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目錄

問題(34) 宗教界牧師長老都熟讀聖經,常常給人講解聖經,讓人持守聖經,講解聖經、高舉聖經到底是不是在見證主、高舉主呢?為什麼說宗教界牧師長老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呢?對這個問題我們還看不透,請你們給解答一下。

相關答案:

講解聖經在人看應該沒有錯,但在講解聖經的同時,幹的卻是抵擋神的勾當,這是什麼人哪?這是不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啊?這是不是抵擋神的敵基督啊?宗教牧師長老講解聖經為什麼抵擋神?為什麼定罪神啊?對這些問題有些人就是不明白,還在認為講解聖經就是高舉神、見證神,如果講解聖經就是在高舉神、見證神,那當初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都是聖經的學者、專家,他們就是常常給人講解聖經,那為什麼當主耶穌來作工傳道時,他們卻瘋狂地定罪、抵擋主耶穌,最後勾結政府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呢?如果講解聖經就是在高舉神、見證神,那當今宗教界的牧師長老都熟讀聖經,講解聖經多年,為什麼當全能神來發表真理作審判工作時,他們不但不尋求考察,還瘋狂抵擋、定罪?這是什麼問題呢?這是不是所有信神的人都該反省認識的重大問題?另外,如果宗教界的領袖講解聖經是在高舉神、見證神,那在恩典時代,主耶穌來了,為什麼不到聖殿裡作工?末世全能神來了,為什麼也不到教堂裡作工?就是因為宗教界的領袖根本不是高舉神、見證神的人!而都是假冒為善、自尊為大的法利賽人,是控制宗教界與神為敵的敵基督!他們怎麼可能容許神的存在,又怎麼可能容許宗教界裡有見證神的聲音呢?如果道成肉身的基督到宗教裡、到教堂裡作工講道,肯定會被抓捕交給執政黨釘十字架,如果人到宗教堂裡見證神,必然會遭到抓捕、迫害,正如主耶穌說:「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太10:16)難道這個事實真相我們還看不清楚嗎?根據宗教法利賽人抵擋、定罪神的事實,我們都當清楚,高舉聖經到底是不是見證神?!真正高舉神、見證神的人還能抵擋神嗎?還能與神為敵嗎?我們應該知道,聖經中不光是神的話,還有許多人的話,所以高舉聖經和高舉神不是一回事,持守聖經和持守主的誡命不是一回事。宗教法利賽人講解聖經只注重講解聖經中人的話,講解聖經知識、神學理論,傳講、見證人的話,並不注重傳揚、見證聖經中神的話、神所發表的真理,這能說是在高舉見證神嗎?這豈不是抵擋神、背叛神嗎?所以,凡認為講解聖經就是高舉神、見證神的人,這樣的人不通靈,看不透問題的實質,都是一些糊塗人,這些人都是崇拜、迷信、跟隨宗教領袖的人。這難道不是事實嗎?

當初,法利賽人就是因為只注重講聖經知識、道理,注重搞宗教儀式,守宗教規條,持守人的遺傳,卻廢棄了神的誡命,偏離了神的道,以至於當主耶穌來的時候,他們就瘋狂抵擋、定罪,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因此遭到神的咒詛、懲罰。今天宗教界的牧師長老雖然常常給人講解聖經、見證聖經,但他們根本不注重傳揚、見證神的話,不注重講解主耶穌的心意、主耶穌對人的要求,也很少見證主耶穌的神性實質與可愛之處,不引導人實行、經歷主的話,更不注重交通怎麼守住主的誡命、遵行神的旨意。他們只注重講解、高舉聖經中人的話,讓人把聖經中人的話當作神的話、當作真理來實行、遵守,解決問題多數根據聖經中人的話,並不根據聖經中神的話,他們用聖經中人的話排斥神的話、抵擋神的話,比如在進天國的事上,主耶穌明確地告訴人:「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而牧師長老卻把主耶穌的話放在一邊,把聖經中人的話當作真理,作為人進天國的標準,教導人只要為主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以人的話取代神的話、排斥神的話,結果把人帶向了歧途,這就是宗教界的牧師長老抵擋神的最陰險惡毒之處。他們講解聖經斷章取義,用聖經中人的話抵擋、定罪全能神,不擇手段地迷惑、捆綁、攔阻、控制信徒考察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把人都牢牢地控制在了自己手下,正如全能神說:「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麼也說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說:『我們信神得問問他。』你看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麼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腳石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根據這些事實,我們怎能說宗教界的牧師長老講解聖經是在高舉神、見證神呢?他們不正是利用講解聖經的機會謬解聖經斷章取義來抵擋神嗎?他們早已成了人接受真道歸向神的攔路虎、絆腳石,也正是被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顯明出來的敵基督。難道這個事實我們還看不清楚嗎?

按照人的觀念,講解聖經就是在高舉神、見證神,但從法利賽人宗教領袖講解聖經上我們所看見的事實卻不是這麼回事,宗教法利賽人高舉、見證的是聖經而不是神,他們講道多數講解的是聖經中人的話而不是神的話,利用聖經中人的話取代神的話、抵擋神的話,利用聖經中人的話斷章取義地抵擋神、論斷神,他們講解聖經的目的不是為了高舉神、見證神,而是為了迷惑人、控制人,達到自己的卑鄙目的,這種講解聖經就是在抵擋神,是作惡!所以當神來作工時,他們將人都牢牢地控制在聖經裡,使人都迷信聖經、持守聖經,把人都帶到了抵擋神的道路上。可見,法利賽人、宗教領袖的講解聖經都是抵擋神的作法,他們完全是利用聖經中人的話斷章取義來抵擋神與神作對,搞自己的獨立王國。那麼,到底怎樣講解聖經才是高舉神、見證神呢?聖經記載的是神的作工、是神的見證,那講解聖經就得遵照聖經中神的話、聖經中的真理來高舉神、見證神,傳揚、見證聖經中神的話,按照神的要求、根據神的話交通神的心意,交通神話語中的真理,給人見證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見證神的實質與神的可愛之處,帶領人實行、經歷神的話,達到讓人進入神話語的實際,能凡事高舉、見證主耶穌,這樣講解聖經才是高舉神、見證神,才合神心意,才是真實的事奉神。對於聖經中人的話只能作參考、作輔助,絕對不能與神的話相提並論。而宗教界的牧師長老講解聖經只注重講解聖經中人的話,把聖經中人的話當作神的話、當作真理對待,作為行事為人的準則,作為處理問題的根據,而對神的話卻很少提起,他們用人的話取代神的話、架空神的話,他們這樣講解聖經是見證神嗎?這不是在高舉人、見證人嗎?另外,他們講解聖經只注重講解神學理論,講解聖經中的人物、地名、歷史背景等來炫耀自己、顯露自己,這不是在迷惑人、牢籠人嗎?不是在讓人崇拜、跟隨他們嗎?當初那些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藉著講解聖經的機會謬解聖經迷惑人、控制人,結果把信徒都帶到了跟隨人、抵擋神的道路上,把猶太教搞成了與神敵對的獨立王國;末世宗教界的牧師長老也是利用講解聖經讓人迷信聖經、崇拜聖經,用聖經取代了神在人心裡的地位,不知不覺把信徒帶上了背棄主話、抵擋神的道路,同樣把宗教界搞成了與神對抗的獨立王國,成了抵擋神作工的頑固堡壘,他們這樣講解聖經不是在抵擋神、褻瀆神嗎?不正是法利賽人敵基督與神為敵、搞獨立王國的詭計嗎?這怎能說是在高舉神、見證神呢?宗教法利賽人抵擋神的狡猾之處就在於利用講解聖經的機會謬解聖經來迷惑人、控制人。聖經本來是神的見證,按我們的觀念,怎麼講解聖經都是見證神,而假冒為善的宗教法利賽人卻利用我們的這一觀念竭力高舉、見證聖經,利用聖經來取代神,利用聖經來抵擋神、迷惑我們,使我們都迷信聖經、崇拜聖經,都成了崇拜、跟隨他們這些聖經學者而背叛神的人,這就是撒但抵擋神、迷惑人最陰險、最狡猾的詭計,是我們最難看透、最容易上當受蒙蔽之處。

我們來看全能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擋神的人,這是神的仇敵,是敵基督。對神新的作工總是抱著敵對的態度,從來沒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從來沒有甘心的順服與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別人工作的人。對自己原有的寶貝從來不捨棄,而是作為傳家寶來供拜,來給別人講,以此來教訓那些崇拜他的糊塗蟲。這樣的人在教會中的確有一部分,可以說,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們把講『道』(理)作為自己的最高職責,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們都在厲行著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沒有人敢碰他們,也沒有一個人敢公開指責他們,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橫行霸道於每個時代之中。這幫惡魔企圖聯起手來拆毀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讓這樣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可見,宗教界的牧師長老雖然常常講解聖經,但他們根本不是明白真理、認識神的人,他們正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是迷惑人、轄制人、捆綁人、坑害人的假牧人、假工人,他們帶領人否認基督、定罪基督,把人帶到抵擋神與神為敵的地步,使人都成為撒但的幫凶、傀儡,這不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嗎?

摘自《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法利賽人、牧師長老講解聖經、高舉聖經到底是不是在見證主、高舉主?為什麼牧師長老講解聖經、高舉聖經還能定罪抵擋道成肉身的神?我們應該看清一個事實:聖經只是神的見證,是神在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兩步作工的紀實,神在每步作工中都發表了一些真理,讓人在神的話中看見神的性情、認識神的所有所是,所以人每經歷一步神的作工,都能明白一些真理,對神有些認識。但我們應該清楚,神的實質、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是在神經營計劃的三步作工中逐步向人類顯明的,到末了的國度時代,神原有的公義性情與神的全能智慧、神的權柄榮耀才完全向人類顯明。如果我們僅從律法時代、恩典時代神的作工說話中來認識神,那對神的認識就太有限了,再加上我們有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就很容易定規神、抵擋神。就像當初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他們就把神定規在了律法時代的作工中,認為神就是頒布律法、讓人守律法的神,神絕對不會超出律法作工,結果,神道成肉身來作救贖工作,超出了他們的觀念想像,他們就瘋狂地抵擋定罪主耶穌,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末世,宗教界的牧師領袖把神定規在了恩典時代的作工中,他們認為神就是為人釘十字架的神,神是憐憫慈愛的神,是永遠饒恕人罪過的神,結果,道成肉身的全能神來了,發表真理作末世的審判工作,不合他們的觀念想像,他們就瘋狂地抵擋、定罪,把神重釘十字架。這些事實讓我們看到,我們只從神在律法時代、恩典時代的作工中來認識神,那對神的認識就太片面了,只能認識神的一部分性情與所是,不能達到真實認識神的標準。不認識神的人,講解聖經很容易定規神、抵擋神啊!

當初主耶穌嚴厲揭露、咒詛了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末世全能神對宗教界牧師長老講解聖經迷惑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實質也施行了揭露、審判、定罪。我們來讀兩段全能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對神新的作工總是抱著敵對的態度,從來沒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從來沒有甘心的順服與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別人工作的人。對自己原有的寶貝從來不捨棄,而是作為傳家寶來供拜,來給別人講,以此來教訓那些崇拜他的糊塗蟲。……他們把講『道』(理)作為自己的最高職責,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們都在厲行著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沒有人敢碰他們,也沒有一個人敢公開指責他們,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橫行霸道於每個時代之中。這幫惡魔企圖聯起手來拆毀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讓這樣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

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麼也說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說:『我們信神得問問他。』你看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麼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腳石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全能神的話把宗教界牧師長老假冒為善的實質揭示得很透徹。宗教界的牧師長老竭力定罪、抵擋道成肉身的全能神,與末世基督為敵,完全應驗了聖經中的話:「你們曾聽見說,那敵基督的要來;現在已經有好些敵基督的出來了,從此我們就知道如今是末時了。」(約壹2:18)「因為世上有許多迷惑人的出來,他們不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這就是那迷惑人、敵基督的。」(約貳1:7)宗教界的牧師長老死活不承認道成肉身的基督,他們根本就不相信神會道成肉身,這些人與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有什麼區別?主耶穌為什麼多次咒詛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就是因為這些否認基督、與基督為敵的宗教界的領袖,他們竭力與神爭奪神的選民,外表上就是藉著講解聖經來抵擋、定罪基督,企圖把所有神選民都控制在他們手中,來達到他們搞獨立王國的卑鄙目的。這樣在宗教界就產生了與基督分庭抗禮的敵基督的王國,大家說這些敵基督是不是該受咒詛啊?聰明的人難道還看不清這個事實真相嗎?

既然說牧師長老講解聖經、高舉聖經不叫高舉主、見證主,那到底什麼是真實的高舉主、見證主呢?真實的高舉主、見證主不在乎我們怎麼講解聖經,關鍵是看我們能否實行神的話、經歷神的作工,對神有真實的認識。喜愛真理、追求真理的人,就能獲得聖靈的開啟,對神話有真實的經歷認識,這些認識是藉著實行、經歷神的話產生的,是對神真實的認識,能跟人交通這些實際的經歷、見證,這才是真實的高舉神、見證神。高舉神、見證神的人所交通的不是人的觀念想像、邏輯推理,更不是人解釋神話的字句與空洞的神學理論,他們交通的是聖經中神的話,神的心意、神對人的要求,還有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達到的果效是,使我們能明白神的心意,了解神的性情,對神有真實認識,能順服神、敬畏神遠離惡,這樣的講解聖經、交通神話才是在高舉神、見證神。那牧師長老講解聖經,能把神話中的真理實際講出來嗎?能把神的心意交通出來嗎?能把神的性情見證出來嗎?能達到讓我們認識神、順服神、敬畏神嗎?事實讓我們看到,宗教界的多數牧師長老本性都是仇恨真理抵擋神的,他們都不是實行神話、經歷神作工的人,根本不明白神的心意與要求,更不了解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所以他們談不出對神的真實認識,也見證不出主耶穌的神性實質與可愛之處。他們講解的都是死的聖經字句、神學理論,要不就講解一些聖經中的人物故事、歷史背景來顯露自己讓人高看、崇拜。這根本不是高舉主、見證主啊!

不僅這樣,宗教界的牧師長老更多的時候講解的都是聖經中人的話,保羅的話,他們根據保羅的話「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後3:16)就把聖經中的話都說成是神的話,這就導致整個宗教界都把聖經中使徒的話說成是神的話,讓人實行、遵守。他們在講道、交通、談見證時,引用聖經中使徒的話越來越多,引用神的話、主耶穌的話卻越來越少,是不是這樣?這導致了什麼樣的後果,大家清楚嗎?那就是聖經中神的話、主耶穌的話完全被人的話取締、架空,主耶穌在人心裡的地位越來越少,而保羅等人在我們心裡的地位越來越高,這樣就導致聖經中人的話,保羅的話佔有了我們的心,我們名義上是在信主耶穌,實際上都在按聖經中人的話、保羅的話追求,走自己信神的路,人的話,保羅的話取代了主耶穌的話,我們這樣信神怎能不偏離主道呢?這樣的事奉又怎麼能合神心意呢?就像在進天國的事上,主耶穌明明說「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但牧師長老卻常常用保羅的話教導我們,「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讓我們都效法保羅,認為只要為主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這就完全違背了主耶穌的話,致使多數信主的人都不知道什麼是遵行神旨意,更不清楚到底什麼人能進天國,都把保羅的話當成了座右銘。牧師長老以人的話取代主的話、排斥主的話,結果把人帶入歧途,他們這樣講解聖經是讓我們明白主的話嗎?是在高舉主、見證主嗎?是帶領我們進入神話的實際嗎?我看這就是在與神唱反調!這個問題的性質實在嚴重!宗教界的牧師長老常常用聖經中人的話取代神的話,後果到底是什麼?大家應該能看清楚一些了吧?有許多信主多年的人為什麼始終不認識主?為什麼對主的話始終沒有真實的經歷?這樣信主又怎麼能得著真理、生命呢?這是不是宗教界的牧師長老常常講解聖經中人的話,帶領我們持守聖經中人的話所帶來的後果呢?

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把宗教界的牧師長老這些敵基督惡魔都給顯明出來了,不然沒有人能看透他們利用講解聖經、高舉聖經來迷惑人、控制人的險惡用心,更沒有人能看透他們與神為敵搞獨立王國的事實真相。大家都知道,當初法利賽人高舉聖經、見證聖經,把神限制在聖經中,從不尋求真理、不尋求神的腳蹤,他們因著主耶穌的說話作工超出了聖經,就瘋狂地定罪抵擋主耶穌。末世宗教界的牧師長老與當初的法利賽人一樣,他們高舉聖經、見證聖經,把神定規在了聖經裡。他們散佈謬論說「聖經以外再沒有神的說話作工了」「信聖經就是信神,離開聖經就不叫信神」,使我們都迷信、崇拜聖經。牧師長老正是用這種偷梁換柱的卑鄙手段把我們從神面前擄走,帶到了聖經面前,不知不覺使我們與神斷絕了關係,都由信神變成了信聖經,聖經成了我們心中的主,成了我們心中的神。神在人心中的地位不知不覺被架空了,人都因著迷信、崇拜聖經,而都崇拜、跟隨牧師長老這些聖經學者。末世宗教界的牧師領袖高舉聖經、見證聖經,與當初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有什麼區別?沒區別!牧師長老把聖經當作他們控制宗教界、滿足自己野心慾望的工具,他們高舉聖經、斷章取義地講解聖經迷惑我們、控制我們,不知不覺把我們都帶到了崇拜人、跟隨人,與神為敵的道路上,導致很多人誤以為崇拜聖經、持守聖經就是信神了,就是有神同在了,而不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錯過了迎接主來被提進天國的機會。這真是撒但最陰險、最狡猾的詭計!可見,宗教界的牧師長老純屬一夥地道的法利賽人、宗教騙子!是迷惑控制神選民的假牧人、敵基督!宗教界由這樣一夥抵擋神的法利賽人、敵基督惡魔掌控,早已不是神作工的場地,完全成了與神為敵的撒但陣營,早已淪為巴比倫大城!宗教巴比倫怎能不在神的烈怒中傾覆啊?!

摘自《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