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9 一個不守「規矩」的記者的曲折人生路

——記一名記者認識、背叛大紅龍的過程

貴州省 王冬

大學畢業後我如願地被分配到一家媒體做記者。回想起當年剛入行時,幹我們這行的人幾乎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因為那個時候記者很少,而且和我們長期打交道的都是些政要領導和社會上層人物,他們也很喜歡我們這群人,因為我們手中的筆總是能讓他們的工作達到事半功倍的果效,也能讓他們在平凡的環境裡創造出非凡的業績,更能讓有點成績的錦上添花,使他們拔得快、升得高,名利雙收。因著記者高超的包裝術,總是能給他們揚長避短,這樣就會讓人看不到他們背後存在的問題,只看到他們頭頂上的光環。所以,當時做記者的還是很吃香的,每次開會,紅包總是少不了。而初入此行的我,完全不懂得其中的規矩和潛規則,再說我也不願去幹那些溜鬚拍馬、歌功頌德的虛假事,我總覺得「正義」應該是記者的品格,「求實」應該是記者的作風,反映事實真相是記者的職責,所以我只想恪守一名記者的職業道德,對得起我的職業,對得起我的良心,因此我就去找一些能反映社會真相的、有價值的東西去寫。可令我沒想到的是我卻因著持守「職業道德」、揭露事實真相受了多次的處分!因為領導認為我把「不該」報道的事情報道出來了,「破壞」了某些政府的形象,給他們惹了不少麻煩,而且社會的各種輿論還警告我再揭露下去就是在「反黨、反政府」!從此他們便把我列為一個不守「規矩」的人!因著我的不識時務,我的記者生涯變得驚險、曲折……

記得2005年的一天,我在單位接到一個市民打來的舉報電話,那人在電話中氣憤地投訴說:一個14歲的孩子在看守所被活活打死了!聽後,我心想:這件事若屬實的話,這看守所可是真夠殘忍的!對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下如此毒手真是泯滅人性啊!我一定要把執法機關的黑暗內幕揭露出來,還被害人一個公道。放下電話我立即開始著手找人了解情況,調查取證。拿到投訴者的第一手資料之後,如何找到證據成了比較棘手的問題,因為我知道出了這樣的事情他們一般都讓我們找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的。但是我還是不死心,當我採訪完當事者家裡的情況之後,就去找看守所的領導了解情況,出乎我預料的是他們竟然根本就不承認有這個事情。我又找到當時抓捕這個孩子的派出所,派出所的人說這孩子是因參與綁架被抓捕的(一個14歲的小孩能作這樣的大案?我對他們的理由產生質疑),後來的確把孩子送到了看守所。結果第二天早上派出所卻給我打電話說孩子突然犯病正在醫院搶救;我急忙趕到醫院,去了之後卻沒有看到孩子,聽一個醫生說,孩子已經被拉到火葬場了,已經燒了;我又立即趕赴殯儀館,去後,遠遠的就看到那裡密密麻麻地站了很多人,走近一看全是警察和法警,至少兩百人多,我很納悶,他們為何事這麼興師動眾呢?一打聽才知道是公安局怕死去的孩子的家屬鬧事,事先做好了「應戰」準備。當孩子的父母、爺爺奶奶趕到時,骨灰盒已經取出來了,孩子的家人撕心裂肺地哭喊著跑向了骨灰盒。我看到這一幕心也一下子沮喪下來,心想:晚了,已經毀屍滅跡了,無法取證了,孩子的親人們也拿不出其他的證據來,想揭露公安的黑暗,控告政府已是不可能了。正在我一籌莫展、準備就此罷手時,有個人好像認識我,悄悄地走到我身邊,把一疊照片放在我衣兜裡,偷偷地對我說:「我是孩子的乾爹,是這個殯儀館的火化工,焚燒前我認出這孩子就是我的乾兒子,我把孩子死時的照片拍了下來,我認識你,知道你是記者,你一定要幫幫他,拜託了,只有你能幫他了!」看著孩子乾爹那淒涼無助但又充滿期待的眼神,我心裡難過極了,我拿出孩子在火化之前的全身照片一看,把我驚呆了:孩子躺在一張白色的床單上,孩子全身70%都被打變色了,我可以明顯地看到孩子的大便都被打出來了。太殘忍啦!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真沒想到看守所的警察竟會如此地殘酷,那些接受過高等教育的警察們竟會用這樣卑劣的手段對待一個14歲的孩子!他縱使有什麼錯,卻還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啊!正在我拿著照片震驚時,旁邊的一個人走過來看見了照片,這下,我成了大紅龍攻擊的對象,我馬上反應過來了,找了一輛摩托飛快逃離了現場。我三天沒回家,也沒敢開自己的手機,我只好想辦法聯繫單位的領導和同事來一起商量咋辦,三天過去了,我聽說我家的周圍全是警察,家裡人因一直聯繫不上我急壞了,不知我出了什麼事,去了哪裡。我躲在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每天只能讓孩子的家屬給我端飯去吃,根本不能出門。在那裡我含淚寫下了孩子受害的整個過程,揭露了公安內部的黑暗,就在我準備把稿子發出去時,我們報社的領導來了。領導對我寒暄了幾句後,一臉無奈地對我說:「咱們是共產黨的喉舌,不能與政府作對,這個稿子就不要發了,上下都打過招呼了,為了你的人身安全,我們告訴公安,說你是在某個縣住院了,沒有參與這件事。」當時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時一向很堅持原則的領導怎麼也變得唯唯諾諾了呢?領導「意味深長」地對我說:「不要為了幫助別人把自己套進去,不值得,還是識時務者為俊傑!」聽到這些話我心裡感到很淒涼,我的心在吶喊:為什麼?為什麼我揭露公安內部的違法行為就成了與政府作對?為什麼我揭露事實的真相就要被公安追捕?我只是想幫幫這個可憐的被害人的家人,想還他們一個公道,想讓國家政府知道整個事件的真相原委,讓國家的監管機關發揮作用,不能讓公安系統如此墮落下去!公安系統的人若繼續如此對待老百姓,那影響的是國家的形象,國家將會失去民心的!我這樣做並不是在反對政府啊,我是在幫助國家發現問題啊!卻被扣上了個「反黨、反政府」的帽子!我真的想不通為什麼在這個社會想主持點公道、說點真話就這麼難呢?如果大家都維護自己不堅持正義,誰來幫助那些弱勢群體呢?他們遇到難處該去找誰呢!如果所有的人都看著這個國家一天天「倒台」而袖手旁觀就是支持政府了?這是什麼思維方式!……最後,迫於公安的強勢圍攻我已無力扭轉乾坤,再也沒辦法幫助孩子的家人了,無奈之下我選擇了放棄。之後,公安怕孩子的家人繼續鬧事,就給了他們四萬元錢草草了結了此案。從此,一個14歲的鮮活生命便成了永遠的冤魂!之後,每當想到這件事,我都是心如刀絞,恨不得找個炸藥包把那個看守所炸了!但這樣做又有什麼用呢,全國上下這樣的人和事太多了!幹記者這行因著經常遇到這樣的事,心裡總是很憤怒,但又無可奈何,只能站在一旁看著,所以我常常活在憤怒與無奈交織的矛盾中,無法找到平衡,我感到很痛苦。

還有,全國上下眾所周知的「中國悍匪」,殺人不眨眼的張君,湖南人,175cm的個子,長得彪悍威猛。由於他極端厭世,便在全國很多地方搶銀行、炸商場,殺人如麻,公安部通緝了很長時間,但卻不見張君的蹤影。被通緝期間張君曾在我們這裡隱姓埋名呆了很長時間,而且和當地公安打得火熱,他們經常在一起吃飯唱歌打牌,張君還在這裡用假名字與當地的一個女人結了婚,生了孩子。張君在全國各地通緝了很久,但我們這裡的公安卻沒發現他們身邊那位出手闊綽的朋友就是張君。事情敗露後,可張君已經離開了這個城市到別的地方作案去了。當張君的劣跡在全國公布後,公安部便開始尋找他曾經作案的地方,發現他在我們這座城市住了很長時間,並結婚生子……我聽說這件事後便開始追蹤報道,我走過了張君所走的每一個地方去挖掘線索,但是我們當地的公安局為了掩蓋他們的惡行與無能就處處封鎖消息,不讓人知道有這件事。有一晚,我為了調查取證通過關係找到了婚姻登記處的人去查張君是用什麼假名字和誰登記結婚的,我從下午六點找到晚上近十點鐘了還沒有找到記錄,晚上,突然有人給我打電話說:「快跑,公安要來抓你了!」我立刻反應過來他們可能要來封鎖信息了,如果被他們抓到的話,一定會把我手中所有的信息全部搜走,那我這段時間跑的材料豈不白費了嗎?於是我馬上偷偷地翻牆跑了。第二天了解到的情況令我著實吃了一驚,同事說,如果不是我跑得快,肯定會麻煩,公安不但要沒收我搜集的所有材料,還要把我軟監起來。我不禁打了個冷戰,回想我在找張君資料的過程中,發現那個假名結婚證早已被人拿走了,連管理員都不知道。原來那晚是大紅龍設的圈套,引我上鉤的!沒想到大紅龍為了不讓人知道他們的劣跡,不惜採取卑劣手段暗害媒體工作者!我心中真是憤憤不平,我揭露這些事實真相的初衷只不過是想讓公安系統知道他們的漏洞與腐敗會給他們自己和整個社會帶來哪些危害,讓他們亡羊補牢,而他們卻又一次把我當成了階級敵人,當成了「反政府」分子!……可想而知,過後我便成了大紅龍的眼中釘,他們開始不間斷地報復我,他們不斷地打電話騷擾我,還把我打入黑名單,處處限制我、防備我!更可恨的是他們知道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後,對我進行了殘酷迫害!這個環境的臨到也是因為我雖身陷這個撒但權勢卻看不透它的實質神給我擺設的功課。

那是幾年前的一個下午,我正打算去一個單位辦事,剛準備上電梯時,兩個認識我的警察走過來把我拉住,對我說:「我們找你好幾天了喲,找到你真的不容易呀,跟我們走一趟,局裡有點事。」我還以為是工作上的事,就跟著上了車。到了公安局後,他們的臉色驟變,勒令叫我交出手機,然後強行搜我的挎包。我問他們這是幹什麼?沒有人回答我。終於,他們在我的包裡搜到有關全能神的一點資料。他們就開始向我怒吼:「作為媒體工作者,共產黨員,你為什麼要信這個?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反黨、反政府』!說,是誰傳給你的?什麼時候開始信的?平時和哪些人聯繫?在什麼地方聚會?聚會有多少人?你是不是帶領?」看到他們的突然「變臉」,我一時還適應不過來,心想:平時大家工作上相處的還可以,怎麼說變就變呢?我在公安局裡被那幾個惡毒的傢伙審問了二個多小時,我什麼都沒說。他們找不到證據定我的罪,就要我帶他們到我家搜查,當時去了一大幫的狗腿子。在車上,他們還哄騙我說:「放心吧,我們都是熟人,只要你把事情說清楚了就沒事了。」到了我家門口,我就用力敲打防盜門,目的是讓我家姊妹知道出事了,提醒她收拾一下東西。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她剛把門一打開,這幫惡警就一擁而進,他們到處亂翻亂搜,連沙發都剖開翻找了,把我家弄得一片狼藉。他們在床頭櫃裡找到了我寫的關於信神的筆記。馬上將一副惡魔的嘴臉轉向我說:「你不是什麼都不說嗎,這就是證據!」他們的舉動使我突然想起以前帶領的交通,帶領說大紅龍是與神敵對的,它十分惡毒,它們對信神的人有種不共戴天的仇恨,它是不會給任何人面子的,所以平時要把自己的書放好,看神話時要把門鎖好。以往因著我經常跟這些「公檢法」的人打交道,覺得他們也不是很壞,所以總認為神家交通的有些言過其實,還觀念重重,但今天眼前的一切讓我認識到——我錯了。正在這時我看到他們向廚房走去,我的心徒然緊張起來,因為我所有的書都放在碗櫃頂上,我眼看著一個惡警的手伸向了藏書的地方……突然他的手又縮了回來,原來他被玻璃劃傷了,立刻血流如注,因此停止了搜查。看到這一幕我一個勁地在心裡感謝神,我真看到了神的奇妙保守!抄家後他們把我和愛人都帶到了派出所,之後就分開了。但隨後發生的事卻讓我刻骨銘心、終生難忘,使我對大紅龍的惡魔實質也有了真實的認識。那晚,惡警們將我的雙手銬緊,吊掛在窗台的鋼筋棍上,由於窗台很高我的腳不能完全著地,只能踮著腳,兩隻手必須緊緊抓住鋼筋棍,不然會被手銬卡得很快受不了的。剛開始還不是很痛,兩個小時後,我的手就開始腫了,痛得鑽心,實在無法忍受。我就對看守我的人說:「幫我適當的鬆一下行嗎?我實在受不了啦!」但那看守的大紅龍根本不理睬我,裝作沒聽見。我絕望了,眼淚不斷地往下流,我的雙手被拉得直直的,連擦眼淚都不能夠。一個通宵,我毫無睡意,被吊起的手,越腫越大,到了下半夜我更加疼痛難忍,恨不得把雙手砍掉,我又多次央求看守我的那個大紅龍幫我一下,告訴他我的手疼得快要斷了,真的受不了啦,但無濟於事……那時我心中的怒火如火山一般快要爆發了,我心想:我信神又沒有觸犯什麼法律,更沒有做什麼危害社會和人民生命安全的事,你們這幫惡警憑什麼這樣對待我呢?這是什麼執法機關?簡直就是暴力機構!說實話以前雖然我口頭上也承認大紅龍不好,但我是真的恨不起來,因為我感覺不到它有什麼可恨之處。今天經歷到這一切,我內心深處產生了一種強烈的仇恨,恨惡這該死的大紅龍,發自內心地詛咒大紅龍不得好死!然後我開始默默地向神禱告,祈求全能神加給我力量能得勝撒但的試探。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才把我放下來,之後就讓我將他們提審的問題一一寫出來,我的手已經麻木得失去了知覺,不聽使喚了,再加上我已經三餐沒有吃東西了,餓得十分難受,但那些可惡的大紅龍們根本不管我的死活,還是逼著我寫,我就給他們胡亂寫了些東西,大紅龍說我寫的不真實,必須重寫。一直周旋到下午3點多鐘,大紅龍讓我交8000元錢,作為暫扣金,我當時認為交了錢他們就會放我出去,沒有想到他們勒索完後卻把我拉到了看守所,這一進去就是一個月。我的心如刀絞般的難受,因為這些沒有人性的大紅龍在抓捕我們夫妻時絲毫不考慮我那5歲的孩子怎麼辦,把那麼小的孩子一個人扔在了家裡?她什麼都不懂,又不能自理……想到孩子揪心般的痛一陣陣向我襲來(後來才得知,在神的擺佈安排下我父母很快知道了我們出了事就去照看孩子了)。在裡面每餐吃的是洋芋、糙米,然後就坐在硬板床上學習,每天必須寫心得、寫感想,那些可惡的大紅龍還常常來提審我,翻來覆去地問那些重複的問題,我始終沒有說教會裡的任何事情。但我每天都在裡面流淚禱告,感覺自己離神越來越近了。但是「反黨、反政府」這兩個詞始終在我腦子裡回旋,這句話使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以往我用手中的筆揭露社會的黑暗面,他們曾說我是「反黨、反政府」,今天我信神走人生的正道,學習做誠實人、做好人,用神話解決自己裡面那些自私卑鄙的撒但性情也說我是「反黨、反政府」,我知道它們為什麼說信神的是「反黨」,就是因為在全能神的話語中有一部分話是揭露社會黑暗實質的,大紅龍就為此心驚肉跳,整天調查信神的人,說是怕我們顛覆政權,真是荒唐可笑!突然間,我發現在這個國家凡是正義的事、正面事物都被定罪、攻擊、壓制,這不是黑白顛倒、是非不分嗎!試想:一個人做的事要是光明正大,還怕人揭露嗎!我開始回想以往在工作中所觸及到的種種黑暗面……

最讓我記憶猶新的是一個辦事處的黨政一把手,那人長相帥氣、個性豪放、辦事霸氣。從外表上看是個相當具有領導才能的人,但是當知道他的行為之後你就會離這個人很遠,絲毫不想接近他。記得在一次動遷工作會上,他竟在大庭廣眾之下對拆遷小組說:「這次動遷的原則是只要不把那些老百姓搞死怎麼幹都行,出了其他的事由我負責。」可想而知,在這樣的領導的帶動下老百姓算是遭了殃。有一次一些老百姓被壓得實在沒辦法了,就一起聚集到政府門口找領導說理,他一聲令下,把最前面的10個人強行抓捕,後面的人看到情況不妙就退了。這場上訪遊行就在他的強勢鎮壓下無奈地收場了。這個人不但做事手段狠毒、強硬,欺壓魚肉百姓,還在暗地裡吸毒、私藏槍支,和社會上的一些地痞混得很好,他還經常幫那些黑社會的人出錢、出力、出警,常常參與嫖娼、賭博。就這樣一個人從普通辦事員升到正縣級只用了7年時間,而且像他這樣在沒有任何特殊背景的情況下「成長」得如此快的,還真不多見。當時我問過他為什麼升官如此迅速?他一語道破了「天機」,他說出這樣一句經典「名言」:「和領導一起辦一百件好事,不如和領導一起做一件壞事。」可以想像,他與領導辦了一些犯法的事後,他手中便有了領導的把柄,領導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就會給其好處,對其提攜,這樣大家都有利益可圖,因著這種見不得人的微妙關係他在這險象環生的官場中才能站得長久。這人真是詭詐至極啊!

還有一個鄉黨委書記,年齡也不過45歲,雖然長相其貌不揚,但工作「積極性」相當高,尤其在搞場鎮建設的拆遷過程中,他的功勞「大大」。由於有些老百姓因為賠償的錢不到位,或者是沒有協商好賠償的條件而不願意搬走。他白天就走家串戶做工作,晚上便請那些不大好做工作的人喝酒,在酒桌上藉著酒勁亂打亂罵,有一次他提起一條長凳向一個60多歲的老人頭上猛砸過去,老人當場被砸得頭破血流、口吐白沫,兩天後醫治無效身亡。人死後,政府便急忙在死者的親人們來到之前,把屍體強行拉去火化了,死者大兒子來鄉政府鬧事立即被公安抓了,關了半年多才放出來,最後不得已賠了死者9萬元錢草草了事。從那以後,沒有哪個老百姓還敢和這樣的政府、這樣的「武打高手」對著幹的。當地的老百姓對這位「父母官」的評價是:打牌三夜五夜不睡,喝酒三斤五斤不醉,跳舞三個五個不累;跟老百姓辦事時,說的是白話,喝的是白酒,打的是白條。由於他的臭名昭著,在當地民憤極大、影響極壞,他便託關係調到另一個地方去作領導了。在共產黨體制裡做官就是有這樣一個好處,在一個地方搞臭了,只要拿上錢就可以去另一個地方繼續禍國殃民。還有一個城監大隊的大隊長在酒店吃飯時為爭奪一個小姐與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發生爭執,一貫蠻橫慣了的大隊長(城監大隊平時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大街上打、砸、搶,追得小商小販滿街跑)立即帶一夥人將這個小伙子毒打致死,並從四樓把他扔了下去,圍觀群眾看到的是這個小伙子的十指中都扎著牙籤,雙腳已被扭斷,全身遍體鱗傷,手段極其惡毒,而且死者是個獨生子女,那痛失愛子的父母呆傻的眼神激起了民憤,後來此大隊長被判了死刑,但是沒多久他花了100萬,不但免了死刑,連牢房也不用蹲,據知情人說,他已走好了關係,在家裡避避風頭後就到別的地方繼續做官。

在大紅龍國家的官員雖然一個個都是大腹便便,但裡面的腸子卻都很細,也很黑,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小肚雞腸」「蛇蠍心腸」,誰若得罪了他們那日後定會有「好」果子吃。而有些人就專門找這些當官的溜鬚拍馬,有的拍到馬屁上了,有的卻沒拍對地方,拍到馬蹄子上了,結果就是慘遭不幸。記得我們當地有一個很有名氣的老闆,他走紅的那幾年,和政府領導的關係打理得相當好,幾乎是一個鼻孔出氣,當時是得權得勢,紅得發紫。後來領導換了,新上任的這位領導恰巧是當年他從不願搭理、最瞧不起的一個人。這個人當了一把手之後,舊賬開始一筆一筆地清算,新領導想方設法找機會查辦這個當年走紅但從不把他放在眼裡的老闆。兩年後,這個老闆被抓了,在監獄裡雙手被打斷了,腰被打折了,腿被打瘸了,他從一個商界精英變成了現在的一級殘廢。這就是大紅龍官員的得意之作!

這一件件、一樁樁事件在我腦海中不停地翻轉,我不禁自問:這個國家中掌權的、得勢的都是些什麼樣的人物呢?他們的性情怎麼都這麼惡毒呢?猛然間我想起了上面的交通:「大紅龍就是撒但的頭,遠遠超過一切的邪靈,它是萬惡之首、罪惡之源。……大紅龍就是敗壞人類的罪魁禍首,是一切邪惡勢力的總根源……」(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三集·怎樣認識、分辨大紅龍的本性與大紅龍的毒素》)「大紅龍就是當今世界最危險的邪惡勢力,也是一切邪惡勢力的毒根。只要大紅龍在哪裡掌權,哪裡就有戰爭,就有階級鬥爭,就有殺戮、迫害,就有謊言欺騙,就有各種天災人禍、瘟疫橫行;大紅龍的黑手在哪出現,哪裡就有邪惡勢力橫行,就有各種災難伴隨。大紅龍就是黑暗與邪惡的禍根。」(摘自《上面的講道交通·信神達到蒙神拯救必須進入的真理》)上面的交通一點不錯,在大紅龍這個國家中就是黑暗當道、邪惡掌權,從這個國家的主流人物,也就是社會的上層人物來看,這個國家選擇的都是最詭詐、最陰險、最惡毒、最有手腕的人來執政掌權,而那些老實人、誠實人都是被排斥、打壓、貶低的對象;而這些人掌權後給老百姓帶來的是什麼?是災難!是紛爭!是殺戮!因為這群沒有人性的人所行出來的都是不擇手段地損人利己,因著他們沒有人性,所以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都能幹得出來,而且心中絲毫沒有愧疚之感,在這些人權下生活隨時都會有災禍臨到!我又回想以往採訪中每每遇到關於政府或公檢法觸犯法律的事,他們就竭力掩蓋,誰若想查他們,就會被封鎖、追捕,過後還要報復、打擊揭露他們的人!我們都知道凡是打擊正義的一方,肯定是與正義相對立的,也就是邪惡的,所以這完全顯明了他們打擊正義、扶持邪惡的反動實質。最令人氣憤的是,在這個國家裡,它把凡是揭露事實真相的全給定上「反黨、反政府」的罪名,就如文化大革命中那些說真話的人、6·4的學生、上訪的群眾、正直的記者等等,尤其當全能獨一的真神來作工時,將大紅龍的醜惡實質揭露出來,大紅龍再次給其扣上「反黨、反政府」的帽子,但最令人感到可悲的是中國的老百姓在蒙受了大紅龍許多蹂躪、踐踏之後仍然相信它的鬼話!從來不思考一下,反而對它的謊言深信不疑,它說什麼就信什麼,這都是因為人們看不透大紅龍的實質。

其實,普通的老百姓根本就不知道社會上每一個黑暗面的總根源,追查來追查去,都是政府的黑手在背後一手製造的:就如我們常在新聞中聽說的追討農民工工資的問題,新聞中總是以開發商、建築商攜款潛逃為名宣布事件的責任人,但是這背後的「故事」又有幾人知曉呢!其實,很多的承包商不是不願給農民工開工資,而是沒錢開工資,他們從投標承攬工程到施工,這中間不知要打理多少個「衙門」,來檢查的、驗收的、管安全的、管質檢的,沒有一個不需要送錢、請吃飯、耍小姐的,而且這些部門是三天兩頭地來,這一大筆錢都讓政府的官員「吃」了,有一些原材料的錢也要承包商墊付,但很多時候工程完工了,施工單位卻欠款不給,所以一個工程下來好多承包商賠得血本無歸,農民工的工資自然無法落實,所以他們只能選擇逃避,其實我們可以換一個角度想一想,我們做一個生意都是想長久地做下去,不會幹一次就拿著錢跑掉的,何況他們呢?投入那麼多資金更不想做一次性的買賣。實際上,造成農民工工資拖欠的真正原因是政府的貪污腐敗!這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還有造假業在中國也是相當的發達,現在所有的東西都有贗品,但使這個行業長盛不衰的「推動者」還是大紅龍,就像河南的台前縣,這個縣城的支柱產業就是造假,在那裡你想要什麼假貨都能花錢買到,各種假證件、假文憑一應俱全,假幣更是氾濫成災,有很多人到那裡買了一定數量的假幣後,還沒出城就被當地的公安抓回,將假幣扣留,還得罰款,像這類事當事人還不敢聲張,只能啞巴吃黃連了,公安收回假幣後再還給賣假幣的,讓他們「循環使用」。由於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台前的造假業發展迅猛,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台前縣在當地有「小香港」的美譽。還有廣西的傳銷業也是靠著政府的大力支持蓬勃發展起來的……說大紅龍是「一切邪惡勢力的毒根」一點都不虧!

大紅龍行事的手段也是相當低劣的。我想到前幾年,法國總統薩科奇因接見了達賴喇嘛,惹怒了中國,中國一面讓外交部的發言人強烈譴責,一面找上一些地痞流氓,安排他們到全國各地法國獨資的大型連鎖超市家樂福門口「站崗」,只要發現有中國顧客進去買東西就打,最後導致沒有人敢接近家樂福,然後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中播放了這樣一段謊言:中國的一些市民因對法國總統接見達賴集團一事表示不滿集體抵制抗議,對家樂福超市造成一定影響……去年,中國因釣魚島的事又恨上了日本,還是採取了同樣的手段,一面讓外交部發言人提出強烈譴責,一面召集一些二流子無賴到大街上砸日產車,一些無知的老百姓也跟著摻和,不久新聞中又開始造謠了:因著釣魚島事件激起了中國人民的憤怒,使日產車在中國的銷量驟降40%……聽到這些「流氓新聞」,我都替中國政府臉紅,幹什麼事都不光明正大,都得用流氓手段,其實這些小人伎倆人家外國都知道,這些低級下流的手段只能顯得中國政府很無恥、很卑鄙,都是自貶身價的傻瓜邏輯,到處丟人現眼還覺得自己很聰明、很有手段,真是愚蠢之極。我突然發現大紅龍的腦子裡流出來的全是壞水,這也難怪,裡面的「心」壞了,除了損招就不會別的。以往我作為一個新聞記者看到這些黑暗面,總覺得那只是那麼一小部分人腐敗、墮落、無恥,而我之所以敢冒著風險去採集別人不敢報道的新聞,就是因為我還對這個國家抱有希望,我希望通過我的呼籲能使執政掌權者關注一下社會上存在的種種不平,能出台一些政策嚴懲那些犯罪者,監管好國家的執法機關。但是通過這一次的反省我明白了,我又錯了!就好像一個外表漂亮的蘋果,如果只是皮上爛了一點,那削掉腐爛的部分還可以吃,但若是整個蘋果從心裡開始往外爛了,那外表再好看也是無藥可救的了。

神話揭示說:「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我們結合現在的社會現狀看這話說的全是事實真相,沒有一點虛假,但就這樣的實話、真理卻被大紅龍定為「反動言論」!試問:這個國家的公平在哪裡?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從這個國家所選擇的掌權者和打擊正義、扶持邪惡的實質,還有他們一貫行事的手段,我們完全可以看出大紅龍就是「萬惡之首、邪惡之源」「一切邪惡勢力的總根源」這是千真萬確、名不虛傳!

再者,揭露事實真相是每一個人的權利,若剝奪這種權利就是干涉人權自由。不知大家有沒有反過來思考這樣一個問題:大紅龍為什麼這麼怕人揭露它呢?為什麼別人一揭露,它就給人定罪呢?其實如何對待別人的揭露正是在顯明被揭露者的實質!我們看問題不要停留在表面,而是要深入實質,這樣才能辨明事物的真偽。我舉個例子大家就會明白的,如前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期間,在北京大學演講時,一個中國的大學生因江澤民在訪美時很多反華勢力在街上抗議遊行,並用車隊追逐江的車隊,天空中還放著很多大型氣球,上面寫著反對江氏的標語,因此憤憤不平地站起來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如果你在我們中國遭到這樣的待遇,你會怎樣對待?」克林頓卻很平和地回答:「我會與示威者坐在一起交談一下,看看他們對我有什麼意見。」這個簡短的回答將中國執政黨的獨裁和美國的民主完全暴露出來。在民主的國家裡他們的政府不怕人揭露,因為他們敢於面對,也能承認自己的錯誤予以改進,他們就能如此輕鬆地處理這個問題,人家也從來沒把這些問題說成是參與政治,也沒把這樣的人定為「反政府」人士;而在我們中國,誰要敢揭露政府的事實真相就會被扣上「反黨、反政府」的帽子,說你是想推翻共產黨、顛覆政權,這可笑的說辭後面不正是它獨裁專制的險惡實質嗎!至於哪個政黨的興盛與滅亡不在於它壓制人們的手段是否高明,而是取決於其自身行善與作惡的多少,如果是惡貫滿盈了,它的人民自然會起來反對它、揭露它,如果處處為人民著想,行善多,自然會被人民擁戴,誰也不會去推翻一個得民心的政黨的,想必這樣的道理大家還是知道的!

一個月之後我和我愛人同一天出獄了。雖然很快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但我心裡對大紅龍卻有了「全新」的認識!這次的牢獄生活讓我對大紅龍的實質徹底看清,我分清了黑與白、善與惡,心裡也就知道該背叛誰,該歸向誰了!出來這麼多年了,大紅龍還時常打電話了解我的行蹤,而且在我的電子檔案裡特別註明「因參與邪教,沒有出境資格」。它的惡毒實質昭然若揭!

我看到神話說:「在所有的人中間,我不曾看見有誰在我的照耀之下生存,人都活在漆黑的世界之中,似乎人都習慣在黑暗之中生存,當光來到之時,人都遠遠避開,似乎光打擾了他們的工作,因此人表示出幾分厭煩之感,似乎光將其一切的寧靜打破,使人再無法熟睡下去,因而人便使足渾身的力量來驅逐光,又似乎光『無自知之明』,因而將人喚起,在人醒來之時,都閉著雙眼,心中充滿怒氣,對我有幾分不滿,但我心中有數,我將光逐步加強,使所有的人挨個活在我的光中,不久人便善於與光來往,並且所有的人都寶愛光,這時我的國度便降在人間了,所有的人都在歡舞、慶賀,地上頓時充滿歡騰,幾千年的寧靜被光的來到而打破……」(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四篇說話》)神的話濕潤了我的眼睛,從造物主的發聲中我能感覺到神那顆善良的心,從神話的字裡行間流露的都是愛的實質!神是因著看到我們這些人在苦海中掙扎的慘狀才發出憐憫之聲,是因著聽到我們淒涼無助的呼救聲才向人伸出拯救之手,神所作的一切只是為了拯救人脫離撒但的敗壞,遠離罪惡與邪惡分別為聖。但當神來拯救人時我們卻聽信撒但的讒言,躲避光的照耀!神之所以揭露世界的黑暗實質就是因為雖然人的內心深處都有嚮往光明的心,但在黑暗中生活得太久了,對這些已經習以為常了,對黑暗不再厭憎了,便對光明不再渴慕了,所以神要將黑白、是非告訴給人,讓人有分辨,人只有對黑暗的東西有認識後才能看清自己所處的險境,才能激起人渴慕光明、嚮往正義的心志!大紅龍永遠體會不到神說話的心意是什麼,更不會知道真理是什麼!

同胞們,不知你是否感受到了神的愛!雖然你們棄絕神,但神卻從沒放棄過你們,你們看到了嗎?現在全能神的名被大紅龍褻瀆、辱罵,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被大紅龍追捕、毒打、酷刑折磨,但神對你們的拯救卻從未停止,在這黑暗勢力的壓迫下,因著神的愛更多的人站立起來繼續傳福音,有很多人都是從大紅龍的監獄中遭受完迫害後,出來馬上投身於福音工作的!你們看到了嗎?這光是任何黑暗勢力都壓不倒的,神在將這光明逐漸加強,直到照耀全地!神的心意就是讓更多的人都能活在平安、祥和之地,幸福地活著!朋友,不知你能否感受到這一切……

希望你們仔細揣摩一下這是與非、黑與白該如何分辨,又該怎樣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