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19 紅權制度下的警察竟然是一幫無法無天的土匪惡棍

山東省 小兵

上學時,老師經常對我們說「警察是人民的公僕,維護社會治安、為老百姓保家護院」,再加上媒體的宣傳、標榜,我從小就把警察當成了伸張正義的「使者」,對它們特別崇拜,甚至把它們當成學習的榜樣,嚮往自己將來也能夠像警察一樣保家衛國、除暴安良。

後來,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雖然從神話中看到神揭示大紅龍罪惡滔天,並且聽弟兄姊妹也經常交通說大紅龍如何殘忍,如何用各種卑鄙手段刑訊逼供、殘酷迫害信神的人等,但因著我被大紅龍蒙蔽太深,加上沒有親身經歷,也沒有親眼所見,所以對大紅龍的邪惡實質並沒有真實的認識與恨惡,警察「伸張正義」的「高大形象」依然屹立在我的心中。由於我的悖逆,神擺設環境使我經歷了大紅龍的殘酷迫害、非人的折磨以及黑暗的牢獄生活,我才看清了大紅龍的醜惡嘴臉,對它有了真實的恨惡。

記得一天中午,我正在家準備睡午覺,突然兩名警察破門而入,它們以協助調查(因妻子反對我信神而起訴離婚並將我告到了公安局)為由,強行把我拉到車上押到了派出所。它們二話沒說,給我帶上手銬之後,又強行將我帶到縣巡警大隊,並把我關進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裡,警察將我身上的東西全部搜走後,便將我關進一個住有十多人的屋子裡。一進門,難聞的氣味撲鼻而來,潮濕的地板上鋪了薄薄的一層稻草,上面放了幾床髒亂不堪的被子,枕頭旁還放著一個大馬桶,潮濕的霉味加上馬桶的臭氣混合起來真是令人難以忍受,這哪是人住的地方!簡直連豬狗都不願意呆,而大紅龍卻用來關押人,這哪裡把人當人對待!此時,我聽到外面大紅龍的爪牙對裡面的人破口大罵,還隨意把人拉出去教訓一頓,有一個人因頂撞了它們幾句就被拉出去銬在牆上打得鼻青臉腫。外面不時傳來受刑之人的慘叫聲、哀號聲,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這時,我想起神說的「人都活在人間地獄裡」「魔王……侵吞人的屍骨」這些話,感到太現實了!因此我一刻也不敢離開神,感覺離開神隨時都有被魔鬼吞吃的危險。我在心裡不住地禱告神,神也與我同在,使我的心異常平靜,雖知道大紅龍不可能放過我,但我立定心志絕不能背叛神成為羞辱的記號。於是,我就強迫自己吃了點飯,喝了點水,準備好力量與魔鬼對抗。

果不其然,當天下午警察就把我帶到了傳訊室,先問了我的姓名、家庭住址及被抓的原因……對於它們的問話,我一一回答著,看到它們這樣「文明」地審問,我不禁覺得它們並不像我以往所聽說的那樣凶神惡煞。誰知我的這一想法剛出來,只聽「啪」地一聲,主審的警察因著對我的回答不滿意便拍著桌子破口大罵:「你胡說!你以為你幹的事我們不知道?你參與邪教組織,到處傳道,破壞法律實施,擾亂社會治安,蠱惑民心,傳播邪教,企圖與共產黨作對,快說!基督在哪裡?聖靈使用的人在哪裡?你的上司是誰?你又傳給誰了?都做了哪些惡事?」聽到它們給我編造的謠言與莫須有的罪名,我非常氣憤便極力反駁說:「你們搞錯了吧?我是奉公守法的公民,我有我的合法權益,你們不能這樣誣陷我,你們說話得有證據,不能冤枉人,否則你得負法律責任。」我的話音剛落,它們「咣、咣」扇了我兩個大嘴巴,並惱羞成怒地說:「老子就是法律,我說你參與了你就參與了,你嘴還挺硬!你不說也不要緊,等一會兒十八般刑具會讓你說的,你不說我撬也得把你的嘴撬開!嘿嘿……」說完便是一陣陰森可怕的獰笑,不禁令我毛骨悚然,我急忙說:「你們可以調查,我沒做什麼違法的事。」這更激怒了這夥惡魔,它們不由分說劈頭蓋臉對我就是一陣猛打,打得我暈頭轉向,兩眼直冒金星。面對它們蠻橫不講理、凶神惡煞的樣子,悖逆的我不禁存著僥倖心理:這幾個人太壞,可能不是真正的警察,真正的警察不應該是這樣的。想法剛落,又進來幾個人,其中一個問道:「審得怎麼樣?」它們罵罵咧咧地說:「這小子嘴還挺硬,王科長你來審吧!」我一聽這是個真警察,這下可有我說理的地方了。於是,就趕緊說:「王科長,我並沒有犯法,它們卻把我帶到這地方了……」沒等我說完,它便惡狠狠地說:「我是專門與信仰宗教的作對的,你信神得先問問我,我讓你信你才能信,不讓你信你就不能信,否則就是反黨、反國家!」接下來,它們對我又是一陣拳打腳踢,我的臉不知被打了多少巴掌,火辣辣的又麻又疼,身上被狠狠地踢了數腳,頭也被厚厚的文件夾打得「嗡嗡」作響,打我的人直到累了才罷手。這一陣猛擊徹底打醒了我,神用事實回擊了我的觀念,讓我徹底看清了大紅龍的真實面目,自己所崇拜的「伸張正義的使者」形象在我心中徹底消失了,它們哪裡是在伸張正義、維護老百姓的合法權益?分明是一夥抵擋神、逼迫神的流氓、惡魔!信神明明是天經地義、最正義的事業,在國際上也是合法的,但在大紅龍國家卻遭到如此殘酷的迫害與打擊,這不正顯明了大紅龍抵擋神、殘害神選民的惡魔實質嗎?此時,面對它們慘無人道的折磨、摧殘,我看清了大紅龍抵擋神、逼迫神、迷惑人、吞吃人的醜惡嘴臉,內心深處對它的仇恨油然而生,並且神話也在裡面激勵著我:「現在是時候了……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神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與信心。是啊,現在是時候了,我再也不能受大紅龍的蒙蔽了,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著,無論大紅龍怎樣殘酷折磨我,我也絕不做猶大。於是,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求你不要離開我,我不再對大紅龍抱有任何的希望與幻想,我願聽你的話,順服你的擺佈安排,更願你加給我信心、力量、聰明和智慧,我願靠著你與大紅龍周旋、決戰到底,即使死亡臨到我也絕不當猶大!」感謝神垂聽了我的呼求,禱告後我信心百倍,頭腦變得異常的清醒,對警察一舉一動的意圖好像都能看透,無論它們怎麼刑訊逼供,都沒有從我的嘴裡得到它們想要的任何信息。它們看這樣在我身上用刑已起不到作用了,氣急敗壞的三個警察又變本加厲地折磨我,它們用腳踩著我的腿,把我的手硬往後拉,給我銬上了背銬。頓時,我的胳膊猶如螞蟻在啃骨頭一樣酸痛難忍,接著,它們又用鞋底狠抽我的臉,猛踢我的軟肋……用盡各種卑鄙的手段來折磨我,妄圖讓我屈服於它們的淫威,但神始終與我同在,開啟、引導我,使我想起了神在恩典時代曾說過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唯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聖靈的開啟使我剛強壯膽,堅信我的肉體和靈魂都在神手中,大紅龍再怎麼折磨也滅不了我,它即使殺害了我的肉體,也殺不了我的靈魂。它們殘酷折磨了我兩個小時,這期間我一直與神親近,不敢離開神半步,靠著神加給的力量與大紅龍周旋,在神的帶領下,我始終沒向大紅龍屈服、低頭。最後,它們沒有從我身上審問出什麼,只好無可奈何地把我送回了牢房。看著它們狼狽不堪的樣子,真讓我感到可笑又可恨。回到監室,我的雙手已失去知覺,根本無法將門打開,只感到雙手的血管像要崩裂一樣,睡覺時只能把手舉過頭頂,才能緩解手上的血壓。我不知這樣的刑訊還有多少次,不知下次大紅龍還會用什麼手段來苦害我、折磨我,想到這些,我的精神幾乎要崩潰了,便趕緊向神禱告:「神啊,你知道我的軟弱,你更知道我還能撐多久,還能承受多大的痛苦,撒但在時刻攪擾我,讓我體貼肉體,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我願意背叛肉體與你配合,求你保守、帶領我,再次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我不願當猶大,不願做一個出賣神家利益的人讓你厭憎,如果我肉體承受不了,願你咒詛我讓我死,我也不願做猶大。」藉著禱告,我慢慢摸著了神的心意,在這樣的環境裡,神是讓我為他站住美好響亮的見證,並不是讓我死,我即使被大紅龍折磨死,也是我該死,絕不背叛神!之後我的心安靜了下來,等待著明天的刑訊。

次日,天還不亮我就再也沒有睡意了,聽到窗外每走過一個人,我都心驚膽戰,害怕昨天的遭遇會再次臨到我。此時,我迫切地禱告、呼求神,使自己的心安靜下來。隨後,我默默地唱起神話詩歌:「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神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神得勝之證據作神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強不動搖,因著所受之苦承受在神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神的榮光。」(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59 得勝大紅龍之歌》)頓時,一股浩然之氣在我心中油然而生,使我有了一種視死如歸的感覺。上午十點,昨天那三個警察又傳喚我了,它們把我帶到了另一間更黑的屋子。剛進門,一警察就一腳把我踢倒,讓我跪在地上,並大聲呵斥道:「你不說也不要緊,我們照樣可以定你的罪!你不說,你以為就能出去嗎?各種刑具會讓你說的,有老虎凳、電棍……都讓你嘗嘗,趕快說!說一個也行,只要我們能交差就行了。」面對它們的威脅恐嚇,我無動於衷。它們氣急敗壞,便拿著用開水浸過的毛巾摀我的嘴,立時我的嘴被燙得全是泡,隨即它們又拿一袋鹽沖了一碗水非讓我喝下去,我笑著說:「沒用的,我就愛吃鹹菜,一出汗渾身都是鹽粒子。」聽我這樣說,它們就沒硬給我灌,而是又強行給我帶上了背銬,這次我的胳膊比上次疼得更厲害了,我只好在心裡一個勁地呼求神,以後無論警察再問什麼,我也不再回答。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它們看我沒什麼反應,便把背銬使勁提起並加了兩塊磚頭,劇烈的疼痛差點使我昏死過去。痛苦之餘,我不禁想起神為拯救人類所受的痛苦:恩典時代,神為救贖人類寧可把自己交給撒但來換取全人類,今天神來在他親手造的人中間拯救人,人不但不歡迎、接待他,反而還棄絕他、毀謗他、逼迫他、追殺他,基督所受的苦是任何一個人所不能承受的,與基督相比,我受這點苦又算得了什麼呢?簡直不值一提!思念著神的愛,肉體的疼痛好像減輕了許多,不感覺那麼痛苦了。看著大紅龍的走狗們那無可奈何、頹廢沮喪的樣子,我心裡有一種勝利的喜悅,尤其是當聽到它們說我是鋼鐵硬漢時,我更是欣喜若狂,深深地感受到這都是神話的權柄、威力,是神親自開啟、帶領、保守了我,讓我再次在大紅龍的殘酷刑訊中存活下來,沒有出賣神家的利益。

第三天上午十一點,警方又把我交給了國保大隊預審科。在這裡,我看到它們更是一夥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惡魔。一上來,它們就讓我跪在地上,然後把一根鐵棍放在我的小腿上,叫兩個人上去踩,頓時,難忍的疼痛使我本能地重重往前趴在地上,想以身體其他部位的疼痛來緩解小腿的痛苦,誰知它們又用一把大椅子罩住我的胸部,並用力敲打我身體的各個部位想摧垮我。可神加給的力量無窮無盡,我咬緊牙關,靠著神沒在它們面前屈服。過後,它們又把我帶到一個賓館裡,更進一步地對我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扒光我的衣服,盡情地戲弄我,讓我蹲馬步,屁股下面點上蠟燭;一會兒又把我當成練拳擊的靶子,重拳猛擊,一拳將我打飛起來,立時我的心臟像離了位一樣;一會兒又用不透氣的方便袋套在我頭上,然後用毛刷或手抓我的腳心、腋窩,使我不停地猛笑,以此來折磨我……就這樣,它們一天一夜輪流值班,反覆摧殘我的精神與肉體。但在神的看顧保守下,我還是硬撐了過來。

一連幾天的刑訊,它們在我身上並沒有得到任何的線索與證據,最後強行抓著我的手按了手印,並把我投進了監獄看守所。在看守所關押的45天時間裡,每天只給四個小饅頭、一點稀飯,根本吃不飽。看到早來的其他犯人,有的餓得竟用水浸泡手紙充飢,那個情景慘不忍睹!在這裡,我也飽嘗了飢餓的痛苦滋味,但神一直與我同在,以他生命的話語來鼓勵我、引導我,「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說的一切話」,使我在飢餓難忍的時候有了力量、信心,在不斷揣摩神話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就忘掉了飢餓、痛苦。

儘管大紅龍沒有從我身上得到任何證據,但最終還是以「傳道幾十里,擾亂社會治安,破壞法律實施」為罪名判了我兩年的勞教,將我送進了勞教所。在這裡,這些喪心病狂的傢伙把勞教人員當奴隸一樣對待,不管冬夏都是把饅頭做熟後放上幾天才給人吃,讓人都得在它們的鞭笞下勞動,超強的勞動使人的肉體難以支撐,無論付出多麼大強度的勞動,犯人都得不到任何的報酬,全被大紅龍霸佔、侵吞,它們瘋狂地剝削勞動力、壓榨人的血汗,卻還編造謊言來蒙蔽人,說是用來交犯人的伙食費了。在沒有外出勞動的日子,它們就讓人在屋裡粘眼睫毛,一天規定粘多少個,若是粘不好或粘不夠就強迫人加班加點。由於這個活特別細,人幹起來只有離眼睛十公分的距離才能看清,在裡面時間長的人都說它們盡整人、害人,只要人進來非把眼睛整壞不可。兩年的刑期很漫長,雖然我的雙臂經常累得酸麻疼痛,雙眼經常乾澀、流淚,但是神的話「信神認識神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人是神造的,本是應該敬拜神的」一直激勵著我、保守著我,使我度過了不尋常的兩年。

經過兩年黑暗的牢獄生活,我親眼目睹了大紅龍的醜惡嘴臉,親身經受了它殘酷的迫害與非人的折磨,我才對神的話有了點實際的體會與認識。難怪神說:「悠久的『民族傳統』『精神風貌』過早地給人純潔而又幼小的心靈籠上一層陰影,毫無一點『人性』地打擊著人的靈魂,似乎是鐵面無私,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它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九)》)「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神要藉著一部分邪靈的作工來成全一部分人,讓這些人來徹底識透惡魔的行為,讓所有的人都真正認識其『祖先』,這樣人才能與其徹底決裂,不僅讓其棄絕其子孫,更要讓其棄絕其祖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一篇說話的揭示》)大紅龍殘酷迫害神選民的事實讓我看到神的話句句都是真理、是實情,大紅龍實在太黑暗邪惡,太陰險殘忍,它們外表道貌岸然,平時滿口的仁義道德,裝出一副善良仁慈的人民好公僕的形象,但實際上它們卻是披著羊皮騙取人信任後再將人吞吃的野狼,是大紅龍培養出來的一群衣冠禽獸,它們純粹是一群惡魔、邪靈,是一夥流氓集團,更是神的冤家對頭!它們的種種惡行哪裡是在伸張正義?哪裡是在維護社會治安?人在大紅龍的統治之下哪有人權自由、合法權益?都是騙人的鬼話!可憐我從小經受了大紅龍的「教育」「培養」,深受它的迷惑、蒙蔽,以至於把它當成養育自己的父母,把它的爪牙——警察當成維護社會治安、伸張正義的「使者」,甚至還希望自己能夠像警察一樣保家衛國報效魔王的「養育之恩」,看到自己受著大紅龍的敗壞苦害、殘酷的剝削壓迫還渾然不知,還為它歌功頌德,而對神的話卻持懷疑態度,我真是太愚昧瞎眼、無知可憐了!今天多虧神拯救了我,讓我看清了撒但魔鬼的真實面目與它抵擋神的罪惡實質,親身體嘗到了神話的威力與權柄,看到大紅龍永遠是神手下的敗將,同時對神的全能及神利用大紅龍作襯托物的意義也有了些認識。若不是藉著眼見的事實,愚昧無知的我真不容易識破撒但的詭計,不容易認識神話、進入真理,更不容易認識神在我身上所作的拯救工作。是神的話、神的作工一直激勵、鞭策著我,使我從夢中甦醒過來,是神的審判刑罰、責打管教使我徹底看清了大紅龍的醜惡面目而不再受它的迷惑、蒙蔽與奴役。今後我要徹底背叛大紅龍、棄絕大紅龍,以實際活出來還報神的愛,把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