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目錄

82 神家才是我真正的家

我原來是一個非常脆弱的人,簡直不堪一擊,若不是全能神拯救了我,保守恩待了我,我不知早已死在什麼地方。在一次又一次的熬煉中,是全能神給了我生存的勇氣,使我能夠面對現實頑強地活下去。信全能神,我才找到了我真正的家。

2001年的夏天,經牧師介紹,我與一個主內弟兄訂了婚。我想我們有著共同的追求,他為教會花費,我帶主日學,將來我們一定會為教會獻出所有的力量的。從那一刻開始,我就認定我們是合一的,將共同走完以後的生命歷程。於是我開始編織起我們的未來:在優美的旋律中,我穿著潔白的婚紗,挽著他的胳膊緩緩地走向舉行婚禮的教堂;我們過著相敬如賓的生活,夫妻恩愛,彼此包容;不久,我們又有了孩子,他(她)特別可愛,在我的眼中他(她)是世上最漂亮的孩子……我一直陶醉在自己對未來生活的憧憬中。

正在我們籌辦婚事的時候,我接受了神的第三步作工,這更使我興奮不已,因為自己有幸趕上了神道成肉身在中國作的審判潔淨的工作,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了!當我準備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時,一連幾次,我連他的面也見不著。他莫非在故意躲著我?我納悶了: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躲著我呢?為什麼不理我了?我做錯了什麼?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聽說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決定跟我斷絕關係,劃清界限。知道了這些後,我困惑了,就因為我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嗎?那不正是我們盼望已久的嗎?以往等啊、盼啊,主今天終於來了,我們更該同心合意地來事奉主呀!面對這一切,我到底該怎麼選擇?是堅定地跟著神往前走,還是離開神的新工作與他和好,來實現我所憧憬的「美好的生活」呢?就在我消沉到最低點時,神開啟了我,讓我想到自己即便失去了世上的所有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神的同在。我想起了一首剛學會的詩歌:「失去神的時候,就像浮萍漂流無依,沒有神你與我同在人生變得多空虛。啊不是所有的言語能夠讓我喚回你,在我心裡不能忘記你,含著滿眶的淚滴。思念你,思念你,在我心裡告訴你,我心天天在盼望著你,我心時時想念著你,啊!我心在愛著你,直到用愛把你喚回來。」是啊,失去一個人的愛護沒有什麼,我若失去了神不就像浮萍一樣飄流無依嗎?沒有神與我同在,人生不就變得空虛了嗎?結了婚的人不信神不是照樣過著虛空的生活嗎?現在我有神,還有神話,我不是最幸運的人嗎?於是我找到神話,看到全能神說:「作為一個正常的人來說,作為一個追求愛神的人來說,進入國度做子民就是你們的真實前途,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誰也比不上你們有福氣,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不信神的人都是為肉體活著,為撒但活著,你們今天是為神活著,是為通行神的旨意而活著,所以說你們的人生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只有這班被神揀選的人才能活出最有意義的人生,其餘在世上的任何一個人也不能活出像你們這樣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看了神話我心裡透亮了許多。「神啊,我不願枉活一世,我願珍惜這千載難逢與你相聚的好時光。我願追求活出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我默默地向神禱告。在這之後,我又接觸了許多像我一樣的年輕的弟兄姊妹。有時我們在一起暢談我們各自的心聲,談談神在我們年輕人身上的期望,尤其看到神話:「我希望弟兄姊妹都理解我的心,我也希望更多的『生力軍』站起來與神配合,共同完成這個工作,相信神會祝福我們的,我也相信神會賜給我更多更多的知己的,使我走遍天涯海角,讓我們之間有更多的愛,我更堅信神會因著我們的努力而擴展他的國度的,願我們的努力都達到空前盛況,讓神得著更多的年輕人,願我們都為此多多禱告,不住地祈求,使我們的一生都在神的面前,與神親密無間。讓我們中間從此再無間隔,讓我們都在神面前發誓:共同努力!忠心到底!永不分離,永遠在一起!我願弟兄姊妹都能這樣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使我們的心不變、志不移!為了達到神的心意,我願再說:努力吧!奮力拼搏吧!神必會祝福我們的!!!」此時,我的心志更大了,我要緊緊跟隨神的腳蹤往前走,人間沒有真愛,也找不著真正的愛情,惟有神是最值得人去愛的,我願把心中的愛獻給神,此時,我不再覺著自己孤苦伶仃,也不覺得自己受了委屈,我暗暗立下心志:為神花費一生,為神獻上自己。在我走投無路時,是神的話拯救了我,把我帶到了神家這個大家庭中來。

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盡本分,天天與弟兄姊妹們在一起快樂地生活著。在跟隨神的過程中,我看到了神的作為,因此更願意追求愛神、追求滿足神了。可緊接著,更大的試煉臨到了我。我的哥哥、嫂子不信神,他們見我不提結婚的事了,而是天天出去盡本分,就越來越不能容忍我的存在。即便我沒吃、沒用他們的,他們也不放過我,特別是我嫂子,天天指桑罵槐地說:「不要臉,天天白吃飯,這麼大的人了,還靠人養活……」從外表看我們是一家子,實質上關係早已經破裂了,她與我已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2002年秋天的一個晚上爆發了一場家庭大戰,嫂子把我趕出了家門,還說:「去信你的神吧!再也別回這個家了!」我跌跌撞撞地從家裡跑出來,一口氣跑到了鐵道旁,看看四周漆黑一片,見不到一個人,淒楚之情油然而生,天空中的星星一閃一閃的,好像在勸慰我,我的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我心裡默默地想:我沒有家了,這回我真的沒家了,成了無家可歸的人了,成了一個孤苦伶仃的人了。聽著地裡的蟋蟀忽高忽低的鳴叫聲,我的心悲傷極了。我望望鐵軌,心裡有個意念:「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活著還有什麼意思,臥軌自殺吧,反正家人也不要我了。」自己不自覺地望了望天,此時想到了神,神話在裡邊開啟:「現在多數人認識不到,認為受苦沒有價值,世界也棄絕,家裡也不平安,神還不喜悅,前途暗淡,有些人痛苦到一個地步都想到死,這還不是真實愛神,這樣的人是狗熊一個,沒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神巴不得人能愛他,但人越愛他,受的苦越大,越愛他,受的試煉越大。你愛他就有各種各樣的苦都臨到你,你不愛他就可能一切順利,周圍環境也平息了。你一愛神,總覺著周圍有許多環境勝不過去,而且因著自己身量太小而受熬煉,還不能滿足神,總覺著神的心意太高,人夠不上,因著這些事受熬煉,因著自己裡面有許多軟弱、有許多地方不能滿足神的心意,裡面受熬煉,但你們都得看清,藉著熬煉才能得潔淨。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神話點中了我的要害,我沒有毅力,是懦弱無能之人,但我不願做狗熊。既然只有藉著熬煉才能得潔淨,才能為神作見證,我應該吃這個苦;神來在地上為了拯救人還無辜受了很多的苦,全能神說:「作為一個正常的人,誰無浪漫的童年?誰無五彩斑斕的青春?誰無親人的溫暖?誰無親朋故友的愛憐?誰無別人的尊重?誰無溫暖的家庭?誰無知音的安慰?而這一切他哪曾享受?誰曾給他一點點溫暖?誰曾給他一絲一毫的安慰?誰曾給他一點點人性的道德?誰曾寬容過他?誰曾與他共渡苦難之日?誰曾與他共渡人生的苦難生活?」記得剛看到這些話時,自己並未體會到神所忍受的痛苦,但在此時此刻我才稍稍體會到神來在人間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神為我付出的實在是太多了,而我所做所想又太讓神傷心,我太沒良心了,把神的帶領、恩待、高抬、託付放在一邊置之不理,而把自己的得失看得很重要。「神啊!我不能死,今天我只要還有一口氣,我就要活下去,只要能讓你那顆憂傷的心在我身上得到一絲安慰,受再大的苦我也願意。」我擦乾眼淚,振作了起來,想到神話中所說的:「年少的人不該沒有理想、志氣與蓬勃向上的氣質;年少之人不該對前途心灰意冷,也不該對生活失去希望,不該對未來失去信心;年少之人對自己今天選中的真理之道應該有毅力走下去,實現自己為我花費一生的願望……」我立下心志,一定要為神盡上我的全力。是神的話溫暖了我這顆破碎的心,全能神又一次把我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

以後的日子,我一直在教會裡盡本分,時時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中,活在充滿神愛的大家庭中。有一次,因白天淋了雨,我回到接待家後,晚上突然發起高燒來。我只覺著渾身滾燙滾燙的,嘴唇乾乾的。後半夜我一直迷迷糊糊的,燒得連起來吃藥的勁也沒有了。朦朧中,我想起了我的媽媽,以前我生病時,都是媽媽給我涼好水,拿好藥,催促著我吃。今天在外邊生病了,心想我再也不會享受到媽媽那無微不至的照顧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覺著一隻手在我的額頭上輕輕地摸了摸,還聽見說:「發燒了,準是雨淋的。」原來是接待家庭的大媽。過了一會兒,一股姜糖水的味道撲鼻而入,緊接著,一小勺姜糖水送到了我的嘴邊,「慢點喝,別燙著。」在柔和的聲音下,一股暖流也隨著姜糖水溫暖了我的全身。大媽自己的身體也不好,還這樣地照顧我,我的眼淚不知不覺流了下來……今天,是神的愛使我們這些素不相識的人走到一起,成了一家人。神啊,感謝你的愛!

沒有全能神的拯救就沒有我的今天,是全能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給了我一個溫馨的「家」。在我走投無路之時,總有神的愛臨到我這敗壞的人身上,給我指出實行的路來,將我拯救。親愛的弟兄姊妹快點來到全能神面前吧!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我們,神家才是我們真正的家。下面這首詩歌最能表達我的心情:

192 在這裡我們同相聚

在這裡我們同相聚,是愛神的人聚在一起,沒有成見親密無間,心中充滿幸福和甜蜜。以往留下內疚和欠意,今天互相理解活在神愛裡,在一起多麼快樂沒有肉體,弟兄姊妹彼此相愛成為一家人。

在這裡我們同相聚,是五洲四海聚到一起,歷經敗壞蒙了拯救,有了相同的語言和心志,彼此傾訴離別之情,互相交通經歷和認識,如今踏上光輝燦爛人生路,前景美好,充滿生機充滿光明。

在這裡我們同相聚,但不久我們又要分離,肩負神託付帶著神心意,為了工作需要又要各奔東西。相聚時充滿歡聲和笑語,分別時千言萬語互相勉勵,神的愛激勵我們忠心到底,為了美好明天盡上我們微薄之力。

河北省秦皇島市 程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