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我找到了真正的家

美國 洋洋

在我三歲的時候爸爸就去世了,那時媽媽剛生下弟弟,奶奶因為迷信,就説爸爸是被弟弟和媽媽剋死的。無奈,媽媽只好帶着弟弟到外公家住,所以從我懂事開始就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爺爺奶奶雖然待我很好,但我還是覺得很孤單,很想跟媽媽、弟弟在一起,盼望像其他小孩子一樣能得到媽媽的疼愛。其實我的要求不高,只是想有個真正的家,媽媽能疼愛我,能跟我説説心裏話,但是這點要求也成了我的奢望,我只有在周末才能見到媽媽。當我在學校遇到困難的時候,媽媽也總是不在我身邊,我就像路邊的一棵小草,無人問津。久而久之,我變得很自卑,什麽事都憋在心裏,不會主動與人交流。十六歲那年,村裏有些人去國外務工,我也動心了,心想:家裏條件不好,如果我出國了,就能自食其力,再貼補家裏一點,這樣也能讓家人生活好一些。

2000年8月,我隻身來到美國打拼。在這裏,我每天起早貪黑地工作,身邊又没有可以説心裏話的人,我外表强撑着,内心却感覺特别孤獨、凄凉。每當這時,我就很想念家人,更盼望自己能有一個幸福的家。

二十一歲那年,我在餐館打工時認識了我的丈夫,他為人實在,孝順父母,我對他有了一些好感。有一次,我不小心把脚扭傷了,他竟然辭掉工作來照顧我,這使我很感動,慢慢地對他産生了依賴。2008年4月,我們結婚了,我覺得自己找到了可以托付一生的人,也終于有了屬于自己的家,我心裏感覺很幸福,多年的願望終于實現了。婚後,我和大姑姐合夥開了一家建材公司,由于一大家人只有我懂英文,所以整個公司基本上都是我在支撑着。我一邊照顧着一家人的生活,一邊打理着公司。經過幾年的打拼,我不但幫丈夫還清了以前的債務,家裏還攢了些積蓄。本以為我的付出能贏得丈夫一家人的尊重,但事實却給了我一個迎頭痛擊。當事業有些成就後,我們打算生個孩子,可我始終没有懷孕,為此我吃了很多藥,找了很多醫生,却看不到絲毫的希望。丈夫是家中的長子,家裏的老人和親戚因着我們没有孩子對我們很失望,面對這樣的壓力,丈夫對我的態度也大不如從前。隨之,婆家所有的人對我的態度也都改變了,大姑姐常常説話排擠我,還在我丈夫面前歪曲事實説我的壞話。我感到很委屈,就把自己的心裏話跟丈夫説,丈夫不但不理解我,有時還把我大駡一頓,這更讓我感到傷心、委屈。後來,我們到醫院再次檢查,才確定其實是丈夫的身體有問題,但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幾年的争争吵吵,我們的感情已經出現了問題。從2012年初開始,丈夫就經常回國看病、經商,每半年回來一次,每次回來都只是為了拿錢,説他在國内經營的公司需要資金周轉,而對我却漠不關心。就這樣,經過三年多的聚少離多,我們的關係更加疏遠了。

2015年9月,我們終究以離婚收場。令我最痛心的是,在分割財産時,丈夫竟然委托律師讓我簽一份合同,如果法院不批我們離婚,那我就要在一個禮拜之内把屬于自己的那部分財産全部給他。律師讓我慎重考慮,如果簽了這份合同對我很不利,還説他可以幫我寫一個協議書争取贍養費。看到丈夫的無情無義,我特别寒心,從戀愛到結婚,將近十年的時間,我為丈夫和這個家所付出的一切是任何金錢與物質無法相比的,可如今,因為丈夫不能生育,丈夫和他的家人却將一切過錯都推給我,對我如此絶情,絲毫不考慮我的感受。我的付出换來的是太多的傷心和委屈,我太累了,不想再和他們有任何關係,只想盡快離開這個家,遠離這些讓我傷心至極的人。于是,我毫不猶豫地簽了字。

離婚後的我感覺很無助,不知道還可以相信誰,也不知道可以和誰説説知心話。每當想起自己失敗的婚姻,我就很壓抑,很痛苦。再看看現在的自己,為了生孩子,吃了太多含有激素的藥物,身體比原來胖出一半。我很害怕别人看見我現在落魄、狼狽的樣子。外表上,我假裝堅强,但内心已經脆弱到了極點,我真的很渴望有一天能過上心靈釋放的生活。就從那時起,我有了想去信仰上帝的願望。

此後不久,一天我去商場買衣服時碰到了Carmen,她很熱心地幫助我,我們互相留了聯繫方式。後來,我在微信上看到她的帖子,知道她是基督徒。Carmen常常給我分享神對人的愛,我心裏很受感動。我漸漸發現原本封閉的我願意敞開心與人交流了。在我和Carmen來往中,我把這些年來心中的苦水都向她倒出來,Carmen很理解我的苦楚,并且和我談了她與我相似的經歷,我感覺自己遇到了知心人,心裏暖暖的。有一天,Carmen約我去另一個姊妹家,在那裏我遇到了全能神教會的Kevin弟兄和其他幾個姊妹。接觸中,我覺得他們跟我以往接觸過的人有很大區别,在我接觸的人中,即使是自己的親人、朋友,與他們交心也不會得到真正的理解,反而擔心自己的遭遇會被他們嘲笑,所以我不願意與任何人説心裏話。但是和Carmen他們在一起相處讓我感到很輕鬆,因為他們都能理解我的痛苦,還和我分享他們的經歷。真是難以想象,第一次見面大家就可以這麽真誠地敞開心交流,分享各自的經歷,我覺得弟兄姊妹待我比家人還親,這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生活幾十年從來没有享受到的,我心裏很受感動。

後來,我們一起看了全能神教會的音樂劇《小真的故事》,我的心被觸動了,視頻中的故事太真實了:主人公小時候和身邊的朋友天真無邪地在一起玩耍,等長大以後遇到利益紛争時,人的心都漸漸地變了,開始勾心鬥角,甚至反目成仇、互相厮殺,没有任何親情、友情可言。這不禁讓我想到自己跟丈夫打拼多年,就因為我們没有生孩子,導致感情破裂,最後在分財産的時候,丈夫竟然還算計我。想想人真的太可怕了,在利益面前,所有的感情都是那麽的不值得一提。幸運的是,視頻中的主人公在最後找到了神,回到了神的家,神成了她唯一的依靠,她不再孤獨,也不再彷徨無措。看到這些我真的很感動,眼裏噙滿了泪水。我想:「小真回到了神的面前,揭掉了為生存而套上的假面具,真心地活在神面前,得着了神的拯救,能釋放自由地生活,那全能神一定也會拯救我,讓我活得也像小真一樣快樂。」當聽到全能神説:「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没有依靠,没有幫助,却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着頭皮支撑着没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是這樣没有盼望,他也是這樣没有目標地生存着,只有傳説中的那一位聖者將會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來到的人,這個信念在没有知覺的人身上遲遲不能實現,然而,人還是這樣盼望着。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没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苏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凉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轉,等待着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裏走出來的,不知什麽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麽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麽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裏等待着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聽了這些話,我彷佛聽到了母親在呼唤我,又彷佛回到了母親的身邊,心中無比的温暖。原來,神一直在我的身邊守候着我,等待着我的歸來,我不再是孤單的一個人,神知道我的處境和需要,在我心靈最痛苦無助的時候,藉着弟兄姊妹給我傳福音,把我帶回神的家中,讓我接受神的拯救,享受神對我的愛。那一刻,我如同迷失的孩子終于找到了家,找到了親人,我真的感覺很幸福!

後來,我過上了教會生活,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我感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依靠,活着也有了目標和方向。但是由于我明白真理太少,每當想起那段失敗的婚姻,我心裏還是會痛,恨丈夫一家人那樣對待我,這時就會陷在痛苦中。于是,我把自己的苦惱向神禱告,也把自己的難處跟弟兄姊妹敞開交通,尋求真理解决。一次,Kevin弟兄給我分享了一段全能神的話:「人在這不同的時期中跟隨着神走過來,却不知神主宰着萬物生靈的命運,不知神是如何擺布着萬物、指揮着萬物,這是如今以至于早先的人都未能得知的。究其原因,不是因為神的作為太隱秘,也不是神的計劃還未實現,而是人的心、人的靈離神太遠,以至于人到了在『跟隨神』的同時仍在事奉着撒但的地步,人仍是不覺察。没有人主動尋求神的脚踪與神的顯現,没有人願意在神的看顧與保守之中存活,而是願意依靠撒但、惡者的侵蝕來適應這個世界,適應這個邪惡人類的生存規律。至此,人的心與人的靈成了人獻給撒但的貢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長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應當的游玩場所。這樣,人在不知不覺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所在,神的律法、神與人的約在人的心中逐漸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日久天長,人都不再明白神造人的意義,不明白神口中的話語,不明白從神來的一切,人便開始抵觸從神來的律法與典章,人的心、人的靈麻木了……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這就是這個人類的悲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Kevin弟兄交通説:「我們之所以活得這麽痛苦,都是因為我們接受了撒但的思想觀點和生存法則,被撒但苦害、敗壞導致的。其實,我們人類被撒但敗壞了幾千年,早已習慣了撒但灌輸給人的一切,都在憑着撒但的生存法則活着,變得唯利是圖、自私卑鄙,不講良心。就如你前夫一家人能這樣對待你,也是受撒但灌輸的『傳宗接代』『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養兒防老』這些封建思想支配,而你丈夫在分財産的時候絲毫不顧多年的夫妻感情,也是受『金錢至上』『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些生存法則的影響、支配,變得自私自利、冷酷無情。因着撒但的敗壞,人與人之間根本無法和睦相處,生活也没有幸福可言。我們所受的痛苦都是因着撒但的苦害造成的,我們的家人也都在撒但的苦害之下,整個人類都活在撒但的權下,身不由己地被撒但殘害着。所以,没有神的帶領,人憑撒但的哲學法則活着就没有真正幸福快樂的人生。我們活着最需要的不是物質的財富和親人的關愛,而是神的拯救,需要的是神話語的供應,只有神能帶領我們擺脱撒但的敗壞、苦害,恢復我們的良心理智,使我們活出真正人的樣式,得到釋放自由。」聽了Kevin弟兄的交通,我恍然大悟:原來活在痛苦中的人不止我一個,而是整個人類都受着撒但的愚弄,活在撒但的敗壞中,都在痛苦中挣扎。人只有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才能脱離撒但的苦害,從這些痛苦中走出來,這是唯一獲得幸福、自由的途徑。明白了這些,我心裏亮堂了很多,也釋放了很多。

明白了人活着痛苦的根源以後,我知道了自己與前夫一家人的怨恨都是撒但苦害的結果,便有意識地試着去寬容前夫一家人,不再記恨他們。當我按着神的話實行時,心裏也多了一些喜樂。2016年8月的一天,我在路上看見前夫,我們互相打了招呼,我清晰地感覺到自己心裏已經没有了怨恨,因我知道他也活在撒但的苦害中,也在受着撒但的愚弄和折磨,如果有機會我會把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他,讓他也能來到神面前,得到造物主的拯救。那一刻,我感覺神真的太可愛了,神的話就是真理,我們只要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拯救,就能脱離撒但的捆綁,得到釋放自由,活得幸福快樂。

每當看歌舞視頻《迦南美地的快樂》的時候,我就感到很幸福,覺得這首歌唱出了我的心聲:「我回到了神的家中,心情快樂激動無比,有幸認識實際的神,我的心已交給了神。雖然經過了流泪谷,我看見了神的可愛,我對神的愛日益增多,我心因神而快樂。神的美麗使我着迷,我心緊緊貼着神,我心對神愛不够,心底裏滿了贊美的歌。在這迦南美地上,新鮮活潑充滿生機……迦南美地是神話語的世界,活在神的愛中享受無比。果實纍纍飄清香,在這裏生活幾天的人,都會無比愛戀,再也不願離開這裏。……」回想自己一路走來,不管中途經歷了些什麽,神都一直在我的身邊守候着,最終把我帶回了神的家中。現在我天天享受着全能神話語的澆灌與供應,内心的痛苦得到了解决,也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得到了真正的自由、快樂。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我要好好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的愛!

上一篇: 38 神就在我的身邊

下一篇: 40 別樣的拯救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9 患難路上神的話語激勵我

神的話在我裡面開啟引導:「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強大的力量,我在心裡一遍遍地默念著。是啊!今天神道成肉身冒著生命危險來到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作工說話,給我們帶來了真理、道路、生命,使我們的生活有了光明,人生有了方向。神如此花費心血代價就是為了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敗壞,讓我們能得著真理作生命,成為一個蒙神話語拯救的人。而今天撒但惡魔如此摧殘我,它的險惡目的就是要讓我放棄真道背叛神,從而使神拯救人的計劃落空。我絕不能向撒但屈膝、讓神失望,我要為真理而受苦,為得著真理而忍受更多的苦難,這樣即使死了也值!也不枉稱為人!這夥惡魔一直對我審訊到天亮,但因著神話語的激勵,我挺過來了。

6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與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險些喪命,但這兩次不平凡的經歷卻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堅實根基。在痛苦患難中,全能神給了我最實際的真理澆灌與生命供應,不僅讓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嘴臉,認識了它瘋狂抵擋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領略了神話語的威力與權柄。我能兩次從中共魔爪中死裡逃生,這全是神愛的眷顧與憐憫,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何時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麼危險患難,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積極傳揚神的話、見證神的名,以自己真實的奉獻來還報神的愛。

19 黑暗魔窟中閃爍的生命之光

在那黑暗魔窟裡,是全能神的生命之光驅散了魔窟中的黑暗,使我仍能讚美神,享受神話的生命供應,這是神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在這次中共政府殘酷迫害中,是全能神一步步引領我勝過了惡魔的圍攻,從撒但的魔窟中走了出來。這讓我切實認識到,撒但無論多麼凶殘、囂張,它永遠都是神的手下敗將,而唯有全能神是最高的權柄,能作人堅強的後盾,能帶領人戰勝撒但、戰勝死亡,使人頑強地活在神的光明中。

27 患難激發了我愛神的心

神的話給了我力量,也給我指明了實行的路——追求愛神、把心歸給神!此時我心裡頓時明如水晶:今天神允許這樣的苦難臨到我,不是為了折磨我、故意讓我受苦,而是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中操練把心歸向神,能夠不受撒但黑暗勢力的轄制,心仍能親近神、愛神,無論何時都不發怨言,接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想到這我不再害怕了,不管撒但怎麼對待我,我只管把自己交給神,盡其所能地追求愛神、滿足神,絕不向撒但低頭。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