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福音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目錄

十三 必須交通透亮神末世道成肉身在中國的意義

2 神末世道成肉身在中國作工的目的與意義是什麼?

相關神話:

「神作哪一步工作都是為了全人類,他作的工作都是面向全人類的,即使是在肉身中的作工也是面向全人類的,他是整個人類的神,是所有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的神。在肉身中的作工雖是在有限的範圍中,作工的對象也是有限的,但他每次道成肉身作工時選擇的作工對象都是極有代表性的,並不是選擇一批『簡單、平凡』的人作工,而是選擇一批能作他在肉身中作工的代表為他作工的對象。這一班人是因著他在肉身中的作工範圍有限而才選擇的,是專為他所道成的肉身而預備的,也是為他在肉身中的作工而特選的。選擇作工對象也是有原則的,不是無根無據的,作工的對象必須是對在肉身中的神的作工有益處的,是能代表全人類的。就如:猶太人能代表全人類接受耶穌的親自救贖,中國人能代表全人類接受道成肉身的神的親自征服;猶太人代表全人類是有根據的,而中國人代表全人類接受神的親自征服也是有根據的;在猶太人中間作救贖的工作最能顯明救贖的意義,在中國人中間作征服的工作最能顯明征服工作的徹底與成功。」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假如這一步只作了成全的工作,那就可以在英國作,也可以在美國作,也可以在以色列作,可以在任何一個國家之中的人身上作,但作征服的工作就有選擇了。征服工作的起步工作是在短期內的工作,而且要藉此來羞辱撒但,來征服全宇,這是起首的征服工作。可以說,凡是相信神的所有受造之物都可以被成全,因為被成全是藉著長期的變化之後人才能達到的,但被征服就不相同了,被征服的標本模型必須是最落後、活在最黑暗之中的人,也是最低賤的、最不承認神的人,是最悖逆神的人,就這樣的人能作被征服的見證。作征服的工作主要就是為了打敗撒但,但成全人則是為了得著人,為了達到被征服以後有見證,才把征服工作落在了這個地方,落在你們這些人身上,這是為了達到作被征服以後的見證,就藉著被征服的人來達到羞辱撒但的目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耶和華作的工作是創造世界,是開頭,這步工作是結束工作,是結尾。開始在以色列選民中間作,在最聖潔的地方來開天闢地,最後一步是在最污穢的國家作,來審判世界,結束時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後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這些黑暗驅逐出去,把光明帶來,把這些人都征服。就最污穢、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給征服了,所有人口裡都承認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這一事實來作征服全宇的工作,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義的,這個時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經營工作就徹底結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經征服了,其餘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只有中國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義。中國代表所有的黑暗勢力,中國的人代表所有屬肉體、屬撒但、屬血氣的人。中國的人被大紅龍敗壞得最厲害,抵擋神最嚴重,人性最低賤、最污穢,所以是整個敗壞人類的典型代表……為什麼一直說你們是我經營計劃的附屬物呢?就人的敗壞、污穢、不義、抵擋、悖逆這些東西在中國人身上表現最全面,各種各樣都顯露出來。一方面素質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後、思想落後,生活習慣、社會環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後的,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試點工作作全面了,以後再開展工作好作多了,這步工作作成了,以後的工作也不在話下,這步工作成了,大功徹底告成了,整個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徹底結束了。其實,在你們這些人中間的工作成功了,就等於全宇的工作成功了,為什麼讓你們作模型、標本,意義就在此。」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二)》

「中國人從來都不信上帝,從來沒事奉過耶和華,從來沒事奉過耶穌,就會磕頭燒香、燒紙拜佛,就會敬拜偶像,都悖逆到極點了,所以人的地位越低下,越能證明神在你們身上所得的更是榮耀。……假如說雅各的後代就生在中國這片土地上了,就是你們這些人,那在你們身上作工有什麼意義?撒但會怎麼說?撒但會說,他們以前就是敬畏你的,只不過長時間沒人流傳,但他們的祖宗還是敬畏你的,他們本來就順服你,沒有背叛你的歷史,只不過一段時間失傳了,他們不屬於最黑暗、最低賤、最落後的人類,一開始就承認你,這麼作就沒意義了!如果真這麼作了,這工作誰能服氣呢?全宇之下,中國人是最落後的人類,出生低賤,人格低下,痴呆麻木,庸俗腐朽,撒但性情沾滿全身,污穢淫亂,你們樣樣都有。就這些敗壞性情,在作完這工作之後,人都脫去了,都能完全順服下來了,被作成了,這樣的作工果效在受造之物中間才叫見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

「今天在這摩押後代的身上作工作,就是把落在最黑暗當中的人拯救回來,雖然遭咒詛了,但是神願意從這些人身上得著榮耀,因為起初這些人都是心中無神的人,把心中無神的人作到順服神、愛神這個地步,才是真正的征服,這樣的作工果效最有價值,最有說服力,這才是得著榮耀了,這就是神末世要得著的榮耀。雖然這些人地位低下,但今天能得著這麼大的救恩,實在是神高抬,這工作太有意義,是藉著審判來得著這些人,並不是有意來懲罰這些人,而是來拯救這些人。如果末世還在以色列作征服的工作,這就沒什麼價值了,即使達到果效了,也沒什麼價值,沒太大的意義,不能得著所有的榮耀。在你們身上作工,就是在落在最黑暗之處的人身上作工,在最落後的人身上作工。這些人不承認有神,而且從來就不知道有神,這些受造之物叫撒但敗壞到一個地步,把神都忘了,叫撒但蒙蔽了,根本不知道天上還有神,你們的心中都敬拜偶像、敬拜撒但,這不屬於最低賤的人、最落後的人嗎?這是最下賤的肉體,一點人身自由沒有,而且受苦受難,就你們這些人又是這個社會當中最下層的人物,連信仰的自由都沒有,在你們身上作工的意義就在此。」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

「為什麼末世的工作在中國這最黑暗的地方、最落後的地方作?就是為了顯明神的聖潔、公義,總之,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能顯明神的聖潔,其實作這一切就是為了神的工作。現在你們才知道天上的神降在地上站在你們中間,叫你們的污穢、悖逆給襯托出來了,你們對神才有了認識,這不是極大的高抬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神來在地上本不屬世界,他不是為了享受世界而道成肉身的,在什麼地方作工能顯明他的性情而且最有意義,他就在什麼地方降生,不管是聖潔之地還是污穢之地,他無論在什麼地方作工都是聖潔的,世界的萬物都是他造的,只不過萬物都經撒但敗壞了,但萬物仍然都是屬他的,都在他的手中。他來在污穢之地作工是為了顯明他的聖潔,為了他的工作他才這樣作的,也就是為了拯救污穢之地的人類他才忍受極大的屈辱作這樣的工作的。這是為了見證,是為了全人類,這樣的工作讓人看見的是神的公義,而且更能說明神是至高無上的,他的偉大與正直就表現在拯救一班無人瞧得起的低賤的人身上。他降生在污穢之地並不證明他是低賤的,只能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見他的偉大與他對人類真實的愛,他越這樣作越能顯明他對人的純潔的愛,無瑕無疵的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

「神將全宇的工作的重點全部作在這班人身上,將他全部的心血代價都獻給了你們,他將全宇的靈的工作全都收回給了你們,所以說,你們是幸運者。而且將他的榮耀從以色列——他的選民身上挪到了你們身上,要把他的計劃的宗旨藉著你們這班人全部顯明出來,所以你們都是承受神產業的,更是承受神榮耀的人。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因著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著神的話而受了熬煉,這也是屬於『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就因著人受的苦,因著人的素質,因著這個污穢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來作神的潔淨、征服工作,使神從此得著榮耀,使神從此得著見證他作為的人,這是神在這班人身上付出的所有代價的全部意義。就是說,神就是藉著抵擋神的人來作征服的工作,所以說,只有這樣作才可顯明神的大能,就是只有在污穢之地的人才有資格承受神的榮耀,這樣才可襯托神的大能。所以說,神得榮耀是從污穢之地裡得著,是從污穢之地的人身上得著,這是神的心意。就如耶穌那一步工作,就在逼迫他的法利賽人中間才可得著榮耀,若是沒有法利賽人的逼迫,沒有猶大的出賣,耶穌不能受譏笑,不能受毀謗,更不能釘十字架,也不能得著榮耀。神在每一個時代在什麼地方作工,在何處作他在肉身的工作,他就在何處得著榮耀,也從那處得著他要得著的人,這是神作工的計劃,是神的經營。

……就神在大紅龍居住之地作了這麼大的工作,若拿到別處,早已有了很大的果效,人都好接受,而且對於那些信奉『上帝』的西教士來說太容易接受了,因為有耶穌一步的先例,所以在別處神沒法成全他的這一步得榮的工作,就是人都支持,國家都承認,神的榮耀沒有『著落』,這就是作這一步工作在此地的極大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

「他創造了整個世界,六千年的經營計劃他不是只在以色列作,而是在全宇之下的人身上作。現在不管是中國的、美國的、英國的、俄羅斯的,所有的人都是亞當的後代,都是神造的,沒有一個能超脫受造之物範圍的,沒有一個能擺脫亞當後裔的稱呼,都是受造之物,都是亞當的後代,也都是經敗壞的亞當、夏娃的後裔。不僅以色列人是受造之物,所有的人也同樣是受造之物,只不過有的受造之物是遭咒詛的,有的受造之物是蒙祝福的。在以色列人身上有許多可取的東西,起初在他們身上作工就因為他們是敗壞最淺的人,與他們相比中國人就不行了,比他們差多了,所以,起初在以色列眾百姓中間作工,第二步工作僅在猶太作,因為這樣人就形成了許多觀念,形成許多規條。其實,若按人的觀念去作,神就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了,這樣他就不能擴展外邦工作了,因為他只是以色列人的神,而不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在預言書裡說,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耶和華的名必傳於外邦,為什麼這樣說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擴展這工作了,他也就不預言那話了,他既預言那話,必要在外邦、各國各方來擴展這工作,他既然說了就要作,這是他的計劃,因他本來就是造天地萬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還是在猶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類的工作。今天在大紅龍國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類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佔據點,同樣,中國也能成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佔據點,現在不就成就了『耶和華的名必在外邦被尊為大』這話了嗎?作在外邦的工作的起步工作就是指作在大紅龍國家這工作。尤其不合人觀念的是道成肉身作工在這片土地上,作工在這些被咒詛的人身上,這些人是最低賤的,也是沒有身價的,這些人都是起初被耶和華棄絕的人。人被人棄絕可以,若被神棄絕,那這些人是最沒有一點地位的,身價是最低的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撒但侵佔你,或者是你被人棄絕,這是人感覺痛苦的事,但是受造之物如果被造物的主棄絕了,那就意味著他的地位是最低的。摩押的後代是經咒詛的,而且又生在這落後的國家裡面,無疑摩押後代是黑暗權勢下地位最低的一類人。因著這些人以前的地位最低下,所以說作在這些人身上的工作是最打破人觀念的工作,也是對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最有益處的工作。把工作作在這些人身上最能打破人的觀念,以這個開展時代,以這個打破一切人的觀念,以這個來結束整個恩典時代的工作。起初作工作是在猶太,是在以色列範圍以內作,根本沒在外邦之中作開展時代的工作,最後一步工作不僅是作在外邦人身上,更是作在被咒詛過的人身上,就這一條是最能羞辱撒但的證據,從而神便『成了』全宇之下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成了萬物的主,是所有有生機之物敬拜的對象。

……既然要在受造之物身上作工作,那就一定要作成,哪些人對他工作有益處他就作在哪些人身上,所以說他打破一切規條來作工在人身上,什麼被咒詛、被刑罰、被祝福,在他沒這些說法!猶太人挺好,以色列選民也不錯,素質高,人性也好,起初耶和華就在他們身上開展工作,作了最起初的工作,但到現在呢,若把他們拿出來作征服工作的對象就沒有意義了,雖然他們也是受造之物,在他們身上有許多積極方面的東西,但若在他們身上作這步工作就沒有意義了,不能征服人,也不能說服所有的受造之物,這就是把工作轉到大紅龍國家的這些人身上作工的意義。最深的意義就是開展時代,打破所有的規條,打破所有人的觀念,也結束了整個恩典時代的工作。如果現在的工作還作在以色列人身上,那六千年經營計劃結束時,所有的人都會認為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只有以色列人才是神的選民,只有以色列人配承受神的祝福,配承受神的應許。神末世道成肉身在外邦的大紅龍國家,完成了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這一工作,完全了整個經營工作,將全部經營工作的中心在大紅龍國家結束。三步工作的核心就是為了拯救人,即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敬拜造物的主……以前兩步工作都在以色列作,假如末世這步工作還作在以色列人身上,所有受造之物不僅會認為只有以色列人是神的選民,而且整個經營計劃就不能達到果效了。在以色列作兩步工作期間,在外邦從來沒有作過更新的工作,從來沒有作過開展時代的工作,這步開展時代的工作,先在外邦作,而且先在摩押後代的人身上作,這就開展了整個時代。凡是人觀念裡面所認識的,神都給打破了,哪個都不得存在,人的觀念、人以前那些老舊的認識法都在征服工作中給打破了。讓人看見在神沒有一點規條,沒有一點老舊,在他作的工作全是釋放、全是自由,他怎麼作都對,只要是他在受造之物身上作的工作,你就得完全順服下來,凡是他作的工作都有意義,他是按著他自己的意思、按著他的智慧作工作,並不是按著人的選擇,並不是按著人的觀念去作工作。對他的工作有益處的他就作,若對他的工作沒益處,再好也不行!他是按著工作意義、按著工作目的作工作,選擇作工對象、作工地點,他不按著以往的規條來作工,他不套舊的公式,他是按著工作意義而計劃工作,最終要達到真實的果效,要達到預期的目的,現在你如果認識不到這些,這工作在你身上就達不到果效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神的顯現不可能合乎人的觀念,更不可能是按著人的要求而顯現。神作工作有自己的選擇,有自己的計劃,更有自己的目標,有自己的方式。他作什麼工作都沒有必要與人商量,徵求人的意見,更不用通知每一個人,這是神的性情,更是每一個人都當認識到的。……

無論你是美國人還是英國人,或是任意一個國籍的人,你都當從自己的國籍範圍裡走出來,超越自我,以一個受造之物的身分來看待神的作工,這樣你就不會把神的腳蹤限定在一個範圍裡。因為現在有許多人在觀念當中認為神不可能在哪個國家顯現或是不可能在哪個民族中間顯現。神作工的意義何其深奧,神的顯現又是何等的重要,豈是人的觀念思維可以衡量出來的?所以我說你應該打破你的國籍、民族觀念來尋求神的顯現吧!這樣你才不會被觀念束縛,這樣你才能有資格迎接神的顯現,否則你永遠是在黑暗中的人,永遠是得不到神稱許的人。

神是全人類的神,他並沒有把自己當作哪個國家或哪個民族的私有財產,而是不拘任何形式、任何國家與民族地作他計劃中的工作。或許這個形式你從來都沒有想像過,或許這個形式你持否定態度,或許神顯現的國家與民族正是人都歧視的,正是地球上最落後的,但神有他的智慧,他用他的大能,以他的真理與他的性情真正得著了一班與他同心合意的人,得著了他所要作成的受盡苦難試煉、受盡逼迫能跟隨到底的一班被征服的人。神顯現不拘任何形式與國家的目的就在於能作成他計劃中的工作,就如神在猶太道成肉身,目的就是為了完成釘十字架救贖全人類的工作,但猶太人都認為神不可能這樣作,神不可能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這樣的形像。他們的『不可能』成了他們定罪神、抵擋神的依據,最終導致以色列亡國。如今的許多人又犯了這樣的錯誤,他們大肆宣傳神即將顯現,但同時又定罪神的顯現,他們的『不可能』又一次將神的顯現定規在他們的想像中。……放下你們的『不可能』論調吧!越是人認為『不可能』越是可能發生的事,因為神的智慧高過諸天,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神作工是超出人的思維觀念這個範圍作的,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真理可尋求,越是人的觀念想像不到的事情就越有神的心意在其中。因為神無論在哪裡顯現,神還是神,絕對不會因著神顯現的地點或方式而改變神的實質的。神的腳蹤無論在哪裡都不會改變他的性情,神的腳蹤無論在哪裡他都是全人類的神,就如主耶穌,他不單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整個亞洲、歐洲、美洲之人的神,更是全宇上下獨一無二的神。我們還是從神的發聲說話中來尋找神的心意,來發現神的顯現,跟上神的腳蹤吧!神是真理、道路、生命,他的說話與他的顯現共存,他的性情與他的腳蹤無時不在對人類公開。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但願你們都能在這些話語中看見神的顯現,起步跟上神的腳蹤邁向新的時代,進入神為等待他顯現之人所預備的美好的新天新地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