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目錄

100 全能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狂妄的我

我原是召會的一名講道人,在原派別的時候,不管到哪兒講道,弟兄姊妹都把我捧為上賓,對我熱情有加、言聽計從,因此我便覺得自己比誰都好,比誰都強,一般的人我從不放在眼裡。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來到教會後,我也常以自己曾是宗派帶領為資本,在盡本分中高高在上、誰也不服,總想讓別人都聽我的,都按著我的意思做事,否則心裡就不舒服。起初,教會安排我在教會裡傳福音,我覺得這對於我來說就是輕車熟路,所以在與弟兄姊妹配搭傳福音的過程中,我總是發表自己獨到的見解讓別人接受,而自己卻不聽取弟兄姊妹的意見。結果,不但弟兄姊妹不採納我的意見,帶領在交通中還總點我狂妄,讓我放下自己,注重認識自己,因此我心裡特別窩火,心想:你們這些人沒有傳福音的能力,還總是挑我的毛刺,想我在宗派時弟兄姊妹都順從我,從沒有人反駁我,而你們老是跟我對著幹。當時我嘴上沒說什麼,卻把這些氣都壓在了心底。一次我在傳福音時違背了原則,出於對工作的負責,帶領摳問了我幾句,這下我可受不了了,把積壓在心底的怨氣全部爆發出來了,衝著帶領生氣地說:「我看咱們教會沒有一點愛心,還不如恩典時代的弟兄姊妹,我盡本分受了那麼多苦,不但沒有人安慰、體貼,反而一見面就指責我的不是,讓我認識自己,工作沒有果效還要挨對付修理……」之後我對帶領的看法越來越多,見到弟兄姊妹就散佈說:「帶領不會用人,放著好人不用,反而把沒有能力的人用上了。」還說:「帶領沒有愛心,一點也不關心人,不體諒人的實際難處。」因著我的散佈,好幾個弟兄姊妹都對帶領產生了成見,見此我心裡很得意,總算為自己出了一口氣。

這麼做我心裡是舒服了,可我的惡言惡語卻觸動了神的怒氣,隨後神的管教臨到了我。一天,我心裡突然感到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滋味,特別痛苦,想哭卻沒有眼淚,想唱詩歌也沒有力氣,想禱告跪在神前又無話可說,像個木頭人一樣。之後的一段時間,我心裡常常感到莫名的煩躁不安、火燒火燎,簡直就像得了精神病一樣。尤其到了晚上更是難熬,我感覺好像到處都是污鬼,我就置身於其中,恐怖極了,我嚇得一個勁兒地呼喊全能神的名,只有這樣心裡才感覺平安一點兒,可是只要一停下來,莫名的恐懼感又向我襲來。就這樣,在這種恐怖的氣氛中我熬了十幾天,當時我心裡清楚地意識到,這是因我觸犯了神的性情才臨到了這樣的懲罰,是我罪有應得,因神說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毀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著死屍的味道……」我想:也許用不了多久我就得被邪靈附體,精神失常,然後死去。從此我活在了痛苦的絕望中。然而,全能神並沒有因著我作惡多端而徹底放棄我,在我嘗盡了離開神的看顧保守而被邪靈苦害的痛苦滋味之後,神又用他的話語來開啟我,讓我認識自己。一天,我在吃喝神話時,看到全能神說:「今天審判你們、刑罰你們,也定你們的罪,但你該知道定罪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定罪、咒詛、審判、刑罰都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這都是為了你的性情能變化,更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的身價,讓你看見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義,都是按照他的性情來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計劃去作工,他是愛人、拯救人,而且是審判、刑罰人的公義的神。」「我是烈火,不容人觸犯,因為人都是我造的,我說什麼、作什麼人都得順服,不得反抗,人沒有權力來干涉我的工作,更沒有資格來分析我作工、說話的對錯,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該以敬畏我的心來達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我是用我的權柄來治理我的民眾,凡從我造的受造之物就應該順服我的權柄。」

全能神猶如慈母又如嚴父面對面的教誨之語喚醒了絕望中的我,使我看到了生還的希望。我不禁對神感激涕零,原來是我誤解了神,今天神管教我、懲罰我並不是要將我置於死地,而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變化自己的敗壞性情,更是為了讓我認識神的公義,認識神威嚴、烈怒、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從而能對神產生敬畏之心。神是造物的主,凡是受造之物都應該順服在神的權下,不管人信神多少年、名望有多高,都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根本沒有資格在神面前指手畫腳、耀武揚威。而我不知天高地厚,狂妄得沒有一點理智,來到教會後不好好追求真理,反而以信神多年為資本,在盡本分中無視教會的要求,憑著自己的素質,任著自己的性子,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心中沒有一點神的地位,即使自己做得不合適,也不許說不許碰,誰說我誰就是我的冤家對頭,就是我要打擊、報復的對象。在弟兄姊妹中間我更是無法無天、狂妄自大、誰也不服,總想稱王稱霸、一手遮天,讓弟兄姊妹都聽我的,都按著我的意思行事。當我的野心不能得到滿足時,就獸性發作在弟兄姊妹中間散佈對帶領的成見、怨恨,釋放毒言惡語,挑撥離間、拉幫結夥,我簡直就是在教會裡搞破壞的活撒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神豈能容讓我這樣肆意地在他的家中胡作非為?這段時間我精神受壓,遭受污鬼邪靈的攪擾,這正是神公義性情的發表,是神的烈怒臨到了我,更是神對我公義的懲罰!此時我才感到後怕,這才知道自己所做的不是在與哪個人作對,也不是與哪個人過不去,而是在直接抵擋神,與神對著幹。同時我也明白了全能神在末世是以他的公義性情向人顯現,是滿載公義、威嚴、烈怒的滿有權柄的神自己,神的性情已不再像綿羊,而是像獅子。我真是太瞎眼了,吃喝了那麼多神話卻不認識神的實質,也不了解神的性情,以致在神面前大膽放肆,什麼話都敢說,什麼事都敢做,對神沒有一點敬畏之心,若不是神的憐憫,我早就被神擊殺了。想到這,我不由得俯伏在神面前:全能神啊,從你公義的懲罰中,我看見了你的威嚴、烈怒,看見了你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更看到了你嚴厲的擊打管教是對我極大的愛與保守,要不然我對你的性情不會有認識,對自己的狂妄本性也不會有認識,還會像以往一樣隨意論斷、任意妄為,到有一天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神啊,你作的真是太好了,今後我願存著一顆敬畏你的心,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順服在你的面前,不再張牙舞爪,只願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你。

經過這次管教之後,我對神的性情有了點認識,心裡對神也有了幾分懼怕,外表上收斂了許多,但是,因著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沒有多少真實認識,不久我又老病重犯了。因著神的高抬,教會安排我擔任一線指揮,在神的帶領下我作的工作頗見果效,別人攻不下的硬骨頭活我做下了好幾個,還有幾處開發區的福音工作也打開了,大家都稱讚我是「小諸葛」。聽到弟兄姊妹讚賞的話,看到他們佩服的眼神,以及帶領對我的器重,我的狂妄本性又開始發作了,而且是變本加厲:在弟兄姊妹中間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走到哪兒都是高高在上、目中無人,把誰也不放在眼裡,只要弟兄姊妹做得不合我的意,我就隨意教訓他們,把弟兄姊妹當成了該打該訓的奴僕,動不動就發火教訓人。一次,一個姊妹因沒按著我的安排去傳福音,我就把她狠狠地教訓了一頓,訓得她直掉眼淚。就是這樣,我也不認識自己,還認為別人不聽從我的安排,就應該這樣對待。因著我的狂妄,又一次激起了神的怒氣。

不久,我的身體出問題了,每次吃完飯後胃就開始發脹,坐不下來,必須躺在床上用手來回揉才好受些,嚴重時就感覺胃脹得快要破裂了,有時嚇得我不敢吃飯,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半年多的時間也不見好轉。一天,我正躺在床上揉胃時,突然摸著胃裡有一個拳頭大小的硬塊,我驚呆了,心想:難道我和母親一樣得了胃癌?我胡思亂想著,感覺死亡隨時都會臨及自己。此後我完全活在了悲觀、痛苦之中,昔日那個耀武揚威、誰也不服的狂徒再也狂不起來了,整天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幹什麼都沒有心情,就感覺眼前這一切對我來說即將不存在了,此時此刻我才感覺到生命的寶貴,心裡渴求神能憐憫我,再給我一次機會。然而,病痛並沒有因著我的呼求而有所減輕,反而越發嚴重。一天晚上,我胃脹一夜未消,張著嘴卻出不來氣,我感覺死亡在一步步向我逼近,恐怕都熬不過今晚了,頓時一種從未有過的淒涼之感湧上心頭,想想自己信神多年好不容易把主盼來了,可如今卻沒有福氣得著神的救恩,沒有機會看見神得榮的日子了,自己若就這樣死了,真是死不瞑目啊!此時我不由得在心中呼求神:神啊!我不甘心就這樣死去,求你救救我……呼求中,我突然想起神話說:「告訴你,從今後你們再沒有肉體的病,若是再有不舒適的地方千萬不要忙著外面找原因,而要來到我面前來尋求我的心意,記住了嗎?」「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神話的開啟使我這瀕死之人看到了生存的希望。是啊!疾病臨到都是神的安排,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有我該學的功課。可我生病這麼長時間,只是活在病中四處尋醫問藥,光想著怎麼趕快把病治好,卻從未來到神面前尋求神,看看神的心意是什麼,神要成全我哪方面,讓我認識哪方面,我真是太麻木了。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今天我是死是活不也在神的手中掌握嗎?如果神要讓我死,那誰也救不了我,神要不讓我死,那什麼病痛也奪不走我的性命。想到這些,我趕緊來到神面前反省自己:近一年來,我雖然每天在風風火火地盡本分,但心中根本沒有神的地位,作點工作就不知自己是誰了,工作有點果效就沾沾自喜、洋洋得意,自以為了不起,在弟兄姊妹中間處處高舉自己、見證自己,站高位、轄制人、教訓人,恨不得讓人都把自己當神對待,我真是狂妄得失去了理智,簡直就是一個與神爭奪選民的敵基督!若不是神藉著病痛及時管教我,我真不知自己會狂妄到什麼地步,照這樣下去我非遭神懲罰不可,後果真是不堪設想!我又想起神話說:「如今我在你們中間作工你們尚且如此,若到有一天你們無人關問的時候,那你們不都成了佔山為王的響馬了嗎?到那時你們闖下塌天大禍,殘局又由誰來收拾呢?」此時我才對這話有了一些體會,看到我的本性真是太危險了,隨時都會驅使我背叛神與神為敵,同時也真實地感受到神的責打管教真是太好了,這病痛的確是我的需要,是神對我最好的保守。像我這種目中無人、誰也不服的狂徒,若沒有全能神審判刑罰的作工,若沒有這些事實臨及的管教、懲罰,我根本不會低頭、不會服氣、不會認識自己,也不會看到自己的危險,更不會對神有敬畏的心。是全能神的審判刑罰愛了我,拯救了我,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對我是最好的拯救,是神給我的最大恩典,沒有什麼能比神的審判刑罰更能讓我認識自己、變化自己。此時此刻,我抑制不住內心對神的感激,仆倒在神面前:「全能神啊!在你的責打管教中,我看到了你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因著我被撒但敗壞得實在太深了,狂妄本性在我裡面根深蒂固,以致我憑著它抵擋你都不自知,今天若不是你藉著病痛的擊打管教來喚醒我、拯救我,我被它斷送了都不知自己是怎麼死的。現在我已看清狂妄就是我的致命處,是我抵擋你的禍根,受它支配我做了太多抵擋你的事,今天你若讓我死,我毫無怨言,因我就該死,若你讓我繼續活著,從今以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老老實實做人,規規矩矩盡本分。」當我認識到自己的悖逆真心向神回轉後,持續了一年之久的胃脹竟奇蹟般地徹底好了。

跟隨全能神這幾年來,神沒少在我身上作審判刑罰、苦難熬煉的工作,雖然在經歷的過程中,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但是,藉著這一次一次的痛苦熬煉,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逐漸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看到了自己卑鄙、醜陋、骯髒的靈魂,能從心裡恨惡自己了,無論是盡本分還是與弟兄姊妹相處,我都低調了許多。當弟兄姊妹做得不合我的意,我裡面的狂妄本性想發作時,我也能有意識地放下自己,背叛肉體,與弟兄姊妹正常相處;當工作有點果效時,我也能正確對待,把榮耀歸於神,因我深知這一切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我沒有絲毫可誇口的……經歷了幾年全能神的審判刑罰,我感覺自己比以往釋放、輕鬆了許多,不再時時被撒但操縱、控制了,在很多時候能靠著神話得勝撒但了,好像從撒但權下走出來一些了,同時也看到了蒙拯救的希望。這都是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是全能神的審判刑罰給我帶來了今天的變化。看到這些變化,我深感全能神審判刑罰的作工的確能變化人,能把人從撒但權下徹底拯救出來。此時,我只願發自內心地說一聲:感謝全能神的審判刑罰,是全能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狂妄的我!

甘肅省天水市 開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