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第七十三篇 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認識自己不容易,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敗壞實質更不容易。人認識不了自己的敗壞性情,不知道人的敗壞實質是什麼,那人知不知道人與神之間的關係怎樣?人在神面前的分量是什麼?神到底喜不喜歡人?人知不知道?(不知道。)肯定不知道啊?那肯定不知道,為什麼多數人信得挺樂呵,自我感覺良好啊?那你們不知道,你們盡本分的方向是什麼?認識自己不容易,認識自己的實際身量,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認識自己在神面前到底是個什麼位置、什麼檔次,這個更不容易,是吧?那人這些年信神都得什麼了呢?得沒得著真理呀?走沒走上蒙拯救的路啊?信神以後吃喝神的話,過上教會生活,盡上本分,這就算與神有關了嗎?(不算。)那人怎樣才能與神有關呢?人做到什麼,人走上怎樣的道路,人的追求是什麼,人站什麼位置,才能與造物主有關呢?知不知道?又難住了,沒接觸過這話題,是吧?(是。)怎麼一涉及真理人就矇呢?你們平時搞文字工作,文字工作涉及很多內容、很多項目,詩歌、文章、講道交通,這個涉及很多內容,你們這些都不知道,那你們怎麼改的?改起來是不是挺吃力的?有時候就詞窮了,怎麼挖也挖不出來,在所有的屬靈語言當中找啊,翻哪,「哎呀,都用過了,再用就重複了,這可怎麼辦哪?」常常碰到這樣的情況,是不是?(是。)更麻煩的是什麼呢?話是添上了,文法也對了,就是不知道放在這兒合不合適,是字句道理呀,還是真理實際呀?放在這兒合不合理?是不是這裡需要的?這句話加上能不能給人帶來什麼弊病?或者是能不能起到作用啊?不知道,測度不出來。這是不是問題?(是。)臨到這些事你們怎麼解決的?大多數時候都是「先這麼補上吧,過後再說,慢慢經歷經歷就有了,現在只有這麼多」,是不是這麼解決的?(是。)那這麼解決起來,心裡是不是覺得很不痛快,很尷尬呀?(是。)信神遇到難處了,是吧?不盡這個本分還沒什麼難處,一盡這本分哪,盡難處,這些難處怎麼造成的呢?是因為本分難度太大?還是沒認真對待託付呢?還是真理的字句裝備得不充足?(沒有真理實際。)沒有真理實際是怎麼造成的呢?難道人沒追求嗎?沒追求的人舉舉手。沒有真理實際,剛才怎麼說的?(沒有真理實際是怎麼造成的?難道人沒追求嗎?)問的是這話,是吧?(是。)我說話是不是很難懂啊?還是這個節奏快你們跟不上啊?(能跟上。)有時候我也納悶,我一看你們不反應,我就得問問你們,問問你們到底記沒記住,聽沒聽清,那我才能接著說。你們都沒聽清,我在這兒閉眼睛說,那不屬於瞎說嗎?你看餵人飯的時候,那個節奏根據什麼?(吃的速度。)根據人嚼跟吞嚥的速度。嚥下一口,那口氣上來了,一張嘴,什麼意思?就是這口完了,再餵一口,這就是速度,是吧?餵的人得掌握這個節奏。要超過這個節奏,那吃的人會怎麼樣呢?(噎著。)噎倒不至於噎死,他快噎的時候,那個餵的人也能看出來,就不餵了,就是吃得不痛快,這個節奏沒協調好。那現在我這個節奏你們感覺怎麼樣?(我們能聽明白,也能跟上。)你們總發矇、總遲鈍怎麼回事啊?你們看是不是那麼回事,就是平時啊,你們從來不知道揣摩這些細節,不知道在一起禱讀、交通、尋求這些細節,信神常講的這些屬靈術語、說法,字面上或者是口頭上常講的這些說法常在嘴裡叨咕,但是呢,並不求真,不回到靈裡靜下來,說「這個是什麼意思?落實到實處的時候怎麼對號啊?怎麼兌現哪?怎麼把它變成現實,變成自己的實際呢?」不讓它停留在道理上,不讓它停留在理論上,讓它變成人生活中的一部分,行路的方向。你就琢磨了,「變成生活的一部分那怎麼做呀?那得有哪些表現哪?」這一琢磨,有很多細節就出來了。但是你們呢,平時總也不琢磨這些細節。一不琢磨這些細節,多數口頭上常講的真理,就停留在字面意義上,字面理解上了;這一停留在字面理解上,接下來的,在人身上能看到什麼?就是人常常傳講這些理論、說法、術語,但是在人的實行當中,在人生活當中運用的時候,看不到這些術語、說法的實際流露、活出的那一面,這是不是成問題了?

這樣你們就面臨一個很大的問題,什麼問題呢?信神信到一定程度,如果沒有人指引你們,沒有人扶持你們,沒有人給你們引路,你們信信就覺得什麼呢?「信神也就這樣了,就把這些常講的屬靈術語呀,說法啊,論調啊,掌握了,記住了就行了,信神就得著了,就明白真理了,大概也就滿足神了吧。」人一有這樣的情形,一陷入這樣的情形,一走到這個程度,會出現哪些事呢?人的敗壞性情方面會有哪些流露呢?狂妄性情會不會解決?擺資格,倚老賣老,講老資格,會不會有這樣的情形?會不會攀比誰信神年頭多少?會不會講誰地位高低,誰曾盡過什麼本分?誰跟上面接觸過,誰給上面辦過事,誰跟上面打過交道,會不會就比這些外面的事了?比如說,你們盡過文字組的本分,經常盡這樣的本分,在生命進入上沒有長進,沒有任何的突破,所明白的道理就那些,多長時間也沒有一點真理實際的認識,那你們會怎麼想呢?你們會做哪些事呢?知不知道?你們會有哪些敗壞性情的流露?(狂妄自大。)狂妄自大是變本加厲了,還是原封未動啊?(變本加厲。)為什麼能變本加厲呢?(覺得自己有資本了。)有資格了,是吧?這個資格的大小根據什麼呀?資格的大小是不是就根據盡這個本分的年頭多少?再一個,盡這個本分自己總結的經驗多少,是不是就根據這個了?慢慢你們會不會論資排輩啊?(會。)為什麼會走這條路呢?說張三姊妹,她信神年頭多,盡這個本分是最早的老人,她應該最有資格說話;李四弟兄呢,他是最後來的,他雖然有點素質,但是盡這個本分經驗不足,信神年頭也短,他是最沒有資格說話發言的。然後最有資格發言的人呢,感覺怎樣?「妥了,既然我有這個資格了,那我盡本分就合格了,也沒什麼要往上追求的了,也沒什麼該進入的了,本分盡好了,工作作得也差不多了,應該神也滿意了。」這是進入真理實際的表現嗎?(不是。)那這是什麼呀?你看人沒有資本的時候,人還知道小心謹慎,別做錯事,有點資本就端起來了,一端起來,這就面臨個問題。面臨個什麼問題呢?知不知道?(狂妄自是,目中無人,目中無神。)一端起來就麻煩了,這是肯定的。人這一端著,一論資排輩,一覺著自己有資本了,這個時候人與神之間的關係是什麼?人與神之間有沒有關係了?(沒有了。)沒關係了,很危險。沒關係了,把神擺一邊了。人自己私下裡成立了團體,獨立的團體,獨立的團隊,把盡本分的場所變成了人搞獨立王國的場地,把人事奉神、敬拜神的場所變成什麼了呢?變成人的團夥啦!變成了人的團夥,那這裡還有沒有真實的敬拜?(沒有。)沒有了,有沒有真理生命的進入?(沒有。)這些人是在做什麼呢?是在盡本分嗎?(不是。)那是在搞什麼呢?是不是在搞人的事業呢?是不是在搞人的經營呢?搞人的經營,搞人的事業,那你搞得再好,人心裡都沒有神了,人做事、盡本分不憑著真理了,是不是就都與神無關了?這是不是很可怕的事?在一個人群裡,人是不是最容易走這樣的路?(是。)最容易走這樣的路。

好比說,你們這些人,讓你們選舉,你們選舉出一個組織者,帶領。選舉出來之後,你們要是不服,你們就一個勁兒抗,一個勁兒攪,一個勁兒地不配合,抵觸,然後可以把本分放下。但是,你們如果要服的話呢,你們要是完全服他,最終能不能就跟著這個人走了,完全聽這個人的了?(能。)完全聽這個人的了,那是不是就被這個人拉走了?(是。)被這個人拉走了,那是不是就等於這些人就是以這個人為首的一個團夥了?(是。)以這個人為首的一個團夥是不是在盡本分?是不是在事奉神哪?(不是。)不是在事奉神,不是在盡本分,那這些人還與神有關嗎?(沒有。)沒關了。與神沒關的一夥人是在信神嗎?(不是。)不是在信神的一夥人能不能蒙神拯救呢?(不能。)不能,這事可難辦了,是吧?這事難辦了。就說人無論在哪兒盡本分,是兩個人也好,十個人也好,二十個人也好,這一群人如果一旦成了一夥在外表似在盡本分,但是事實上是一夥與信神、與神無關的一個團夥,一個團體,那這一夥人是不是就很危險了?他們事事處處不尋求真理,事事處處做事不憑著真理行事,不按著真理原則行事,而是受人的擺佈,受人的操縱,甚至有很多人盡本分從來不禱告,從來不尋求真理原則,只問人,只聽人的,只看人的臉色行事,聽人的指揮棒往哪兒指,指哪兒他就打哪兒。他信神覺得渺茫,覺得很難,他就來個簡單的、易行的,感覺靠人、聽人的這個最現實又容易,那乾脆聽人的吧。事事都問人,事事都聽人的,結果他信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一件事臨到的時候,他來到神的面前問神,尋求神的意思,尋求真理,然後達到明白真理,按著神的心意去做,去行,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歷。這樣的人是不是在信神呢?我就納悶,我說有些人,為什麼一旦把他投入到一群人中間,他就很容易在形式上從信神變成了信人,從跟隨神一下子就變成了跟隨人。我說這人為什麼變得這麼快?信神這麼多年為什麼還能這麼做?信神這麼多年,居然在心裡從來沒有神的地位,從來與神就無關,做事、說話、生活、為人處事,甚至盡本分事奉神,他的所做所行,他所流露出來的一切行為,他的所有表現,甚至他的每一個心思意念與信神無關,那這個人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呢?信神的年頭能不能決定,能不能說明一個人信神有無身量,信神與神之間的關係是否正常?能不能說明這個?(不能。)這個不能,是吧。那我說這些話什麼意思呢?你們琢磨琢磨我說這話什麼意思呢?

人信神在形式上做事,在外表上追求屬靈,這是不是真實的信神?(不是。)那真實的信神到底是什麼?你說就你們現在聽了這麼多真理,你們現在信了這麼多年,跟隨這麼多年,在道理上明白了很多,當然有一部分也不能說是道理,不完全說都是道理,就是有一部分也算是有點真理實際了,但是到完全蒙拯救之前,你們能不能確保自己永遠不會跟隨撒但了,不會跟人走了?你們能不能確保你們就不會走回頭路,像信基督教的人一樣,信神只是一種信仰,而不是真實的信神?你們能不能確保自己不走上那樣的道路?(不敢確保。)那這個問題出在哪兒?你們琢磨琢磨,你們現在這個信法、觀點、情形有哪些是與基督教的人類似的、相仿的,是在同樣一種情形裡?人如果把真理當成規條來守,容不容易走入宗教儀式?(容易。)這種宗教儀式跟基督教有什麼區別?也可能在說法上有所進深,有所超前,有所新,就是進深、深入一些,但是如果變成規條了,變成一種儀式了,這個是不是就變成基督教了?教義新舊有區別,但是如果教義只是一種理論,在人身上只是變成一種儀式,變成一種規條,人同樣都沒有從中得著真理實際,沒有進入真理實際,那這個是不是基督教的信法?這是不是基督教的實質?(是。)那你們盡本分哪一些是與信基督教的人一樣類似的觀點?(守規條,裝備字句道理。)守規條,講字句道理,把真理當成字句道理。還有嗎?(注重作工,不注重生命進入。)光注重出力,不注重得生命,不注重進入真理實際。還有嗎?(注重外表的屬靈,謙卑,順服。)(外表的敬虔,好的行為。)這個你們說了一點兒,我給你總結總結,就是追求外表有好的行為,然後極力地用一種屬靈的外表來包裝自己,做一些使人觀念想像比較贊成的事,這就是追求假屬靈,假冒為善,站在高堂上講字句道理,教導人做好事、行善、做好人、明白真理。還有呢?有沒有做事從來不尋求真理,只憑人意做?(有。)一臨到事就全是人意,把神就放一邊了。還有嗎?(禱告走形式。)禱告走形式,這是什麼呀?這是追求做假屬靈呢,是吧?追求做屬靈人,這是其中一項。講屬靈的道理,講屬靈的對的話,還有偽裝外表屬靈人,假冒屬靈人,說法、作法、流露出來的都是屬靈的外表。但是行事、盡本分從來不尋求真理,從來不按真理原則辦事,也從來不知道真理在講什麼,神的心意是什麼,神要求人的標準是什麼,這些從來不求真,也沒人過問,不過問這些事。

總結總結,統統這些表現,這些情形,這些外表的作法與內裡的情形,就這種信法,你們總結總結,主要是什麼?是不是在敬畏神遠離惡?(不是。)那是什麼?(宗教信仰。)那肯定是宗教信仰,現在不就分析嘛,為什麼說它是宗教信仰呢?你們不明白了,是吧?人信神與追求真理無關,是不是在信神?(不是。)與追求真理無關的人信上多少年,能不能達到真實的敬畏神遠離惡?(不能。)那不能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些人的表現是什麼?這些人能走什麼樣的道路?他們成天都在裝備什麼?都在走什麼樣的道路?是不是成天在裝備字句道理呢?成天用字句道理來武裝自己,來包裝自己,使自己變得更像法利賽人,更屬靈,更像事奉神的人,是不是這樣?(是。)那統統這些作法是什麼?是不是在敬拜神?是不是真實的信神?(不是。)那是在幹什麼呢?(欺騙神,抵擋神。)哎,是在騙神呢,是在走過程呢,是在搞宗教儀式呢,用信神打幌子來搞宗教儀式來欺騙神,達到自己得福的目的,不是在敬拜神。這樣的一幫人,走到最終與教堂裡那些所謂的事奉神的人,所謂的信神的那些跟隨神的人,是不是就沒什麼區別了?

你們看律法時代信神的那些人,文士、法利賽人,與現在的基督教教堂裡那些事奉神的人、跟隨神的人有什麼區別?那麼說吧,信耶和華的人跟信耶穌的人有什麼區別?信的名一樣不一樣?(不一樣。)那信耶和華那些人信的名是誰?(耶和華。)耶和華神。現在的基督教教堂裡那些人信的名是誰?(主耶穌。)信主耶穌。這是不是區別?(是。)那信耶和華那些人他們守什麼?他們的信法是什麼?(守律法和誡命。)守律法和誡命,他們懂不懂聖靈作工?(不懂。)懂不懂犯罪?(懂。)懂得犯罪這事,知道犯罪這個事,是吧!那他們懂不懂背十字架的道路啊?(不懂。)那他們有沒有這樣一個概念,知不知道神是真理、道路、生命?(不知道。)不知道,就是所有信耶穌這些人聽的道他們知不知道?(不知道。)那到了基督教,到了信耶穌這些人,恩典時代這一步的人怎麼看他們?(落後、守舊、沒跟上聖靈作工。)主要是認識他們沒跟上神的步伐。神都已經來了,叫彌賽亞。神說叫彌賽亞,結果來了,神道成肉身叫耶穌基督,他們不接受,他們頑固地對抗,不接受,不承認主耶穌是神道成肉身,他們落後了,被淘汰了,被恩典時代淘汰了。恩典時代所講的好多道他們不知道,救贖、十字架的這些道他們不知道,悔改的道他們不知道,很多他們都不知道,這是不是區別?(是。)那到了恩典時代,恩典時代的人講的是什麼?跟信耶和華的人的不同點是什麼?他們又知道了哪些?首先,他們信的名不是一個名了,但是他們承不承認信耶和華是對的呢?他們承認耶和華神是對的,承認耶和華是神,但是信耶和華那些人承不承認主耶穌基督是神呢?(不承認。)哎,不承認。那信主耶穌基督的人與信耶和華的人又有什麼不同?首先從看聖經上來說,他們看聖經新約、舊約,新舊約都看。然後從信的名上來看呢?從信的名來看,他們不再稱神為耶和華了,而是經常性的主要是稱耶穌基督,是吧?然後實行的是什麼?悔改,認罪,忍耐,謙卑,守誡命,背十字架,走十字架受苦的道路,然後死後進天堂,很多地方已經與信耶和華的人都不一樣了,是吧?也講聖靈作工,講禱告,講聖靈充滿,講聖靈引導,講主與我們同在,人有平安喜樂,是不是不一樣了?(是。)講的完全不一樣了。又說到剛才最早提的那個話題了,他們雖然這兩步信的名各方面不一樣了,但是最終他們在神眼中得了一樣的定論,這是怎麼回事?信耶和華的人在神那兒是怎麼給他們命名的?猶太教。變成一種教派了。那現在信耶穌那些人呢,神怎麼定規他們的?是不是基督教?(是。)猶太教,基督教,在神眼中把他們看成宗教團體。為什麼神會有這麼樣的定規呢?最簡單的一句話我問問你們,凡是神定規的這些教派當中的人,有沒有敬畏神遠離惡的,通行神旨意、遵行神道的人?(沒有。)那你就看清楚了,在神眼中,名義上跟隨神的人,能不能就都是神所承認的信神的人呢?能不能在神眼中都是與神有關的人呢?能不能是神拯救的對象呢?(不是。)那你們有一天能不能淪為神眼中的教派呢?不知道,是吧?淪為教派,這是很不可思議的問題,但是成為一個教派,在神眼中成為教派了,那這些人是不是神拯救的對象呢?是不是神家中的人呢?(不是。)

那現在琢磨琢磨,總結總結吧,這些不是神家中的人,被神認為是教派的,而且是在名義上信真神的人,他們走的是什麼樣的道路?能不能說這些人走的是打著信神的旗號,卻從來不遵守神的道這樣的道路,他們信神卻從來不敬拜神,而是棄絕神這樣的道路?就是他們走的是信神卻不遵行神的道、卻棄絕神的道路,他們信神卻敬拜撒但、敬拜魔鬼、搞人的經營、搞人的獨立王國這樣的道路,這是不是實質?(是。)這樣的一類人與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有沒有關係?(沒有。)你們怎麼知道的?人信神不管有多少人,人的信法一旦被神定規為教派、團體,那在神那兒就定規了,這些人已經不能蒙拯救了。為什麼這樣說呢?一個沒有神作工,一個沒有神引導,一個根本就不是敬拜神的團夥、人群,這些人敬拜的是誰?跟隨的是誰?他們外表跟隨的是人,實質上跟隨的是誰?(撒但。)儀式上、名義上可能跟隨了一個人,他們心裡也承認神,但是事實上他們是在人的操縱之下,是在人的擺佈之下,是在人的掌控之下,他們跟隨的是撒但,跟隨的是魔鬼,跟隨的是神的敵勢力,是神的仇敵,這樣的一幫人神能不能拯救?(不能。)為什麼不能拯救呢?這些人能不能悔改呢?這些人不能悔改。他們打著信神的旗號,搞人的事業,搞人的經營,與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背道而馳,最後的結局就是遭神厭棄,神不可能拯救這些人,這些人也不可能悔改,他們已經被撒但擄去了,完全交給撒但了。

你看人信神在乎你信多少年頭嗎?信神能不能蒙神稱許在乎你信神多少年頭嗎?在乎你守什麼樣的儀式、守哪些規條嗎?在不在乎這些?(不在乎。)神看不看人的作法啊?(不看。)那神看不看這夥人的多少啊?(不看。)那神看什麼呀?神揀選了一部分人,這一部分人能不能蒙拯救,神要不要拯救這些人根據什麼?(根據人所走的道路。)哎,根據這些人走什麼樣的道路。恩典時代的道,人所明白的真理,神所告訴人的真理雖然沒有現在多,沒有現在這麼具體,但是那個時候神照樣能成全人,照樣有人能蒙拯救。那這個時代的人,人聽了這麼多真理,也明白了神的心意,人如果不能遵行神的道,不能走上蒙拯救的道路,最終的結局會是什麼?最終的結局與基督教、猶太教的人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區別,這是神的公義性情!你無論聽多少道,你明白了多少真理,你最終還能跟人走,跟撒但走,最終也不能達到遵行神的道,不能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樣的人類是要被神厭棄的。被神厭棄的這些人,在外表來看會講很多字句道理,明白了很多真理,但是呢,就是不能敬拜神,就是不能敬畏神遠離惡,就是不能完全順服神,這樣的一幫人在神眼中被定為教派、人的團體、人的團夥、撒但的寄居地,統稱撒但團夥,就被神徹底厭憎了。

那你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做什麼?你們的當務之急是不是把手中的活兒幹好?(不是。)你們現在的當務之急,盡本分不能耽誤,爭取儘快地,短時間內走上蒙拯救的道路,別被神撇棄了,這可不得了啊!一旦神要定規一個人,說這個人從來不遵行我的道,絕對不會敬畏神遠離惡,當神定意要棄絕你的時候,神就不再責備你,不再管教你,不再對付修理你,不再審判刑罰你,就把你徹底放棄了。那時候你的感覺特別好,很輕鬆,沒有人管你了,你自由了。你敬拜撒但,沒有責備;盡本分不忠心,攪擾打岔,盡個人慾望,沒有責備,沒有管教;甚至你心裡對神有觀念,沒有責備,沒有管教;甚至你對於對付修理有反抗,有抵觸,甚至背後論斷、拆台、拉攏人也沒有責備、管教。這是不是就很好了?(不是。)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信號呢?這是不是一個好的信號啊?沒人管了,沒人問了,也沒人對付修理你了,神也不責備你了,你的一切都挺如意的,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了,這是不是一個好的信號啊?(不好。)這很顯然不是一個好的信號啊!當神要放棄你的時候,你就不再有責備了,不再感覺到管教,也不再感覺到有審判刑罰。神對一個人的放棄意味著什麼,知不知道?神對一個人的放棄,先是讓人感覺到沒有責備,每天都心花怒放,隨便放縱,隨便墮落,為所欲為,隨心所欲,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怎麼放蕩都沒有責備,也沒有管教,更沒有不踏實、不平安的感覺。人離開了神的責備、管教,接下來,人會走上怎樣的道路?你們想像一下。先說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壞事。)這就要壞事了!壞事了,接著人會怎樣呢?(人就會越來越墮落,放蕩。)人就開始墮落,放蕩,放縱,該幹壞事了,麻煩了,是吧?你看有的人成天活得挺滋潤的,有些有真理實際的人、敬畏神的人一看,「哎呀,這傢伙要危險哪,要出事了,一看他那個德性不是好事,這是神不要了,這人怎麼這樣了呢?神不要了,神離棄了,他自己還不知道呢!」你看宗教界幹的那些壞事,你們聽的多不多?哪個人都聽說一些,那些人除了大的懲罰以外,平時你看他們有管教嗎?有沒有責備?(沒有。)從這事上看沒看見神的心意?看沒看見神的態度?(看到了。)你們如果走到那個份上,那你們是不是就跟他們一樣了?(是。)這是肯定的。

那現在的當務之急,人應該怎樣做才不能淪落到那個地步?(追求真理,把本分盡好。)除了盡好自己的本分之外,人得常常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對你的管教、對你的引導。這段時間咱們常常講的主要的話題是什麼?是不是講順服的功課?(是。)這個是很重要的。能夠順服神所給你擺設的一切環境、擺設的一切人事物,得常常禱告,戰戰兢兢地在神面前,小心謹慎地做自己該做的事,得小心謹慎地活在神面前,常常安靜在神面前,別放縱,別放蕩。最起碼的,臨到事先安靜,安靜幹什麼呢?(禱告,尋求。)安靜下來之後趕緊禱告啊!禱告,等候,尋求,達到明白神的心意。這是不是敬畏神的態度?這是不是敬畏神的好的情形、好的開端呢?(是。)你有這樣的心,你有這樣的配合,有這樣的實行,你就能蒙保守,不遇見試探,不得罪神,不做打岔神經營工作的事,也不至於招得讓神厭憎。你有這樣的實行,常常活在這樣的情形裡,常常在這樣的情形裡安靜在神面前,來到神面前,你才能不知不覺地遠離了試探,遠離了惡事,是不是這樣?(是。)有些惡你要是沒有敬畏神的心,或者是你的心不在神面前,那個惡你就能作出來,因為你有敗壞性情,你掌控不了自己的敗壞性情,你就能作出來;你一旦作出來,形成打岔攪擾,那這個後果是不是很嚴重啊?輕了是對付修理,嚴重了呢?嚴重了就被神厭棄了,在形式上有可能就被開除了。但是你有順服神的心,你的心能常常安靜在神面前,讓你的心對神有敬畏,有懼怕,你是不是就能遠離挺多惡事了呢?你對神有敬畏,說「哎呀,這事我懼怕神,我怕得罪神,我怕打岔神的工作讓神厭憎」,這是不是一種態度啊?這是不是一種情形啊?你這個懼怕是因為什麼產生的?(敬畏神。)哎,因為敬畏神的心而產生了懼怕。產生了懼怕,你是不是看著惡事你就遠離了?你就躲開了,是吧?這樣你是不是就蒙了保守了?(是。)這樣就蒙了保守了。那人如果是沒有這個心呢?沒有懼怕神的心,人能不能敬畏神?(不能。)人不能敬畏神,人不怕神,人是不是就膽大了?(是。)人膽大了還能受約束嗎?(不能。)人不能受約束,那腦袋一熱,想幹什麼是不是就幹什麼了?(是。)人想幹那個事有沒有好事啊?(沒有。)人憑著己意,憑著熱心,憑著天然、敗壞性情做出那個事都是什麼事啊?(惡事。)那都是惡事,在神眼中看都是惡事。所以說,現在看清楚沒有,人有一顆懼怕神的心就能達到敬畏神。人能敬畏神,就是心裡有神。能敬畏神,人是不是就能遠離惡了?(是。)那遠離惡容不容易?

好比說,有一個人說:「信神哪,可真不容易,還得盡本分,還得受苦付代價。」你一聽這話什麼感覺?這是好話還是壞話呀?(壞話。)你要是沒有敬畏神的心,你會怎麼說?你就會說:「可不是咋的,我那孩子五六年沒見了,這要是真沒得著神還真冤哪!」這話一出口,大夥聽聽吧,分析分析吧,這話裡有沒有敬畏神的心哪?這話裡有沒有敬畏神的成分哪?(沒有。)這是幹什麼呢?這是在抵觸呢!倆人嘮上知心嗑了,這一嘮不要緊,還找著共同語言了呢!沒有敬畏神的心說出這樣的話來,這個表現是什麼?這是不是在抵觸神、埋怨神呢?不相信神,不相信神的公義,是吧?那你們看看,人沒有懼怕神的心,不能達到敬畏神,遠離惡容不容易?(不容易。)達不到遠離惡,是吧?就一秒鐘到五秒鐘的工夫,那個人說了幾句話,說那幾句話能花多長時間?不到一分鐘。那話說完之後還沒停一秒,他那兒馬上接過來了,「可不是咋的。」這叫遠離惡嗎?你看這是幾個字?「可不是咋的。」(五個字。)五個字,就讓你做出惡事來了,不但不能遠離惡,你還行了惡了,這是最小的惡。人的敗壞性情就這麼可怕,就這麼可怕!你們看清楚了嗎?沒有敬畏神的心,你看,敗壞性情裡自然流露出來的東西,人背後所說的、人前能說的那些話就全是惡。你沒有敬畏神的心,一點小事都能把你的敗壞性情暴露得乾乾淨淨的,就能暴露出你這個人的人格、追求、存心,甚至把你對神的不滿也給暴露出來了,是不是這麼回事?(是。)但是你要是有敬畏神的心呢,剛才那個人說了幾句話,你有敬畏神的心,你懼怕神,你活在神面前,你應該怎麼回答這話?怎麼跟他交通?你的對話應該是哪些?你有敬畏神的心,情形不一樣;那個沒有敬畏神的心的人,有啥說啥,心裡就這麼想,「突」就說出去了,出去之後事就形成了,形成一個事實了。在神眼中,說:「這人不敬畏我,也不遠離惡事,而是看了惡事就前往,看了惡事就與他們同流合污。」那有敬畏神的心的人,應該有怎樣的對話?剛才那個人怎麼說的?你們再學學。(信神可真不容易,還得盡本分,還得受苦付代價。)(「可不是咋的。」)要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能不能第一句就說「可不是咋的」?(不能。)那第一句話應該怎麼說?(應該反駁他:你這不是在發怨言埋怨神嗎?)(你是不信派的觀點,沒有敬畏神的心。)這裡有敬畏神的心嗎?(沒有。)那敬畏神的人第一句話應該怎麼說?你們臨到這事沒話,沒觀點。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是在埋怨神。)不甘心,是吧?不甘心放棄這個福分,但是呢,還想得福,還不願意受苦,不願意付代價,就說「信神真不容易」。他這裡是不是有抱怨的情緒呀?有抱怨的情緒,對神不滿,有怨言,是吧?他認為神對人要求太高,給點福氣,還得讓人付這麼大代價,神不應該這麼作,神對人沒有愛,不是真實的憐憫,神盡折騰人,人換點兒福可真不容易。言外之意是不是這個意思?(是。)那你應該怎麼答對他呀?你應該這麼答,你們看對不對。你說:「咱們受這點苦算什麼呀?你看看神受多大苦,神從天上來到地上受多少苦啊,為咱們人類受多少苦,連生命都獻上了。神受的苦比咱這苦大多了,咱們受這點苦都不算什麼苦。再說咱們該受苦啊,咱們不是為得福嗎?你說神為咱們付代價,卑微隱藏來在人中間那受多少苦啊,人都不配為神受苦啊!」這麼說怎麼樣?這麼說外表是對,從道理上來說沒錯,但是趕不趕勁哪?這裡有沒有見證?(沒有。)沒有見證,這是浮皮潦草的、道理上勸勸,這是勸道,這是道理上勸解,解決不了什麼大問題,皮毛。要想解決問題,你應該怎麼跟他交通?人一聽這樣的話,他裡面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他一尋思,「哎呀,他信神好像不大甘心哪,受苦出來盡本分,好像不大甘心」,但是琢磨琢磨,「不甘心就不甘心嘛,多少人都不甘心呢,關我什麼事啊,他對神埋怨又不是埋怨我,又不涉及我個人的利益。埋怨神,這是他個人跟神之間的關係,他個人處理去吧,跟我什麼關係!」這個好像是人之常情,也沒有什麼錯。但是作為一個有敬畏神之心的人,他臨到這事首先得想:「哎呀,這人信神埋怨神哪,哪是這回事啊,人蒙拯救這是大事啊,人不受點苦能行嗎?再說人受苦是因為什麼呀?還不是因為人有敗壞性情嗎?神讓人受苦,那是好意呀!那是對人有益處啊!對人是成全、是造就,人不受苦人不能達到蒙拯救。這是神的憐憫、神的恩待,這是神對人類的愛,這是拯救啊!他怎麼這麼說話?這麼說話我可不願意了,我得跟他交通交通,不能讓他誤解神,不能讓他埋怨。在我這兒就給他解決了,不能讓他到處散佈去,影響別人。在這事上我得替神說話,我得為神說話,我得讓他把他對神的誤解解除了,讓他對信神有正確的領受,不能讓他誤解神。他這麼誤解神,那神不冤枉嗎?神對人多大的愛、多大的拯救啊,他怎麼還這麼認為!」你一這麼想,這是不是有敬畏神的實際了?敬畏神這事不是僅僅停留在口頭上了,而是升級到有實際了,有實際的表現,有實際的流露,有實際的實行這一面了。你裡面有真理了,在敬畏神這個事上你有真理了,你得著真理了,不是光喊口號了,你能為神作見證了,你能為神站住見證了。那你有這樣的認識,你應該怎麼跟他說呢?說:「神拯救人用心良苦,人有敗壞性情,常常抵擋神,人的本性就是與神為敵的,不是神讓人受苦,人付點代價,撇棄點,花費點,那是為了人自己,不是為神。你受苦是因為你有敗壞性情,你要得真理,所以說,說不好聽的,人受苦活該呀!那不是神加給人的,不是神讓你受苦的。你有悖逆性情你不受苦能行嗎?你不受苦你就得死,你就得滅亡,你就得受懲罰。你說你選哪個吧?神倒不想讓你受苦,但是你不受苦你能順服神嗎?不受苦你能按真理原則辦事嗎?不受苦你能聽神的話嗎?」你說這些話,對方是不是能聽明白一些了?首先,這一番話你們說是不是合神心意?是不是合乎真理?(是。)合乎真理實際,合乎真理。這是不是一個有敬畏神之心的人該做的?(是。)能說出這些話的人是在遠離惡,還是行出的還是惡?(遠離惡。)這就遠離惡了。所以說,人具備了什麼才能讓人遠離惡呢?(有敬畏神的心。)哎,有敬畏神的心才能讓人遠離惡;有敬畏神的心,人才能為神站住見證,才能讓人為神作見證。是不是這樣?(是。)那怎麼能讓人遠離惡?(有敬畏神的心。)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才能遠離惡,這個明白了,是吧?

你們說,那些沒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常常活在什麼情形裡?他們與神之間有關係嗎?(沒有。)那不對呀,人家也每天禱告,也每天讀神話,按時聚會,按量盡本分,怎麼能說人家與神沒關呢?人家不是為了信神,人家能達到這些嗎?能做到這些嗎?又不明白了?(做事不尋求真理就沒有敬畏神的心,所做的與神沒有關係,都是些外表作法。)人信神不是常常活在神面前,人就不能心存敬畏,然後就不能遠離惡,這是連帶的。你的心常常活在神面前,你就有約束,你就能達到在很多事上敬畏神,不做越格的事,不做放蕩的事,不做神所厭憎的事,不說沒理智的話。你接受神鑒察,接受神的管教,就能避免你做很多的惡事,這樣是不是就遠離惡了?(是。)你信神心裡常常處在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到底心裡有沒有神,不知道,你心裡想做什麼,不知道,你不能安靜在神前,臨到事也不能禱告,常常衝動,常常憑己意做,常常暴露天然,暴露自己的狂妄性情,不接受神對你的鑒察,也不接受神對你的管教,你也沒有順服的心。這樣的人心常常是活在撒但面前,被撒但掌控,被敗壞性情控制。所以說,這樣的人對神沒有絲毫的敬畏,根本達不到遠離惡,他就是沒做惡事,心裡想的都是惡,都是與真理無關的,與神的道無關的。那這樣的人是不是就根本與神無關呢?他們雖然說是在神的主宰之下,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到神面前去報過到,從來沒有把神當神待,從來沒有把神當成主宰他的造物主待,從來沒有承認神是他的神、神是他的主,他也從來不打算用心去敬拜神,這樣的人不懂得什麼叫敬畏神,他們把做惡事當成自己的權利,說:「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自己的事歸我自己管,誰也別想說了算。」把做惡事當成自己的權利,把信神就當作一種口頭禪、一種儀式,這是不是不信派呀?(是。)這就是不信派呀!在神心裡稱這些人為什麼?(不信派。)這些人終日所思想的全都是惡,是神家中的敗類,神不承認這樣的人是神家的人。神家的人是什麼人?(敬畏神遠離惡的人。)那不承認神是他的主、是他的主宰的這樣的人是不是神家裡的人?(不是。)不接受神是造物的主、不接受神是真理這一事實,這是不是神家裡的人呢?(不是。)不是神家的人。

你們說,接受神是真理,接受神是他的主,接受神是萬物的主宰,這樣的人他有什麼樣的表現?就是有哪些實行,有哪些情形,有哪些活出?(凡事尋求真理。)這是一方面,還有呢?再說說。(順服神擺設的一切環境、人事物,在這當中去學功課,得真理。)還有呢?(做事不敢抵擋神,不敢得罪神。)(凡事能接受神的鑒察。)這都是表現,還有一個?(心裡有神的地位。)(凡事尊神為大。)這都是空話了,這都是官話了,說說官話就出來了,你們可真行,剛才說的還貼點譜,說說就跑到這上面了。最主要的一個,就是臨到事「我不管明不明白真理,我不管我接下來是不是要尋求真理,首先一條,我有懼怕神的心,我不亂做,我做到敬畏神,首先我做到不得罪神」。人家一看,「哎呀,這人說話不亂說,做事冷靜,這人很安靜,不浮躁,不放蕩,特別安靜,會等候,在心裡與神有故事,有交往,不活在表面,有一顆敬畏神的心。」是不是得有這樣的活出啊?(是。)那有這些活出的人,與神之間的關係是不是掛鉤的呢?(是。)那常常沒有這些活出的人,做事魯莽,性情張狂,不受約束,放蕩,成天嘻嘻哈哈,盡本分不用心,說話隨心所欲,幹什麼都特別躁動,一點都不安靜,說話做事都張牙舞爪,一看像外邦人,那這些流露、表現是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是不是一個活在神面前的人該有的表現與流露呢?(不是。)那有這些表現的人,他裡面的情形是什麼?他心裡有沒有神哪?(沒有。)肯定是沒有了。這樣的人是被神定罪、被神厭憎的。

所以說,今天咱們嘮了一個最大的話題、最重要的話題,與什麼有關?信神要想蒙拯救,你的心不能活在神面前,你與神之間沒有任何的關聯,你與神之間沒有任何的聯繫,你永遠不會蒙拯救的,你的蒙拯救的路就被堵死了,你就是死路一條,你掛個名沒用,明白了吧?(明白了。)你掛名沒用,你會講多少字句道理也沒用,你受多少苦也沒用,你蹦躂多高也沒用,神說「你這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被定成什麼了?(作惡的人。)被定成作惡的人了。你與神無關,神不是你的主宰,神不是你的造物主,神不是你的神,神不是你敬拜的對象,神也不是你跟隨的對象。你跟隨的是撒但,跟隨的是魔鬼,你自己就是你自己的主,這樣的人是最終被淘汰、被厭棄、被神懲罰的對象,神不拯救這樣的人。人接受神作人的主,作人的主宰,接受神是真理,是人道路、生命的來源,人所做所行、所走的道路都與真理有關,與神有關,與順服神有關,與遵行神的道有關,人才能蒙拯救,否則的話都是被定罪的對象。人存僥倖的心理能行嗎?人總抱著自己的觀點能行嗎?總抱著一個渺茫的想像能行嗎?(不行。)別存僥倖心理,沒有第二條路可走,明白了吧?(明白了。)明白了就好。這些東西對人來說重不重要?(重要。)給你們敲個警鐘,是吧?(是。)

剛才說的有沒有不明白的?我跟你說,你們聽了這些道,你無論熱衷什麼都不重要,最終歸根結底能讓你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是正道,這才是正道。你信信信,信得與神無關了,神不是你的主了,神不是你的造物主了,你不接受神主宰你的命運,不順服神所為你擺佈的一切了,你不承認神是真理這一事實了,你的蒙拯救的夢也就破滅了。你要是走上這樣一條道路,那就是一條滅亡的路,明白了吧?你說「我所注重的,我所追求的,我每天所禱告、所祈求的,讓我越來越覺得我應該順服造物的主,神就是我的主,我願意接受、順服神對我的主宰、神對我的擺佈、神給我安排的一切,我越來越能順服,越來越甘心,情形越來越正常,與神的關係越來越近,我對神的愛越來越純潔,對神的奢侈慾望、對神的埋怨誤解越來越少了,我能作的惡越來越少了,越來越能遠離惡了,敬畏神的心越來越真實了」,這意味著什麼?(走上了蒙拯救的路。)這就意味著一個人走上了蒙拯救的道路了。你覺得你追求得挺正當,你追求的路途很好,很高級,但是呢,追求追求,走走走,沒有管教了,神的審判刑罰你看不到,你感覺不到,你也不願意接受神的鑒察了,你想自己做主了,這是不是正道?(不是。)你越走越覺得自己得時時活在神面前,你深怕有一天自己做錯了什麼,一不小心做了得罪神的事,讓你感覺人信神不能離開神,不能離開神的面前,人如果離開了神、神的管教、神的修理、神的審判刑罰,那就等於失去了神的保守看顧。你如果有一天意識到這個了,你就會求:「神哪!求你審判刑罰我,求你責備、管教我,求你時時鑒察我,讓我有敬畏你的心,讓我遠離惡事。」這個道路怎麼樣?是不是正確的道路?(是。)哎,這個道路就對了,根據這個標準你們自己衡量衡量吧。這個好不好衡量?你們現在走上了蒙拯救的道路了嗎?(沒有。)搭邊兒了嗎?(沒有。)還沒搭邊兒呢,那走上蒙拯救的道路容不容易呀?(得靠神帶領。)也得靠神,也得靠人自己。你說聽完這道了,人一聽,「什麼?蒙拯救的道路,我還沒走上去呢?沒走上就沒走上,那有什麼了不起,早晚有一天能走上,不著急。」這觀點怎麼樣?一有這觀點那就夠嗆了,挺難走上去,不容易走上去了。那得有什麼心志能走上這個道路?「哎呀,現在還沒走上蒙拯救的道路,那我挺危險哪!剛才神怎麼說的來著?告訴人要時時活在神面前,那怎麼時時活在神面前哪?得多禱告,心安靜,別浮躁。妥了,從下一秒就開始實行。」這是不是就搭上邊兒了?有些人一聽,「哎呀,這麼簡單哪!」就這麼簡單!聽了就去實行的人是什麼人?是不是好人哪?(是。)這就是好人,這就是喜愛真理的人。聽完之後,頑固不化,麻木不仁,遲鈍,帶搭不理,用輕慢的態度對待,這隻耳朵進,那隻耳朵出,這是不是好人哪?(不是。)不是好人是什麼人哪?是不是渾人、廢物?(是。)人總想求「信神蒙拯救有沒有速成法啊?」我說沒有,然後告訴你們這麼簡單一條路,你們聽完了不實行,這是什麼東西呀?不是東西,是吧?不知好歹了,貴賤不是個物。這樣的人能不能蒙拯救?(不能。)也不能絕對說不能,反正夠嗆,客觀點兒。興許哪天睡醒一覺,琢磨琢磨,「我這也老大不小的了,我這是幹啥呀,一天正業也沒有,神那天說什麼來著?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我現在活哪兒了呢?這也沒活在神面前哪,還打盹做夢呢,趕緊禱告禱告吧!」覺警了,長大了,知道務正業了,你看這也不晚哪。不過也別太晚,等你們七八十歲了,八九十歲了,老得都走不動路了,說話的節奏也變慢了,思維也變慢了,走路也不行了,精力也沒了,才開始追求,把最好的時光都耽誤在不務正業的事上,這就划不來了,歸宿沒了,結局沒了,錯過了最佳蒙拯救時期,追悔莫及呀!

你們現在當務之急該實行的是什麼?信神趕緊與神掛上鉤,聯繫上,來到神面前。你信神都跟神無關,神還承認你是信他的嗎?神不承認你不就麻煩了嗎?你得好好表現,讓神承認你是神家中的人,你是跟隨他的人,人得來到神面前,別剛硬,別悖逆,來到神面前,接受神是你的主,明白了吧?(明白了。)那接下來你們怎麼辦哪?馬上實行,落到實處,這不就妥了嗎?今天交通這一會兒話,說這些事,如果你們覺得重要的話,你們能運用到生活當中去,把他變成你們生活中的全部,那你們就得著了,今天這點兒嗑就沒白嘮。

其實嘮不嘮嗑、見不見面這都不是主要的,關鍵是人心裡得有神,然後做事在心裡得能憑著神話,能尊神為大,所做的一切事得擺在神面前,得與神有關,土話叫什麼呢?你信神你得有個信神的樣,就是你得有信神的實際。見不見面、嘮不嘮嗑,這些道你們不都聽了嗎?人今天得的是神的話、神的道,得的是生命,見不見面那不是小事嗎?我一跟你們見面,還給你們添麻煩,你們一忙活還耽誤盡本分,是吧?你看人不明白真理,不知道什麼叫滿足神,就總好在外面做。我一到哪兒,有端茶的,有遞水的,還有個拿鞋的,這個彆扭啊!我說你們別忙了,你們一忙我心裡都累。不幹哪,非得要忙。我這一看,我一去哪兒給哪兒添麻煩,我可不去了。給人家添麻煩,咱這人心裡過不去。人心都是好的,但是總會做一些出於肉體、出於想像的事,這個就麻煩。你說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人,到哪兒人家把你當女王,當老佛爺,你說我什麼感覺?心裡不痛快呀,不是滋味。人家說:「對你那麼好,你怎麼不是滋味呢?你不是滋味啥呀?人家一般人還享受這個呢!」你說我應不應該享受這個呀?你說我要看著你們做這些不享受,那我應該對你們做哪些事有享受,感覺品著好呢?(能聽神的話,順服神,實行神的話。)你看你們往那兒一坐,我進門了,你們誰也沒當回事,我自己拉一把椅子過來坐了,坐到你們跟前,然後你們就開始交通,一交通,多數人明白真理,還能行出來,有事還尋求。一看這些人情形正常,沒有放蕩,沒有外邦人的習氣,心裡有神,有敬畏神的表現,敬虔,有聖徒體統,你說我心裡是不是就享受啊?(是。)你得明白人這個心理。這個理解,是吧?(是。)你們理解什麼呀?(神要的不是人外表對神多好,神希望看到人都能實行真理,能敬畏神遠離惡。)你看你們聽完道之後明白了,明白神的心意是什麼了,在一個階段以後一看人有變化,這話對人有益處,改變了人的情形,也改變了人的行路方向,人確實有扭轉,我一看,「哎呀,這太好了,這話沒白說,人往心裡去了,沒當耳旁風」,看著你們就有享受。三說兩說你們也不聽,也沒當回事,還是自己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怎麼幹就怎麼幹,你說我看你們是恨哪,還是上火啊?該上火啊,還是該恨哪?那看你們就不是滋味啊!明白了吧?你說的再好聽也沒用,你外表表現再好也沒用,我一看你就不是滋味,一看你就不順眼了,就這麼回事。所以說人實行真理很重要,進入真理實際更重要,明白了吧?今天就到這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