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类书籍 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一 必須見證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

一 必須見證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

7 為什麼說神兩次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參考聖經:

「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來9:28)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約1:1 )

相關神話:

「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將人從罪中贖出來,是藉著耶穌的肉身來將人贖出來,就是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了下來,但是撒但的敗壞性情仍在人的裡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贖罪祭了,而是將那些從罪中贖出來的人徹底拯救出來,讓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夠脫離罪,得著完全的潔淨,達到性情變化而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歸到神的寶座前,這樣人才完全聖潔了。律法時代結束之後,從恩典時代神就開始了拯救的工作,一直到末世神作了審判刑罰人類悖逆的工作,使人類完全得著潔淨之後,神才結束拯救的工作,進入安息。所以,三步工作中只有兩次道成肉身來親自作工在人中間,就是因為三步工作中只有一步是帶領人生活的工作,其餘的兩步工作則都是拯救的工作。只有神道成肉身才能與人同生活,體嘗人間痛苦,活在正常的肉身之中,這樣,才可將受造的人所需的實際的道供應給人。人是因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神的全部救恩的,並不是人從天上直接祈求來的。因人都屬血氣,沒法看見神的靈,更沒法靠近神的靈,人能接觸到的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藉此人才明白一切的道,才明白一切的真理,得著全部的救恩。第二次的道成肉身足夠將人的罪脫去,足夠將人完全潔淨,所以,第二次的道成肉身就結束了神在肉身的全部工作,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當耶穌作工時,人對耶穌的認識仍然是渺茫,仍然是模糊不清,一直認為他是大衛的子孫,說他是大先知,說他是贖人罪的仁慈的主。有些人憑著信心一摸他的衣角病就好了,瞎子也能看見,死人也能復活了,但就人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敗壞性情人發現不了,也不知怎麼脫去。人得著了許多恩典,就如肉體的平安、喜樂,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病得醫治等等這些恩典,其餘就是人的善行與人敬虔的外表,人能以此活著便是合格的信徒,這樣的信徒在死後才能進入天堂,就是得救了。但這些人生前根本不明白生命的道,只是犯罪認罪、犯罪認罪,並沒有性情變化的路,恩典時代人就是這種情形。人完全蒙拯救了嗎?沒有!所以,那步工作作完之後,還有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這步就是藉著話語來潔淨人,來達到讓人有路可行,這步若再趕鬼那就沒有果效、沒有意義了,因為人的罪性不能脫去,只停止在罪得赦免這個基礎上。藉著贖罪祭人已經罪得赦免了,因為十字架的工作已經結束,神已勝過撒但,但是人的敗壞性情還在人裡面存在,人還能犯罪抵擋神,神並沒有得著人類。所以這步用話語來揭示人的敗壞性情,讓人按著合適的路去實行。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義,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為現在是話語直接供應人的生命,讓人的性情能夠徹底更新,是一步更徹底的工作,所以說,末了的道成肉身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徹底完成了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並沒有將道成肉身的工作作完全,只是作完了肉身該作的第一步工作。所以,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神第二次重返肉身,將肉身的全部正常、實際都活出,即讓神的道在一個最正常、普通的肉身中顯現,來完成神在肉身還未作完的工作。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有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實質,但比第一次所道成的肉身更實際、更正常,這樣,第二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比第一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更大,但這苦是因著肉身的職分而才有的,並不同於被敗壞之人所該受的苦。這苦也是因著肉身的正常實際而才有的,因著盡職分是在最正常而又實際的肉身中,所以肉身必要受很多苦。肉身越正常越實際,在盡職分時所受的苦越大。神的工作在一個極其平常的肉身中,沒有一點超然,因為肉身正常而且又要擔當拯救人的工作,所以他所受的苦就比有超然的肉身所受的苦要大得多,這苦都是因著肉身的實際正常而才有的。就從兩次道成肉身盡職分所受的苦就可知道道成肉身的實質,越是正常的肉身擔當工作中所受的苦越大,越是實際的肉身擔當工作人的觀念越重,而且擔的風險越大,但是越是實際的肉身、越是有正常人的完全理智與需求的肉身越能擔當神在肉身中的工作。耶穌是以肉身來釘十字架,以肉身來作贖罪祭,即以一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將人從十字架上完全救了下來。第二次的道成肉身是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作征服的工作,以一個完全的肉身來打敗撒但。只有肉身是一個完全正常、實際的肉身才能作完全的征服工作,才能作出有力的見證。也就是說,征服人是藉著在肉身中的神的實際與正常而達到果效的,不是藉著超然的異能與啟示而征服的。此次道成肉身的神所盡的職分就是說話,藉著說話征服人、成全人,也就是靈實化在肉身中的工作就是說話,肉身的本職工作就是說話,藉此達到完全征服人、顯明人、成全人與淘汰人的目的。所以說,神在肉身中的工作是在征服工作中徹底完全的。而第一次的贖罪工作只是道成肉身的起步工作,征服工作中的肉身才補充了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在性別上,一個是男性,一個是女性,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讓人對神沒有一點觀念,即神能成為男性也能成為女性,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沒有性別劃分,他造了男人也造了女人,在他來看沒有性別劃分。這步工作不顯神蹟奇事,就是為了完成藉著話語達到果效的工作;另一方面原因,就是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藉著說話來征服人,也就是說神此次道成的肉身的本能是說話,是征服人,不是醫病趕鬼。他在正常人性裡作的工作不是顯神蹟,不是醫病趕鬼,而是說話,所以在人看,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比起第一次的肉身要正常得多,在人來看,神道成了肉身這是不假,但是此次道成肉身與耶穌道成肉身又不一樣,雖是道成了肉身,但是並不完全一樣。耶穌是有正常的人性,有普通的人性,但是在他身上又有很多神蹟奇事跟著。這一次道成肉身人的肉眼看不出什麼神蹟奇事,或者給人醫病趕鬼,或者在海面上行走,或者四十天禁食……他不作這些與耶穌相同的工作,不是他肉身的實質不同於耶穌,乃是因他的職分並不是醫病趕鬼,他不拆毀他自己的工作,不攪擾他自己的工作。既用實際的話語來征服,就不用神蹟來折服人,所以說這步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的。你今天所看見的肉身中的神就是完完全全的一個肉身,沒有一點超然,別人有疾病他也有疾病,別人有吃穿他也有吃穿,完完全全是一個肉身。假如這次道成肉身又行超然的神蹟奇事,又醫病趕鬼,說讓誰死他馬上就倒下了,這還怎麼作征服的工作呢?還怎麼擴展外邦的工作呢?為人醫病趕鬼這是恩典時代的工作,是救贖工作的起步工作,神既將人從十字架上救下來,就不再作醫病趕鬼的工作。若在末世來了一位與耶穌相同的『神』,給人醫病趕鬼,為人釘十字架,這樣的一位『神』雖與聖經中記載的神相同,雖然人都容易接受,但其實質不是神靈穿戴的肉身,而是邪靈穿戴的肉身,因為神作工的原則是一次作成就永不重複,所以說,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不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的。末世神將征服的工作實化在一個普通而又正常的肉身中,他不為人醫病,也不為人釘十字架,而是只在肉身中說話,在肉身中征服人,這樣的肉身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這樣的肉身才能完全神在肉身中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在耶穌那步作工之中,為什麼說沒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呢?就是道沒完全成了肉身,他所作的工作只是神在肉身中的一部分工作,他只作了救贖的工作,並未作完全得著人的工作,所以,神在末世第二次道成了肉身。這一步工作也是在一個普通的肉身裡作的,是一個極其正常的人作的,他沒有一點超凡的人性,也就是神成了一個完全的人,是有神身分的人在作工,是一個完全的人在作工,是一個完全的肉身在作工。人的肉眼能看到的,就是一個沒有一點超凡的肉身,一個能說天上語言的極其普通的人,既不顯神蹟,也不行異能,更不在大會堂裡揭示宗教的內幕。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在人看與第一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完全不同,甚至在人看他們倆沒有一點相同之處,第一次作的工作在這次根本看不到一點。第二次作的工作不同於第一次作的工作,但這並不能證明他們的源頭不是一,他們的源頭是否是一根據肉身所作工作的性質而決定,不是根據肉身的外殼而定的。三步工作中共是兩次道成肉身,而且兩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都是來開展時代,都是作新的工作,兩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補充的。用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兩個肉身竟是一個源頭,當然,這是人的肉眼所不能及的,也是人的思維所達不到的,但其實質原本就是一,因為他們作的工作的來源本是一靈。看兩次道成肉身的源頭是否是一,並不能根據肉身的出生年代、出生地點,或肉身的其他條件來決定,而是根據肉身所發表的神性的工作而決定的。耶穌作的工作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中就絲毫不作,因為神每次作工並不是按部就班而是另闢蹊徑。第二次道成肉身不是為了加深或鞏固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印象,而是為了補充、完善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是為了加深人對神的認識,也是為了打破人心中的一切規條,取締人心中之神的錯謬形像。可以說,哪一步神自己的工作都不能讓人對他有完全的認識,只是有一部分,但並不完全。因著人的領受能力有限,雖然他將他全部的性情都發表出來,但人對他的認識仍是不全。神的所有性情是無法用人的言語盡都說透的,更何況僅一步作工怎麼能將神盡都說透呢?肉身的作工有正常人性的掩蓋,人只能從他的神性發表來認識他,並不能從他肉身的外殼來認識他。他來在肉身藉著不同的作工來讓人認識,他的每步作工都不相同,這樣,人對他在肉身的作工才能認識全面,而不定規在一個範圍之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耶穌作了一步工作,只應驗了『道與神同在』的實質,就是神的真理與神同在,神的靈與肉身同在,不可分割,即道成的肉身與神的靈同在,更能證明道成肉身的耶穌是神的第一次道成肉身。這一步作工正應驗了『話成了肉身』這話的內涵之意,更進深了『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的內涵之意,而且將『太初有道』這話也讓你認準。就是說,創世神就有話,神的話與神同在,不可分割,末了時代更顯明他的話的威力與權柄,讓人看見他的所有的道,就是聽見他的所有的話,這是在末了時代作的工作。……因為這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也就是末了一次的道成肉身,即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將所有的神在肉身的工作盡都作透發表出來,結束神在肉身的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四)》

「恩典時代不是作話語工作,只提到釘十字架救贖全人類。聖經裡只提到耶穌為什麼要釘十字架,釘十字架都受哪些苦,人當如何為神釘十字架,在那個時代神作的都圍繞釘十字架的工作。在國度時代,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征服所有信他的人,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了,神在末世就是來作這個工作的,就是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他只說話,很少有事實臨及,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的實質,道成肉身的神說出話來,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也就是『話』來在了『肉身』。『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話成了肉身』,神在末世就要作成這個工作(話在肉身顯現這個工作),這是整個經營計劃當中最末了的一項,所以神非得來在地上,把他的話語都顯明在肉身中。今天作的是什麼,以後作的是什麼,神成全的是什麼,末了人的歸宿,哪些人得救,哪些人歸於滅亡等等,這些末了該作的工作都說清楚了,這些都是為成就『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以往頒布的行政、頒布的憲法,哪些人歸於滅亡,哪些人進入安息,這話都得應驗。道成肉身的神末世主要是完成這個工作,讓人明白神預定的人歸哪,沒預定的人歸哪,子民、眾子如何劃分,以色列怎麼樣,埃及怎麼樣,以後這些話都要一一成就。神的作工步伐加快,把每一個時代要作的,末世道成肉身的神要作的、要盡的職分,都以說話的方式向人公開,這些話都是為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神來在地上主要是來成就『話成了肉身』這一事實的,就是讓神的話從肉身中發出(不像舊約摩西時代,神直接從天發出聲音),然後在千年國度時代一一應驗,作成人眼見的事實,讓人親眼目睹一絲一毫不差,這是神道成肉身的極大的意義。就是藉著肉身作成靈的工作,而且是藉著話語,這就是『話成了肉身,話在肉身顯現』的真正含義。只有神能說出靈的意思,只有在肉身中的神能代表靈發聲,神的話是顯明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除此之外的人都在此引導之下,誰也越不了格,都在此範圍內存活,從此發聲人才知曉,不從此得著人休想得著從天來的發聲,這是神道成在肉身所顯示的權柄,讓每個人都信服。就是最高的專家或宗教的牧師也說不出這話,都得歸服在此話之下,誰也另外起不了頭。神要用話來征服全宇,不是藉著道成的肉身,乃是藉著道成肉身之神口中的發聲來征服全宇上下之人,這才是『道』成了肉身,才是『話』在肉身顯現。或許在人來看神未作多大工作,但神的話一發出人都會心服口服的,都會目瞪口呆的。因著無事實人都大吵大嚷,因著神的話人都摀口,神必作成這一事實,因這是神早已定好的計劃,作成話來在地上這一事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千年國度已來到》

「所謂『神』不僅是聖靈、那靈、七倍加強的靈、包羅萬有的靈,而且還是人,是普通的人,極其平凡的人;不僅是男性,而且還是女性,相同的是都從人生,不同的是聖靈感孕與從人生但直接來源於靈;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擔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贖與征服的工作;同樣代表父神,一個是滿了慈愛憐憫的救贖主,一個是滿載烈怒、審判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闢救贖工作的大元帥,一個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義的神;一個是開頭,一個是結束;一個是無罪的肉身,一個是完成救贖的、作接續工作的、本不屬罪的肉身;同樣是一位靈,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時隔幾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輔相成,可同時相提並論;同樣是人,但是男嬰又是童女。」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神」,你怎麼認識》

「這一步道成肉身或者是受苦,或者盡職分都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義,因這只是最後的道成肉身。神道成肉身只能有兩次,不能有第三次。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性,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已完全了神的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更何況道成肉身的兩次工作已將神在肉身中的工作結束了。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一個正常的人性,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義,這步也是一個正常的人性,但與第一次的是意義不一樣了,比第一步的意義更深了,他所作工作意義也更深了,之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就是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義。把這步工作徹底結束了,整個道成肉身的意義也就是神在肉身的工作就徹底結束了,再沒有肉身要作的工作了,就是從此以後神不會再次來在肉身中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摘選全篇神話)

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說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換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當時耶穌作工稱為獨生子,一說「子」就是個男性,這步為什麼不說獨生子?因為按著工作的需要變換了不同於耶穌的性別。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轄制,特別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實際意義。神道成肉身兩次,不用說,末世是最後一次,他是來顯明他的所有作為的。假如這步不道成肉身親自作工讓人目睹,那在人觀念裡人永遠認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在這以前人就都認為神只能是男性,女性不能稱為神,因為人都把男人作為女人的權柄,認為女人不可擔當權柄,只有男人才可擔當,而且還說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得順服男人,不可超過男人。以往說的男人是女人的頭是針對經蛇引誘的亞當、夏娃說的,並不是針對耶和華起初造的男人、女人說的。當然,作為女人的務必得順服自己的丈夫,得愛戀自己的丈夫,作為丈夫的務必得學會養家糊口,這是人類在地上生活時所必須遵守的耶和華定的律例、典章。耶和華對女人說:「你必戀慕你的丈夫,你的丈夫必轄管你」。說這話只是為了人類(就是男人、女人)能在耶和華的權下正常地生活,只是為了讓人類能生活得有層有次,不失去常規。所以,對男人、對女人究竟如何做,耶和華都作了合適的規定,這只是對所有的在地上生活的受造之物說的,與神所道成的肉身並無關係。神怎能與受造之物相同呢?他說話僅是對著受造的人類說的,是為了受造的人類的正常生活而對男人、對女人都有了定規。耶和華起初造人類是造了男性、女性兩類人,所以,他道成的肉身也就按著男性、女性來劃分了,他並不是根據他對亞當、夏娃所說的話來定規自己的工作。他道成肉身兩次完全是根據起初他造人類的意念而定規的,就是根據未經敗壞的男性、女性來完成他的兩次道成肉身的工作。若人按著耶和華當初對「經過了蛇引誘的夏娃與亞當」說的話來套神道成肉身的工作,那耶穌不也得「戀慕他該戀慕的妻子」嗎?這樣,神還是神嗎?如此這樣,他還能完成他的工作嗎?若神道成的肉身是女性是錯誤的,那神造了女人不也是個極大的錯誤嗎?若人還認為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是錯誤的,那樣耶穌也不娶妻,也沒作到戀慕自己的妻子,這樣,耶穌與今天的道成肉身不是按人說的一樣錯誤嗎?你既用耶和華對夏娃說的話來衡量今天神的道成肉身這一事實,那你就得用耶和華對亞當說的話來衡量恩典時代道成肉身的主耶穌,這不都是一樣的嗎?你既用未經蛇引誘的男性來衡量主耶穌,那你就不能用經過蛇引誘的女性來衡量今天道成肉身這一事實,這是不公平的!你若這樣衡量,證明你沒理智。耶和華所道成的兩次肉身的性別是與未經蛇引誘的男性、女性相聯,是按著未經蛇引誘的男性、女性而兩次道成肉身。你別以為耶穌的男性是經蛇引誘以後的亞當的男性,「他」與「他」毫無關聯,是兩個不同性質的男性,難道耶穌是男性就能證明他是所有女人的頭而並不是所有男人的頭嗎?他不是所有猶太之人(包括男人、女人)的王嗎?他是神的自己,不僅是女人的頭,也是男人的頭,他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也是所有受造之物的頭,你怎麼就把耶穌的男性定為是女人的頭的象徵呢?這不是褻瀆嗎?耶穌是未經敗壞的男性,他是神、是基督、是主,他怎麼能是敗壞之後的亞當的男性呢?耶穌是最聖潔的神的靈所穿戴的肉身,你怎麼能說他是具有亞當的男性的神呢?這樣,神的工作不就都錯了嗎?耶和華還能把經過引誘的亞當的男性加在耶穌的裡面嗎?如今的道成肉身不就是與耶穌不同性別而是性質相同的道成肉身的另一次作工嗎?你還敢說神道成肉身不能是女性,因為女人先經蛇引誘嗎?你還敢說女人是最污穢的,是人類敗壞的起源,神不可能道成肉身為女性嗎?你還敢說「女人永遠是順服男人的,女人永遠不可作神的彰顯,不可直接代表神」這話嗎?以往你不明白,現在你還能褻瀆神的工作尤其是神道成的肉身嗎?你若看不透,最好別亂說,免得顯出你的愚昧無知,暴露出你那醜相。你別以為你什麼都懂,我告訴你,就現在你看見的、你經歷的還沒達到能明白我經營計劃的千分之一,你還狂傲什麼?你僅有的一點才華、僅有的一點點認識還不夠耶穌一秒鐘的作工來利用呢!你的經歷才有多少?你所看見的加上你畢生所聽說的、你個人所想像的還沒有我一時作的工作多呢!你最好別挑毛揀刺,你再狂也不過是一個螞蟻不如的受造之物!你肚子裡所有的東西還不如螞蟻肚裡裝的東西多呢!你別以為自己經歷多了、自己資格老了就可以揮手揚言了,你的經歷多了、資格老了不就是因為我說的話嗎?你還以為是你自己辛勤勞動換來的嗎?今天我道成肉身讓你看見了,你才有了這麼多豐富的構思,從而觀念累累,若不是我道成肉身,你的才華即使出眾,也不會有這麼多構思的,你的觀念不就是從此來的嗎?若不是耶穌第一次道成肉身,你還懂什麼道成肉身這事!不就是因著第一次道成肉身讓你知道了,你才敢放肆來衡量這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嗎?你不做一個順服跟隨的人,還研究什麼?你進入這道流,來到了道成肉身的神面前,他還能叫你研究嗎?你研究你的家史可以,你研究神的「家史」,今天的神還能讓你這樣研究嗎?你不是瞎眼嗎?你不是自找沒趣嗎?

如果就作耶穌那一步工作,末世不補足這一步,那在人的觀念中會永遠認為只有耶穌是神的獨生子,也就是神只有一個兒子,以後再來一個名就不是神的獨生子,更不是神自己。人的觀念中認為,凡是作贖罪祭的,就是神的獨生子,凡是為神擔當政權的、救贖整個人類的就是神的獨生子,還有人認為凡來是男性的就可稱為神的獨生子,也就是代表神,甚至還有的人說,耶穌是耶和華的兒子,是他的獨生子,這不是人的太大的觀念嗎?若在末了的時代不來作這步工作,整個人類對神就籠上了一層陰影,這樣,男人就自認為比女人高,而女人就永遠也抬不起頭,那時,凡是女性將沒有一個得救的。人總認為神是男的,而且認為神總是厭憎女人,神也不會叫女人得救的,這樣,所有的耶和華所造又同樣經敗壞的女人不就永遠沒有被拯救的機會了嗎?那耶和華造女人就是造夏娃不也成了沒有意義的事了嗎?女人不也就永遠滅亡了嗎?所以,末世這步工作是為了拯救全人類的,不是只為了拯救女人,而是為了拯救全人類,為了全人類的工作並不是單為了女人,若人這樣認為,那人就更蠢了!

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的,如果這兩步工作沒關係,那這步為什麼不重新釘十字架?為什麼不擔當人的罪?也不是聖靈感孕,也不釘十字架擔當人的罪,而是直接來刑罰人,若不在釘十字架之後作刑罰人的工作,而且現在來了還不是聖靈感孕,那就沒資格來刑罰人,正因為與耶穌是一,才直接來刑罰、審判人的。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所以說這樣的工作才能將人一步一步拯救出來。耶穌與我是從一位靈來的。雖然肉身沒關係,但靈是一位;作工的內容雖不一樣,擔當的工作也不一樣,但實質是一樣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樣,那是因著時代不同,因著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職分不同,帶來的工作也就不一樣,向人顯明的性情也不一樣。所以人今天所看見的、所領受到的與以往都不一樣,這都是因著時代的不同而有的。儘管他們的肉身的性別並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個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個時期,但他們的靈是一位。儘管他們的肉身沒有任何血統關係,也沒有任何肉體關係,但這些並不能否認他們是神在兩個不同時期所道成的肉身。是神道成的肉身,這個是不可推諉的事實,但他們並不是相同的血緣,他們也沒有共同的人類語言(一個是會說猶太語的男性,一個是專說中國漢語的女性),就因著這些,他們便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中來作各自該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時期。儘管他們是一位靈,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實質,但他們的肉身的外殼根本沒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過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長相、出生並不相同。就這些並不影響各自的作工,也並不影響人對他們的認識,因為他們總歸還是一位靈,誰也不能把他們拆開,儘管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就他們的靈支配了他們的全人,使他們在不同時期擔當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們的肉身並不是一個血統。就如耶和華的靈並不是耶穌的靈的父一樣,也就如耶穌的靈根本不是耶和華的靈的子一樣,他們乃是一位靈。就如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與耶穌一樣,沒有血系相聯,但他們本為一,這乃是因為他們的靈原是一位。他能作憐憫慈愛的工作,也能作公義審判的工作,能作刑罰人的工作,還能作咒詛人的工作,到最終還能作滅世懲罰惡人的工作,這不都是他自己作的嗎?這不是神的全能嗎?他既能給人頒布律法,又能給人頒布誡命,還能帶領當時的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帶領人建聖殿、建祭壇,把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掌握在他的權下,因著他的權柄他與以色列人在地上生活了兩千年。以色列人都不敢悖逆,都敬畏耶和華,遵守誡命,這都是因著他的權柄與他的全能而作的工作。到恩典時代耶穌來了救贖墮落的全人類(並不單是以色列人),他施憐憫慈愛給人,人看見的恩典時代的耶穌滿了慈愛,對人總是愛,因為他就是來拯救人脫離罪的,他能饒恕人的罪,直到他上了十字架徹底將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在這個時期,神就是以憐憫慈愛出現在人的面前,也就是他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人的罪而釘了十字架永遠饒恕人的罪。他有憐憫慈愛,還能忍耐,講愛心,凡是跟隨耶穌的恩典時代的人,也都講凡事忍耐、有愛心,一味地受苦,別人打、罵、用石頭砸都不反抗。到最終這一步就不那樣作了,就如耶穌與耶和華的靈雖是一位,但作的工作不完全一樣,耶和華作工不是結束時代,而是帶領時代,是開展人類在地上的生活,而現在是征服那些外邦中被敗壞至深的人類,而且現在不是只帶領中國家族,乃是帶領全宇宙。你看現在只在中國作,其實在國外也開始擴展了,為什麼外國人一再尋求真道?就是靈開始動工了,而且現在說話是對全宇之人說的話,這就已經動了一半工程了。就神的靈從創世到現在動了如此大的工程,而且是在不同的時代作了不同的工作,也是在不同的國家中作工,每個時代人都看見他不相同的性情,當然這都是藉著他所作的不同的工作而顯明的。他是滿了慈愛、滿了憐憫的神,他是人的贖罪祭,是人的牧人,但他又是人的審判,是人的刑罰,是人的咒詛,他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兩千年,也能將敗壞了的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到了今天,他又能將不認識他的人類征服在他的權下,讓人都完全順服他。到最終把全宇之人裡面不潔淨、不義的東西都焚燒淨盡,讓人看見他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他也不僅是智慧、奇妙的神,也不僅是聖潔的神,更是審判人的神。對全人類的惡者來說,他是焚燒、審判、懲罰;對被成全的人來說,他是患難、熬煉、試煉,還有安慰、扶持、話語供應、對付、修理;對被淘汰的人來說,是懲罰,也是報應。你說神是不是全能?他什麼工作都能作,並不是按你想像的他就能釘十字架,你把神看得太低了!他只能釘十字架把整個人類救贖出來就完事了嗎?然後你就能跟著他上天堂吃生命樹的果子,喝生命河的水……能那麼簡單嗎?你說你都做什麼了?你有耶穌的生命嗎?你是被他救贖了,但釘十字架是耶穌自己作的工作,你人盡到什麼責任了?你只有外表的敬虔,卻不明白他的道,那是彰顯他嗎?你沒得著神的生命,沒看見他公義性情的全部,你就不能稱為有生命的人,你不配進入天國的大門。

神不僅是靈也能成為肉身,而且他也是榮耀的身體。耶穌,你們雖然沒看見,但是當初的以色列人就是猶太人看見了,他起初是一個肉身,但他釘十字架之後又成了榮耀的身體。他是包羅萬有的靈,在各處還能作工,他能是耶和華,也能是耶穌,還能是彌賽亞,到最終還能成為全能的神。他是公義、審判、刑罰,是咒詛、烈怒,也是憐憫、慈愛,凡是他作的工作就能代表他。今天你說神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神?你就說不清楚,你只能說:「神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神,我也說不清楚。」你別因為神作了一步救贖的工作,就將神永遠定規為他是一位憐憫慈愛的神,你就敢肯定神只是憐憫慈愛的神嗎?他如果是憐憫慈愛的神,為什麼在末世他還要結束時代呢?還要降那麼多災呢?就按你的想法,他既然憐憫慈愛人到底,而且一直到最終末了的時代,那他為什麼還要從天降災呢?他既然愛人如己,又如自己的獨生子一樣,那他為什麼要從天上降下瘟疫、從天上降下冰雹呢?讓人遭受飢荒、瘟疫呢?為什麼讓人遭受這些災禍呢?神到底是什麼樣的神,你們誰也不敢說,而且誰也說不清楚,你敢說他的確就是靈嗎?你敢說他就是耶穌的肉身嗎?你敢說他就是永遠為人釘十字架的神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蒙拯救必須進入的十項真理七十條細則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