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2 全能神拯救我脫離罪惡重獲新生

——一名國家幹部歸向全能神的心路歷程

江西省 王新

我出生在一個幹部家庭,家父也是幹部。文革時期父親不在家我們時常受人欺負,一次,生產隊的人偷公糧被我母親看到了,他還倚官仗勢地吼我母親。我父親回來後,生產隊的人怕我父親,就多分了三百斤的口糧給我們,從此我就意識到要有權有勢才能吃得開。那時被政府薰陶下的父親也告訴我要發奮讀書爭取早日入黨做一個「人上人」。不久我也懂得了「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漸漸地,我踏上了追求名譽、地位的征途,從此掉進了罪惡的萬丈深淵裡,若不是全能神的拯救,我將永遠活在大紅龍的權下,最後成為它的殉葬品。

畢業後,我幾經波折終於攀進鄉政府擔任副鄉長,剛到任的我憑著一股勁,雄心勃勃,躊躇滿志地想幹一番事業,心想「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就當一名黨的綱領裡提到的「反腐倡廉」的好幹部,為民辦實事。我幹哪一項工作都勤勤懇懇、兢兢業業,無可指摘,可是不賣力會走關係的人總是比我深得領導看重。不久後,我便發現政府官員根本不像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裡提到的「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為民辦實事,為人民服務」,根本不是什麼廉潔奉公,做人民的好公僕,而是極其腐敗墮落,整天吃喝嫖賭。提拔幹部根本不是憑本事,而是靠走關係、請客送禮、行賄才能升官發財,坐上了位子又要學會保位子、升位子。逢年過節或組織部來考察時要行賄打點,否則上層說你沒有能力,調離、降職隨他們定,讓你啞巴吃黃連。在共產黨權下當官其實就在做無本生意賺大錢,上班做事也是走過程,欺上瞞下,根本不會想為人民謀幸福,什麼「人民的公僕」都是騙人的鬼話。為什麼現在會有如此多的人買官賣官呢?因為共產黨的政權是交易的產品,錢換官,官換錢,你買到了更大的官,就可以賣你手下的官,你買到了小官就有希望買到更大的官。上級賣給下級、下級買上級,「互惠互利」,形成一條永不斷裂的交易鏈,形成一個無形的關係網,只要進入關係網的人什麼違法亂紀、什麼腐化墮落一律互相包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滴水不漏。他們都是挪用公款、報假賬或用搜刮來的錢來買「官產品」,即使沒買到損失的還是老百姓的血汗錢,而他們賣官的錢則是中飽私囊得以「致富」。現在像我們這樣的小縣城當一屆縣級領導受賄起碼二百萬以上,當一屆縣委書記、縣長受賄起碼五百萬以上(索、拿、卡、要還不算在內),所有的政府靠山工程都要插一腳以便撈回扣。一個姓守的市委書記被抓查獲受賄1800萬。為什麼中國的腐敗反不了、斷不了根呢?正如中央領導所說:「反腐敗就亡黨。」這就是癥結所在,因為共產黨從上到下都是貪官,都在行賄受賄。按照《刑法》縣級以上的所有領導(在位掌權的)可以全部先殺後刑,無一冤案。腐敗已成為共產黨的癌症,而且已到了晚期無法醫治,只有等死。我彷彿進入了黑道無處逃生,只能硬著頭皮奉行人生法則「適者生存」。

我在鄉政府工作了6年,曾經分管過財務、計劃生育等多項工作,才知「為人民服務」的鄉政府其實是殘害百姓的惡魔,它們坐在政府的官位上拿著納稅人的錢卻欺壓百姓,搾取百姓的血汗錢,搜刮民脂民膏。2002年以前,農民種田都要交公糧(農業稅)和提留統籌等(支付鄉村幹部工資用)。每年只要「雙搶」一過,鄉村兩級的幹部就像鬼子進村一樣挨家挨戶收錢要糧,對那些老實本分的就凶神惡煞,交不出錢的就直接到倉裡去扒穀抵賬。有些農民生活的確很拮据,可鄉村幹部仍不放過,採取恐嚇加逼迫、牽羊趕豬等手段來完成任務,而對那些有權有勢的地痞羅漢就噤若寒蟬,不交也記在往來賬上。2004年國家取消農業稅,那些地痞羅漢欠稅多的兩三千元就此一筆勾銷了,而那些拴緊褲帶過苦日子的農戶上交的錢分毫不漏,這就是大紅龍所謂的「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百姓中間流傳說「惡人惡發財,好人搞不來,善哉!善哉!越善越災」,這是當今時代的精闢總結。特別是我在分管鎮裡的計劃生育工作期間,我被政府洗腦後的所言所行簡直是慘無人道,為了錢真是惡事做盡,現在想起來自己都感到不寒而慄。當時老百姓對鄉政府的工作概括為六個字——「要錢、要人、要命」,我們搞計劃生育工作就是要人命最終達到要錢的目的。鄉政府每年初都會給各項工作下達經濟任務,下達給我們計生線上的任務每年都在25萬元以上(辦公室的日常開支不包括在內),當時我們辦公室有8個幹部,每年自己開支10萬元以上,加上請客送禮的開支(逢年過節都要打點書記、鄉長,即平時送500元,過節送2000-5000元),我們一年至少要罰45萬元以上才能保證辦公室的正常運轉,書記、鄉長才高興。為了達到這一目標,我命令手下的幹部每天至少抓一個孕婦(我們那個鄉有4萬多人,違反計劃生育現象十分嚴重,基本上每家每戶都超生),以執行國家計劃生育為名,說是要人流引產實則為達到罰款要錢的目的。大多數孕婦都花錢消災,一般交1000-2000元罰款後我們就開票放人,不交的就去抄家,像對待階級敵人一樣根本不顧其死活,認錢不認人。如果實在抄不到值錢的東西,就執行國家政策實行引產(要小孩的命),但碰到有的計生對象找到做官的親戚來說情那就會區別對待,看他背景大小採取少罰或不罰。根本沒有什麼國家政策法律可言,都是黨同伐異、狼狽為奸、官官相護,如同遍地遊行的魔鬼,到處尋找可吞噬的人。就這樣我掉進了沼澤之地,陷在罪惡的泥潭中,整天如同行屍走肉一樣,活在罪中不知罪。

2006年下半年,我覺得自己提拔無望(政府部分官員拉幫結派告我的狀),撈不到更多的油水,便想進城過輕鬆的日子,於是我給領導送禮,9月份便順利調到了縣城當上了一名副局長。當時同事都說我有本事,其實大紅龍權勢下做官本事是次要的,只要你有關係、有背景就可以官運亨通,跟領導關係好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我當上副局長後,更深知國家如何欺上瞞下魚肉百姓。國家近幾年表面上好像重視民生(是為了維護統治者的地位而作垂死掙扎),對每個地方的安全生產事故死亡人數都下達控制指標,突破指標的輕則影響該地區的評選優(名譽),重則摘掉書記、縣長的「烏紗帽」。為了維護他們的名譽、地位,我們就奴顏媚骨,深怕禍從天降成了替罪羊。可檢查到隱患時,企業老闆會上竄下跳,到處找關係,縣裡那些與這些老闆有關係的大小官員便紛紛出動指示我們大事化小,教育為主不要處罰,細水長流,我們也效仿這些官員「辦人情案、吃關係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得點好處給自己留後路。儘管我在官位上事事亨通,但內心卻莫名地感到有一把無形的枷鎖捆住我,使我不得釋放,心裡黑暗、痛苦。

就在我滑入罪惡的泥潭裡越陷越深時,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2007年9月,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知道了神這次道成肉身作工主要是發表真理,供應人生命,於是我嘗試著用心吃喝神話,也常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漸漸地,從神話中我明白了一些前所未知的真理。一天,一段神話抓住了我的心:「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頭,魔鬼狂歡不止,在『陰曹地府』裡繼續吞吃著人的肉體,讓人的屍骨與其一同殉葬,妄圖將最後一部分剩下的殘缺不全的人盡都吞吃,但人總也不明白,從未將魔鬼當作仇敵一樣對待,而是盡心盡意事奉著它。」神話如同一束強光照亮了我的心,使我從噩夢中覺醒,原來大紅龍就是地道的魔鬼撒但,是苦害人、吞吃人的惡魔,而我則是地道的大紅龍子孫,是它的幫凶、爪牙。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我被大紅龍蒙蔽了,完全被它拉下了水,隨從它作惡、替它賣命,還以為在接受它的「恩寵」。回想大紅龍的所作所為,真是欺世盜名、惡貫滿盈:明明大小官員都在買官賣官、貪污腐敗,到處搞淫亂,大紅龍卻隱蔽真情,到處宣傳「立黨為公,執政為民」「老百姓的父母官、貼心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明明是結黨營私、官官相護、欺壓百姓,大紅龍卻自我美化「兩袖清風、廉潔奉公」「為民謀福、情繫人民」「保護公民合法權益」「構建和諧社會」等等。它利用國家教育以及電視、報紙、書刊等媒體竭力造假宣傳,牢籠人心、騙取人的信任後,繼續處心積慮、費盡心機地貪污受賄、搾取人民的血汗錢,四處尋歡作樂,不管百姓死活,百姓受蒙蔽還為它歌功頌德,即使有點分辨的人也敢怒不敢言,還得為它賣力、效勞,大紅龍真是太黑暗、太邪門了!這些領導們吃著老百姓的,享受著人民賦予的權力,卻與大紅龍魔頭同流合污,助紂為虐,欺上瞞下,造假說謊,魚肉人民,狼狽為奸,作了犧牲品還自以為有本事,繼續招搖撞騙、橫行霸道,真是大紅龍的幫凶。正是由於這些大大小小的惡魔不顧老百姓的安危,只顧自己的私慾,導致老百姓禍不單行。之後我又看到神話說:「沒有人主動尋求神的腳蹤與神的顯現,沒有人願意在神的看顧與保守之中存活,而是願意依靠撒但、惡者的侵蝕來適應這個世界,適應這個邪惡人類的生存規律。至此,人的心與人的靈成了人獻給撒但的貢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長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應當的遊玩場所。這樣,人在不知不覺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所在,神的律法、神與人的約在人的心中逐漸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神話字字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想想以往自己認賊作父、作惡無數、罪孽深重,真是無顏見神的面。同時在神話重心長的教導下,我也感受到了神拯救我的急切心意,明白了神希望我脫離罪惡,不再作撒但的效力品,不再被它蹂躪,能重新做人。

雖然我願意按神的要求追求做一個真正的人,也有擺脫罪惡的願望,但因大紅龍的污穢、毒瘤早已種在我的心裡,我身不由己老病重犯。一次,我下企業檢查,發現花炮廠有三個學生在做鞭炮,便用相機錄下來,當時老闆不在廠裡,我便通知他到鄉政府來接受處罰。因是老熟人便罵了他一頓,開了2萬元的罰款通知書給他。第二天,他提了兩條大中華到我家求我原諒,當重複的鏡頭再次出現時,我也猶豫一番,但還是被「當官不打送禮的」生存法則給打敗了,我心想「大禮不收,小禮應該不要緊,神會憐憫我的」,因此我說「我會盡力的」,便收下了。第三天,他又打來電話,說要給我買一台空調(因我剛搬家,客廳裡沒有空調),因客廳不能裝我才拒絕了。後來想起神的話:「罪惡的手伸出來的時候縮得短點,別伸那麼長,沒用!到神這兒得著的都是咒詛,小心點……」我很受刑罰,從神話中我看到全能神聖潔、公義的性情,也認識到神太全能,神鑒察人心肺腑,明白了當時是神保守了我。還有一次,鄉鎮的生產企業發生爆炸,當場死了7人,省市兩級組成調查組進駐該鎮調查事故情況。調查了幾個月最終以「非法生產」論處,大小幹部都未承擔任何責任。恰好當年又是市、縣兩級換屆之年,書記、縣長都是剛調來的,他們為了在市領導面前表現出有能力、有成績,硬是指示我們要爭全市安全生產第一名。當年由我分管這項工作,我跟一把手說:「今年我們縣不是發生了較大事故嗎?沒資格評吧!」他說:「那個是非法生產事故不要緊。你想辦法,按照縣領導的意思去做。」無奈我們只好去市裡的主管部門活動,花錢買通他們,又給考評組的人挨個送禮,他們回去彙報考評情況時都說「××縣的安全工作做得好,未發生大事故,真不容易」。這樣,我們順利得到了該年度的「安全生產先進縣」,並獎給我局2萬元獎金。我就是在這惡者的一步步引誘下沉沒在萬丈深淵裡,竟忘記自己是一個已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

但神沒有放棄拯救我,2009年的一場車禍讓我徹底醒悟,神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那天,我帶著一班人下鄉,中午喝酒到三點多鐘,一上車就睡著了。不到15分鐘,我們的車子就撞到了一輛停在路邊的班車上。司機被送到醫院做CT時就死了,另外一個同事腸子斷裂,手也斷了一隻,我也斷了三根肋骨暈死過去,生命垂危。昏迷中一首神話詩歌《刑罰審判是最真最實的愛》縈繞在我耳際:「神沒有恨人的成分,他所作都是真實的愛,就是刑罰審判也是神的愛,是對你們極大的拯救。只因為你們太悖逆,又生在淫亂罪惡之地,已被撒但踐踏,神不願人再墮落,不忍心讓人墜落陰間,神才幾番刑罰審判,幾番熬煉,這是父教子般的深沉愛,他是為了把你們往正道上帶,也是極大保守,更是極大恩待。」全能神真誠的話語喚醒了我,讓我渾身暖融融的。當我稍微清醒一點時,我開始恨惡自己欺騙神,每次在神面前立心志又否心志,還與大紅龍同流合污成為烏合之眾,這不僅羞辱了全能神的名,還使自己再次滑入了深淵。如今是全能神的愛才讓我通過這樣的方式醒悟過來,我實在虧欠神太多,讓神如此為我操心。想著想著,慚愧的淚水已經模糊了我的視線,我向神默禱說:「全能神啊!敗壞的我不配接受你的拯救,今天是你的愛沒有離開我,你不忍心讓我再墮落下去,才藉這種方式來使我回轉。神啊,我看見了你的性情是聖潔、公義的,我不能再試探你了,願你再給我機會,我願意悔改。但你若挪去我的性命也是我應得的懲罰,我毫無怨言,我仍要感謝、讚美你。」禱告後,奇蹟發生了,當時醫生都說我很難度過48小時,而我一週後就能下床走路了。外邦人都說是「神明」保佑了我,我深知是全能神的大愛將我的生命挽留,是神的憐憫慈愛沒有將我撇棄。這時我又想起神話:「當水淹沒人的全身之時,我將人從死水之中救出,給人重得生命的機會;當人在失去信心生活之時,我將人從死亡的邊緣中拉上來,給人生活的勇氣,讓人以我為生存之本;當人在悖逆我時,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認識我,因著人的舊性,也因著我的憐憫,我並不將人置於死地,而是讓人悔過自新;當人在飢荒之中時,即使人有一口氣,我也將人從死亡之中奪過來,不讓其中了撒但的詭計。多少次人看見我的手;多少次人看見我的慈容,看見我的笑臉;多少次人又看見我的威嚴,看見我的烈怒。人雖不曾認識我,但我並不因著人的軟弱而『趁機無理取鬧』,我體察人間之苦,因此,我也體諒人的軟弱,只因著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負義,所以我才不同程度地給人以刑罰。」想著神對我的拯救與愛,我心裡感動不已,這個愛是世上任何人也無法達到的。父母能給我吃穿,領導能給我地位和物質的享受,但生命、平安只有全能神能賜給。

我躺在病床上思緒萬千,全能神的一段話又光照了我:「同樣都是神不忍目睹的敗壞至極的時代,同樣都是敗壞的並不認神為主的人類,神卻將挪亞時代的人都滅掉。同樣都是使神傷心至極的地步,但神卻對末世的人忍耐至今……神能恩待末世的人不是末世的人比挪亞時代的人敗壞得淺,不是末世的人對神有悔改的意思,更不是末世的科技發達神不捨得滅掉,而是神要在末世的一班人身上有工作,是神要道成肉身親自作這工作,而且神要選這一班人中間的一部分作為他拯救的對象,作為他經營計劃的結晶,而且帶這些人進入下一個時代。」神的話使我深受感動,我明白了神這次來作的是賞善罰惡的工作,他要拯救一班可挽救的人,所以他在極力呼喚人回到他面前享受他的保守看顧。回想自己信神後依然墮落、詐取錢財、淫亂敗壞,都是因著心中不敬拜神所致。若不是神來拯救我,我也會同我的司機一樣慘死在神的烈怒和懲罰之中!我忍著痛流著淚跟妻子一同禱告:「全能神啊!是你拯救了我,以後我一定要從這罪惡中掙脫出來,撇棄金錢地位、肉體的享受,不再做大紅龍的幫凶爪牙。我要安靜地來到你的面前為你盡忠心,獻上我的全人為你作得勝的證據,還報你的愛。」之後,我毅然決然辭掉了工作,因這工作並未將我變成「人上人」,反而將我變得「人不人,鬼不鬼」,我要裝備真理盡本分來還報神的愛。從那以後神常眷顧恩待我。2012年3月份的一天,中午吃飯時,我三歲的女兒吃著吃著突然眼睛直勾勾的不動了,叫她也沒有反應,我頓時嚇呆了,不停地搖晃女兒,但她卻始終沒有動彈。我哭訴跪禱:「全能神啊!你是主宰宇宙萬物獨一無二的真神,我女兒的生命是你賜給的,今天你若要挪去,我們絕無怨言,一定順服你的擺佈,願神帶領我們能在此事上站住見證,阿們!」禱告完後不到十分鐘,女兒的眼睛開始轉動了,大約睡了一個小時後,女兒又恢復了原來的模樣,上蹦下跳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我再次感受到全能神的愛手,他時時都在看顧保守著我,他的恩典無法數算,我只有盡好本分來還報他的大愛。

親愛的同事們、同胞們,快快醒悟吧!脫離這黑暗的權勢吧!來到全能神面前祈求神的拯救吧!請聽聽全能神真誠的呼喚之聲:「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人類要想有好的命運,一個國家要想有好的命運,那只有人類都俯伏敬拜神,都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否則人類的命運與歸宿將會是一場不可避免的劫難。」「災難是由我而起,當然仍由我擺佈,你們若不能在我面前看為善,那你們都難逃災難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