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目錄

12 到底是誰錯了

在耶穌名下的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們!在聖經四福音中,我們是否發現這樣一個問題:當時的文士、祭司、法利賽人都很精通舊約聖經,並且他們都是文化知識很高的人,在當時人的眼中,他們都是聰明通達的人。可是,當他們所盼望的彌賽亞來到他們面前之時,他們卻用舊約律法把耶穌基督釘在了十字架上,並且他們的理由還「十分充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到底是誰錯了呢?

舊約的律法,以色列人一直守了兩千年,隨著耶穌的降生,舊約律法已完成了他的歷史使命,畫上了句號。雖然當時耶和華沒有在聖殿中或藉先知宣布律法時代結束了,可是耶穌的降生就標誌著恩典時代的開始、律法時代的結束,神的作工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期:由律法時代轉成了恩典時代;由以往的守律法轉成了認罪悔改;由以往大而可畏的耶和華向人顯現時的烈火轉成了憐憫慈愛的人子;由以往耶和華親自驗中的聖殿轉成了在聖殿之外作工,隨走隨作;由以往的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轉成了打左臉給右臉,要外衣連裡衣也給的包容忍耐,以至於饒恕人七十個七次……很明顯,耶穌的工作與耶和華的工作大不相同。他是來完成父的託付,作全人類的贖罪祭,他是在作新的工作,他要把人從律法之中帶出來,邁進恩典時代,讓人得到他的救恩。這樣,耶穌作錯了嗎?

而當時的文士、祭司、法利賽人抵擋耶穌卻有他們自己的充分理由:你是窮木匠的兒子,你的弟弟妹妹在我們中間——你不是彌賽亞;你還沒五十歲,卻說比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還大——你是說僭妄的話;我們的律法書上記載不可與罪人坐席,而你不守律法,天天與罪人來往坐席;我們的律法書上記載安息日什麼事都不可作,而你卻在安息日作工;我們的律法書上說耶和華是獨一真神,而你明明是個人反將自己當作神;你說你是從神來的,而你所傳的卻與我們的神不相合——你是被鬼附著的人;你能趕鬼行神蹟奇事——你是靠鬼王別西卜;我親耳聽見你說要把聖殿拆毀——你是拆毀破壞耶和華工作的,是撒但的詭計……他們的理由不是非常合乎聖經嗎?那他們到底錯在什麼地方呢?

恩典時代的工作又持續了兩千年,隨著末世的到來,全能神的道成肉身,恩典時代也隨之結束。神的作工又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期:由恩典時代轉成了國度時代;由以往的讓人認罪悔改轉成了除去人的罪性,成為聖潔;由耶穌的憐憫、慈愛轉成了神公義的刑罰審判;由以往的在各宗派作工轉成了在跟隨全能神腳蹤的一班人身上作工;由以往的專召世上的罪人轉成了揀選耶穌名裡的弟兄姊妹;由耶穌口中的恩言轉成了神口中的兩刃利劍……雖然神末世的工作與主耶穌的工作大不相同,但都是一位神作的,都是為了拯救人。主耶穌的作工是為了救贖人,赦免人的罪;神末世的工作是為了在此基礎上解決人的罪性,使人徹底脫離撒但的權勢,結束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樣,神末世的工作錯了嗎?

而今天的各宗各派定罪神末世的作工仍有自己充分的理由:你不是從空中駕雲來的——你不是神;你的話中說自己是神,是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你是在說僭妄的話;我們主耶穌的話一直是溫柔憐憫,而你的話卻那麼嚴厲,因此你不是神;我們的聖經記載耶穌的名不可改變,而你卻把神的名改變了,所以你不是神;你說你是耶穌的再來,而你所作的卻與我們的主耶穌所作的不相合,所以你是異端、邪教;你說恩典時代過去了,耶穌的工作不是除去人的罪性,只有你的話能潔淨人——你是打岔、破壞耶穌的工作的;當今有那麼多人跟隨你,所以你是迷惑人的。這些理由對不對呢?

神的作工一直向前發展,並不守舊,當一個時代的工作達到果效後,神便帶領人進入下一個時代,進入更高的境地,這樣人類才能蒙拯救,神的經營計劃才能實現,撒但才能被打敗。神帶領我們向前走,難道錯了嗎?由此不難看出,當初的文士、法利賽人與今天抵擋神末世作工的人,他們所持守的理由與表現竟是那樣的相似。文士、法利賽人精通舊約聖經,自以為對耶和華非常忠心,卻抵擋神的新工作,今天的人也自以為對耶穌非常忠心,抵擋神的新工作;文士、法利賽人自己不往前走,也不容讓別人跨進新的時代,而今天各宗派的有些帶領,仍是自己不往前走,也不容讓別人跨進新的時代;文士、法利賽人信神卻依靠希律王和彼拉多的勢力將耶穌釘死,而今天的許多人仍與中國執政掌權的聯合,逼迫神末世的作工;文士、法利賽人把耶穌說成是迷惑人的,是靠鬼王趕鬼,而今天的人仍把全能神的作工當作迷惑人的,說是邪靈作工;文士、法利賽人聽耶穌說了許多話,卻不能留心尋求,沒有絲毫接受真理的心,今天的許多人看到了全能神的話,同樣沒有留心尋求,沒有接受真理的心;文士、法利賽人過於相信自己的頭腦判斷,將耶穌釘死,今天的人更是過於相信自己的頭腦判斷,將神末世的工作定為異端……

弟兄姊妹,面對這樣的情景,你說到底是誰錯了呢?

河南省長葛市 王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