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什麽是惡行?惡行有哪些表現?

相關神話語:

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惡的標準是什麽?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行出來的有没有實行真理的見證,有没有活出真理實際的見證。你没有這樣的實際,没有這樣的活出,那無疑你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麽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來的不是在為神作見證,不是在羞辱撒但、打敗撒但,而是在羞辱神,處處都是羞辱神的記號;你不是在見證神,不是在為神花費,不是在為神盡上你的責任與義務,而是為你自己。「為自己」言外之意是什麽?為撒但。所以,到最終神會説:「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兒不是善行,成惡行了,賞賜没有了,神不紀念了,這不是一場空嗎?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着真理》

你現在看見神的這麽多作為,還悖逆抵擋,不順服,裏面還存着許多東西,想做什麽就做什麽,隨從自己的情欲、喜好,這都是悖逆、抵擋。人為了肉體、為了情欲,又為了自己的喜好、為了世界、為了撒但而信神,都屬污穢,都是抵擋、悖逆。現在怎麽信的都有,有的是為了躲避灾難,有的是為了得福,有的是想打聽點奥秘,有的想貪點錢財,這都屬于抵擋,是褻瀆!説人抵擋、説人悖逆不就是指這些東西嗎?現在有許多人埋怨或發怨言,或説些論斷的話,這都屬于惡者做的,是人的悖逆抵擋,屬于被撒但附了,被撒但侵占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在弟兄姊妹中間總釋放消極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攪擾教會的,這樣的人有一天都得被開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順服神的心,那這樣的人不僅不能為神作什麽工作,反而成了攪擾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擋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順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擋神,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辱。信神的人如果與不信神的人的言談、舉止都是一樣的隨便不受約束,那這人比外邦人還邪惡,是典型的惡魔。那些在教會中釋放毒言惡語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間散布謡言、挑撥離間、拉幫結夥的人,本應都開除出教會,但因着作工時代的不同將這些人限制起來,因為這些人定規就是被淘汰的對象。被撒但敗壞的人都有敗壞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于有敗壞性情,另一部分人則不是這樣,他們不僅有撒但敗壞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惡毒到極處,這類人所做的、所説的不僅限于流露撒但的敗壞性情,他們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們所做的都是打岔攪擾神的工作,他們做的都是攪擾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破壞正常的教會生活,這些披着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對這些撒但的差役應采取毫不客氣的態度,采取弃絶的態度,這才是站在神的一邊,若不能做到這一點的都是與撒但同流合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每處教會都有攪擾教會的人,都有打岔神工作的人,這些人都是撒但化裝打入神家的。這類人尤其會假冒,到我面前恭恭敬敬,點頭哈腰,活像一隻癩皮狗,他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獻出自己的「一切」,到弟兄姊妹面前却又是一副醜相,見到實行真理的人就打擊、排擠,見到比自己厲害的人就奉承、吹捧,在教會中横行霸道。可以説,幾乎多數教會之中都有這樣的「地頭蛇」「哈巴狗」。他們在一起鬼頭鬼腦,互相擠眉弄眼,誰也不實行真理,哪一個的毒汁多就是「魔頭」,哪一個的威望高就在他們的同夥中立旗杆。這些人横行在教會之中,散布消極,釋放死亡,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想説什麽就説什麽,没有人敢攔阻,充滿撒但性情。他們這樣一攪擾,就給教會帶來死亡氣氛。在教會中那些行真理的人遭到弃絶,不能盡上自己的所能,而那些攪擾教會、散布死亡的人在教會中横行,而且多數人都隨從,這樣的教會簡直就是撒但掌權,就是魔鬼作王。教會中人若不起來弃絶那些魔頭,這些人也遲早要被斷送的,以後對這樣的教會應采取措施,若是能行點真理的人也不尋求,那這個教會就被取締了。若在一處教會中没有一個肯行真理的人,没有一個能站住神見證的人,這個教會就徹底隔離,必須斷絶與其他教會的來往,這叫埋葬死亡,這叫弃絶撒但。在一處教會中若有幾個地頭蛇,還有一些没有一點分辨的「小蒼蠅」隨着,教會中人如果看完真理之後還不能弃絶這些地頭蛇的捆綁、擺布,那到最終將這些糊塗蟲都淘汰,雖然這些小蒼蠅不作什麽大凶,但他們是更詭詐的人,是更圓滑的人,類似這樣的人都淘汰,一個不留!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不追求上進的人總願意别人也跟自己一樣消極、懶惰,不行真理的人就嫉妒那些行真理的人,不行真理的人總想迷惑那些糊塗没分辨的人。這些人釋放的東西能够使你墮落、下滑、光景不正常、裏面黑暗,使你遠離神,使你寶愛肉體、遷就自己。不喜愛真理、總是應付神的人没有自知之明,這樣的人的性情引誘人犯罪,引誘人抵擋神。他不行真理也不讓别人行真理,他寶愛罪,不恨惡自己,他不認識自己也攔阻别人認識自己,攔阻别人渴慕真理。受他迷惑的人看不見光明,落在黑暗之中,不認識自己,對真理模糊,離神越來越遠。他不行真理也攔阻别人行真理,把那些糊塗蟲都拉到他的面前。與其説他信神,倒不如説他信的是他的老祖宗,信的是他心中的偶像。那些口頭跟隨神的人最好睁大眼睛看看自己信的到底是誰,你信的到底是神還是撒但。若你知道自己信的不是神而是你的偶像,那你最好不要説自己是信神的;若你不知道自己到底信誰,那你最好也不要説自己是信神的,這樣説是褻瀆!信神不是勉强,你們不要説信我,這話我早聽够了,我不願再聽見,因你們信的都是你們心中的偶像,你們信的都是你們中間的地頭蛇。那些聽見真理就摇頭、聽見死亡之語就滿臉堆笑的人都是撒但的子孫,都是被淘汰的對象。在教會中存在着許多没分辨的人,迷惑人的事出現之時,他們偏偏站在撒但一邊,説他們是撒但的差役他們還覺着太冤枉,説他們没有分辨,而他們每次總是站在非真理一邊,没有一次非常時期是站在真理一邊的,没有一次站起來為真理而争辯的,他們真是没分辨嗎?為什麽他們偏偏站在撒但一邊呢?為什麽他們從不為真理説一句公平合理的話呢?真是他們一時的糊塗而造成的嗎?越是没分辨的人越不能站在真理一邊,這説明了什麽?是不是説明没分辨的人是喜歡罪惡的人?是不是説明没分辨的人是撒但的孝子賢孫?為什麽他們總能站在撒但一邊與撒但同言共語呢?他們的一言一行、他們的表情就足以證明他們并不是什麽喜愛真理的人,而是厭憎真理的人。他們能站在撒但一邊就足以證明撒但太愛他們這些為撒但而奮鬥一生的小鬼,這不都是明擺着的事實嗎?你若真是喜愛真理的人,那為什麽行真理的人不能看在你的眼裏,那些不行真理的人稍一動神色你就馬上隨從呢?這是什麽問題呢?我不管你有無分辨,我不管你付多大代價,我不管你的勢力有多大,我不管你是地頭蛇還是旗杆,你的勢力大那只不過是借助撒但的力量,你的威望高那只不過是因着在你周圍不行真理的人太多了,你没被開除出去是因為現在不作開除的工作,而是作淘汰的工作,現在不着急開除你,只等着那一天淘汰你之後再懲罰你——誰不行真理就要被淘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我發表了許多言語,同時我也發表了我的心意、我的性情,但就是這樣人仍是不能認識我,人仍是不能相信我,或者説人仍是不能順服我。活在聖經中的人,活在律法中的人,活在十字架上的人,活在規條之中的人,活在我今天的作工之中的人,有誰是與我相合的呢?你們只想着得到什麽福氣,只想着得到什麽賞賜,可是你們從來没有想過究竟怎麽做能與我相合,怎麽做不與我為敵。我對你們的失望太大了,因為我賜給你們的太多了,但我從你們得到的太少了。你們的欺騙,你們的狂妄,你們的貪心,你們的奢侈欲望,你們的背叛,你們的不服,哪一樣能逃出我的眼睛呢?你們應付我,你們糊弄我,你們羞辱我,你們欺哄我,你們敲詐我、勒索我的祭物,這些惡行怎能逃出我的懲罰呢?這些惡行都是你們與我為敵的證據,都是你們與我不相合的證據。你們各自都以為你們與我相合的太多了,那這些真憑實據又與誰對號呢?你們自以為對我一片赤誠,自以為對我一片忠心,你們都自以為特别善良,特别富有同情心,你們自以為對我的奉獻太多了,你們自以為你們為我做得足够多了,但你們是否對照過你們各自的行為?我説你們的狂妄足够多,你們的貪心足够大,你們的應付足够多,你們糊弄我的技巧足够高明,你們的卑鄙存心、卑鄙手段足够多,而你們的忠心太少,你們的真心太小,你們的良心更是没有,你們的心地又太惡毒,對任何一個人都不放過,甚至對我也不例外。你們為了兒女、為了丈夫、為了保全自己將我置之門外,你們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們的家庭,在乎的是你們的兒女、你們的地位、你們的前途、你們的享受。你們什麽時候説話想到我,行事想到我?寒冷的天氣你們想到的是兒女、是丈夫、是妻子、是父母,炎熱的天氣你們想到的也不是我。盡本分的時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的家室老小,你做什麽事是為了我?你何嘗想到過我?你何嘗不惜一切為了我、為了我的工作?你與我相合的證據在哪裏?你為我忠心的實際在哪裏?你順服我的實際在哪裏?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裏?你們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騙我,你們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蓋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實質,你們這樣的與我為敵,將來等待你們的是什麽呢?你們只追求與渺茫的神相合,只追求渺茫的信仰,却并不與基督相合,你們有這樣的惡行不一樣與惡人一起得到應有的報應嗎?那時你們就會知道,凡不與基督相合的没有一人能逃出那忿怒的日子,你們也會知道與基督為敵的人將得到什麽樣的報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現在在你們每個人面前放一些錢財,讓你們自由選擇,而且不定你們的罪,那你們多數人都會選擇錢財而放弃真理,好一點的人會割捨掉錢財,勉强選擇真理,居于中間的人會一手抓錢一手抓真理。這樣,你們的真正面目不就不言而喻了嗎?對于任何一樣你們忠于的東西與真理之間你們都會這樣選擇,你們的態度仍會是這樣的,不是嗎?你們中間的很多人不都在是與非之間徘徊過了嗎?家庭與神,兒女與神,和睦與破裂,富足與貧窮,地位與平凡,被擁護與被弃絶,等等一切正與反、黑與白的鬥争中你們選擇了什麽,想必你們不會不知道吧!和睦的家庭與破裂的家庭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而且毫不猶豫;錢財與本分之間你們又選擇了前者,甚至連回頭上岸的心志都没有;奢侈與貧苦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兒女、妻子、丈夫與我之間你們選擇了前者;觀念與真理之間你們仍選擇了前者。面對你們的種種惡行,簡直讓我對你們失去了信心,簡直讓我吃驚,你們的心竟然如此不得軟化。多年的心血换來的竟會是你們對我的放弃與無可奈何,而我對你們的期望却是與日俱增,因為我的日子已經全部展示在每個人的面前了。而你們現在仍是在追求着黑暗的、邪惡的東西不肯鬆手,這樣,你們的結局會是怎麽樣呢?你們認真地想過嗎?若是讓你們重新選擇一次,你們又會是怎樣的態度呢?難道還會是前者嗎?你們還給我的仍會是失望與痛苦的憂傷嗎?你們的心仍會是僅有的一點温馨嗎?你們仍然不知道怎樣做才能安慰我的心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到底是忠于誰的人呢?》

或許你信神多年從來没有咒駡過任何人,從來没做過一件壞事,但你與基督接觸不能説老實話,不能辦老實事,不能順服基督口中的話,那我説你是世上最陰險毒辣的人。你對你的親朋好友、對你的妻子(丈夫)兒女與你的父母都特别友好特别忠心,而且從來不占任何人的便宜,但你不能與基督相合,不能與基督和睦相處,那你就是將你的所有都救濟給你的鄉鄰,或你將你的父母、家室照顧得無微不至,我説你仍是一個惡人,而且是一個詭計多端的惡人。你别以為你與人相合就是與基督相合,你别以為你做點好事就是與基督相合,你以為你的善心能巧取上天的賜福嗎?你以為你做點好事就代替你的順服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我關心的仍是你們每一個的所作所為與所有表現,以此來定規你們的結局,不過我仍要聲明的是:那些在患難中并未對我有絲毫忠心的人我是不會再施憐憫的,因為我的憐憫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歡曾經背叛我的任何一個人,我更不喜歡與出賣朋友利益的人來往,這是我的性情,無論這個人是誰。我要告訴你們:任何一個傷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寬容;任何一個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你們各人都在衆人中升為至高,升為衆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横,在所有的蛆蟲中横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厮殺一陣,便安静下來了。你們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争出什麽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你們一個小小的臭蟲,偷吃我耶和華祭壇上的供品,這樣就能將你那掃地的敗亡的名聲挽救回來而成為以色列選民嗎?不知羞耻的賤貨!那祭壇上的祭物是人為我獻的,表示敬畏我的人的「心意」,本是供我支配、供我使用的,你怎能將人給我的小小的斑鳩給劫走了呢?你不害怕做猶大嗎?你不害怕你的田地成為「血田」嗎?不知羞耻的東西!你以為人獻上的斑鳩都是給你滋補蛆蟲的肚腹的嗎?我給你的是我甘心願意的,我未給你的應是由我支配,不許你隨便偷吃我的供品,作工的是我耶和華——造物的主,人獻祭是為我的緣故,你以為是給你奔跑的薪水嗎?你好不知羞耻!你奔跑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你自己?為什麽偷吃我的祭物?偷取我錢袋的錢財?你不是「加略人猶大的子孫」嗎?我耶和華的祭物是供祭司享用的,你是祭司嗎?竟敢得意洋洋地吃我的祭物,而且擺在了桌面上,你太不值錢了!不值錢的賤貨!我耶和華的火終將你燒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那些專為自己肉體打算、喜歡安逸的人,那些似信非信的人,那些行污醫邪術的人,那些專搞淫亂、破爛不堪的人,那些偷吃耶和華祭物、偷取耶和華財物的人,那些喜歡賄賂的人,那些做夢上天堂的人,那些狂傲自大、專為自己的名利而争奪的人,那些散布輕慢之語的人,那些褻瀆神自己的人,那些專搞論斷、毁謗神自己的人,那些拉幫結夥搞獨立的人,那些高捧自己勝過高舉神的人,那些陷在淫亂中的輕浮的少男少婦、中老年男女,那些在人中間喜歡個人名利、追求個人地位的男人與女人,那些陷在罪中執迷不悟的所有的這類人不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嗎?淫亂、罪惡、污醫、邪術、褻瀆之語、輕慢之言在你們中間盛行,真理、生命之言在你們中間被踐踏,聖潔之語在你們中間被玷污。滿了污穢、悖逆的外邦之種!你們的結局歸為何處呢?那些喜歡肉體、專搞肉體邪術的、陷在淫亂罪中的人還有何臉面活着呢?你不知道你們這類人已是不可挽救的蛆蟲嗎?還哪有資格要求這要求那呢?不喜愛真理專喜愛肉體的人,到如今仍是一點不改變,這樣的人如何拯救呢?不喜愛生命之道,不高舉、見證神,而是圖謀自己的地位、高捧自己的人,到如今不仍是這樣嗎?有何拯救價值呢?人能否被拯救,不是看你的資格有多老,不是看你作工有多少年,更不是看你的資歷有多少,而是看你的追求到底有無果實。你該知道,拯救的是可結果實的「樹」,不是枝葉茂盛、鮮花繁多但不結果子的「樹」,縱使你多年流浪街頭又能怎麽樣呢?你的見證在何處呢?你敬畏神的心遠遠低于你愛慕自己、戀于情欲的心,這樣的人不是敗類嗎?怎麽可以作為被拯救的標本、模型呢?你的本性難移,你的悖逆太多,不可救藥!這樣的人不正是被淘汰的人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七》

你們當回想過去,我何時對你們怒目厲聲,又何時與你們斤斤計較,又何時教訓你們是在無理取鬧,又何時當面教訓你們?我豈不都是為我的工作而求告我父免去你們的一切試探?你們為什麽這樣待我?難道我曾經用我的權柄擊殺過你們的肉體嗎?你們為什麽這樣報復我?對我忽冷忽熱之後又不冷不熱,然後對我又是欺哄又是隱瞞,而且口中滿了不義之人的唾沫,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也能欺騙我的靈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就能逃脱我的忿怒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可以任意論斷我耶和華的作為嗎?我豈是讓人論斷的神嗎?我豈能容讓一個小小的蛆蟲這樣褻瀆我呢?我豈能將這樣的悖逆之子放在我永遠的福氣中?你們的言行早將你們都顯露出來,你們的言行早為你們自己定了罪。我鋪張諸天、創造萬物之時就不容讓任何一個在我以外的受造之物來隨意做我的參與者,我更不容讓有何物來隨意打亂我的作工與我的經營,我不容讓任何人,也不容讓任何物,我豈能放過那對我慘無人道的人呢?我豈能赦免那背叛我話的人呢?我豈能放過那悖逆我的人呢?人的命運豈不在我全能者手中嗎?你的不義、你的悖逆我豈能將其看為聖潔呢?你的罪孽豈能把我的聖潔玷污呢?我并不沾染那不義之人的污穢,我也并不享受那不義之人的供品,你若對我耶和華忠心,你豈能把我祭壇上的祭物占為己有呢?你豈能用那毒蛇的舌唇來褻瀆我的聖名呢?你豈能就這樣背叛我的言語呢?你豈能將我的榮耀、將我的聖名當作你為撒但——那惡者效力的工具呢?我的生命是供那聖者享受的,豈能容讓你把我的生命隨意拿來當玩物,當作你們中間争鬥的工具呢?你們怎能就這樣對我無情無義又無有善人之道呢?豈不知我將你們的惡行都早已記載在這生命之言中?你們怎能逃脱我刑罰埃及的烈怒之日呢?我怎能就這樣讓你們一再抵擋我、悖逆我呢?我明明地告訴你們,到那日埃及所受的刑罰比你們還容易受呢!你們怎能逃脱我忿怒的日子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上一篇: 1 什麽是善行?善行有哪些表現?

下一篇: 3 神為什麽要求人預備足够的善行?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2 神末世道成肉身在中國作工的目的與意義是什麽

為什麼末世的工作在中國這最黑暗、最落後的地方作?就是為了顯明神的聖潔、公義,總之,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能顯明神的聖潔,其實作這一切就是為了神的工作。現在你們才知道天上的神降在地上站在你們中間,被你們的污穢、悖逆襯托出來了,你們對神才有了認識,這不是極大的高抬嗎?

2 得救與蒙拯救的實質性區别是什麽

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

2 神使用之人的作工與宗教領袖的作工有什麽區别

神所使用的人所作的工作是為了配合基督的作工或聖靈的作工,是神在人中間興起的為了帶領所有神選民的人,也是神興起的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有了這樣一個能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神對人所要求的、聖靈在人中間所要作的工作就更多地藉著這個被神使用的人來完成了。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