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1 患難中看見神的手

貴州省 李浩

全能神說:「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人怎麼能自己掌握自己呢?」神的話告訴我,人的命運在神的手中掌握,由神安排,但是從小老師就告訴我「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只要靠自己的雙手努力就能改變一切。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思想,一種是來自造物主的真理,一種是來自撒但的毒素,當然也會給人帶來兩種不同的命運。對於生長在這個「無神論」國家的我來說,自然是撒但的謬論先入為主,當「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這個毒素主導我的生活時,我發現我的人生變得曲折、艱難、多舛……

當年幼的我聽到古人的詩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和學校裡如雷貫耳的「愛國主義」教育時,在我幼小的心靈裡便逐漸形成了一種思想,立志長大後成為一個憂國憂民的文學家、思想家,不但要改變自己的人生,還要改變國家的命運。1986年,我考入四川成都一所大學的哲學系,從此「唯物論」又為我的人生觀包上了一層堅實的外殼。為了我的理想,我剛讀大學時就創辦了「小溪」文學社,主要刊登一些嚮往自由民主的文章,同時也揭露一點社會的黑暗,那時我們的油印刊物《小溪》已在周遭小有名氣,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不久,公安局就來人把我們的油印機收走了,還追查我們,讓我們每月給公安局交一份思想彙報,當時我實在搞不明白,他們為什麼為了一張小小的報刊大動肝火!我很無奈,也很不解,不得已,便抱著油印機東躲西藏地轉入「地下」工作。轉眼到了1989年3月,在我們學生組織中間隱隱約約聽到上海、杭州等一線城市開始有學生舉行示威遊行,好像是針對中國政府的路線方針問題,但很快就被鎮壓了。而真正引發全國性大規模學生運動的導火索是當時國家總書記胡耀邦的死,原因是胡耀邦和趙紫陽想走民主法治的路線,但鄧小平不同意,不久胡耀邦便暴病突然死亡。4月份,北京的大學生開始遊行,要求中央政府公布胡耀邦的死因,並倡議國家走民主、法治的路線;還針對鄧樸方等中央高層的子女(簡稱「太子黨」)利用改革開放之機揮霍國家資金做生意的問題提出「反官倒」;後來又有學生開始揭露中央高層的腐敗問題。4月下旬,趙紫陽從人民大會堂走出來接見學生代表,他的態度是傾向於學生走民主、法制這條路,但隨後趙紫陽就被堅決搞獨裁統治的中央高層打倒,被祕密撤職並終生軟禁。5月19日,李鵬顛倒黑白發表講話公開定性此次學生運動為「暴亂」,之後中央電視台開始發布學生鬧事、打砸搶的假新聞,引導輿論導向;誰若站在學生一邊就是打倒的對象,像中央電視台的播音員杜憲被停職,音樂人侯德健、歌手程琳被驅逐出境……

當時我看到北京大學生的舉動便熱血沸騰,覺得國家有難,匹夫有責,憑藉我們年輕的力量改變這個民族命運的時刻到了。於是,我們七名學生自發成立學生自治會指揮四川的學生遊行,以此來聲援北京,當時我負責寫宣傳稿和集會演講。與此同時,四川內的大學生也源源不斷地往成都匯集,大約聚集了幾十萬人。5月19日之前,成都人民南路每天聚集10萬人左右,市民自發給靜坐的學生送飯送水;有的生意人每天蹬著三輪車把煮好的成桶的飯菜定時送來;附近那些開餐館的,只要見是學生,就免費招待我們;有的市民還主動接待外地來的學生到自己家裡住宿。雖然是場學生運動,但卻是民心所向,幾十年來被共產黨整治、打壓、奴役的中國人在那一刻站起來了!整個5月在天府廣場那一帶就沒有交警執勤了,但秩序井然,都是市民自治。當時在廣場靜坐示威的有市民、工人、學生,各種社會團體都有,每個團體都圍坐在一起打出自己的標語。其中有一群人打出這樣一條橫幅:「我們是小偷,我們也愛國。」這時我回想起自從這次運動開始,天府廣場周圍幾條街停放的長達幾公里的自行車從沒有丟失過,原來小偷都來聲援了。由於遊行的人太多,交通堵塞,車輛根本無法通行,許多聰明的外國記者為了防止便衣搶他們的錄像機就穿上旱冰鞋快速地穿梭在人群中採集信息。一天下午我看見一位外國記者被一群便衣圍住,便衣們強行奪走其錄像帶並給撕爛,那是我第一次目睹大紅龍對外封鎖消息的手段。儘管如此,每天仍能見到一些穿著旱冰鞋的外國記者勇敢地在人群中穿行。5月19日之後,有許多身分不明的人在遊行隊伍裡開始起鬨,隨後出現了燒、殺、搶,學生和市民很快意識到是政府組織了人混進來有意搗亂,準備栽贓陷害學生運動。當時學生自治會想過很多辦法試圖制止,但都無濟於事。隨後,學生運動被新聞宣傳為引發社會動盪的「暴亂」。

6月3日晚上十點後,通往天府廣場的各個要道被大批全副武裝的武警封鎖(實際是部隊穿著武警的衣服),當晚在天府廣場靜坐的學生大約有數千人。6月4日零點,清剿行動正式開始,我看見很多裝甲車向我們開來,它們直接衝向學生指揮部抓人,然後用威力巨大的震爆彈(此彈釋放時聲音很大,有衝擊波,能讓人瞬間喪失聽力)、催淚瓦斯射向學生,我當時無法睜眼、無法呼吸,學生們就用瓶子、雞蛋、石塊還擊,當兵的用鐵棍毆打、用刺刀刺殺、用自動步槍掃射學生,被打死的,馬上就有人來收屍、沖洗地面,惡魔們用高分貝的警報聲假裝勸離學生,實際是一種狡猾的掩蓋法,那一夜,槍聲、呼喊聲、慘叫聲不斷!6月4日下午,成都各大醫院住滿了傷員。我僥倖逃脫後,決定到醫院看看到底有多少同學受傷,但是,醫院門口被重兵把守,任何人不得入內。後來我得知醫院內部的人全部被要求寫保證書,承諾什麼也沒看見,不然就會丟掉工作還要被關起來。這次的血洗天府廣場被大紅龍封鎖得很嚴,連許多成都市民都不知道。從此,我們七個學生自治會的成員便失去了聯繫直至今日。當時我們不知道6月4日是全國統一行動,半年後已逃亡國外的北京學生運動組織者柴玲託人輾轉給我捎來當時天安門慘案的實景照片,我看到的是坦克碾壓過後被壓成了肉泥的學生和很多的學生屍體堆積在天安門廣場的慘景,我才知道了事實真相。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成都天府廣場的血腥鎮壓和天安門是一樣的慘烈!

6月7日後事件逐漸平息。但是,政府對我們學生的追捕、暗殺、清理卻持續了幾年。當學生在廣場靜坐時,中共早就派人在附近的高層建築上將所有人的頭像拍下來,之後警察把大量的學生照片發到社區,組織街道的人辨認是誰家的孩子,並威脅說若瞞報或隱藏就有坐監的危險。由於學潮期間我常宣傳、演講,已是被通緝的對象,當時有位正直的成都大哥將我保護起來隱藏了4個月,之後將我轉送到北方,現在我才知道那都是出於神的保守看顧。在我認識的人當中,很多人失蹤,家人、朋友至今都沒有他們的音訊,無數的人被關押,有的被判無期徒刑,還有的流亡到海外,有家難歸……中共要排除異己那真是要斬草除根啊!那一代大學生凡參與了學潮的,都通過學校過濾載入個人檔案,畢業後都被分配到邊遠落後的地區,而且檔案裡都有「異議人士,終身不得重用」的字樣,使其一生不得翻身。我認識的武漢工學院一個高才生被分到秦嶺山區一個小郵政所,在前台卡郵戳、當插線員。那時我們七個學生指揮中,有一個逃亡到了國外,至今未與家人聯繫,而他的整個家族都因此受到了牽連:他的父母原是當地有名的醫生,開診所,後受牽連敗落;他的舅舅原是政府的官員,受牽連後從政府出來了;他家中的座機幾十年來一直處於被監控狀態;他父母每月都要去國安局接受詢問;就連他女朋友的工作也被停了,女朋友的家庭也受到了制裁。真是「株連九族」啊!

此外,我還要講一下震驚中外的成都人民商場被燒之事的真相。6月4號下午,鹽市口派出所的警察出動,因為市民知道他們出來是要去針對學生的,所以大家便自發地朝他們身邊扔自行車,阻止他們的去路,警察只能狼狽不堪地從自行車堆裡不斷地往外爬,但一路上都有自行車陣「伺候」他們。後來有一警察舉槍朝一女市民肚子開槍,腸子當場流了出來,此舉激起了民憤。下午四點左右,憤怒的市民火燒了鹽市口派出所,有人看見火勢迅速蔓延,就打了119,但是消防隊沒有來,火在6個小時後燒到了人民商場!如果警察不槍殺市民的話,這火不會燃燒,如果及時滅火的話根本燒不到商場,但是中共寧願把所有的力量用來追捕鎮壓學生維護其政權也不願滅火!還以此為把柄栽贓學生。當時人民商場被燒後,人只要進去撿了東西,就被冠以參與「打、砸、搶」判刑,有一個市民因撿了一瓶雪碧,被判9年……還有當時電視上播放的北京的一座橋上倒掛著一具被燒焦了的士兵的屍體,當時也栽贓給了北京的學生。事實是這樣的:當時中共派坦克部隊去鎮壓學生,在半路上被北京市民攔住,勸他們不要傷害自己的同胞,說話間一士兵挺起機槍向一老太太連發12顆子彈,老太太的死激起了北京市民的憤怒,市民們將此士兵抓下坦克打死後倒掛在橋上焚燒,但這事被刪掉前因後果,又一次被中共利用,成為誣陷學生的猛料。那時我們才體會到,栽贓陷害早已成為中共打擊異己的「特色」手段。

六·四慘案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慘絕人寰的公開屠殺行動!但惡魔政黨在殺完人後,卻公然顛倒黑白、嫁禍誣陷,說學生搞的是打砸搶,幕後有外國的敵勢力在支持,還用「中國不適合走資本主義路線,只適合走社會主義道路」之類的話來掩飾學潮事件的起因。那段時間各大媒體對六·四事件的反面宣傳鋪天蓋地地襲來,假新聞一個接一個,它們不斷地用謊言迷惑大眾,用鎮壓恐嚇人民,最終使原本支持學生的民眾倒戈在它們一邊。中共用這種手段封了所有人的口!時隔多年後一位出租車司機對我說:「1989年的學潮把所有中國人的『膽』給挖了!把人們嚮往自由民主的夢擊碎了!」

我的付出不但沒有改變這個國家,反而使自己的人生變得曲折多舛!此後,我丟下未完成的學業,過上了逃亡的生活。當時還沒有歸向神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神的拯救之手臨到了我!神將我從充滿無神論、唯物論的撒但堡壘裡拖拽出來。但是,當時還不知道有神的我一直想不通,為什麼自己一腔熱血,想為國家的發展獻計獻策,卻被槍炮伺候,還成了通緝犯!一時間我心灰意冷便準備到佛學院出家,當我要走向另一個歧途時,神的手又一次改變了我的航向。就在我要走的前一天,一個不信神的詩人朋友卻強烈建議我去信基督教……1990年1月,我接受了耶穌。後來我得知,那場學潮使許多逃亡國外的學生都歸向了耶穌,包括遠志明、蘇曉康、張伯笠這些學潮的領袖人物都走上了傳道士的道路。現在回想起來,我們這些典型的「唯物主義」者若不是被逼到絕路上,是不容易來到神面前的。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壞事變成了好事!此時我才看見人實在太渺小,根本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一個人一生走哪條路、做什麼事全在乎神的命定主宰!但當時的我對撒但深種到我心裡的毒素卻毫無覺察,仍身不由己地受著它的支配。

此後我便如飢似渴地研讀聖經,熱心為主傳福音。幾年後我被抓入獄,被判刑十年,在監獄裡我繼續傳福音,一個副監獄長也信了耶穌。神恩待我,讓我在獄中成了眾犯人的頭兒,不但管理所有的犯人,還可以隨便調遣人,還有自己的辦公室,可以繼續讀經。1999年,有個朋友給我寫了封信,說神來了,是女性。看後,我心生抵觸堅決不接受,回想1993年就有河南的姊妹給我講神已二次再來的事,我當即就把她們趕跑了。當時狂妄的我雖信神但心中絲毫沒有神的地位,根本沒有在此事上尋求過神的心意,就憑己意定罪神的工作,覺得此事在外邊一定鬧得很厲害了,肯定有很多人受迷惑了,我便決定為護衛真道寫書批判,用自己的能力來改變宗教界即將被「分裂」的命運。但是自從我作這個決定後,心裡就不平安,但我並未理睬,仍一意孤行,我的第一篇稿寫完時已有10萬字了,我便想再寫一稿,然後通過香港的朋友捎出去出版。但當我想再次提筆攻擊全能神時,我心裡就極其不安,心總是惶惶的,尤其一到夜晚我就難以入睡,我還感覺有邪靈來攪擾我,一些黑東西往我身上撲,但當我做其他事時就平安無事,只要一想寫抵擋全能神的書就感覺心慌,後來發展到一見到我寫的那些稿子就想用筆去扎稿紙,我已無法自控了。這時我有些害怕了,但是,我仍然不知道這種情形是因我寫書抵擋全能神招致的懲罰。因著我以往是學哲學的,我不相信有鬼,我看到一些人被鬼附,覺得他們是意志不堅強導致的,我永遠不會像他們那樣的,我認為自己有很強的意志力。但是一年後,我的「病情」發展到整宿整宿不能入眠,有時不得不吃些鎮靜藥維持,我自己在屋裡時常常會被邪靈驚嚇得大叫,我不敢睡覺、不願獨處,白天黑夜只有靠練習書法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再後來就更不行了,我連走路都變得很慢,周圍不能有響聲,有一點動靜對我都是驚嚇,這一切將我這個哲學家、唯物論徹底打倒了,彷彿地獄離我就一根頭髮絲的距離。有一天晚上我終於撐不住了,我覺得我馬上就要崩潰了,我便叫來一個知心的弟兄,安排了後事,告訴他如果我發生了什麼意外,不要讓別人知道我是因信神得的這病,免得羞辱耶穌的名。之後,讓他把我反鎖到一個極其隱蔽的房間,我坐在那間漆黑的屋子中,心裡充滿地獄般的陰冷和淒苦,我不由自主地喊了一聲:「神啊!你是不是真的來了啊?你是不是叫全能神?如果你真的來了我就信你!」沒想到此言一出,悔恨的淚水奪眶而出,像斷了線的珠子滴落在地上,我哪裡還能說出話?我趴在地上,好似浪子回到了家,在父親的懷中不停地慟哭悔恨,一個勁地感謝讚美神!霎時間,這一年多的驚慌、恐懼、痛苦、無助的感覺全部消失了,我的心裡變得平靜、有安慰……心中有了聖靈的印證,我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我立刻提筆給朋友回信:我已定真全能神是真神,我想看書!這一次我仍然沒有改變宗教界被「分裂」的現狀,神的手卻再一次改變了我的人生方向,又一次拯救了我。一個月後,北方的弟兄姊妹冒著坐監的危險把神話和相關書籍共七本直接送入了監獄,我叫了一個比較要好的獄警,由其協助把書全部安全轉到了獄中。從此我開始如飢似渴地看神話,但是每當我對神有疑惑時,我就感覺整個人馬上落在黑暗裡,又回到過去的痛苦中,我就趕快背叛,後來慢慢地在神話中對神有了認識,進入了正軌,心中開始有了喜樂。誰也想不到,在大紅龍封鎖得最嚴的監獄裡,沒有人給我傳福音,我卻在聖靈的引導下完全接受並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連我自己也沒想到神會把我放在這個特殊的環境裡接受他的救恩。仔細揣摩回想,我再一次看到是神的拯救之手臨到了我。如果我在外面,以我當時在教會的影響力和我的狂妄本性我又會憑藉著自己的能力去「改變」這一切,我不僅會寫書詆毀神的作工,也會像其他的宗派首領一樣瘋狂褻瀆、抵擋,到處封鎖教會,攔阻更多的靈魂歸到末世的基督面前,那樣的話我的罪孽就無法彌補了!真是感謝神把我放在這樣的環境中讓我安心讀神話裝備真理,這是神對我特殊的拯救!這十年的牢獄生活看似一場禍患,走過來才發現原來是神的祝福!神是針對我裡面的撒但毒素擺佈了這一切的環境。

2004年,我刑滿出獄。幾年後,不安分的我既想在神家盡本分,又按捺不住地想在世界上大幹一番,來證實一下自己的價值,把逝去的青春年華追回來。雖然當時我也知道這個世界很邪惡、很敗壞,但我還是覺得自己是不會與外邦人同流合污的,因為我信神了,知道好歹了,我還是有把握掌握我自己的。特別是在男女問題上,我更是有自信,每當我看到國度行政裡要求男女不能單獨配搭時,我心裡就有觀念,覺得人都來在神面前了怎麼還會犯淫亂呢?況且我以前沒犯過,在監獄裡那麼多年,有女警對我示好,我都不曾搭理,更何況現在呢!因此我對神的話不以為然。不久神便顯明了我,做生意時,一個女人把我纏得神魂顛倒,我便與其發生了婚外情,她丈夫得知後要找我拼命,我險些為此事付出生命的代價。事實證明,我確實掌握不了我自己。不久,我又好了傷疤忘了痛,隨著生意的擴展,我開了三個公司,忙得不可開交,漸漸地我背叛了神離開了教會。因著生意的關係,我經常與政府部門的人打交道,看到這些人吃喝嫖賭、貪污腐敗,我心裡雖討厭它們,但我又不得不與其同流合污……我在社交場裡游刃有餘,漸漸地我有了地位、名譽、錢財和眾人的高看賞識,我的實力也被周圍的人認可了。但擁有了這些後我的心靈卻異常的虛空和痛苦,我越來越不開心,得到了這些東西後卻覺得沒有什麼意思,心裡總是空蕩蕩的沒有依靠。2011年11月,我想回到神家。我開著車到處找弟兄姊妹,但沒找到,我知道我的背叛早已傷了神的心,知道若失去這次機會就等於徹底斷送了自己蒙拯救的希望,後悔、失望不時地向我襲來,我覺得很孤獨,因心中的苦悶不知該向誰訴說……我開始思考我是否還有存活的機會,我不想就這樣被撒但擄去沉淪在這個毫無價值的世界之中,我不想就這樣落入災難中被毀滅,我必須回到神家,這個意念越來越強烈。當時我又傳了三個福音,急需交給教會,我便向神禱告呼求……後來我終於聯繫上了北方的一個弟兄,於2012年下半年回到了神家。

我在世界上跑了一大圈,遨遊了個夠,現在又回到了神家,我立刻投入到了福音工作中,我心靈裡又有了那種充實、快慰的感覺,我覺得這才是我真正的需要!是我心靈的歸屬地!

我默默坐在神話旁,看到神說:「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總之,無論神怎麼作工都是為了人類,正如神所造的天地萬物也都是為人效力的,造月亮、太陽、星辰都是為了人,造動物、植物是為了人,春、夏、秋、冬是為了人,等等這些都是為了人的生存。所以,無論怎麼刑罰人、審判人都是為了拯救人,即使剝奪人的肉體盼望,仍是為了潔淨人,而潔淨人則是為了人的生存。人的歸宿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怎麼能自己掌握自己呢?」再次看到神的話我的心裡好難過,我這才明白原來這話是神對人的提醒,是神對人的牽掛,更是神對人的愛!神情深意切地提醒勸勉我,人的命運都在神手中掌握,人不要自己去爭鬥,人的一生該走什麼道路神都安排命定好了,人再掙扎、再奔波還得回到神給命定的路上來;神為人早已安排了合適的人生道路和美好的歸宿,這種愛就像父母疼愛兒女一樣,在孩子沒出生之前就為其預備好了一切,父母更希望兒女能過好,能一生平安、幸福,父母是真心誠意地要把這一切給予兒女。神對人的牽掛與愛勝過父母之愛,在造人之前神就為人預備好了供人享受的一切豐富,神又為人安排好了合適的歸宿,神不求在人身上得到什麼,只要人能順服神、敬拜神,能認祖歸宗回到神的面前,神就將一切賜給人。而我這個悖逆之子卻不聽神的話不順服神,頑固地按著撒但給我指的道路狂奔,我持守著「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這個謬論拼搏了幾十年,這種毒素種到我裡面後使我的性情越來越狂妄、自是,我的野心越來越膨脹,我總是覺得自己了不起,幾十年如一日為自己的前途籌劃、奮鬥,學生時代的我想成為學生領袖領導學潮改變國家的命運,信神後我又想成為護教的偉人改變宗教的命運,回世界後又想成為商界精英憑著自己的能力幹出一番大事業,改變自己的命運,但是我卻屢試屢敗,遭遇了很多挫折,最終還是回到了神給我命定的軌道上,讓我腳踏實地地走人生的正道。遭遇了很多坎坷後我才真正認識到,原來不管是一個國家的命運還是自己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著,人的努力都是徒勞,人因著不認識神就變得很愚蠢。現在回想起來,這大紅龍國家的教育真是坑死人,這毒素毀了幾代人啊!它們讓人從小就否認神,凡事靠自己的雙手締造美麗的家園,結果人都活在撒但的詭計中為了自己的前途、命運拼命地爭啊、鬥啊,最終卻是身心疲憊、一無所有!有的人為了爭奪權位,拼命地踩別人、送禮,得到官位後便開始貪污,貪多了遭到懲罰,有的被沒收財產判刑、有的跳樓自殺,最終都落得個身敗名裂。有的女人為了爭權出賣自己的肉體進行權色交易,得到地位後卻家庭破裂,一身臭名;有的人為了掙錢起早貪黑,最後累出一身病,年紀輕輕的就踏上了黃泉路……人都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中,被其苦害卻渾然不知!

我傳福音時經常遇到對方提出這樣的問題:信神天上能掉餡餅嗎?我們不靠自己的雙手去努力以後怎麼生活呢?每逢聽到這樣的話我就聯想到自己的親身經歷,心裡不由地感嘆:中國人最大的悲哀就是不認識神,人都用自己的雙手去創造美麗的家園,卻不知道人的一切都來源於神的賜予,所以受了很多愚昧的苦最終還是不能如自己的願。前不久,我在一本雜誌上看到這樣一件事:上海的一家乳業公司為保證奶源的充足,公開招標為其飼養奶牛的畜牧公司,一家中國公司和一家以色列公司同時中標。乳業公司就將奶牛平分給兩家,然後每天為其提供相同數量的飼料,也就是說,同樣多的奶牛每天吃同樣多的飼料,但是中國公司飼養的奶牛每天產5噸牛奶,以色列公司每天出產11噸牛奶。中國公司很是不解,覺得這差距也太大了,他們每天都很認真地給奶牛餵料、清掃、消毒,每天都忙忙碌碌的,付出了很多,但回報卻不及人家的一半;而以色列人每天早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敬拜神,然後再工作,他們所得的卻超過了那些憑自己雙手創造一切的人。這就是受「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用自己的雙手建造美麗的家園」的撒但毒素的支配與相信人的一切都在造物主手中擺佈的兩種不同生存道路的實證寫照。以色列人祖祖輩輩都是敬拜神的,在他們的心裡清楚地知道是神創造了一切,神也主宰一切,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神若不祝福人,人再努力也是徒勞!因此他們不管幹什麼事都是把神放在首位,所以神特別祝福他們,在他們勞動付出的基礎上加倍賜給他們。就像美國、英國、俄羅斯這些信神的國家,就因著他們對神的敬拜,所以神祝福他們經濟發達、物質生活豐富、人民安居樂業活在神的恩待之中;相反,我們中國人因著不認識創造天地萬物的神,不會享受在神之福,處處受大紅龍的毒素迷惑支配,靠自己去幹、去爭,但是因著沒有神的祝福,總是感覺生活貧乏、度日艱難、多災多難。我這半生的坎坷都是因著這些撒但毒素造成的,大紅龍就是一個騙子,一直在用美麗的謊言來欺騙我們,讓我們活在自己的夢想中,但卻被現實磕得頭破血流,只有真理能揭開騙局,讓我們看清事實的真相!《聖經》中記載所羅門王曾說過一句警世箴言:「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這話說得實際、符合真理。我想這也應該是那家中國畜牧公司一直尋找的答案吧!

親愛的朋友們,我們可以回想一下,在我們自己掌權、與命運抗爭的這些年裡,我們沒少為自己奔波、爭鬥,但我們到底得到了什麼呢?我們改變自己的命運了嗎?我們活得幸福嗎?心靈裡有真正的快樂嗎?我們也可以考察自己的身邊那些與命運抗爭得厲害的人,他們的結局是不是都很曲折、悲慘!其實我們中國人是最愚昧的,我們從小就被撒但的毒素毒害了,這就注定了我們將在無邊的苦海中掙扎,因著不認識神我們每個人都受了很多無用的苦,而且我們又活在這樣一個獨裁統治、暗無天日的國家裡,若不依靠神,我們哪有出頭之日呢?不管是外界的社會環境還是裡面的思想都被撒但敗壞了,若神不來拯救我們,我們將沒有前途可言!我們的命運就是受苦!我的朋友,你若真的想改變自己的命運,那就得來認識神、敬拜神,因為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們只有敬拜神、順服神才能得到神的祝福,活在神的應許之中!

認識神的確是智慧的開端,願我們都能來到神面前做一個聰明人,得到神的看顧保守走上一條真正有意義的人生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