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目錄

99 我蒙了全能神極大的拯救

我這個人名譽、地位心很重,心裡特別喜歡地位,喜歡讓人崇拜、仰望。為了能得到這些,我不知受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淚。小時候我家生活條件很差,我又是家中的長女,因此,讀完初中之後父母就不同意我再繼續讀書了。為了能出人頭地,我硬是不顧父母的反對,省吃儉用讀完了高中,但心比天高的我卻在高考中落榜了。從此,我只得帶著悲觀、失望的心情每天與父母一起面朝黃土背朝天——下地幹活。奮鬥了半天,一心想出人頭地的我沒能一躍成為人上人,依然還是老本色——農民,我滿肚子的委屈、痛苦,恨自己沒長個聰明的腦袋,埋怨父母沒權沒勢。結婚後,我又無奈地擔起了一個家庭主婦的角色,每天面對沒完沒了的家務事,我心裡更是苦悶,也很不甘心,覺得這樣活一生太委屈了,心裡總是埋怨:老天爺對我太不公平了!為什麼能讓別人有身分、有地位,就不能讓我在人中間做個人上人呢?難道就讓我這樣窩囊地活一輩子嗎?……就這樣,心高氣傲、自命不凡的我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苦澀的淚水不知流了多少。

後來,我蒙主的大愛信了耶穌。從聖經中我發現了許多以往不知道的東西,也知道了許多自己從未聽過的真理,這讓我感覺聖經比世界上的任何知識都高、都好,同時也燃起了我心中的希望,心想:在世上我看來是得不著什麼了,但如果我好好信主、讀聖經,將來做一個為主作工的傳道人,走到哪兒都有人崇拜、仰望,這樣不也能出人頭地嗎?從此,我便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鑽研聖經、為主作見證、傳福音上。隨著我傳的人越來越多,慢慢我在人中間有了地位,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同工。當看到壓在自己心底三十多年的願望終於實現時,我心裡喜不自禁:主耶穌總算給了我一個「官職」,讓我這個英雄有了用武之地,有了出頭之日,感謝主!從此我為主受苦、花費的勁頭更大了,可謂是頂酷暑、冒嚴寒,風雨無阻。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蒙神高抬,教會安排我擔任二線指揮。看到自己如今比信耶穌時跑的範圍更大,接觸的人更多,我更是喜在心裡樂在臉上,雖然每天起早貪黑、披星星戴月亮地到處傳福音,但我從不覺苦也不覺累,而且心裡還想:只要我好好追求,好好傳福音多得人,教會肯定還會讓我擔當更大的託付,那時我就能擁有更高的地位……我越想越美,越想越覺得自己前途無量。然而,當我為得到更高的地位而努力奔跑了一年多以後,神家開始調整教會行政機構。我心想:雖然我跟隨神時間不長,但就依我的工作果效與我為神受苦、花費的信心而言,起碼能保住原位。選舉結果出來後,我傻眼了,我不但沒榮升,竟然連原有的「官職」都失去了,成了「平民」。當時,我就感覺自己好像是從天上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又像是一個百萬富翁一夜之間成了窮光蛋,失落、痛苦撕扯著我的心。為了不讓別人看出我內心的痛苦,我強裝笑臉離開了聚會點,之後滿臉沮喪地拖著如同灌了鉛的雙腿回家了。

回到家後我一頭栽到床上再也爬不起來了,心裡就像失去了生命一樣痛不欲生。想想自己自從信耶穌以來,雖然沒有太高的地位,但起碼也是弟兄姊妹仰望的對象,而且為了信神我風風雨雨跑了多少路、受了多少苦,受了多少世人的譏笑、毀謗,失去了多少肉體的安逸享受,沒想到如今卻落得個一無所有、一敗塗地的結局,頓時,灰心、失望、痛苦一起襲上心頭,委屈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越想越覺得活著沒有意思了……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與以往判若兩人,為神撇棄花費、早出晚歸傳福音的身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萎靡不振、渾身無力、神魂顛倒的喘著氣的活死人。我在家裡待著看誰都不順眼,聽誰說話都心煩,神話也不想看了,詩歌也不想聽了,禱告也沒話了,就是聚會也是迫於無奈(因我家是聚會點),就連每天的一日三餐也都是在家人的勸說下才勉強吃點。在此期間,儘管丈夫一直給我讀神話、交通神的心意,讓我聽詩歌,但我一句也聽不進去。我如同活在了黑暗的地牢裡一般,心裡沒有一絲光亮,就這樣我與神對抗了整整一個星期。一天晚上,丈夫打開播放機讓我聽詩歌,無意中我聽到詩歌中唱到:「神哪!……你是神,我是塵土,我該敬拜你;你是造物的主,我是受造之物,我應該絕對順服你,該以自己的心來愛你。不管神你是否看得起我的愛,我願耗盡我所有來滿足你。」這幾句歌詞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心,使我那死去的靈甦醒過來。是啊,一個灰塵不如的受造之物在造物的主面前還有啥可說的呢,不太應該無條件地順服嗎?想到彼得是跟隨在主耶穌身邊的門徒之一,他還能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來敬拜神,不追求什麼名利地位,只以愛神的心來順服神、滿足神。與彼得相比我算個什麼東西?我又有什麼資格向造物的主提要求呢?又有何理由讓造物的主來滿足我呢?這麼多年來我享受神的恩典還少嗎?今天我的一點要求神沒有滿足,我就能如此與神對抗,我的良心哪去了?我的人性理智哪去了?我這樣對待神還配稱為人嗎?……我越想越覺得對不起神,覺得自己虧欠神太多、太傷神心了,心裡充滿了內疚、懊悔與自責,不由得俯伏在神面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雖然信你跟隨你,但卻不曾滿足過你,更沒有愛過你,只知道追求名譽、地位,一門心思就想在教會『當官』,『當大官』,以至於為了能『升官』我撇棄花費、不辭勞苦,我所做的都是為了能得到更高的地位,讓更多人高看。我把名利、地位當作至寶,甚至當成了我的命根子。當得到地位時,我就感覺活著有樂趣,感覺自己的明天無限美好;當失去地位時,我就像丟了命一樣,感覺無法活下去。由此看到我的名譽、地位心太強了,今天若不是你這樣的顯明、對付,我只能越來越狂妄自大,以至野心通天,最終只能被地位斷送,被撒但侵吞。現在我明白了你奪去我的地位正是對我的拯救,是對我最好的保守。只恨我瞎眼、無知,不但不感謝你的拯救,反而一直活在悖逆的情形裡與你對抗,真是傷透了你的心。神啊,求你憐憫、饒恕我這個悖逆之子,我願效法彼得,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來敬拜你,不管你怎樣對待我、給不給我地位,我都要盡上自己的本分來滿足你。」禱告後,我的心靈得著了釋放,心中的痛苦憂傷也消失了,好像從死裡復活一般,得以重見天日。第二天,我滿懷信心地投入到了福音工作中。

在這次熬煉中,我雖然認識到了自己追求名利、地位的心太強,知道了自己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應盡好本分滿足神,不該追求什麼名利、地位,但我對自己的本性實質並沒有真實的認識,對名譽地位的實質也沒有看透,致使在後來的盡本分中,當看到別人被提拔做了帶領,我心中的慾望就又開始往外冒:別人能做帶領,我為什麼就只能做普通的傳福音人員呢?我也不比他們差呀,不行,我得好好追求,爭取有一天能東山再起……於是,我便繼續發揚不怕苦、不怕難的精神,竭力與神「配合」,力爭傳福音多得人,以便早日實現自己的願望。終於,在2003年,我如願以償「官復原職」了,當時我心中的喜悅無法用言語表達,心裡對神是感謝不完、讚美不盡,當初立志為神花費、奉獻、受苦的熱火再次在我心中燃燒起來。一段時間後,當看到工作有點果效時,我便開始沾沾自喜、自我欣賞,認為還是我行,是我有工作能力、肯吃苦付代價,工作才有了好的果效。就這樣,我把自己當成了功臣,開始享受地位之福,走路也變樣了,在帶領面前說話也氣粗了,跟弟兄姊妹說話也變調了,也敢教訓人了,甚至開始在人面前炫耀自己,明目張膽地見證自己如何受苦、如何會指揮工作……就在我一步步走向不歸路時,神再次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教會將我撤換了,安排我到修改組盡本分。這次我雖然不像上次那樣消極得爬不起來,但心裡仍猶如刀絞,再次為失去地位而輾轉反側、痛苦不堪。想想自己以往雖然「官職」不大,但好歹也是個「官」,是個被人高看、給人當師傅的「人上人」,而如今每天從早到晚除了面對有限的幾個人以外,就是枯燥乏味的文字工作,再也沒有機會展示自己的「能力」了,為此我心裡感到有些失落,總覺得教會這樣安排是大材小用。平時只要一聽到別人說起選拔帶領之事,我心裡就難受不已,就連看神話、聽詩歌我都回避與「帶領」有關的話,總覺得那些話是針對做帶領之人說的,我又不是帶領,那些話不是對我說的。我雖然知道自己這樣的情形是在抵擋神,是在與神對抗,但卻不注重解決,一直活在這種情形裡任罪蔓延。一個多月後,我突然得了重感冒,連續吃了幾天藥病情不但沒減輕反而越發嚴重了,這時我才意識到這次的感冒非同平常,一定有我該學的功課。於是,我便開始反省自己:自從被撤換下來到修改組後,外表上我雖沒因著失去地位而消極怠工,但心裡卻對教會的安排不服不滿,一直在心裡跟神爭執,活在與神對立的背叛神的情形中。我這才明白原來這次的病痛是神的刑罰管教臨到了我,我趕緊俯伏神前向神認罪悔改,求神饒恕我的悖逆與過犯,拯救我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隨後,我有意識地找了一些相關神揭示人追求名譽地位方面的神話來吃喝,我看到神話說:「比如,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面的什麼東西了?……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著人的心靈,以至於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沒有毅力、沒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沒有一點超脫自我的心志,更沒有一點擺脫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沒有放下。……不管是大衛子孫,還是摩押的後代,總之,人是受造之物,沒什麼可誇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對你們沒有別的要求。」

在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下,我才對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實面目與自己的本性實質有了一些認識,看到自己之所以一味地追求地位,追求做人上人,總想在人心中有地位,讓人崇拜、仰望,完全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是撒但深種在我裡面的毒素在作怪。從小到大撒但藉著各種人事物給我灌輸「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活臉,樹活皮」「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等撒但毒素,這些毒素一天天在我裡面蔓延,以至深深地扎根在我心裡,成了我生存的根基,使我從小就追求出人頭地,追求做人上人。當現實並未如我所願時,我便怨天尤人、悲觀失望、憂傷痛苦。就是跟隨神以後,我也沒有放棄自己的「理想」,時刻把地位掛在心上,滿腦子想的都是地位,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為了能夠得到地位,真可謂是為地位絞盡腦汁、費盡心思,為它歡喜為它憂。此時我才看到,自己這幾十年都是被名譽、地位捉弄過來的,也可以說是被撒但捉弄過來的。撒但就是用這些毒素來控制我的思想,時刻提醒我「不能安於現狀,得往高處走,得高人一等,得在眾人之上,這樣的人生才光彩、不平庸」。在我來看這樣追求也挺對,是有志氣、有上進心的表現,人就應該這樣活著,這樣活著才有價值、有意義。所以我一直把撒但的這些法則視為人生的真諦,當作追求的目標,一直憑它活著。現在看來,這些毒素正是撒但愚弄人、苦害人的詭計、花招,是撒但敗壞人的一種手段。撒但就是因狂妄自大、自是自高、與神爭奪地位而背叛神,最後被神打下三層天的,牠又將這些毒素灌輸給人,使人也有了跟牠一樣的野心,願意追求高的地位,享受人的高看。受此本性支配,我也高標準、嚴要求自己:「你本不應該這麼平凡,你本可以做人上人,你本可以生活得比這更好,本可以擁有更高的地位,只要你去努力就能得到。」因此一個勁兒為地位而追求、奮鬥,明明能力達不到仍拚命地去夠,就像木偶戲中的傀儡,沒有絲毫的自主權,被捉弄得可憐巴巴的。撒但就是這樣坑害人,把人捉弄得神魂顛倒、死去活來。撒但這樣敗壞人也是讓人否認、擺脫神的主宰與神的命定,與牠一同背叛神。其實,人這一輩子能有多高的學問、做什麼工作、有什麼身分地位等等這些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也是神對人最合適的安排。人順服神的安排就能得著神的祝福,也能活得快樂、釋放自由。而撒但就不讓人享受神的祝福,所以牠就用這些毒素來迷惑人,欺騙人說牠給人的「做人上人」是最好的,「出人頭地」是最好的,「有地位被高看」是最好的。當人被撒但引誘去追求這些東西的時候,人就背叛了神,也就失去了神的祝福,活在了撒但的權下,活在了無邊的苦海之中。此時我才看清了撒但的卑鄙手段與險惡用心,牠就是利用名譽、地位這些看不見摸不著、虛無縹緲的東西為誘餌,引誘人擺脫神的主宰背叛神。從中我也看到了撒但的本性就是背叛神的,從起初到現在牠一直都在與神對抗,不順服神的主宰,還引誘、迷惑人類擺脫神的主宰背叛神。我就是一個深經撒但敗壞的典型,從小時候到現在一直都不安於神所擺設的環境,不能順服神的安排、命定,被撒但的詭計愚弄得喪失了良心理智,為了一個虛無的「地位」而患得患失,不知道信神該追求什麼,也不知人該怎麼活著有意義,將大好的時光都用在了追逐名利、地位這些不值錢的東西上,我真是愚蠢至極!當我對撒但利用名譽、地位捉弄人讓人背叛神的詭計有了一些認識之後,心裡不再覺得「做人上人」「出人頭地」有多好了,因為從撒但來的都是黑暗邪惡的反面事物,沒有一樣好東西,都是敗壞人、苦害人的,只有神的安排才是最好的,神給人安排的無論是地位高還是地位低,無論是有地位還是沒有地位,對人都是最合適的。人只有絕對地順服神的安排擺佈才是最明智的選擇,這樣既能讓神喜悅,又能享受從神來的祝福。今天教會安排我修改文章,那這個環境肯定是我的需要,有我該進入的真理,如果明天教會又安排我盡別的本分,肯定是我又需要那樣的環境,我願絕對順服神的安排。

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之後,我從心裡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了,不管自己有沒有地位,只願在教會的託付上盡上自己的全力滿足神,在神所安排的環境中抓住神潔淨我、成全我的機會來追求性情變化,達到蒙神拯救,這是我該追求的目標。現在我對名譽、地位看得比以往淡泊一些了,不願再煞費苦心地追求這些無意義的東西了,感覺這樣活著也輕鬆、瀟洒了許多,覺得只有得著真理才是得著了無價之寶,才能活出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人信神若得不著真理那是最大的失敗、最大的恥辱、最大的悲哀!就我這樣一個曾經視地位如性命、愛名利勝過一切的撒但之子,今天能有這樣的看見、這樣的變化,都是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是全能神變化了我、拯救了我。藉著經歷全能神的作工,我真切地體會到惟有全能神能拯救人類脫離那惡者的苦害,惟有全能神能給人類帶來真正美好光明的人生,除了全能神以外別無拯救!

山西省晉城市 李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