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目錄

謬論(24)有人說:「聖經絕無人意摻雜,都是神的話,聖經裡的話都有幾面性,也都有預表意,聖經是絕對的權威,沒有任何書能與其相比,人人都要承認聖經的無誤性;凡是說聖經有人意摻雜、有錯誤的,就是攻擊聖經、否認聖經的,這人必遭咒詛。」

:人認為聖經都是神的話,絕無人意摻雜,是絕對的權威,人人都得承認聖經的無誤性,如果說聖經有人意摻雜,就是攻擊聖經、否認聖經,就必要遭受咒詛,這實在是太荒謬了!聖經都是人手所寫的,是由許多古先知與門徒、使徒記載下來,後人收集彙編的一本記載神作工史實的書,裡面雖然記載了耶和華和耶穌當時作工說話的內容,但這書並不是耶和華和耶穌親自記載的,裡面的話也不都是耶和華和耶穌親口說的,這樣人怎麼能說聖經裡的話都是神的話,絕無人意摻雜,任何人都得承認聖經是準確無誤的呢?怎麼能說誰要是指出聖經有人意摻雜,這就是攻擊聖經、否認聖經,就要遭受咒詛呢?這不是把聖經與神劃為等號,把神的話與人的話視為同等了嗎?這樣的觀點看法不是對神的褻瀆嗎?

全能神說:「現在的人總認為聖經是神,神也就是聖經,並且認為神就說了聖經中那麼多話,聖經那麼多話都是神說的,甚至所有信神的人都這樣認為,所有新舊約六十六卷書雖然是人寫的,但都是神所默示的,是聖靈說話的記錄,這是人偏謬的領受法,是不完全符合事實的。其實,舊約裡除了預言書以外,多數都屬於歷史記載,新約書信有些是出於人的經歷,有些是出於聖靈開啟的,就如保羅寫的書信是出於人作的工,這都是聖靈開啟的,是寫給眾教會的書信,是他對眾教會弟兄姊妹的勸勉與鼓勵,並不是聖靈說的話,他不能代表聖靈說話,而且他也不是先知,他更沒看見異象,這信是寫給當時的以弗所、非拉鐵非、加拉太等幾處教會的。所以說,新約保羅書信都是保羅給那些教會寫的書信,不是聖靈的默示,也不是聖靈直接的說話……他說的話凡是對人有造就、正面的話都對,但他說的話並不能代表聖靈的說話,不能代表神,人若把人的經歷記錄、把人的書信當作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這是大錯特錯的認識法,這是極大的褻瀆!……他的身分僅是一個作工的使徒,僅是一個奉差遣的使徒,並不是先知,不是預言家,對他來說,個人的作工與弟兄姊妹的生命最關鍵。所以他不能代表聖靈說話,他說的話並不是聖靈的說話,更不能說成是神的說話,因為他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並不是神道成肉身。」從神話中看到,人認為聖經那麼多話都是神說的,絕無人意摻雜,這是人偏謬的領受法,是不完全符合事實的,嚴重地說就是對神的褻瀆!舊約中除了預言書——但以理書、以賽亞書、何西阿書等是神的靈藉著先知默示的,其他的多數都是記載以色列歷史的書——創世記、出埃及記、約書亞記、路得記、尼希米記等,當然還有一小部分是人寫的智慧箴言的書——箴言書、雅歌、傳道書等,人記載的這些書中並不都是神的話。就如聖經中的摩西五經——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這些書是摩西把耶和華當初怎樣創造天地萬物、怎樣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進迦南、怎樣頒布律法的經過記載下來,讓後人知曉耶和華的作為,認識耶和華的性情,進而能敬拜耶和華,摩西記載的書中有耶和華神說的話(參閱出3:5-10;14:1-4),也有摩西自己說的話(參閱出8:26、29;9:29、30),更有以色列眾百姓說的話(參閱出16:2、3;民14:2),還有使者說的話(參閱創22:11-12),這裡面並不全部都是神說的話。而新約除了四福音中記載了一些耶穌作工之時說的話以外,其餘多數都是門徒、使徒寫給眾教會的書信——羅馬書、哥林多前後書、彼得前後書、提多書、以弗所書等,其中保羅寫的書信居多。門徒、使徒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是被神使用的人,他們並不是先知,也不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他們絕不能代表神,也不能代表聖靈說話,所以他們寫的書信只代表人的經歷,是出於人作的工,並不是聖靈說的話,也不是神親自默示的。這些書信就像李常受、倪柝生、蓋恩夫人、勞倫斯等等那些屬靈人物寫的屬靈書籍一樣,只是談些聖靈的開啟與個人的經歷。所以說,聖經中只有耶和華的說話、耶穌的說話和先知直接從神得的默示的話才是神的話,才是沒有任何人意摻雜、絕對準確無誤的,其餘的話都不是神說的話,人若把聖經中人的記載、經歷記錄、人的書信當作是神的說話,這是把人的話與神的話劃為等號了,這是大錯特錯的認識法!這是對神的褻瀆!

聖經是人記載下來的,並不全部是神的親口發聲,這樣在聖經中就難免有人的摻雜與人偏謬的領受法,不能說是完全準確無誤的。全能神說:「聖經並不全部是神親口發聲的記錄,只是神前兩步作工的紀實,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預言的記載,有一部分是歷代神所使用的人寫出來的經歷與認識。在人的經歷中摻雜人的看法、認識,這是難免的。在這許多書當中,有些屬於人的觀念、人的偏見、人偏謬的領受法,當然多數的話是出於聖靈開啟光照的,屬於正確的領受,但也不能說是完全準確的真理發表。」「今天你們誰敢說凡是被聖靈使用的人說出的話都是出於聖靈的?誰敢這麼說?你如果這麼說,那為什麼把以斯拉的預言書給刪掉了,還有那些古聖先知寫的書都給刪掉了?既然都是出於聖靈的,那為什麼你們還敢隨意選擇呢?你有這個資格選擇聖靈作工嗎?還有在以色列當中的許多故事他們也都給刪了,如果你認為這些以往記載的書都出於聖靈,為什麼把一部分書給刪了?既然都出於聖靈,那就都留著,發給眾教會弟兄姊妹看,不要摻雜人意來隨便刪選,這樣做才對。說保羅、約翰他們這些人的經歷中摻雜個人的看見,並不是說他們的經歷認識是出於撒但的,只是說他們有出於個人的經歷和個人所看見的東西。他們是根據當時現實的經歷背景而認識的,誰敢有把握說那些是完全出於聖靈的?若說四福音完全出於聖靈,那為什麼馬太、馬可、路加、約翰他們四個人對當時耶穌作的工作所談的都不一樣呢?」「被使用的人作的工作也是聖靈的作工,只不過神的作工是聖靈的完全發表,一點不差,而被使用的人的作工中有許多屬人的東西摻雜,並不是聖靈直接的發表,更不是完全的發表。」神話說得很清楚,聖經並不全部是神親口的發聲,不是神自己親自寫的話,這樣聖經就會有人意的摻雜,不能是準確無誤的。因為只有神的作工是絕對準確無誤的,是聖靈完全的發表,沒有一點人意的摻雜,也沒有一點屬人的東西,完全就是聖靈直接的發表;而被神使用的人的作工並不能完全代表神,不完全是聖靈的意思,所說的話也不是聖靈的直接發表,裡面不免有人意的摻雜、人的偏見,也有人的經歷認識、人的領受法,所以聖經就不可能沒有人意摻雜,不可能是絕對準確無誤的。比如:保羅在給眾教會寫書信時,曾說過一些狂妄自誇的話,他說:「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1:21)「我說這話是羞辱自己。……然而人在何事上勇敢(我說句愚妄話),我也勇敢。……他們是基督的僕人麼(我說句狂話)?我更是。」(林後11:21-23)狂妄自誇本是讓神厭憎恨惡的撒但性情,顯然,保羅說這些話並不是出於聖靈的意思,既然不是出於神的,那他不完全就是憑著人意說的話嗎?又如:在馬太福音1章中,馬太開頭給耶穌寫了一個家譜,說耶穌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是約瑟的兒子,可接著又說耶穌是聖靈感孕,是直接來源於靈,並不是約瑟的兒子,這不是上下矛盾嗎?耶穌在人來看是約瑟的兒子,但他的實質是聖靈感孕,他與約瑟沒有任何關係,馬太卻把約瑟家族中的四十二代人物強加在了耶穌身上,硬說約瑟的家譜是耶穌的家譜,這不是出於人的好心嗎?這不是人意的摻雜嗎?再如,舊約聖經撒母耳記下24章與歷代志上21章中都記載了大衛數點百姓的事,撒母耳記下24章1節記載是耶和華激動大衛數點百姓,而歷代志下21章1節卻說是撒但激動大衛數點百姓;撒母耳記24章9節記載約押數點以色列拿刀的勇士是八十萬人,而歷代志下21章5節記載約押數點以色列拿刀的勇士卻是一百一十萬人;撒母耳記下24章21節記載耶和華要降的三樣災是七年的飢荒、三月被追趕、三日瘟疫,而歷代志下21章12節記載的耶和華要降的三樣災卻是三年飢荒、三月被追趕、三日瘟疫。原本這兩處經文記載的是同樣一件事情,但卻有著完全不相同的說法,這難道不是人記載的誤差嗎?從此足見,聖經中是存在人意摻雜的,並不是絕對準確無誤的,人認為聖經是絕對準確無誤的,這是不符合事實真相的說法。

有人認為聖經裡的話都有幾面性,這也是不正確的說法。其實,這個說法的來源無非是因著聖經中有一些經文明明記載的是同樣一件事情,但卻有著完全不相同的說法,有的甚至是彼此相互矛盾,而人一直認為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都是神的話,絕對沒有人意摻雜。就這樣,人在不敢說聖經有人意摻雜、有誤差之處的情況下,只好用「聖經都有幾面性」來解釋聖經中的矛盾之處,說聖經裡面描述的細節不同,說的話也不相同,這並不是聖經有誤差了,有人意摻雜了,而是不同的人站在不同角度、從不同方面來記載的,以此讓人相信聖經的準確無誤性。但事實上,如果我們仔細閱讀聖經就會發現,聖經中有些經文即使用「聖經都有幾面性」來解釋,也是解釋不通的。比如,四福音書中記載彼得三次不認主,在馬太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中記載彼得三次不認主時,雞只是叫了一遍,而在馬可福音中記載彼得三次不認主時,雞是叫了兩遍,這很明顯就是不同之處,相信有很多弟兄姊妹都提出過這樣的疑問:到底彼得三次不認主時,雞是叫了一遍,還是叫了兩遍呢?最終人解釋不了,就只好用「聖經都有幾面性」來解釋了,說雞實際是叫了兩遍,只是在馬太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裡只記載了一遍,並沒有記載兩遍。試想:既然聖經絕無人意摻雜,沒有任何誤差之處,完全都是出於神的,那這四福音書裡記載雞叫的遍數就應該是一樣的,怎麼可能有這兩種不同的說法呢?難道把雞叫的遍數記載成一遍或兩遍,這裡面還有什麼幾面性嗎?還有什麼代表意義嗎?可見,這兩種說法中肯定有一種是存在誤差的,人即使用「聖經都有幾面性」來解釋也是說不通的。還有,在馬太福音27章5節裡記載猶大是「吊死」的,而在使徒行傳1章18節記載猶大的死是「……肚腹崩裂,腸子都流出來」,這更是非常明顯的矛盾之處,一個說是吊死的,一個說是肚腹崩裂而死的,猶大到底是怎麼死的呢?這時人又沒法解釋了,只好又用「聖經都有幾面性」來解釋,說猶大既是吊死的,又是肚腹崩裂而死的。很明顯,這兩處經文用這個說法來解釋,也是根本就說不通的,猶大要麼是因上吊而導致死亡的,要麼是因肚腹崩裂而導致死亡的,他不可能同時死於這兩種原因。所以說,人認為聖經都有幾面性這樣的說法根本就不成立,這只是人為「聖經的準確無誤性」而自圓其說罷了!

有人認為聖經的話也都有預表意的,這更是不準確的說法!全能神說:「聖經所記載的都是當時以色列的事,都是當時以色列選民做的事,也就是耶和華作的事,所以以後聖靈對這事不責備,即使選上一些或刪去一些,聖靈雖然不稱許,但也不責備。聖經純屬以色列的歷史,也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的人、事、物多數都屬於實人、實物、實事,沒有什麼預表意義,當然除了以賽亞、但以理說的預言,或約翰寫的異象書。」從神話中看到,聖經中記載的純屬神作工的歷史,也是當時以色列人經歷耶和華和耶穌兩步作工的史實,記載的都屬於實人、實物、實事,沒有什麼預表意義,除了先知預言和約翰寫的啟示錄有預表意義以外,其他的都沒有。比如,在出埃及記20章中記載神向以色列頒布的十條誡命,要求人不可敬拜偶像,不可偷盜,不可殺人,不可在安息日作一切的工……這些都是耶和華對律法之下的人頒布的誡命,人只要實實際際地遵行耶和華的法度就可以了,這其中根本沒有什麼預表意義。還有,在馬太福音5章中記載耶穌對當時之人的教導,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這些話都是耶穌頒布的新時代誡命,都是耶穌對恩典時代之人的要求,這也談不上有什麼預表意義。可見,人說聖經都有預表意義,這是非常不準確的!

當然,今天全能神說出聖經中有人意摻雜,並不是準確無誤的,這只是為了讓人正確對待聖經,並不是完全否認聖經、攻擊聖經。全能神說:「今天我這樣解剖聖經,並不是說我厭憎聖經或否認聖經的參考價值,我是將聖經的原有價值與聖經的來源向你講清闡明,免得你總是蒙在鼓裡。因為人對聖經的看法太多了,而且多數都是不正確的看法,人這樣看聖經不僅得不著人該得的東西,更重要的是攔阻我要作的工作,對以後的工作是極大的打岔,只有弊沒有利。所以,我讓你明白的僅僅是聖經的實質與內幕,並不是不讓你看聖經或讓你去宣揚聖經是一本沒有價值的書,而是讓你對聖經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正確的看法,不要太片面了!雖然說聖經是一本人所記載的歷史書,但是在這本書中,也記載了許多古聖先知事奉神的原則與近代使徒事奉神的經歷,而且是人真實的看見、認識,這些都能作為在本時代中追求真道之人的參考。」「……聖經伴隨人幾千年的歷史,而且人都把它當作神來對待,甚至於到末世人用聖經取代了神的位置,這是神很厭憎的事情。所以閒暇之餘,神不得不將聖經的內幕與其的起源都一一澄清。如若不然,聖經在人心中的地位仍可以替代神,而且人都拿聖經的字句來定罪、衡量神的所作所為。神解釋聖經的實質、構造與其中的破綻,並不是否認聖經的存在,也不是定罪聖經,而是給其一個合適、恰當的說法,將聖經的本來面目還原,糾正人對聖經的錯謬認識,讓所有的人都對聖經有一個準確的看法,不要再崇拜聖經,不要再迷失方向——將迷信聖經錯認為就是信神、敬拜神,甚至不敢面對聖經的真實背景與其中的破綻。當人都對聖經有了純正的認識之後,才毫無顧忌地將其丟掉來大膽地接受神新的說話,這就是神說這幾篇說話所要達到的目的。」可見,全能神今天這樣解剖聖經,並不是否認聖經、定罪聖經,也不是說聖經就沒有一點參考價值,讓人都去宣揚聖經是一本沒有價值的書,而是給聖經一個合適、恰當的說法,糾正人對聖經的錯謬認識,讓人對聖經的來源、實質、內幕與原有價值都有個清楚的了解與認識,對聖經能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準確的看法,以免人再過分地崇拜聖經、迷信聖經,用聖經取代神的位置,認為信聖經就是信神、敬拜神,從而攔阻人敬拜真神,接受真神的新工作,這是神指出聖經有人意摻雜、並不是準確無誤的目的所在。

弟兄姊妹,雖然聖經一直是歷代信神之人心中的「天書」、「聖書」,從古到今,沒有人敢解剖聖經,也沒有人敢不承認聖經的無誤性,但今天全能神的作工揭開了聖經的內幕、實質,將聖經的本來面目還原,讓我們看到聖經的真實背景與其中的破綻,使我們對聖經能有純正的認識,知道聖經並不完全是神說的話,也不是絕對準確無誤的,這才是真理,才是事實真相。所以,願我們都能正確對待聖經,不要再把聖經當成神一樣敬拜,認為聖經就是神,神就是聖經,我們還是從迷信聖經、敬拜聖經的情形中走出來,真實地面對全能神的末世新工作,不要再因被聖經牢籠而成為拒絕神、抵擋神新工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