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第七十九篇 凡事掌握原則就有實行路

你們的舞蹈動作編得怎麼樣了?(正在編著,就是有些部分總是感覺把握得不是很準確似的。)那這事怎麼解決啊?有沒有路途啊?沒把握也得往前趕著練啊,是吧?那剩下的事該怎麼處理呢?掌握什麼原則你能夠不耽誤進程呢?(邊往下走著,邊交通著,然後摸索著,就是想把整體的框架拉出來之後再看看整體果效,也不想在一個地方卡著,就按著我們能理解到的先往下編著。)你說這原則怎麼樣?(挺好,現在就是看看,然後再改改,改改再看看,就這麼摸索著來。)大家說說,這原則怎麼樣?這是不是好的原則?你們掌握的這個原則準不準呢?(在實際的編排當中遇到一些問題,我們也想著不要總是在一個地方不動,整體的方向是對的就先往下編著,就像神之前說的,像螞蟻啃骨頭一樣,先把容易的、能繼續下去的往下進行,這麼實行不耽誤進度。)其他人說說,他們這個原則掌握得好不好,這是不是按著原則辦事?(感覺把整體拉下來之後,然後一些細節的地方再往裡填充,這個整體大框應該是對的。)大家都覺得這個原則不錯,是吧?事實上這個原則有沒有果效啊?偏不偏呢?(按這個原則去做的時候都會有一些果效,但是一旦卡住就會陷在一個地方停滯不前。)我一問你們就矇了,是吧?你們這原則守得多好啊!你們怎麼不敢堅持了呢?以前告訴你們就守著這個原則,這不就對了嗎?這有什麼可懷疑的呢?我多劃兩個問號,你們那兒就矇了。這不做得挺好嗎?不耽誤進度的情況下把大框先拉出來,這個完全正確。別在一個小事上卡住然後計較計較的,大框方向對了,這就沒錯。一個是不耽誤進度,在不斷地出活兒,另外一個呢,往前趕著你裡面就越來越清晰,方向越來越明確。你只有做,只有出活兒才能有方向呢,你不出活兒,總在心裡想,這個方向就不明確。就像畫畫似的,你看那畫家,他有時候畫一個東西他心裡不完全有圖畫,他畫著畫著手下就生出一幅畫來,這塊點綴點兒,那塊點綴點兒。但是不會看的人呢,他就不知道你為什麼在那個位置上畫一筆,在那個位置上畫兩筆,他就不會看。心裡有數的人,有原則的人,他雖然也可能這個小細節不知道,是畫個房子還是畫一個小溪呢,他不太清楚,但是大框是對的,他心裡有整體圖畫,這個方向是對的,這就能做成事,能畫成真正的圖畫。那你們現在心裡有沒有這個數,說按照現在這個原則、這個方向能把這個劇編出來,有沒有這個把握啊?(也有。)有就妥了嘛,有這個原則那就沒錯啊,這就是在實行真理呢!那為什麼我多劃兩個問號,你們就都矇了呢?沒錯,別矇,這一點錯也沒有!一個是沒耽誤進度,另外一個呢,越做裡面越透亮,你在摸索的過程當中,你在交通的過程當中,裡面只能是越來越透亮。你不能說越往前走,進度越往前趕,然後大框越清晰了就越沒有方向了。會不會出現這個情況呢?(不會。)肯定不會!頂多是小細節、枝節部分拉得不太準,說不知道這裡這個動作這麼做合不合適,或者是那一小塊兒那麼表達對不對,可能不太準確,但是整體方向往前趕是對的,肯定是這樣的。一般編舞都是先找大框,按照那個方向做,然後再加添小細節,一點一點加,一點一點加,基本上都是按照這個原則做的,這樣一方面出活兒快,一方面拿得準。就像寫文章、寫劇本似的,先把大框列出來,幾要素、幾項大框列出來,然後在每一個大框裡加添劇情,加添細節,這就是頭腦清晰的人辦的事。如果連這點原則你們都掌握不了,那你們就做不成事了。如果大方向、大框你都掌握不好,沒有方向,那小細節你就更不知道怎麼做了,我說這話是不是這麼回事?(是。)你們現在掌握這個原則不偏左右,挺好,沒偏離主要原則,就照著這個方向做,一點沒錯!

你們這段時間是不是有收穫?在技術方面、專業方面,在生命進入方面,還有在業務方面,在組織方面是不是都有收穫?(是。)你們是不是長了一大截呀?(是。)不知不覺都長了。你看去年你們剛來的時候,讓你們做一個小的舞蹈你們都費勁,那時候是什麼情形?(挺受熬的,不知道該怎麼著手,好長一段時間做不出東西來,就是做出來的東西也不合用。)然後心裡是什麼情形呢?是不是覺得自己學了一身的本領、技藝沒有用武之地啊?然後心裡就有點矇,也有點下沉,難受啊,是吧?(是。)那是因為什麼呀?因為什麼會產生那些情形呢?明白嗎?有沒有總結過啊?(不掌握辦事的原則。)你看這一年,業務方面你們提高不少,但是你個人會的那些舞蹈的種類、技藝呢,基本上是原來都會一些,哪個人都會不少,不過就是個熟練問題,所不同的是什麼?你們長進的這些東西跟原來所不同的是什麼?跟什麼有關係啊?那時候身上也有技藝,也懂一些業務,為什麼就做不出活兒呢?(沒有真理,辦事沒有原則,不知道該怎麼去著手。)這是一個大方向,是吧?這是一個主要的。那你說人掌握了原則,業務是不是也跟著提高了?自己學的那點東西是不是都能用上了?有用武之地了,是吧?那如果不掌握這些原則,不明白真理呢,你學的那些東西用的時候能不能用得恰當,能不能用好呢?很費勁,是吧?(是。)自己也不知道怎麼用,不知道用在什麼地方,不知道用哪些。都亮出來吧,不對勁,不都亮出來吧,也不對勁,拿出一部分亮吧,還不知道對不對,就是不知道對錯,一個字,就是個「矇」,是吧?(是。)那「矇」是怎麼回事啊?(沒原則,沒路途。)

你看你們在座的這些人,多數人最起碼高中畢業,再高一點是大學生,都有文化,生在現代這個時代都有點見識,都是現代人,肯定比上一代人見多識廣,也比上一代人會的多。按照你們這現代人各方面的條件來說,你們信神、做一些事不應該矇,那為什麼對信神的事這麼陌生啊?一進神家,一做事怎麼這麼費勁呢?做得合原則、合真理怎麼這麼費勁呢?找沒找原因?你看給你拿出一段話,這段話的每個字你都認識,每句話的字面意思你都了解,那你把它編成舞蹈吧,把這段話用一個劇情表達出來吧,你們會不會?(現在摸著一些門路了。)現在摸著一些門路了,知道一點兒原則了,那剛開始會不會?(不會。)怎麼就不會呢?字也認識,話也懂,那怎麼就不會呢?(沒有真理實際。)說對了,沒有真理實際。沒有什麼真理實際啊?拿出一句話,有些人說「這一句話我能禱讀一個月,天天就禱讀這一句,感覺可有享受了,感覺可有聖靈開啟了」,有些人說「我每天對著這一句話,至少得盯上十分鐘二十分鐘的,覺著與神面對面,覺著與神心貼心,覺著神就在眼前,就在我心裡。看著這句話啊,我心裡可有享受了」,但是,就是不理解這句話真正的含義是什麼,如果真臨到事實就不知道怎麼運用這句話,但是每讀這一句話就有享受。這算不算有真理實際啊?你們有沒有有那個感覺的時候啊?一段話讀完可有感動了,能把這段話背下來,但是就是不知道神說這段話的意思是什麼,這段話的真理是什麼,表達了什麼真理,說的是神哪方面的心意與要求,就是不知道這個,這算不算有真理實際?(不算。)那什麼叫沒有真理實際?什麼叫有真理實際?你們用你們的理解說說,你們用你們的經歷說說。

有些人跟神的話相面,一相,相十分鐘二十分鐘,天天禱讀那段話都可有感動了,這個感動是不是真理實際?(不是。)而且常常能背誦這句話去幫助別人,也能鞭策自己,扶持、供應自己,這算不算有真理實際?不算。這是什麼呀?這樣的感動,這樣的心靈裡的感覺,你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啊?(是感性上的一些認識。)感性上的認識都包括什麼啊?說說。(能理解這句話要表達的意思,但是內涵之意抓不住,不明白神心意是什麼。)內涵之意是什麼呀?內涵之意是什麼來著?(實際的經歷。)實際經歷一般都運用到什麼上,實際經歷指什麼啊?(原則。)那這個原則俗話怎麼講啊?通常怎麼講呢?是不是就是真理實際啊?說白了,簡單地說就是這句話的真理。這句話有真理,人把這句真理運用到實際上了,自己經歷出來了,有認識了,不是感性的,而是有實際的經歷、感覺與認識了,這就叫真理實際了。那你們現在知不知道自己在哪些真理上有了經歷,有了真理實際呢?自己知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那個感覺,拿出一段神話,在字面上看一看就妥了,對照自己情形了,然後就特別受感動,就覺得神的話是說自己呢,針對自己的情形,自己從這段話當中得著益處了,得到開啟光照,得到供應了,然後情形扭轉過來了,在字面上看一看就妥了,受感動了,得飽足了,覺得神的話真好啊,高興了,然後就覺得自己「妥了,在神話上有認識了,這下我有真理實際了,我知道神說的這段話是什麼意思了,我就有真理了,我也有實際了」,有沒有這樣的感覺呢?(有。)是不是常常有這樣的感覺呢?(是。)那在這個事之後,你們覺沒覺得真正在這段話當中得著神話的真理了?(沒有。)這個怎麼衡量知不知道?怎麼衡量的?既然是沒有,這個感覺肯定就光是一點感性的、一時的感動。神話給你帶來的感動,肯定不是得著真理實際了,不是進入真理實際了,那這是進入什麼了?就是進入字面那層意思了,就把你感動得要命,是吧?那怎麼才能進入字面內裡的意思呢?不讓它在字面上浮著,讓這些話作為你的生命,能成為你自己的生命,能變成你的生命,怎麼才能達到這樣的果效呢?你們用經歷的語言說,我看你們經沒經歷過這些話當中的一段。你們經沒經歷過?有沒有這樣的體驗?

現在看來你們都有點身量了,都明白點兒了,什麼是明白字面,什麼是明白真理,你們有點感性的認識了,都知道光明白字面那是字句道理,那個不解決問題。那怎麼能達到讓這些話能成為你的生命,變成你的生命,就是讓神的這些話作到人裡面去,變成你的生命?有沒有這樣的經歷?不讓它是道理,不讓它是字面的意思,而是你把它作為生命,作為真理,變成自己的生命,變成自己的實際,你把它活出來,你怎麼做?(把神話帶到現實生活當中去實行,在一點一滴的生活小事中去實行。)這是最起碼的、第一步要做到的,接下來該是什麼了?你看你們有信二十年的,你們居然對這事不知道,不知道怎麼經歷神話,怎麼把神話吃到裡面去變成你自己的實際,變成你自己的東西。(對照神話省察,找到自己所做所行的實質去認識。)這是一方面。說了個最初步的,把神話帶入現實生活中去實行,就是神的話、真理是生命,讓你拿來用,用是要解決什麼問題啊?(就是解決自己裡面的敗壞性情。)解決敗壞性情,悖逆、觀念、想像、狂妄性情,解決這些,是吧?那你們有沒有一個經歷說哪一段神話解決我一方面的敗壞性情,我現在正經歷這方面呢,正用神話來解決我這一方面問題?有沒有這樣的經歷?(有。)那你們說說你們的經歷吧,淺也不怕,淺也是實際。既然你們都知道把神話帶到現實生活當中去,我看看你們是怎麼帶的。你們有沒有這樣的經歷,感覺神的話就能作人的生命,能解決人的敗壞性情,能解決人的悖逆,神的話就能作人隨時的供應、幫助,能給人路,能給人方向,有沒有這樣的經歷?(有。)有這樣的經歷,你們說說,解決你們什麼毛病、什麼問題了?解決哪方面敗壞性情了?

背誦神話能不能解決敗壞性情的問題?常常嘴裡傳揚神的話,總與別人交通神的話,能不能解決敗壞問題?總用神的話去針對別人,給別人講道,能不能解決敗壞性情的問題?(不能。)那怎麼才能解決人的敗壞性情?克制行不行?偽裝行不行?少說話行不行?不辦事行不行?(不行。)找地方藏起來行不行?(不行。)那怎麼做行啊?(面對自己身上的問題,從神的話裡去認識自己。)從神的話裡認識自己,去對號,是吧?對上號之後怎麼解決呢?實行真理的時候最重要的一點是什麼,知不知道?咱們常說的,是不是得先掌握原則啊?先掌握原則,原則是什麼?是不是真理的實際那一面啊?原則就是真理的實際的那一面。這句話字面上看你覺得是真理,但是你掌握不了這裡的原則,你覺著這話對,你不知道這裡的實際一面是什麼,是針對什麼,針對什麼情形的,他的原則是什麼,給你路途的原則是什麼你掌握不了,這個真理對你來說那就是道理,但是你一旦掌握了他的原則,這個真理你就得著了。再加上你肯付代價,能實行出來,肯追求真理,能實行真理,那真理你就得著了。在得著這個真理的期間,你的敗壞性情一點一點就被解決掉了,在得著這個真理的期間,這個真理就作到你裡面去了。你能拿真理的實際來實行真理,用這個原則去做事,去盡本分,去做每一樣事,去做人,那你這個人是不是就變了?變成什麼人了?首先是變成有真理實際的人。那有真理實際的人是不是辦事有原則的人呢?(是。)那辦事有原則的人是不是就是有真理的人了呢?那有真理的人能不能做到合神心意啊?(能。)就是這麼個關係,明白了吧!這個關係複不複雜啊?(不複雜。)

你看人總叨咕「沒真理啊,沒真理啊」,那沒真理到底是指什麼啊?辦事沒原則,是吧?就是沒明白真理的實際,沒抓住真理的精髓與實際的那一面。你光是在字面上,意思你理解了,字面意思你懂了,但是你不知道這裡的真理的實際那一面是什麼,你做事就沒原則,你就不會做,你就總受捆綁,不知怎麼回事。所以說,你別看你們身上都有一些技能,多數人業務都不錯,尤其有一些人在某方面技能、業務方面都很精通,但是為什麼運用起來那麼費勁呢?是你們沒能耐嗎?不能這麼說,是吧?是你們沒文化嗎?是原來那個藝沒學精嗎?能不能這麼說?對有些人可以這麼說,但是對有些人來說不是這麼回事,不能千篇一律,一概而論。人沒得著真理,不明白真理實際,你文化多高,知識多高,會多少種業務,會多少種技術,有沒有用啊?沒用。多少人一到神家像什麼啊?像不像傻子呀?自己都覺得彆扭,是吧?那為什麼過了一年兩年看著也不傻了呢?是混熟了?是什麼長了呢?得著什麼了才解決這個問題的呢?(明白點真理,辦事能有點原則了。)哎,辦事有點原則了,明白點真理了,做事是不是有點方向啊?這叫什麼啊?是不是就進入點真理實際了呢?(是。)這就進入點真理實際了。所以你們覺得現在做有些事是不是不像以前那麼不踏實了呢?(是。)以前是覺得不踏實,「這麼做到底對不對?」誰也不知道,瞎做吧。做完之後不是挨對付就是不同意,總被否,然後你們心裡就不痛快。現在覺得怎麼樣啊?那時候一對付你們的時候,你們怎麼想的啊?你們是不是琢磨「上面真苛刻啊!總通不過,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怎麼總卡著我們呢?這也不對,那也不對」,鬧點小情緒,有沒有悖逆情緒啊?(有。)現在呢,現在是不是好多了?(是。)那事實證明,這一年下來你們覺得怎麼樣?上面對你們的要求多數合不合適啊?(合適。)對你們有沒有益處啊?(有。)對你們要求的有沒有原則啊?(有。)你們掌握一些原則了,是吧!

信神哪,不是說像學一樣技術似的,只要靠功夫,靠個三年五年那鐵杵都磨成針了,也不是那回事啊。信神是最看人真心的,這不是靠功夫的事,人得用心,得真實行,真用勁。一方面付代價,另一方面心裡得有,方向得對,路途都得對。你看人在恩典時代信神,把聖經多背點兒,一開始聖經多數語句都讀不通,不知道什麼意思;信上三年五年,人常叨咕的那些章節會背一些了,覺著有點兒了,「信神有成果了」;再信上十年八年,多數名章名句也會背了,也能看了;然後再信上十年八年的呢,成老信徒了,成老信徒了呢,多數聖經故事也能一段一段講講了,給別人講講、唸唸,覺著有資格了,覺著這下是差不多了,進天國是不成問題了。現在看人的想法荒不荒唐?(荒唐。)人那麼信神能得著嗎?(不能。)信神主要得什麼啊?你們這一年來對信神的意義有沒有點心靈上的體悟啊?有沒有點實際的看見啊?信神到底是做什麼呢?神所說的每一句話對人的意義到底是什麼?這個有沒有什麼認識?有沒有人覺得,神的話長篇大論太多了,要是就有個十頁八頁像小人書那麼多那可太好了,這一輩子就讀那點兒就夠了,就行了,讀讀明白明白就行了,那麼容易該多好!這話太多了,讀起來有點煩,一讀就想睏,一睏就想睡會兒、瞇會兒,瞇完了之後醒了就覺著信神還得好好信啊,不信得不著啊,眼睛支倆棍兒還得多看啊!多看也看不進去,這怎麼辦啊?年輕人沒事還想看看網上的各種遊戲啊,新消息啊,熱門話題啊。女生看看流行服裝、流行髮式啊,流行舞蹈啊,現在的潮流啊;男生看看現在的遊戲、手機、電腦都有什麼,哪些流行,哪些更酷啊,市面上都流行什麼服裝啊,什麼流行語啊。信神要都是這麼樂呵該多好啊!不這麼枯燥該多好啊!有沒有這想法啊?(有。)你們有沒有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啊?多數人是不是認為神家杜絕打遊戲?神不讓人打遊戲,遊戲裡有魔鬼。也不讓人上外邦網站,網站裡也有魔鬼。也不讓人趕潮流,潮流那都是魔鬼,都是勾人魂的,都是害人精。也不讓看網站,尤其有些年輕人對有些好奇的事看完之後心裡就不安,還有罪惡感,就覺著又被魔鬼糊弄了,又被魔鬼苦害了,這可怎麼辦啊?什麼時候能勝過去?你們喜歡的事跟神的話之間好不好選擇啊?哪一樣最容易放下,哪一樣最容易讓你們被引誘?《話在肉身顯現》當中這些話,你們最喜歡讀哪一段、哪一部分?你們這些年輕人,有沒有人一聚會的時候就犯睏、打盹,然後心裡就下沉,一到跳舞的時候就歡實,就精神抖擻了,像打了雞血似的?(有。)這問題怎麼解決啊?大家琢磨琢磨,小問題得花大心思,花大心思問題就解決了,是吧?琢磨琢磨吧。

大家琢磨得怎麼樣了?有沒有琢磨出來啊?有結果了嗎?這些事是信神跟個人愛好或者個人的平時日常生活調整的事,我不反對你們有個人愛好,有些人說我喜歡紅色的,那你就穿紅的,有些人說我喜歡黑色的,那你就穿黑的,但是你自己應該有一個原則,掌握一個度。你們現在都在這兒盡本分,在不耽誤本分的情況下,你們可以有個人的自由活動時間。比如說,週末或者工作不忙的時候,尤其有些年輕弟兄喜歡玩遊戲,可以給自己列個時間表,說今天不忙,我給自己放個小假,放二十分鐘半個小時的假,玩會兒遊戲。玩完遊戲覺得挺沒意思的,那下次不玩了。這一次玩解決二十天,過了二十天之後琢磨琢磨,「不對,還是挺有意思的」,還想玩,最近出了個Angry Birds(憤怒的小鳥)小遊戲,玩一玩。一玩,挺有意思,過兩天覺得還想玩一玩,「不行,有本分,不能耽誤,一玩耽誤事,先不玩,先把本分盡好了」,這時候就得禱告,得安靜在神面前,把本分盡好,這是自己信神的第一要務。明白什麼叫要務嗎?知識人都明白,「第一要務」,什麼叫第一要務啊?(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事能不能稱為第一重要的事、第一大事啊?(能。)說能就好辦。第一大事,你把它放在自己生活作息表的第一位,把自己的本分先盡好了。說今天本分盡好了,也沒打算跟別人嘮嗑,也沒有聚會,在這兒挺閒的,那怎麼辦呢?好像心挺亂的,禱告禱告,禱告禱告心有點安靜,但是呢,自己有點小愛好,還是想玩玩遊戲,查查手機呀,查查電腦啊,查查新出產的遊戲機啊,那就查一查,可以查查,咱又不掏錢買,光看看不花錢怕什麼。查了查,看看現在新上市的一款電腦,「不錯,功能也挺多的」,但是呢,沒咱現在用的電腦好,看看也就行了,看完之後怎麼樣了?有沒有與時俱進的感覺呀?有沒有與時代潮流一同前進的感覺啊?有沒有沒被時尚、沒被這個時代淘汰的感覺啊?心裡挺美,覺得「我是現代人,我會查電腦,我會查現在最新出產的電子產品」。查完之後美滋滋的,心裡得滿足了。這下心該收一收了吧?覺得不對,好像最近手機出了一款什麼什麼東西,還得查一查。查完之後,吧嗒吧嗒嘴,滿意,「別人知道的我也知道了,雖然我不買,但是我知道,你要玩我也會玩。」這是不是知足了?(是。)知足了該怎麼辦呢?你心裡不就裝這點東西嗎?有什麼了不起的?這兩樣都滿足了,心是不是就該收一收了?(是。)你們一般查這兩樣東西需要多長時間?有沒有計算過呀?手快的,熟練的,十分鐘能不能查完?有沒有統計過?十分鐘查不完,二十分鐘能不能查完?不吱聲,你以為我給你們挖坑呢,如果你們準確地知道多長時間能查完,我就知道你是不是常查啊?以後自己計計時,看看多長時間能查完。弟兄一般都最會查這些,噼里啪啦幾下,其實不用二十分鐘,三五分鐘、一兩分鐘就查出來了,查這個容易,就是有的人願意在上面黏著不下來,查完這個還想查那個,查完那個又想查那個,一個一個挨著查,查著查著下不來了,該不務正業了,是吧?(是。)

跟你們說這些事什麼意思呢?就是人年輕都有這些愛好,腦子裡都有這些東西,正常,你別把它當成什麼十惡不赦的事。咱不把它當成十惡不赦的事,但是也不能隨意放縱它。愛好可以,偶爾玩一玩可以,放鬆一下可以,散散心、溜達溜達都可以,但是別不務正業。無論是多大年齡,年輕人,中年人,結婚的,沒結婚的,你一不務正業,人就討厭了。一不務正業,天天想遊手好閒,總想溜達,總想呆著,總想玩,總想閒扯,那到哪兒都沒人喜歡你。就是父母,你說喜不喜歡這樣的兒女?(不喜歡。)你爸你媽都不能喜歡,你說神能喜歡嗎?(不喜歡。)肯定是不喜歡。那不喜歡怎麼辦哪?(務正業。)一方面是這個,另一方面,年輕人啊,生活得有自己的規劃。什麼叫規劃,懂嗎?上過學的都知道,什麼叫規劃?(有計劃。)就是生活中哪個時間段做什麼,該幹什麼的時候去幹什麼,按著時間,按著計劃,按著課程表去做事,規規矩矩的,有規律,別自由散漫、放蕩。人一自由散漫、放蕩,隨性做事,沒個章程,沒個約束,這就完了,這人就一事無成。這是信神,在神家不是說對你要求嚴,你在一個公司,在一個單位,你就是自由散漫,總吊兒郎當的,十分鐘的活兒你幹兩個小時,中間沒事就去喝水,沒事就去洗手間,沒事就去溜達、閒扯,到哪兒也沒人用你,都不喜歡,是不是?一般人都喜歡什麼人哪?(做事有效率的人。)哎,有效率,誠信,可靠,肯付代價,實幹,辦事精心,讓人信得過,能擔起一角來,這是好人,響噹噹的好人。再明白真理,做事有原則,不應付糊弄,達到滿足神的心意,合真理,這成什麼人了?這是不是變成一個好人、有真理的人了?你看這樣的人活著光不光彩?(光彩。)那些小偷小摸的事、見不得人的事,那些想法,合不合適啊?是不是得丟掉,得變了?(是。)得變變。

所以說,你們年輕人不管自己之前有什麼喜好,愛睡個晚覺啦,愛賴個床啦,愛說個俏皮話啦,有些惡習得改呀,做一個規規矩矩的、有人性、會說話、有思想、說話有原則、辦事有原則的人。別拿這事不當回事,首先,得把自己一天的生活,一個禮拜每一天都怎麼做、做什麼,每一天每一個時間段都該怎麼做、做哪些事有個規劃,列出個課程表來,什麼時間休息,什麼時間幹活兒,什麼時間自己辦點私事,自己心裡都得有數,有規劃。早上幾點起床,起床之後該做什麼,自己得有規劃。一般早上起來要是工作不忙的話,時間不是太緊的話,是不是都得有靈修啊?這是睜開眼後的第一大事,得靈修,靈生活不正常那人信神沒法長進。首先生活得有規律,第一件事靈修,每天的靈修得有保障,禱讀神話,默禱,唱詩歌,揣摩神話,多吃喝神話,找明白人交通,找弟兄姊妹交通,去尋求解決自己的難處,省察自己這一段時間都有哪些敗壞性情的流露,做了哪些不合神心意的事、違背真理的事、沒人性沒道德的事,一段時間都得有個總結,自己總結總結,寫在你們電腦的記事本裡,這樣不知不覺,你心安靜在神面前了,你就喜歡信神的生活了。你對外邊那些吃啊,玩啊,還有潮流的事就不大感興趣了,看那些東西的次數就會越來越少,那些東西就越來越吸引不了你,勾引不了你了。

現在你們怎麼樣啊,是不是有時候還想看看這個那個的?(是。)那你們是怎麼處理的呀?有沒有原則?就隨性,行不行啊?想看的時候就多看會兒,不想看的時候就少看會兒,盡會兒本分,這麼做行不行?(不行。)怎麼就不行?一切順其自然嘛!(這是放蕩肉體。)哎,你要是這麼做,你的生命沒法長,你本分盡不好,得不著真理。跟你說實話,你要是這麼信那就得不著真理,你在這兒靠日子沒有用。你們想不想得著真理呀?想不想活出個人樣啊?(想。)那第一步得怎麼做啊?得規劃規劃自己的生活。有的人喜歡玩遊戲,一個禮拜玩一次,一次定二十分鐘,玩完了這一個禮拜就不能再玩了,不管哪天想插空玩玩就不能再玩了,再玩就得等下個禮拜。下個禮拜哪天呢?那就根據時間。定時為二十分鐘,自己定個鬧鈴,手機「嘀嘀嘀」一響,到時間馬上停止,今天不能玩了,玩到這兒,沒玩出結果也不能玩了。怎麼樣?(好。)說今天超時了,怎麼辦哪?罰下次。超時十分鐘,下次玩幾分鐘啊?(少玩十分鐘。)這次多玩十分鐘,下次就少玩十分鐘了,下次又超十分鐘,怎麼辦哪?下個禮拜不能玩了,是吧?(取消了。)你還得建立一個監督制度,你得告訴你旁邊的人,說我這個禮拜超了十分鐘,那個人就跟你說:「那下個禮拜你不能玩了啊,下個禮拜就只剩十分鐘了。」下個禮拜一不小心又玩了二十分鐘,那個人又告訴你「下個禮拜沒了啊,再玩我揍你」,你就不敢玩了,得監督。你得有些方法,人為的配合,人的克制,還有人的攻克己身,背叛肉體,捨棄自己的愛好,放下自己的愛好,它需要你付代價。你看你今天捨十分鐘,明天、下次捨十分鐘,這樣你就越玩越少,越玩越少,隨著年齡增長,你對有些東西、年輕時候的愛好一點一點地就不感興趣了。

你看十歲的時候有的人喜歡吃棒棒糖,到二十歲的時候,再在嘴裡含著棒棒糖他就不喜歡了。有沒有過二十、三十歲的人嘴裡還含個棒棒糖的?沒有了,基本上是沒有了。都是十來歲小孩,三五歲小孩,嘴裡含個棒棒糖那麼吃,一邊吃一邊喊媽媽,二十來歲的人基本上就不吃那個,再吃那就是調皮搗蛋的、不務正業的,是吧?那為什麼這個年齡段就不喜歡了?(隨著年齡增長覺得沒有意思了。)哎,這就是生命成長的自然過程、自然規律。你看女孩小時候紮辮,紮兩個辮,還紮兩個花兒,頭頂還紮個天毛辮,三個辮,現在怎麼不紮了呢?(幼稚,太傻了。)為什麼傻呢?那時候怎麼不知道傻呢?那時候需要,是吧?現在怎麼不紮了呢?現在這個年齡段她成熟了,她不需要。小時候都喜歡小粉衣服、小粉褲褲、粉鞋什麼的,那這個年齡段還能穿出去了嗎?那個時候你那麼喜歡,要說這一輩子都應該喜歡,那為什麼現在就不喜歡了呢?長大了,是吧?長大了,很自然就不喜歡了。但是在你能達到不喜歡那個期間、那個程度,這個過渡期間需要人採取一些辦法來約束、克制。克制呢,不能讓它完全沒有,要是沒有,人受不了,年輕人克制不住,不好控制,怎麼辦哪?那就得有辦法,有方法。你看上一年級的時候,老師領著玩老鷹抓小雞,老師要是不領著玩呢,小孩自己就得要玩,它有課間活動,小孩就得玩。一堂課上完玩十分鐘,上課的時間是四十五分鐘,中國的學校是這樣,學那麼長時間就需要玩會兒。你看小學一年級就學個一加一等於二、王二小放牛這些事,就這麼簡單,課間活動必不可少。但是上大學了,誰管哪?沒人管,愛玩不玩。這是怎麼回事啊?還玩老鷹抓小雞了嗎?(不玩了。)但是上一年級、二年級的時候不讓玩行不行啊?沙袋啊,跳皮筋啊,老鷹抓小雞啊,跳繩啊,不讓玩行不行?(不行。)那總玩行不行?不學習行不行?(也不行。)那後來怎麼辦哪?怎麼處理能讓學習跟玩劃分得當呢?既不耽誤學習還能正常成長,怎麼辦哪?(時間上劃分開。)那就得有計劃、有規律地生活,不能是兩個極端。要不什麼也不學,就讓他放羊,什麼知識學不著,要不就光讓學,一個勁兒,一天二十四小時當中八個小時基本上都讓他在課堂裡,一會兒都不讓玩,這行不行啊?(不行。)不行,那樣小孩就不願意了。多數年輕人信神,如果不是自己特別有勁兒,是跟著父母信的,或者是受家裡影響信的,他對信神的事興趣不是很大,尤其是對追求真理的事總是提不起勁兒來,一到聚會,兩個眼皮就打架,一不聚會呢,兩隻眼睛就瞪起來了,就精神了,一宿不睡都行,就能乾靠。一方面,這個敗壞的人類就不喜歡真理,不喜歡真理這是天性;另外一方面,你看人二十來歲的時候,他沒有什麼務正業、不務正業的概念,沒有什麼人生啊,以後的歸宿啊,信神哪,受造之物啊,造物主啊,天地萬物啊,這些概念他很淡,意識很模糊,不清晰;再加上現在的這個世界,花花世界各種信息啊,潮流啊,對人引誘太大,人的心不容易安靜下來。本身人有這些情形,就現在這個環境,你如果不加以規範自己的生活的話,不容易走上來。你看現在有這個信神盡本分的環境,你們好像都坐這兒安安穩穩的,能盡上本分,如果把你們放回家,你們可能有的人就站立不住,現在這個環境對你們太有利了。你們如果抓好這個時機,在兩三年之內能把自己信神的根基扎穩了,自己養成一個靈生活正常的習慣,對真理感興趣,對信神感興趣,信神的很多異象都能弄明白,信神該走的道路都能弄明白,都能透亮了,這根基扎下了,扎穩了,以後就是放你們回去,你們回到家或者回到本地教會,你們有現在這個身量,扎下根了,也沒什麼危險了,是吧?

現在就得把你們個人的生活,每個人的生活都作一個規劃,一天盡本分幾個小時,除了吃飯、大家嘮嗑或者是路途上耽誤些時間,吃喝拉撒這些事耽誤時間之外,盡本分,聚會,剩下的時間自己靈修啊,吃喝神話啊,禱讀啊,揣摩啊,追求真理啊,這些都得自己騰出一個時間來,作一個有效的規劃,別稀裡糊塗的。時間過得很快,眨眼這不就一年過去了嗎?覺著時間長嗎?眨眼你們不就多長一歲了嗎?去年還是小孩呢,今年就是大小孩了,明年就成大人了,還小嗎?(不小了。)你們好像還是小孩呢,按過去這個年齡不小了,都成家立業有一大幫孩子,上有老下有小了。那現在怎麼辦哪?最重要的事,你們得扎下根基來,是不是?扎下根基,怎麼扎根基啊?首先怎麼實行啊?(對自己的生活有規劃,每天該幹什麼,心裡有正事,有路途,不稀裡糊塗地過。)每一天該幹什麼,你得嚴格地按照這個課程表去實行。好比說,星期日,週末的晚上,晚飯後,可以自由活動,玩遊戲,結果你週一就玩上了,這行不行啊?(不行。)那怎麼辦哪?(還得有監督制度。)讓誰監督啊?(弟兄姊妹互相監督,或者讓身邊的人監督。)這就得禱告啊,得禱告讓神看著,是吧?人看人不管用,神看人管用。怎麼禱告啊?說:「神啊,我星期日該玩遊戲,但是我現在想玩,求你管教我,讓我玩不了,我就不玩了。」行不行?(行。)自己得有點辦法,也得有心志,你既然那麼定了,在神面前那麼定了,你說話就得算數,讓神鑒察你,你得接受神的鑒察。自己做錯事欺騙神,自己得認錯,得知道悔改,不能剛硬、悖逆,是吧?首先把每天的生活規劃好了,哪天玩,每天什麼時間靈修,什麼時間禱讀,臨到什麼事怎麼處理,按什麼原則辦,在自己的本分上盡好本分的原則是什麼、標準是什麼,這些都得定好了。再定一定什麼時間玩手機,什麼時間查手機,什麼時間查電腦,這個都分得清楚點兒。這些生活規律了,這日子一天一天地過著,你看不知不覺,你就照這個方式過著,一個呢,不覺得自己好像太無聊,另外一個,主要是信神生命進入方面,信神這方面大事你扎下根基了,不知不覺明白一些真理了,對信神的事不是糊裡糊塗的什麼也不懂了,也不是不感興趣了。嚴格地按照自己規劃的去實行,去生活每一天,臨到什麼難處啊,自己的問題呀,情形不對呀,得抓住,別放過,得省察,然後找神話對號,然後找出實行的路,爭取把它解決了。有時候有消極情形,看看是因為什麼呀?是自己的目的沒達到,還是自己的利益受到傷害了,還是自己的臉面掛不住,還是自己有了奢侈慾望了?為什麼消極了呢?怎麼回事啊?省察省察,爭取儘快地從消極裡走出來。人總消極怎麼回事,知不知道?人明白真理了還能消極嗎?(不能。)真理能不能解決人的消極情形啊?(能。)你們覺得能解決就好。定定計劃,生活要有規律,正常人性第一步就是生活有規律,不能無拘無束,放縱。信神要想信好,根基先得打穩!根基先扎下來,逐漸地把自己的那些惡習、壞毛病、不好的習慣、不好的生活方式一點一點地改掉,做有人性的人,做有正常人性生活的人。靈生活也得正常,正常人性的生活也得正常,有規律,不能吊兒郎當的,這樣,一方面本分能盡好,能有保障,另外,信神這方面的生活能有長進,也能規律,越來越正常。靈生活越來越正常,自己對信神的事看得越來越透,對信神的意義也看得越來越明白,世界上的事啊,社會的那些潮流啊,能吸引你的東西,能引誘你的東西,你越來越能放下,是吧?做真正的人,有沒有這心志啊?(有!)

你看在人還沒得著真理之前,人身量太小,外邊這些事很容易就把人勾走了,心不容易安靜下來。人的心不受人自己控制,你得不著真理,那心都不是你的,是誰的呀?被撒但控制著呢,不由你自己。所以說,人得竭力追求真理,你越實行你得的越多,你得的越多你就越明白,你就越有身量抵制外面的這些引誘啊,環境啊,各種邪說謬論啊。你會分辨它,你能看透它,你就能抵抗它;你不會分辨,你看不透,你就抵制不了它。所以說人身量小的時候,好多事儘量克制,人得配合,得有心志,得克制,別放蕩。得學會約束自己,常常來到神面前,讓神引導,讓神管教,接受神的管教,接受神的責打,讓神責打,然後你接受,從心裡順服,慢慢地你就知道神作的事都好,神的手一直沒離開你,神就在你身邊,這樣,你越來越感覺到神的真實存在,你的心對神的信就越來越真實、越來越扎實了。越來越扎實,這是不是就給你增添信心了?增添信心了,你身量是不是就大了?人身量大不在乎歲數大小,你看你們要是好好追求三年五年,你們能達到對神有真實的信心,能明白不少真理,雖然歲數小,那身量也能變大呀!不是老年人信的年頭多他就有身量了,不是說年齡小他就不能有身量,信神不是那回事,神不偏待人。你歲數再小,你有經歷,你總接受真理,總接受神的管教,總接受神的鑒察,能捨,能放下自己的利益、臉面,接受神的熬煉、試煉,你得的就多,那你身量就大。你身量大,對神的信、信心就大,信就真實,你能順服神的成分就多,你盡本分合格的部分也多。

妥了,今天就嘮到這兒吧,哪天有工夫再嘮。(感謝神!)生命進入的事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嘮完的,說上一輩子都說不完啊!越說人越明白,人越明白越想往上夠,聽這些話就越覺得好,你就覺得聽不夠。有些人說:「聽了幾遍了都是這些話,沒什麼區別。」這就是沒入門呢。入了門的人就是百聽不厭,聽多少年都不厭。你看那外邦人、大紅龍他就納悶,說:「這些人總聚在一起,就這些話翻來覆去的,聽著就好像是車軲轆話,成天在一起說,這些人為什麼怎麼聽都沒個夠呢?」他就納悶,他就解釋不了怎麼回事。你們心裡知不知道怎麼回事啊?(知道。)知道點兒,有點體會,是吧!那些人就不理解,說:「這些人二十年、三十年就總說這些事,沒夠,還總聽總聽,總不厭煩。」他們聽幾遍就煩了,他不追求啊,他不信,聽不懂,神不開啟他他聽不懂,所以他就得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