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15 揭露大紅龍黑暗腐敗的內幕

山東省 老法

我是一名有著34年黨齡的法院工作人員,深受大紅龍的蒙蔽、苦害,一直違背著自己的良心,毫無尊嚴地受著它們的擺佈與操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也不敢做自己能做的,多年委曲求全地生活在它的黑暗統治下,找不到真正的光明與自由,這都是我一直崇拜、追隨的「黨」給我內心帶來的打擊與傷害。我於1976年入伍後,在部隊積極上進,勇當無名英雄,多次立功受獎,並於197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當時,我特別激動興奮,為自己能成為一名黨員而感到無比光榮與驕傲,從此更加對共產黨忠心耿耿、無怨無悔。政府無論調我幹什麼工作,我從來沒說過一個「不」字,我還在1979年年底參加過自衛還擊戰,攻打越南,因此被提升為排長。後來,在與越南征戰期間,我又立過三次三等功,一次二等功,但卻一直沒再提幹,因我並不懂得裡面的黑暗,後來有人指點迷津我才得知,光立功受獎不行,必須得送禮才能升級、提幹。於是,為了地位、名譽,我也學會了這一套,給領導送煙、送酒,終於在1986年被提升為副連長、連長。之後,我又多次立功受獎,並且也向領導送了幾次禮,但因我的勢力比不上別人,也就沒有再提升。1990年轉業後,我被安排到法院裡就職,但卻一直沒有具體職務,只是法院裡的一名「無業遊民」。因整個黨政體系內完全奉行「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的原則,誰不行這一套就別想有活路,憑著自己的真才實學謀求生路是行不通的,所以,我為了給自己找個生存之路,便託關係找人給安職辦和人事局送去15000元錢,這樣他們才給我安排了法官的職務,我才得以有資格接案作審判官。後來,我又花了3000元請客、送禮,便順利地當上了法院廳長。在共產黨這裡,實幹、才幹不是資本,只要有錢就可以買官做,因我長期生活在這樣的體系內,在不知不覺中受大紅龍毒素「當官不打送禮的,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的侵蝕、毒害,早已適應了在這個邪惡政黨中生存的規律,人也變得越來越狡詐,失去了人性與良知。

我當上廳長後,本想積極響應領導,好好幹工作,可是,我卻失敗了。2001年法院領導給了我一個案子,一個被告欠了原告500萬,而被告是法院領導的小舅子,經我們審批鑑定,被告的欠條很清楚,可因為被告和法院領導是親戚關係,法院領導不維持我們的判決,要求找鑑定機構鑑定,但鑑定結果依然顯示是被告所寫的欠條,雖然事實證據確鑿,但法院領導還是強令我們繼續找另外的鑑定機構鑑定,並一連鑑定了三次。很顯然,法院領導的目的是不推翻原判不死心,所以,做最後一次鑑定時,法院領導親自找了鑑定機構,後來的結果不說大家也都知道了,鑑定結果推翻了原判,證明被告所寫的欠條是假的,所以此款500萬沒有判給原告,法院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為此,原告不服,又多次上訪,但均無結果。後來,原告又多次去法院鬧事,謾罵共產黨:「法院為什麼不公正辦案?為什麼歪曲事實、顛倒黑白,明明是我的錢,你們不判給我,你們有權就說了算,你們吃老百姓的卻害老百姓……」本來想實行廉潔公正的我因為沒聽從法院領導的,斷了一個令他很不滿的案子,損害了他的親屬利益,所以我被撤銷了廳長職務,被安排到辦公室,後來又安排到執行局。在大紅龍這個政黨裡謀生,必須得會識時務,必須得聽權貴的,昧良心幹缺德事,你若不聽它的,與它講良心、講公正,它就有權治你,甚至整死你,因為這裡是權大於法,它就是法!它們玩弄權術是一流的。我身為一名共產黨員,本該是主持公正、維護老百姓合法權益的法官,但卻不能為老百姓做點實事,而是天天在作孽,我感到恥辱,感到自己在受惡魔的侵蝕、玩弄,更看到法院所宣揚的「廉潔公正、公正執法」八個大字全是蒙蔽罪惡的謊言與欺騙,是大紅龍愚弄百姓的伎倆!

「溜鬚拍馬」是大紅龍這個政黨每個官員的絕技,凡是在其中謀生的人不會這些就是「傻子」,是「怪物」,是它們茶餘飯後的笑料。我在法院幹了多年,直到現在只是個一貧如洗的小兵,而我們法院裡的一名普通臨時工,不足四年的時間就已被提升為××鎮的政工書記,從法院提走後就變成了局級幹部。他成功的祕訣就是會溜鬚拍馬。為博得領導的歡心,他不斷地請客、送禮,每天給領導找小姐,為領導安排家庭吃喝住行,花錢託關係給領導的子女安排到政府工作,將法院領導的妻子也調到政府工作。他在沒提升為局級幹部之前,先由臨時工提升為財務科科長,之後他請領導吃喝、送禮等所有花銷全是揮霍公款,結果將法院領導餵飽後,他也升官發財成了局級幹部,這真應驗了撒但邏輯:你給我利益,我就能為你做一切,不惜犧牲他人的利益。看到它們如此邪惡黑暗,狼狽為奸,官官相護,互相以權謀私,最後來個「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我深感這個世道真是太黑暗了!哪裡還容得下說實話、辦實事的人存在?我心裡很壓抑,但又無可奈何,為了生存只好這樣委屈地苟活在這個世界上。

大紅龍「知法不辦法」,專門吃人肉、喝人血,這早已成風、成習。有一次我接了一個案子,是一個信全能神的姊妹遭受丈夫的迫害、毒打,姊妹痛苦至極,無路可走,要起訴離婚,法院進入審判程序後,因姊妹沒有送禮,法官多次為難姊妹,最後判決不准離婚(按法律規定,一方若迫害另一方,沒有夫妻感情就應依法判決離婚)。老百姓都說:「大沿帽子兩頭翹,吃完原告吃被告。」一點不錯,法官們吃不著禮,它就不給你判離婚。當姊妹走出法庭後,法官們眼睜睜地看著姊妹的丈夫把姊妹硬拖進車裡拉走(後來我才得知,該姊妹回家後,又被丈夫一頓毒打)。當時,我看到此景非常氣憤,身為一名執法人員,卻不能為老百姓辦點實事,不能給老百姓自由,不能給他們公正地判決,那我這個法官不就是個昏官嗎?老百姓在這樣的貪官污吏身上能看到什麼希望?能得到什麼保護?不受它們這些執政機關的殘害、殺戮就是萬幸中的萬幸了。它們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口口聲聲喊著為人民服務,但做起事來卻是滅絕人性,實在可恨、可詛!

大紅龍邪惡淫亂,腐敗黑暗已無法控制,現如今,當官的包養情婦、吃喝於民這是最流行、最時興的。一個法院的廳長長期包養情婦,並利用辦案之機不知羞恥地脅迫原告做了它的情婦。一個27歲的姑娘因其老闆拖欠她8000元工資起訴到法院,廳長在接案、辦案期間向這個姑娘提出,要想辦案就得與它發生關係(廳長47歲,起訴人27歲),對方為了勝訴只好順從,後來又成了被其長期包養的情婦。之後,該廳長每遇到案子就要求原告、被告請他的情婦吃飯,簡直荒淫敗壞到一個地步。看到中國的公、檢、法、司辦案都是為了什麼?權、錢、色!哪有一個為老百姓辦實事的?中國執政黨精心培養、提拔的這些「精英」「愛國者」全是這副德行,天天花天酒地,個個貪贓枉法,吃人肉、喝人血,搞女人、玩權術、撈金錢,就這樣一夥貪官污吏、流氓歹徒,能把中國領導到哪裡去?中國還有什麼希望?豈不早已走到絕路上了嗎?老百姓依靠這樣的政黨還有什麼活路呢?現在不覺悟還等待何時呢?

我在這樣一個黑暗、墮落的行政體制裡,親歷了太多的冤假錯案,親眼目睹了太多鮮為人知的令人悲憤但又無奈的黑幕、醜聞,我心裡很淒涼、難過,對中國共產黨完全失去了希望,覺得中國真的要完了,沒有什麼發展了,中國的路已經走到了盡頭。偶爾的一次機會,我碰見了一個傳講末世全能神福音的人,他給我講造物主的聖潔、公義與偉大,告訴我造物主要拯救敗壞的人類,要拯救中國走向光明,要毀滅黑暗邪惡的舊世界……聽著這些我聞所未聞、令我感到稀奇又嚮往的信息,我激動不已,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福音。後來通過吃喝神話、聚會交通,我逐漸明白了真理,看到自己多年以來深受大紅龍的蒙蔽、洗腦,早已變得沒有人性,沒有良知,一心嚮往著金錢、地位、虛榮,不能主持公正,不能秉公執法,昧著良心欺壓老百姓,並且在它的誘導下心越來越黑,越來越冷,多虧全能神及時的拯救,使我找到了真正的公正、公義,看見了人生的光明正道,並知道了共產黨為什麼這麼腐敗黑暗,為什麼它笑貧不笑娼,為什麼在它統治下的社會流氓歹徒亨通、老實厚道人受欺受壓,原來它就是撒但惡魔的化身,是世界邪惡黑暗的總根源。全能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全能神的話更加讓我看到大紅龍的黑暗、反動,讓我看到造物主的確來拯救我們了,否則,誰能將世界黑暗墮落的根源揭示出來?誰能有這權柄、能力要將世界的一切黑暗勢力摧垮、滅絕?我暗立心志,一定好好跟隨神,堅決背叛大紅龍,絕不再受它奴役、敗壞,我不怕丟地位、金錢,不怕坐牢,只願跟隨神走人生正道,好好追求真理,爭取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滿足神。

親愛的同胞們,你們現在是否認清當前的局勢?是否也親眼目睹或體嘗到了大紅龍的苦害、摧殘?面對全能神的福音臨到,你是否已經作出了明智的選擇?還是仍在徘徊、猶豫?黑暗的舊世界馬上要不復存在,地上必成為由神掌權的聖潔國度,我們依靠、聽從大紅龍這個邪惡政黨只能被它斷送,與它一同被毀滅於地獄之中,願同胞們都能明辨是非,脫離大紅龍的邪惡統治,接受末世全能神的救恩,因為你不屬這個敗亡的罪惡滔天的惡魔政黨,全能神一直在等待你的歸來。「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