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福音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目錄

24 善僕與惡僕有什麼區別?

相關神話:

「事奉神的人應該是神的知己,是神所喜悅的,能夠對神忠心無二。不管在人背後做的,還是在人面前做的,都能在神面前獲得神喜悅,在神面前能夠站立得住,不管人對你怎麼樣,你總是走自己該走的路,來體貼神的負擔,這才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能夠直接事奉神是因著他有神的重託、神的負擔,他能以神的心為心,以神的負擔為負擔,不考慮前途得失,哪怕前途一無所有,什麼也得不著,但是他總以愛神的『心』來信神,所以說這樣的人就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也就是神的知心人,只有神的知心人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雖然肉體痛苦軟弱,但能忍痛割愛去滿足神,神把更多的負擔加給這樣的人,神要作的藉著這樣的人發表出來。所以說這樣的人是神所喜悅的,是合神心意的事奉神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與神一同作王掌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一個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能把人帶到正道上去,而且能讓人真理進深,他作的工就能把人帶到神的面前,而且所作工作能因人而異,不限在規條之中,讓人都得釋放、自由,而且生命能逐漸長大,真理逐步進深;一個不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差遠了,他的作工是愚昧的,他只能把人帶到規條中,他要求人做的並不是因人而異,不是按著人的實際需要作工,這樣的作工規條太多,道理太多,並不能把人帶入實際中去,也不能把人帶到生命長進的正常實行中,只能讓人去守一些沒價值的規條,這樣的帶領就把人帶偏了。他是什麼樣他就把你帶成什麼樣,他能把你帶到他的所有所是裡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作為每個事奉的人,你得能做到凡事維護教會的利益,不為個人利益著想,不能搞獨來獨往,你拆他的台,他拆你的台,能這樣行的人就不配事奉神!這種人性情太壞,沒有一點人性,純屬撒但!是畜類!在你們中間直到現在還有這樣的事,甚至在交通中互相攻擊,故意找藉口,因為一點小事就爭得面紅耳赤,誰也不肯放下自己,彼此各存心腹事,都在觀察著對方,也在戒備著對方。這樣的性情怎能事奉神呢?這樣的作工弟兄姊妹怎麼能得供應呢?你不僅不能把人帶入生命的正道上,反而把敗壞的性情注射給弟兄姊妹,你不是坑人嗎?你的良心太壞了,簡直是壞透了!你不進入實際,不實行真理,而且還不知羞恥地在別人面前暴露你的鬼性,你太沒臉皮了!把弟兄姊妹交給你帶,都讓你給帶到地獄裡了,你不是壞了良心的人嗎?也太不知羞恥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應效法以色列人的事奉》

「有許多人在我背後貪享地位之福,貪吃、貪睡、顧念肉體,總怕肉體沒有出路,在教會之中不正常盡功用,而是白吃飯,或者以我的話來教訓弟兄姊妹,站高位轄制人,這些人口口聲聲稱自己是通行神旨意的人,總說自己是神的知己,這不是謬論嗎?若你存心對,但是不能事奉到神心意上,這是你愚昧,但你若存心不對,還說是事奉神的人,你這叫抵擋神的人,該遭神的懲罰!我不可憐這樣的人!在神的家中白吃飯,總貪享肉體安逸,不考慮神的利益,總為自己謀福利,對神的心意不理睬,所作所為不能接受神靈的鑒察,總搞彎曲詭詐欺騙弟兄姊妹,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像狐狸進葡萄園一樣,總偷吃葡萄,踐踏葡萄園,這樣的人能是神的知己嗎?你配承受神的祝福嗎?對個人生命、對教會沒有一點負擔,你配接受神的託付嗎?這樣的人,誰還敢信任你!像你這種事奉法,神能敢把更大的任務交給你嗎?這不是耽誤事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事奉神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敗壞性情沒有變化的不可事奉神,若你的性情沒有經過神話的審判刑罰,那麼你的性情仍代表撒但,從而足以證明你的事奉是在獻好心,是藉著撒但的本性來事奉的。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悅的,自己不願意的就是神所厭憎的,完全憑著自己的喜好來作工作,這叫事奉神?到頭來你的生命性情一點沒有變化,反而因著事奉神更加頑固,使你的敗壞性情根深蒂固,這樣,在你的裡面就會形成一種以你的個性為主的事奉神的條條道道,按著個人的性情事奉而總結的經驗,這是人的經驗教訓,是人的處世哲學。這樣的人都屬於法利賽人、宗教官員,這樣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到末了必然成為末世出來的假基督,是迷惑人的。所說的假基督、迷惑人的就從這一類人身上產生。事奉神的人若是隨從個性,按著己意來,隨時都有被淘汰的危險。靠著人多年總結的經驗事奉神來籠絡人心,來教訓人、轄制人、站高位,從不悔改、不認罪、不放下地位之福,這樣的人在神面前必會倒下,這屬於保羅一類的人,是倚老賣老、擺老資格,神不會成全這樣的人,這樣的事奉屬於打岔神的作工。人總是持守老舊的東西、持守以往的觀念、持守以往所有的東西,這對個人的事奉是一個極大的攔阻,若你不擺脫,這些東西就會斷送你的一生,即使你為『事奉』神而跑斷腿、累斷腰,甚至殉了道,但神卻一點不稱許,反倒說你是作惡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取締宗教的事奉》

「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是抵擋神的人,明白了神作工宗旨但卻不去追求滿足神的人更是抵擋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參考人的交通:

「教會各級帶領工人主要可以劃分為三種人,若用忠僕、奸僕、惡僕來說明這三種人更為合適:第一種,能真實順服神作工,在盡本分中能竭力維護神的作工,能撇下一切為神花費,並且能高舉神、見證神,這班人才是真正追求真理、追求被成全的人,屬於神的忠僕;第二種,絲毫沒有真理實際,盡本分也不能維護神的作工,絲毫不按工作安排辦事,盡隨從己意、任意妄為,憑情感待人,盡憑肉體喜好行事,不守真理原則,很難實行真理,常常跟神搞交易,走的是敵基督道路,屬於奸僕;第三種,狂妄自大、追求地位、野心勃勃總想控制神選民稱王稱霸,並且打壓排斥異己,轄制、捆綁、坑害神選民,企圖掌權控制神選民搞獨立王國,屬於假帶領、敵基督一類的惡人,就是惡僕。……

……人性好、喜愛真理就有聖靈作工,人性不好、不喜愛真理就沒有聖靈作工,人性詭詐、惡毒、陰險就是惡人,當然屬於惡僕了,惡僕正是神的仇敵,是神咒詛懲罰的對象。用忠僕(如外邦人所說的忠臣)、奸僕(如外邦人所說的奸臣)、惡僕(如外邦人所說的叛國投敵的敗類)來說明這三種帶領工人非常貼切合適。屬於忠僕的都是比較誠實、有良心理智的人,盡本分處處維護神作工,都是能順服神、忠於神的帶領工人,都是神拯救成全的對象。屬於奸僕的都是不喜愛真理、不願追求真理,對神沒有真實順服,盡本分隨心所欲,對待人憑情感沒有公平合理,事奉著神卻抵擋神,隨從肉體做事沒有原則,甚至與神搞交易,有時還能背叛真理、背叛神,絲毫不維護神作工還吃裡爬外,這一類人都屬於奸僕,就如外邦人所說的奸臣一樣。……凡是奸僕當然都屬於假帶領、假工人,但有些人性好的假帶領、假工人是完全可以悔改變化的,必須憑愛心對待,再給機會操練。如果是惡僕,就是屬於有惡魔本性的假帶領、敵基督了。惡僕當然都屬惡人,具有惡魔的本性實質,所以,這些惡人就能作惡多端,殘酷地打壓迫害神選民,竭力攪擾打岔神的作工,處處與神作對,好像沒有知覺,心裡剛硬頑固不化,這不正是神的仇敵嗎?惡僕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因此,神家對於有惡魔本性的假帶領、敵基督必須開除,沒有調和餘地。」

摘自《精要選編·真實順服神的作工才能進入真理實際》

「事奉的人真有能力,上邊一動下面跟著動,一派緊張和諧的氣氛,富有生機,教會生活蒸蒸日上、日新月異,沒有消極的,沒有退後的,正氣上升同心協力,上下一條心勁往一處使,都能見證神高舉神,這是最佳果效,如果還是死氣沉沉,多數人在消極地步,就證明你的帶領沒路途。教會生活就像一部車,你這個轅馬若頂用就能拉起來,該動就動起來,該跑就跑起來,什麼也攔阻不住才行。事奉神真稱職的話,所到之處難處都能解決,不管人有啥問題都能說透,都能指出路來,讓人如釋重負滿有享受,不管到了多難辦的地方,呆上幾天聚幾個會都讓人心裡亮堂,明白真理滿身是勁,人的消極全解決,肉體爭競全平息,進入教會生活的正軌。真會事奉神的人他能看透人的缺少,知道對什麼人該供應什麼,從哪裡著手到完全解決問題為止,不管是新信老信的,年老的年少的,或帶領的、跟隨的全能供應,他們裡面的問題都能解決,全能談得來。真會事奉神的人他交通真理沒有規條,不生搬硬套,他會從各方面講,會站在不同的角度上講,會用不同語言講,會結合各種實情講,哪個階層的人都聽得懂聽得明白,從中大得益處。真會事奉神的人,人都喜歡接觸,都願敞開心與他交通,都尊重他,願意與他交朋友談心。如果人人都怕、都躲藏可就壞了,夜貓子進屋不是好兆頭。真合神心意的人總在教會裡轉,行走在作工對象中間,與人同吃同住,徹夜與人交談,託付人工作叮囑又叮囑,很怕辦不好,總不嫌棄人,他知道離開工作場地就是失職,離開作工對象就是白吃飯的人。要解決現實一切難處,不接觸基層帶領配搭的人行嗎?不深入下層體驗教會生活行嗎?不達到敞開心交通能有果效嗎?嗓子不帶沙啞作工能罷休嗎?心裡沒火算是有負擔嗎?身體不消瘦算是勤快人嗎?好吃肉的人他能體貼神心意嗎?講究吃、講究穿是注重工作果效的人嗎?只接觸少數稱心的人,一般的人避之不見,他能作好工作嗎?豈不是貪圖安逸、享受的寄生蟲嗎?

真會事奉神的人他知道自己缺啥少啥,能隨時裝備自己同時交通真理給別人,更注重自己的進入,注重認識自己更深,能保守自己不狂妄、不自是、不顯露自己,同時也肯亮相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軟弱、缺欠,所以,他的交通是誠懇的、真實的,沒有虛假造作,人更會信服他的為人,能夠尊重他,順服他所交通的真理。

真會事奉的人認識聖靈的作工,知道哪些是自己經歷的,哪些是聖靈的開啟,他有敬畏神的心,他沒有自誇自傲,並不因著自己有聖靈作工而高高在上看不起別人,而且更能體貼人、關心人、幫助人,寧可自己受苦以滿足別人為樂。他了解人有難處的滋味,他也深知沒有真理落在黑暗裡的痛苦,更知道得著聖靈開啟的享受,他願意將聖靈的開啟更多地分享給人,與人同快樂,並不以自己身上有點聖靈作工作為享受資本,他享受聖靈作工能體貼神的心意,願意解決別人的難處與痛苦,把自己享受到的聖靈作工帶給別人享受,以此滿足神。他能主動配合聖靈的作工,能體貼神的心意,為滿足神心而放棄享受,拒絕地位之福,不求特殊待遇,敬虔事奉神,忠心盡本分,這樣事奉的人才是合神心意的人。

要達到合神心意的事奉,必須得有生命性情的變化,然後才有正規的事奉,沒有幾年的經歷不行,沒有真理達不到好的果效。人若真明白事奉的真意,他就知道怎樣盡好本分。因為他深知盡本分就是將自己從神作工中得著的真理道路生命供應給人,將自己的經歷、對神的認識和蒙聖靈開啟的亮光供應給教會,讓別人分享,達到人生命性情的變化,能認識神、順服神、忠於神,被神得著,而不是裝備真理知識將字句道理教訓給人,來顯示自己的高明。盡本分乃是以愛神的心來關心、幫助、體貼、照顧別人,關心他人勝過關心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事事為教會打算,寧可自己受再多苦也要讓多數人得生命蒙拯救,付上所有代價,讓人都能明白真理為神花費來滿足神心意,而不是以地位自居貪戀肉體享受,不管弟兄姊妹痛苦多少,只滿足自己多吃多喝多享受而放棄弟兄姊妹的益處,甚至憑著喜好情慾作工,誰接待好,誰會來事兒,就給誰作工交通,否則,一概拒絕。拿工作搞交易這是最卑鄙的小人。盡本分乃是以神的心為心,急神所急,想神所想,憂神所憂,處處以神家利益為重,廢寢忘食,嘔心瀝血,以主人翁責任感作神託付的工作,而不是作點工作就要報酬,受點苦就要享受,有點果效就沾沾自喜得意忘形,享受地位作威作福。盡本分忠心的人乃是順服神的安排,忠心耿耿、任勞任怨做神的奴僕,只願還報神愛,以自己一生報效神,看自己不過一把塵土沒有尊貴可言,更不配享受神恩待,一切任神擺佈無怨言,而不是顧惜自己性命、抱著得福的存心、盼望出人頭地、享受高於別人、內心卑鄙無恥的偽君子。盡本分乃是體貼神的心意貼著神的負擔,把弟兄姊妹當作自己父母,願意做眾人的奴僕,以弟兄姊妹的生命為念,敢於負起責任,做到不虧欠任何一個人,凡是自己所得著的讓人都得著,憑自己的良心來事奉神,敢於接受所有人的監督,而不是嘴裡說得好聽不作實際工作,享受弟兄姊妹的接待還欺壓著弟兄姊妹,盡讓人為他做這做那,竭力照顧好他,還動不動就教訓人、修理人、對付人,他有病讓人來伺候,沒事讓人陪著,人都成了他的奴僕,他哪裡是事奉神,乃是在高舉自己、見證自己,把自己高高樹立起來,讓人把他當神待,很怕自己的聲望低,怕人不服氣,極力加強攻勢,甚至不辭勞苦,讓人順服,讓人崇拜,坐在神的位上成天教訓人,誰也不放在眼裡,千方百計地搞自己的勢力範圍,經營自己的事業,讓人以他為中心都聽從他的,順從他的安排,把神放在一邊都敬拜起他來了,他作了幾年工作所帶領的人都不認識神,倒都懼怕他、順服他,他成了神了,這不是把人都帶到他面前了嗎?這樣的人是強盜,是家賊,是敵基督。」

摘自《生命供應的講道·事奉的真意與工人的本分》

「你們對宗教那些牧師、領袖現在還有沒有崇拜?沒有了吧。為什麼不崇拜他們了?有人說:『他們沒有真理,所以不崇拜他們。』這話說得實際呀,挺好。另外還有什麼?他們都是敵基督啊,他們心地都惡毒啊,他們把基督釘在十字架上都不後悔,都不反省自己,都不覺得做得錯,都不覺得自己是罪魁。這些人心裡多惡毒,多黑暗,那怎麼能光是沒有真理呀,他們是滿了撒但性情,滿了邪惡,一點兒良心理智都沒有啊!沒有真理還得加個沒有人性,全是邪惡,都是惡魔。誰給錢就給誰祝福,不捐錢就不祝福,都是為了錢祝福,多卑鄙呀!你說你接受神選民的奉獻,吃喝神選民奉獻的錢財,你給人帶來什麼生命供應了?你給人真正帶到神面前了嗎?使人得著神的拯救作工了嗎?使人得著神所發表的真理了嗎?使人達到蒙拯救了嗎?你享受他們獻的祭物,你配嗎?你一點兒也沒有供應神的選民,一點兒也沒有把信神的人帶到神面前,反而把人都拉到你面前,成為供養你讓你吃肉、讓你喝血的,你這不成了寄生蟲了嘛。你們說這樣一個假牧人、魔鬼、敗類,他配事奉神嗎?所以說,這個問題的實質人得看透。你看透了之後,那就不僅僅是不崇拜,而是恨惡,能認識到這樣的人該受咒詛,是神的仇敵,是神選民的仇敵;你有這樣的認識才是把問題的實質看透了。……信徒在教堂裡捐兩個錢,那是為了蒙拯救、為了信好神、為了得著真理捐的錢。而這個錢卻被牧師給佔用了,被牧師給吃喝了,牧師吃喝完之後僅僅給信徒一個按手祝福,就認為啥呢,『我給你按手了,我花你的錢是應該的。』這不是寄生蟲嘛,這不是吸血鬼嘛!如果有一天神公開顯現了,說『我就是全能的神,我就是你們所逼迫的全能神』,牧師一看,說:『哎呀,我們定罪的全能神原來真是真神哪!』那些教堂裡的弟兄姊妹一看,說:『哎呀,就是我們這個牧師呀,他迷惑我們,說全能神是假的,不是真道,這下子可壞了,我們上了牧師的當了,牧師把我們騙了,我們捐那麼多錢還沒得著真道,他不讓我們接受耶穌的再來,不讓我們接受真道,這牧師太坑人了!』那這些信徒就得起來抓住牧師的脖領子,開始搧他嘴巴。那這是啥呀?這叫自作自受,是不是。有的人在教堂裡一捐就是幾千、幾萬、幾十萬哪,最後知道自己上當受騙了,你們說他們心裡的仇恨得多大呀!那牧師吃了這些人的錢,喝了這些人的血,這是不是罪惡呀?這是罪惡,這叫血債呀!現在他在那兒享受信徒的捐獻,還覺著沒事,那裡面就沒有控告嗎?他如果有良心,裡面得有控告啊。你把人帶到神面前了嗎?你給人什麼供應了?你配吃喝這祭物嗎?你跑到神學院念兩天書,為了自己的飯碗,到這來講點兒字句道理,來騙錢花,你這算什麼東西呀,這跟強盜有什麼區別呀!所以對這個問題的實質人得看透。如果有一些人看不透,那你就等著看吧。到有一天,神公開顯現的時候,就是這些教堂裡的寄生蟲、這些惡僕的末日,那時候所有的信徒要起來抓他們的脖領子,要找他們算賬,信徒們會說:『血債要用血來還!』這些宗教領袖的下場到底是什麼,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你就看透他的實質了。現在看這些人外表上也是在事奉神,但實質是什麼?是在抵擋神。他們都是敵基督,都是惡人,都是喝人血不眨眼的人。所以,事奉神的人如果沒有良心理智、沒有真理裝備,就要走上作惡的道路,就要走上抵擋神的罪惡的道路。現在這個事實可能有些人已經看見了。所以,人沒有真理,事奉神就麻煩了。凡是指望靠事奉神來吃飯的人,這是最危險的,這跟那個牧師的道路是一樣的,跟敵基督的道路是一樣的;他們是想用事奉神得飯碗,為了飯碗才來事奉神,這樣的人注定是吃教的人,他們不是神呼召的,不是因著愛神、體貼神的心意來為神花費的,他們都是居心不正、居心不良的人。你們說凡是為了飯碗才來事奉神的,為了個人的生活出路、為了個人的前途來事奉神的,這些人是神的知己嗎?不是。他們是撒但派來打岔、攪擾神作工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正如神話裡所說的『狐狸進葡萄園』一樣。」

摘自《講道交通(二)·事奉神的人必須具備的條件及如何事奉合神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