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七十篇 常常存著尋求順服的態度才能進入真理實際

人信神不能渺茫,有些事人要是愚昧,看不透,總渺茫,總憑一時熱心、衝動,結果身體出現一些狀況,一出現狀況,精力啊,身體啊,都拖垮了,就不好信神、不好盡本分了。有些時候,在有些事上神保守,不出禍患啦,不出人命啦,沒有什麼危險啦,神保守,但是人的身體的正常保養人得有點常識。以前你看神話當中提過這些事,就是人自己的身體有什麼弱處啊,毛病啊,人得學點這方面的常識,別愚昧,別犯傻。你說冬天,三九天洗了頭出去會發生什麼事,知不知道?洗完頭頭髮沒乾,大冬天就出門了,跑出去了,你說「沒事,神保守」,這做法怎麼樣啊?這就愚昧,傻呀!你說神保守,結果最後還是感冒了,這一感冒就是重感冒。凍大勁兒了,腦袋一凍,那寒進去就是重感冒。一重感冒,一個禮拜能好利索嗎?好不利索。一個禮拜差不多症狀減輕了,最起碼得半個月,半個月身體硬實點了,能正常活動、正常盡本分了,但是這半個月是不是就耽誤很多事了?如果活兒忙,本分忙,這半個月是不是耽誤挺多事呢?(是。)那你說耽誤的這時間是誰造成的?(是自己愚昧造成的。)哎,因為人愚昧造成的。所以說,有些時候人的信心不是真實的信心,對神不是真實的信靠,你那是衝動、熱心、愚昧,那不是真實的信靠,你那是試探哪,對神那是試探。你說「我不怕,我靠神,神保守」,結果腦袋、頭髮一凍,腦袋受涼了,感冒了,最後你心裡還得埋怨,說「神也沒保守我啊」,你這對神是不是誤解?你對神還有誤解,還能耽誤盡本分,還能讓你對神有疑惑,這是不是你的信法出問題了?這是因為你的信法出問題了。你的觀點得擺正,人對神,對神的保守,人如何依靠神,人如何相信神,如何對神有信心,人對神所作的,人對神的認識,有一個準確的認識,得純正,不能渺茫,不能憑熱心,不能憑人的想像、觀念。你說腦袋、頭髮都濕著,大冬天你就出去該幹什麼幹什麼,你說「我不耽誤盡本分,我頭髮沒乾我也出去」,你這是不是試探神哪?(是。)試探神,這對神是真實的信嗎?(不是。)你這是不是想像啊?這是不是憑著觀念對神的信哪?(是的。)在你的觀念中你怎麼認為的?你認為我這頭髮凍了也沒事,我也不感冒。當然有時候偶爾會發生這種情況,有些人身體火力旺,頭髮被凍成冰棍也沒感冒,但是這種情況少。你認為「神能作神蹟奇事,在神沒有不能的,我這頭髮凍成硬棍我也不感冒」,那是你的想像。

神給人這個肉體,人的肉體凡胎,它的本能,它的功能是在一定的範圍裡保持健康,出了這個範圍,你違背這個規律,就要出狀況,就會出毛病。神給人的規律你別打破,你打破這個規律你就是對神不敬。你打破這個規律,胡作非為,神不保守你,神不給你負責,明白了吧?神厭憎人這樣的做法。有些人幾天不吃飯,光忙著盡本分,結果一餓餓昏了,血糖低了,身體弱了,盡本分總沒精力,總沒體力,他就不理解這是怎麼回事。這裡面是不是有問題?你得明白,神給人造的這個身體,到三十歲,人身體一個感覺,這是自然規律;到四十歲,人身體又一個感覺,那就不一樣;到五十歲,一般人抬點兒、扛點兒重東西,氣就不行了,喘氣就不均勻了。你看想當年你二十來歲的時候,你搬個重東西或者跑個上坡路不費勁,喘兩口氣坐一會兒就歇過來了,你到四十歲就覺得不如當年了,到五十歲你就不敢瞎折騰,不敢搬重東西,不敢上坡亂跑了,就是下坡、走平地你還得小心慢著點走,這叫身體的自然規律。人到什麼年齡長抬頭紋,到什麼年齡長法令紋,到什麼年齡掉牙,到什麼年齡走路有老人相,吃東西有老人相,神早就給命定好了,哪一個人也別想擺脫這個規律。你想擺脫這個規律,人那是狂妄,不自量力。

那知道這個規律了,人怎麼遵循這個規律?一方面得遵循這個規律,另外一方面,還得能達到忠心盡本分,這兩者之間怎麼平衡,怎麼掌握原則?這是不是人該尋求的真理?那你們琢磨琢磨這兩者之間怎麼掌握?(平時不趕活兒的時候,我們就正常地按著神命定的規律去休息,有時候活兒忙,就依靠神加點班。我們也有過這樣的經歷,連續熬了兩個晚上都沒感覺累。)偶爾的還行,你說時間長了人身體能不能受得了?時間長了就不行了,它有這麼個規律。偶爾說活兒忙了,那肉體就得吃點苦,克服克服,克服到什麼程度不克服了呢?兩隻眼皮打架了,睜不開了,身體確實受不了了,不休息幹活兒沒效率了,就得趕緊休息。休息的目的是為什麼啊?就是為了把身體養好了能更好地盡本分,不耽誤活兒。人得有這個心。你說我眼皮沒打架我就總想休息,總想找個機會休息,活兒忙我也不管,這沒有忠心。既要有忠心,把本分盡好,把神交給你的任務、本分盡好,還得不讓身體垮了,得掌握這個原則。那就是活兒不忙的時候,不太趕的時候,早點按時休息,如果活兒忙了,早晨就早起一會兒,活兒不忙也不用起那麼早,起來靈修靈修,禱告禱告,讀神話,在一起交通交通,或者學詩歌,到忙的時候就一邊忙一邊聽神話,就不能單獨拿出時間了,就得這麼調節了。再一個,平時還有聚會呢,你們小聚會,上面還有大聚會。平時如果活兒不忙了,沒那麼多活兒,你們就得琢磨琢磨每天定時或者幾天得有一次鍛煉。你看跳舞這些年輕人,雖然年輕,他總跳舞也不行啊,總跳舞也累。你看跳舞是活動,但是跳太多了就不是鍛煉了,也勞苦啊,也累。但那段時間一打太極,他們覺得自己就有氣了,感覺身體好,結實,壯,有些人說都有肌肉了,你看這一鍛煉就不一樣。人這個身體的規律就是,你消耗太多了,它氣血循環就不太好了,就得有適當的活動,讓氣血循環得正常一些,循環得好一些,然後身體毛病就少了,身體的難受的症狀就沒有了。你看你們平時總這麼坐著做衣服,頭總低著,時間長了頸椎是不是就不舒服啊?頸椎不舒服,肩不舒服,這是職業病,是吧!那你們就針對職業病這方面找個鍛煉的方法,鍛煉鍛煉,一鍛煉,讓它提前避免、預防出現這些職業病,這樣身體不就好了嗎?身體一好了,有的是盡本分的機會。你總犯傻,愚昧,一個勁兒地靠靠靠,結果肉體的那點能量用盡了,你再想恢復不容易了。所以說,有些毛病沒得之前就先預防,一預防,得那個毛病的機率就小了。得那個毛病的機率小了,你的身體不就強壯了嗎?人老化人不容易預防,但身體出毛病,有些毛病你可以預防。掌握什麼原則?你們就守住盡本分不偷懶,不耍滑,有忠心,盡心,盡力,盡意,盡到自己所能的,把自己能做到的、能想到的都用在本分上,自己所會的、所學的、知道的都用在本分上,不遺餘力地用在本分上,這是心這一方面。那對於出力這方面呢,就得勞逸結合了,活兒特別忙的時候克服點兒,有時到吃飯的時間還沒吃飯呢,晚吃一個小時,把這些活兒先趕完,一個小時以後吃飯,吃完飯沒事了歇會兒。不遺餘力地,把自己能做到的都用在本分上,這是不是就達到忠心了?達到忠心的同時,有些人說了:「達到這個忠心,用心,費力,用腦,最後身體也疲勞一些,也有點小問題、小毛病。」那你們埋不埋怨哪?(不埋怨。)

有些人當時盡本分的時候實心實意的,結果因為人的愚昧、人的渺茫,人信得渺茫,也因著人對神有許多觀念,人有許多不恰當的做法,造成了身體一些小問題,等身體出現狀況的時候,有病痛的時候,人心裡就開始埋怨了,就不願意了,說:「我信神這麼多年,盡本分實心實意的,我也沒偷懶哪,那神咋不保守我呢?神也沒保守啊,也沒恩待我呀,這身體不也出小毛病了嗎?」這個想法對不對?(不對。)為什麼啊?(因為人體有個正常規律,它會得病,也會因著一些外界的因素造成生病。)(而且人就算是不在神家盡本分,在世界上賺錢哪,做活兒啊,正常也會生病。)這就對了。人得講理啊,神讓人盡本分,其實給人很大的寬容。人因著盡本分其實蒙了很多的保守,也享受了很多的恩典,最主要的是人在盡本分期間有這個機會,人得著了不少真理,明白了不少真理。你說得著真理重要還是把身體養好重要?有時候得真理就得付點代價,人就得有那麼一點付出花費,就得受點苦。人得講理,什麼事得純正領受,純正對待。人活在這個世上,無論是六十年、七十年還是八十年,甚至上百年,沒有不生病的。再一個,人在世上活著,為了生活,為了養家糊口,為了掙口飯吃,哪一個人都不容易。沒有一個人說做一輩子買賣,或者是為了生活,到五十來歲身體一丁點兒毛病都沒有的,不可能,是吧?就是皇宮裡那些娘娘,你說她沒病嗎?她毛病更多。她受什麼苦啊?成天保養,保養,穿得花枝招展的,吃著山珍海味,享受的也好,環境也好,最後她是不是也一身病啊?那些人也沒長壽啊!在世上的普通人呢,哪有人不得病的?沒有不得病的。在世上他們為了生活,一個得病,另外一個,他們最終活著的價值沒有,他們就是為了吃穿,為了混生活,混吃等死。信神這些人呢,跟他們一樣地過每一天,一天三頓飯,一天二十四小時,但是這些人活得比他們有價值。你度過的每一天,你度過的每一年都有價值,價值在哪兒呢?人來到造物主面前盡上了本分,盡上了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從造物主那兒得著了真理,就是在神面前人成了一個在神眼中有用的人,在神的經營計劃當中人盡上了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這是不是你活著每一天的價值?這是每一天的價值,這是寶貝啊!你每一天都活得這麼有價值,你說人受點苦,人有點毛病,這算個事嗎?(不算。)哎,不應該有怨言。人得的其實太多了,在神面前得的太多了,你享受的看不見的恩典、看不見的祝福、看不見的保守超過你能感覺到的那點病痛。

你在世上幹工作就不落毛病了?落毛病誰管哪?沒人管,也沒人給你養老,也沒人問、沒人管的,沒人給你保障。你在世上混生活,任何人不給你保障,你不也得混嗎?你不也得每天過嗎?你還能說我到哪兒給誰幹工作得有保障,我不生病,不出什麼危險我才幹?那沒有人僱用你,沒有人跟你簽合同,是吧?那現在在神家盡本分的人呢,有沒有保障啊?你們看到的保障是什麼?你們認識到的保障是什麼?(不被外面的花花世界所薰陶了,心裡面能踏實,跟弟兄姊妹在一起相處的時候能感覺到神家的好,感覺到幸福。)(我感覺到在神家盡本分跟在世界上完全不一樣,在世界上就比較有壓力、負擔,在神家只要心能夠依靠神,盡心盡力地、力所能及地去做,不會有像世界上的那種壓力。雖然有時候臨到一些審判刑罰、修理對付,但是從神話裡看事就不會感覺到像世界上的那種痛苦。)(在世上上班掙錢都是你爭我奪的,鬧得挺激烈的,在神家弟兄姊妹之間也有一些成見、看法,但是退到靈裡藉著吃喝神話就能解決這些問題。在神家有時候也累點兒,但是和弟兄姊妹在一起交通,心裡是踏實、平安,就沒有在世上爭啊、鬥啊的那種感覺。)各方面都不一樣,外表的環境、內心感覺到的都不一樣,是吧?最主要人在神家盡本分,就是你這個受造之物有用了,活得有價值、有意義了,不是為肉體活著,不是為撒但活著,而是為追求真理活著,為滿足神而活著。最主要的,就是在盡本分期間人明白了很多真理,明白了神的心意,這是最寶貴的東西。你明白了真理,你得著了真理實際,你有了以真理作生命的真理實際,你能讓真理實際作你的生命,你說你除了現在每一天活得有價值以外,你是不是在神面前就有保障啊?這就有保障了。這個保障在哪兒?(保障不被撒但擄去了。)一個是不被撒但擄去了,關鍵是什麼呢?神造了你這個人,神稱許你了,你有真理實際了,你能盡上本分了,你明白神的心意了,你能遵行神的道了,按照神的心意活著了,這是不是有保障了?這個保障是什麼?確保你不被神毀滅了,這是不是你活著的資本?那你要是沒這些東西呢?你還能有資格活下去嗎?(沒有了。)那人這個資格是怎麼來的?是不是因為人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人能滿足神的心意,能遵行神的道,人得著了真理實際,人以神的話作生命,是不是因著這個?(是。)因著這些你能敬拜神了,在神眼中你是合格的受造之物了。你是合格的受造之物了,那神還能不喜悅你嗎?神要毀滅的是什麼人哪?神要毀滅的是哪類受造之物?(那些作惡的。)作惡的,這是明顯的一個。還有呢?與神爭奪地位的,還有不信派,絲毫受造之物的本分都盡不上的,也不盡受造之物本分的,厭煩真理的,與神敵對的,不追求真理還與神對抗到底的。神要毀滅這些人,是吧?不但不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有的人在神眼中就是盡本分他也不好好盡,在神那兒看不是合格地盡本分,他達不到合格的盡本分,怎麼盡也達不到合格的盡本分,在盡本分期間盡作惡,盡抵擋神,盡與神對抗,盡攪擾,這樣的人在神眼中能不能稱為合格的受造之物啊?(不能。)不能稱為合格的受造之物最終什麼結果啊?不能稱為合格的受造之物,活著還有價值嗎?也許他自己還覺得,我活著有價值,我願意活著,我活著我還能做一些好事呢,但是在神眼中一看,這個人連最起碼的受造之物的本分都盡不上,不能達到合格地盡本分,那他在神眼中是不是就沒有活著的價值了,沒有存在的價值了?這樣的人沒有存在的價值了,那神還要他嗎?(不要了。)神不要,神會怎麼作?神就給淘汰了,輕的先擱置一邊,交給污鬼邪靈。重的呢?(重的受懲罰。)再重的呢?(被毀滅。)哎,就被毀滅了。你看,一個本分的事就涉及到這麼嚴重的後果,這是小事嗎?所以說有些人傻乎乎的,還認為我盡這個本分想盡就盡點,想怎麼盡就怎麼盡,我願意怎麼盡就怎麼盡,他不知道這裡涉及很多真理,他認為盡本分就是出力,就像上班一樣,給外邦人打工一樣,出力,出賣勞動力,用不著實行真理,用不著與神之間建立正常的關係,用不著在神面前交賬,更用不著盡心、盡意。這個觀點是不是錯了?(是。)錯在哪兒?錯在他把本分當成什麼了?把本分當成一種職業,把本分當成出力,把本分當成打工,當成賺錢的工具。盡本分跟上班掙錢、養家糊口的區別在哪兒?(盡本分要用心去作,跟打工為賺錢做出來的果效也不一樣,心態也不一樣,態度也不一樣。)你們說出來點兒,明白點兒了。盡本分處處都涉及真理,打工掙錢呢,處處都用敗壞性情,都用人的卑鄙存心、私心去偷奸取巧,想方設法掙大錢,他為的是自己的私利,為的是個人的利益。盡本分呢,盡本分為誰呀?盡本分是為了得真理,盡本分是為了滿足神,不是為了滿足你個人的私利,就是每一個人盡本分都不是搞你個人的經營,你不是給自己辦事,你是給神家辦事,你是提供你的本分給神,擺在神面前。外邦人掙錢養家,打工,上班,他那是什麼樣的態度,什麼樣的情況啊?他那個處處都是交易,說你一個小時付我多少錢,我就給你出多少力,甚至你付我更多的錢那才好呢,甚至你付我錢我不出力那才好呢,我白拿錢,我沒事就喝茶水,看報紙,當官的來了,在人眼皮底下我多幹點,我就用點心,出點力,好往上提拔,多拿錢,賺大錢,是吧?盡使巧勁兒,玩的都是陰謀,達到的目的都是滿足自己的私慾,滿足自己的利益,他那全是詭計,全是憑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惡毒本性做事。而盡本分呢,盡本分讓你有這些東西嗎?有些人說了:「人多的時候我就多做點兒,沒人的時候我就偷懶,躺著睡覺,人一來了我就趕緊忙著幹。」這是欺騙神還是欺騙人哪?(欺騙神。)那你如果用上班給外邦人打工掙錢那個心態來盡本分,能不能把本分盡好?(不能。)不能把本分盡好,人能不能明白真理,能不能進入真理實際?(不能。)那能得著真理嗎?那最終什麼結果啊?這樣的人最終會走到什麼程度?神就該顯明你了,不但不保守你,不但不給你祝福,你享受不到任何的恩典,神就會顯明你了,顯明你讓你總出錯,幹啥啥出錯,幹啥啥不中。你看你不是聰明嗎?你不是會玩手段嗎?你不是處世哲學高嗎?那怎麼總出錯呢?你就看見了吧,神鑒察人的一舉一動,鑒察人的每一個心思。你看在外邦人中間打工掙錢的,誰管你這些事?大夥都這麼幹,都是一幫活撒但,都這麼幹,誰幹得巧,誰幹得妙,那誰就是高手。盡本分如果也這麼做呢,有些人也玩巧,也玩妙,最終怎麼樣了?有些人認為自己聰明,「我可聰明了,神家需要什麼我就會什麼,原來在外邦幹工作我就可聰明了,把上司玩得溜溜轉哪!」玩得溜溜轉,盡本分也用這一招兒,結果怎麼樣?玩不轉了,也要耍小聰明,沒有聖靈開啟,怎麼也不明白真理,說別人一張嘴交通都能交通點實際經歷,我怎麼沒有呢?他怎麼就沒有呢?太聰明了,是不是?不是聰明,這叫太圓滑、太奸詐,把自己糊弄了,玩弄了,是吧?你們有沒有這樣的情形?有時候盡本分那個心態跟在外邦打工對待外邦人那個心態一樣?(有。)

人常常得來到神面前哪!一個性情沒經過變化、沒經過審判刑罰的人來盡本分,這些東西是司空見慣的,那是隨時隨地就往外跑,隨時隨地就流露出來了,你摁都摁不住,收都收不住,像開了閘的洪水一樣往外冒啊,然後自己還覺著自己挺聰明呢,其實你聰明個啥啊?人的生命裡就這些東西——交易,自私,狂妄,卑鄙,貪婪,奸詐,就這些東西,你盡本分的時候如果不常常來到神面前,也不尋求真理,不常常與人交通,那你只能憑這些東西活著,你控制不了。但是你要是明白了真理,你又常常能實行出真理來,能用你所明白的真理原則來盡本分,來滿足神,這樣你活出的是什麼?(真理實際。)哎,這樣你活出的是真理實際了。你活出的是真理實際了,這個不用問,那你肯定是滿足神的。這話對不對?肯定滿足神,神肯定悅納你這個本分。但是你總也不尋求真理,盡憑己意做,硬憑自己想像做,總任意妄為。什麼叫任意妄為?知不知道?(憑己意行事。)這是官話、道理。別講道理,別講空話,憑己意行事這是解釋。什麼叫任意妄為?就是你碰到一個事,自己這樣想,然後就這樣做,沒有思索的過程,這樣想就要這樣做,別人誰說也不聽,誰說也打不動你,誰說也改變不了你的主意,甚至一丁點兒不能讓你動搖,你就堅持自己的對,別人說的有理你也不聽,你就認為自己的對。即便你的對,別人的意見你也應該參考一下吧?你不參考。人說那傢伙犟啊,死犟!犟到什麼程度?十頭牛都拉不回來。那傢伙死犟啊,狂妄啊,任性得厲害啊!到什麼程度了?不見棺材不掉淚,到這個程度了。這是不是任性?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怎麼想就怎麼做,誰說也不聽。人說:「你這麼做不合真理。」「不合真理我也做,不合真理我也得給你講出個道理來,講出個一二三,講出個理由來,讓你聽我的,我就這麼做。」人說:「你這麼做打岔,你這麼做有後果,有嚴重後果,神家受虧損。」不聽,「我就這麼做,能怎麼樣?我就願意這麼做」,講自己的理,「你那都不對,我這就有理。」你看,也可能你那個是有理,不會有什麼後果,但是你這個性情是什麼性情啊?(狂妄的本性。)哎,狂妄本性。狂妄本性使你任性。人有任性的這個性情,是不是就能任意妄為呀?那怎麼解決任意妄為呢?(只有藉著神的審判刑罰,人才能夠願意低下頭,降卑自己來跟別人多配搭,多商量。)這是神那兒作,神那兒作人不用操心,神到底怎麼作你不用操心。人怎麼配合呢?(就是把自己的意見多多和大家交通,能放下自己這些持守的東西,多和大家商量、交通。)哎,自己有一個想法,拿出來,亮明,說這個事我是這麼想的,我是這麼認為的,拿出來之後跟大夥交通。交通交通,有不同意見了,你接受不了,第一步你達到了,不任意妄為,能尋求真理,但是當有人說出不同意見的時候,你怎麼克服你的任意妄為呢?這是第二步了。第一步首先你能亮出自己這個觀點,這是克服任意妄為的行為、這個性情的第一步實行。那當第二步有的人說出不同意見的時候,你怎麼實行不任意妄為呢?(就是否認自己,然後多多地禱告、尋求,跟大家互相探討、研究。)主要是讓大夥交通,你得先放下自己的身段,先放下自己認為對的東西,讓大夥交通。你認為那麼對,但是你也不堅持,這首先就是一種進步,一種尋求真理的態度,一種否認自己的態度,滿足神心意的態度。你有這個態度了,你不堅持自己的同時,你也禱告,你讓神顯明。你不知道對錯,你讓神顯明,你讓神告訴你怎麼做是最好的、最合適的。大夥就交通,交通交通,這時候聖靈就會開啟。神開啟一個人是有過程的,有時候是看你什麼態度。你的態度是硬堅持自己,神就向你扭臉了,向你封閉了,你就堅持自己的態度去吧,神讓你碰壁,顯明你讓你碰壁。但是你要是有一個正確的態度,你不堅持自己,不自是,不任意妄為,有一個尋求的態度,接受真理的態度,跟大夥一交通,交通交通,聖靈在人中間一作工,不一定藉著誰說那一句話就把你點明白了。你看有時候聖靈開啟人其實就幾個字,或者就一句話、兩句話,就讓你明白其中的,這個事的關鍵點所在,你一下就醒悟了。你醒悟了你就知道「哦,原來我堅持的那個是錯誤的,不對」,你看,你明白了怎麼做最合適。那達到這個程度,你說人是不是避免了作惡,避免走錯路,避免做錯事之後承擔一個不好的後果?那這樣的結果是怎麼達到的?(藉著有一顆順服、尋求的心而達到的。)哎,藉著有一顆順服、尋求的心達到的。那達到這個了,人最後做得合適了,能滿足神心意了,那麼說你能滿足神的心意是在乎你的態度,還是在乎神怎麼作?是你自己救了自己還是神在救你?(就在乎人自己的態度而獲得聖靈的開啟。)從這個事上你們看到什麼了?很多時候人要想能滿足神的心意,不作惡,能夠達到實行真理,在乎人的態度,在乎人怎麼實行。你的態度是尋求、順服、先放下自己這樣一個態度,神就開啟你,讓你明白這其中的真理實際是什麼,關鍵點在哪兒。你的態度是頑固地堅持自己,拒絕真理,任性,不接受任何人的意見,不尋求真理,只相信自己,不管神如何作,神的要求是什麼,你是一個這樣的態度,神怎麼作?(神不搭理。)神就不搭理你,神把你撂那兒。你不是任性嗎?你不是狂妄嗎?你不是自己認為自己什麼都對嗎?你沒有任何的順服,沒有任何的尋求,你的態度對神是完全封閉的,完全對抗的,神就不搭理你了。為什麼不搭理你了?(心向神封閉了。)你封閉了,神向你開啟,你能接受嗎?(不能接受。)你不能接受。神責備你你能有感覺嗎?(沒有感覺。)沒感覺了。人剛硬的時候,人那個撒但本性、那個獸性發作的時候,神作什麼人都感覺不到,無濟於事。所以說,神不作沒用的功,你有這樣一種頑固對抗的態度,神的唯一作法就是向你隱藏。神不作多餘的事,他絕對不會說你這麼頑固對抗,你這麼封閉,神還強加給你,感動你,讓你一個勁地感覺到神要讓你怎麼做,開啟你,引導你,神不這麼作。為什麼神不這麼作呀?神看到人的一種性情,人的什麼性情?(狂妄本性,持守自己的性情。)這是一方面,神主要是看到人的一種厭煩真理、不可理喻的獸性。你看野獸那個野性發作的時候,人給牠唱兒歌管用嗎?人給牠講道理管用嗎?安慰牠管用嗎?人敢靠近牠嗎?用一個詞來形容就是,那個時候已經「不可理喻」了,獸性發作不可理喻了。神在人獸性發作、不可理喻的時候,神怎麼作?神就不搭理你了。你不可理喻神跟你講什麼,多講一個字,說一個字都是多餘的,神不搭理你。神不搭理你,那是你的福氣呀,還是你的禍患哪?(禍患。)你是受益了還是受虧損了?(受虧損了。)受虧損了。你看,這麼好一個事,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給人自己帶來不同的後果,誰造成的?(自己造成的。)自己造成的,那最後這樣的後果叫什麼?人說可難受了,神不搭理了,摸不著神了,黑暗了,下沉了,靈裡受虧損了。送你倆字,哪兩個字?(活該。)對了,活該!四個字?(自食其果。)自食其果,還有什麼?罪有應得。你看,臨到一個事,一個很簡單的事,你認為很自然的一個事,經常碰到的事,你兩種不同的態度就給你自己的生活也好,或者是靈裡的情形也好,帶來兩種不同的後果。你們喜歡哪個結果啊?(喜歡得到神開啟的結果。)那要想得到神的開啟、神的恩待、神的引導,人得有什麼樣的態度啊?得有順服、尋求的態度,常常存著尋求、順服的態度來到神面前。盡本分也好,或者是與人交往也好,或者臨到什麼特殊的事處理事也好,得有尋求、順服的態度。你有尋求、順服的態度,也可以說是你有敬畏神的心,而且你有尋求、順服的態度,你才能達到敬畏神。如果不是尋求、順服的態度,另外一個態度是什麼?頑固地對抗,持守自己,拒絕接受真理,厭煩真理。這個態度怎麼樣?(不好。)怎麼不好啊?(聖靈不作。)何止是聖靈不作呀,還有什麼後果?光是聖靈不作嗎?(神不搭理。)頑固地對抗,拒絕接受真理,最終的結果是人無論經歷多少事,無論臨到了多少環境,無論經歷了神給擺設的多少功課,都不能明白真理,最終也不能進入真理實際;不能進入真理實際,人就不能遵行神的道;不能遵行神的道,人最終不能達到敬畏神遠離惡,就是這個結果。你看看,人成天就這麼活著,人總喊著要盡本分,喊著要信神,這事是簡單事嗎?這可不是簡單事啊,這是人生中的大事啊!

要想盡好本分不容易,要想信神滿足神達到敬畏神遠離惡不容易,這都不容易,但是剛才告訴你們一個訣竅,就是你在臨到的事上能存著尋求、順服的態度,這個就能讓你蒙保守。讓你蒙保守這不是最終目的,而是要讓你能明白真理,能進入真理實際。這是不是訣竅?(是。)你凡事都存著這樣的態度,你經歷去吧,你就覺得盡本分達到滿足神心意不再是一句空話,不再是口號,不再是那麼費力了,而且不知不覺還明白了不少真理。你這麼經歷經歷,你看看有沒有收穫。肯定有收穫,不管什麼人,只要這麼經歷,無論你多大歲數,無論你信神多久,無論你文化高低,無論你盡什麼本分,你只要有這樣的態度,你最終肯定能明白真理,能進入真理實際。但是相反呢,你臨到什麼事也沒有尋求的態度,也沒有順服的態度,那你也不會明白真理,你也不會進入真理實際。你看那個總也不明白真理,總也進入不了真理實際的人,他就覺得:「什麼是真理呀?什麼是真理實際呀?什麼是道理?我怎麼不明白呢?別人一聽就明白了,我怎麼不明白呢?」他也下功夫,起早貪黑多看書,多聽,多學,自己寫呀,筆記都記了好幾本了,兜裡總揣著小筆記本,聽著誰說什麼好他就趕緊記,聽見哪裡有人交通趕緊去,功夫是沒少下,可惜就是總也不明白真理。他就覺得真理可深奧了,那得用放大鏡放大多少倍仔細研究,得拿到科學實驗室去一點點解剖啊!他把真理,把真理實際就看得可抽象了,就好像人可難達到了,要是一時不留神,一個意念錯了,都能錯過真理實際,每天都得把全部的心思用在這些文字上,不用在文字上人就得不著啊!其實用那麼下功夫嗎?信神明白真理那不是玩文字遊戲,不是搞文學創作,你看書多了,你下筆就如有神,出口就成章,不是那回事。

你們現在明不明白,得真理、進入真理實際靠什麼?(臨到事尋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然後實行真理。)尋求真理與實行真理,就這兩樣事,就這麼簡單,你們明白了。你看你們做服裝影響明白真理嗎?(不影響。)那有些人說「可能人家搞文字的人明白真理多」,是不是那麼回事?(不是。)神不偏待人。真理,雖然說神所發表的真理都用文字的方式記載出來,但是真理實際那不是文字的形式。真理實際在哪兒呢?在人的心裡,是人行出來,是人體驗出來,是人活出來的。在心裡,他不是個形式,不是文字,不是理論,那是陪伴人的每一天,也陪伴人生活當中的點點滴滴的東西。真理是什麼?真理是人活著的理論基礎,是不是?(是人活著的行事原則。)哎,是人活著的實行原則、人活著的基礎。說你靠什麼活著呢?你心裡怎麼想的?你做事的那個方向、目標是什麼呀?說你有真理實際,那這個真理實際就是你活著的目標、方向與原則。你沒有真理實際,你活著的目標、方向、原則是什麼呀?(撒但的處世哲學,撒但的毒素。)哎,撒但的處世哲學,撒但的文化,撒但的倫理道德,撒但的教育那些東西。這下明白了吧?(明白了。)得著真理容不容易?(靠著神容易。)靠神也得靠人自己呀!人得有這個信心,有這個心志,你心裡得有這個要求,你說:「我不想活在撒但敗壞性情當中,不想受撒但敗壞性情控制、愚弄,盡出醜相,活在神面前讓神厭憎,不配活在神面前。」你心裡得有這個感覺,然後臨到事把自己所能明白的、所能做到的運用到事當中,運用到你的生活實行當中,真理不就變成你的實際了嗎?真理變成你的實際,你還愁什麼沒有真理實際呀!你有沒有真理實際怎麼看?你一張嘴說話就看出來了,你沒有真理實際,你盡是道理,一張嘴說話全是道理,一看這人平時生活當中不實行真理。怎麼看出來了?什麼事講的全是道理。說這人是不是過日子好手,聽他說話。一說話:小孩有病、高燒怎麼治;家裡小雞到幾個月能下蛋,能抱窩,一般的雞一天最多能下幾顆蛋;一個月掙一千塊錢,這生活怎麼安排,大人小孩怎麼吃穿住行,怎麼安排。一聽,這人是過日子好手。家裡的經濟、吃喝拉撒這些事,在他腦子裡那就是一本賬,張口就來,這就是過日子好手,有經驗了,是過過好日子的人,能把日子過好的人。一個有真理實際的人,張嘴,閉嘴,跟人一交通,一接觸,人一聽,說這個人有真理實際,怎麼聽出來的?他一聽說,一看你臨到這個事,一講就能把你這個問題解決了。你困擾幾年的問題,光講道理誰給你講道理都講不通,在他那兒幾句話就給你點通了,就讓你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了,你不為難了,你不覺著是捆綁了,不受轄制了,自由釋放了。你看,這人所說的是不是真理實際?你臨到一個事,他怎麼說你也沒明白,怎麼說聽著也不是說你那個事,沒解決你那個問題的實質,這人說的是什麼?(字句道理。)哎,這叫字句道理。字句道理能不能供應人、幫助人哪?(不能。)字句道理不能供應人、幫助人,不能解決人的實際難處。現在看清了吧,信神到底是做什麼?尋求真理,明白真理,實行真理,這就是信神。

真理是做什麼的?真理是不是讓人精神世界豐富的?真理是不是給人好的教育啊?(不是。)真理到底是解決人什麼問題的?真理是解決人的敗壞性情的,解決人的敗壞性情讓人來到神面前的,讓人活出正常人性的。所以說,有些人不明白真理是什麼,他總覺著真理深奧,真理抽象,真理就是奧祕,他就不明白真理就是讓人實行的,真理是讓人來運用的。有些人信了十年二十年也不明白真理到底是什麼,不明白真理到底是什麼的人得沒得著真理呀?(沒有。)沒得著真理的人可不可憐?(可憐。)就可憐了!有一首歌怎麼說的?「守著筵席鬧著大飢荒」,有沒有那首歌?(有。)得著真理不難,進入真理實際也不難,但是人如果總厭煩真理,能不能得著真理?就得不著真理了。所以你總得來到神面前,省察你那個厭煩真理的情形,看看自己有哪些厭煩真理的表現,人的情形哪些是厭煩真理的,哪些作法是厭煩真理的,有哪些態度,臨到哪些事的態度是厭煩真理的,就得常常省察這些。人說「你這麼盡本分不行啊」,你琢磨琢磨,「我這麼盡本分不行,那你那麼盡本分就行啊?我這麼盡本分怎麼了?我的心神知道!」這是什麼態度?這是不是接受真理的態度呢?(不是。)不是接受真理的態度。所以說,臨到一個事先得有接受真理的態度,沒有這樣一個態度,就好比你沒有一個容器接納一個寶貝,所以你得不著真理。人得不著真理,人信神就是一場空啊!信神就是得真理,信神得不著真理,那信神就失敗了。什麼叫得真理?真理成為你的實際了,變成你的生命了,你才叫得著真理了,就這麼回事,這才叫信神呢!神說那些話為什麼呀?神發表那些真理為什麼呀?(為了讓人得著真理,讓人進入實際。)對了,為了讓人得著真理,真理成為人的生命,為的是這個,要不神發表那些真理作什麼,那是跟聖經比薄厚呢?那不是要開設真理大學,那是要讓人明白真理,讓人最終得著真理。這下明白了,是吧?(明白了。)信神最重要的是什麼?(得著真理,進入真理實際。)明白了。明白了接下來就看你們怎麼進入真理實際,能不能進入真理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