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目錄

八 必須交通透亮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區別方面的真理

1 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的實質性區別是什麼?

相關神話:

「神自己作的工作是涉及到全人類的工作,也是代表整個時代的工作,就是說,神自己的工作是代表所有聖靈作工的動態與趨向的,而使徒的作工是在神自己的作工以後而接續的,不是帶領時代的,也不是代表聖靈在整個時代的作工動向的,只是在作人該作的工作,根本不涉及經營的工作;神自己作的工作是經營工作中的項目,人作的工作只是被使用的人所盡的本分,與經營工作無關。由於身分與所作工作代表的不同,所以,儘管都是聖靈的作工,但神自己的作工與人的作工總有明顯的實質性的區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道成肉身的神的說話是開闢時代的,是帶領全人類的,是揭開奧祕而且是賜給人新時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開啟無非是一些簡單的實行或認識,不能帶領全人類進入新的時代,不能揭開神自己的奧祕。神總歸是神,人總歸是人;神有神的實質,人有人的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開展新時代的工作,接續他工作的是被他使用的人,人作的工作都是在肉身的神的職分以內的工作,並不能超出這個範圍。若沒有神道成肉身來作工,人就不能結束舊的時代,也不能帶來新的時代。人作的工作只不過是一些分內的即人力所能及的工作,並不能代表神來作工,唯有道成肉身的神來完成他該作的工作,除此以外誰也代替不了他的工作,當然我所說的話都是針對道成肉身的工作而言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道成肉身的神』與『被神使用的人』在實質上並不相同,道成肉身的神能作神性的工作,但被神使用的人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在每一個時代的開端,神的靈都親自說話,開始新的時代,把人帶入新的起點,在他說話結束以後,就是神在神性裡的工作結束了,以後人都隨著被神使用的人的帶領進入生命經歷。」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與被使用的人在實質上的區別》

「……先知與被聖靈使用的人的說話與作工都是在盡人的本分,是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在盡自己的功用,是人當做的,而神所道成肉身的說話與作工是在盡職分,雖然他的外殼也是一個受造之物的外殼,但他作工並不是在盡功用,而是在盡職分。本分是針對受造之物說的,而職分則是針對神所道成的肉身而言的,這兩者有著本質的區別,並不能互用,人作工只是在盡本分,而神作工是在經營,是在盡職分。所以,儘管有許多使徒是被聖靈使用的,也有許多先知是被聖靈充滿的,但他們的作工與說話僅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儘管他們的預言高過道成肉身的神所說的生命之道,甚至他們的人性比道成肉身的神超凡得多,但他們仍是在盡本分,而不是在盡職分。人的本分是對人的功用而言的,是人能達到的,而道成肉身的神所盡的職分則是與經營相關的事,這是人所不能達到的。道成肉身的神無論是說話或是作工或是顯神蹟,總之,他所作的都是在作經營工作中的大的工作,這工作是人不能取代的。而人作的工作只是在神某一步經營工作中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若沒有了神的經營,也就可以說,若失去了神道成肉身的職分,那就失去了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作工盡職分是在經營人,而人盡本分則是在履行自己的職責,是為了滿足造物主的要求,根本談不上在盡職分。對於神的原有的本質即靈來說,神作工作是在經營,而對於道成肉身有了受造之物外殼的神來說則是在盡職分,無論他作什麼工作都是在盡職分,人只有在他的經營範圍內、在他的帶領之下盡上自己的所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別》

「耶穌代表的是神的靈,是神的靈直接作工,而且是作新時代的工作,是無人作過的工作,他開闢了新的出路,他代表的是耶和華,代表的是神自己。而彼得或保羅或大衛不論他們被稱為什麼,他們僅僅代表一個受造之物的身分,或是奉耶穌或耶和華的差遣。所以他們作的工作再多,行的異能再大,也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不能代表神的靈,是奉神的名或奉神的差遣去作工,而且是在耶穌或耶和華開展的時代中作工,不是作另外的工作,畢竟他們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分的說法》

「約翰只作了開頭的工作,更多的新工作都是耶穌作的,約翰也作了新的工作,但他並不是開闢新時代的。……約翰雖然也是講『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也是傳天國福音的,但他的工作並未進深,只是開頭,而耶穌開闢了新的時代,還結束了舊的時代,但是也成全了舊約律法,他作了比約翰更大的工作,而且他是來救贖整個人類的,他作了這步工作。約翰他只是鋪好了路,雖然他作的工作也很大,說的話也很多,跟隨他的門徒也不少,但他的工作只給人帶來一個新的起頭,人並未從他得著生命、道路或更深的真理,也不明白神的心意。約翰是一個大的先知(以利亞),他為耶穌的工作開闢了場地、預備了人選,是恩典時代的開路先鋒。分辨這些從正常人的外殼根本看不出來,更何況約翰作的工作也相當大,而且約翰是聖靈應許的,他作的工作是聖靈維護的,這樣,只有從他們所作的工作來分辨各自的身分,因為從人的外殼沒法辨認人的實質,人也沒法認準到底什麼是聖靈的見證。約翰與耶穌作的工作不一樣,工作性質不一樣,應從這些看他到底是不是神。耶穌作的工作是開頭、繼續、結束、成就,作這幾步工作,而約翰僅僅是開頭。耶穌開始是傳福音,傳悔改的道,之後給人受浸、給人醫病趕鬼,到最終把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完成了他整個時代的工作。他也各處給人傳道,傳天國福音,這一點和約翰相同,不同的是他開闢了新的時代,把恩典時代帶給了人。在恩典時代人該實行的、人該走的路都從他口裡說出來,最終他完成了救贖的工作。約翰卻作不了這工作,所以耶穌是作了神自己的工作,他才是神自己,直接代表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一)》

「人作的工作是有範圍、有局限性的,一個人只能作某一階段的工作,並不能作整個時代的工作,否則就把人帶入一種規條之中。人作的工作只能適應某一時期或某一階段,因為人的經歷都是有範圍的,人作的工作並不能與神的工作相比。人所實行的路、所認識的真理都適應於某一個範圍,人所走的路並不能說成完全是聖靈的意思,因為人只能被聖靈開啟,不能被聖靈完全充滿。人所能經歷的事都在正常人性的範圍中,並不能超出正常人性的大腦思維這個範圍,凡有實際發表的人都是在這個範圍中而經歷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神在一個時期能有幾項不同的作工,有幾種不同的帶領,使人總有新的進入,總有新的變化。你摸不著他作工的規律,因為他作工總在新的方式中,這樣跟隨神的人才不陷入規條中。神自己作的工總是在迴避人的觀念,也是在回擊人的觀念,真心跟隨他的人、真心追求他的人才能得著性情的變化,才能活在自由的方式中,不受任何規條的轄制,不受任何宗教觀念的限制。人作工對人的要求是按著人自己的經歷與自己所能達到的而要求,這些要求標準只限制在一個範圍中,實行的方法也都是非常有限的,跟隨的人也就不自覺地活在了一種有限的範圍中,時間長了就形成了規條、儀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在聖靈流中的作工不管是神自己的作工或是被使用的人的作工都是聖靈的作工。……神自己的作工原本就是聖靈的作工,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也不外乎是聖靈在作工。被使用的人作的工作也是聖靈的作工,只不過神的作工是聖靈的完全發表,一點不差,而被使用的人的作工中有許多屬人的東西摻雜,並不是聖靈直接的發表,更不是完全的發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神所發表的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不能達到的,也就是人的思維所不能及的,他是發表他帶領全人類的工作,並不關乎人的細節經歷,而是關乎到他自己的經營。人發表的是人的經歷,神發表的是神的所是,這所是就是神原有的性情,是人所達不到的。人的經歷是在神發表所是的基礎上而有的看見與認識,這些看見與認識都被稱為人的所是,是在人原有性情與素質的基礎上發表出來的,所以也稱為人的所是。……人所說的話都是人所經歷的,是人已經看見過的,人自己思維能達到的,人的觸覺能感覺到的,就這些事人能交通出來。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說的話是靈的直接發表,發表的是靈已作過的工作,肉身沒經歷也沒看見,但發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為肉身的實質是靈,發表的是靈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達到的,但是靈已作過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後就藉著肉身的發表來達到讓人認識神的所是,讓人看見神的性情與他所作的工作。人作的工作是讓人對人該進入的與人該明白的更加透亮,是帶領人明白、經歷真理的。人作的是扶持的工作,神作的工作是為人類開闢新出路、開闢新時代的,為人揭示凡人所不知曉的事,從而讓人認識他的性情,他作的是帶領全人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你們得會區別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從人的作工上你能看見什麼?人的作工中人經歷的成分多,人發表的是人的所是,神自己作工也是發表自己的所是,但他的所是與人的所是並不一樣。人的所是代表人的經歷、人的身世(人一生當中有哪些經歷或遭遇,或者有哪些處世哲學),在不同環境中生活的人發表的所是也不相同。你是否經歷過社會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麼生活的、如何經歷的,都能在你的發表中看出來,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沒有社會閱歷。他對人的本質瞭如指掌,各類人的各類作法他都能揭示出來,對人的敗壞性情、悖逆行為他更能揭示出來,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卻知『凡人』的本性與『世人』的所有敗壞,這是他的所是。他雖未處世,但卻曉得處世的條條框框,因他對人的本性都已測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見、耳聽不見的靈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曉,在這裡包含著並非是處世哲學的智慧與人難測的奇妙,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開又向人隱祕,他發表的並不是一個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靈原有的屬性、原有的所是。他並非周遊列國但卻知天下事;接觸的是一些無知識、無見識的『類人猿』,但卻發表出高於知識、高於偉人的言論;生活在一群並沒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規、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間,卻能要求人類活出正常人性,同時也揭示了人類卑鄙、低賤的人性。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於任何一個屬血氣的人的所是。對於他來說勿須多此一舉經歷複雜、繁瑣而又骯髒的社會生活就足可作他該作的工作,足可將敗壞人類的本質揭示得淋漓盡致。骯髒的社會生活並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說話僅是揭示人的悖逆,並不是供應給人處世的經驗、教訓,他供應人生命勿須調查社會,也不須調查人的家庭。揭示審判人並非是他發表自己肉身的經歷,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惡人類的敗壞之後才揭示人的不義,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開他的性情,發表他的所是,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並非是屬血氣的人能夠達到的。就他的作工來說,人就說不明白他到底屬於哪類人,人也不能按著他的作工將他歸於受造的人中間,他的所是也不能將他歸於受造的人中間,人就只好把他列在非人類中,但又不知該屬哪一類,只好把他列在『神』的一類中,人這樣做也並非是沒道理的,因他在人中間作了許多人作不了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神作的工作不代表肉身的經歷,人所作的工作代表個人的經歷,每個人都是講個人的經歷,神能直接發表真理,而人只能在經歷真理之後才能發表出相應的經歷來。神作工沒有規條也不受時間、地理的限制,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能發表他的所是,他作工都是隨便作;人作工是有條件有背景的,否則他就作不了工,也不能發表出對神的認識或對真理的經歷來。是神自己的作工,還是人的作工,只要對照你就知道人與神作工的區別了。若沒有神自己作工,只有人的作工,你就知道人講得高,誰也達不到,說話的語氣、處理事的原則、作工老練穩重誰也達不到。對這些人性高的人你們都佩服,而在神的作工說話中你看不見他有多高的人性,而是普普通通,作工時既正常又實際但凡人又不可估量,從而使人產生了一種敬畏的心。在人的作工裡面或許人的經歷特別高、人的想像推理特別高,而且人性特別好,這只能達到讓人佩服,但並不是敬畏與恐懼,人都佩服那些有作工能力而且經歷特別深、可實行真理的人,但無論如何不能達到敬畏,只是佩服、羨慕,而經歷神作工的人對神不是佩服,乃是感覺他作的工是人達不到,也是人沒法測度的,感覺新鮮又感覺奇妙。人經歷神的作工,對他的第一認識就是『深不可測』、智慧又奇妙,而且使人不自覺地對他產生了敬畏,人感覺到他所作的工作奧祕,不是人的思維能達到的。人只希望能達到他的要求,滿足他的心意,並不希望能夠超越他,因他作的工作超出了人的思維、人的想像,他作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就連人自己都不知自己的缺少,而他卻另外開闢新路來在人中間將人帶入了一個更新更美的天地中,人類才有了新的進展、有了更新的開端。人對他所產生的不是佩服,也可以說不只是佩服,最深的體會是敬畏,也是愛,感覺到神確實奇妙,他作的工作人作不到,他所說的話人說不出來,經歷他作工的人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經歷更深的人對神特別愛,總是感覺到他的可愛,他作的工作太智慧、太奇妙,由此在人中間產生了一股無窮的力量,並非是懼怕也並非是偶爾的愛戴,而是深感神對人的憐憫與寬容,但經歷他刑罰審判的人又感覺他的威嚴不可侵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若是人作工作就太有限了,只能將人作到一個地步,但並不能將人帶入永遠的歸宿之中,人不能決定人的命運,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與以後的歸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於人作的工作了,他既造人就帶領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徹底,將人完全得著,既帶領人就能將人帶入合適的歸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經營人就要對人的命運前途負責,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