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福音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目錄

十五 必須交通透亮怎樣分辨法利賽人、宗教界抵擋神的實質

2 為什麼說宗教界牧師長老都在走法利賽人的道路?他們的實質又是什麼?

參考聖經:

「耶穌就用比喻對他們說:『有人栽了一個葡萄園,周圍圈上籬笆,挖了一個壓酒池,蓋了一座樓,租給園戶,就往外國去了。到了時候,打發一個僕人到園戶那裡,要從園戶收葡萄園的果子。園戶拿住他,打了他,叫他空手回去。再打發一個僕人到他們那裡。他們打傷他的頭,並且凌辱他。又打發一個僕人去,他們就殺了他。後又打發好些僕人去,有被他們打的,有被他們殺的。園主還有一位是他的愛子,末後又打發他去,意思說:「他們必尊敬我的兒子。」不料,那些園戶彼此說:「這是承受產業的。來吧,我們殺他,產業就歸我們了!」於是拿住他,殺了他,把他丟在園外。這樣,葡萄園的主人要怎麼辦呢?他要來除滅那些園戶,將葡萄園轉給別人。』」(可12:1-9)

你們要防備假先知。他們到你們這裡來,外面披著羊皮,裡面卻是殘暴的狼。」(太7:15)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太23:29、33)

相關神話:

「有些人好顯露自己,見著弟兄姊妹他就說虧欠神,背後就是不實行真理,還另搞一套,這是不是宗教法利賽人?所謂真實愛神而且有真理的人就是對神忠心,但外面還不顯露,遇到事肯實行真理,不違背良心說話做事,而且遇事有智慧,無論什麼環境都有做事原則,這也是真實會事奉的人。有些人嘴上總掛著虧欠神,整天愁眉不展、裝腔作勢,裝出一副可憐相,太令人噁心!你若問他怎麼虧欠神了,你說說?他就啞口無言了。你如果對神有忠心,就不在外面說,而是用你的實際來表示對神的愛,用真心向神禱告。只用話語應付神的人都是假冒為善的人!有些人一禱告就說虧欠神,不管什麼時候一禱告就流淚,沒有聖靈感動他也要哭,這樣的人被那些宗教儀式與觀念佔有,他們憑這些活著,總認為神喜悅他這麼做,認為神看中的就是外表的敬虔或是傷心的流淚,這樣的謬種怎麼能有出息呢?有的人為了表示自己的謙卑,在人面前說話假裝斯文。有的人在人面前故意低三下四,像綿羊似的,一點勁也沒有。……

那些宗教人到一起就說:『姊妹,你這一段光景怎麼樣?』她說:『我覺著虧欠神,不能滿足神的心意。』另一個人說:『我也虧欠神,我也滿足不了神。』就這幾句話、幾個字就把他們內心深處骯髒的東西給說出來了,就這樣的話是最令人厭憎的,也是令人極度反感的,這些人本性都是與神敵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要注重實際不是搞宗教儀式》

「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悅的,自己不願意的就是神所厭憎的,完全憑著自己的喜好來作工作,這叫事奉神?到頭來你的生命性情一點沒有變化,反而因著事奉神更加頑固,使你的敗壞性情根深蒂固,這樣,在你的裡面就會形成一種以你的個性為主的事奉神的條條道道,按著個人的性情事奉而總結的經驗,這是人的經驗教訓,是人的處世哲學。這樣的人都屬於法利賽人、宗教官員,這樣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到末了必然成為末世出來的假基督,是迷惑人的。所說的假基督、迷惑人的就從這一類人身上產生。事奉神的人若是隨從個性,按著己意來,隨時都有被淘汰的危險。靠著人多年總結的經驗事奉神來籠絡人心,來教訓人、轄制人、站高位,從不悔改、不認罪、不放下地位之福,這樣的人在神面前必會倒下,這屬於保羅一類的人,是倚老賣老、擺老資格,神不會成全這樣的人,這樣的事奉屬於打岔神的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取締宗教的事奉》

「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麼也說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說:『我們信神得問問他。』你看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麼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腳石了?這類人就屬於保羅一類的。為什麼這樣說呢?保羅寫的書信將近兩千年了,貫穿整個恩典時代,人都是吃喝他這些話,都以他的話為準則,什麼受苦、攻克己身、最後公義的冠冕……人都是按他說的那些話、那些道理信神。」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那些只信耶穌基督不信今天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被定為罪,他們都是當代的法利賽人,因為他們不承認今天的神,他們都是抵擋神的,即使他們信耶穌信得再好也白搭,神不稱許。凡是打著信神的招牌心裡對神沒有真實認識的人,都是假冒為善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體貼神心意達到被成全》

「神顯現不拘任何形式與國家的目的就在於能作成他計劃中的工作,就如神在猶太道成肉身,目的就是為了完成釘十字架救贖全人類的工作,但猶太人都認為神不可能這樣作,神不可能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這樣的形像。他們的『不可能』成了他們定罪神、抵擋神的依據,最終導致以色列亡國。如今的許多人又犯了這樣的錯誤,他們大肆宣傳神即將顯現,但同時又定罪神的顯現,他們的『不可能』又一次將神的顯現定規在他們的想像中。所以我看見許多人拿到神的話語之後猖狂大笑,這個『笑』不正是猶太人一樣的定罪與褻瀆嗎?你們在真理面前並不敬虔,更沒有渴慕的態度,只是一味地研究與漫不經心地等待,這樣的研究與等待又能得著什麼呢?難道能得著神的親自引導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人類都容易犯定規神的錯誤,都是好守舊、好定規,明明不認識神還亂定規神的作工,人的本性實在太狂妄!人總願意持守以前的老觀念,把以前的東西存在心裡,並以這些東西為資本,狂妄自大,自以為明白一切,膽敢定規神的作工,這不是論斷神嗎?另外,人根本就不考察神的新作工,這就說明人不容易接受新的東西,還閉著眼睛瞎定規,人真是狂妄得沒有理智,誰說的話也不聽,就是神說的話他都接受不了,這就是人的本性,滿了狂妄自是,沒有一點順服。當時的法利賽人定罪耶穌時就是這樣:你對,我也不跟你,只有耶和華是真神。現在不也有人說:『他是基督?他若真是基督我也不跟!』有沒有這樣的人?有,這種人宗教裡太多了。這說明人的性情太壞了,不可救藥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不要定規神的所有所是》

「對神新的作工總是抱著敵對的態度,從來沒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從來沒有甘心的順服與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別人工作的人。對自己原有的寶貝從來不捨棄,而是作為傳家寶來供拜,來給別人講,以此來教訓那些崇拜他的糊塗蟲。……他們把講『道』(理)作為自己的最高職責,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們都在厲行著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沒有人敢碰他們,也沒有一個人敢公開指責他們,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橫行霸道於每個時代之中。這幫惡魔企圖聯起手來拆毀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讓這樣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

「……有許多老宗教家將神活活地釘在十字架上……這些人雖然經歷淺薄,但又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的工作,忽視聖靈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舊道理來『印證』聖靈的工作,還裝模作樣,滿以為自己學識淵博,可以橫貫世界內外,豈不知道這樣的人都是被聖靈厭棄的人,都是被新時代淘汰的人嗎?到神面前公開抵擋神的人不都是賣弄自己風騷的那些知識短淺的小人嗎?僅有的一點聖經知識就想縱橫天下『學術界』,僅有的一點淺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來扭轉聖靈工作,企圖按著他大腦的運行軌跡來轉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風采,這樣的人還有什麼理智可言?……遇到聖靈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對待而是信口開河、隨意評價,任著自己的性子否認聖靈工作的正確性,而且還辱罵或褻瀆,這樣輕慢的人不都是對聖靈工作不認識而且又天生驕縱的狂妄之徒嗎?就這樣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聖靈新的作工也不會得著神的寬容,他不僅不把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裡,而且還褻瀆神自己,這樣的亡命徒今生來世都不會得著赦免的,永遠是地獄中滅亡的對象!這些輕慢放縱的人又都是打著信神招牌的人,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觸犯神的行政,那些天性放蕩、從不服人的狂徒不都是走這樣的路嗎?不都是這樣日復一日地抵擋著常新不舊的神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狂的一個表現就是悖逆神,悖逆神之後呢,就能搞獨立王國,就能搞自己的一套,就能把人拉到自己手裡,拉到自己懷裡。人能做出這事來,人這個狂這個實質已經就是天使長了,已經決定了人就是天使長,該把神放在一邊了,你有這個性情,裡面就沒神了。

為什麼挺多宗派帶領咱們三番五次傳,怎麼說都不行呢?他那個狂已經成性了,沒有神了!有些人說:『那個人帶領的那夥人中間有神哪,這人真要神哪!』他能讓人信他,他心裡有神嗎?沒神吧?他能讓人跟隨他、高舉他,他能把人壟斷,不讓人到別處尋求神、尋求真理,他能認為自己說的有真理,他已經把自己看成什麼了?看成神了。所以說他這個狂啊,就這個狂,他就做出背叛的事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狂妄本性是人抵擋神的根源》

「在地上被神使用的人,作一段工之後就站在神那個角度上了,說:我要超越全宇!我要站在三層天上!我們要作王掌權!作了幾天工作之後便狂起來了,在地上就要作王掌權,就要另立國家,還要腳踏萬有,還要站在三層天上,豈不知你僅是被使用的一個人,怎麼能上三層天呢?……而在宗教裡那些牧師給別人醫病趕鬼,而且站在高台上教訓人,高談闊論,不講實際,那些人是地地道道的狂徒!是天使長的後裔!」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卻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並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道,你們說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說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並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並未見過彌賽亞,並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問你們:你們對耶穌沒有絲毫的了解,那麼你們是不是極容易重犯當初法利賽人的錯誤呢?你會分辨什麼是真理的道嗎?你真會保證你自己不會抵擋基督嗎?你會隨從聖靈的作工嗎?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抵擋基督,那我說你已是在死亡的邊緣中生活了。不認識彌賽亞的人都能做出抵擋耶穌、棄絕耶穌、毀謗耶穌的事來,不了解耶穌的人都能做出棄絕耶穌、辱罵耶穌的事來,而且更能將耶穌的再來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將會給重返肉身的耶穌定罪,你們不感覺害怕嗎?你們面臨的將是褻瀆聖靈、撕毀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唾棄耶穌口中所發表的言語。你們如此的昏沉又能從耶穌得著什麼呢?你們如此執迷不悟怎麼能明白耶穌駕著白雲重返肉身的工作呢?我告訴你們,那些不領受真理卻一味地等待耶穌駕著『白雲朵朵』降臨的人定規是褻瀆聖靈的人,這些人定規是滅亡的種族。你們只想得著從耶穌來的恩典,只想享受天堂的福樂境地,卻從來不聽從耶穌口中的言語,從來不領受耶穌重返肉身時所發表的真理。你們拿什麼來交換耶穌駕著白雲重歸的事實呢?是你們屢次犯罪卻又口頭認罪的誠心嗎?你們拿什麼來獻給駕著白雲重歸的耶穌作祭物呢?是你們高舉自己的多年作工的資本嗎?你們拿什麼來讓重歸的耶穌信任你們呢?是你們那不順服任何真理的狂妄的本性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有幾個尋求真理、隨從正義?都是豬狗一般的畜生帶著一群臭蒼蠅在糞堆裡搖頭晃腦、興妖作怪,自以為自己的『閻王爺』是最大的『王』,豈不知自己是臭蒼蠅一個?而自己卻倚仗著豬狗爹娘污衊神的存在,渺小的蒼蠅認為自己的爹娘大如齒鯨,豈不知自己太小而爹娘卻是比自己大幾億倍的骯髒的豬狗?不知自身的卑賤卻仰賴著豬狗身上的『腐臭之氣』到處橫行,妄想繁殖後代,不知羞恥!掛著綠色的翅膀(指打著信神的旗號)便自以為了不起,到處炫耀自己的美麗、漂亮,將自身的污穢都偷偷地甩在了人的身上,而且還洋洋自得,似乎用自己一雙掛著五彩的翅膀來掩蓋自身的污穢,從而逼迫真神的存在(指宗教界的內幕)。人哪裡知道,蒼蠅的翅膀縱然美麗迷人,但它畢竟是一個滿腹骯髒、滿身毒菌的小小的蒼蠅,倚仗著豬狗爹娘橫行於世(指逼迫神的宗教界的官員倚仗國家的大力支持而背叛真神、背叛真理),猖狂已極,似乎猶太法利賽人的幽魂又隨著神遷回了大紅龍國家,遷回了它的老巢,開始了又一次的逼迫工作,接續它幾千年的工作,這夥敗類,終歸得滅亡於地!似乎幾千年後的污鬼更加『老奸巨猾』,總想暗自破壞神的工作,詭計多端,要將幾千年前的悲劇重新『上映』在它的故國,逼得神幾乎要高呼出聲來,恨不得返回三層天將其滅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