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33 揭露大紅龍的傀儡——三自教堂的內幕

甘肅省 勤奮

我是一個在三自教堂多年的老教徒,在沒信神以前,我一直接受無神論教育,每天學習的都是實現共產主義,世上根本沒有救世主,唱得都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我還曾兩次去北京朝見過毛澤東,即使被人群踩傷也感到無比榮耀,引以為豪。是大紅龍的教育把我薰陶成了無神論者。

八十年代初因神的奇妙安排,在我們一家三口去旅遊時,看到有教堂,我的心像被什麼吸引似的身不由己走進去了,誰知這一去卻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此後我們全家都「沉浸」在神愛中成了基督徒。那時我市還沒有教堂,我們每年攢錢去外地聚一次會,外地的弟兄姊妹也經常與我們通信,給我們免費郵寄最新屬靈書籍,我們深深感受到神的愛,後來隨著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恢復活動、歸還教產我們本市也有了聚會場所。當時大紅龍的口號喊得響噹噹的,「宗教信仰自由」「維護公民合法權益」,看到坐牢二十年的牧師們重返講台,我對大紅龍感恩戴德,認為它真是人民的「大救星」。於是我大發熱心,到教堂發揮自己的「功用」,給親戚朋友、單位同事送聖經,家裡接待外地來的弟兄姊妹及長老牧師,不走世俗,又施捨又奉獻,經常下農村傳福音、講道,和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唱詩,有難處就禱告神或尋問牧師。一次,單位要提幹,我去找牧師交通,牧師幫我指點迷津說:「與人打交道不如跟機器打交道。」當我選擇滿足神的時候,也享受了神無數的恩典,看到這些牧師終生撇家捨業,甘心受苦為主傳福音,吃住在教堂,真心扶持信徒,我對他們也多加尊敬,追求的勁更大了。誰知這份平靜沒享受多久,就被大紅龍「橫插一手」硬生生地給打破了。有一年,市公安局三人加街道辦主任把我從單位帶回家,把家裡翻了個底朝天,將所有聖經、屬靈書籍及二三十盤磁帶、錄音機連我都帶到公安局審訊。還給單位人造謠說我們「裡通外國被滲透,從家裡搜出來一箱子五元嶄新人民幣」,廠裡人都認為我們是特務,還讓保衛科監視我們。又給教堂裡的人傳言說我已經承認不再信主了,我是背叛主的猶大。一時間我們走到哪都成了反面人物,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感到莫名奇妙,不是說宗教信仰自由嗎?大紅龍純屬是口是心非,說一套,做一套,此後我信神再不敢那麼「張揚」了。

自大紅龍插手教堂工作後,教堂就再也不是信徒作禮拜敬拜神的地方,而是成了大紅龍(宗教局)幕後操縱的傀儡教堂,講道的牧師再不是以往真心信主、撇棄坐牢的牧師了,而是它們指定的,從神學院裡培養出來的牧師、神學生,就連講道的內容也要聽從它們的安排,指定講啥就講啥,它們暗中制訂不許講「啟示錄」、「末世災難」,每次作禮拜都有便衣在台下隱藏,不許講的內容若講了就再沒資格上講台了,甚至有時為了維護它們的政權牧師們還要有意曲解聖經的真意,替它們說話;誰要不跟它們一條心,它們就拉一派打一派,無中生有製造矛盾,使得同工之間你爭我奪,搬弄是非,挑撥離間,它們卻坐山觀虎鬥,然後再冒充好人來調解,藉此手段讓信徒誤認為它們是父母官,有事就找宗教局告狀。後來教堂被大紅龍攪得烏煙瘴氣,在大紅龍操控下教堂已經沒有了聖靈作工,隨之混亂得成了社會,成了賊窩,有的在教堂裡搞傳銷、搞保險,有的找不上工作花點錢找教堂管事的,那些牧師、長老獨攬大權給其一個上神學院的名額,回來就可以站講台。這些牧師、神學生特別聽從宗教局的管理,因為宗教局給神學生的待遇相當於一個國家公務員,每月工資3000元,教堂還給發工資(數額不詳,但神學生常給人說他們洗大浴等高檔享受),此外,每次講道100元;單身的神學生由教堂拿奉獻款給租房子,房間裡電器齊全,有的女神學生在繁華地區租100多平米的房子,冰箱裡信徒給裝得滿滿的。

在三自教堂裡,能不能講道不重要,只要給大紅龍當哈巴狗,就是大紅龍的紅人,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力偷吃貪佔奉獻款和教產。那些牧師長老禮拜一散就「要錢」,打著建教堂的幌子,大肆號召信徒奉獻,說是「專款專用」,但從不公布奉獻數額,誰奉獻就給誰按手祝福。背後他們幾次拿著奉獻款以出去考察「建堂圖樣」為由去各大城市遊山玩水,甚至有的拿著信徒奉獻給神的錢出國享受。九十年代初我管理過教產,看到三自開始建教堂時,他們把奉獻款拿上到南方、香港、美國考察建堂規劃,還常常下飯館請客吃飯,連附近飯館的服務員都說:「教堂裡的人又來吃了。」當時賬目混亂無人過問,他們為了瞞天過海,就利用小恩小惠收買我與其同流合污,牧師康××還曾以給我一套房子做交易來利用我。後來,1995、1996年康××讓迪××去南方考察又去了幾個城市,回來後有一萬多元錢報不上賬;神學生姚××聽說是省兩會派去美國學習考察過,其揮霍信徒錢財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此大費周折的考察、花銷建堂結果又如何呢?康××(退休後一直在教堂從事兩會主席後升到省兩會主席)當時預算蓋教堂用100萬元,可實際建好後構造不合理,廳裡好幾根大柱子擋住了視線,面積比原來的還小,地下室沒完工就成了大小便的地方,第一次聖誕節過完椅子就壞了許多,人們都說是偽劣品。還有,神學生王××管理聖經的進出時,我專管從南京發來發給各縣區的聖經數額,後來王××突然一段時間不見了蹤影,聽人說把十幾萬捲跑了,她還曾振振有辭地說:「他們能拿,我為什麼不能拿?」現在她回來了此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教堂還有好幾處教產約有七畝半地皮,1992年底與開發商簽訂聯建合同,後因簽約單位是一個早已註銷了的公司,按照協議給教會50萬元,建成後再給23套房子,對方轉手將該地賣給了玉門石油管理局,獲利1800萬元,協議中的23套房子也因我方未說明是哪棟樓房而抵賴了。2000年初市兩會通過省高院起訴,並發動信徒為此事禱告,據說終於打贏了官司,但對方是如何賠償的信徒們一概不知。

這一幕幕的事實無一不在擊打著我的心,誰允許他們就這樣隨意揮霍我們奉獻給主的錢,他們敬畏神的心在哪,這簡直成了一股邪惡潮流,我熱心奉獻的勁逐漸冷淡,對教堂、對牧師失望透頂,終於藉著一件事,神引導我走出了教堂。一次剛好是安息日,我又發現一批賬目對不上(當時讓我管理賬目),當時我直接質問一牧師錢財的花銷,看到他支支吾吾不予回答,我就知道他們又把錢亂花掉了,當時我再也壓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憤懣之感,直想衝到講台上對著下面蒙在鼓裡的弟兄姊妹說明真相,徹底揭開他們所崇拜的牧師的嘴臉,但那牧師一把拉住我「好心」奉勸,被氣憤壓抑太久的我豈能聽得進去,最後那牧師見狀直接跪地苦苦哀求,說:「你這不是有損我一個人的形象,而是徹底毀了整個教堂……」看著教堂裡已經坐好等待聚會的信徒們,我還能說什麼,這個我曾經付出心血與感情的教堂如今怎麼變成了這樣,我突然感覺到這些被蒙蔽、被欺騙的信徒們太可憐了,竟被這樣愚弄於股掌之中。這次事後我對教堂心灰意冷,決心不再管理教堂的賬目,而剛好他們也找了個藉口不讓我管理。他們把我看成了眼中釘,知道再讓我管賬早晚會壞了他們的好事。此後我去教堂的次數越來越少,每月奉獻給神的錢款我依然按時從工資裡取出,但不再交給教堂,而是自己保管,因為這樣的教堂不再值得我信任。

後來我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教堂的牧師知道後,他們一趟趟來「看望」我,褻瀆毀謗全能神的工作。大紅龍還指使鄰居、小區聯防的嚴密監視我,多年來我一直東躲西藏,有家難歸,雖然內心痛苦精神極度受壓,但是全能神的看顧保守使我們走到了今天,更是全能神所發表的真理讓我們看透了大紅龍的陰險卑鄙和大紅龍的傀儡教堂的實質。正如神話說:「總是教導人無神的魔鬼之地上遍及偶像……地上擺滿了偶像,五顏六色,成了花花世界,而魔王卻獰笑不止,似乎陰謀已得逞,人卻什麼都不知,也不曉得魔鬼已將人敗壞得昏迷不醒,垂頭喪氣。它要將神的全部都毀於一旦,要將神再次污辱、暗殺,企圖拆毀、攪擾神的工作……妖魔鬼怪在世橫行一時,將神的心意、將神的心血封閉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惡極,怎能不叫神著急?怎能不叫神生發怒氣?」「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神話一針見血地揭穿了大紅龍的反動行徑,使我們看清魔王虛偽、狡詐、凶狠、殘暴的醜惡嘴臉,大紅龍不擇手段抵擋神、逼迫神的真實面目,表面上喊著「宗教信仰自由」「維護公民合法權益」,實際上卻從來沒有允許過真神的存在,從始到終都在追捕信徒、逼迫真神。不管是歷代的魔王還是當今的統治者都是在竭力抵擋神、封鎖神的福音,萬般逼迫、殘害信神的人,封建君王歷來推行「閉關自守」政策,使耶穌基督的福音久久不能傳入中國,直到鴉片戰爭時中國的國門才被打開,西方傳教士紛紛湧入中國傳教,但魔王為了維護自己的「天子」地位,用盡手段迫害傳教士,多少人被驅逐出境,又有多少人被殺。大紅龍在其獨裁統治地——中國為了永遠地佔據「神」的地位,各種「運動」「革命」接連不斷,藉此清除異己,穩固政權。「文化大革命」就是它抵擋神的典型證據,從始至終貫穿著血腥鎮壓,多少與它不同政見的人被它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與此同時,它極力地自我吹噓,高舉自己,把自己比作「紅太陽」,把它的思想體系編輯成書大量印發,讓人學習、背誦,以便把它的反動觀點滲透到人心裡,它喊「世上根本沒有神」,極力宣揚「無神論」「進化論」,否認神的存在,否認神所創造的一切,並藉著「文化大革命」要將神「橫掃」出去,將中國變成一個「無神國」;魔王大搞個人崇拜,極力宣揚自己的「豐功偉績」「英明偉大」,讓人都把它的像掛在牆上供奉起來頂禮膜拜,祝願它「萬壽無疆」「萬歲萬歲萬萬歲」,完全把自己神化,讓人信奉它而對信神的人則是狠下毒手,多少信神之人因不敬拜它,被扣上「政治犯」「反革命」投監入獄,勞動改造,有的被毆打致殘,有的屈死在獄中,草菅人命、濫殺無辜的罪惡行徑令人髮指!大紅龍明著在憲法上規定「宗教信仰自由」,並向世界宣稱中國是「宗教信仰自由」的國家,暗地裡限制、打擊宗教,肆意抓人,定罪真神作工。三自教堂是大紅龍掩蓋罪惡的又一花招,它打著開放信仰、興辦教堂的名義來欺騙迷惑世界人民,實際上教堂卻是由它一手操控,主張政教合一,宣揚先愛國後愛教,將信徒都牢籠在它手下,繼續受它控制擺佈。經它插手的教堂神學思想經過政府批准,神職人員由政府直接或間接地任命,政府財政撥基本費用,教會組織接受宗教局領導,教會成員不得在教堂以外的場所傳教,教堂的建立需要政府批准和限制等等,這哪裡是在信神,完全是在信人,是在受人擺佈受人控制,這些政策完全違背了聖經所說的:「基督是教會的頭……」(弗5:23)最後還美其名曰「法律保護,國家支持」,實則掛羊頭賣狗肉。它這是換成另一種方式來取締神的作工,大紅龍真的是太陰險卑鄙了。而對於那些只信神不聽人的、堅持不讓它滲透,不聽從它擺佈的教會都被它定為非法聚集、擾亂社會治安,必須取締。有多少信徒因此被追捕、受逼迫有家難歸,有的甚至為信神幾次坐監。大紅龍真是一個邪惡政黨,是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子,為了迷惑人牢籠人,卑鄙無恥手段用盡,利用手中的權力結黨營私,勾結、收買那些貪圖名譽地位的假牧人、敵基督來瘋狂攪擾、破壞神的工作,迫害那些虔誠的信徒,把教堂變成了賊窩,變成了無神區。大紅龍知道這樣的教堂永遠不會有神作工,因為教堂已經完全變了質,所以它們才敢這樣大鳴大放地「支持」人信神,而且它明知這樣的教堂信的不是神,再信也不會有結果,還利用各種手段威逼引誘,將人都趕到教堂裡,讓人徹底離開神,失去聖靈作工,大紅龍真是太邪了!而那些可憐的信徒卻一無所知,深受大紅龍與牧師長老的蒙蔽還以為他們是在信神,是為主盡忠,等待積攢工價被提,豈不知這些污鬼邪靈早已將他們變成了撈取油水的奴隸。大紅龍完全就是吞吃人靈魂的魔鬼,該受咒詛!

大紅龍陰險卑鄙令人髮指,而那些在大紅龍權下的「神職人員」也早已被名譽、地位、錢財俘獲,他們心中無神,不尋求與神相合之道,為名為利背叛神大膽地丟掉真理而另行其道,絲毫不維護教會利益,反而隨從邪惡勢力,與大紅龍同流合污成了大紅龍安插進來的耳目,大紅龍讓講什麼,他們就講什麼,甚至公然曲解聖經的真意,讓人都甘心順從國家的「領導」,這樣的人是真實事奉神的人嗎?能有聖靈作工嗎?從全能神的話中我們足能看清神是如何看待他們的。全能神說:「就連那些大小妖精都狗仗人勢,隨風起浪,明知真理故意抵擋,悖逆之子!似乎它的閻王爺現在登上了帶著『王』的寶座,它便悠閒自得、目中無人。有幾個尋求真理、隨從正義?都是豬狗一般的畜生帶著一群臭蒼蠅在糞堆裡搖頭晃腦、興妖作怪……掛著綠色的翅膀(指打著信神的旗號)便自以為了不起,到處炫耀自己的美麗、漂亮,將自身的污穢都偷偷地甩在了人的身上,而且還洋洋自得,似乎用自己一雙掛著五彩的翅膀來掩蓋自身的污穢,從而逼迫真神的存在(指宗教界的內幕)。人哪裡知道,蒼蠅的翅膀縱然美麗迷人,但它畢竟是一個滿腹骯髒、滿身毒菌的小小的蒼蠅,倚仗著豬狗爹娘橫行於世(指逼迫神的宗教界的官員倚仗國家的大力支持而背叛真神、背叛真理),猖狂已極,似乎猶太法利賽人的幽魂又隨著神遷回了大紅龍國家,遷回了它的老巢,開始了又一次的逼迫工作,接續它幾千年的工作,這夥敗類,終歸得滅亡於地!」神話將那些所謂的「神職人員」的實質揭露得淋漓盡致,在神眼中,他們早已背叛神,是背離正道的不信派,是故意抵擋神的悖逆之人。他們信神卻不尋求真理,不帶領人認識神、敬拜神,而是隨從大紅龍的邪惡勢力,聽命於國家政府的安排,不顧信徒的死活;他們信神不是按神話實行,卻隨從世界邪惡潮流只顧貪圖名譽、地位、錢財,深陷罪慾無法自拔,甚至為了個人的奢侈慾望而出賣教會利益與大紅龍合謀搾取信徒的錢財,這樣的人分明就是詐騙犯,是強盜,是教會的寄生蟲、吸血鬼!他們雖信神卻明目張膽地偷吃祭物,貪佔祭物,把信徒變成了他們的飯碗,他們成了理所當然吃教之人,與世上的貪官污吏有何區別?這些事實足以說明他們根本不是信神的人,絲毫沒有敬畏神之心,他們打著信神的旗號,靠講字句道理,解釋聖經而迷惑人、欺騙人,正是假牧人、宗教騙子,是打著信神的幌子事奉神卻抵擋神的敵基督,是吃人肉、喝人血的敗類!

親愛的深受大紅龍蒙蔽的三自教堂的靈胞及受大紅龍反傳謠言迷惑的弟兄姊妹們,請你們醒醒吧!睜開眼睛看看我們所信任的國家究竟是什麼貨色,跟著這樣的牧師在這樣的教堂裡信神純屬是自欺欺人,我們所認為的「只要國家承認的才是正道」是否合乎實情?通過我這三十多年信神的經歷,我看到全能神的話句句都是真理,是實情,他就是聖經中預言的人子的再來,他就是來作分辨善惡、各從其類的工作的,而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都在享受聖靈的作工帶領,對神越來越有認識,越來越有敬畏神之心,全能神教會的錢財有嚴格的管理制度,同時有明確的行政規定,若有誰觸犯立即有神的管教臨到,在這裡我才找到了真正的教會,找回了當年信神的熱情。但如今大紅龍對全能神教會的迫害已達到頂峰,宛如當年逼迫耶穌時的情景,成千上萬的信徒鋃鐺入獄,肉體備受摧殘,有的遭受羞辱、酷刑,被打得遍體鱗傷,甚至致殘、致死,有的被抓後一直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有的因巨額勒索而傾家蕩產,負債累累,有的被勞教過著地獄般的生活,有的獲釋後仍被大紅龍監控,行動沒有絲毫自由,還有的雖倖免被抓,但從此有家難歸,被迫遠走他鄉……以上事實讓我們更加看清大紅龍說的「信神要聽國家的,要想信就到三自教堂去信,要領證,那是國家承認的,國家保護」「國家不承認的都是非法的,是攪擾社會治安」完全就是迷惑人、欺騙人的鬼話,帶著它陰險惡毒的詭計。快快回家吧,靈胞們,不管我們以往走過多少彎路,做過多少悖逆抵擋神的事,神都不記念,全能神在時刻等待著你們的歸來,等待著流浪多年的浪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