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12 叩門,就必給開門

中國 傾聽

1989年,我隨母親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信主後,我常常聚會、讀經,知道是神創造了天地萬物,是神創造了人類,也是神在供應著人類的一切。那時,講道人常給我們講:「無論有什麼難處,只要我們向主祈求,主就會幫助我們。因為主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太7:7-8)主是信實的,我們有了難處向主禱告,主就會垂聽我們的禱告,藉著聖經跟我們說話,帶領我們渡過一切的難關……」從那以後,無論是人生大事還是生活中的小事,我都向主交託。主果然垂聽我的禱告,藉著聖經上的話引導、帶領我,使我在臨到的問題、難處上知道該怎麼做、怎麼行,因此我把聖經看得越來越寶貴,走到哪兒都背著,形影不離。

1997年9月的一個星期天,我像往常一樣來到聚會點。講道的老姊妹說:「感謝主的恩待,今天我請了兩個小姊妹給咱們交通,大家有什麼問題可以提……」我一直很崇拜這個老姊妹,她十八歲信主,今年六十八歲了,信主五十年翻破了三本聖經,她對聖經那是相當精通啊,可今天她竟讓兩個二十多歲的小姊妹給我們講道,她們才信幾天主?能給我們講什麼道呢?我心裡很不服氣,但因是老姊妹推薦的,我也就沒說什麼了。當小姊妹教我們唱啟示錄22章1至5節《一道生命河的水》時,我覺得這首歌既新鮮又好聽,所以心情平和了許多。接著,她們又教唱了一首新歌《全能神已顯現在世界的東方》,我覺得這歌也挺好,既有氣氛又帶有活力,與教會以往唱的歌相比更能給人信心。此時我心裡對兩個姊妹也不那麼抵觸了。可不一會兒,小姊妹卻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還說神在末世又一次道成肉身成為人子顯現作工了,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話語審判潔淨人的工作,親自打開了小書卷……姊妹在說話間放下了聖經,拿出一本《羔羊展開的書卷》,我心裡一下子就翻騰起來:這些人信主居然把聖經放下了,這肯定不對!哪有信主不看聖經的?聖經是我們信主的依據,到任何時候也不能不看吧!我正要反駁她們,但一看老姊妹頻頻地點著頭,我就把話嚥了回去。想到老姊妹若認同她們所講的,那以我懂的這點聖經知識怕是駁不過她們,自己反倒難堪,不如等她們走後再找老姊妹談。信主離開聖經肯定不對,因為經上說:「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後3:16)聖經既是神所默示的,就代表神的心聲,是否遵守聖經,可是關乎到我們是得福還是受禍的大事,這件事含糊不得,可不能讓這兩個小姊妹把我們給誤導、帶偏了。我心裡一直很慌亂,揣著一肚子的不安,好不容易等到了散會,我看了看老姊妹,她似乎很認同小姊妹的交通,始終顯得沉穩又喜悅,我心裡不由得嘀咕:你怎麼不說話啊?就由著她們離開聖經講道嗎?你還是主的好管家嗎?

回家的路上,我越想越著急:我看了七八年聖經,現在竟然有人讓我們把聖經放下,而老姊妹聽了這話居然跟沒事似的,這怎麼能合乎主的要求呢?可教會的弟兄姊妹大部分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如果我不接受的話,萬一主真的回來了就是全能神,我不就錯過迎接主來的機會了嗎?但轉念又一想:我可不能跟他們一樣接受全能神的話而放下聖經,這可怎麼辦呢?因著心裡不安,腳下的路似乎也變得凹凸不平,我慌慌張張地回到了家。丈夫見我神情慌張,忙問我:「你怎麼心神不定的?有什麼心事嗎?」「唉!別提了,今天教會來了兩個小姊妹給我們講道,她們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打開了小書卷,這不,還給我們每人發了一本書,說這是神的新說話,讓我們以後就看這本《羔羊展開的書卷》。你說咱們信主多年,一直都看聖經,這聖經給咱們帶來多少益處啊,咱們什麼時候也不能放下聖經呀!」丈夫也驚奇地說:「噢,有這樣的事?」丈夫沉思了一下說:「我覺得你說得對,咱對主得有良心,信神就得看聖經,什麼時候也不能離開聖經。」丈夫肯定的回答更給了我持守聖經的信念。

晚上,我跪在聖經面前急切地向主禱告,求主看護他的羊,別讓人給偷走了。此後的幾天,我依然讀聖經。到了星期天,我帶上聖經提前出發,也把這本《羔羊展開的書卷》放進了包裡,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對待這本書,想聽聽老姊妹和大家的意見。見到老姊妹,我把自己的觀點一股腦兒地說了出來。老姊妹聽後笑了笑,說:「姊妹啊,這確實不是一件小事,需要我們慎重對待。如果我們在對待主來的事上盲目地下斷案,就很容易得罪主。你多在主面前誠懇地禱告,相信主必開啟光照,讓我們明白他的心意。」我沒想到老姊妹會說這話,但看到老姊妹的態度,似乎她對這件事已有了定論。晚上,我輾轉反側無法入眠,想到老姊妹信主多年是個有分辨的人,當年教堂混亂,她能在牧師長老的逼迫排擠中,藉著禱告尋求神的心意,毅然放下在三自教堂的地位加入家庭教會,冒著被抓坐牢的危險繼續事奉主。我對老姊妹很尊重、佩服,相信這次她也不會不經過禱告尋求就隨意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是這本《羔羊展開的書卷》離開聖經了,怎麼說也不對啊!主啊,我到底該怎麼辦啊?這時,我想到老姊妹的囑咐:看不明白的事,要多禱告尋求。於是,我就跪在主面前向主禱告:「為我們創始成終的恩主耶穌基督啊,現在弟兄姊妹都放下聖經,看起了《羔羊展開的書卷》,還說這是你的新說話,主啊!多少年來,所有信主的人哪有離開聖經的,可現在聚會交通的都不是聖經裡的內容了,主啊!我該怎麼信你呀?求你指引我前行的方向,因你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我願等候你的引領。」

此後,我仍然帶著聖經去聚會,當聽到聚會交通的內容與聖經的話相符時,我就勉強接受一點,不符合聖經我就當沒聽見,同時我也在等待著弟兄姊妹「醒悟」過來的那一天。但接下來我卻發現弟兄姊妹的情形越來越好,個個臉上都洋溢著喜悅之情,而我的心情卻是越來越沉重,只是強裝笑臉迎合著弟兄姊妹的問候。這天聚會,弟兄姊妹都在興致勃勃地交通對全能神話語的領受與認識,一個個高興得像得著了寶貝似的,而我幾乎聽不懂他們的交通,呆若木雞,一句話也搭不上,只能傻乎乎地站在一邊,我心裡感到很悲哀、很難受,只能在心裡向主呼求:「主啊!以往你是那樣恩待我,常常開啟我,現在你怎麼不開啟我了呢?難道你不要我了嗎?主啊,你是我唯一的盼望,求你不要丟下我……」雖然我努力地向主呼求,可卻感覺不到主的一點回應與安慰。我的心涼了,主不要我了……

回到家,我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悲痛,趴在床上向主失聲哭訴:「主啊,你知道我是愛你的,無論出現什麼情況,我都不會放下聖經遠離你。但我信你多年,從未感到心裡這樣的黑暗。主啊!求你不要向我掩面,求你憐憫我。弟兄姊妹都說這新說話是你再來的發聲,讀了這些話都有了很大的收穫,都活在歡喜快樂中,而我卻落在黑暗中感受不到你的同在。主啊!我心裡很痛苦,也很迷茫,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一切,主啊,這本《羔羊展開的書卷》真的是你再來的發聲嗎?若真是你的發聲,求你開啟引導我!讓我能聽懂你的聲音,我也願意跟隨你!」當我禱告到這裡時,腦海裡突然出現了一幅主耶穌站在門外叩門的畫面,似乎主已經在門外等待了很久。我心裡一驚,猛然意識到是我把主關在了門外,頓時自責、懊悔、虧欠的淚水奪眶而出……我顧不得擦眼淚,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拿出聖經,看到啟示錄3章20至22節中說:「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我確定這是聖靈的開啟,於是我再次跪在主前,悔恨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主,全能神啊,想不到我會以這種方式對待你的到來……是我瞎眼愚昧,聽不懂你的聲音,將你關在了門外……我讓你傷心失望了……若不是你的憐憫,我仍會棄絕你的發聲,活在黑暗中……全能神啊!我願向你回轉,接受你的說話,求你掩面不看我的過犯,繼續在我身上施行你的拯救。」禱告後,我心裡感到無比的釋放,壓在心頭的一塊大石頭好像也挪開了,我的心好輕鬆!從此以後,只要一有時間我就讀全能神的話語,恨不得把之前失去的光陰都彌補回來,但我心靈深處依然對神的作工離開聖經這事困惑不解。

一天,我打開神的話,看到神說:「信神到底該怎樣對待聖經?這是一個原則問題。……多少年來,人的傳統信法(就是世界三大教派中基督教的信法)就是看聖經,離開聖經就不叫信主,離開聖經就是邪教,就是異教,即使看別的書也務必是在解釋聖經的基礎上的書。就是說,你若說信主就得看聖經,你就得吃喝聖經,不可在聖經以外再崇拜別的不涉及聖經的書,否則,就是背叛神。自從有了聖經以來,人信主就成了信聖經。與其說人信主了,不如說人信聖經了;與其說人開始看聖經了,不如說人開始信聖經了;與其說人歸在主的面前,不如說人歸在了聖經的面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 一》)看完了這段神的話,我好像面對面的地聽到了神的教誨。是啊,我心裡的想法與神話揭示的一樣,認為信神就得看聖經,不可看聖經以外的書籍,否則就是背叛神。可我還是不明白,聖經不都是神所默示的嗎?我們信主不就是根據聖經嗎?那麼,歸在聖經面前與歸到神面前到底有多大區別呢?我繼續在神的話中尋找答案。隨後,我看到神的話說:「聖經屬於神在以色列作工的歷史記載,其中記載了許多古先知的預言,還記載了一些耶和華當時作工的說話。所以,人都把這書看為『聖』(因為神是聖潔、偉大的)。當然,這都是人對耶和華的敬畏之心,也是人對神的仰慕之心,人這樣稱這本書,僅僅是因為受造之物對造物的主充滿了敬慕之心,甚至有的人把這書稱為『天書』。其實,這書只是人的記載,並不是耶和華親自命名,或親自指導而作出來的,就是說,這書的作者不是『神』,而是『人』。稱為『聖』經只是人對這書的尊稱,並不是耶和華與耶穌共同探討出來之後又共同決定的,這只是人的意思。因為這書不是耶和華記載的,更不是耶穌記載的,而是許多古先知、使徒、預言家記載,後人收集彙編的一本在人來看特別聖潔的古書,而且在人來看,在這其中有許多人難測的高深的奧祕,有待於後人去打開。所以,人就更加認為這本書是『天書』了,加上聖經新約中的四福音及《啟示錄》,人對這書的態度就更不同於任何一本書了,就這樣,沒有一個人敢解剖這本『天書』,這都是因為這本書太『神聖』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 四》)全能神的話語揭開了千古的奧祕,把聖經的謎團解開了,也解開了我心中的困惑,神的話說:「聖經屬於神在以色列作工的歷史記載……」仔細揣摩真是這樣啊,聖經中所記載的確實都是神在以色列作工的歷史,是神在律法時代和恩典時代所作的工作,但神是創造天地萬物、主宰全人類的神,神一直在帶領、供應著人類,他怎麼可能只在以色列作工呢?又怎麼可能只說聖經中這些話呢?聖經被人稱為「聖書」,是因為其中記載了神的許多說話,人因著對神的敬畏而對聖經有了這樣的尊稱,但事實上聖經的作者是那些古聖先知、預言家和使徒,並不是神。看來,聖經並不都是神所默示的,並不都是神的話語,只是一本為神作見證的歷史書,難怪主耶穌說:「你們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約5:39-40)結合全能神的話,再對照主耶穌的話,我對主的話一下子明白了。於是,我在心裡問自己:神是造物的主,是生命的源頭,神能創造天地萬物、主宰萬有,聖經能作這些工作嗎?不能。這樣看來,聖經確實不能代表神,聖經與神不能相提並論,我應該跟隨神的腳蹤,不應該持守聖經拒絕神的新工作。越揣摩神的話語我對聖經的實質、內幕越有認識,也越感到蒙羞慚愧。想想自己多年來信神所持守的觀點,把聖經看得跟神一樣重要,等同對待,覺得離開聖經就不是信神,但事實上我對聖經的實質和聖經的原有價值根本不清楚,也從來沒想過信主與信聖經有什麼區別,對信神的實際含義一概不知,卻把自己的觀念當作真理,還口出狂言,拒絕神的末世作工說話,我實在太愚昧無知、太狂妄沒有理智了,但神並沒有按照我的無知對待我,沒有定我的罪,還開啟、帶領我,把我一步步從聖經裡帶出來,來到了神的寶座前,得以接受全能神話語的餵養澆灌,逐漸明白了一些真理,認識了聖經的實質內幕。我封閉已久的心門終於向神打開了,再也不躲避神的拯救了,而是在神新的發聲說話中,盡情地享受著寶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供應,我由衷地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

上一篇:這聲音從哪兒來的

下一篇:主已在東方顯現了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