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目錄

九 必須交通透亮基督就是神自己的顯現

1 怎樣認識基督的神性實質?

參考聖經: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著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作他自己的事。你們當信我,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即或不信,也當因我所作的事信我。』」(約14:6、10-11)

相關神話:

「考察這樣的事也並不困難,但需要我們每個人先知道這樣一個真理: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實質,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發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帶來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發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帶給人真理,賜給人生命,指給人道路。若不具備神實質的肉身那就定規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從他所發表的性情與說話中來確定。也就是說,確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確定是否是真道,必須得從他的實質上來辨別。所以說,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關鍵在乎其實質(作工、說話、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並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為考察其外表而忽視了其實質,那就是人的愚昧無知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認識神得藉著讀神的話、認識神的話。有人說:『我也沒見過道成肉身的神,該怎樣認識神呀?』其實神的話就是神性情的發表,從神的話當中可看見神對人類的愛、對人類的拯救、拯救人的方式……因為話是神發表出來的,不是藉人寫出來的,是神自己親自發表出來的,神自己發表自己的說話,發表他的心聲。為什麼說叫心語呢?就是從心底裡發表出來的,發表他的性情,發表他的心意、他的意念、對人類的愛、對人類的拯救、對人類的期盼。在神的話裡有些話嚴厲,有些話溫柔,有些話是體貼,有些話是不近人意的揭示,你若光看揭示的話感覺神挺嚴厲,光看溫柔那一面好像神沒有多大的權力,所以這你就不能斷章取義了。你得從各個角度看。有時神是站在一個溫柔憐憫人的角度上說,人看見神對人是愛;有時站在一個嚴厲的角度上說話,人看見神的性情不可觸犯,人污穢不堪不配見到神的面,不配來到神的面前,人現在來到神面前純屬神的恩待。從神作工的方式、作工的意義上看到神智慧的一面,人就是不與神接觸,從神的說話當中也能看到這些。真有認識的人,他接觸基督的時候與他的那些認識就能對上號,如果光有道理上的認識,與神接觸那就對不上號。這方面的真理是最深的奧祕,不容易測透,把神所說的關於道成肉身的奧祕這方面的話總結到一起,從各個方面看,然後在一起交通這些事,可以禱告,多多揣摩交通這些事,或者聖靈開啟讓你認識,因為人沒機會接觸神,就得這樣憑著經歷一點一點地摸索進入,達到對神真有認識。」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對道成肉身的認識》

「……在末世神道成肉身,主要是用話語來成就一切,用話語來顯明一切。你在他的話中才能看見他的所是,在他的話語之中你才能看見他就是神自己。他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不作別的工作,只說話,所以說,不用事實只說話語就足夠了。因他來了主要是作這個工作的,讓人在他的話語之中看見他的大能,在他的話語之中看見他的至高,在他的話語之中看見他的卑微隱藏,在他的話語之中認識他的全部。他的所是所有都在他的話語之中,他的智慧、奇妙都在話語之中,在這裡讓你看見神說話的多種方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人是藉著經歷神的作工來認識神,這是認識神的唯一正確途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現時作工的認識》

「人經歷神話的過程,就是認識神的話在肉身中顯現的過程。人越經歷神的話,對神的靈越有認識,藉著經歷神的話,人摸著靈的作工原則來認識實際的神自己。實際上神成全人、得著人,就是讓人認識實際神的作為,就是藉著實際神的作工讓人看見道成肉身的實際意義,看見神的靈實際地顯現在人面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認識到實際的神就是神自己》

「不知不覺之中,我們被這個小小的人帶領進入了神一個又一個的作工步驟之中,我們經歷了無數的試煉,經歷了無數的責打,也經歷了死的考驗。我們得知了神的公義威嚴的性情,也享受了神的慈愛、憐憫,領略了神的大能與智慧,看見了神的可愛,看見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在這個普通之人的說話之中,我們認識了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明白了神的心意,也認識了人的本性實質,看見了蒙拯救、被成全的路。他的說話讓我們死去,又讓我們復活;他的說話讓我們得安慰,也讓我們倍感內疚、虧欠;他的說話給我們喜樂、平安,也讓我們痛苦萬分。有時我們猶如他手中的羔羊,任他宰割;有時我們猶如他眼中的瞳人,享受著他的憐愛;有時我們猶如他的仇敵,在他的眼目中被他的怒氣化為灰燼。我們是他拯救的人類,我們是他眼中的蛆蟲,我們又是他日思夜想要找回來的丟失的羊。他憐憫我們,他厭憎我們,他提拔我們,他安慰勸勉我們,他引導我們,他開啟我們,他又責罰管教我們,甚至咒詛我們。他何嘗不在日夜擔憂我們,日夜看顧、保守著我們,不離我們左右,為我們傾注了所有的心血、所有的代價。我們在這個小小的普通肉身的話語中享受了神的全部,也看到了神賜給了我們的歸宿。儘管這樣,我們的虛榮心仍在我們心裡作祟,仍舊不能甘心情願地主動接受這樣的一個人當作我們的神。雖然他給我們帶來了許多嗎哪、許多可享之物,但我們心中的『主的地位』不是這些東西能取代的。我們很勉強地尊重著這個人的特殊身分、特殊地位,只要他不開口讓我們承認他是神,那我們是絕不會主動承認他就是那位即將要來,卻早已在我們中間作工許久的神的。

神繼續著他的發聲,以各種方式、多種角度來告誡我們當做的,同時也表達著他的心聲。他的話語帶著生命力,給我們當行的道,也讓我們領悟到了什麼才是真理。我們開始被他的話語吸引,我們開始注意他的說話語氣、說話方式,也開始下意識地關心起這個不起眼的人的心聲。他為我們嘔心瀝血,他為我們寢食難安,他為我們哭泣,他為我們嘆息,他為我們病中呻吟,為著我們的歸宿,為著我們的蒙拯救,他忍受著屈辱,我們的麻木、我們的悖逆讓他的心在流淚流血。這樣的所是所有是一個普通人所沒有的,也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所不具備,也達不到的。他有常人沒有的寬容、忍耐,他的愛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除了他,沒有人能知道我們的所思所想,沒有人能對我們的本性、實質瞭如指掌,沒有人能審判人類的悖逆、人類的敗壞,也沒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與我們如此說話,對我們如此作工;除了他,沒有人具備神的權柄、神的智慧、神的尊嚴,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發表無遺;除了他,再沒有人能指給我們道路,帶給我們光明;除了他,沒有人能揭示神從創世到如今還未公開的奧祕;除了他,沒有人能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捆綁,脫離敗壞性情。他代表神,他發表著神的心聲、神的囑託、神對全人類的審判之語。他開闢了新時代、新紀元,帶來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給我們帶來了希望,結束了我們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讓我們全人徹徹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們全人,得著了我們的心。從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心有了知覺,我們的靈似乎也復甦了:這個普通的人,這個小小的人,這個生活在我們中間,被我們棄絕了許久的人不正是我們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穌嗎?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們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他讓我們重生,讓我們看見光明,讓我們的心不再流浪。我們回到了神的家中,我們回到了神的寶座前,我們與神面對面,看見了神的容顏,看見了前方的道路。屆時,我們的心已完全被他征服,不再懷疑他的身分,不再抵觸他的作工、說話,全人仆倒在他的面前,只願今生今世跟隨神的腳蹤,只願被他成全,報答他的恩待,報答他對我們的愛,順服他的擺佈安排,配合他的作工,盡上所能完成他的託付。

被神征服的過程,猶如一場打擂表演。

神話處處都擊中我們的要害,讓我們傷心、懼怕。他揭示我們的觀念,揭示我們的想像,揭示我們的敗壞性情。從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到每一個心思意念,我們的本性實質在他的話語之中被顯明出來,使得我們恐懼戰兢、無地自容。我們的所作所為、我們的存心目的,甚至連我們自己都從未發覺的敗壞性情他都一一告知我們,讓我們感覺體無完膚,更感覺心服口服。他審判我們對他的抵擋,刑罰我們對他的褻瀆、定罪,讓我們感覺到,在他的眼中我們一無是處,我們就是活撒但。我們的希望破滅了,我們對他再不敢有任何奢求企圖,甚至我們的夢想在一夜之間就化為烏有。這是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沒想到也不能接受的事實。一時間,我們的心中失去了平衡點,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前方的路,不知該如何繼續我們的『信』。似乎我們的信仰又回到了原點,又似乎我們未曾與主耶穌『相遇相識』。眼前的這一切讓我們迷茫,讓我們徬徨。我們灰心,我們失望,我們內心深處有按捺不住的忿怒與屈辱。我們試圖發洩、試圖另找出路,我們更試圖繼續等待我們的救主耶穌,向他訴說衷腸。雖然有時我們的外表不卑不亢,內心卻前所未有的失落;雖然有時我們的外表表現得異常冷靜,內心卻翻江倒海一樣的倍受折磨。他的審判、刑罰奪走了我們所有的夢想、所有的希望,讓我們不再奢望,也不願相信他就是我們的救主、他能拯救我們;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與他之間有了一條深深的鴻溝,甚至沒有人願意逾越;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生平第一次受了這麼大的挫折,這麼大的屈辱;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神的不容人觸犯與神的尊貴,相比之下,我們是多麼的低賤、多麼的污穢;他的審判、刑罰第一次讓我們意識到了我們的狂妄、自大,也意識到了人永遠是不能與神平起平坐、相提並論的;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渴求不再活在這樣的敗壞性情裡,儘快擺脫這樣的本性實質,不再被他厭憎、噁心;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甘心順服聽他的話,不再悖逆他的擺佈、安排;他的審判、刑罰再次給了我們求生的願望,讓我們甘心接受他作我們的救主……我們從征服工作中走出來了,走出了地獄,走出了死陰的幽谷……全能神得著了我們這班人!他勝過了撒但,打敗了眾仇敵!」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在神身上看不到有任何類似人類對一件事物的一個觀點,更看不見用人類的觀點或者用知識、用科學,或者是用哲學,或者是用想像來處理事,而是凡是神所作的、凡是神所流露出來的都與真理有關,就說神所說的句句話、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與真理有關。這真理不是憑空想像出來的,這真理、這些話是因著神的實質,是因著神的生命所流露出來的,因著這些話,因著神所作這些事的實質都是真理,所以我們才說神的實質是聖潔的。就說神所作的一件事或者神所說的一句話給人帶來了生機,給人帶來了光明,讓人看到了正面事物,看到了正面事物的實際,給人指出光明的路,讓人走上正道,這些都是因著神的實質決定的,因著神聖潔的實質決定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同樣生在污穢之地他一點不沾染污穢,跟你生在同樣污穢的世界當中,他有理智、有見識,他厭憎污穢,甚至你的那些言行舉止,你自己發現不了的污穢的東西,他都能發現,能給你指出來。以前你那些老舊的東西,沒教養、沒見識、沒理智、落後的生活方式,藉著今天一揭露,都顯明出來了,神來在地上這樣地作工,人才看見了他的聖潔與他的公義性情。他審判、刑罰你,讓你認識,有時你的鬼性表現出來了,他能給你指出來,對於人的實質,他是瞭如指掌。同樣跟你一樣生活,跟你吃一樣的飯,住一樣的家,他就比你知道得多。但就人的處世哲學、人的彎曲詭詐那是他最厭憎的,他厭憎這些事,不願搭理這些事,尤其恨惡人的肉體來往。人與人接觸的一些常識他雖然不太通,但當人有些敗壞性情顯露出來的時候他完全知道,他作工就是藉著人的這些東西來說話、來教訓人的,就藉著這些來審判人,顯明他的公義聖潔的性情。這樣,人就成了他作工的襯托物了。神道成的肉身才顯明了各種人的敗壞性情,顯明了所有的撒但的醜相,不懲罰你,只讓你襯托神的聖潔,你自己就站不住腳了,因為你太污穢了。他藉著人顯露出的那些東西來說話,把人那些東西都揭示出來了,人才知道神是如此聖潔,人有一點污穢他都不放過,甚至人心裡有一點污穢的意念他都不放過,言行舉止不合他的心意他就不放過,在他的話中沒有一人一物的污穢能存留,都得被揭示出來。這時你才看見他確實跟人不一樣,人稍微有點污穢他就厭憎透了。甚至有時人不理解說:你怎麼總生氣呢?神你怎麼不體貼人的軟弱呢?你怎麼不饒恕人一點呢?你怎麼不近人意呢?人敗壞到什麼程度你都知道,你怎麼還這樣對待人呢?他厭憎罪,他對罪恨惡,你如果有一點悖逆,他就特別厭憎,你顯露出悖逆的性情,他看見就厭憎,厭憎得了不得。藉著這些他的性情所是才發表出來,再對照你自己你就看見他雖然跟人吃一樣的飯,穿一樣的衣服,跟人享受的一樣,跟人同生活、同起居,但他卻與人不一樣,這不是襯托物的意義嗎?就藉著人這些東西來襯托神的大能,藉著黑暗來襯托出光明存在的寶貴。」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他對人的本質瞭如指掌,各類人的各類作法他都能揭示出來,對人的敗壞性情、悖逆行為他更能揭示出來,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卻知『凡人』的本性與『世人』的所有敗壞,這是他的所是。他雖未處世,但卻曉得處世的條條框框,因他對人的本性都已測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見、耳聽不見的靈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曉,在這裡包含著並非是處世哲學的智慧與人難測的奇妙,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開又向人隱祕,他發表的並不是一個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靈原有的屬性、原有的所是。他並非周遊列國但卻知天下事;接觸的是一些無知識、無見識的『類人猿』,但卻發表出高於知識、高於偉人的言論;生活在一群並沒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規、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間,卻能要求人類活出正常人性,同時也揭示了人類卑鄙、低賤的人性。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於任何一個屬血氣的人的所是。對於他來說勿須多此一舉經歷複雜、繁瑣而又骯髒的社會生活就足可作他該作的工作,足可將敗壞人類的本質揭示得淋漓盡致。骯髒的社會生活並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說話僅是揭示人的悖逆,並不是供應給人處世的經驗、教訓,他供應人生命勿須調查社會,也不須調查人的家庭。揭示審判人並非是他發表自己肉身的經歷,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惡人類的敗壞之後才揭示人的不義,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開他的性情,發表他的所是,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並非是屬血氣的人能夠達到的。就他的作工來說,人就說不明白他到底屬於哪類人,人也不能按著他的作工將他歸於受造的人中間,他的所是也不能將他歸於受造的人中間,人就只好把他列在非人類中,但又不知該屬哪一類,只好把他列在『神』的一類中,人這樣做也並非是沒道理的,因他在人中間作了許多人作不了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