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效力者具備哪些條件才能轉變為神子民?

相關神話語:

效力就是自己想怎麽做就怎麽做,反正没觸犯神的性情就行,只要没人追究,過得去就可以,也不講什麽性情變化,不講按真理原則辦事,不講滿足神的心意,更不講怎樣順服神的擺布安排,怎樣把本分盡好向神有個交代,這些都不講,這就叫效力。效力,就是一個勁兒地出力,跟奴隸幹活似的,從早幹到晚。你問他:「你埋頭苦幹這些年是為了什麽呀?」「為得福唄。」問他信神這麽多年性情有没有點變化,對神的存在有没有確認,對造物主的擺布安排有没有點真實的認識、體驗,這些他一概没有,講不出來。就是這些涉及到性情變化的方方面面的指標都没有提高,没有長進,這就是一個勁兒地效力。如果説效了這麽多年力,不知不覺認識到自己有敗壞性情,常常悖逆神,常常發怨言,常常不能順服神,敗壞得太深了,神説讓順服怎麽也順服不下來,克制也不行,咒詛自己也不行,起誓也不行,最後發現了,「人的確有敗壞性情,所以能悖逆神,臨到事總有個人的意願,對神的擺布安排就總研究。雖然也甘心出力,但一涉及到性情,涉及到自己的野心欲望、自己的存心意願就背叛不了,就放不下,總想按着滿足自己的那種方式去做,我這人真是難辦哪!該怎麽辦呢?」開始琢磨這些事了,這就懂點人事了。如果效力的人什麽時候能務正業,能注重性情變化,認識到自己原來也有敗壞性情,也狂妄,不能順服神,這樣下去不行,什麽時候能想起這些事了,這就開始扭轉了,性情變化就有希望,蒙拯救有希望了。要是什麽時候都想不起這些事,光知道幹活,就認為把手中這些活兒幹完就是完成神的托付了,出完力了就認為本分盡好了,從來不想神的要求是什麽,真理是什麽,自己算不算順服神的人,從來不琢磨這些事,就這樣對待本分能不能蒙拯救?這就不能了,都没走上蒙拯救的道路,没走上信神的正軌,没與神建立正常的關係呢,在神家還是出力、效力的。這樣的人在神家效力,神也看顧保守,但不打算拯救,神對他也不對付修理,也不審判刑罰,也不試煉熬煉,只是讓他今生得點祝福就完事了。什麽時候這些人知道反思了,聽道聽明白了,「信神原來是這麽回事,那我得追求蒙拯救,我要是不追求蒙拯救,光滿足于效力,那就跟信神没有關係了」,琢磨琢磨,「我有哪方面的敗壞性情呢?這敗壞性情到底是什麽?不管怎麽樣我得先順服神哪!」這就涉及到真理,涉及到性情變化了,這就有希望。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原則才能盡好本分》

在人不明白神話,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神心意,對神没有絲毫的敬畏之前,每一個人所充當的角色没有其他,只能是效力者。就是你願意當效力者你也是,你不願意當你還是,你逃不掉這樣的稱呼。有些人説:「我都信神一輩子了,從信耶穌開始到現在有好幾十年了,難道我還是效力者嗎?」這話問得怎麽樣?你問誰呢?你得問你自己:你現在明白神心意了嗎?你現在是在出力還是在實行真理?你走上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的道路了嗎?你進入真理實際了嗎?你有敬畏神的心了嗎?如果你具備了,臨到神的試煉你能站立住了,你能敬畏神遠離惡了,那當然你就已經不是效力者了。如果這幾樣你一樣都没具備,那無疑你仍然是效力者,這是逃不掉的,這也是必然的。有些人説:「我都信神三十多年了,從神這次道成肉身作工説第一句話開始,我就成為神的跟隨者了,我是第一批親歷神作工的人,我也是第一批親耳聆聽神親口説話的人,這麽多年過去了,我依然在跟着神,在相信神,經歷了多少迫害,經歷幾次抓捕,經歷多少危險,神都保守、帶領我走過來了,神没有丢弃我,我現在還在盡着本分,光景越來越好,信心越來越大,對神没有一點兒疑惑,難道我還是效力者嗎?」你問誰呢?這話是不是問錯對象了?這話你不該問,既然你都信那麽多年了,你心裏應該清楚你到底是什麽。信那麽多年了你是不是效力者你自己還不知道?那你怎麽不問問自己有没有真理實際呀?敬畏神的心有没有産生,遠離惡的表現有没有啊?神作這麽多年工作,説這麽多話,你得着多少,你進入多少?你接受過多少神的修理對付、試煉熬煉?當接受這些的時候,你站住見證了嗎?你能見證神嗎?當你臨到約伯一樣的試煉的時候,你能不能否認神?你對神的信到底有多大?你那個信僅僅是相信,還是真實的信哪?你問問自己這些問題。如果這些問題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渾人一個,我看你就是個隨幫唱影的,連效力者這個稱呼你都不配得。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十七》

當人進到神家,最初不明白真理,只是有各種意願或者是産生一些配合的心志的時候,人在這個期間所充當的角色只能是效力者。當然,效力這兩個字不太好聽,如果换個説法,就是在為神的經營計劃工作服務、效勞,就是在出力。不明白什麽,也不懂什麽,會點技能,有點恩賜,會學點話,能擔任一些事務性的工作,但是對于神拯救人類、神經營人類的各項具體工作,與真理有關的各項工作,不能獻上一點力,不能有任何的配合,只是在一些事務性的工作上出點力、説點話,做些外圍的帶點服務性的工作。如果人盡本分或者在神家充當的角色、所作工作的實質是這樣的話,那人就很難擺脱效力者這個稱號了。為什麽很難擺脱呢?這是不是與神定義這個稱呼有關?人出點力,憑着人天然的那些本事、恩賜、頭腦做事,這很容易,但是憑真理活着,進入真理實際,按照神的心意去做,這就很費勁了,這需要時間,需要人帶領,需要神的開啓,也需要神的管教,更需要神審判刑罰的話語臨到。所以在達到這個目標期間,人大多數所能做的、所能提供的就是那幾樣:充當神説話的對象;具備一定的恩賜,在神家還有點兒用;具備了正常人性的思維,交代給你什麽工作你還能領會、還能做;具備一定的技能,在神家的某項工作上還能發揮你的特長;最重要的一點,有聽話順服的意願。在神家效力的時候,為神的工作出力的時候,你有那麽點兒聽話順服的心思你就不能跑,就不能炸刺兒,你就會盡力克制少幹壞事,多做好事。這是不是多數人的情形、狀態?當然,在你們所有人中間,有極少數的人已經走出這個狀態、走出這個範圍了。那這極少數的人他們具備了什麽?他們明白真理了,有真理實際了,臨到事能禱告尋求神的心意了,能按照真理原則做事了。他們聽話順服的意願已經不僅僅是停留在心志上面了,已經能主動實行神的話,按神的要求去做了,臨到事有敬畏神的心了,不亂説、不亂做,小心謹慎,尤其是面對對付修理不合己意的時候能不論斷神,心裏不産生抵觸,對神的身份、地位、實質從内心深處有了真實的接受。這些人與效力者有没有區别?(有。)區别在哪兒?第一,明白真理了;第二,能實行出一些真理了;第三,對神有一些認識了;第四,聽話順服不再是意願,而是轉變成一種主觀的態度,就是有真實順服了;第五,這一條是這裏面最重要的,也是最寶貴的,就是敬畏神的心産生了。具備了這些的人,可以説就已經擺脱效力者這個稱呼了。因為從他們的各方面進入,還有對真理的態度、對神認識的程度上來看,他們在神家中已經不再是服務于一項行業這麽簡單了,已經不再是臨時被叫來作點簡單的工作而已,就是説,這些人不是為了一時的酬勞來的,不是臨時被招來暫時用一下,用的期間還在觀察是否能够長期地從事這項工作,所以這些人就已經擺脱了效力者這樣的頭銜、這樣的稱呼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十七》

當一個人在神工作結束的時候擺脱了效力者的稱呼,擺脱了這個頭銜,擺脱了這個狀態,這是不是可喜可賀的事?這意味着什麽?意味着一個人在神眼中不再是門外漢,不再是外邦人,而是神家中的人,神國中的人。神家中的人、神國中的人這個稱呼是怎麽來的?人是怎麽得着這個稱呼的?就是你經過付代價,通過明白真理,你追求真理達到了一定程度的性情變化,你能順服神了,能敬畏神了,你就成為神家中的人了。就如約伯、彼得一樣,你再也不用經受撒但的迫害、敗壞,你能在神的國中、在神的家中自由地活着了,你再也不用與敗壞性情作争戰了,你是神眼中真正的受造之物,真正的人類了。這意味着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的苦難日子徹底結束了,喜樂平安的日子、幸福的日子來到了,能活在造物主的面光之中,能與神同生活。這是不是可喜可賀的事?(是。)……有些人説了:「一説到『效力者』我就抵觸,我没别的態度,讓我當效力者我就不願意、就不高興,如果説我不是效力者,説我是子民,哪怕是最小的都行,只要不説我是效力者就行。我這輩子没别的追求,也没别的理想,我就盼着把效力者這個稱呼擺脱了就行,我的要求不高。」這樣的人怎麽樣?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態度?(不是。)這是什麽態度?是不是消極的態度啊?(是。)對待效力者這個稱呼你不需要努力地去擺脱它,因為這個稱呼是根據人生命長進的程度來説的,并不是你的意願能决定的,它不取决于人的意願,而是取决于一個人所走的道路與他的性情是否達到變化。你的目標如果只是追求擺脱效力者這個稱呼,那你總也擺脱不了,我告訴你實話,你一輩子都擺脱不了。你如果注重追求真理,能達到性情變化,這個稱呼慢慢地就没了。所以從這兩點上來看,效力者這個稱呼是不是神强加給人的?(不是。)絶對不是!它不是神强加給人的一個稱號,不是一個代名詞,不是一個稱呼,也不是一個代號,它是根據人生命長進過程當中生命長進的程度而言的。你的生命長進到哪兒,你的情形變化到哪兒,你身上效力者的成分也就减到哪兒。到有一天你能達到順服神、敬畏神的時候,那這個稱呼你就是願意當也不是了,這就是根據人的追求,根據人對待真理的態度,也根據人所走的道路。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十七》

做效力者也得忠心,不管你的來源是什麽,神因為什麽選你,你也得對神有忠心,對神所托付你的、你擔任的工作、盡的本分有忠心。效力者如果能够忠心的話,達到神的滿意,能换來什麽樣的結局呢?就是能够剩存下來。剩存下來的效力者,這算不算福氣呀?剩存下來意味着什麽呢?這個福氣意味着什麽呢?在地位上看似與神的選民有所不同,有差别,但事實上,效力者與神的選民今生今世所享受到的是不是一樣的?最起碼在今生今世享受到的是一樣的,這你們不否認吧!……你能够做一個忠心的效力者,能够效力到最後,能完成神給你的托付,你這一生就活得有價值了,你就能剩存下來了。如果你個人再用點勁,再努努力,在認識神的事上能够再加把勁,能談出點對神的認識,能够見證神,再能明白點神的心意,你能去配合神的工作,再去體貼點神的心意,你這個效力者就有轉機了。這個轉機是什麽呢?就不再是簡單地能剩存下來了,神會根據你的表現,根據你個人的意願、個人的追求將你列在神的選民中,這就是轉機。這個轉機給效力者帶來的最大的好處是什麽呢?就是能够成為神的選民,成為神的選民這就意味着這個人不再像外邦人一樣與動物互相輪迴。這算不算好事啊?這算好事,也是好消息。就是説,作為一個效力者,他是有可塑性的,不是説一個效力者神命定他效力他就永遠效力了,這不見得,神會根據個人的表現對人作出不同的處理,給人不同的答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十》

上一篇: 4 為什麽有些人撇下一切為神花費却成了效力者?

下一篇: 1 什麽是實行真理?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4 不接受神的新名是什麽性質的問題

神在每一個時期都要開展新的工作,在每一個時期都在人中間有新的開端,人若只守住『耶和華是神』或『耶穌是基督』這些僅在一個時代適應的真理,那人永遠都不會跟上聖靈的作工,永遠不會得到聖靈的作工。

2 基督到底是神的兒子還是神自己

當初人看見的是聖靈彷彿鴿子一樣降在了耶穌的身上,不是耶穌自己專用的靈,而是聖靈,那耶穌的靈還能與聖靈分開嗎?若耶穌是耶穌、是聖子,聖靈是聖靈,那怎麼能是一呢?這樣工作就沒法作了。

2 為什麽説「三位一體的神」是最荒唐的説法

耶穌當時禱告時稱天上的神為父,只是站在一個受造的人的角度上稱呼的,只因為神的靈穿上了一個普通正常的肉身,有了一個受造之物的外殼,儘管他的裡面是神的靈,但他的外表仍是一個正常的人,也就是成了所有人所說的包括耶穌自己說的『人子』。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