先把這些企業負責人的底摸清,如果對方不同意,我們便採用招數:好色的,派妓女去勾引,然後去抓現場,以此相要挾;喜歡賭的,就抓住他罰款;啥都不買賬的,就讓黑社會把他們趕走,清出我們的地界。老百姓常說「警匪一家」,警察與黑社會是魚與水的關係,這些話都是準確的。一開始幹這些壞事時,我心裡總是惴惴不安,覺得自己搞的都是昧良心的錢,是不義之財,但每一次同事拉我去做,我都無力拒絕,時間久了這僅有的一點良心的感覺也沒有了,我陷在了這個黑洞裡無法自拔,只要能搞到錢就行。

我現在回想起搞拆遷的事更覺得痛心疾首,那全是坑矇拐騙,全是作惡。國土局、拆遷辦聯手欺負老百姓,目的就是為了整錢。比如,這一片區有多少房子,修建單位預估一個價後,便與政府勾結,如果能得到一百萬的拆遷款,那政府便會與公安配合,努力將拆遷費用降至最低,這樣他們賺的差額就越多。一般遇到這種事情政府為了維護它的形象是不會露面的,會讓我們公安出面,對於那些對拆遷款有異議的老百姓,有的就把他們抓到監獄裡強行拘留;有的把他們的房子強行拆除,一分錢不給;有的就給他定為違章建築,讓他一分錢拿不到;有的就直接用挖掘機強行推倒,把房子挖爛;有的給一點錢;有的光承諾不給錢……為了搞老百姓的錢我們玩盡了「欺、哄、騙」的手段。我記得一個在其他縣任職的公安局的朋友在酒桌上向我炫耀說,他們那邊拆遷時有一家人自己有三層樓,拆遷時只給他們賠兩層,硬說另一層是違章建築。強拆時,房主不幹,大鬧。警察就叫來黑社會的人,在眾目睽睽之下拿刀片把房主雙腳的腳筋割斷了,場面極其殘忍。當時有很多圍觀的群眾拿手機拍照,最後這些人的手機全部被公安繳了,其中有人為房主鳴不平,就被「請」去「談一下」,只要一到警局,那些人就被關起來了。還有一個地方拆遷時,房主不服,建築老闆與警察商量後,直接叫推土機當場把那房主軋死了,看到碾壓現場的很多農民憤怒了,把開推土機的司機抓下來打,警察就把現場的二三十個農民帶到公安局,進去後又打又關,對頑固的就給其注射針藥(一種刺激神經的藥),被打針藥的人就如同患腦震盪留下後遺症一樣,變得呆傻、恐懼,啥都不敢講了。面對我們這樣的國家執法機關,老百姓告到哪裡都告不贏,老百姓與政府、公安對抗簡直就是以卵擊石。實際上,很多徵地拆遷的手續根本不合法,都是強佔土地、強行拆遷,很多地方都是拿過去的政策欺哄百姓,目的就是多在老百姓身上榨油水。有的土地甚至是少批多佔,比如上面批了一百畝地建橋,地方政府用不合法手續多佔了兩百畝,這兩百畝就由政府、警察、黑社會瓜分了,各自賣給開發商,從中謀取暴利。據我所知,有一個派出所的所長僅在一塊地上就掙了上千萬!

做盡這些泯滅人性的壞事之後(雖然有些事我沒有親自去做,只是參與),我覺得我整個人都變得惡毒、冷酷、無情了,我的內心也越來越黑暗,不再嚮往光明與美善的事物。我的家庭也越來越糟糕,我妻子天天打麻將,一天少則幾千、多則上萬地輸或贏,天天都是深夜才回家,孩子沒人照管,家務事沒人料理,我的家庭生活亂七八糟。我們夫妻之間如同仇敵,經常吵架,打得昏天暗地,離婚都鬧了若干次,後來就「各管各」,她打牌,我就放蕩,我花錢如流水,夜夜笙歌,身邊不乏女人,我和妻子形同路人,這哪叫家呀?那時我覺得自己雖然每天都能搞到很多錢,卻覺得活得很痛苦,就像一個行屍走肉一樣,沒有思想,沒有靈魂,任憑撒但敗壞自己的肉體,活在了被詛咒的生活之中。

但是有一點我一直沒有忘記,我是信耶穌的,我知道神是不能觸犯的。大約十多年前,國家就發布重要文件,主要抓那些信神的,抓到後按「擾亂治安」定罪並拘留15天。抓進去後,主要是罰款、搞錢,必須要抓到有錢的才拘留,如果是沒錢的就不抓,不然他的生活費都沒人出!但是每到抓信神的人時,我就躲著不露面,因為我知道這是得罪神的事,一旦得罪了神那是要遭報應的,我也看到我的許多同行都是在抓捕、毒打信神的人之後遭到了上天的懲罰,有的死得很慘!

可是面對這樣的黑暗勢力,僅憑我一個人的力量是沒法扭轉乾坤的,我無力反抗,只能隨波逐流。為了減輕心靈裡的痛苦,我便常去教堂聚會,但我卻發現教堂裡的牧師已不再是虔誠的信徒了,都變成了貪官污吏:三自愛國委員會的主任把教堂的住房全部賣了,貪污了大部分錢財;政府宗教局局長李×勾結這一屆三自愛國委員會的主任汪××把信徒捐獻的錢拿去買車賺錢,後被人揭發開除;下一屆委員會主任郝××藉教堂買椅子沙發之機貪污,被揭露後開除;張牧師把教會的門面房做抵押貸了巨款,給自己買了車,給宗教局也買了一輛,還與一修女發生了關係,最後他被判刑三年,宗教局卻為他脫罪,欺騙教會信徒說:「張牧師去美國學習了三年!」我看到宗教界也是一樣的骯髒,這些假牧師一個個都遭到了神的懲罰!但這一樁樁黑暗的內幕讓我覺得厭煩,那時我才突然發現這個國家的各個階層都是一樣的黑暗。我覺得很沮喪、很失望,我找不到一絲的光明,便離開了教堂。

2001年,我老家的朋友來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當時我十分狂妄,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裡。那時,我因工作需要常調換地方,但每到一個地方都有人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但都被我回絕了(現在才知道那都是神的主宰安排),我一點都不相信神來了。一直到2005年,我母親的許多教友都接受了,那時我才有點知覺:「是不是神真的來了?」不久,我妻子也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妻子再次向我傳福音時,我才決定看看神話書,但我看不懂,可心裡就想一探究竟。在去聚會的幾個月中,我很痛苦,因為心裡總對神疑惑,所以聚會老打瞌睡,加上上班又累,我決定找理由逃跑,繼續去搞錢。

當我打算去重慶上班時,有個弟兄勸我:「你千萬不要離開神呀,你也不要去發那些不義之財,否則搞再多錢都會被挪去!」我根本不相信他的話,到了重慶沒幾天我就搞了三萬。一個同事告訴我有個人偷了一輛車要賣,只賣兩萬八,我們打算去抓,如果車很新就買來賺錢。我們一見車九成新,價值三十多萬,我就決定買了,我從剛搞的錢裡拿出兩萬八打到那偷車人指定的銀行卡上。等我打完款,賣車的人卻不認了,硬說是我搶他的車,還報了「110」,隨後我們一起到了派出所。賣車的人被打得死去活來,他就是不承認,說要找他的上司。他打電話後,來了八個光頭彪形大漢,帶了車的一切手續證明此車是出租車,我們無可奈何只好放人。事後我才感覺到我賺的不義之財是被神挪去了,我心裡有點震驚,這真的是真神呀!從此以後我休班時都要去聚會,但我沒有多少進入,還是願意飄蕩在這個充滿罪惡的世界上,心裡也沒有神的地位,但神從沒放棄對我的拯救。

秋天,我和一個同事去外地追案件款。信全能神後我雖然不追求,但一直潔身自好,因我知道犯淫亂是神最厭憎的,同事卻誘惑我去按摩,我經不住引誘去了。當時按摩完才下午兩點多,我們決定去旅館,我同事就叫了兩個學生妹,這時我的電話響了,我妻子打電話說:「你現在已經按摩了,你還打算去旅館,你做了錯事,神會懲罰你!」我一聽就被嚇住了,她怎麼知道的?一連串的疑問讓我心神不寧!我告訴同事我信了神了,神都看得到的,我不去了。他不相信,把電話搶過去,聽到的是我妻子對他的警告。他連連說:「你信的是真神,你們信的那個神太厲害了,我們用的那種監控器,只要脫了衣服,身上沒有附著物就不管用了,現在你我都脫掉衣服了,看來你們那個神的儀器比我們的先進多了。」後來我想打個電話,才發現接妻子來電之前,顯示我的電話給她撥通過,通話時間長達三個小時。也就是說,我們從按摩到進旅館期間三個多小時的事情,我妻子全知道。但我弄不明白的就是,我的手機不用時都是自動鎖機的,「難道是神把電話撥通的?」我心裡有些不安,與同事一合計,準備把兩個學生妹退掉,結果兩個學生妹死纏硬磨,就在這時,我的右胸口突然莫名其妙痛起來,我同事的額頭上方也痛得不得了,我們感覺好像有什麼不祥之兆,但我們卻沒能經受住引誘。兩個學生妹走後,同事又說:「出差還有幾天的時間,咱們再找兩個小妹陪著去,我不相信會出什麼事。」我也就稀裡糊塗隨從了,他很快又找了兩個小妹,下午六點左右,我們四人就出發了。在路上,他開車我就睡覺,我兩次都夢到車裡沒有方向盤、沒有剎車,結果同事開出兩三步就差點撞車,又開了一段時間差點墜崖,我心裡提心吊膽的,後來我就換下他,我來開車。在經過貴州山區一處急轉彎時(前面是懸崖),我就感覺和夢裡的情景是一模一樣的,沒有方向盤,沒有剎車,突然一束光照到我,我看見前面是懸崖,就使勁一扳方向盤,車撞到了山石上,由於撞擊過猛,我當場昏死過去。當我慢慢醒來時,看到交警正在鋸方向盤,原來方向盤已死死地抵住了我的右胸,他們無法將我拖出來。醒過來後,我感到右胸痛得鑽心,呼吸之間疼得心都要碎掉了。我一抬頭,看見我的同事被甩在車前幾米處的大石頭上,身體正對著我,額頭上橫著劃了一條長長的口子,他滿臉是血,將他的面部染得瘆人,好像死了。我轉頭又看到後座上的兩個小妹,她們一動不動,躺在血泊中,我想她們也死了,不然怎麼只在救我一個呢?當他們把我抬上擔架時,我又昏死了過去。當我再次醒來時,已是第二天的中午,妻子坐在旁邊,我就問其他三個人的情況,她說都沒死。這時我感動得哭了,我哭著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啊,都是你在拯救我,要不是你,我早死了!這是你對我的懲罰,更是你的愛,從今以後我再不去做這些事了!我知道我錯了!」後來我看到神話說:「因你們不會生活,也不知怎麼活著,你們活在這淫亂罪惡之地,屬於淫亂污穢之鬼,他不忍心讓你們再墮落下去,也不忍心看著你們這樣活在污穢之地,讓撒但任意踐踏,不忍心讓你們墜落陰間,只願意把這班人得著,把你們徹底拯救回來,這是征服工作作在你們身上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四)》)神的話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在這看似「壞事」的背後卻隱藏著神對我的拯救,我真實地體會到了神的愛,這事過後我對神定真了!

後來,我逐漸對神的公義性情有了一些認識:以前我也掙了不少錢,但都是些不義之財,真是多行不義必自斃,幹了壞事後我的精神始終處於一種緊張的狀態,不是家庭不順,就是臨到各種災禍,可以說是惶惶不可終日,我看到我身邊的同事也是這樣的,總是禍不單行。我看到神話說「惡人必被懲罰」,這才醒悟過來,神的性情是不容人觸犯的,人做了壞事必然要遭報應的!從那以後我決定喪良心的事再不去幹了,只掙點工資,夠用就行了。雖然錢少了,但我心裡平安、踏實。可我又產生了顧慮:以後不搞錢就要過窮日子了!但在經歷中我發現,一切都在神的主宰之中,只要人真心順服神,神就大大祝福人。我不幹壞事後,經濟上就緊張起來,一次,小孩正好需要交12000元的學費,我想找人借錢但實在開不了口,一時間把我愁壞了。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小區裡一個住戶就來我家敲門,我不認識她,她主動介紹說她老公認識我,她一直想賣房子卻沒人買,頭天晚上她做了個夢,夢中有人告訴她我能幫她賣掉房子,而且只有我才能賣得掉,所以她無論如何一定要我幫這個忙。我推不掉,就順便在樓下找了個中介把她的信息放過去,奇妙的是當時就有人來看房子,兩天時間房子就賣了,中介給了我一萬,鄰居給了兩千,正好解決了孩子的學費。這件事讓我看到了神的作為,的確是神幫我解決了燃眉之急。還有一次,也是有人來找我賣房子,房子的價格賣得不錯,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我就掙了幾萬。那時我才稍有醒悟,原來我只要按神的要求行,神就會給我開闢出路,一切都在神手的擺佈安排之中,我再不用去提心吊膽地賺取那些不義之財了。我還看到神帶給我們這個家庭很多的祝福:信神後妻子十多年的麻將癮竟奇蹟般地斷根了,她身上原來有嚴重的胃病、風濕病不知不覺也好了,整個人的精神面貌大變,容光煥發;我不再作惡了,精神上特別得釋放,夫妻之間和和美美,我才體嘗到那種從未有過的幸福感。

經歷了神的愛與拯救,享受到心靈裡的平安、踏實,內心深處越來越嚮往光明,我好像又找回了兒時對神的信靠與依賴,我再也不願做壞事了,反覆考慮後,我決定辭職,永遠地離開這個行業,但就在我立定心志的時候,領導卻說要提拔我,還向我許諾給我提高工資並配輛奧迪車。這些條件令我心動不已,我一晚上都沒睡著覺,我向神禱告:「神啊,這個工作我到底辭不辭啊,我喜歡奧迪車,我這一輩子都想要奧迪車!」這時妻子突然打來電話:「你怎麼還沒回來呢?」我向其說明原委,她說:「你還捨不得辭職,那你就要死到奧迪車上了!」我心裡明白妻子的突然來電是出於神的擺佈,於是,我下定決心辭職了。沒想到,一個月後,震驚世界的「5·12」汶川大地震發生了,震後第二天,我以前一個手下的妻子給我打電話:「你快點來汶川,我丈夫死了!」(他出去開會,正好開車路過汶川。)我趕過去後看見同事坐的奧迪車被巨大的山石壓扁了,車裡的人也被壓扁了,唯獨他妻子中途下車上廁所逃過了這一劫。他妻子問我:「你為什麼要辭職?我丈夫一直想搶你的位置,你對他那麼好,他卻總是想把你踩在腳下!」我告訴她:「我辭職是因為我信了全能神!」並給她講了我信神以來的種種經歷,她也接受了全能神!我回頭看著奧迪車中昔日的同事慘死的樣子,我當場失聲痛哭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啊,是你又一次把我從死亡的邊緣中救出來,若不是你拯救我,今天死在這輛奧迪車中的人就是我呀!」

這時我想起神的話:「回顧挪亞造方舟的時代,人類敗壞至深,離開了神的祝福,沒有了神的看顧,失去了神的應許,活在了沒有神光的黑暗之中,進而人類都淫亂成性,墮落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這樣的人類不能再得到神的應許,不配見到神的面目,不配聽見神的聲音,因為他們丟棄了神,他們拋棄了神所賜給他們的一切,忘記了神對他們的教誨之言。他們的心離神越來越遠,隨之而來的是他們墮落得失去理智,失去了人性,他們越來越惡,進而走向死亡,落在了神的烈怒之中,落在了神的懲罰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神的話令我心深受感動:神是在告訴我們,他要賞善罰惡,但又在呼喚人回到他面前享受他的保守看顧!回想自己從信神到墮落,榨取錢財、淫亂敗壞,都是因著心中不再敬拜神導致的,若不是神來拯救我,我的結局就跟挪亞時代背叛神的人是一樣的,再看看那些墮落的宗教牧師、慘死的同事都落在了神的烈怒與懲罰之中!但是當我向神回轉之後,我心中有了神的地位,當我努力按照神的話去行時,神不但拯救我脫離罪惡,在生活上祝福我,還挽救了我的生命!我這才知道神說「只有挪亞敬拜神遠離惡,所以他聽到了神的聲音,聽到了神對他的囑託。他按照神話的囑託造了方舟,收留了各樣活物,這樣,一切都預備好之後神便開始了毀滅世界的工作。那次的毀滅世界只有挪亞一家八口倖免於難而生存了下來,因為挪亞敬拜耶和華而遠離惡」這話的含義。神是要告訴我,挪亞是因著凡事按神的話行,敬拜神、遠離惡才蒙神祝福剩存下來的!今天的我們也要按神的話去行,不管人以前是什麼樣,有多麼敗壞,神一律不記念,只要接受真理後能按神的話去行,就能得到神的救恩!相信所有的同胞們通過神作在我身上的工作,就能體會到神真的是最大限度拯救人,他不願讓一個無辜的靈魂墜落陰間!

廣大的公安幹警,我的兄弟們,以上這些話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我知道有很多時候你們也有很多的難言之苦,也有很多的不情願,但你們千萬不要再受迷惑與全能神對抗了,因為褻瀆、抵擋神的罪今生來世都不得赦免!在這件事上要給自己留有餘地,否則就把自己逼上絕路了,因為人一旦做出觸犯神的事那是永遠都挽回不了的,就像河南的公安局長任長霞,她就是在瘋狂逼迫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後遭到橫禍的,她死時相當悲慘。人怎麼能與上天鬥呢!另外,我的親身經歷也能告訴你們,神真的不記念人的過犯,只要你能歸回到神的面前,你也會享受到幸福和平安的!但是現在恩門快要關上了,神的工作是不會等待哪一個人的,你們快來聽聽全能神的發聲,抓住這僅有的一次機會吧,相信你們一定會得到神的救恩的!回家吧,兄弟們!回來吧……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