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目錄

五 必須見證神末世審判工作與恩典時代救贖工作區別方面的真理

2 恩典時代主耶穌作工的方式與國度時代全能神作工的方式有什麼區別?

相關神話:

「第一次道成肉身需要為人醫病趕鬼,因他所作的工作是救贖,為了救贖整個人類,他務必得對人有憐憫有寬容,未釘十字架以先他作的工作就是為人醫病趕鬼,這工作就預示著他要將人從罪中、從污穢中拯救出來。因著是恩典時代,所以說他得為人醫病,以此顯一些神蹟奇事,這些神蹟奇事是恩典時代恩典的代表,因為恩典時代主要以賜給人恩典為主,以平安、喜樂或物質的祝福作為恩典時代的標誌,作為人信耶穌的標誌。就是說,給人醫病趕鬼,賜給人恩典,這是恩典時代耶穌的肉身的本能,靈所實化在肉身的就是這些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耶穌作的工作,是按著當時的那個時代的人的需要作的,按著他的工作,他是來救贖人類、赦免人的罪,所以他帶來的全部性情是謙卑、忍耐、愛心、敬虔、包容與憐憫慈愛,給人帶來的是豐豐富富的恩典、祝福,也是人所享受的應有盡有的享受之物,人所享受的盡都是平安喜樂與耶穌的寬容、耶穌的愛心,還有他的憐憫與慈愛。當時人所接觸到的,之所以有大量的享受之物,心裡平安踏實,靈裡得安慰,以救主耶穌為依靠,他們能得到這些,都是與他們所處的時代有關係。在恩典時代,人已經經受了撒但的敗壞,要想作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必須得有豐豐富富的恩典,有不計其數的包容與忍耐,更得有能夠足以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以便達到作工果效。在恩典時代的人,所看到的僅僅是我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即耶穌,他們只知道神能憐憫人、能包容人,他們所看到的僅僅是耶穌的憐憫與慈愛,這些都是因為他們生在恩典時代。所以在他們未經救贖以先,必須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許許多多的恩典,這樣對他們才有益處,使他們因著享受恩典,使罪得赦免,也因著他們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包容忍耐,而得著贖罪的機會。因著耶穌的包容忍耐,人才有資格罪得赦免,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豐豐富富的恩典,就如耶穌所說的『我來了不是救贖義人,乃是救贖罪人,讓罪人的罪得赦免』。……耶穌越愛人類,赦免人的罪,帶給人足夠的憐憫慈愛,人就越有資格被耶穌拯救,稱為耶穌用重價買回來的迷失的小羊,撒但對此工作也無從插手,因為耶穌對待跟隨他的人,就如慈母對待她懷裡的嬰兒一樣,對他們不發怒,也不厭憎,而是充滿了撫慰之心,他在他們中間從來不大發烈怒,他包容他們的罪過,不看他們的愚昧與無知,以至於他說『要饒恕人七十個七次』,以至於別人的心被他的心感化了,這樣人才因著包容而罪得赦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

「聖靈是隨著時代作工作,並不是隨意作工作,也不是套規條作工作,時代轉移了,新的時代必然帶來新的工作,每一步工作都是如此,所以,他的工作從來都不重複。恩典時代耶穌沒少作那些工作,醫病趕鬼、按手禱告、給人祝福,今天再那樣作就沒有意義了。聖靈當時就是那麼作的,因為是恩典時代,人有足夠的恩典可以享受,不需要人付任何代價,只要信就可得著恩典,對任何人都特別恩待。現在時代變了,神的工作又向前發展了,而是藉著刑罰、審判脫去人的悖逆,脫去人裡面不潔淨的東西。那一步是救贖,所以他非得那樣作,給人足夠的恩典讓人享受,才能把人從罪中救贖出來,藉著恩典使人的罪得赦免。這一步是藉著刑罰、審判,話語的擊打,話語的管教、揭露,使人裡面不義的東西顯露出來,之後達到被拯救,是比救贖更進深的工作。恩典時代的恩典已夠人享用了,人已經歷過了,不讓人再享受了,這工作已過時了,不作了。現在是藉著話語的審判來拯救人,人受審判刑罰熬煉,性情有了變化,不都是因著我說出的這些話嗎?每步工作所作的都是按著全人類的發展情況來作的,都是根據時代作的,所作的工作都有意義,都是為了最終的拯救,都是為了以後人類能有美好的歸宿,為了人最終的各從其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神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主要以刑罰、審判為主來發表他的性情,在此基礎上帶給人更多的真理,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以此達到他征服人、拯救人脫去敗壞性情的目的,這是神在國度時代所作工作的內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今天我所說的話就是為了審判人的罪,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人的彎曲詭詐,言行舉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東西都經過審判,人的悖逆被定為罪。圍繞審判的原則來說話,藉著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醜相來顯明他的公義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人的性情自己不能變化,必須得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苦難熬煉,或對付、管教、修理,之後才能達到順服神,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神。人都是在神話語的熬煉之下性情有所變化,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管教對付的人才不敢亂做了,沉著穩重了,最主要的一點是能順服神現實的說話了,對神的作工能順服了,即使不合人的觀念,也能放下觀念存心順服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變化的人都是進入神話實際的人》

「神成全人有多種方式,藉著各種各樣的環境對付人的敗壞性情,又藉著各種各樣的事來顯明人,一方面對付人,一方面顯明人,一方面揭示人,給人內心深處的『奧祕』都挖掘出來,都給揭示出來,通過揭示許多情形,讓人看見人的本性。神成全人藉著揭示,也藉著對付,藉著熬煉,也藉著刑罰,有多種方式,讓人認識到神就是實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

「神現在正式開始成全人,要想達到完全,必須得經過神話的揭示、審判、刑罰,經歷神話語的試煉、熬煉(諸如效力者一類的試煉),還必須能夠經得住死的試煉,就是說,一個真實通行神旨意的人,能夠在神的審判刑罰中、試煉中發出內心深處的讚美,完全順服神背叛自己,從而以一顆真誠、單一、純潔的心來愛神,這就是一個完全的人,也正是神所要作的工,是神要成就的。對於神的作工方式,人不能輕易下斷案,只能追求生命進入,這是老根本。」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神作工的步驟》

「神成全人是藉著什麼達到的?是藉著他的公義性情。神的性情主要是公義、烈怒、威嚴、審判、咒詛,他成全人主要是藉著審判的方式。有些人不理解,說為什麼是藉著審判、咒詛才能成全人呢?他說神咒詛人,人不就死了嗎?審判人,人不就被定罪了嗎?那怎麼還能被成全呢?這是對神作工不認識的人說的話。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審判的是人的罪,雖然說話嚴厲,不留一點情面,把人裡面的東西都揭露出來,而且藉著一些嚴厲的話語,把人裡面本質的東西給揭露出來,就藉著這樣的審判方式,使人都深刻地認識到肉體的本質,因而在神面前順服下來。人的肉體就屬於罪、屬於撒但,肉體就屬於悖逆的東西,是神刑罰的對象,所以說,要想讓人認識自己,只有神審判的話語臨到,再藉著千方百計的熬煉,神的作工才能達到果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

「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愛,但神的愛就不能是刑罰、審判與咒詛,拯救務必得有憐憫、慈愛,更得有安慰之語,有神所賜的無窮的祝福。人都認為,神拯救人是藉著神給人的祝福、給人的恩典來感動人,讓人的心都給神,從而將人拯救出來,即感動人就是拯救人,這樣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賜給人百倍,人才能歸服在神的名下,從而為神爭氣、增光,這都不是神對全人類的心意。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一點不假就是為了拯救敗壞的人類,否則,他決不會親自來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於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換取全人類,今天並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裡並沒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麼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沒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並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並無意思要將你們治於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說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淨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淨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淨,都是為了拯救。所以說,如今的拯救方式再不比以往,今天,公義的審判作了你們的拯救,作了你們各從其類的上好的工具,無情的刑罰作了你們的極大的拯救,面對這刑罰、審判你們又有何言語呢?你們從始到終所享受的不都是拯救嗎?……你們想一想:若我來了對你們的意思就是定罪與懲罰,不是為了拯救,那你們的日子還會持續這麼長時間嗎?你們這屬罪的血氣之人還能存留到今天嗎?若單是為了懲罰你們,何必道成肉身來動這麼大工程呢?就你們這些無名小輩若懲罰你們不是一句話的功夫嗎?還需有意將你們定罪之後再將你們滅了嗎?你們還不信我這話嗎?我拯救人只能用憐憫、慈愛的方式嗎?或只能以釘十字架來拯救人嗎?公義的性情不更有利於讓人完全順服下來嗎?不更能將人拯救到底嗎?

我說的話雖嚴厲但對人都是拯救,因我只是說話,並未懲罰人的肉體,這話使人都活在了光中,認識了光的存在,知道了光的寶貴,更認識這些話語對人太有益處,認識了神就是拯救。我雖然說了許多刑罰審判的話,但並沒有事實臨及你們,我來了就是作工作,就是說話,話語雖然嚴厲,但都是審判你們的敗壞、你們的悖逆,這樣作的目的仍是為了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就是為了用話語來拯救人,並不是用話語來傷害人。話語嚴厲是為了達到作工果效,只有這樣作工人才能認識自己,而且能脫離悖逆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