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目錄

27 什麼是邪靈作工?邪靈作工有哪些表現?

相關神話:

「什麼是出於撒但的作工?出於撒但的人裡面異象模糊,沒有正常人性,做事存心不對,雖然也想愛神,但是裡面總有控告,這些控告、意念總在裡面攪擾,轄制人生命長大,攔阻人在神面前的正常光景。就是說,人一有撒但作工心也不能安靜在神面前了,也不知幹什麼好了,看人聚會他想跑出去,別人禱告他眼睛閉不上。邪靈作工破壞人跟神的正常關係,給人以前的異象或生命進入的路都打亂,心裡總也不能親近神,總被一個事攪擾、轄制,心不得安靜,使人愛神沒有勁,靈裡下沉,這樣的表現就是出於撒但作工的表現。撒但作工的表現:站不住立場,站不住見證,使你在神面前成了一個錯的人,成了一個對神沒有忠心的人。撒但一攪擾你裡面對神失去愛心,失去忠心,跟神的正常關係沒有了,不追求真理,不追求長進,後退、消極、遷就自己、任罪蔓延、對罪不恨惡,而且能夠使你放蕩,使神在你裡面的感動消失,使你對神埋怨抵擋,導致你對神疑惑,甚至還有離開的危險,這都是出於撒但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靈的作工與撒但的作工》

「如果說你裡面時時有聖靈作工,時時刻刻都能有神的開啟,都有聖靈的感動,每時每刻都有新的認識,這就屬於不正常!這就太超然了!這樣的人百分之百是邪靈!就是神的靈來在肉身,他有時還得休息,還有吃飯的時候,更何況你呢?被邪靈附著的人好像沒有肉體的軟弱,什麼都能捨、都能撇,也沒情感,又能受苦,絲毫不感覺累,好像超脫肉體了,這不是太超然了嗎?邪靈作工就是超然,人根本達不到!沒分辨的人若看見這樣的人就羨慕,說他信神可真有勁,信得多好,從不軟弱!其實這是邪靈作工的表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四)》

「現在有些邪靈作工是藉著一些超然的東西迷惑人,那是邪靈的模仿,僅是作一些現在聖靈不作的工作來迷惑人。許多邪靈模仿著顯異能、醫病,這都是邪靈作的,因聖靈現在不那麼作了,凡是後來模仿聖靈作的那才是邪靈。當初在以色列作的工作都屬於超然的工作,只不過現在聖靈不那麼作了,再有那麼作的屬於撒但的作為、撒但的攪擾,屬於邪靈,但你不能說凡是超然的都屬於邪靈,這要看神作工的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一)》

「現在如果出現一個又能顯神蹟奇事、又能趕鬼、又能醫病,能顯許多異能的人自稱是耶穌來了,這是邪靈的假冒,屬於邪靈模仿耶穌作的。記住一點!神不作重複工作,耶穌的那步工作已經完成了,神以後再不作那步工作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現時作工的認識》

「……在人身上那些軟弱處撒但還在控制著,還掌握著,還可以讓人受痛苦,邪靈還能在人身上作工攪擾人,讓人神魂顛倒,讓人神經錯亂,讓人心思不安寧,讓人處處受攪擾,人裡面還有些心思、魂的東西還能受撒但控制,受撒但擺佈,所以說,你有病痛,你有煩惱,還有尋死上吊的可能,你有時還感覺人間的淒涼,還感覺活著沒意思,就是說人這些痛苦還在撒但掌握之下,這是人的致命處。已經經撒但敗壞踐踏過的東西撒但還可以利用,這是它的把柄。……邪靈可以鑽空子,可以在你裡面說話或者可以在你耳邊說話,或者可以攪亂你的心思,攪亂你的意念,把聖靈的感動壓回去,讓你感覺不到,然後邪靈開始攪擾你,讓你心思錯亂,讓你大腦錯亂,讓你魂飛魄散,邪靈就作這些工作。」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

參考人的交通:

「神每作一步工作之後,各種模仿、假冒聖靈作工的邪靈很多,撒但是藉著讓人『說方言』、『看異象』、『得啟示』等來迷惑人,使神的選民偏離真道。說方言、看異象、聽聲音屬於邪靈作工的方式,這是毫無疑問的。什麼叫『說方言』呢?就是在禱告時說一種誰也聽不懂的『語言』,這就是所謂的說方言。如果有人說的話不屬於任何一種語言,乃是舌頭打卷說不清話,這也是邪靈作工造成的。『看異象』是指睜著眼睛就能看見一些正常人無法看見的東西或者一些怪現象,這是邪靈作工的一種現象。什麼是『聽聲音』呢?就是有人常能聽見自己裡面有靈在跟他說話或者外面也有聲音對他說話,這也是邪靈作工的一種現象。不管人有幾種邪靈作工的表現,都說明有邪靈作工在人身上。……我在恩典時代信耶穌時,接觸過一些常說方言的人,他們後來的結局都很悲慘,有的被鬼附了,有的得了神經病,其中多數後來都癱倒了,被鬼附的人都是沒有好結局的,這是絕對的。因此可以確定,說方言、看異象、聽聲音完全是邪靈作工,是邪靈尾隨在聖靈作工之後模仿、假冒聖靈的作工,這一點必須看清楚。」

摘自《精要選編·對有過邪靈作工與被鬼附的人應區別對待》

「到底該如何分辨人是否有邪靈作工呢?我們根據神話真理與聖靈作工的原則就完全可以確定出人是否有邪靈作工。

第一,凡是有讓人抵擋神、攻擊神、褻瀆神、否認神、懷疑神、遠離神、背叛神,並且使人常常消極軟弱,使人陷入黑暗中的,就可以肯定都是邪靈作工;

第二,凡是讓人感覺超然的,或能看見什麼,或能聽見聲音,有異常的感覺,這類事情不是偶爾發生過幾次,而是時有發生,就可以肯定是邪靈作工;

第三,凡是人裡面催促人做這做那,但這些事做了又沒有什麼果效,也沒有什麼價值,根本不屬於正常的盡本分,這種情況如果不是偶爾發生,而是持續時間較長,就可以確定是邪靈作工;

第四,凡在敗壞人類裡面總認為自己是神或神的愛子、神差派的人,或有神的託付來作什麼工作的,肯定也是邪靈作工。

以上四種情形都是違背神話的,絲毫不合乎真理,而是處處與神敵對、與神背道而馳的。凡是有靈作工能使人達到以上四種作用與後果的,就可以確定為邪靈作工了。」

摘自《精要選編·分辨邪靈迷惑人的四條原則》

「邪靈作工最明顯的特徵就是超然。有邪靈作工的人說話或者叫人做事都特別顯露、強硬,而且有的甚至違背正常人性的道德、違背人倫,他的說話、做事都是迷惑人、攪擾人的,性質是醜陋的、凶惡的,敗壞人,苦害人,對人沒有絲毫益處。邪靈在人身上一出現,人就感覺到惶恐不安,做事特別急切,如同急不可待,給人的感覺特別不正常,對人沒有一點造就益處。邪靈作工的主要表現:第一種就是指示人做這做那,或者告訴人什麼,或者指示人說假預言;第二種就是說所謂的『方言』,任何人都聽不懂,甚至連其本人也聽不懂,有的人還能自己『翻方言』;第三種,老得啟示,特別頻繁,一會兒指示他這個,一會兒指示他那個,惶惶不可終日;第四種,有邪靈作工的人,他急切地要做這個要做那個,急不可待,也不考慮環境是否許可,甚至半夜三更就能跑出去,他的表現特別不正常;第五種,有邪靈作工的人特別狂妄,說話盡是居高臨下、強迫命令,什麼真理也講不出來,讓人不知所措,如同惡魔一樣強人所難;第六種,有邪靈作工的人絲毫聽不懂上面的安排,更不懂作工原則,他是目中無神,想一手遮天,胡作非為破壞教會的正常秩序;第七種,有邪靈作工的人往往莫名其妙地自己冒充什麼人物,或者誰派來的,讓人都聽他的,誰也琢磨不透他是什麼來路;第八種,有邪靈作工的人往往都是理智不正常的人,也不明白真理,平時就不具備領受能力,也沒有聖靈的開啟,人發現的只是他領受東西特別謬妄,絲毫不對路;第九種,有邪靈作工的人特別狂妄沒有理智,絲毫不高舉見證神,也談不出任何真理,所作所說盡是打擊人、捆綁人、限制人,直到把人的心都打散、打消極爬不起來為止,這時他就在暗地裡高興了,這是邪靈作工的主要目的;第十種,邪靈所附的本人,他的生活表現十分不正常,眼睛冒著凶光,說出話來特別陰冷,如同惡魔下界一般,他的日常生活也沒有規律,極不穩定,如同沒有經過訓練的野獸反覆無常,讓人極度地反感厭憎,這正是惡魔所捆綁之人的表現。被邪靈所附之人往往對有聖靈作工能講出真理的人特別恨惡而且遠離,往往越是好人,他越是要打擊、定罪,越是糊塗人,他越是竭力奉承、吹捧,而且特別願意接觸。邪靈的作工都是顛倒黑白,把正面的說成反面的,反面的說成正面的,這正是邪靈的作為。不過,我們對邪靈的作工只要用真理衡量、用真理來分辨就容易識破了。」

摘自上面的交通

「凡是有明顯超然作工的靈都是邪靈,凡是在人身上有超然作工的靈作工、說話,都是有邪靈作工,邪靈作工的方式都是不正常而且超然的,其主要表現有六種:

1 直接支配人說話,讓人看見是明顯的靈在說話,不是人自己在正常說話;

2 讓人感覺到是靈指使人、命令人做這事、做那事;

3 人在屋裡就知道外面有人來;

4 常能聽見有人與他說話,別人卻聽不見;

5 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能聽見別人聽不見的聲音;

6 總是慌亂不安、自言自語,不能正常與人交談、相處。

凡是邪靈作工肯定具有此六種表現,凡有邪靈作工的人都是理智不太正常,心情顯得慌亂不安,不能正常與人相處,就像沒有人情味、不食人間煙火一樣。這樣的人都屬於被邪靈附體或有邪靈作工,凡是邪靈作工都是這麼明顯、超然。這是最容易分辨的邪靈作工。邪靈附到人體上,把人捉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失去正常人的理智,像行屍走肉一樣,足以證明邪靈的實質是敗壞人、吞吃人的邪惡的靈。邪靈的說話也比較容易分辨,邪靈說話完全代表邪惡的實質,都是死水一潭、渾濁惡臭,充滿死亡氣息。如果是素質好的人,看完邪靈的話就感覺空洞乏味,沒有造就,全是謊話、空話,雲山霧罩、一派胡言,這是最容易分辨的邪靈的鬼話。有的較『高級』的邪靈為了迷惑人,假冒神或基督發聲說話,有的假冒天使或名人。這些邪靈說話善於模仿神的某些話語、用詞或口氣,對於這類『高級』邪靈,不明白真理的人就容易上當受騙。神選民必須清楚邪靈的實質就是邪惡無恥,無論什麼『高級』邪靈絕對沒有真理,邪靈總歸是邪靈,邪靈的實質都是邪惡的,跟撒但都是一類的。」

摘自《精要選編·如何分辨邪靈、假基督、敵基督的鬼話謬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