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目錄

41 神的愛手帶領我勝過了大紅龍的黑暗勢力

山東省 張剛

時至今日,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已有十幾年了,在這期間,我經歷了大紅龍慘無人道的迫害,可在這黑暗無邊的逼迫、壓制的痛苦中,是全能神用他的話語光照帶領我,讓我看清了自己一直受著撒但的捆綁生活在魔鬼的巢穴中,若不是神來拯救,我們這些活在大紅龍黑暗勢力下的人永遠見不到光明。我深深感受到,在我經受逼迫患難期間,是神用愛手托著我勝過了大紅龍的黑暗勢力,使我獲得自由釋放,活在光明中,得著了真正的人生。

1998年秋天,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藉著聖靈的開啟光照,我知道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是神要成就兩千年前對信他之人的應許:「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那裡,叫你們也在那裡。」(約:14:2-3)我心裡大大歡喜,感到神真是又真又活又信實的神,凡神說的話一句也不落空,不管過多少年也要成就應驗。所以,我吃喝神話、聚會都特別積極,並蒙神恩待盡上了很重要的本分:為神家保管了一部分祭物,有時還接待帶領工人。可在大紅龍國家沒有信仰自由,1999年初冬,一天下午2點多鐘,我剛出差從外面回到家中,準備稍微休息一會兒,剛躺下不久便聽見外面「咣、咣、咣」的砸門聲,我一開門看到是派出所的三個警察在猛烈地砸我家的門。它們進門後個個凶神惡煞般地瞪著我,問我是不是信神的,又說了一些褻瀆神的話,之後不容分說便開始翻箱倒櫃地搜查,搜走了我為教會保管的44520元的祭物,還有我信耶穌時的兩盤磁帶,連我們家的2200斤小麥也一併搶走,同時把我抓進了看守所。大紅龍的這一舉動把我家搞得像遭了劫匪般狼藉一片,不忍目睹。

在看守所裡,警察為了逼我說出教會的情況,使用各種毒辣的手段折磨我:晝夜不讓睡覺,也不給飯吃,不給水喝(怕把我餓死三天只給兩頓飯,還吃不飽),想以這種手段把我折磨到精力損耗殆盡、大腦處於神志不清狀態時從我口中竊取教會的信息,從而把神選民一網打盡,瓦解取締神的末世作工。它們對我輪班審問,不許合眼,一連折磨了我三天三夜,還對我威脅、施壓,一個警察恐嚇說:「你現在就在我手中,你老實交代,我說放你就放你,你不老實我讓你蹲大獄!」此時我才看到這些在陽光下道貌岸然的警察辦起案來竟是這般蠻橫無禮,它們口口聲聲喊的「執法為民」的口號原來這麼破敗不堪、難以服眾。自古有道:萬物皆有源頭。天地萬物以及人類都是神手所造,人信神、敬拜神是天經地義,也是被世界各國公認、受人權保護法保護的,在幾千年以前的律法時代,百姓都奉獻十分之一,而且給神的祭物任何人都不得偷吃或挪用,否則要受神咒詛、懲罰。如今,接受神末世作工的神選民認清了真道,為還報神愛,也是為自己能預備點善行而奉獻一部分錢財給神(其實奉獻的也是神賜給的),結果大紅龍這個無神論政黨對神沒一點敬畏和懼怕,不僅膽敢擄掠搶奪神的祭物,而且還利用手中政權隨意關押、刑訊、折磨神的選民,這不是無法無天的惡魔嗎?這樣的國家不正是惡魔掌權、魔鬼當道的鬼城嗎?正如神話說的:「人都活在人間地獄裡,活在撒但的黑暗權勢中,遍地的幽魂與人一同居住著,侵蝕著人的肉體。在地上你並不是活在美好的天堂中,你所在之地就是魔鬼的境界,是人間地獄也是陰曹地府。人若不經過潔淨都是屬污穢的,若不經神的保守、看顧仍舊是撒但的俘虜,若不經過審判、刑罰,人更沒法擺脫撒但這黑暗權勢的壓制。」此時我才看到自己原來一直生活在魔鬼掌權的地界,若不是神讓我經歷此環境,我怎能看清大紅龍逆天而行的惡魔本相呢?若不是神道成肉身來在大紅龍國家作工,經受大紅龍的迫害,我們永遠不認識大紅龍的本質,會活在它的黑暗勢力下難以見光,更無法活出受造之物敬拜神的真正人生,是神的親自到來給生在此地的人帶來了莫大的救恩。如今面對大紅龍的逼迫,我心中怒火難平,不管大紅龍怎麼折磨我,我堅決不能向撒但屈服做猶大背叛神出賣教會、出賣弟兄姊妹,更不能棄絕神!此時我心中備受感動,裡面頓時有了一股浩然正氣,感覺自己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雖然遭到大紅龍這個無神論政黨的抓捕,但不代表我所做的是非正義的,大紅龍這個無神論政黨不敬拜神,與神為敵,這是它作孽,是它們在為自己的明天所受的刑罰積攢惡行,所以我敬拜神不理虧,沒有負罪感,也不應受這個無神論黨派的轄制,應為神站住見證,不向大紅龍屈服。此時我感受到是神在我心中引導我、帶領我,使我明白了問題的實質,在心裡勝過了大紅龍。之後,即使我被它們折磨得頭昏腦脹、神志不清,幾乎到了精神崩潰的地步,但在神的保守下,大紅龍沒能從我嘴裡套出一點兒教會的消息。

儘管大紅龍沒有從我得到它們想要得到的證據,但並不肯善罷甘休放我回家,而是把我和殺人犯、盜竊犯關押在一個牢房裡。在這裡簡直不是人呆的地方,這些犯人經常在一起群毆新來的犯人,和這些人呆在一起,我感覺簡直就是活在陰間地獄一樣恐懼,精神緊張到幾乎窒息的地步。不僅如此,在嚴冬時節,獄室裡沒有任何取暖設施,氣溫非常低,吃飯的碗都能凍在水泥板的桌子上;吃飯時,必須得坐在床邊,有固定的姿勢,不能隨便走動,否則就得挨打;除了吃飯,平時喝的全是涼水;一頓飯每人只有一個小饅頭、一小碗清水煮白菜,犯人餓得嗷嗷叫,如此的生活,再加上寒冷的環境,人身體裡的熱量根本不夠禦寒,生了病警察也不讓醫生給治,即使家裡人送藥來也不給……我在關押期間,大紅龍又提審了我十幾次,提審時,審訊室裡就像一個冰窟,在零下十幾度的環境裡,大紅龍逼我穿著很單薄的衣服,腳穿拖鞋,不許扎腰帶,走路時必須得一隻手提著褲子才行;審訊時把我鎖在一張鐵椅子上,冰涼刺骨的鐵椅子不一會兒就把我的下半身冰得沒知覺了,它們把我從上午九點一直鎖到下午3點多,六個多小時的審訊結束後,我的兩條腿已凍得毫無知覺,根本站不起來了。大紅龍根本不把人當人待,在它管轄的範圍裡,任何一條走狗都可以隨意虐待信神的人。有一個已退了休的所長,這個魔鬼經常以打人取樂,有一次在放風時,它二話沒說冷不防一拳打在我的臉上,當時打得我口裡鮮血直流,它卻若無其事地揚長而去……面對這樣的環境,我真有些承受不了了,心裡不免生發怨言,感覺很委屈,不願呆在這個魔窟裡,就在我裡面產生怨言的時候,我感受不到神的同在了,並且心裡難受、委屈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突然意識到這不是失去聖靈作工落在撒但權下的表現嗎?我知道是自己不對了,心裡不停地呼求神、尋求神的帶領引導。我想起神話說:「神怎麼能屬於地獄?怎麼能過地獄的生活呢?但他為了全人類,為了整個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地上,親自進入『地獄』『陰間』,進入虎穴中將人救起,人有何資格抵擋神?有何理由再埋怨神?有何臉面再見神?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著人的摧殘,受著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著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啟、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讓人擺脫這苦難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勢力的壓制?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神的火熱的心、殷切的期望換來的竟是一顆顆冰冷的心,換來的是一雙雙冷酷無情的眼睛,換來的是人的一次又一次的教訓,一次又一次的辱罵,換來的是冷嘲熱諷、挖苦、貶低,換來的是人的嗤笑,換來的是人的踐踏、人的棄絕,換來的是人的誤解、埋怨、遠離、躲避,換來的全是欺騙,換來的全是打擊,換來的全是苦果。」神的審判責備之語使我蒙羞,又使我感受到神那焦急憂傷的心,從刑罰中更感受到神的公義威嚴,藉著這樣的環境才看到自己腳踏的這片猶如地獄一般的大紅龍盤臥之地,不正是神為拯救我們道成肉身的生活之地嗎?神本是至高無上的萬物主宰者,是聖潔的神自己,神的居所本是在撒但勢力所達不到的高天之上,但為了拯救人類,他忍受屈辱兩次道成肉身來在撒但踐踏的污穢之地與罪人生活在一起,活在肉身中的神不僅忍受著大紅龍及各種撒但惡魔的毀謗、攻擊、褻瀆、誣衊與追捕,而且還要經受信他之人的誤解與埋怨。神為人類受這麼多苦,尚且卑微隱藏生活在這人間地獄中,我一個深經撒但敗壞的人又怎配向神發怨言、有要求呢?是自己不願與基督同受苦難,只願貪享肉體安逸,立的心志挺好,真正臨到苦難的時候卻總想擺脫,不願在刑罰熬煉中受苦實行真理,心裡對神許可臨到的環境沒有順服,沒有認識,肉體又能支撐多久呢?這樣下去怎能在大紅龍面前為神作見證?怎麼能保證自己不當猶大呢?感謝神的審判刑罰及時拯救了我,不僅使我看到了大紅龍倒行逆施的惡魔實質,也使我看到了自己貪享安逸只想得福不願與基督同受苦難而抵擋神的撒但本性,更藉著這樣的環境看到了神為拯救人類所受的屈辱、冒的風險與付出的高昂代價!藉著尋求真理,我才看見了神的愛,重新立下心志願把自己交在神手裡,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這次是神帶領保守我戰勝了自己裡面自私卑鄙、貪享安逸的撒但本性,同時也讓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原本被大紅龍定為「邪教骨幹分子」的我,儘管家裡人為營救我出去曾託關係花了三萬元左右大紅龍也堅決不放人,可當我願意順服下來時,大紅龍僅僅把我關押了三個多月後就放回家了。

我雖被放了出來,但大紅龍仍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許我出遠門,要隨叫隨到,並且在我樓上安裝了攝像頭,長年監視著我的行蹤。我的親朋好友也因受大紅龍的宣傳迷惑都棄絕我,見了我就像躲瘟疫一樣。一個要好的朋友明晃晃地指著我的鼻子訓斥我:「你吃飽撐的,幹什麼不行你信神!」而且,在廠裡開會時,隊長點著我的名說我給隊裡丟人,導致他們也受連累被扣了工資罰了獎金……所有的人都孤立我,人人都遠離我,開會時也都不和我坐在一起,沒人願意搭理我,向我投來的全是藐視的目光。面對如此境況,身量幼小的我被熬得死去活來,我甚至恐懼進廠、上班、開會,怕看到那一張張對我棄絕的臉。我原先在廠裡是開車的,被大紅龍抓捕後,廠裡不僅扣了我四個月的工資、資金以及年終獎,還把我開的車分給了別人,我在廠裡就等於沒有了崗位,天天去到廠裡上班又沒有活幹,還得看人的冷臉,一年多以後,我被迫下崗了。因我妻子也受大紅龍的逼迫追捕,不得不離開了家盡本分,家裡環境也惡劣,大紅龍監視我,弟兄姊妹無法與我接觸,因此我一個人孤零零地生活了五六年,在這期間,總想起以往和弟兄姊妹在一起其樂融融、歡聲笑語的場面,可如今只剩我一個人,世人、朋友還棄絕,我心裡倍感淒涼。但在這樣的環境中,是神用話語感動激勵著我,給我指明可行之路:「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因著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著神的話而受了熬煉,這也是屬於『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就因著人受的苦,因著人的素質,因著這個污穢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來作神的潔淨、征服工作,使神從此得著榮耀,使神從此得著見證他作為的人,這是神在這班人身上付出的所有代價的全部意義。就是說,神就是藉著抵擋神的人來作征服的工作,所以說,只有這樣作才可顯明神的大能,就是只有在污穢之地的人才有資格承受神的榮耀,這樣才可襯托神的大能。所以說,神得榮耀是從污穢之地裡得著,是從污穢之地的人身上得著,這是神的心意。就如耶穌那一步工作,就在逼迫他的法利賽人中間才可得著榮耀,若是沒有法利賽人的逼迫,沒有猶大的出賣,耶穌不能受譏笑,不能受毀謗,更不能釘十字架,也不能得著榮耀。神在每一個時代在什麼地方作工,在何處作他在肉身的工作,他就在何處得著榮耀,也從那處得著他要得著的人,這是神作工的計劃,是神的經營。

神的幾千年計劃在肉身中作兩部分工作,一步是釘十字架的工作,因此而得榮耀,另一步是末世征服、成全的工作,藉此得榮耀,這是神的經營。所以,你們不要把神的工作看得太簡單了,也不要把神對你們的託付看得太簡單了。你們都是承受神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的人,是神特意定好的,神榮耀中的兩部分在你們身上顯明一部分,神的榮耀中的一部分的所有都賜給了你們,讓你們承受,這都是神的高抬,也是神早已定好的計劃。就神在大紅龍居住之地作了這麼大的工作,若拿到別處,早已有了很大的果效,人都好接受,而且對於那些信奉『上帝』的西教士來說太容易接受了,因為有耶穌一步的先例,所以在別處神沒法成全他的這一步得榮的工作,就是人都支持,國家都承認,神的榮耀沒有『著落』,這就是作這一步工作在此地的極大意義。在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難處是人也都不理解你們,不管是親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們。當神『不要』你們時,你們在世上根本沒法生活下去,但就是這樣,人仍不捨得離開神,這是神征服人的意義,是神的榮耀。你們今天所承受的高過歷代的使徒、先知,甚至高於摩西、高於彼得。福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得著的,得付許多代價,那就是你們得具備被熬煉的愛,具備極大的信心,具備神所要求達到的許多真理,而且能夠面向正義,不屈不撓,而且有至死不變愛神的心,需你們的心志,需你們的生命性情變化,你們的敗壞得醫治,接受神的一切擺佈,不埋怨,甚至能順服至死,這是你們該達到的,是神的最終目的,是神對這班人的要求。」在經歷火一樣的熬煉刑罰中,神用話語激勵我,開啟我,使我明白了經歷逼迫患難的意義,看到神末世道成肉身來在大紅龍國家揀選我們這班人作征服拯救的起步工作,是神要藉著這個魔鬼之地的人的棄絕與逼迫來成全得著我們跟隨神的真心,從而藉著我們的經歷見證成為神得勝撒但的有力證據,讓所有人藉著神在我們身上的作工、藉著我們的經歷真真切切地看到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是人的作為,而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是神自己的作工。因為如果沒有聖靈作工的帶領,沒有神話語供應人的生命,沒有神帶領人追求真理這股勁,沒有一個人能得勝大紅龍的黑暗權勢,沒有一個人能在被罰款、被抓坐牢、妻離子散、被所有人棄絕這樣的環境中還能堅持自己的信仰,即使失去所有也不離開神,這正是神的榮耀大能的體現,是全能者的智慧作為!神就是要藉著大紅龍的逼迫來成全得勝撒但勢力、面向正義不屈不撓的一班人!從中我也明白了,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道成肉身只有兩次,末世是最後的一次,但神末世得勝撒但勢力的榮耀要在我們身上成就,這是神的託付,更是神極大的高抬。兩千年前彼得、約翰、安德烈以及親身經歷耶穌作工的那些人享受了神的高抬,他們也同樣遭受整個世界的棄絕、宗教界的逼迫,他們雖至於死但不棄絕神,這是聖靈作工在人身上達到的果效,是神的榮耀,最終人藉著他們的見證,藉著福音的廣傳,藉著聖靈的作工,認識了耶穌是神的道成肉身,是耶和華親自來在了地上,從而接受了耶穌的救贖,得著了神的拯救;如今神也要在我們身上成就他計劃中的工作,讓我們藉著經歷逼迫、患難、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藉著我們所作的見證讓人認識神的作為,從而看到神話語的權柄,看見神末世的作工是怎樣建立在大紅龍的詭計之上的,藉著大紅龍的逼迫成全這班得勝撒但勢力被神得著的人。更何況我今天所受的逼迫棄絕之苦正是基督早已受過的苦,神每次來在人中間,哪一次不是被人棄絕?哪一次不遭受地上惡魔掌權者的追捕、迫害?神來在這撒但掌權的地上拯救人,工作的艱難,撒但的圍攻,世人的棄絕毀謗,宗教界的褻瀆定罪……整個人類都在棄絕神,神第一次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工時被猶太人釘在十字架上,這次又被這個邪惡的時代棄絕,這些苦神都忍受了,而且已忍耐了幾十年甚至幾千年!神受的孤獨、棄絕不更多、更大嗎?有誰理解,誰能安慰他的心?誰能做他的知己呢?神已為我立下了標杆,神話也讓我明白了在大紅龍國家作工的意義與目的,我不能再辜負神的心意,即使沒有親人、朋友,沒有工作,沒有了整個世界,我也不能沒有神!大紅龍逼迫我,限制我的肉體,不給我工作、工資,到我家裡抄家斂財,但它限制不了我的心,攔阻不了我的心向神禱告、吃喝神話、經歷神話、心歸向神完全被神得著,世界上任何政黨不能限制我信神的自由!感謝神,是神藉著大紅龍的逼迫、迫害改變了我,使我明白了人被神得著的價值,找到了真正的人生存的意義就是敬拜造物的主被神完全得著。這正如神所說的:「神以經營人來打敗撒但,撒但以敗壞人來結束人的命運,攪擾神的工作,而神作的工則是拯救人類。……神一邊作工作,它一邊攪擾,到末世它攪擾完了,神的工作也結束了,神要作的人也作成了。神從正面引導人,他的生命是活水,無限無量。撒但敗壞人敗壞到一個地步,最終,生命活水將人作成,撒但無法插手作工,這樣,神就能把這些人完全得著了。……這就是現在在肉身中要作的工作,也是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來完成末了一步打敗撒但的工作,把所有屬撒但的東西都滅絕。神戰勝撒但,這是必然趨勢!其實撒但早已失敗了,自從福音在大紅龍國家一擴展,就是神道成的肉身一開始作工,工作局面打開以後,撒但就徹底敗了,因為道成肉身就是為了打敗撒但的。撒但一看神又一次道成了肉身,而且還開始作工了,任何勢力也攔阻不了,所以,它看見這工作就傻眼了,再也不敢作了。起初它認為自己的智慧也很多,在神的作工中攪擾打岔,卻沒料到神又一次道成肉身,而且神作工還藉著它的悖逆來揭示人、來審判人,以此征服人來打敗它。神比它更智慧,作的工作遠遠超過它,所以我以前說過:我作的工作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到最終顯明我的全能,顯明撒但的無能。神在前面作工,它在後面尾隨,以至於到最後把它滅了,它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把它摔得粉身碎骨,它才恍然大悟,那時,它已被放在火湖裡焚燒了,這樣,它不就徹底服氣了嗎?因它無計可施了!」藉著實際經歷讓我看到神的智慧的確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不管大紅龍怎樣逼迫殘害神選民,神的話語無論何時何地都不受任何地理空間限制地從正面供應帶領人。藉著經歷大紅龍的逼迫患難使我的人生觀、價值觀不知不覺有些轉變,知道自己不應按著大紅龍及敗壞人類對我的態度來衡量是得福還是受禍,我能享受到神為我擺設的各種苦難環境,這正是神莫大的祝福臨到了我,是神對我的高抬、拯救與成全的極好機會。當神選民被神完全作成之時,就是大紅龍該效的力效完了,也正是神結束大紅龍的命運之時,這是必然趨勢,也是千真萬確的!因神早就說過:「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

願所有弟兄姊妹都能看到神作工的趨勢,大紅龍這個無神論政黨的命運結束就在眼前,藉著它的瘋狂抵擋看看神是怎樣借其效力來成全得著人的,更看到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是人的作為,而是神自己的工作,也從中關注一下自己的命運與歸宿,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神會帶領你進入更高更美的境界中享受神為人類帶來的更豐富的生命真理的供應,從而讓我們擺脫一切黑暗勢力的轄制與捆綁,心靈得以釋放自由,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