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福音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目錄

三 必須見證神末世審判工作方面的真理

4 從神末世審判工作達到的果效看神末世審判的意義。

(1)神末世審判工作是為了潔淨人、拯救人、成全人,作成一班得勝者。

參考聖經:

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我必快來,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啟3:10-12)

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啟14:4-5)

相關神話: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並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淨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的腳蹤走到今天的人則都是來到神寶座前的人,既是這樣,那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潔淨的對象。也就是說,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審判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今天審判你們、刑罰你們,也定你們的罪,但你該知道定罪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定罪、咒詛、審判、刑罰都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這都是為了你的性情能變化,更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的身價,讓你看見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義,都是按照他的性情來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計劃去作工,他是愛人、拯救人,而且是審判、刑罰人的公義的神。你如果只知道你的地位低下,只知道你這個人敗壞、悖逆,卻不知道神要藉著今天作在你身上的審判與刑罰來顯明神的拯救,你不知道這些,就沒法經歷,更沒法走下去。神來了不是擊殺、不是毀滅,而是審判、咒詛、刑罰與拯救。在六千年經營計劃未結束以先,也就是在未顯明各類人的結局以先,神來在地上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都是為了將愛他的人徹底作成,歸服在他的權下。……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愛,但神的愛就不能是刑罰、審判與咒詛,拯救務必得有憐憫、慈愛,更得有安慰之語,有神所賜的無窮的祝福。人都認為,神拯救人是藉著神給人的祝福、給人的恩典來感動人,讓人的心都給神,從而將人拯救出來,即感動人就是拯救人,這樣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賜給人百倍,人才能歸服在神的名下,從而為神爭氣、增光,這都不是神對全人類的心意。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一點不假就是為了拯救敗壞的人類,否則,他決不會親自來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於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換取全人類,今天並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裡並沒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麼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沒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並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並無意思要將你們治於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說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淨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淨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淨,都是為了拯救。所以說,如今的拯救方式再不比以往,今天,公義的審判作了你們的拯救,作了你們各從其類的上好的工具,無情的刑罰作了你們的極大的拯救,面對這刑罰、審判你們又有何言語呢?你們從始到終所享受的不都是拯救嗎?你們既看見了神所道成的肉身,也領略了他的全能、智慧之所在,更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擊打、管教,但你們不也得著了極大的恩典了嗎?你們的福分不比誰的都大嗎?你們的恩典比那所羅門所享受的榮華富貴還豐盛呢!你們想一想:若我來了對你們的意思就是定罪與懲罰,不是為了拯救,那你們的日子還會持續這麼長時間嗎?你們這屬罪的血氣之人還能存留到今天嗎?若單是為了懲罰你們,何必道成肉身來動這麼大工程呢?就你們這些無名小輩若懲罰你們不是一句話的功夫嗎?還需有意將你們定罪之後再將你們滅了嗎?你們還不信我這話嗎?我拯救人只能用憐憫、慈愛的方式嗎?或只能以釘十字架來拯救人嗎?公義的性情不更有利於讓人完全順服下來嗎?不更能將人拯救到底嗎?

我說的話雖嚴厲但對人都是拯救,因我只是說話,並未懲罰人的肉體,這話使人都活在了光中,認識了光的存在,知道了光的寶貴,更認識這些話語對人太有益處,認識了神就是拯救。我雖然說了許多刑罰審判的話,但並沒有事實臨及你們,我來了就是作工作,就是說話,話語雖然嚴厲,但都是審判你們的敗壞、你們的悖逆,這樣作的目的仍是為了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就是為了用話語來拯救人,並不是用話語來傷害人。話語嚴厲是為了達到作工果效,只有這樣作工人才能認識自己,而且能脫離悖逆性情。話語工作的最大意義就是使人在明白真理的前提下來實行真理,達到性情變化,達到認識自己、認識神的作工。只有說話的作工方式能溝通神與人之間的關係,只有話語能闡明真理,這樣作是征服人的最好的方式,除了說話,任何一種方式都不能使人能更清楚地明白真理,明白神的作工,所以最後一步工作神採用了與人說話的方式來將所有人不明白的真理、人不明白的奧祕都向人打開,讓人都從神得著真道,得著生命,因此達到滿足神的心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其實,現在所作的工作就是讓人背叛撒但,背叛老祖宗,話語的審判都是為了揭露人的敗壞性情,都是為了讓人明白人生的實質,這一次又一次的審判,都扎在了人的心上,哪一次的審判都直接涉及人的命運,有意刺傷人的心,讓人能將這些都放下,藉此來達到讓人認識人生、認識這污穢的世界,也讓人認識神的智慧與全能,認識這撒但敗壞的人類。越是這樣的刑罰、審判,越能刺傷人的心,也能喚起人的靈,這樣的審判,目的就是為了喚醒這些敗壞至深而且是蒙蔽最深的人的心靈。人沒有靈,就是人的靈早死了,不知有天,也不知有神,更不知自己是在死亡的深淵中掙扎,人哪能知道自己就活在這罪惡的人間地獄之中?人哪能知道自己這腐爛的屍體就是經撒但敗壞後又落入了死亡的陰間中的?人怎麼能知道地上的萬物早已叫人類敗壞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了?人又怎麼能知道造物的主今天來在地上正在尋找一班他可拯救的被敗壞的人呢?人雖經百般熬煉、審判,但人那麻木的知覺始終是一動不動,幾乎沒有一點反應,人太墮落了!這樣的審判雖然猶如從天而降的無情的冰雹,但對人卻是最有益處的。不這樣審判人就達不到果效,根本不能將人拯救出苦海的深淵,不這樣作工,人很難從陰間中出來,因為人的心早已死了,人的靈早叫撒但踐踏了。要想拯救你們這些墮落到極處的人,必須得竭力地呼喚、竭力地審判才能喚醒你們那顆冰涼的心。你們的肉體、你們的奢侈慾望、你們的貪心、你們的情慾在你們的身上扎根太深了,這些東西一直控制著你們的心,以至於你們都無法擺脫這些封建而又墮落的思想的束縛,你們沒有改變現狀的嚮往,也沒有擺脫黑暗權勢的嚮往,只是被這些東西捆綁著。」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從創世到現在,神工作中所作的一切全都是愛,沒有一點恨人的成分,就是你看到的刑罰審判也是愛,是更真、更實的愛,這愛就是帶領人走上人生的正道……你們都活在罪惡淫亂之地,都屬於淫亂罪惡的人,今天你們不僅能看見神,更重要的是讓你們得著了刑罰審判,得著了這樣最深的拯救,就是得著了神最大的愛。他所作的對你們都是真實的愛,並沒有惡意,是因著你們的罪惡而審判你們,以此讓你們反省,得到這極大的拯救。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作人,從始到終神一直在竭力地拯救人,他根本不願把他親手造的人完全毀滅,現在又來到你們中間作工,這不更是拯救嗎?若對你們是恨,他還能作這麼大的工作來親自帶領你們嗎?何必受這苦呢?對你們並不是恨,也沒有一點惡意,你們該知道神的愛是最實在的,只不過因著人的悖逆,務必得用審判來拯救人,否則還是不能把人拯救出來。因你們不會生活,也不知怎麼活著,你們活在這淫亂罪惡之地,屬於淫亂污穢之鬼,他不忍心讓你們再墮落下去,也不忍心看著你們這樣活在污穢之地,讓撒但任意踐踏,不忍心讓你們墜落陰間,只願意把這班人得著,把你們徹底拯救回來……雖然你現在因著審判是受點苦、受點熬煉,但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刑罰與審判對人來說雖然就是熬煉,是無情的揭示,是為了懲罰人的罪,懲罰人的肉體,但這一切的工作並不是要將人的肉體定罪而滅絕。話語嚴厲的揭示,都是為了把你帶到正道上,這麼多作工你們也都親自體嘗到了,沒有把你們都帶到邪道上吧!一切都是為了讓你活出正常人性,都是你的正常人性能夠達到的。作每步工作都是根據你的需要,按著你的軟弱,按著你的實際身量作,並不把難擔的擔子強壓在你們身上。雖然現在你看不透,覺著好像我跟你過不去,你總認為我對你天天刑罰審判、天天責備都是因為我恨你,你接受的是刑罰審判,其實對你都是愛,也是極大的保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四)》

「針對人的情形,針對人對神的態度,神作了新的工作,使人能對他既有認識又有順服,既有愛又有見證,這樣人就得經歷神對人的熬煉,經歷神對人的審判與對人的對付修理,若不這樣作,人對神永遠不認識,永遠不能有真實的愛、真實的見證。神對人的熬煉並不僅僅是為了一方面的果效,而是為了諸多方面的果效,這樣神才在那些願意尋求真理的人身上作熬煉的工作,以便人的心志、人的愛心得到神的成全。這樣的熬煉對於那些願意尋求真理、渴慕神的人都成了最有意義的事,成了極大的幫助。神的性情不是那麼容易讓人認識的,也不是那麼容易讓人領受的,因為神畢竟是神,總歸不能與人有一樣的性情,所以人對他的性情不是容易認識的。真理都不是人天生具備的,不是被撒但敗壞的人能輕易領受的,人不具備真理,也不具備實行真理的心志,人若不受苦,不受熬煉,不受審判,那人的心志永遠得不到成全。熬煉對每一個人都是相當痛苦的,都是相當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煉中向人顯明他的公義性情,在熬煉中向人公開他對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煉中對人作更多的開啟,作更多的實際的修理對付,藉著事實與真理的對照,讓人更認識自己,讓人更認識真理,讓人更明白神的心意,從而讓人對神有更真、更純的愛,這是神作熬煉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義的,他不作無意義的工作,不作對人不利的工作。熬煉並不是要將人從他的面前取締,也不是將人滅於地獄之中,而是在熬煉之中改變人的性情,改變人的存心、人的舊觀點,改變人對神的愛,改變人的所有生活。熬煉對人是個實際的考驗,對人是個實際的操練,只有在熬煉中人的愛才能發揮其原有的功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

「神作工熬煉人,人就受苦,愛神的心越大,神的大能在人身上顯明得越多。人受的熬煉越小,愛神的心越小,神的大能在人身上顯明得也小。受的熬煉越大,受的痛苦越大,受的折磨越多,產生對神真實的愛越深,對神越有真實的信心,對神的認識也越深。在經歷中你會看見,那些受熬煉痛苦大的、受對付管教多的人,對神的愛就深,對神的認識也越深、越透徹。沒經過一次對付的,他所認識的就膚淺,他只能說:『神真好,他給人恩典讓人享受他。』若經過對付、管教之後,就能談出對神真實的認識,所以說在人身上作的工越是奇妙就越有價值、越有意義,越是令你測不透,越不符合你的觀念,越能征服你、得著你、成全你。神作工的意義太大!如果不這樣熬煉人,不按著這個方式去作,神作工就沒有果效、沒有意義了,在末世揀選一班人不平凡的含義就是因此原因。以前就說過神揀選得著這一班人,在你們身上動的工越大,使你們的愛越深,越純潔;神作的工越大,人越能領略他的智慧,對他的認識也越深。神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在末世要結束,能輕而易舉地就結束嗎?他把人征服就完工了嗎?能那麼簡單嗎?人想像得太簡單,但神所作的就不是那麼簡單了。神所作的哪一部分工作人都測不透,如果你能測透,神作的工就無意義、無價值了。神作的工令人難測,太不符合你的觀念,越不符合你的觀念,說明神的作工越有意義,符合你的觀念就無意義了。現在你覺得神的作工太奇妙,越奇妙你越覺得神難測,看見神的作為太偉大,若他只作些浮皮潦草的工作把人征服就完事了,那人就看不見神作工的意義了。雖然現在受點熬煉,但對你的生命長進太有益處,所以說受這苦對你們來說太有必要。現在受點熬煉,過後讓你真能看見神的作為,最後你能說:『神的作為真是太奇妙了!』這是你的心裡話。有些人經歷一段時間的熬煉(效力者、刑罰時代),最後說:『信神真不是容易的事!』真不『容易』就說明神的作為難測,神作的工太有意義、太有價值、太值得人寶愛!若我作這麼多工你沒一點認識,那我作的工還能有價值嗎?就讓你說出這話來:事奉神真不容易,神的作為太奇妙,神真是智慧!真是可愛!你經歷一段時間就能說出這話來,證明在你身上作的工你已得著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

「今天我所說的話就是為了審判人的罪,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人的彎曲詭詐,言行舉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東西都經過審判,人的悖逆被定為罪。圍繞審判的原則來說話,藉著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醜相來顯明他的公義性情。聖潔就是他的公義性情的代表,他的聖潔,其實也就是他的公義性情。今天說話的這些背景,都是藉著你們的敗壞性情來說話、審判,作征服的工作,這才是實際的工作,這才能完全襯托出神的聖潔來。如果說你沒有一點敗壞性情,神就不審判你了,也不讓你看見他的公義性情。你有敗壞性情,神就不放過你,藉此顯出了他的聖潔。……正因為這些審判才讓你們看見神是公義的神,神是聖潔的神;正因為他的聖潔、正因為他的公義他才對你們審判,才對你們施下烈怒;正因為他看見人的悖逆能顯露出他的公義性情,看見人的污穢能顯露出他的聖潔,才足可說明他就是聖潔無污點的但又生在污穢之地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神作審判的工作、作刑罰的工作都是為了達到讓人對他有認識,都是為了他的見證而作的。他不藉著審判人的敗壞性情,人就不可能認識他的公義不可觸犯的性情,也不能對神從舊的認識中轉到新的認識之中。為了他的見證,為了他的經營,他將他的全部都公布於眾,從而讓人因著他的公開顯現而達到認識他,性情有變化,達到為他作響亮的見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人活在肉體之中,就是活在人間地獄裡,沒有審判、沒有刑罰,人都與撒但同污穢,怎麼能聖潔呢?彼得認為:神的刑罰、神的審判是人最好的保守、最大的恩典,只有神刑罰人、審判人,人才能覺醒,才能恨惡肉體、恨惡撒但。神嚴厲的管教使人擺脫了撒但權勢,脫離自己的小天地,能夠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刑罰、審判實在是最好的拯救!……人的一生要想得著潔淨,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脫離撒但的擺佈,脫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要想被成全,得明白神作工的意義,尤其是刑罰審判的意義,作在人身上到底是為什麼,你能不能接受?在這樣的刑罰中你能不能達到彼得一樣的經歷與認識?如果你追求認識神,認識聖靈作工,追求性情變化,那你就有機會被成全。……你沒有按照成全彼得的路去追求,當然也沒有性情變化的經歷。如果你是追求被成全的人,你就有見證了,你會說:『在神這一步一步的作工中,我接受了神刑罰審判的工作,雖然受了許多苦,但我知道了神是如何成全人的,我得著了神所作的工作,認識了神的公義,他的刑罰拯救了我。他的公義性情臨到我身上,使我得著了祝福,使我得著了恩典,就他的審判、刑罰使我蒙了保守,使我得了潔淨。如果沒有神的刑罰審判,沒有他嚴厲的話語臨到我,我不能對神有認識,我也不能蒙拯救。今天我看見,作為一個受造之物,不僅是享受造物主所造的萬物,更重要的是,凡是受造之物都該享受神的公義性情,享受他公義的審判,因神的性情是值得人享受的,作為一個被撒但敗壞的受造之物,就應該享受神的公義性情。他的公義性情中有刑罰也有審判,更是有極大的愛,雖然現在我沒能將神的愛完全得著,但我能有幸看見,這是我的福氣。』這就是經歷成全之人所走的路、所談的認識。這樣的人就屬於彼得一樣的人,是有彼得經歷的人,這樣的人也是得著生命的人,是有真理的人,人經歷到最終必能在審判之中完全脫離撒但的權勢,被神得著。」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以前說過,從東方得著一班得勝者,是從大患難裡出來的,這話是什麼意思?就是說這些被得著的人曾經過審判、刑罰,經過對付,經過修理,而且經過百般的熬煉,才有了真實的順服,這些人的『信』不是渺茫,而是實際,沒看見什麼神蹟奇事,也沒看見過什麼異能,談不出多高的字句道理來,談不出多高的看見,而是有實際,有神的話語,有對神實際的真實認識。這樣的一班人不更能顯明神的大能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2)神末世審判工作是各從其類、結束整個時代的工作,最後成就基督國度的實現。

參考聖經:

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死亡和陰間也被扔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啟20:11-15)

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做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21:3-4)

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11:15)

相關神話:

「我創世之時,將一切都各從其類,讓所有的有形之物都歸類,當我的經營計劃即將結束之時,我要恢復創世之態,恢復所有的一切的本來面目,徹底變化,讓所有的一切都歸在我的計劃之中,時候已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六篇說話》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末世就是以征服來讓萬物都各從其類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審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這樣作,人怎能各從其類呢?在你們中間作的各從其類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從其類工作的開端,在這以後,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從其類,都得歸服在審判台前來接受審判。沒有一人、一物能逃脫這刑罰、審判之苦的,也沒有一人、一物不是各從其類的,人都分門別類,因為萬物的結局都近了,整個天地都到了結束的時候了,人怎麼能逃脫人生存的結束之日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一)》

「現在的征服工作就是為了顯明人的結局的工作,為什麼說現在的刑罰與審判就是末日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呢?這你還看不透嗎?為什麼末了一步工作是征服的工作,不就是為了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嗎?不就是為了讓人都能在刑罰、審判的征服工作中顯出原形之後而各從其類嗎?與其說是征服人類,倒不如說是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就是審判人的罪之後來顯明各類的人,從而以此來定人是惡或義。征服工作之後便是賞善罰惡的工作:完全順服的人即徹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擴展全宇的工作中,沒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災禍臨到。這樣,人便各從其類了,惡人歸於惡,再沒有日頭光照,義人歸於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遠的光中。萬物的結局都近了,人的結局也都顯在眼前了,萬物都要各從其類,人怎麼能逃脫各從其類之苦呢?顯明各類人的結局是在萬物的結局近了的時候而顯明的,也是在作全宇的征服工作(包括從現在的工作開始的所有征服的工作)中而顯明的。顯明所有人類的結局是在審判台前,是在刑罰中,是在末世的征服工作中。……末了的征服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人的結局,以審判來揭示人的墮落,從而讓人悔改,讓人奮起,能追求生命、追求人生的正道,是為了喚醒那些麻木痴呆的人的心,以審判來顯明人裡面的悖逆,但人若仍不能悔改,仍不能追求人生的正道,不能擺脫這些敗壞,這樣的人便是不可挽救的撒但的可吞之物了。這就是征服的意義,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結局,好的結局、壞的結局都是因著征服工作來顯明的。人得著了拯救或是受到了咒詛,都是在征服的工作中顯明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一)》

「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著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別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沒法顯露出來。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

「什麼是審判,什麼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嗎?若你明白了,我勸你還是服服貼貼地受審判,否則你永遠沒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永遠沒有機會被神帶入神的國中。那些只接受審判卻總不能被潔淨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棄。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卻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體都受懲罰的報應,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嗎?這不正是神審判人、顯明人的目的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毀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著死屍的味道,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神將那些並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種罪狀一一列在他們的記事冊上,在合適的時候將他們扔在污鬼之中,讓污鬼任意玷污他們的全身,使他們永遠不得超生,使他們永遠不能再見到光明;神將那些曾經一度時期效力卻並未忠心到最終的假冒為善的人列在了惡人中間,讓其與惡人同流合污成為烏合之眾,最終將其滅掉;神將那些從未對基督忠心或從未獻出一點力量的人扔在一邊從不搭理,更換時代時將他們統統滅掉,他們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談不上進入神的國中了;神將那些從未對神真心而是被逼無奈應付神的人列在了為子民效力的人中間,他們這些人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將同那些連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毀滅;最終,神將所有與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眾子以及神所預定做祭司的人帶入神的國度之中,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著的結晶。而那些並不能歸於神所劃分類別中的人則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們的結局是什麼你們是可想而知的。我該說的都對你們說過了,該選擇怎樣的路那都是由你們自己的選擇而決定的。你們應明白這樣一句話: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當列國列民都回歸我的寶座之前時,隨即我將在天之一切豐富賜予人間,讓人間因我而豐富無比。當舊世界存在之時,我要向列國大發烈怒,頒布向全宇公開的行政,誰若觸犯將遭到刑罰:

我面向全宇說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說,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我要將天上的眾星都重新更換,太陽、月亮因我而更換,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萬物重新更換,因我的話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換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毀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沒;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宗教之界將在我刑罰列民之時而不同程度地回歸我國,因著我的作為而被征服,因為其都看到了『駕著白雲的聖者』已來到;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著所作所為的區別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著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眾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六篇說話》

「在末世的審判、刑罰工作中,即在最後的潔淨工作中能站立住的也就是與神一同進入最後的安息中的,所以進入安息中的人都是經過最後一步潔淨的工作才達到脫離撒但的權勢而被神得著的,這些最後被得著的人將進入最後的安息之中。刑罰、審判的工作其實質就是為了潔淨人類,為了最後的安息之日,否則,全人類就不能各從其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這個工作是人類進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徑。潔淨的工作才把人類的不義都潔淨了,刑罰、審判的工作才把人類中那些悖逆的東西都揭示出來,從而將可挽救與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來,將可存留與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來。工作結束之時,可存留的人都蒙潔淨將進入人類更高的境地之中享受第二次人類在地上的更美好的生活,即將進入人類的安息之日中與神同活;不可存留的人經刑罰、審判之後徹底顯露出原形,之後都被毀滅與撒但一樣不得再存活在地上,以後的人類中就不再存有這類人,這類人並沒資格進入最後的安息之地,也並沒有資格進入神與人共享的安息之日,因他們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惡者,並不是義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最終的罰惡、賞善的工作完全是為了徹底潔淨全人類,以便將完全聖潔的人類帶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這步工作是最關鍵的工作,是整個經營工作中最後的一步。若不將惡者都毀滅而是將其存留下來,那全人類仍然不能進入安息之中,神也不能將全人類帶入更美好的境地中,這樣的工作並不是完全結束的工作,當工作結束之時全人類都完全聖潔了,這樣,神才能安安穩穩地在安息之中生活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他要建的國度是他自己的國度,他要的人類是敬拜他的人類,是完全順服他的人類,是有他榮耀的人類。若不將敗壞的人類拯救出來,他造人的意義就化為烏有,他在人中間就不會再有權柄,而且在地上也不會再有他的國度,若不將那些悖逆他的仇敵都毀滅他就不能得著完全的榮耀,也不會在地上建立他的國度。將那些人類的悖逆者都徹底毀滅,將那些被作成的都帶入安息之中,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標誌,是他大功告成的標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當我在國度裡正式作王掌權之時,眾子民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我作成;當世界各國分裂之時,也正是我的國度建造成形之時,也就是我改變形像面向全宇之時,那時,所有的人都看見了我的榮臉,看見了我本來的面目。」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四篇說話》

「不久,全地充滿了歡笑之聲,全地遍及讚美之氣,全地又充滿了我的榮耀。我的智慧在全地之上,又在全宇之中,萬物其間是我智慧之果,萬人之中又洋溢著我智慧之精品,所有的一切都如我國中的萬物,所有的人如我草場中的羊都棲息在我的天之下。我行走在萬人之上,舉目觀看,不曾有一物是舊樣,不曾有一人是舊態。我在寶座之上安息,在全宇之上躺臥,我心滿意足,因為萬物又都恢復聖潔了,我又能在錫安中安然起居了,地上之人又能在我的引領之下安居樂業了,萬民都在我手中操持一切,萬民又恢復了原有的聰明,恢復了本來的面目,不再是滿身塵土,而是在我的國中聖潔如玉一般,個個都面貌如同人心中的聖者一般,因我的國在人中間成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六篇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