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目錄

謬論(4)有人說:「如果你們傳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真道,那為什麼長老、牧師、神父不接受?」

:根據長老、牧師、神父是否接受來確定是否是真道,這是非常不準確的,也是非常不可靠的。我們都知道,耶穌基督的作工是真道,這是我們篤信不疑的,但當年耶穌在猶太作工時,當時的宗教上層就是那些大祭司、長老、文士他們接受耶穌的作工了嗎?他們承認耶穌的作工是真道嗎?他們非但不信、不接受,反而還極力攔阻別人相信耶穌、跟隨耶穌,難道我們還能根據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不接受耶穌的作工來定規耶穌的作工不是真道嗎?顯然,以宗教上層帶領是否接受來確定是否是真道,這太不準確了。其實,是否是真道,絕不能根據長老、牧師、神父是否認同、承認、接受來確定,也不能根據任何屬靈偉人、名人來確定,而是應根據神自己的作工來確定,是神的作工,就必能發表神的性情,給人帶來真理、道路、生命的供應,必能拯救人脫離敗壞、恢復正常人性的生命性情,若是不能發表神的性情,不能作神自己的工作,不能拯救人類脫離敗壞,那即使是牧師、長老、神父所認同的也不能證明就是真道。所以,衡量是否是真道應根據神作工本身來衡量,不能根據宗教界的上層帶領是否接受來確定。

關於如何衡量真假道,全能神的話說得很清楚:「尋求真道最基本的原則是什麼呢?那就得看到底有沒有聖靈工作,這些話語有無真理的發表,見證的是誰,能給你帶來什麼。分辨真假道得需要具備幾方面常識,最基本的常識就是看有無聖靈作工。因為人信神的實質其實就是信神的靈,即使是信道成的肉身也是因著這個肉身是神靈的化身,也就是說,這樣信仍然是信靈。靈與肉身雖有區別,但因著這肉身是從靈而來的,是話而成的,所以,人信的仍舊是神的原有的實質。所以,區別是否是真道,首先得看有無聖靈工作,其次就是看這道有無真理。所謂的真理就是正常人性的生命性情,也就是神起初造人時對人所要求的,即所有的正常人性(包括人性理智、見識、智慧、做人常識),也就是看這道是否將人帶入正常的人性生活中,看其所說的真理是否是按著正常人性的實際而要求的,這真理是否是現實的、實際的,是否是最及時的。若是有真理,就能將人帶入正常實際的經歷中去,而且人越來越正常,人的人性理智越來越完全,人的肉體生活、靈生活越來越有規律,人的喜怒哀樂越來越正常,這是其次的一條。還有一條就是人對神是否越來越有認識,經歷這樣的作工與真理是否能激發人愛神的心,使人與神的關係越來越近,這就能衡量出是否是真道。最基本的就是這道是否是現實的而且是不超然的,是否能作人的生命供應。具備這幾條便可斷定這道是否是真道。……神不作重複的工作,不作不現實的工作,對人不作破格的要求,不作人理智以外的工作,所作的工作都是在人的正常理智的範圍之內的,不超過正常人性的理智,他的工作是按著人的正常需求而作的。是聖靈的工作人就越來越正常,而且人性越來越正常,人對撒但敗壞的性情、對人的本質越來越有認識,對真理越來越渴慕。也就是人的生命能越來越有長進,人的敗壞性情能越來越有變化,這是神作了人的生命的原意。若是這道不能將人本質的東西揭露出來,也不能將人的性情變化,更不能將人帶到神的面前,不能使人對神有真實的認識,甚至人性越來越低下,理智越來越不正常,那這道就不是真道,或許是邪靈作工或許是舊道,總之就不是聖靈的現實作工。」事實就是這樣,全能神揭開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發表了人所需要的一切真理。在全能神的帶領下,我們對神越來越有認識,看見了神的奇妙智慧、全能主宰、公義聖潔、偉大尊貴、信實與美善,心裡越來越願意愛神,與神的關係越來越近,同時我們對自己的敗壞實質也越來越有認識,對真理越來越渴慕,隨著真理的進入,我們的生命性情逐漸有了變化,我們的人性活出越來越正常;短短十幾年時間,全能神教會在中華大陸越來越興旺,並以得榮之勢向全宇擴展,這與現今各宗各派的荒涼場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事實足以說明,全能神教會有聖靈作工,全能神的道就是供應人生命的真道。

那麼,今天的長老、牧師、神父為什麼不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呢?其實,他們不接受真道的原因與當初那些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棄絕耶穌不接受耶穌的作工原因是完全一樣的。下面我們就具體分析解剖一下當初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不接受耶穌作工的原因,以便我們更能看清當今的長老、牧師、神父不接受真道的原因。

原因一,當初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持守聖經字句,將神定規在了自己的觀念想像之中,這是他們不接受神作工的主要原因。他們只注重經文的字句,對聖經中預言彌賽亞要來的經文充滿想像,而當神作工的事實與他們的想像不符時,他們不是放下自己的觀念想像來尋求、接受神的作工,而是持守自己的觀念想像,極力否認基督,抵擋真道。正如全能神所揭示的:「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卻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並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道,你們說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我們都知道,當年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他們都是熟讀聖經的人,當他們看到先知書上預言說:「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賽9:6-7)他們便根據預言的字面意思對彌賽亞的到來展開了聯想:那要來的彌賽亞既然是來擔當政權的,那他來了一定像大衛一樣作他們的王,並且一定會帶領他們推翻羅馬人的統治,把他們從羅馬人的壓迫、苦害下拯救出來,還有,彌賽亞既然是來作他們的王的,那他肯定要降生在王宮裡,而且肯定長相超凡,才華出眾。可事實卻與他們的觀念想像大相徑庭,主耶穌不是降生在王宮裡而是降生在了馬槽裡,不是生活在達官貴族之家而是生活在一個普普通通的窮木匠家裡,不是長相超凡而是相貌普通與常人無異;尤其不合他們觀念的是,主耶穌並沒有像他們想像的那樣作他們的王,帶領他們推翻羅馬人的統治,反而教導他們要包容、忍耐,要愛仇敵。因著主耶穌的作工與他們所想像的沒有一點相符的地方,所以他們說什麼也不承認耶穌就是他們盼望要來的彌賽亞,不肯接受神的新作工。他們只相信經文的字句,只相信自己頭腦想像中的神,任何違背經文字句與他們頭腦想像中的神不相符的神的新作工,都是他們所不能容忍的。就這樣,這些宗教上層帶領因著主耶穌與他們想像觀念中的彌賽亞沒有一點對號的地方,便認定耶穌並不是他們等候的彌賽亞,並想方設法地抵擋、定罪耶穌,毀謗真道,最終以「耶穌妄稱神的名,不守律法」為由將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再看看今天這些不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牧師、長老、神父等,他們不正是當初那些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的翻版嗎?他們同樣也是持守聖經預言的字面意思而將神定規在了自己的觀念想像之中,當他們看見經上說「你們為什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便對主耶穌的再來充滿了想像,他們認為主再來時肯定是駕著天空中的一朵白雲降臨,而且主來肯定是公開來,主來肯定有大異象顯大神蹟;主來了肯定要提他們上天堂,讓他們與主同享美福等等。可全能神的到來卻大大反擊了他們的觀念,全能神並沒有像他們想像的那樣駕著天空中的一朵白雲向人公開顯現,而是道成肉身隱祕降臨;全能神作工也並不像他們想像的那樣震動天宇、響徹雲霄,而是無聲無響、卑微隱藏,只發表話語不顯神蹟;全能神也沒有把他們提上天堂讓他們與神同享美福,而是發表審判刑罰的話語來揭露人的敗壞悖逆,變化人的生命性情。就這樣,這些牧師、長老、神父因著全能神的作工與他們的觀念想像一點也不相符,他們也像兩千年前的宗教上層領袖定罪抵擋耶穌一樣定罪抵擋末世作工的全能神,將全能神的作工定為是撒但的迷惑、撒但的作工,拒不接受、極力抵擋並四處封鎖教會,攔阻手下信徒接受真道,自己不接受也不許別人尋求。他們之所以不接受神的新工作並且奔跑行惡,就是因為他們沒能從聖經的字句當中找到神末世作工的根據,就是因為末世神的再來沒有合乎他們的觀念想像,所以他們就大肆定罪褻瀆末後的基督。這完全是因著他們將神定規在了自己的觀念想像中造成的。

原因二,當初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頑固守舊,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原則與方向,把神的作工定規在了舊約律法當中。全能神說:「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由於神的作工總有新的進展,這樣,有了新的作工,隨之也就有了過時的、舊的作工。這些舊的作工與新的作工並不矛盾,乃是相輔相成的,是一步一步接續下來的。……神作工總是常新不舊,從不形成規條,而且在不斷地發生著不同程度的變化、更新……而人的信神法也就大不相同了——持守舊的已經熟練了的規條、制度,而且是越舊越合乎人的口味,人這如同石頭一樣的敲都敲不動的愚笨腦袋怎能容得下神這麼多令人不解的新的作工與說話呢?人都討厭常新不舊的神,只喜歡舊的老掉牙的、走不動的白髮蒼蒼的神。就這樣,因著神與人各有『所好』,人便成了神的仇敵……」從神話中看到,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守舊、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不知道神的作工是不斷向前發展、不斷發生變化的,不知道神總是作新事、作奇事、作人所想像不到的事,因而將神的作工定規在了聖經裡,定規在了律法之下,當耶穌所作的超出了聖經,沒有按律法行事,他們就開始定罪耶穌,說耶穌作的工作不是從神來的,最終因耶穌「違背聖經、不守律法」將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如經上記載:「法利賽人中有的說:『這個人不是從神來的,因為他不守安息日。』」(約9:16)「……彼拉多說:『你們自己把他釘十字架吧!我查不出他有什麼罪來。』猶太人回答說:『我們有律法。按那律法,他是該死的,因他以自己為神的兒子。』」(約19:6-7)這不正是猶太法利賽人的可悲之處嗎?同樣,今天的牧師、長老、神父也與當年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一樣守舊,對聖靈作工的原則與方向不認識,不知道神的工作是不斷向前發展的,是常新不舊的,他們認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變的,神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不能作人意想不到的工作,神作工務必得按著人的想像觀念作,按著聖經的記載來作,絕不能走出聖經。他們把神的作工定規在了聖經裡,定規在了恩典時代。所以,當全能神來作工時,他們發現全能神的作工與聖經對不上號,與聖經不相符,與他們的觀念想像不相合,他們就竭力抵擋全能神的作工、定罪全能神的作工,把全能神的新工作定為「邪教」、「異端」。這就是他們不接受全能神的作工的又一個重要原因。

原因三,當初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他們狂妄自大與不喜愛真理的本性是他們不接受神新工作的又一重要原因。他們自恃熟悉聖經,知曉律法,加之百姓對他們又是言聽計從,他們的本性就變得越加狂妄自大、自以為是,越加頑固持守自己、相信自己,甚至相信自己過於相信神。這樣,當他們憑肉眼看到耶穌只是一個普通人,並不像預言中的彌賽亞時,他們狂妄自大的本性就如決堤之洪,一發不可收,雖然他們明知彌賽亞要來,也親眼看到了耶穌顯的神蹟奇事,更親耳聽到了耶穌說的非常有能力、有智慧的話,但他們卻沒有一點謙卑尋求、虛心考察的意思,狂妄自大的本性驅使他們只相信自己的觀念想像,並不相信任何不合自己的觀念的神的新作工。所以他們一口咬定耶穌並不是那要來的彌賽亞,並想方設法抓耶穌的把柄,對耶穌妄加定罪,結果他們成了盼望彌賽亞卻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棄絕彌賽亞的千古罪人。正如全能神說:「……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今天,各宗各派的牧師、長老、神父同樣也是這樣,他們自恃有恩賜、有素質、會背誦經文、在人中間又有高的地位,因而性情狂妄,自高自是,以為自己比誰都高、比誰都強、比誰懂的都多,認為自己的領受最純正、絕對準確,並且要求別人也都聽從,完全把自己的觀念想像當真理對待。所以當他們面對神的新作工時,他們不是謙卑尋求、虛心考察,而是口出狂言隨意論斷、隨意定規,聽聽他們所說的「不是駕著白雲來的就定規是假基督」「講的道再好,只要出了聖經就不對,就不是神的作工」這話,這與當初的法利賽人定規耶穌的作工不正是同一腔調嗎?他們對神沒有一點敬畏之心,沒有一點尋求之意,只要神的作工與他們的觀念不符,他們就認為不正確,並極力地否認、抵擋、逼迫、棄絕,根本看不出他們有一點謙卑,有一點敬畏,有一點尋求的意思,即使神的話說得再有權柄、有能力,裡面再滿了真理,他們也會擺出一副不屑一顧、以鼻嗤之的傲慢神態,頑固地憑自己的觀念想像來抵擋定罪神的作工,根本不給聖靈一點作工的機會。所以,至今他們也不能得到神的啟示認出全能神的作工就是真道,而是一如既往地作著定罪、抵擋、攪擾、拆毀的工作,這完全是因著他們的狂妄自大、頑固不化、不尋求真理的本性導致他們走上了敵基督的道路。

原因四,當初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他們特別喜愛地位、喜歡享受地位之福,竭力謀取地位的野心是他們接受神新工作的又一道屏障。這些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都是猶太教的上層領袖,有著極高的地位、極大的威望,以色列的眾百姓都仰望、崇拜他們。他們聽慣了眾人的阿諛奉承,享受慣了人的前呼後擁,地位之心早已牢不可破,如經上記著:「他們好穿長衣遊行,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們的安,又喜愛會堂裡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路20:46)他們巴不得人都對其崇拜有加、唯命是從、服服貼貼,甚至把他們當神對待。可耶穌的到來動搖了他們穩固已久的地位。耶穌在聖殿以外作了不同於律法的新工作,因著聖靈的作工,越來越多的人跟隨了耶穌。這事令那些寶愛地位的宗教官員極其害怕,他們惟恐以色列的百姓都離開他們去信耶穌以致使他們失去擁有多年的地位。當他們看到耶穌的聲望越來越大,並且自己手下的許多人也都去跟隨耶穌了,他們便對耶穌產生仇視、痛恨,為了保住自己搖搖欲墜的地位,他們採取了各種手段抵擋、定罪、否認耶穌的作工,並對耶穌產生了殺心。這在聖經上也有明確記載:「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聚集公會,說:『這人行好些神蹟,我們怎麼辦呢?若這樣由著他,人人都要信他,羅馬人也要奪我們的地土和百姓。』……從那日起他們就商議要殺耶穌。」(約11:47-53)從這裡我們可清楚地看到,祭司長和法利賽人把地位看得高於一切,為保全地位不惜設罪殺害耶穌。最終他們將仁慈的主耶穌釘死在了十字架上。從始到終,他們對主耶穌的作工沒有絲毫接受之意。儘管後來,他們知道了耶穌死裡復活的事實,但仍沒有悔改之心,而是更加惶恐不安,生怕百姓知道了這一消息後都會信耶穌,使他們失去地位、飯碗;為保全地位,他們竟買通兵丁使其編造謠言來掩蓋主復活的事實真相(參閱太28章)。可見,名利地位早已充斥了這些宗教領袖的心,使他們成了拒絕耶穌、詆毀耶穌作工的歷史罪人。同樣,今天這些宗教界的牧師、長老、神父之所以拒不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並且百般抵擋、定罪、攪擾、拆毀,這與當初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作工的心理狀態及本性實質是完全一樣的。今天的這些牧師、長老、神父在教會中也有著很高的地位、很大的名望,也享受眾人的吹捧、擁護、仰望多年,他們站在高堂之上揮手揚言、發號施令,在他們的心裡,早已覺得自己就是信神之人的領袖,就應該享受眾人的吹捧擁護與仰望,雖然他們在人面前口口聲聲地說自己是眾人的奴僕,是為神看管羊群的,但實質上他們早已坐在了神的位上,將信徒都霸佔在自己的手下,使其成為自己施行權柄、享受地位之福的工具。因此,當神親臨人間來呼召帶領他的羊群時,做慣了群羊之首的宗教首領們不甘心屈服於全能神的名下,更不甘心將神的羊乖乖地交出來讓神親自帶領、牧養,他們竭力定罪神的作工,攔阻神的羊歸向神。但全能神的作工勢不可擋,神的羊聽神的聲音,許多人認出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而歸向了全能神,這使得這些貪愛地位的宗教首領惶恐不安,他們深怕全能神的新工作吸引自己手下更多的信徒跟隨,以致使他們徹底失去擁有多年的地位,失去眾人的擁護與追隨。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保住自己的「鐵飯碗」,他們打出了「保護羊群、捍衛真理」的幌子,不擇手段地封鎖教會、捆綁群羊,編造出各種各樣的謠言來詆毀、定罪神的作工,抵擋神的到來。他們喜愛地位的野心與他們不喜愛真理的本性決定他們不可能接受真道,他們早已被神棄絕,只等待神公開顯現時接受地獄的懲罰。這正是他們一味地追求名利地位、貪享地位之福所帶來的惡果。

綜上可見,牧師、長老、神父不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並不是因著全能神的作工不是真道,而是因著他們持守聖經的字句把神定規在了聖經裡、定規在了自己的觀念想像中;是因他們太守舊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而將神定規在了神以往的作工中;是因他們狂妄自大不服從真理的本性驅使他們頑固地持守自己而否認神;是因他們強烈的嚮往地位的慾望驅使他們為保地位而誓死棄絕神的到來。因著這種種原因,他們否認真道、棄絕真神,不折不扣地扮演了當代法利賽人的角色,將神重新釘在了十字架上(即定罪神)。

但不可否認的一個事實是,雖然今天各宗各派的牧師、長老、神父拒不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並且竭力抵擋、定罪、攪擾、拆毀,但神的工作並沒有因著他們的不接受及他們的攪擾與拆毀而受到攔阻,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已被絕大多數真心信神、渴慕真理的人所承認、接受,所有真心信神的人都將歸在全能神的名下,這已是大勢所趨,神的作工如洶湧的浪濤浩浩蕩蕩,任何敵勢力也攔阻不了,如今全能神的作工已傳遍中華大陸,並且已經開始向全宇擴展。這正如當年耶穌基督福音的擴展,雖然當初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一味地抵擋耶穌、定罪耶穌,甚至將耶穌從猶太人中間「除掉」,但是耶穌基督的福音還是傳遍了宇宙地極,為全天下渴慕神救贖之人所接受。這讓我們看到,是真神的作工任何人也敗壞不了,任何敵勢力也破壞不了。

弟兄姊妹,不要再因著哪個牧師、長老、神父沒有接受,就認為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是真道,這種觀點實在太荒唐、太謬妄!衡量是不是神的作工絕不能根據帶領是否接受來衡量,神的作工是根據神自己的計劃、自己的意念來作的,而不是根據任何屬靈偉人的想像觀念來作的,若我們仍堅持以帶領是否接受來衡量是否是真道,那我們就永遠也找不著真道,看不見真神的顯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