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目錄

謬論(12)有人說:「耶穌說過『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你們信全能神的人傳的名不是耶穌,怎麼能到父的面前?你們傳的肯定不是神的作工。」

:有人說:「耶穌說過『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你們傳的名不是耶穌,怎麼能到父的面前?你們傳的肯定不是神的作工。」這是不認識主耶穌的人說的話,難道主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這話的意思就是告訴人「他的名是永不改變的,他再來仍叫耶穌,人只有認準『耶穌』這個名才可以得救」嗎?若是如此的話,那啟示錄上說的「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啟3:12)這話又如何解釋呢?難道我們要廢去啟示錄上的這話不成嗎?再說了,若真是只要認準「耶穌」這名就可以得救了,那為什麼那些奉耶穌的名傳道、奉耶穌的名趕鬼、奉耶穌的名行異能的人卻被耶穌棄絕?這些人不都是耶穌忠實的跟隨者嗎?他們不都是一心一意地持守「耶穌」這名的人嗎?可見,人認為只有認準「耶穌」這個名才能得救,耶穌再來仍叫「耶穌」,這是錯誤的,完全謬解了主耶穌這話的意思。其實,主說這話的意思是要告訴人「基督的實質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人只有相信基督、跟隨基督、接受基督所賜的真理才能得救」,並不是告訴人「他來時名還叫『耶穌』,人只有持守『耶穌』這個名才得救到父那裡」,人若不認識基督的實質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不能憑此認出神、跟隨神、得著神在末世賜給人的一切真理,那人再持守「耶穌」這個名也斷不能進神的國,不能得救。

事實上,人認為神的名只能叫「耶穌」,末世神再來仍叫「耶穌」,若不叫耶穌就不是神,這完全是人的觀念想像,並不符合事實。從神以往的作工中我們就可看到,神的名並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隨著時代的不同而不斷變化的。就如律法時代,神的名叫「耶和華」,但這名並不是到永遠的,儘管耶和華說「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出3:15)但這話只是指著律法時代說的,並不包括恩典時代,那些生在恩典時代卻持守神在律法時代所叫的「耶和華」這名而拒不接受「耶穌」這名的人,都是被神的作工淘汰的人;同樣,恩典時代神的名叫「耶穌」,這名也不是到永遠的,儘管經上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但這話也只是指著恩典時代說的,並不包括末世,若是末世神來仍叫「耶穌」,那啟示錄上說的「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這話不是要落空了嗎?所以,末世當神再來作新工作時,神不會再叫「耶穌」,神的名仍要改變,神要以新名——「全能者」來開展新的時代,作新的工作,而那些生在末世卻持守神在恩典時代所叫的「耶穌」這名而拒不接受神在末世的新名的人,同樣也要被神新時代的作工所淘汰。

我們不妨來看幾段全能神的說話:「有人說神的名不變,那為什麼耶和華的名又變成耶穌呢?說彌賽亞要來,怎麼來了一個名叫耶穌的呢?這神的名怎麼會變呢?這些不是早已作過的工作嗎?難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嗎?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換,『耶和華』的工作可由『耶穌』來接續,『耶穌』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來接替嗎?『耶和華』的名可變為『耶穌』,『耶穌』的名不也可以更換嗎?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頭腦太簡單造成的。神總歸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麼變,也不管他的名如何變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遠也不變,你認為神只能叫耶穌的名,那你的見識就太少了。」

「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麼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麼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替時代,因為沒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

「『耶和華』這名是在以色列當中作工我所取的名,其原意就是能憐憫人、能咒詛人,又能帶領人生活的以色列人(即神的選民)的神,是大有能力、滿有智慧的神;『耶穌』本是以馬內利,原意是滿有慈愛、滿有憐憫的救贖人的贖罪祭,他是作恩典時代工作的,是代表恩典時代的,只能代表經營計劃當中一部分工作。……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著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麼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並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並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說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

「耶穌這一個名,即『神與我們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嗎?就能把神說透嗎?人若說神就只能叫耶穌,再不能有別的名,因神不能改變他的性情,這話才是褻瀆!你說就『耶穌』一個名——神與我們同在,就能將神代表得完全嗎?神能叫許多名,但在這許多名中,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一切都概括出來,沒有一個名能將神完全代表出來,所以說,神的名有許多,但就這許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性情全都說透,因神的性情太豐富了,簡直讓人認識不過來。人沒法用人類的語言把神盡都概括,人類也只能用一些有限的詞彙來概括人所認識到的神的性情:偉大、尊貴、奇妙、難測、至高無上、聖潔、公義、智慧等等。太多了!就這幾個有限的詞也不能將人所看見的有限的神的性情都描述出來。後來,又有許多人加添了一些更能表達人內心激情的詞:神太偉大了!神太聖潔了!神太可愛了!到現在,類似這些人類的語言也達到頂峰了,人仍然無法表達清楚。所以,在人看,神有許多名,但神又沒有一個名,這是因為神的所是太多了,但人的語言又太貧乏了。就一個特定的詞、一個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將神的全部代表出來,那你說神的名還能固定嗎?神如此偉大、如此聖潔,你就不容他在每個時代來更換他的名嗎?所以,在每個時代神自己要親自作工的時候,他就用符合時代的名來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這個具有時代意義的特定的名來代表本時代的他的性情,是神將神自己的性情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出來。但就這樣,許多有屬靈經歷的、親眼看見神的人仍感覺到就這一個特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出來,無奈!人也就不稱呼神的名了,就直接稱呼『神』。似乎人的內心充滿了愛,但又似乎人的內心矛盾重重,因人都不知如何解釋『神』。神的所是太多了,簡直沒法形容,但沒有一個名能概括神的性情,沒有一個名能將神的所有所是都描述出來。若有人問我:『你到底用什麼名?』我就告訴他,『神就是神!』這不是神的最好的名嗎?不是神性情的最好的概括嗎?這樣,你們何苦再追究神名的事呢?何必再總為一個名吃不下、睡不著而苦思冥想呢?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華,不叫耶穌,也不叫彌賽亞,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時,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結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結束了,隨之,他的名也就沒有了。萬物都歸在了造物主的權下,他還用叫一個非常恰當但又不完全的名嗎?現在你還追究神的名嗎?你還敢說神就叫耶和華嗎?你還敢說神只能叫耶穌嗎?褻瀆神的罪你擔當得起嗎?你要知道,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個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選擇的嗎?還用你——一個受造之物來定規嗎?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領受到的,是按照人類的語言來叫的名,但這名人概括不了。你只能說天上有一位神,他叫神,是大有能力的神自己,太智慧、太高大、太奇妙、太奧祕而且太全能,再說就說不下去了,就能知道這麼一點,這樣,就耶穌一個名能把神自己代替了嗎?來到末世,雖然仍是他作工,但是他的名得換一換,因為時代不一樣了。」

讀了全能神的說話,你還能再持守「信全能神的人傳的名不是耶穌,怎麼能到父的面前」這觀念嗎?你還能否認全能神的作工,定罪說「你們傳的肯定不是神的作工」嗎?你敢肯定耶穌再來還叫「耶穌」而不叫啟示錄中說的「全能者」嗎?啟示錄中多處提到「全能者」,如:「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聖哉,聖哉,聖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世之王啊(『世』或作『國』),你的道途義哉,誠哉!」「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等等,為什麼就沒有一處提到「昔在今在的耶穌」呢?為什麼就沒有一處提到「耶穌作王」呢?這足以讓我們看到,神在末世不再叫耶穌,而是叫全能者。「耶穌」這名是為著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而有的,代表的是神的憐憫慈愛的性情,這名不能代表神末世要作的工作,不能代表神末世所要發表的性情,末世神要作刑罰審判的工作,要作各從其類、罰惡賞善的工作,神所發表的性情不僅有憐憫慈愛,更有公義、威嚴、烈怒、咒詛與焚燒,神要將他的本來面目,就是他的所有性情與他的所有所是都公布於眾,讓人看見他就是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所以,神要以「全能者」這個名來開展整個時代的工作,來結束神的整個六千年的經營。但不管神的名叫耶穌也好,叫全能者也好,不都是神自己嗎?實質不都是一位靈嗎?神的實質還能因著所起的名不同而改變嗎?耶和華、耶穌、全能者不是一位神在不同的時代因著工作的不同而叫的不同的名嗎?神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不更有利於我們認識神的全部性情、所有所是及神的實質嗎?這樣我們還能持守神的名只能叫「耶穌」嗎?我們還能對神在末世叫「全能神」有觀念嗎?

末世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雖然神的名變了,但實質並沒有變,耶穌是聖靈感孕,是神的靈道成的肉身,全能神也是神的靈所道成的肉身,雖然人的肉眼看不見神的靈,但神所發表的真理、所作成的工作可以為神的靈作見證,耶穌不是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這話嗎?全能神也告訴我們:「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帶給人真理,賜給人生命,指給人道路。」由此可見,神是真理、道路、生命,這是永不改變的,是人認識神的途徑。我們只要考察一下全能神的作工、說話,看看全能神的作工說話有沒有真理的發表、能不能指給人道路,賜給人生命,就知道全能神是不是耶穌的再來了。末世全能神發表了百萬餘字話語,揭開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揭示了全人類的敗壞與悖逆,闡明了人類所需要的一切真理,給人指出了達到性情變化得著潔淨從而到「父」那裡去的途徑。藉著全能神的說話,我們認識了神的全能、智慧、公義、聖潔、憐憫、慈愛的性情與所是,認識了自己的敗壞實質與悖逆根源,在神的刑罰審判的話語中敗壞性情逐漸得著了潔淨;藉著吃喝全能神的話語,藉著經歷全能神的作工,我們真切地體會到、看到,全能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全能神的話語就是我們得救的惟一保障,全能神一點不差就是耶穌的再來!

全能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這是鐵證如山的事實。親愛的弟兄姊妹,趕緊醒悟來考察、尋求神的新作工吧,不要再活在自己的觀念中空守「耶穌」的名而抵擋耶穌的實質(全能神)了!法利賽人不就是空守「彌賽亞」的名而抵擋彌賽亞的實質(耶穌)嗎?我們若執迷不悟,寧死也不考察全能神的作工,那我們一點不差走的就是法利賽人的路,這樣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到父那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