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七十五篇 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

你們現在盡帶領工人的本分哪,都是掛著銜兒的,是吧?有肩章嗎?有沒有肩章?都沒有肩章,是吧?頭上有冠冕沒有?(沒有。)那這銜兒怎麼來的呢?感沒感覺有頭銜的意思?自己覺不覺得肩上有擔子?(有點感覺。)你看那個軍隊穿的軍裝這兒有兩個什麼?(有兩個肩章。)肩章上面呢,有星,是吧!班長是幾個星?(不清楚。)不太知道,是吧?團長呢,幾個星?好像是星越多官越大,是吧?那星有沒有分量?一個星兩個星三個星四個星五個星,它有沒有重量?(有。)在世界上那重量代表什麼?星代表什麼?(代表他的地位,代表他的級別。)代表官銜大小,是吧!以後是不是也得給你們弄個星什麼的戴上?說戴上星那心裡頭就感覺不一樣,感覺有分量,是吧!你看這個敗壞的人哪,他沒地位的時候都喜歡抓權,都喜歡地位,都願意掛著銜兒做點事,說好聽的叫搞事業,說不好聽的呢,叫什麼?說不好聽的叫掛著銜兒搞自己的獨立王國,或者是掛著銜兒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有地位,有銜兒,是好事還是壞事?(壞事。)是壞事?(不追求真理追求地位就容易走錯路,栽倒。)有地位有些人說是好事,有些人說是壞事,那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有地位在人那兒看是好事,是吧?掛著銜兒做事那說話就是不一樣,辦事也不一樣,說話也有風了,也有人聽了,也有跟班的了,也有力度了;但是沒有地位呢,沒人聽,你說得對也沒人聽,說得合乎情理也沒人聽,說得對人有益處也沒人聽。這是怎麼回事啊?這說明什麼?人崇尚地位。就是這個敗壞人類呀,都有野心,都喜歡讓人崇拜,都喜歡站在地位上做事。那站在地位上做事能做好事嗎?能不能做對人有益處的事?(不能。)不一定。為什麼說不一定呢?看你走什麼道路,你怎麼對待這個地位。你走的道路如果說是不追求真理,想籠絡人,想滿足自己的野心,想滿足自己的地位之心、慾望,這是什麼道路啊?(敵基督的道路。)這個敵基督的道路有沒有合真理的地方呢?(沒有。)哪兒不合真理?他為什麼做事?(他為自己的名譽地位做事,搞自己的經營。)為地位做事,就為地位做事。那為地位做事的人有哪些表現呢?有些人說了,總講字句道理的人是為地位做事,總為自己說話的人是為地位做事,從來不見證神的人是為地位做事,從來不講真理實際的人是為地位做事,這話對不對?(對。)那人為什麼能講字句道理?為什麼就不高舉神、不見證神呢?人心裡如果是只有地位,只有自己的慾望,就是滿足自己私慾、存心、動機,人就不可能見證神,也不可能追求真理。那反之呢,他所做的都是什麼?(所做的這些都是惡,是在抵擋神。)他圍繞地位做事,只圍繞地位做事,那人能容易說哪些話,做哪些事?(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說這些話,是吧?常常為自己表功,自己做了哪些事啊,或者是自己如何如何受苦啊,自己如何如何地滿足神啦,自己挨對付之後怎麼忍耐啦,對哪些人怎麼愛護啦,或者是怎麼獻愛心啦,這是為地位做事,是吧?為地位做事的人,他心裡有沒有神的地位?(沒有。)沒有神的地位,這樣的人你說他能追求真理嗎?(不能。)不能追求真理的人有地位了,你們說會走什麼樣的道路?(敵基督的道路。)最終的結果會是什麼呢?(會成為敵基督,被淘汰。)這樣的人知不知道會有這樣的結局呢?(知道。)知道嗎?知道為什麼還那麼做呢?他不知道。你們說那些敵基督,開除的還有隔離的那些人,他知不知道自己最終走到那一步?他認為自己做得很好,很對,從來不省察自己做哪些事是抵擋神的,哪些事是神不喜悅的,哪些事是帶著存心做的,自己走的道路到底是什麼,從來不省察這個。

你們盡帶領工人的本分,你們琢磨不琢磨這樣一個問題,說神給我一個這樣的託付,這是一個特殊的託付,不是一個普通跟隨者盡普通的本分一個託付,就是有一種特殊的責任、特殊的意義,因為你扮演一個特殊的角色?那你們想沒想過,自己心裡琢磨不琢磨,說「我盡這個特殊的本分,我擔這個責任,我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能夠不讓神厭憎,能夠不走到敵基督的道路上去」?你們想沒想過這樣的問題?(剛開始接受這個本分的時候就覺得是神的高抬,應該去追求真理,盡好自己的本分,但是在配合的過程當中,因著自己狂妄的本性,身不由己地又會追求名譽地位,總是想在弟兄姊妹心中有一個好的印象,神就掩面了,靈裡面特別黑暗,反省的時候就看到自己所走的道路不對,意識到之後跟神禱告,然後去吃喝神話,但是這種情形會反覆地出現。)反覆地出現,你感覺到什麼沒有?意識到什麼沒有?(覺得自己很污穢、敗壞,裡面會有一種挫敗感,會難受,難受之後就跟神禱告,背叛、咒詛自己。當自己跟神禱告,能意識到的時候心裡其實是恨惡的,但是就覺得能夠背叛這樣一種情形很難,有些時候會覺得很痛苦。)就是你控制不了你的心思意念,你控制不了它那麼想,這就證明人的敗壞性情有根,有本性。這是本性,它不是一時的心情、一時的情緒,也不是別人加給你的,就是不用人教育,自然就那麼想,自然就要那麼做,這就是本性。現在發現這個本性不容易變,是吧?(是。)所以說,人有這個本性,人一旦有地位就很危險。那難道這就沒有路可行了嗎?就改變不了這個事實了嗎?能不能改變?(能改變。)你說是不是不管什麼人,一旦有地位都得成為敵基督?這個是不是肯定的?(不追求真理就會成為敵基督,追求真理不會成為敵基督。)這就不是肯定的了,是吧!所以說現在看,地位對人來說是好還是壞?能不能說絕對是好或者絕對是壞?(不能。)那最後人走敵基督的道路是地位坑的嗎?(不是。)那是怎麼回事啊?是人不走正道造成的。有好路你不走,你非得往那個歪道上走。這就像人吃飯似的,正常的飯你不吃,說吃這個保養、健康,能維持你正常生存,人不吃,人非得要吃毒品,拿毒品當飯吃,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毒品成癮,把人坑害死了,肉體的性命就斷送在這個上了。這是不是人的選擇?所以有些人說了,「哎呀,可別當帶領啊,可別有地位,一旦有地位人就都沒好啊,連做平信徒的資格都沒有了,機會都沒有了,神不公義呀!一旦做了帶領,在神那兒神就要顯明啊!」這話成不成立?(不成立。)這是什麼話?說輕了,這是對神的誤解;說重了,這是對神的褻瀆。你自己不走正道,不追求真理,不遵行神的道,你自己就走敵基督的道路,結果走上了保羅的道路,最終的結果、下場是不是跟保羅一樣啊?他得了保羅的結果、結局、下場之後呢,還埋怨神,你說這是什麼話?這是不是正宗的敵基督?這是可咒可詛的!人在不明白的時候對神有誤解,不認識神的時候人對神有誤解,說神作的事有些事不合人觀念,然後人有一點小小的情緒或者消極,消極,待命,這個還情有可原。是因為人的敗壞性情,信心太小,身量太小,明白真理太少,說了消極的話,或者說了埋怨的話,這個情有可原,神不記念,只能說是你有過犯。但是人不走正道,專門走抵擋神、背叛神、欺騙神這樣的道路,與神對抗這樣的道路,最後被神咒詛,或者審判,或者刑罰,甚至受到懲罰,有了不好的結局,他說神不公義。除了不認識自己,不省察、反省自己,除了不悔改,反倒還埋怨神,你說這種情況下能不能挽救了?(不能。)不好說,咱現在不能絕對說是不能了,有些人也可能是因為明白真理太少了,人也年輕,閱歷太淺,經歷世事太少,臨到這類事就這麼跌倒了。但是,如果他有真實的悔改,像尼尼微人一樣,棄掉手中的惡,不再行以前的道路了,你說是不是還能蒙拯救啊?(是。)還是可以有機會。有機會是在什麼基礎條件下呀?(真實的悔改。)哎,有真實的悔改,追求真理。

剛才說到哪兒了?說到地位,是吧?地位這個事,「地位」這兩個字、這個銜兒本身對人來說,它既不是試煉,也不是試探,對人不是壞處,它僅僅是個名,是一個名詞。那人接受過來這個名詞、這個官銜之後,你如果把它當成本分,當成你的本分,這是個正面的道路、正面追求的方向。當成本分,當成正面追求的方向,那人得有哪些表現?(他會有責任感,有負擔。)別說空話,往實際實行上說,往真理實際上說,你積極方面得有哪些追求?你得有路啊!你沒路,前面都是坑。這也有路,你就看不到這是路,你總往坑裡走,你不就要摔跟頭嗎?你們摔沒摔過跟頭?受沒受到過管教?(受到過。)一擔上銜兒了,妥了,有地位了,走路就飛起來了。人家說:「你飛呢?沒長翅膀咋就飛起來了呢?」「我有地位了,不一樣了!」就琢磨自己該怎麼走路,該怎麼跟人說話,該使用哪些眼神,該有哪些表情,該包裝自己了,這是不是正道?(不是。)不是正道。有些人說「我整個髮型吧!整個職業女性的髮型吧!出去趕緊看看,看看人家那些職業女性,比如說某某名人、企業家,她啥髮型我也弄一個,她戴什麼眼鏡我也弄一副」,向職業女性這個方向發展,走這條道路,這是不是正面的?(不是。)這是什麼?(外面的行為。)這看似是外表,但是人一種心裡的追求。是不是正道?(不是正道。)那有些人說了:「我得弄點有牌子的衣服,比如說職業女性穿的,西服領,或者是比較廣播員那一級的、主持人那一級的都穿啥呢,弄點兒。不是名牌,但是樣兒也差不多呀,也得弄點兒。看看人家的談吐舉止都有哪些氣質,我也得模仿模仿。」這是不是正道?(不是。)這也不是正道。那什麼是正道呢?(追求真理。)現在可能明顯的外表的包裝這些你們自己能分辨,但是能不能拒絕呢?能不能抵禦呢?(意識到的時候能夠背叛。)現在就有這個能背叛的身量,停止在這兒,是吧?有意念的時候能分辨,有這個身量了,然後看到這樣的人呢,也知道那個不是你追求的目標,不是你追求的方向,如果自己有想追求的意識或者是動機的時候自己能收斂,能收回來,不至於那麼瘋狂地像追星那些人去追,是吧?能達到幾層了?(兩層。)兩層,能達到背叛這一級了,這是你自己從主觀上來說自己能意識到了,能背叛了,周圍沒有任何試探的情況下你可以背叛。

現在你們手下有多少人?你們可以安置、你們可以帶領的有多少人?(一千多人。)你們倆是一千多人的銜兒,其他人也都有,是吧?這些人如果是不圍著你們轉的時候,你們可以免去這些試探。但是有一部分人,比如說跟班族,跟著你們,圍著你們轉的時候,能伺候你的吃,能伺候你的穿,能伺候你的生活,甚至你心思裡想要的他馬上就能滿足你,就是連替你提鞋的人都有了,這個時候你自己心裡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對地位是不是有一個新的認識、新的感覺?這個時候還能背叛嗎?周圍有很多人跟著,圍著,簇擁著你,你像明星似的,你像太陽似的,都圍著你轉,圍著你轉的時候,你怎麼對待地位?潛意識裡的東西,就是你心思意念裡的東西,喜歡地位,享受地位,貪戀地位,甚至迷戀地位,這樣的心思你自己能不能省察出來?能不能意識到?(覺得高興。)高興了。那兩層呢?(沒了。)沒了吧?那你們一開始在意識裡能意識到,還有第二層能達到背叛,在那個時候能不能起到作用?起不到作用了。為什麼呀?(試探太大了。)(就開始享受那種東西。)開始享受了。那在那個情況下,在那個時候還能不能背叛呢?(不會有意識去背叛。)不會有意識背叛了,而是樂在其中了,「你瞅瞅,信神沒白信,信到現在有成果了。怎麼樣?周圍這些人,我領的!周圍這些人,我澆灌的!這些人現在對我服服帖帖的。我一說讓往東,沒有人往西;我一說讓禱告,沒有人敢唱歌;我一說讓跳舞,沒有人敢吃飯。你看怎麼樣?這叫成果!」開始享受了吧?這時候地位對你來說是什麼?(毒藥。)對你來說是毒藥了,是毒品了。是毒藥、是毒品這也不怕,正是在這種情況下,需要你有真實的追求。怎麼追求呢?那肯定有一些相應的實行法。你看往往人掛個銜兒,沒有任何成果的時候,你說:「我不享受地位,不享受地位給我帶來的一切。」你沒有你享受啥呀?這不算你的實際身量,是吧?你以為你現在能意識了,然後能背叛了,你就有信心了?你就追求真理了?這是假象,那個意識、那個背叛僅僅是人的良心和人最起碼具備的理性達到的,提示你讓你別這麼做,是吧!良心標準,還有你信神以後有那麼一丁點兒的理性,幫助你或者促使你不走錯路。這是在什麼背景下呢?人的地位還沒有紮穩腳根呢,還沒有根深蒂固呢,是吧?地位對你來說沒有成為你的根基的時候,你還能有那麼點兒意識,良心呀,理性啊,或者你正常人的這個道德概念哪,廉恥啊,對你來說還能形成約束,讓你意識到「這個不好,這是地位,這不是正道,這是享受地位呢,這是抵擋神,神不喜悅,不合真理」,然後有意識地背叛,不想,不去做,不去享受這個。對你來說,你還沒有成果或是沒有功勞的時候,你能達到背叛。但當你有功勞的時候,你的廉恥,你的良心,還有你的理性,還有你的道德概念,你對神僅有的那麼一丁點兒的良心標準,談不上是敬畏,僅有的那一點信心就不起作用了。所以說,你現在的意識跟你現在的背叛是不是真理的實際?(不是。)很顯然不是,這個太清楚了,你現在這個不是真理的實際。既然不是真理的實際,那你現在能達到的,可不可以說是人的良心與人的廉恥感還有人正常人性具備的理性約束出來的?(是。)那你們現在有沒有生命呢?有沒有神話作實際的生命?(沒有。)人在這個身量上有了地位,有了官銜,就在這樣的身量下是不是就把握、保險了?就不能走敵基督的道路了?(不把握。)(是最危險的時候。)哎,是最危險的時候,把握度是多少?(零。)不是負的就不錯了,是零,是吧!

那你們說盡這個本分危不危險哪?(危險。)危險那你們還盡不盡了?(盡。)盡,這是人的決心、人的心志,這是正面事物,但是這個正面事物怎麼才能得到完善呢?憑著人的好心,憑著人的意志,憑著人的願望、理想,能不能成全你這個心志呢?能不能成全你這個願望呢?(不能。)不能,那你們就琢磨吧,什麼才能把你的願望,把你的理想,把你的心志變成現實?(追求真理。)「追求真理」這個已經成口頭禪了。「追求真理」現在這麼說這是一句空話了,別再這麼說了,這成口頭歌了,你們再總說「追求真理」「不實行真理」「沒真理」,這都成字句道理了。好話到你們嘴裡這麼一說,它變成道理,變成讓人噁心的詞彙了,咱說點實在的。人現在這個身量,現在具備的這個情形,現在具備的身量、人的實際情況,遠遠不能讓人在盡這個本分的時候不遭到神的厭憎,不讓神棄絕,不讓神厭棄,遠遠不能達到這個。就你們現在這個身量盡這個本分,那難道有地位就危險嗎,沒地位就不危險嗎?是不是只要盡本分就危險,不盡本分就不危險?(不是。)不是,就是你只要是在這個身量,你沒有神話作實際的生命,作你生存的根基,你就一直在危險的邊緣,一直處在危險中。那怎麼做,走什麼樣的道路才能脫離這個危險,才能走上正道?你們想沒想過?(想過。)光想,能不能變成現實?光想,有些願望,或者是自己制定了一些規條、規矩,甚至自己把它變成自己的行政來約束自己,管不管點兒事?(管一點點。)它管點兒事,短期內是管點兒事,但是時間長了還是不好說。那怎麼辦哪?有沒有路啊?(有路。)什麼路?有人說:「追求真理,這是最好的路。」「追求真理」這話是不錯,但是追求真理是標題,下面應該有很多細節,分不同的人,分不同的本分。

咱們細說啊,現在對你們來說,你們盡這個本分特殊,特殊性在哪兒呢?(就是身上有一些責任。)責任這是一方面,責任這個都意識到了,但這個責任怎麼能盡好呢?先從哪兒入手,知不知道?把這個責任盡好啊,其實也就是把本分盡好。「責任」這個詞有點特殊,其實歸根結底還是本分。對你們來說,能把自己的本分盡好,這個很不容易,因為前面有很多攔阻你盡這個本分的東西。比如說,你們最難突破的地位這一關,如果說你沒有這個地位,你做一個普通的信徒,也可能沒有這個背景,就容易一些,就正常生命進入就行,跟普通人一樣正常生命進入,每天靈生活,然後吃喝神話,追求真理,就那幾步簡單的,把本分盡好了就行了。有地位這一關呢,得先在「地位」這兩個字、這個事上突破,過了這一關。怎麼能過這一關呢?不容易過,是吧?因為人這個敗壞性情啊,在人裡面是根深蒂固地扎根,人憑它活著,你時時地,小心謹慎地對待這個事,你說會不會影響盡本分?(會。)哎,會影響盡本分。所以說在這個事上你們自己就得想辦法,想辦法做一些事,或者是避免開一些環境,有意識地避免開一些環境,就是有意識躲開一些試探。

好比說,三五個人在一起,其他人都是普通弟兄姊妹,只有你是帶領,那對這其他的三五個人來說,對其他的人來說,你是不是就比他們高一等了?(是。)敗壞的人類都會這麼做,你比他高一等。你比他高一等,就是在人眼中看,那在你眼中怎麼看呢?(跟弟兄姊妹是一樣的。)你能達到嗎?(達不到。)你達不到這個。所以說在他們眼中看,你跟他們不一樣,這就已經對你來說是試探了,是不是啊?這可不是試煉哪,這是試探!如果說在你眼中,在你心裡,跟他們的想法是一樣的,你就很危險。但是在你心裡如果是跟他們的想法不一樣,他們認為你跟他們不一樣,你比他們高一等,但是你心裡認為你跟他們一樣,這就好辦一些,是吧?但是你光覺得或者光認為你跟他們一樣就完事了嗎?不是。你就勝過地位了嗎?(不是。)不能勝過地位,為什麼?(因為只是在道理上能意識到。)哎,人都是活的,人要做事啊!他認為你與別人不同,你是他的帶領,你比他有地位,他一旦這麼認為,他會怎麼對待你?(高看。)光高看就完事了嗎?光這樣仰視就完事了嗎?(他會說一些話。)他得說話,他得做事。他做哪些事?(奉承,巴結。)例如說,你們說說細節。(你說什麼他都能聽,不反抗。)這是一種作法。還有呢?好比說,你感冒了,普通弟兄姊妹也感冒了,他先搭理誰?(帶領。)先搭理帶領。你餓了,你說「我餓了」,他趕緊就去給你買吃的。普通人說餓了,他怎麼反應?(不搭理。)不搭理。這是不是就是特殊性?(是。)那你能勝過這個嗎?(不能。)好比說,你跟普通一個弟兄姊妹在那兒計較,因為一個事有爭執,其他人呢,因為你有地位,他會怎麼對待你?會不會公平對待你?會不會公平對待那個人?他會不會站在真理一邊?(不會。)不會,那這些事對你來說是什麼?(試探。)這是試探。你能躲過嗎?你如果能戰勝這些試探,說你做得不對,他還奉承你,他還誇你對,誇你好,你該怎麼對待這事?有的人對你不好,你就能打擊他,你就能心裡對他反感,那人還沒什麼毛病,有的人會溜鬚,你還不反對,還享受,這是不是就麻煩了?(是。)那你走什麼道路呢?(敵基督道路。)這就危險了,你陷入這些試探裡就危險了。你看那些人成天圍著你轉那是好事啊?它不是好事。我聽說有些人當了帶領之後,享受什麼這湯那湯的,居然有人半夜還給送湯呢!我說怎麼下這麼大功夫呢?那帶領什麼反應呢?拒絕了嗎?拒沒拒絕?你們碰到這事怎麼辦?(和他交通真理。)交通真理?交通真理能解決問題嗎?你一交通真理,人認為什麼呢?「哦,這是想喝這個湯,用交通真理來交換。看來下次還得送,送的還不夠。」你有地位,人能溜鬚你,能給你特殊待遇,你能勝過這些,你能拒絕,還能公平對待人,這是不是正道?(是。)但是你有地位,有些人就總高看你,總圍著你轉,總溜鬚你,你從來不搭理這些事,不當回事,你還說什麼「我沒享受那個。」沒享受那個,人家給你送湯你喝沒喝呀?給你做的好吃的吃沒吃啊?喝也喝了,吃也吃了,你說沒享受,這個說不過去吧?這是不是說不過去?(是。)這叫走什麼道路呢?這就開始走敵基督道路了,你就走上這個道路了,開始了。你們享沒享受這些呀?有沒有人給你們特殊待遇、特殊關照啊?在你們還不需要關照的情況下,就已經對你們施出了「援助之手」了,給你們獻媚了,然後你們心裡就暗自慶幸,「哎呀,這有地位就是不一樣啊,別人喝粥我們就吃乾的了,別人吃饅頭我們就吃餃子,盡享受特殊的、不一般的待遇。」你們享沒享受這些呀?享受了多少啊?這是不是實際問題呀?(是。)這些實際問題你們臨到的時候,你們內心有沒有感覺?有沒有責備?有沒有噁心、厭憎?沒有任何的反應?沒有噁心、厭憎,也沒有拒絕,更沒有解剖自己說遠離這些,「這些人溜鬚拍馬,我遠離。」不遠離,不拒絕,也不厭憎、噁心,這有沒有良心了?有沒有理性?這叫追求真理嗎?不是吧,這叫什麼呢?(貪享地位之福。)貪享地位之福,已經走敵基督道路了,雖然沒被定性為敵基督,但是已經走上敵基督的道路了。接下來會怎麼做呢?人吃慣了的時候,要是吃不著,是不是來氣呀?一旦吃不著來氣的時候,弟兄姊妹如果有的窮了,供不起你了,你會怎麼對待他呢?會公平對待他嗎?(不會。)你不會公平對待他,他一旦對你說一句真話,你會不會打壓他呀?一瞅他來氣,「沒吃著他的,這些日子沒吃著好東西,他也沒溜鬚拍馬,也沒有給我帶來什麼生活上的享受、快樂,我是不是琢磨琢磨治治他呀?這心裡不痛快呢,找個地方撒氣吧!」一有這想法,是不是就快了,離作惡不遠了?離作惡不遠了,這是跟著來的。那是不是人走敵基督道路很容易啊?成為敵基督是不是也很容易啊?(是。)這就麻煩了!

那你們說這些能不能解決?既然說人這個敗壞本性個個都能走這樣的道路,那人這不就完了嗎?不能蒙拯救了,上來一個完一個,上來一個垮一個,這不就都完了,不能蒙拯救了,都得滅亡啊,都得被定性為敵基督,是不是有這個趨勢?(不是。)那怎麼就不是呢?都能走敵基督的道路,那是不是最終都能成為敵基督啊?(不是,這裡有一些細節。)現在知道有細節了,有進步,聽明白了,是吧?明白了,你們說說吧,具體有一些辦法,有一些實行的路,能保守你不走敵基督的道路,不成為敵基督,不成為神厭棄的對象,有辦法,有什麼辦法呢?你有沒有辦法?(第一,先棄絕這種行為,有人阿諛奉承的時候,自己想辦法先棄絕。)阿諛奉承有時候其實也沒什麼原則,沒有大礙,說兩句好聽的也行,尤其有時心難受的時候,聽兩句好聽的還是不錯的,是不是啊?(不是。)這些事啊,其實神不作超然的工作,對於這些神只給人一些責備,給你個意識,讓你明白、知道這事這樣做不好,或者這種環境對你來說是試探,如果你長期地活在這樣的環境下,長期地在這樣的試探中活著,神就不作了,神就離棄了。神會給你這樣的知覺,就讓你意識到,你如果這樣活下去,這樣走下去,你肯定是神厭憎的對象。首先,神會讓你知道這樣的路是不對的,你這樣的活法是不對的,給你這樣的意識。然後呢,下一步,神給了人意識的目的是讓人知道對錯,怎麼做是對的,怎麼做是錯的,讓你有一個正確的選擇;人有了正確的選擇,人就知道應該怎麼做是對的,怎麼做是錯的,就能保證你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能走正道。但是剩下那百分之五十的機率呢,你也可能還能不走正道。這個關鍵點取決於誰?(取決於人的配合。)哎,聽明白了吧,取決於人的配合。神在作這些事的時候,除了引導之外,除了讓你明白真理之外,剩下的選擇權就留給你,看看你是不是走正道的人。神給你自由選擇,他從來不強加給你,也從來不會強行地控制你,或者是指使你幹一個什麼事,怎麼做,怎麼行,神不會這麼做,讓你自由選擇。自由選擇,這個時候人就該怎麼辦了?當你意識到這個事這麼做不對,這麼個活法不對的時候,人馬上就能按照對的方法去行了嗎?很難,這裡有爭戰,因為人喜歡的東西跟真理都是敵對的。你知道這個東西對,但是你不能行出來的時候,那就看你怎麼選擇,你走什麼樣的道路。你不能馬上行出來,不能馬上行出來這個期間,它有個爭戰的過程,這個爭戰的過程你得常常禱告,讓神引導你,讓神責備你,說「我別那麼做」,然後你就有一些主動的背叛,背叛這樣的試探,遠離這樣的試探,躲開這樣的試探,你得配合。在你爭戰的過程當中,你還往那邊偏,你還容易走錯路,雖然你心裡願望選擇的是對的方向,但是你不見得就能走對路,這是不是實際情況?(是。)人一不小心就走錯了,雖然他選擇的方向是對的,但一不小心,「一不小心」指什麼呢?這個試探太大了,對你來說有時候是臉面,有時是因為特殊情況,有時是因為特殊環境,有時因為心情,有時因為一個特殊的背景,最嚴重的其實是人的敗壞性情主導你,讓你總是兩邊擺,擺擺擺,擺到錯誤的路上去了,是吧?就是你很難一下就走在正確的路上,你非得擺來擺去,擺來擺去,經過管教,經過責備,甚至經過審判刑罰、對付修理,受挫了,無路可走了,最後被逼得,「哎呀,還得走這個路,不走這個路神不喜悅,不走這個路我就完了!」面臨結局臨到的時候,人被逼上正路了。但是在這個爭戰的過程當中呢,人如果配合的心志大,人的信心大,人追求真理、喜愛真理的心大,勁兒大,人勝過這些試探就容易一些。說你這個人的致命處就是特別喜歡這些,好面子,愛地位,貪圖名利,貪圖地位,貪圖肉體享受,你這方面特別嚴重,那你就很難勝過去。很難勝過去意味著什麼?很難勝過去就意味著你很難選擇正確的道路,而最終選擇得罪神,被神離棄了,是不是這回事?(是。)但是如果說平時你就很注意,很注意自己常常來到神面前,讓神責備、管教,不享受地位之福,不貪圖肉體安逸,不貪圖這些名利,一旦有這些思想的時候,一旦要做的時候,就極力地背叛,能夠滿足神,不管怎麼樣,最終能夠走上實行真理的路,進入這個實際,那大的試探臨到你的時候,你選擇對的方向的機率是不是就大了?這在乎平時的積累,是吧?那你說人臨到一個大的試探,光靠人的實際身量,光靠人的心志,或者光靠人平時配合的積累,能不能完全達到滿足神的心意?能不能就真正地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不能。)能不能達到一部分?(能。)這個應該能達到,但是在很難的時候就需要神作了。那你們在這個事上看清什麼沒有?人實行真理,光靠人明白真理,或是光靠人的意識、意志能不能完全蒙保守,達到滿足神的心意,完全遠離惡?(不能。)不能,但是人得有配合的心志,剩下的就靠神作了,得靠神作了。你說我努力了很長時間,在這方面我下了很大功夫,但是我也只能達到這些了,以後不管臨到什麼試探,或者不管臨到什麼環境,我的身量就這麼大,我就只能做到這些了。神看到了,神會怎麼作?神就會保守你不臨到這些試探。所以說,當神保守你不臨到這些試探的時候,你那個身量,你所能實行的真理,你的實際身量是不是就達到不容易被摧毀了,就越來越堅固了?

在地位這個事上,對任何一個人來說,不管你現在是有地位,你還是沒地位,要想跨越「地位」這兩個字很難,很難,需要人很多的配合。很多的配合包括什麼呢?就是有些時候,你得人為地想一些辦法。人為地想一些辦法,名詞是「辦法」,其實是你為了達到滿足神的心意、為了躲避開試探的實行的路。這哪是辦法啊?這叫實行的路。有這樣的實行的路,能使你,能保守你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沒有這些實行的路,你就常常陷入試探,你想走到正確的道路上,你費多大勁,最終成果都不大,是吧!那你們常常臨到的試探有哪些呀?一時還說不出來,還想不起來。這還得現想呢,應該就在腦海裡吧?你們說說。(有的時候聚會感覺達到一點果效,弟兄姊妹就會高看,那種試探就很大。做飯或者平時生活中,他們都會考慮你是帶領,所以就給特殊的待遇。)這是試探。(聚會的時候,很多人在聽,我在講,在交通的時候弟兄姊妹會高看、仰望,他也不去分辨你談的怎麼樣,只要你是帶領,你有地位,有些人就會盲目地聽,所以這些試探是很多的。)你看人要是意識不到這些事,在這些事上不能有正確的選擇,在這些事上處理不好了,這些試探就能把你坑苦了。那你說這事怎麼辦哪?你們得制定幾條原則。首先,他們對於帶領給予一些特殊的物質待遇,物質待遇包括什麼?吃穿用住。有些好東西,吃穿用住,如果是你們享用的或者是你們自己有的比他給的那個好多了,你能不能看上眼?(不能。)看不上眼。如果你們碰著富豪了,給你一件好衣服,你們能不能架得住這試探?人家說:「沒事,這也不是什麼值錢東西,就是穿剩的,我用不著了,給你。」你琢磨琢磨,「穿剩的給我,用不著了,這也沒幾個錢」,琢磨琢磨,「可不是,他家有錢,反正他不給我也得給別人,不給我他也放著」,琢磨琢磨,「可也是,那我就留著吧!」這事做得怎麼樣?(享受地位之福。)為什麼?你怎麼知道你是享受地位之福了呢?(因為這些東西好。)給你好東西你就享受地位之福了,要是不是一件好東西呢,你正好需要,算不算享受啊?這事看不透,是吧?你這麼問他,你說:「這衣服你是不用,你用不著,但是如果我不是帶領,你會給我嗎?」你想沒想過,如果你不是帶領,你沒有地位,他會不會給你?(不會。)肯定不會吧。那現在給你是因為什麼給你的?(因為是帶領。)因為是帶領,那你接這個東西是什麼?這性質就變了,問題在這兒呢,是不是啊?你問他,你說:「這東西,如果是普通弟兄姊妹你會給嗎?最需要的人沒有,你能不能給?」「那我不能給,我怎麼能隨便給人東西呢?因為你是教會帶領,我才能給你呀,你要是沒這個特殊的地位,我能給你嗎?」你看你不了解情況,人家說那話其實是糊弄你呢,讓你接,接完之後好對他好,另眼相看,人家是出於那個心才給你的,要不是那個,能給你嗎?所以你自己就糊弄自己說:「人家裡有錢,人穿不著,所以給我了。」其實你心裡也知道,「如果我沒地位他不能給我」,然後你還樂滋滋接受過來了,「感謝神啊,從神領受啊,不是你給的,是神恩待我的。」你看,除了享受地位之福之外,還弄個名正言順地享受,這叫什麼呀?這是不是沒有廉恥啊?沒有廉恥。沒有良心知覺,沒有廉恥,這就麻煩。

那這事應該怎麼處理才對呢?這是一個作法的問題嗎?難道接了就不對嗎?不接就對了嗎?怎麼處理對?你們碰到這事怎麼辦?你得問他原則,你說:「咱們查查原則吧,神話或者是教會行政規定,你做這個事合不合乎原則,如果不合乎原則,這東西我不能接。」他一看,一查,沒有這個原則,他還要給你,你怎麼辦?(拒絕,不能接受,按原則辦事。)哎,按原則辦事。一般人在這事上都勝不過,還巴不得誰多給一點呢,享受點特殊待遇,是不是啊?那巴不得享受特殊待遇,一旦臨到這事,是不是就趕緊接受啊?(是。)你也別巴不得,你也別趕緊接受,臨到這事你就禱告。你怎麼禱告呢?你得這麼禱告,你說:「神哪,今天臨到這個事,這不是偶爾發生的,這個不突然,是神給我擺設的功課,我願從神領受。」從神領受什麼呀?特殊待遇?(不是。)領受什麼?(學功課。)哎,領受功課。在這兒學什麼呢?說這人有地位呀,試探太大,一旦試探臨到,人不容易勝過去,需要神的保守,也需要神的幫助。你得禱告,你說:「神,我不願意享受這樣的特殊待遇,我不願意享受這樣的地位之福,願神給我挪去,願神帶領我擺脫這樣的試探。」你這麼禱告,裡面有沒有平安?(有。)但是你要是把東西接過來之後呢,你再禱告還有平安了嗎?(沒有。)沒了,那你說把東西接過來再禱告沒有平安了,在神那兒怎麼看?是喜悅你這麼做,還是厭憎你這麼做呢?(厭憎。)厭憎你這麼做。所以說,這是接東西與不接東西的事嗎?(不是。)這問題在哪兒啊?臨到事看你是什麼觀點,你是什麼態度。臨到事你是自己做主啊,還是尋求真理呀?你有沒有一點良心標準?你有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臨到事你禱告不禱告神?你是先滿足自己的慾望,還是先尋求神的心意,還是先在環境當中禱告神?這一個事把人顯明了吧?(是。)那這事最後就怎麼處理了?(拒絕,然後跟他交通。)既不傷人也不傷神,這是什麼原則?(不接受弟兄姊妹贈送的任何物品。)物質待遇,特殊的物質待遇,是吧?那這是什麼原則,怎麼實行?這總得有個實行原則吧?(我以前實行拒絕,拒絕以後就走掉了,躲避。)拒絕完呢,就走掉了,也不禱告?(很少。)首先得在外表拒絕,拒絕這些特殊的物質待遇,你能拒絕這些試探,就是碰到你喜歡的東西,你說我正需要這個東西,我也可喜歡了,你能拒絕。物質的東西包括哪些?(吃的,穿的,日常用品。)都包括,吃穿用住的這些東西。得拒絕,為什麼要拒絕呢?這僅僅是一種作法嗎?(不是,是人的一種態度。)是一種態度,還有呢?(起碼在行為上首先有一個態度能去拒絕,然後再進入真理。如果在行為上都不拒絕,那就更談不上去進入真理或者去實行真理了。)要滿足神實行真理,這首先是一種配合的態度。那會不會有人說這不就是外邦人說的廉潔嗎?跟那個不掛鉤,這是一種配合的態度,遠離試探,一種配合的態度。你有了這種態度,你能遠離試探,首先你良心是平安的。那當你接受了,陷入了試探呢,你會有一種什麼樣的情形呢?(不平安,受責備。)人會良心不平安嗎?人喜歡的時候會良心不平安嗎?(剛開始也是不平安,只是有些意識。)(心裡頭受責備。)心裡一開始有點感覺不平安,長了呢,有沒有麻木的時候?長了就麻木了,麻木了他就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應該應份的了,是該得的了,所以說那個感覺不準。不準,這就給人敲個警鐘,什麼警鐘呢?就是你靠著人的良心感覺不把握,還能讓你陷入試探,還能讓你做得罪神的事,還能讓你享受地位之福。所以說,沒臨到試探之前,你首先得有這麼個原則:凡是這類事我一律拒絕,一律遠離,絕對拒絕,做到絕對。做到絕對,這是不是就達到了遠離惡的先決條件了呢?(是。)已經具備了遠離惡的先決條件了。你達到了,你有了,具備了遠離惡的先決條件了,你是不是就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已經蒙了保守了呢?(是。)哎,蒙了保守了。所以說,你有了這樣的實行原則,你守住了這樣的原則,你就已經是在實行真理了,已經是在滿足神了,已經是在走正確的道路了。你是在走正確的道路了,你已經在滿足神了,還需要責備嗎?那個就作用太小了。所以說,在這兒看到什麼沒有?人配合的心志,人敬畏神遠離惡的心志,這個更大一部分,更大程度來看是取決於誰?(人的配合。)人的配合很關鍵。

為什麼說有些場合不去,有些地方不去,有些人不接觸?你看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他有這樣的身量,也有這樣的實際。那他有這樣的身量,有這樣的實際了,他應該是不怕陷入試探了,不怕任何的試探了,因為他有這個身量了,是吧!比如說,有一些宴樂的場合,他有身量了,他不容易說出得罪神的話,也不容易做出得罪神的事,那為什麼那些場合他不去呢?為什麼不去那些地方呢?(他不喜歡。)他不喜歡,這是一個客觀原因,還有一個實際問題你們可能沒想到。他是敬畏神遠離惡,他採取了一些措施與作法讓自己蒙保守,不犯罪,不得罪神,他有一些人為的配合。有一些人為的配合,這是一方面,另外一個,人這個敗壞本性啊,在有一些場合,人自己控制不了自己,所以說有些場合你就別去,你就免去試探了,明白了吧!那現在明不明白為什麼約伯不去那種宴樂的場合呢?(他採取了一些措施,就是不進入到這樣的一種試探當中。)哎,遠離試探。就是那種場合對他,對任何人來說試探太大。試探太大意味著什麼呢?隨時隨地人就能犯罪,就能得罪神,就是你僅有的敬畏神的心,僅有的對神的信心、你的心志,不能使你擺脫試探,不能使你在試探中不得罪神,明白了吧?那咱們剛才說的,對有一些人給你一些特殊待遇你得拒絕,你得絕對拒絕,一律拒絕,這個作法怎麼樣?(好。)那是針對人哪方面問題作的這樣的原則、規定呢?(貪婪的本性。)因為人有本性,你就得有一些原則或者方式方法,讓你避免開這些試探,達到你不得罪神。這是不是有力的配合?(是。)這也是有效的配合。但是你要是不這樣做呢?你說我不這樣做,我分情況,這個情況拿,那個情況不拿,你能掌握好嗎?(掌握不好。)為什麼掌握不好呢?(因為人有撒但本性,控制不了自己。)掌握不好,到最終人能走到什麼方向,走到什麼路上呢?最終就沒原則了,一律都接,來者不拒呀!說這是神的祭物,「不怕,吃!」這是奉獻給神的,「這東西不錯呀,我正需要,拿過來揣兜裡頭,沒人看著。」他就不知道神在看著,沒神了,就能走到這路上。這還信啥了?這是誰斷送的?(自己。)這就是享受地位之福,貪享安逸、享受地位帶來的後果。人陷入試探,常常陷入試探,你不遠離試探,最終的結局就能走到這條路上,就會導致你走到這條路上,不知不覺。你看,敗壞本性就能把人引到這個路上,你沒點辦法能行嗎?所以說,針對個別特殊的問題,或者是單一的問題,你就得特殊處理。你們有沒有這樣的辦法啊?(也會有。)也有?有這樣的辦法,行完之後感覺怎麼樣?(物質方面的試探會經常臨到我,我不收,良心感覺會好一點。)這是物質一方面,物質這一方面還容易勝過一些,你只要有吃有穿,自己心裡滿足,樂在其中就可以了,容易勝過去。

你們說在地位方面,哪方面最不容易勝過去?兩人配搭,你的地位在別人心中就沒有對方高,有時候高點呢,你就高興了,有時候差點你就不樂意了,你就難受了,你就受轄制了,消極了,軟弱了,也不禱告了,這個好不好處理?這就不好處理了,是吧!對於物質的試探,人說能拒絕,遠離,不沾染,那這個事怎麼辦哪?地位方面的,虛榮臉面方面,這個好不好勝?(不好勝。)不好勝,這個事最難哪。最難其實也有辦法,好處理。你們有沒有辦法呀?你們總沒總結點兒辦法呀?(最簡單的就是,有這樣的流露的時候,要跟對方去敞開,去交通,然後禱告神。)(不要強出頭,在出頭的事上學會讓,學會放,學會盡自己的本分。)這是兩條實行原則,還有嗎?你們這麼實行的時候有沒有果效啊?有沒有時候這麼實行了,過後還想爭,這次沒爭下次也得給爭回來?終於爭回來了,這次終於壓過他了,得勝!終於有地位了!有一句詞叫什麼?「找回了過去的影子」。還有什麼?「光環」?奪回了昨天的光環?「東山再起」?有沒有那詞?(有。)那這事怎麼解決呀?你們有沒有辦法,有沒有路途?你們應該常常、每天都能臨到這些事吧?你們怎麼辦哪?(我的實行就是,一流露爭名奪利或臉面地位的時候,就跟神禱告,然後別強出頭,什麼事情讓別人多出頭。)有沒有點果效?(會經常流露,流露完了之後,往這方面配合的時候心裡能好一些。但是再臨到事的時候還流露,但沒轄制自己導致不能配搭,或者是消極怠工。)(虛榮臉面方面,自己也是藉著禱告去背叛。明顯能感覺別人高看自己的時候,就去亮自己的醜相,亮相自己裡面那些敗壞的東西,這樣就能好一點。)都有一些辦法,最後感覺效果怎麼樣?(有時候會平安一點,亮出那個醜相就好一點,有的時候還是會受點轄制,因為常常在這方面流露敗壞。)這個是最難辦的,是吧?最難辦的問題叫什麼問題?(棘手的問題。)最棘手的問題,最麻煩的問題。最麻煩的問題其實也是最容易解決的問題,最麻煩的問題也就是人最根源的問題,最根源的問題其實是人身上最基本的問題,你只要把這個最基本的問題解決了,你這個根源的問題就解決了。有點繞口,是吧?沒聽明白?就說人有敗壞性情,人有敗壞性情造成了人有各種敗壞性情的流露、活出,讓人抵擋神、悖逆神,或者說人沒人性,活出的都是沒人性的、不合真理的。統統這些問題,不管是人狂妄、自是、不服真理,或者人詭詐,做事有存心,人有貪婪,有慾,有野心,這些統統是怎麼造成的?(撒但的敗壞性情。)是撒但的敗壞性情造成的,就是撒但的本性在人裡面作生命造成的,只不過人爭地位是其中的一項、其中的一個表現,這個表現跟人的狂妄性情啊,跟人那個悖逆神、抵擋神哪,它是一類的,是一個根上來的。是一個根上來的問題,那是不是用一種方法解決就行了?(是。)是什麼辦法?辦法還是最基本的辦法,你只要追求,追求走遵行神的道這樣的道路,這些問題就都能解決。人沒有地位,常常解剖自己,能不能達到果效?沒有地位能不能常常解剖自己?(能。)讓人能不能得益處?(能。)能得益處。那你有地位,你還能常常解剖自己,認識自己,讓人從你身上明白真理實際,明白神的心意,能不能達到果效?(能。)能達到。你沒有地位,你能常常認識自己,別人能不能得益處?(能。)那你有地位,常常認識自己,別人能不能得益處?(能。)那這兩樣得到的益處是不是一樣的?(是。)那這個地位對你來說是個什麼?就沒有什麼關係,是吧?地位對你來說它其實就是個額外的附加,像一件衣服一樣,或者一個帽子一樣,你只要不拿它當回事,它就不是個東西。除非你自己總認為它是那回事,它就把你控制住了,然後你也不願意敞開自己了,不願意亮相自己了,也不願意認識自己了,也不願意不帶著帶領的這個身分說話、嘮嗑、與人相處、盡本分了。這是什麼問題?這不是你自己把自己端上地位的嗎?你自己把自己端上地位了,然後你還下不來,你還爭,你是不是自己折騰自己呢?你有地位,你該怎麼做還怎麼做,你就盡你自己的本分唄,把你自己該做的、應該盡的本分盡到了,你還拿自己當一個普通的弟兄姊妹,你不就不受地位轄制了嗎?你不受地位轄制,你有正常的生命進入,你還能跟人比高低嗎?那別人比你高點,你還能難受到哪兒去啊?你得想辦法不受它轄制,你做自己該做的。

你看通常人犯這個毛病,敗壞的人類都犯這個毛病,做普通弟兄姊妹的時候,沒地位的時候,跟誰接觸、說話也沒有什麼方式,也沒有什麼架子,也沒有什麼語氣,更沒有任何的氣質,就是普通,他也不用包裝,沒有任何心理壓力,也能跟人敞開交通、嘮嗑,平易近人,跟人容易接觸。人一看,「就是個好人嘛!」一旦有了地位,夠不著了,誰也夠不著了,自己就覺得尊貴了,血統不一樣了,也不跟人敞開交通。人說:「為啥不跟人敞開交通呢?」「我有地位呀!」人說:「你有啥地位呀?」「我是帶領啊!」人說:「你是帶領咋的了?」「帶領得有形象啊!」「那形象是啥呀?」「那就不能讓人低看哪,你是帶領就得高點,就得在一般人肩膀上面。」在一般人肩膀上面意味著什麼?你比一般人有身量,你比一般人有承擔能力,你比一般人能忍耐,能受苦,能花費,能經得住任何的試探,甚至你死了多少親人死了多少至愛你都不會哭,你要哭是鑽在被窩裡哭,你不能讓任何人看到你的短處、毛病和缺陷,還有任何你的軟弱,甚至你消極你都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你得蓋著點兒,這是你有地位以後你該做到的。自己把自己控制到這個程度,那地位是不是成了你的神、成了你的主了?那你還是人了嗎?人一旦有這種想法,把自己定規到這樣的一個範圍裡,把自己包裝成這樣的一個人物,你說他是不是就寶愛地位了?別人一旦比他高,是不是就觸及到他的靈魂,觸及到他的致命處了?那他能勝過這一切嗎?不能,是吧?

那要擺脫地位對你的控制,你首先得怎麼做?首先在存心、思想、心靈裡得清除這個,把這個清除出去。怎麼清除呢?你原來沒地位的時候,看有些人不順眼的時候還不搭理他,現在有地位了,我看誰不順眼我就多跟誰交通,我就反著來,多接觸人,多跟人嘮嗑,多跟人敞開自己,亮相,交通自己的難處,自己的軟弱,自己如何悖逆神,然後從這裡怎麼走出來的,怎麼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好比說,你認為得端著點兒,說話得有腔調,這麼做怎麼樣?不對,那你就背叛這個,別走這個路。一旦你有這樣的想法,你該怎麼辦呢?你應該從這個情形裡走出來,你別陷在裡面,一陷在裡面就麻煩。一陷在裡面,這個思想、這個觀點在你裡面成形,人要走什麼道路了?就該造假了,就該偽裝、包裝自己了,越包裝,越裹越嚴,越裹越嚴,最後別人看不著你了,你在棉花包裡呆著呢,你跟人說話是隔著東西說話的。隔著什麼說話?假面具。別人看不到你的心。你得學會讓別人看到你的心,學會跟你交心,跟你靠近。你就反其道行,這是不是原則,是不是實行路?先從思想意識裡出發,從這裡著手。自己一要包裝了,就得禱告,說:「神哪!你看我又要偽裝了,我真是魔鬼呀!真是讓你厭憎啊!我自己現在都噁心我自己呀,我又要玩陰謀詭計了,求你管教我,責備我,懲罰我。」你得禱告,把你的態度拿出來,拿到神面前禱告。這些事涉及到什麼了?涉及到實行了,這個實行是針對人的什麼?針對人對一個事的心思意念、存心還有走的道路,還有他要發展的方向,行路的方向,是不是針對這個的?就是你有意念了,要這麼做了,你就把它限制起來,解剖它;這一解剖,一限制,你行出來的是不是就少多了?流露出來的是不是就少多了?裡面那個敗壞性情呢,它是不是就受挫了?受挫了,你心裡是什麼感覺啊?會有踏實嗎?有沒有失落感哪?(不會,心裡面踏實。)人裡面會有爭戰,你們說的那個不真實。他有時候會有失落感,「我這麼大的官,咋能跟普通人就這麼認輸呢?咋跟普通人交心呢?我這樣的人原來不是那樣人啊!我怎麼跟他交心呢?他也不配呀!」你看,麻煩來了吧!你以為那麼簡單哪?人實行真理的過程是人自己與自己的敗壞性情爭戰的過程。麻煩又來了吧?怎麼辦哪?這麼想也不要緊,它只要不控制你的行為就行,你不受它轄制,不被這種想法控制住,這種想法引導不了你的行為,這就戰勝它了。在神那兒怎麼看呢?神看到你的存心,你喜愛真理,你敬畏神,你願意脫離不義,願意脫離惡,你願意遠離惡。敗壞性情讓你產生了思想,讓你產生了意念,讓你產生了存心,但是這個存心、這個思想並沒有控制你的行為,並沒有把你的心志打倒、壓垮,你最終還是戰勝它了,神那兒紀念你。你經常這樣做,你裡面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越來越好到什麼程度了,到什麼程度人算是徹底戰勝這方面了,這方面性情算是有變化了呢?算是得著真理實際了呢?知不知道?就是這些思想啊,有,有意念,有這麼一點想法,但是不是難處了,你不痛苦了,它一出來的時候,你對它就有分辨,就是一露頭,你就把它分辨出來了,你不費勁地就把它戰勝了,妥了,你有身量了。那試探用不用遠離啊?你說,不用,不用遠離,在我跟前沒有試探,不用人為地克制了,不用人為地背叛了。妥了,你有身量,這就達到性情變化了。那達到這個程度,就你們現在的身量、你們現在的情形得多長時間?得經歷哪些事啊?得經歷多長時間能達到這個程度?就是心思意念還有,還能產生慾望,還能產生一些存心,但是已經在你心裡不佔主導地位了,他就是那麼一想,但是在你心裡已經覺得那事已經不重要了,「我不用克制,我也不用背叛,不用躡手躡腳地那麼做了,我就能很輕鬆地勝過它。心裡不難受,不覺得是虧損,我不用爭,不用有意地克制,或者讓神管教,讓神懲罰,讓神鑒察,不用這些方法,不用這些辦法了,我就能輕鬆地勝過它。」你們現在沾沒沾點邊兒?(還沒沾邊兒。)還沒沾邊兒這就沒有生命進入啊!一旦接觸到這些事,在你自己心裡怎麼做能讓你站住見證,怎麼做你覺得是在實行真理,怎麼做是對的,保證是合神心意的,你不用猜,不用尋求,一旦接觸到這些事,你就開始進入生命實際了,進入真理實際了。你們現在還不行,你們現在還摸索呢,是吧?一說到這些實際情況,你們覺著這些問題都有,但是從來沒有用任何的辦法去解決,這是不是就是沒有進入真理實際呢?沒有進入真理實際,那是不是就還沒生命呢?(是。)那你們是什麼生命啊?(撒但性情佔主導。)

其實解決地位這個事,你說是不是跟解決任何一樣敗壞性情是一樣的?只不過這是敗壞性情的其中一項,一項表現、流露,敗壞人類的其中一項追求。我說這話什麼意思啊?(在解決地位這方面進入了,其他敗壞性情也會隨著變化。)哎。還有一個,反之呢,你只要解決了敗壞性情,地位對你來說不是問題,是吧?你看人跟人爭地位,說你高了我低了,你今天出頭比我多,明天我要比你高更多,這是什麼問題呀?這是僅僅因為地位引起的嗎?(不是。)怎麼引起的?(敗壞性情。)敗壞性情引起的。敗壞性情解決了,這些就都解決了,明白了?(明白了。)歸根結底是怎麼回事啊?歸根結底人該走什麼路,人該怎麼追求解決這些問題啊?歸根結底就是人在各項真理上下功夫,求細節,別總籠統地說「咋辦哪?」「追求真理啊!」「咋追求真理啊?」「多禱告,多讀神話唄!」「那怎麼達到性情變化啊?」「追求真理啊!」「怎麼解決享受地位之福這問題啊?」「追求真理啊!」這太籠統了。具體問題具體對待,具體問題有具體的真理來解決,具體的真理得有具體的真理實際那一面來解決,具體的真理實際有具體的實行的路來解決,明白了?那你們用你們的話說說,怎麼理解這話呢?怎麼領受這話呢?(解決哪方面的敗壞性情都得有細節的進入,不能太籠統了,找著進入一方面真理實際的路途,找著實行的原則。)都有實行的路,差不多明白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