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目錄

130 在苦難熬煉中我看見了神的作為

以往,我總埋怨自己的出生,因我的童年是灰暗的,我的青春是苦澀的,在我的生活中,總少不了「苦難」來相伴。我曾想:可能是我上輩子作孽太多,今生得報應了吧!要不然上天為什麼這樣待我。可是,當我經歷了神的作工以後,我終於明白:如果沒有這些苦難我不知將會投向何方,我也永遠沒有機會來經歷神的作工,看見神的奇妙作為。因著我是個女孩,從小就受到家族中男長輩們的歧視,只要我稍做錯點事,他們都不會放過我,不是打、便是罵;又因著我的家庭是暴力家庭,隔三差五不是暴發家庭爭戰,就是暴發家族爭戰,我總是在擔驚受怕中度過,深怕有一天在他們的戰爭中喪生;因著自己的長相欠佳,時常會迎來鄰居們的戲弄與同齡人的排斥;再加上天生素質差、頭腦笨,在學校又常常惹來老師的羞辱與耳光……在這種環境中成長的我,是多麼希望有一天能過上「人」的生活。

在我上初二的時候,一天,外公帶人來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給媽媽,他們說:「神末世作工是來拯救一班能接受他作工的人,之後毀滅所有不義的人,神要給信他的人帶來美好的生活,把依靠他的人帶進他的國度,他的國度是和平的、自由的,他是和平的君……」其中的一些話深深地印入了我的腦海,他們所說的那種生活正是我嚮往已久、夢寐以求的,於是我對這位「全能神」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後來,我因實在忍受不了猶如地獄般的學校生活而退學投靠了「全能神」。棄學後,我便和媽媽、姐姐在一起每天看神話、學詩歌、學跳舞,我的心情從未這樣舒暢過,往日那些憂愁煩惱也隨著這樣的生活煙消雲散。有時,我有一些不懂的問題就會問一些帶領的,他們總是面帶微笑地回答我提出的問題,偶爾還有幾句稱讚之語,他們並未因我的無知恥笑我或嫌棄我,這對從小到大從未被人尊重、認可過的我是多大的安慰,我才感覺到自己還是一個「人」。因著聖靈的作工,我感覺到信神的甜蜜,感覺生活在神家太好了!因此我在心裡常常立志:要跟隨神一生,直到讓神把我帶進他的國度,得著永遠的生命、蒙神祝福。

信神一段時間後,我外公生病了。在這之前,我從神話中看到,信神得生命必須得經過苦難試煉,經過苦難之後才能蒙神祝福,因此我並不擔心外公的病情,因我相信外公的病是神加給他的試煉,這苦是暫時的,過後便會有神的「祝福」臨到。在外公生病期間,外公常常發怨言,說消極話……我怕外公這樣下去會得不到神的祝福,就常常斥責外公要他有信心等待神的醫治。可是,沒過多久外公竟死了,我實在意想不到事情會如此:神會讓一個信他多年的人死去,而且外公在沒生病之前還盡著本分呢?神不是說這次來是賜給人生命的嗎?怎麼這生命沒得著反而死了,難道說這就是神的祝福?我如果這樣信下去也可能是死路一條。想到這,我心涼了,再無信心追隨下去。接下來,我很少吃喝神話禱告神,偶爾的聚會也因著我觀念重重鬧得不歡而散,我的情形越來越差,完全失去了聖靈作工,心中黑暗、壓抑,我感覺自己這樣的生活太苦惱,還是到世界上去闖一闖,去體驗另一種新生活。可是因我的年齡小,長相又不佳,招工的人瞅都不瞅我,人家根本不要我這樣的人,我也意識到這是神在挽留我,有神的心意在其中,但因著我的頑固與麻木,我根本不理會神的心意。直到有一天,我逛完街坐車回家,車子行到一座橋上時,突然翻車了,車內的我猛地撞向對面的欄杆上,頓時頭暈目眩,不一會兒車裡濃煙直冒,有人喊叫著「車子要爆炸了」,車裡的人更是慌作一團,四處尋找出口,而我頭暈乎乎的再加上車內的濃煙,根本分不清方向,只是在車裡任人擠壓踩踏卻無能為力,心裡只是焦急害怕:難不成我今天要喪命此地?到底怎麼辦?焦急中我想到了神,對!只有神能救我!可轉而一想,喊神也沒有用了,打外公死後,我對神就滿腹怨恨,說不定今天就是報應臨到了,想到這,我又陷入了絕望之中。這時,我又想起一句話「神的度量海闊天空」,這個意念又給了我希望,我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心裡拚命地喊神救我……不多一會兒,車子的發動機停了,人們從車裡一一地走出來,我也從車裡狼狽地爬出來,還沒等我緩過神來,旁邊的人就驚叫著:「看哪!我們今天的命是撿來的啊!」我迷糊地向車子望去,我一看傻眼了,車子正好翻在橋面一段無護欄之處,如果車子的發動機再不停,車子再向前移動一點就會翻入大河之中,那後果不堪設想。哎呀!這是全能神保護啊!是神聽了我的呼救啊!我心裡不停地感謝神讚美神。這時我瞅了瞅所有同車的人,無一人受傷,只有我頭上被撞了個大包,外加被踩踏得狼狽不堪,我不禁在想:難道這車禍是針對我而來的?如果不是及時地呼救神,也許今天真的要喪命此地了,這使我心裡不寒而慄,一下子認識到人如果離開神將會有什麼可怕的後果。回家以後我想了很多,我不明白,我那樣對待神,但神還不計前嫌地救我,可是外公——一個信他多年的人,為什麼他卻不救呢?即使外公有錯誤,但神都能原諒我,為何不能原諒外公呢?我這石製的大腦怎麼也想不通,但因白天發生的事,我願意放下自己的觀念去尋求神的心意。之後,我找來一些神話看,神說:「現在你們明白到底什麼是信神了嗎?信神就是看神蹟奇事嗎?就是上天堂嗎?信神不是容易的事,現在應該取締那種宗教的信法,追求神顯異能,追求神醫病趕鬼,追求讓神賜給平安與夠用的恩典,追求肉體得到前途,肉體得到安逸,這就是宗教的信法,這種信法就是渺茫的信仰。今天實際的信神是什麼?就是接受神的話語作你的生命實際,從神的話中來認識他,來達到真實地愛他。說得明白一點就是:信神就是為了讓你這個人能順服神,能夠愛神,盡到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這是信神的目的。」「你應知道,我曾經作過救贖的工作,我曾經是耶穌,但我不能永遠是耶穌,就如我曾經是耶和華,但後來我又成了耶穌一樣。我是人類的神,是造物的主,但我不能永遠是耶穌,不能永遠是耶和華。我曾經做過人所認為的醫生,但並不能說明『神』僅僅是人類的醫生,所以你若用以往的觀點來信我,那你將一事無成。」「不憑著基督口中的真理而想得著生命的人是世上最荒謬的人,不接受基督所帶來的生命之道的人是異想天開的人,所以我說不接納末世基督的人永遠是神厭憎的對象。基督是末世人進入國度的大門,任何人都不能逾越,任何人都不可能不通過基督而被神成全的。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話,就得順服神的道,不要只想著得福卻不能領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應。……這基督本是聖靈的發表,是神的發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託付者,所以我說你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褻瀆聖靈的人,褻瀆聖靈的人該有的報應那是每一個人都不言而喻的。」從神的這些說話中,我看見了神的心意是讓人的信都有成果,能達到對神有真實的信與順服,神也揭示了人「信」的偏差與摻雜,也把人所謂「信」的嚴重後果說了出來。對照神話我才認識到,打一開始信神我就是奔「福」而來的,是為了得平安、得喜樂而信的,打外公死後,我的願望破滅了,因此我就懷疑神、遠離神,甚至恨神,這些都是我對神的作工不認識,對什麼是真實的信神不明白造成的,我以為信神就是得福、得平安,但不承想神今天的作工方式變了,不是恩典時代那樣了,我的這種信仰純粹是宗教信仰,太落後、太不現實了。神所說的真實的信,是指人能接受神今天的說話作生命實際,最終達到認識神、順服神,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我卻認為信神得生命是指得到肉體的生命——永遠不死、永遠生活快樂,認為人肉體缺少什麼神就賜給什麼。我的信不僅謬妄而且荒唐,盡是人的觀念想像,真是愚蠢至極!感謝神,如果不是這次車禍我很難向神回轉,從中我看見了神的智慧,看見神拯救人之心,他的心是善良的,他知道人這種信仰的結局與後果,他不願人死於他的刑罰之中,所以他回擊人的觀念來作事,希望人都能蒙拯救,倒是我的所作所為傷透了神的心。我信神只是為了「利」、「福」,只管向神索取,好像神就應該給我所要的,不管外公怎樣抵擋神、論斷神,神都應該拯救他,都應該原諒他,甚至還為外公的死打抱不平,抗議神與神對著幹。我真是沒有理智、沒有一點人性,對神無情無義,更沒有把神當神對待。我如此「信」神,神卻沒有按我的所作所行對待我,還憐憫我、拯救我,神的作為讓我信服,我再無理由將自己那發酶的觀念裝在心中了。

後來,我聽到一個姊妹對我說:「你外公因在宗派裡是帶領的,接受神的作工以後,總是倚老賣老、擺老資格,從不順服教會的安排,為爭奪地位常打岔攪擾教會工作,而且還觀念重重、持守自己,聽說還偷吃祭物不思悔改……」聽到這些我更是羞愧難言,我竟要求神把這樣的人留下來,不只能坑害教會、坑害弟兄姊妹嗎?這樣的人活著實在不是好事,死了也不是壞事,神作得都好,神的性情是公義的。外公若真是尋求真理的人,那他在生病期間應該反省自己,認罪悔改,可我所看見的只是:他的埋怨,他的散佈觀念,他對神的不順不服……這是他自己把自己斷送了!明白了事情的真相,長時間的「心病」終於得到解決,心中輕鬆了許多,我不再為外公的死而埋怨神,相反卻覺得神的可愛,感覺這樣信神比以前信法好多了,真能使我得著心靈的平安與喜樂,能給我帶來真理與生命。於是,我又撿起以往的心志:跟隨神一生,追求認識神!因著媽媽、姐姐熱心追求,她們在教會中被選舉做工人、帶領開始盡本分,我因年齡小、人性不成熟,只能在家待著作好維護工作,讓她們在外安心盡本分。由於教會工作繁忙,她們在家的時間越來越少,這樣一來家裡的農活也要我一個人來做,另外,她們經常外出盡本分引起村上人的議論與謠言,當父親聽到這些謠言之後,便經常回來攔阻我們信神,後來他每次回來對我們都是大打出手。因此,我的悖逆又出來了,我嫌這樣信神太苦太難了,一個人在家忍受孤獨寂寞、忍受勞苦、忍受村上人的風言風語不說,還要忍受父親的打罵。漸漸地,我裡面又滿腹怨氣,每次她們回來我都向她們哭訴自己一個人在家的苦楚,希望她們在家能多待幾天,要不我就散佈一些謬論,說什麼:「信神歸信神,不能把家扔了,這樣惹得謠言四起,對教會影響也不好,而且長此下去父親會更加逼迫的,若把父親激怒了他能把我們都整死,這樣也會給教會帶來環境,你們還是和教會說說,讓你們回家盡本分,這樣信神不也好嗎,也不是離開神、背叛神……」神的作工真是不合人的觀念,就在我耐心地等待她們能回家信神時,不承想,一次父親回家獸性發作對剛聚完會回家的母親施以毒打,母親因神的保守從其手中逃脫,從此她與姐姐都離開家盡本分,再無音信了。她們這一走給我留下了一大堆「包袱」:我的吃喝、聚會斷了(平時都是她們每隔一段時間回來帶我一次);外婆在他們的爭戰中也身負重傷癱瘓在床我還得照顧;家中的農活、外婆家的農活全丟給了我;村上的流言蜚語更是接踵而來,使我百口難辯,親戚們也排斥我,說家族中因有我們三個信神的而感到羞恥;父親每隔一段時間就回來找她們,找不到就拿我出氣……此時的我如同落入地獄一般,真是度日如年,不知何時是盡頭!然而,悖逆的我遭受這樣的困境仍不知尋求神的心意,只是心裡充滿怨氣: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家庭呢?有這樣的父親呢?人家信神咋家人不逼迫,我家卻逼迫?人家信神咋不受苦,我咋受苦?世上這些不信神的惡人為何神不懲罰,任由他們這樣的猖狂……我完全活在了黑暗之中。每當夜幕降臨望著空空的大院,我就憂傷哭泣……一次,我病倒在床,我望著空寂的屋內倍感淒涼、酸楚,想到母親在家時的情景,想到和她們在一起吃喝神話時的歡樂時光……不禁我又淚如雨下。在哭泣中,神引導我:你為什麼總是淚流滿面呢?為何總是憂傷呢?隨即我想起了這首詩歌:「神以天上飛翔的小鳥為觀賞之物,雖然其在神前並未立心志,也並無話語來『供應』神,但其能因神給的『天地』而得以享受,但人卻做不到這一點,人都是滿面愁容滿面愁容,為什麼人總是淚痕滿面?為什麼人總是淚痕滿面?難道是神欠下人一筆不可奉還的債嗎?神以山間開放的百合花為欣賞之物,花草漫山遍野,但它能在春未到之前為神在地的為神在地的榮耀增光添彩,人能做到這一步嗎?人能做到這一步嗎?人能在神未歸回以先為神在地作見證嗎?能在大紅龍國家之中為神的名而獻上自己嗎?人能在神未歸回以先為神在地作見證嗎?能在大紅龍國家之中為神的名而獻上自己嗎而獻上自己嗎?」從神的話中我看見神希望人在他擺設的環境中能順服下來,能為他作見證,神要的是人的順服與見證。可我為什麼不能順服神呢?小鳥為什麼能在神給牠擺設的「天地」中得以享受呢?而我卻在神擺設的這個「天地」中憂傷呢?原來,小鳥雖什麼都不懂,但牠能順服神沒有要求,而我憂傷痛苦是因我覺得神給擺設的環境太苦了,太不適合我了,我有個人的要求、慾望在裡面:我信神得家庭平安,我信神得一切順利,我信神得不受苦,我信神得……有太多的要求。神說:「難道是我欠下人一筆不可奉還的債嗎?為什麼人總是淚痕滿面呢?」是啊!難道神欠我的嗎?我的家庭,我的出生,我的這口氣息,什麼不是神賜給的,我憑什麼要求神啊,我還給神的是什麼,神對我的要求我哪一樣滿足神了呢?神造了萬物,沒有一物敢向神提要求的,樹木春天發芽,秋天落葉,花草春天豔麗,冬天枯萎,樹木、花草敢不順從神命定的這個規律嗎?可我竟敢向神提這麼多的要求,敢反抗、不順服神安排的一切,我真是太大膽了!萬物的生命都有它的生存意義與價值,每一物在神造它時都有它的使命、責任,而我不但不能盡到自己的本分,反而攪擾教會工作,讓媽媽、姐姐不為神效力,我信神不能持守神的名,站住神的見證,卻向黑暗勢力低頭,站在撒但一邊,我的見證何在?神造我,我卻成了廢物,不能為神效一點力,還有臉吃喝神話來到神面前嗎?神挪去我的吃喝不是理所當然嗎?沒有一點見證,維護撒但,不是自找苦吃嗎?是我自己陷入各種肉體的慾望之中,以致苦不堪言,又能怨誰呢?捫心自問,我的所作所為真是毫無一點良心理智。我懊悔地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以往我悖逆你,所作所為傷透了你的心,在你給的環境中滿了怨言,毫無順服與見證,現在我願滿足你,順服你的擺佈安排,求你開啟我,使我明白你的心意,能為你站住見證……」當我順服下來時,我的心舒暢了許多,不再那樣憂傷痛苦了。一段時間後,我的病也好了,教會還讓兩個姊妹來帶我聚會,並安排我盡本分,我真是欣喜若狂,沒想到教會還要我這樣的人,神並沒有放棄我,我看見了神對我的寬容與憐憫。

經歷這事以後,我裡面的悖逆情形得到了扭轉,與神的關係也正常了,可是我對神加給我這些苦難環境的心意還是不清楚。一天,我在吃喝神話時看到神說:「人在哪方面還受撒但的轄制,在哪方面還有自己的慾望,還有自己的要求,那你就應該在哪方面受苦。只有在苦難中能學到功課,就是能夠得著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其實,許多真理都是在苦難試煉的經歷中明白的,沒有一個人說,在安逸的環境裡面、在順境裡就明白神的心意,就認識到神的全能智慧,領略到神的公義性情,那是不可能的事!」「試煉是針對人裡面什麼情形呢?是針對人裡面不能滿足神的悖逆性情而說的,人裡面有許多摻雜,有許多假冒為善的成分,所以說神要試煉人,用試煉來潔淨人。」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試煉人、熬煉人的心意是為潔淨人,讓人認識神。雖然以前通過吃喝神話,我對什麼是「信神」有了點認識,知道人信神就是為了認識神,達到能順服神,也願意往這方面追求,但這些只是我道理上的認識,是思想裡的願意,其實在實際生活中,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認識神、順服神,只能空喊口號,因在我的本性裡不知有多少撒但毒素在攔阻我認識神、順服神,對這些我根本不知道,所以神才用試煉來顯明我敗壞本性裡的東西,來讓我認識自己,然後背叛撒但本性裡的東西去順服神,按神的要求來信神。試煉也是神在向人顯明他的作為,顯明他對人實際的要求與心意,不藉試煉顯明我就不知道在實際生活中怎麼去認識神,去明白神的心意順服神,我就不知在何處去落實對神的認識,這樣我的信就成了空洞的理論,沒有一點實際。感謝神!原來今天臨到我的這一切並非是禍與不幸,乃是神為潔淨我而擺設的,是神在向我顯明他的作為,是為成全我認識神而祝福我的。明白了神擺設這些環境的良苦用心,我不再誤解神、埋怨神。神既給我擺上這環境,就必有我該學的功課。神說:「人所追求的是得著以後的福氣,這是人信神的目的,人都有這個存心盼望。但人本性裡敗壞的東西必須通過試煉解決,人裡面哪些地方沒通過就必須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煉,這是神的安排。神給你擺設環境,迫使你在這環境裡面受熬煉來認識自己的敗壞,最終達到寧可死也能放下自己的企圖、慾望,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我若不能在神擺設的這一切環境中去認識自己、認識神,達到順服神,那這試煉之苦就不會挪去。想到這,我來到神面前尋求神的心意,願在神擺設的環境中來認識自己、認識神。當我這樣去尋求時,神也引導我讓我看見了神的作為。當父親逼迫我的時候,我總是被他的嚴刑所嚇住,多少次想背叛神,隨從他去打工掙錢,深怕盡本分被他知道有一天被他整死。我看到自己的本性懦弱、貪生怕死、違背道義、自私自利、委曲求全、沒有真理,便吃喝尋求相關神話,之後每次父親回來逼迫時,雖然我裡面仍有膽怯害怕,但因神話在裡面開啟引導,給了我膽量,我每次都呼求神,有時我就能巧妙地逃脫,有時雖被抓住打一頓也不感覺太痛,漸漸地我看見了神的全能,我膽怯的意念越來越少,後來能不受其轄制,自由地盡本分了,整個人輕鬆了許多。當黑夜來臨時,那孤獨、寂寞,那黑暗總使我精神緊張、常常難以入睡,是神話作了我的力量,每天晚上我都要唱上幾首神話詩歌,神的話語激勵我、安慰我,漸漸地我不再害怕孤獨,不再害怕黑夜,我看見了神的可愛,神是我惟一的依靠,是我的避難所;當我在為外婆的病與本分發生衝突而爭戰時,我總陷入苦海之中,雖能盡本分但總為外婆的病分心,我看見自己太自私、情感太重,我就向神禱告交託,背叛自己盡我的本分,沒多長時間外婆的病奇蹟般地好了,不但能走路了,而且還能幫我做些農活,我又一次看見神的作為,讓我驚嘆,我又輕鬆了一部分。當我聽到外邦人的各種謠言時,我覺得抬不起頭來,心中壓抑,一出門總覺得有人在後面指指點點,使我倍受煎熬。後來我看見這都是因自己虛榮心太強,另外黑白不分、美善不分導致的,我便吃喝相關神話,明白了受苦的意義與價值,看見基督也在與我們同受苦,基督的忍耐、基督的受苦都給了我啟示,我不再埋怨神為何不毀滅這些不信的人,因我看見凡事都有神的美意,什麼事存在都有它的使命,什麼都是為神效力的,信神是我的榮幸。後來村上人不再傳說我家的各種謠言,而有了新的傳言:某某家小孩她媽媽信的神真神了,一家大人全不在家,那小孩一個人在家也不害怕,而且農活還不扔,我們大人對那些農活都吃不消,她竟能做,我們完工她也完工,我們收成她也收成,真神了!聽到這話我心裡特別享受,對神滿了感謝讚美,神真是全能主宰一切!我也真實體嘗到了「因為人變了,『神』也變了」這話的實際意義。

當我沉浸在神作工給我帶來的幸福中時,撒但的圍攻又一次向我襲來。因著我常常外出盡本分,爺爺、叔叔、父親怕我也像媽媽姐姐一樣一去不復返,便合謀把我弄到他們承包農田的地方,我本以為這次落入他們的手中永遠不能回家了,再也沒法信神、盡本分了。我身處異鄉猶如「囚犯」一樣被看在那裡無法脫身,天天面對曠野之地,我心裡焦急萬分,不知何時是盡頭!在焦急無助中,我想起了神話:「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神的話使我對神充滿了信心,我就常常在神面前禱告,求神為我開闢出路。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父親他們剛收上來的麥子被強盜一搶而光,血本無歸,土地的主人又違約不讓他們承包,他們上告又被對方痛打一頓,還警告他們快快離開,否則要取他們的性命,他們只好乖乖地離開,並把我送回家,我又有了盡本分的機會。經歷了這事我對神的全能更有了認識,對神也更有信心了,我看見神就是我的後盾,無一人、一物能勝過神的權柄,真是「王的心在耶和華的手中如壟溝的水隨意流轉」!後來,我不再為臨到的苦而憂傷、愁苦,每天盡我當盡的本分,唱我當唱的歌、跳我當跳的舞,像一隻小鳥一樣自由自在……就這樣,在神的帶領下我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如今,每想起那段經歷我倍感甘甜,我想什麼苦臨到都不怕,只要有神與我同在就行,只要能明白神的心意,按神要求去行就有路,就會看到神的笑臉在向我們顯現。一路走來,是苦難帶我走上了信神之路;是苦難讓我知道了什麼是信神;也是在苦難中讓我認識了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看見自己的本來面目;更是在苦難中看見了神的作為,神對我的拯救、對我的憐憫,又讓我看見神的公義、神的聖潔,他因我的不義向我隱藏,又因我的呼求向我顯現,時而隱藏時而顯現,同時又在擺佈一切讓我去經歷,去品味其中的酸甜苦辣,絲毫由不得我自己,讓我看見他的全能智慧、主宰一切……我實在無法用言語來說清神的作為,我想也無人能用合適的詩語來述說神的作為,只有神能說透自己,就像神說的:「我的作為何其多,多過海灘上的沙粒,我的智慧何其高,勝過所有的『所羅門的子孫』……」現在,我看見的神的作為實在太少,我對神的認識也太淺,還需要神加給我更多的苦難熬煉來潔淨我,來讓我認識他。我想,無論什麼苦難臨到,只要能使人追求認識神,達到認識神,這苦難就不是苦,是福!是神極大的祝福!

江蘇省宿遷市 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