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福音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目錄

問題(38) 近些年來,宗教界各宗各派越來越荒涼,人都失去了起初的信心、愛心,越來越消極、軟弱,我們也都感到靈裡枯乾、無道可講,都失去了聖靈的作工,請問整個宗教界為什麼如此荒涼呢?難道宗教界真被神恨惡、廢棄了嗎?神在啟示錄裡咒詛宗教界的話該怎麼認識呢?

相關答案:

如今整個宗教界普遍荒涼,沒有聖靈作工,許多人的信心、愛心都冷淡了,這已經成為公認的事實!宗教界荒涼的主要原因到底是因著什麼,這是我們所有人必須看透的問題。我們先來回顧一下律法時代後期聖殿為什麼荒涼,就能看透末世宗教界荒涼的原因了。律法時代後期,猶太教領袖不遵守神的誡命,偏行己路與神為敵,這是直接導致聖殿荒涼的主要原因。主耶穌揭露、斥責法利賽人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你們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顯出公義來,裡面卻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太23:27-28)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建造先知的墳,修飾義人的墓,說:『若是我們在我們祖宗的時候,必不和他們同流先知的血。』這就是你們自己證明是殺害先知者的子孫了。你們去充滿你們祖宗的惡貫吧!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並文士到你們這裡來,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裡鞭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叫世上所流義人的血都歸到你們身上,從義人亞伯的血起,直到你們在殿和壇中間所殺的巴拉加的兒子撒迦利亞的血為止。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的罪都要歸到這世代了。」(太23:29-36)

「『以賽亞指著你們假冒為善之人所說的預言是不錯的。如經上說:「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你們是離棄神的誡命,拘守人的遺傳。』又說:『你們誠然是廢棄神的誡命,要守自己的遺傳。』」(可7:6-9)

從主耶穌揭示法利賽人的話中就能清楚看見,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的所作所為都是抵擋神與神為敵的,他們違背神的律法、誡命,只守宗教的遺傳,這就足以證明他們的事奉是抵擋神的,是違背神心意的,尤其到主耶穌顯現作工的時候,他們瘋狂地定罪抵擋主耶穌,他們的本性實質就徹底被顯明了。可見,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是抵擋神與神為敵的,這是導致猶太教荒涼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是因為神的工作已經轉移了,道成肉身的主耶穌在聖殿以外開展了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神的工作在律法時代工作的基礎上又向前發展了,神的工作重心已經挪移到了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上,這也是宗教界徹底荒涼的另一方面原因。當主耶穌作了救贖工作以後,就開闢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只有接受主耶穌的人才有聖靈作工,才有主的帶領,而那些仍然守在聖殿裡棄絕主耶穌,還抵擋定罪主耶穌的人,自然就被神的作工撇棄,落在黑暗中受到神的咒詛與懲罰。所以,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律法時代宗教界的荒涼,這實屬人為的,完全是因為宗教界領袖偏離主的道,不守主的誡命,違背神的心意與神為敵造成的。如果猶太教領袖能持守主的道,守住主的誡命,主耶穌還會到曠野去傳道作工嗎?還會到外邦人中間去尋找跟隨神的人嗎?絕對不會的。主耶穌肯定得先到聖殿裡、到教堂裡講道,向人顯現作工。那麼主耶穌為什麼沒有這麼作呢?很顯然,完全是因為聖殿裡、教堂裡不接納主耶穌,反而還定罪、抵擋主耶穌,甚至到處抓捕主耶穌,這樣主耶穌就不得不到曠野裡去傳道作工,不得不到外邦人中去尋找跟隨他的人。聰明人都能看透這個事實。大家說是不是啊?

我們明白了律法時代末期宗教界荒涼的原因,再看看末世宗教界荒涼是什麼原因。我們都能看見,末世宗教界的牧師長老他們在教堂裡主要以宣講聖經知識、神學理論為主,他們常常以講解聖經來炫耀自己、賣弄自己讓人崇拜,並沒有遵行主耶穌的話語與誡命,沒有守住主的道,他們很少講生命進入,從來不帶領人實行主話、經歷主話,達到明白真理認識主,導致所有宗教界信徒都偏離主道,即使信主多年,明白的只是聖經知識、神學理論,對主卻絲毫沒有認識,沒有敬畏,沒有順服,已經完全偏離了主的話語,都成了信主卻不認識主,還能抵擋主、背叛主的人。由此可見,宗教界的領袖已經完全偏離了主道,這就導致失去了聖靈作工,失去了神的祝福,可以說,這就是宗教界荒涼的主要原因。另外一方面原因,就是因為神的工作轉移了,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開闢了國度時代,結束了恩典時代。聖靈工作的重心已經轉移到了神的末世審判工作上,只有接受全能神的人才有聖靈作工,才能享受到寶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供應;那些跟不上神現時的作工、拒絕接受全能神的人都失去了聖靈作工,落在了黑暗中。尤其那些宗教界的牧師長老,面對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但不尋求考察,還瘋狂地抵擋、定罪,散佈各種謠言、謬論迷惑、控制信徒,攔阻人尋求考察真道,他們早已觸怒了神的性情,遭到神的恨惡、咒詛,又怎能不被神撇棄、淘汰呢?我們都已看見,自從四血月出現以後,大災難馬上就要開始了,凡是沒接受全能神的人,肯定會落在災難中受刑罰、熬煉,接受全能神的人都屬於在災前被提的人,沒有接受全能神的人就只能落在災難中,等候災後被提了,這不正是被主撇棄淘汰了嗎?災後被提又能剩下多少呢?現在,整個宗教界幾乎都被這夥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牧師領袖所控制,這怎麼能獲得聖靈的作工呢?又怎能不成為荒場呢?這就是宗教界荒涼的根本原因所在。現在大家都清楚了吧!

現在我們已經明白了宗教界荒涼的主要原因,就是因著宗教界的首領不遵行主的話,反而偏離了主的道,沒有守住主的誡命,他們完全違背了神的心意,成了抵擋神的人。其次,因著宗教界的首領都成了抵擋神的人,沒有人能接受、順服神的作工,導致神的作工轉移了,宗教界失去聖靈作工,落在了黑暗中。當初,主耶穌作工為什麼不進聖殿?就是因為聖殿裡的祭司、長老都是抵擋主的人,主耶穌如果進了聖殿,只能被棄絕、被定罪,或者被直接抓捕釘在十字架上,這是不是事實啊?這就是神作工轉移的主要原因。如果聖殿裡的祭司、長老們都能遵照主的話,都能合神心意地事奉神,聖殿又怎能荒涼呢?神的作工又怎能轉移呢?你們說是不是這麼回事啊?宗教界的荒涼也完全應驗了聖經上的預言:「『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們那裡;我降雨在這城,不降雨在那城;這塊地有雨,那塊地無雨;無雨的就枯乾了。這樣,兩三城的人湊到一城去找水,卻喝不足;你們仍不歸向我。』這是耶和華說的。」(摩4:7-8)「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摩8:11)從這兩處經文中我們就能明白,「降雨在這城」中的「這城」就是指神道成肉身顯現作工的教會,「不降雨在那城」中的「那城」自然就是指不聽從神的話,不遵行神的誡命,否認、抵擋、定罪神道成肉身顯現作工的宗教界。神使宗教界臨到飢荒,就是為了迫使宗教裡真心信神、喜愛真理的人能夠走出宗教,尋找神作工的腳蹤,尋找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尋求神的顯現作工。凡是聽見神的聲音,接受順服全能神末世審判工作的人,就是聰明的童女,就是被提到神寶座前的人,這些人都赴上了羔羊的婚筵,享受到了寶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供應,起初的信心、愛心恢復了,都操練會吃喝神話、實行神話、經歷神話,達到明白真理進入實際。當這些人明白真理,對神有真實認識時,就能敬畏神、順服神,這樣就從神得著新的生命了!凡是不接受全能神作工的宗教團體或個人都屬於被神厭棄、淘汰的對象,都沒有聖靈作工,這是確定無疑的!我們來看全能神的話:「神要作成這一事實,讓全宇之下的人都來朝見神,都來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千年國度已來到》)「神將全宇的工作的重點全部作在這班人身上,將他全部的心血代價都獻給了你們,他將全宇的靈的工作全都收回給了你們,所以說,你們是幸運者。而且將他的榮耀從以色列——他的選民身上挪到了你們身上,要把他的計劃的宗旨藉著你們這班人全部顯明出來,所以你們都是承受神產業的,更是承受神榮耀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

從全能神的話中我們清楚地看到,神從來沒有丟棄那些真心信神、渴慕神顯現的人,神正以他的全能智慧拯救真心信他的人脫離宗教界敵基督、惡人的捆綁、控制,使這些人都能被提到神的寶座前接受神話語的審判、潔淨、成全。末世全能神作審判工作,發表了潔淨、拯救人類的一切真理,就是為了在災前作成一班得勝者,也就是初熟的果子,這就應驗了啟示錄的預言:「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啟14:4)當這班得勝者被神作成之後,神道成肉身所作的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就暫時告一段落,然後神回錫安,降下大災難賞善罰惡。那時,凡是沒有接受神末世審判工作、定罪抵擋全能神的人都要落到災難中受審判刑罰的熬煉了。所以,我們只有走出宗教,跟上羔羊的腳蹤,接受順服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經歷基督台前的審判、潔淨,才能被神成全為得勝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免去試煉,這些被神作成的得勝者——初熟的果子才有資格承受神的應許、祝福!現在神在中華大陸已經作成了一班得勝者,大災難馬上就要降下,凡是定罪抵擋全能神的人就要落在災難中受懲罰,永遠失去蒙拯救的機會。

摘自《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一)》

事實上,宗教界抵擋神的歷史起碼從律法時代末期就開始了,恩典時代神第一次道成肉身顯現作工時,宗教界就早已被法利賽人、敵基督控制,成為主耶穌作救贖工作的敵對勢力;末世基督全能神顯現作工,宗教界又成為神末世審判工作的敵對勢力,不僅瘋狂定罪、褻瀆全能神,還配合中共撒但政權抓捕、迫害見證全能神的人,犯下了將神重釘十字架的滔天罪惡。當初,主耶穌咒詛了法利賽人的邪惡實質,揭露了宗教界的黑暗,末世,全能神作審判工作也照樣揭露了宗教界牧師領袖抵擋神的實質,並且咒詛了這些把神重釘十字架的敵基督敗類,這實在發人深省!神兩次道成肉身都定罪、咒詛宗教界,這說明了什麼?這讓神選民終於看清了宗教界大巴比倫必然傾倒的事實。宗教界的牧師領袖名義上信神,但從來沒有真實地見證神、高舉神,他們沒有遵行神的旨意,沒有把神選民帶到神面前,更沒有把人帶進實行經歷神話,達到明白真理認識神的信神正軌。宗教界的領袖完全違背了神的心意,他們不實行主的話,盡講解聖經知識、神學理論顯露自己,讓人高看、崇拜,使人都隨從他們走上了法利賽人抵擋神的道路,坑害斷送了多少神的選民,這足以證明,宗教界的領袖都是撒但的工具,都是貨真價實的敵基督。在神拯救人類的三步作工中,神兩次道成肉身作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工作,整個宗教界都與基督為敵,成了神拯救人類的絆腳石、攔路虎,兩次把神釘在十字架上,完全傷透了神的心,觸犯了神的性情,怎能不遭到神的咒詛和懲罰!正如啟示錄的預言說:「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啟18:2)「叫萬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啟14:8)「哀哉!哀哉!巴比倫大城,堅固的城啊,一時之間你的刑罰就來到了。」(啟18:10)

我們再來看看全能神是如何定罪那些瘋狂抵擋、定罪、褻瀆神的敵基督以及被敵基督掌控的宗教界的。全能神說:「基督末世來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來供應生命的……你不能承認而且還定罪或褻瀆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規就是永世都被焚燒的對象,是永遠不能進入神國中的人。因為這基督本是聖靈的發表,是神的發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託付者,所以我說你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褻瀆聖靈的人,褻瀆聖靈的人該有的報應那是每一個人都不言而喻的。……因為你抵擋的不是一個人,你棄絕的不是一個小小的人而是基督,這樣的後果你知道嗎?你做的事不是犯了一個小錯誤,而是犯了彌天大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回想兩千年前的猶太人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下場——猶太人被趕出以色列,逃亡到世界各國,很多的人被殺戮,整個民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亡國之痛。他們將神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觸怒了神的性情。他們要為他們自己所做的付出代價,要為他們自己所做的承擔一切的後果。他們定罪了神,棄絕了神,所以他們的命運只有是受神的懲罰,這就是他們的統治者給國家與民族帶來的苦果與災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當舊世界存在之時,我要向列國大發烈怒,頒布向全宇公開的行政,誰若觸犯將遭到刑罰:

我面向全宇說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說,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換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毀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沒;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宗教之界將在我刑罰列民之時而不同程度地回歸我國,因著我的作為而被征服,因為其都看到了『駕著白雲的聖者』已來到;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著所作所為的區別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著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眾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六篇說話》)

世界在傾倒!巴比倫在癱瘓!宗教之界啊!怎能不因我在地的權柄而滅亡呢?誰還敢悖逆、抵擋我呢?難道是文士嗎?是所有的宗教官員嗎?難道是在地『執政掌權』的嗎?是天使嗎?誰不因我身的全備完滿而慶賀呢?在萬民之中誰不因我而頌揚不息、高興不止呢?……地上之國怎能不滅沒?地上之國怎能不傾倒?我民怎能不歡呼?怎能不歡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二篇說話》)

全能神的話句句都是真理,帶有權柄、能力,完全顯明了神的聖潔、公義不容觸犯的性情,那些抵擋神、打岔攪擾神作工的人,必然要遭到神的懲罰報應,這是神的公義性情決定的。大家都知道,律法時代,所多瑪城的百姓公然否認神、抵擋神,嚴重觸怒了神的性情,被神降下天火全部毀滅,化為烏有;恩典時代,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公開抵擋、定罪主耶穌,最後聯合羅馬政府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觸怒了神的性情,整個民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亡國之痛;末世宗教界的牧師領袖大肆論斷、抵擋、定罪全能神,甚至配合中共魔黨鎮壓、抓捕、迫害傳國度福音的弟兄姊妹,早已犯下了褻瀆聖靈、將神重釘十字架的滔天大罪,他們的惡行是不是比所多瑪人的更甚?是不是比猶太教的法利賽人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正是被神末世作工顯明出來的敵基督,是有史以來抵擋神最嚴重、最瘋狂的宗教邪惡勢力!宗教界完全就是抵擋神的邪惡勢力的集大成,就是敵基督惡魔的巢穴,是與基督的國度分庭抗禮、勢不兩立的堅固堡壘,是與神頑固對抗、誓死為敵的撒但陣營!神的公義性情不容觸犯,神的聖潔不容玷污!神的末世作工是開闢時代,更是結束時代的工作,被大大小小的敵基督惡魔掌控的宗教界與這個邪惡的世界馬上將毀滅於神末世所降的大災難中,神公義的懲罰已經臨到!正如全能神的話說:「世界在傾倒!巴比倫在癱瘓!宗教之界啊!怎能不因我在地的權柄而滅亡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二篇說話》)

凡是不接受全能神末世審判工作的人,他們在宗教裡無論怎麼持守主耶穌的名,怎麼謹守聖經,持守十字架救恩,持守宗教儀式規條,怎麼勞苦作工受苦付代價,若不悔改歸向全能神,最終都將與宗教界一同傾覆滅亡,這是神早已命定好的,誰也改變不了。啟示錄的預言中神早已呼喚神選民:「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啟18:4)

摘自《電影劇本經典答題案例選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