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審判台前的經歷見證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我願意順服神了

單 一

五月,一場雷陣雨過後,陽光燦爛,空氣清新。雨晴騎著電動車行駛在寬闊的馬路上,一陣陣微風迎面吹來,她感覺渾身清爽。雨晴思想著,這段時間,雖然她每天在外傳福音苦點累點,但她負責的福音小組果效比較好,大家也都認可她的工作能力,這讓她感到很有成就感,雨晴不禁暗立心志:「我一定要把本分盡得更好,讓弟兄姊妹看看我還是不錯的。」

「雨晴!」雨晴回頭一看,張姊妹騎電動車快速趕上了她,神情凝重地說:「負責人讓你趕緊回去,有要事與你商量!」

「什麼事啊?看你急成這樣!」雨晴面帶笑容的臉隨著張姊妹的神情也略顯緊張起來。

張姊妹看看四周沒人,走近雨晴,貼著她的耳朵說:「福音組的五個弟兄在聚會時被警察抓走了。」

雨晴一驚,急忙和張姊妹往回趕。

「雨晴姊妹,我們剛剛得知消息,福音組的五個弟兄被抓了,並且中共政府還在用各種手段排查、抓捕咱們信全能神的人,考慮到傳福音人員住在出租房實在是不安全,為保證他們的安全,使福音工作不受影響、耽誤,現在急需給他們找到合適的住處,想到你家是剛買的房子,左鄰右舍都不知道你信神,就想和你商量看你能不能盡接待本分?」負責人韓弟兄用期待的眼光看著雨晴。

雨晴一愣,心裡翻騰起來:「什麼?盡接待本分?那可是老年弟兄姊妹和沒特長的弟兄姊妹盡的本分,我才四十多歲,就讓我盡這本分?不知內情的弟兄姊妹還以為我沒什麼長處才盡這個本分呢。再說這段時間我傳福音也有些果效,怎麼能說換就換呢?」雨晴心裡很不是滋味,不願接受這個本分,但又想到自己信神多年,以往教會無論安排盡什麼本分自己都能順服下來,在弟兄姊妹眼裡還是一個能順服神的人,這次涉及弟兄姊妹的安全了,如果自己不順服,弟兄姊妹會怎麼看自己呢?

「我願意順服教會的安排。」雨晴勉強地答應了。

窗外的天空略顯昏暗,雨晴的心情有些壓抑,她看到弟兄姊妹盡本分忙忙碌碌的,每次傳福音回來都在一起交流各自的看法和收穫,個個臉上洋溢著笑容,而自己每天除了買菜、做飯,就是洗洗涮涮的,覺得沒什麼意思,心裡空落落的,不滿的情緒也隨之流露出來:「唉,別人盡的都是出頭露臉的本分,我卻整天和鍋碗瓢盆打交道,這沒名沒分的,做得再好也沒人瞧得起,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夜深了,雨晴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以往盡本分的一幕幕在她的腦海裡不斷地回放:她盡帶領本分給弟兄姊妹聚會交通,弟兄姊妹高看的眼神;她傳福音滔滔不絕地交通,福音對象羨慕、佩服的表情……唉!以往盡的那些本分多風光啊!如今卻是在家裡盡接待本分,做得再好也沒有人知道,更得不到大家的誇讚與高看,盡這本分一點勁都沒有!雨晴越想心裡越不是滋味,感到憋屈、難受,她心煩意亂地坐起身,「我還年輕,如果一直盡接待本分,那多掉價呀,弟兄姊妹還不得說我不追求真理啊!不行,我得跟負責人說說看有沒有其他適合我盡的本分,哪怕讓我去扶持消極軟弱的弟兄姊妹也行啊,總比做飯強吧!」

清晨,濃濃的霧霾籠罩大地,天色有些昏暗。當雨晴真正面對負責人時,幾次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心裡就像拉鋸戰一樣,特別受煎熬。痛苦中,她來到神的面前禱告:「神啊!我知道臨到這樣的環境肯定有我該進入的真理,可我不明白你的心意。神啊!求你帶領引導我能順服下來……」禱告後,她想起一段講道交通說:「有的人盡本分就注重虛榮、臉面,『哪個本分能使我露臉,我就盡哪個本分;哪個本分是埋頭苦幹,人都看不見,不露臉,隱藏,做無名英雄,那我不做,我做表面的活兒、有虛榮的活兒』。他就想在人面前露臉,一露臉他就樂了,受多少苦都行,出多少力都行,他總追求滿足自己虛榮,這樣的人不喜愛真理。你得體貼神心意,順服神的安排,神家怎麼安排都有神的許可,你都要存心順服,你能順服神家的安排,那說明你能順服神。你不順服神家的安排,你那個順服神是空話,因為神永遠不會直接面對面吩咐你做什麼的。神家今天根據工作需要安排你盡這個本分、盡那個本分,你說:『我有選擇,哪個本分我願意幹我就幹,我不喜歡的本分我就不做。』你這樣盡本分,這是不是順服神哪?……他沒有真實的順服,完全是憑著個人的喜好盡本分作工,這樣的人神不喜歡。」(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的講道交通 一》)從講道交通中雨晴認識到,自己不願意順服教會的安排,總有自己的選擇和要求,這都是因自己太注重臉面地位了。之前教會安排她盡傳福音本分她能夠順服下來,是因為這個本分能滿足她出頭露臉的慾望,工作果效好了,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羨慕,她臉上有光,所以再苦再累她也沒有怨言;可當教會負責人讓她盡接待本分時,她就認為這個本分不顯山不露水的,整天在犄角旮旯裡待著,不被人注意,好像矮人一大截似的,做得再好也不能被人看在眼裡,不能在人前露臉滿足她的虛榮心,就不能順服下來,心裡抵觸消極,與神對抗,甚至還想讓負責人給她調換個合她意的本分,真是一點良心理智都沒有!雨晴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不是為了順服神、體貼神的心意,不是為了追求真理盡好本分滿足神,而是想藉著盡本分的機會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讓人高看。安排她盡對自己臉面地位有利的本分,就願意接受順服,當盡的本分不能讓她露臉了,就挑挑揀揀,抵觸拒絕,她看到自己哪有一點真實的順服,太沒有理智了,就這樣她還標榜自己是順服神的人,真是不知羞恥!

霧霾逐漸淡去,雨晴眼望窗外,心裡突然有些沉重:「跟隨神多年,我到現在連基本的順服都沒有,一點都不知道體貼神的心意,不為教會利益著想。想想在這個視神如仇敵的國家信神、傳福音,那就是把腦袋別在褲腰上,隨時都有被抓的危險,我也親身體嘗了傳福音的艱辛,看到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中要找個相對安全的住處的確不容易,而我家的房子適合盡接待本分,這也是神預備的,我應該無條件地順服教會的安排。可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卻不體貼神的心意和負擔,絲毫不考慮神家利益,還在為著自己能否露臉、得到人高看而與神消極對抗,真是太卑鄙無恥了!」想到這兒,雨晴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所做所行傷透了神的心,真是一點兒人性理智都沒有。此時,雨晴為自己不能順服神而感到懊悔,流下自責的淚水。

雨晴又看到神的話說:「你能把你的身心與你的全部真實的愛都獻給神,擺在神的面前,對神能絕對順服,能絕對地體貼神的心意,不為肉體,不為家庭,不為自己的慾望,而是為神家利益,一切以神的話為原則,以神的話為根基,這樣,你的存心、你的觀點就都擺對了,你就是一個在神面前蒙神稱許的人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絕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從神的話中雨晴明白了,神希望她能把一顆真心擺在神的面前,無論神作的是否合自己觀念,都應絕對順服,體貼神的心意,不為自己的利益得失考慮打算,凡事實行神的話,以神家利益為重,這樣盡本分才能得著神的稱許。其實,在神家不管盡哪方面本分都是為了見證神、滿足神,盡接待本分也是在維護教會的工作,自己應以教會利益為重,放棄個人的臉面虛榮,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有了這些認識後,雨晴的心釋然了,心靈裡感到無比踏實、坦然,她甘願盡接待本分了,願意盡自己所能保護好弟兄姊妹的安全,讓弟兄姊妹吃飽睡暖,沒有後顧之憂地去傳福音見證神。

雨晴又看到神的話說:「功用不一樣,身體只有一個,各盡其職,坐在自己位上盡上全力,有一份熱發一份光,追求生命成熟,我就滿足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二十一篇》)揣摩神的話,雨晴有了新的認識:雖然傳福音的本分和盡接待本分的功用不一樣,但在神的眼裡並沒有地位高低之分,只要我們在各自的本分上盡自己的所能,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注重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性情的變化,能真實地敬拜神、順服神,神心就得滿足了。明白了神的心意,雨晴就按照神的話去實行,她覺得每天過得都很充實。空閒之餘,她就操練寫福音文稿,想盡其所能地多盡點本分,為國度福音的擴展添磚加瓦。

姊妹在寫字

一束陽光直射進工作室,照在雨晴的身上暖暖的。

「雨晴姊妹,我們看到你寫的福音文稿思路比較清晰,也能不同程度地解決宗教人的一些觀念問題,所以想調你去整理福音文稿,不知你願不願意盡這本分……」雨晴看著中層負責人的來信,心裡很高興:「看來帶領對我的印象還不錯,如果我能發揮自己的特長整理出好的文稿來見證神,使更多的人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末世福音,這樣我既盡上了本分預備了善行,還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這可是兩全其美的事,何樂而不為呢?」雨晴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一個月過去了,雨晴沒有收到負責人給她調換本分的信,她每天依然與鍋碗瓢盆打著交道。面對此景,雨晴心裡有些受熬,心想:「我給負責人去信表明我的想法都這麼久了,怎麼沒有一點音訊呢?是不是有什麼變動又不讓我盡整理福音文稿的本分了,難道我就只能盡接待本分嗎?」轉念一想,「可能是負責人工作太忙,把這事給忘了,還是再等等吧,說不定過幾天負責人就會來信的。」

負責人終於來了,雨晴翹首等待著負責人跟她說調本分的事,誰知負責人給幾個姊妹聚完會就離開了,壓根兒沒提這事。雨晴心灰意冷,渾身無力,心裡特別消沉難受:「看來我以後再也沒有出頭露臉的機會了,唉!……」

接下來的幾天裡,雨晴盡本分總是打不起精神,神的話也看不進去,心裡感到黑暗下沉,她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來到神的面前跟神訴說:「神啊!這段時間,我天天盼著能盡上整理福音文稿的本分,可現在石沉大海了,我有些灰心、失望,覺得自己再也沒有出頭露臉的機會了。神啊!一涉及到讓自己臉面受損的環境,我就有悖逆你的心,不能真實地順服下來,被敗壞性情控制不能自拔。神啊!我不願總是悖逆、抵擋你,求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更深地認識自己。」禱告後,雨晴看到神的話說:「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著人的心靈,以至於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沒有毅力、沒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沒有一點超脫自我的心志,更沒有一點擺脫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於人信神的觀點仍是醜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說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無能、卑鄙而又脆弱,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不感覺喜愛,而是盡力驅逐。就你們現在的思想、現在的觀點不也都是如此嗎?既信神就得得福,還得保障地位不下滑……別看你們現在跟隨著,對這步工作有點認識,但就你們的那個地位心仍沒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這個地位之福總掛心頭。為什麼多數人總消極起不來呢?還不都是因為前途『暗淡無光』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揣摩著神的話,雨晴認識到自己不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根源就是因著受撒但錯謬的思想觀點的灌輸薰陶,使她錯把「人活臉,樹活皮」「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些撒但毒素當成了正確的人生目標,以至於被撒但的生存法則捆綁、苦害,把臉面地位看得高於一切,一直為此而苦苦追求,認為人活著就得臉面風光、讓人高看,否則就失去了活著的意義。信神後,她也總想盡露臉的本分,即使知道追求臉面地位不合神的心意,也不能達到真實地恨惡自己背叛肉體,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她被撒但苦害、捉弄,活在撒但敗壞性情裡難以自拔,慾望滿足時滿心歡喜,再苦再累也甘願付出,失去時便消極怠工,甚至活在誤解埋怨中與神對抗,沒有心思盡本分,整天為臉面地位患得患失,活得痛苦不堪,這都是撒但的思想觀點一直在腐蝕著她的心靈,支配著她的言行,讓她覺得只有盡出頭露臉、被人高看的本分活著才有價值,如果自己盡的本分不起眼,得不到人的高看,就覺著活得窩囊,失去活著的動力。

雨晴回想教會安排她盡接待本分時,她雖然在神話語的揭示下對自己的撒但敗壞性情有了些認識,也願意順服教會的安排,在中共抓捕迫害的環境中保護好弟兄姊妹的安全,使福音工作不受攔阻,可當負責人想安排她盡整理福音文稿的本分時,她追求臉面地位的慾望再次萌芽,整天為得到更多人的高看想入非非,絲毫不考慮怎麼實行真理盡好本分滿足神;當看到負責人沒提及給她調本分的事,她感到慾望破滅便心灰意冷,消極抵觸,不願接受順服神擺佈的環境,活在了黑暗之中。雨晴真實地感受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了,心中沒有神的話作生命,看事觀點完全是屬撒但的,以至於自己的所思所想也都是受撒但敗壞性情支配,即使盡本分也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總是為自己的臉面地位圖謀,本性真是太自私、太邪惡了!自己總是抓著這些邪惡、醜陋的東西不肯放手,若不及時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最終只能走上與神為敵的道路。想想教會中那些被顯明的假帶領、假工人,就是因著他們盡本分總是追求名譽地位,不作實際工作,流露敗壞性情也不尋求真理解決,處處憑撒但敗壞性情活著,臨到神的責打管教,仍不能順服神的作工,不知反省認識自己,還消極對抗、自暴自棄,甚至大發怨言,最終走上了敵基督道路被神厭棄淘汰;而對於那些甘願順服接受神作工的人,臨到修理對付、刑罰管教就能向神真實悔改,藉著尋求真理,認識自己做事的實質,實行進入神的話,慢慢地敗壞性情就能得到變化,對神越來越有順服。從中看到,信神能否順服神,決定人能否得到真理蒙神拯救,自己若再不回頭追求生命性情的變化,達到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真實順服神,最終也會被神厭棄,遭神懲罰。想到這些,雨晴心裡有些害怕,就跟神禱告向神悔改,不願再憑撒但敗壞性情活著,只願做一個真實順服神的人。

禱告後,雨晴看到神的話說:「衡量人能不能順服神,就看人對神有沒有要求,你有要求你就沒有順服,你有要求那就證明你是在搞交易,你是在選擇自己的意思,是在按自己的意思去做,這就是背叛,沒有順服。你對神有要求本身就是沒有理智,你真信他是神,那你就不敢對他提出要求,也沒有資格對他提出要求,無論是無理的還是有理的。如果你對神有真實的信,信他就是神,你只有敬拜,只有順服,別無選擇。」(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還看到講道交通中說:「順服神就是順服一切出於神的,順服神的一切說話及所有的真理,順服聖靈的作工,順服神的一切主宰安排,這是順服神的真意。真正順服神的人在順服神上沒有個人選擇,沒有個人的摻雜,毫無條件地絕對按著神的意思、神的要求去實行,就像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一樣去順服神,這是真正順服神的人。能絕對地順服在神話的權柄之下,順服至死、毫無怨言,這是順服神的最高境界。那些順服神講條件、講理由或有個人選擇地實行一點順服的人,就不是真正順服神的人。」(摘自《生命的供應·進入實際必須解決守規條的問題》)從神的話和講道交通中雨晴明白了,真實順服神就是順服神的一切擺佈安排,沒有個人的意思與選擇,更沒有自己的要求,哪怕臨到的環境再不合自己的觀念,寧肯自己受痛苦也不發怨言,更不講條件,能完全按照神話語的要求去實行,達到絕對順服神,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該有的理智,因人在神面前只是塵土,沒有資格也不配在神面前講條件。想想神試煉亞伯拉罕讓他把獨生兒子獻給神時,亞伯拉罕沒有跟神講理、講條件,而是單純地順服神,滿足神的要求,亞伯拉罕的順服得到了神的稱許與祝福。再看看自己盡本分總有慾望和要求,合自己意的就順服,不能滿足自己臉面地位的就不願意順服,這哪有一點真實順服神的表現呢?若自己還是總為這些不值錢的虛榮臉面活著,這不是太傷神的心了嗎?也不配活在神面前啊!想到這兒,雨晴感到很懊悔,就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太悖逆你了,盡本分總有自己的要求和選擇,不能真實順服你的擺佈安排,我現在知道錯了,願意向你悔改,我不願再為臉面地位活著,不管讓不讓我去整理福音文稿,我都願意順服下來,只為完成你的託付盡好自己的本分。」明白了什麼是真實順服神,雨晴心裡感到踏實平安,願意盡好接待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沒想到幾天後,雨晴收到了中層負責人的來信,信上說:「根據你的特長,我們安排你盡整理福音文稿的本分……」看完信雨晴心裡很平靜,明白無論盡什麼本分,神要的是人的一顆真心,當她願意放下自己的奢侈慾望,不再追求那些虛無縹緲、不值錢的臉面地位時,神調動負責人給她安排了本分。雨晴看到神就在她的身邊,一直根據她的敗壞和需要擺設環境帶領她進入順服的真理。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雨晴盡整理福音文稿的本分有一段時間了,在神的帶領下工作有了些果效,每天她過得都很充實。

入秋後的天氣有點涼爽,雨晴感到近來有點不舒服就去醫院檢查,醫生說她這種病需要靜心休養,不能勞累。負責人得知雨晴身體有病需要休養,就安排她回家養病。雨晴雖然知道負責人這樣安排是為自己的身體考慮,可心裡還是有些難受,心想:「現在正是福音工作大擴展的時候,我這要是回家養病盡不上本分,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會不會認為是我不追求被撤換回來的,那我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不就全毀了嗎?不行,我得和帶領說說我要堅持盡本分不能回去。」這時,雨晴意識到自己又不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了,就向神禱告:「神啊!臨到這事我又有自己的意思,還想為臉面地位做事,不能尋求順服,神啊!求你帶領我能實行真理滿足你。」禱告後,雨晴想到神的話說:「神並不是只看事物的結果,而是看重在事物發展的過程中人的心是如何的,人的態度是如何的,看人的心裡有沒有順服,有沒有體貼,有沒有滿足神的意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越到關鍵的時候人越能順服,越能放下自己的利益、虛榮臉面,盡好自己的本分,這才蒙神紀念,這都是善行啊!人無論做什麼,人的虛榮臉面與神的榮耀相比哪個是最重要的?(神的榮耀。)自己的責任與自己的利益相比哪個最重要?盡到自己的責任最重要,這是義不容辭的責任。這不是口號,你心裡是這麼想的,你也去這麼實行了……這是多好的見證,這是羞辱撒但的事啊!這在撒但那兒怎麼看?撒但看到這一切的時候它會怎麼想啊?你實際地這麼一做,就是你真實地為見證神、背叛撒但用實際行動來表達了,不是口號了,這是最好的羞辱撒但、見證神的方式。」(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得著神、得著真理是最幸福的事》)神的話使雨晴心裡亮堂了,她看到這個病臨到自己也是一場爭戰,其中有神對她的要求,有她該作的見證,神並不是看她盡本分能有多大的成果,而是看她在臨到事時,她的心、她的態度是怎樣的,是不是心中有神的人,有沒有尋求神心意、體貼神的心,看她能否放下臉面單純順服神、滿足神,不再憑著自己的意思去做,神要的是這些,她只有按著神的要求實行了,才是羞辱撒但的見證。認識到這些,雨晴覺得自己應該沒有任何選擇地去順服,不應該再顧及自己的臉面了,那樣活著沒有見證,也不能羞辱撒但,更不是真實的順服。明白了神的心意,雨晴就向神禱告:「神啊!臨到這病痛負責人安排我回家,這是你的作工臨到了我,也是對我的試煉和考驗,更是成全我順服你的心,要我實行真理的見證。神啊!不管你怎麼安排,我都願意順服……」

雨晴知道自己能有這點順服,全是神的責打管教、對付修理達到的果效,更知道自己身上還有很多撒但的敗壞性情,還需要經歷神更多審判刑罰的作工,才能使自己的生命性情得著變化。雨晴有心志在以後的經歷中注重追求真理,不管臨到什麼事都去尋求神的心意順服神的作工,爭取能早日成為一個真實順服神的人,來見證神、滿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