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供應文選

目錄

44 得著真理才有真正的人生

安徽省阜陽市 傳揚

神話說:「就現在人類生活的狀況來看,人仍未找到真正的人生,仍未看透世間的不平、世間的淒涼、世間的慘狀,因此,若無『災』的臨及,那多數人仍是在擁抱大自然,仍在仔細體嘗『人生』的滋味,這難道不是人間的實情嗎?」神話揭示現今的人類無人找到真正的人生,這的確是當前整個人類的現狀,也是每個人的實在情形。或許我們中間有人對神說的這話不能完全接受,認為自己自從信全能神以來就一直堅持吃喝神話、聚會、唱詩、正常盡本分,而且也不再像以往那樣追求世界、貪戀錢財了,所以自己已有了真正的人生。若我們真能這樣認為,說明我們對自己的真實情形沒有認識,對什麼是真正的人生也不清楚。

我們都知道,神起初所造的人是聖潔的,他們沒有敗壞與不義,對神沒有抵擋與背叛,他們有神的見證、神的榮耀,都聽神話、順服神。自從人類被撒但敗壞以後,撒但的各種毒素種到人的裡面,人類的本性就成了撒但的本性,人都憑撒但的毒素活著,都跟隨撒但,敬拜撒但,整個人類都活在撒但的權下,活在抵擋神、背叛神的情形之中,沒有人再聽神話、順服神。人類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全是屬肉體的東西:家庭、兒女、錢財、工作、婚姻、地位名利、吃穿享受等等。整個人類都在為肉體的生存活著,為功名利祿、吃穿享受活著,活在虛空、腐朽、墮落的世界中,越來越敗壞,越來越邪惡,沒有生存的意義與價值,也沒有人生的方向與目標,過著猶如畜生一樣的生活。我們從人類現實的生活狀況就可看到,不管是生活在社會哪個階層的人,沒有誰能逃出撒但的掌控活出真正的人生。就如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農民、工人,他們只知道「安分守己」地過日子,出力流汗、生兒育女、養家糊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按著祖宗遺留下來的生活軌跡而活,為肉體、為家庭奔波勞作,沒有人能擺脫這種虛空的生活去追求光明的、有意義的人生;生活在中層社會,在機關、團體、企業等部門為官就職的人,他們都在想方設法地維護自己的地位、權力,保住自己的飯碗,為達到自己的目的,勾心僕角、爭權奪利、互相欺騙、弄虛作假、貪污受賄等等,他們的人生充滿了鬥爭,全是邪惡,沒有絲毫意義,還有那些有錢的商人、老闆以及影星、歌星,他們更是金錢、名譽的奴隸,所過的生活更是低級趣味、糜爛奢華、荒淫無度,哪有真正的人生;生活在上層社會的統治階層的人,為了使自己的政權能夠穩固長久,達到永遠統治人、佔有人、控制人的目的,施盡一切手段高舉自己,想方設法欺騙人民、愚弄人民、麻痺人民,讓人都為其效勞、賣命,卻不讓人信神、敬拜神,他們完全是惡魔在世,正是抵擋神的種類,他們更沒有人生可言;等等。這些都是敗壞人類的真實情形,是我們有目共睹的事實。人類被撒但玩弄得牛頭馬面,都成了抵擋神的罪魁,成了人面獸心的畜生,連最起碼的正常人性都不具備,根本沒有真正的人生。正如神話所說:「現今在撒但管轄的世界上,幾千年的歷史整個人類誰得著人生了?都沒得著。因為什麼?他們都是抵擋神的人,他們的人生的根據、生存的依據完全是出於撒但的,是從撒但那兒接受來的,正好跟神的話是對立的,所以他們正是抵擋神的種類,遭神咒詛,他們沒有人生可言。」神話一針見血地揭穿了整個人類的真實情形,現今在撒但管轄的這個世界上,幾千年來沒有一個人得著了真正的人生。因為撒但沒有真理,沒有人生,從撒但來的東西都是敗壞人的反面事物,都是黑暗的、邪惡反動的,完全是與真理相對立的,其實質是抵擋神、背叛神的。人接受了從撒但來的哲學、法律、知識、理論、封建禮教、處世哲學、祖宗遺傳,以及名人名言等,人性就會扭曲、變形,喪失良心理智,身不由己地抵擋神、背叛神,沒有真正的人生。

今天,我們雖然來到神的家中,但我們的本性與撒但一樣仍是抵擋神的:自私自利、惟利是圖、狂妄自大、彎曲詭詐、貪愛錢財等等。我們還沒有從神得著真理,沒有神話作生命的實際,所以我們的看事觀點、追求觀點至今也沒有多少改變,我們仍活在撒但的捆綁之中,受撒但毒素的敗壞、愚弄、迷惑,仍然身不由己地憑著撒但的毒素、謬論來看待處理一切的事,活在敗壞裡沒有真正的人生。如:我們裡面有「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這一撒但毒素,因而對神總有防備之心與猜測之意,嘴上雖信神但心裡卻又信不過神,看到神話說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我們也想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神,但又怕將自己交給神後,萬一神考慮不周使自己失去太多,因此我們總是向神交一半,給自己留一半,總給自己留後路,為自己的前途命運擔憂顧慮,心靈始終不得釋放;我們裡面有「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撒但毒素,因而我們無論做什麼事,首先考慮的就是自己的利益,處處為自己著想,就是信神也是如此,我們信神的存心是為得福、得平安、得名譽地位,是為了躲避災難、進國度,若我們的存心目的沒得到滿足,我們就痛苦憂傷、消極軟弱,就覺得信神沒意思,便後悔當初的撇棄花費,甚至後悔信神;當我們看到世人能掙大錢,有權、有勢,吃得好、穿得好,住洋房、坐轎車,風光八面時,我們就羨慕他們,覺得他們活著滋潤有享受,覺得自己信神太苦、太累,沒權沒勢、沒享受,吃、穿、用、住都不如別人,認為自己活得太窩囊,甚至覺著這樣過一生簡直是太委屈了;當我們臨到病痛折磨、天災人禍等苦難試煉時,我們並沒感到這是神的祝福,是有意義有價值的事,反而認為這樣信神太痛苦,甚至有時都有想死的念頭,想以死來逃避神的試煉;當我們看到別人能享受家庭的溫馨,而自己卻遭遇逼迫患難,被大紅龍追捕得有家難歸時,就覺得自己太可憐,迫切盼望擺脫這種痛苦,能回家團圓過安逸的生活,只求平平安安過一生,不願再「招惹是非」,更不願與基督同受苦難。可見,人沒有得著真理就不能擺脫黑暗的權勢,只能受撒但的苦害與捉弄,活在肉體裡,活在撒但的權勢下,沒有真正的人生。因為人沒有真理就不知道什麼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沒有真理就看不透世界的黑暗、邪惡、墮落、虛空,看不透人世間的淒涼慘狀,也認識不到世人為吃為穿、爭名奪利、醉生夢死的生活都是人間地獄的生活,是屬魔鬼之人的生活,更是被神咒詛的生活,根本沒有絲毫的價值與意義;沒有真理就只能隨從邪惡的世界潮流,追求肉體享受。就拿我自己來說,在今年大年三十的那天下午,接待家庭一家人都出去了,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當時我根本無心再改文章或是吃喝神話,心裡亂糟糟的,有一種說不出的淒涼之感湧上心頭,想到別人一家人都能在一起吃團圓飯、享受天倫之樂,而我卻不能回家與親人團聚,冷冷清清一個人,這時越想越感到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傷感,感到自己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孤獨、最可憐的人。熬過之後,解剖自己的流露,看到自己沒有一點真理,還被撒但的「每逢佳節倍思親」「合家團圓,其樂融融」的毒素牢牢地捆綁著,還在追求肉體能得著安慰與享受,當肉體得不到滿足時就痛苦,就覺得自己可憐、委屈。從中看到自己信神多年心裡所嚮往的還是屬撒但的黑暗邪惡的生活,和外邦人一樣沒有真正的人生目標。由此看見,信神如果沒有得著真理,就無法脫離撒但權勢的捆綁,只能繼續活在撒但的權勢之下,受撒但的迷惑、愚弄,根本就沒有生存的價值、人生的意義可講。正如神說: 「你活不出真理來,你活不出被成全的樣式來,可以說你就不是人,是行屍走肉,是畜生,因你沒有真理,也就是沒有耶和華的氣息,那你就是沒靈的死人!……你雖然經歷了刑罰、審判,但你的性情並沒有因此得著更新、變化,你仍舊屬於老舊的人,是屬撒但的人,不是經過潔淨的人。被成全以後的人才有價值,這樣的人才得著了真正的人生。」

所以,我們認為自己能吃喝神話、聚會或是能盡點本分,就是有了真正的人生,這種認識根本不符合真理、實際。真正的人生不是人外表生活方式有了一點變化,或是明白一些做人的道理與常識,就是有了真正的人生,而是我們能從神話中得著真理,真理成為我們的生命,我們的人生有了轉機,得著了從神來的新的生命,有了新的人生觀,能為神活著、憑真理活著,這樣才是有了真正的人生。神說: 「人如果認識神有真理了,那才是活在光明中,人的世界觀、人生觀轉變了,才是根本的變化,人有了人生的目標憑真理做人,絕對順服神憑神話活著,心靈深處感覺踏實亮堂,心裡沒有一點黑暗,完全釋放自由地活在神面前,這才獲得了真正的人生,是有真理的人。」「經歷到有一天,一個人的人生觀、生存的意義、生存的根基整個都變了,就是一個人都脫胎換骨了,變成另外一個人了,這不得了哇!這是大的變化,翻天覆地的變化。你對世界上的名利、地位、錢財、享受、榮華富貴覺得有沒有都行了,這些事很輕鬆地就能放下,這才是有人樣的人。」人的交通說:「明白真理以後看事觀點隨之改變,如同生命裡面又增加新的血液產生新的力量一樣,所以真實信神的人必是常讀神話的人,因著這些人不斷接受新的真理,看事觀點不斷地更新,生命性情也逐步地變化,隨著各方面真理的不斷進深,生命性情逐步發生更大的變化,最終變化成新人,這才是得著了真正的人生,完全活出了人的樣式……」從神話與人的交通中我們看到,真正的人生是指人能明白真理、得著真理,看事觀點完全轉變了,對世界上的錢財、名利、地位、榮華富貴、肉體享受等這些屬肉體的東西都能看透、放下了,不再受這些東西的轄制與攪擾,有了真正的人生目標,為認識神、愛神活著,心完全被神佔有,神話能在人心中作主權,能真實地順服神、敬拜神了,這才是有了真正的人生。就如彼得,因他從神得著了真理,所以他以活在撒但的祝福中——享受肉體為痛苦,他寧可活在神的刑罰審判和咒詛中,哪怕失去肉體福樂,沒有神的恩典伴隨,但他卻以此為享受,從中看到彼得的看事觀點、人生觀完全轉變了,他恨惡肉體、恨惡敗壞,恨惡從撒但來的一切反面事物,他心裡喜愛真理,以滿足神、愛神為享受,最終就是死亡臨到他時,他也毫不畏懼,並以能滿足神而心滿意足,勝過了死陰的轄制,為滿足神獻上了自己的性命,活出了真正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從中看到,真正得著真理的人,他的看事觀點轉變了,人生觀、世界觀轉變了,不再為肉體利益追求,信神沒有個人的存心、打算,一切都是為了滿足神而做,凡事都能憑神話而活,撒但的毒素已被完全潔淨了,徹底擺脫了撒但的黑暗權勢,這才是得著了真正的人生。就是說真正的人生完全是因著人從神話中得著真理而產生的。因為只有神才是真理、道路、生命,得著了真理才有人生的道路,才能有真正的人生,只有真理才能拯救人脫離敗壞,讓人看透撒但的詭計,棄絕撒但,從而活出真正的人生。而撒但則是一切黑暗與邪惡的總根源,從撒但來的都是反面事物,只能毒害人、敗壞人,使人越來越墮落,越來越沒有人性,越來越抵擋神、悖逆神、與神為敵。當我們認識到撒但的醜陋與邪惡,能看透人生的虛空、世界的黑暗時,我們就能放棄對世界、錢財、名利、地位的追求,不再為肉體、個人利益而活,而能竭力追求真理,追求愛神、滿足神。當我們真正得著真理時,我們就能夠完全憑神話活著,憑神話得勝撒但、超脫撒但的黑暗權勢,就再不會受撒但的引誘、迷惑、敗壞,大紅龍的所有毒素、撒但的各種哲理及看事觀點在我們面前就失去效力了,再也動搖、侵蝕不了我們了,因為我們已得著了真理,有了真正的人生方向與目標。

若我們沒有得著真理,那就得不著真正的人生。因為我們本身沒有得勝撒但、超脫罪惡的能力,更沒有辦法解決自身的敗壞。雖然我們從神話中知道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在現實生活中也知道自己憑哪些撒但毒素活著,但若沒有得著真理就沒有力量勝過撒但的黑暗權勢,沒有得著真理就看不透撒但毒素的荒唐、謬妄,沒有得著真理也看不見追求真理的意義與價值,自然就不能放下自己錯誤的追求,所以也得不著真正的人生。如:我們知道錢財不能拯救人,不能給我們生命,錢再多也不能解決人心靈的空虛,不能給人帶來幸福、快樂,但我們只是知道這個道理,對錢財的實質還是不能完全看透,以至於信神、盡本分還總是受錢財的轄制,看到外邦人有錢的時候我們還羨慕,有時看到哪個親戚、朋友發財了,我們的心還受攪擾,甚至有背叛神去世界掙錢的想法,明知這是一種背叛但還勝不過錢財的試探,常常陷在其中不能自拔;我們明知道追求名譽地位是神所恨惡的,為名譽地位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擋神的,只有追求真理忠於神才能獲得神的稱許,但因我們不明白追求真理的意義與價值,看不透名譽地位的實質,所以想放棄也達不到,只要臨到合適的環境、場合,首先考慮的還是自己的名譽地位,考慮別人怎麼看自己、評價自己,常常為名譽地位患得患失,當真失去名譽地位時還能痛苦憂傷,甚至生不如死;等等。由此可見,我們光明白個神話字句沒有真正得著真理還能受撒但的苦害,受本性的控制、驅使,無法做到自己心裡所願,只能在敗壞中痛苦掙扎,常常活在抵擋神、背叛神的情形中。這一點相信多數人都深有體會:多少時候,我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要重新做人,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按照神的要求行事為人,但臨到實際場合卻總是身不由己地抵擋神、悖逆神,以至於在神面前留下了很多的過犯;多少時候,我們發誓要一生獻給神、做一個真正忠於神的人,但在實際生活中卻仍放不下家庭、婚姻、錢財、肉體享受,心常常被這些東西佔有、攪擾,想忠於神也不能夠……究其原因,就是因我們沒有得著真理,我們沒有真理就勝不過罪惡的試探,勝不過撒但的權勢,只能受撒但的捉弄、苦害,活在肉體中悲切虛空。只有得著真理才能轉變我們的追求觀點,改變我們對人生的看法,使我們活出真正的人生。就如神話說: 「人如果在神所要求的事上、話上真能進入到神話的實際裡面,他就是被神成全的人了,可以說,神的說話作工在這個人身上完全達到果效了,神的話成了他的生命了,他得著真理了,能憑神話活著了,從此以後他肉體的本性,也就是他原有的生存的根基開始搖動倒塌了,人有了神話作生命以後才成為新人的。神的話成了他的生命了,神作工的異象、神對人的要求、神對人的揭示、神要求人達到的真正的人生的標準成了人的生命了,他憑這些話活著,憑這些真理活著,他這個人就是被神話成全了,是在神話裡得著了重生,在神話裡變成新人了。」所以,我們只有追求真理,從神話中得著了許多真理,有了神話作生命,才有了得勝撒但、超脫罪惡的能力,敗壞本性才不能再控制我們。我們原有的生存根基倒塌了,真理成了我們新的生命,我們就成了被神話新造的人,那時我們就能真實順服神、敬拜神、憑神話活著,隨之真正的人生也就出現了。

願我們都能在神話上下功夫,竭力追求真理,只要我們能從神話中得著神所發表的全部真理,並能活出神話的實際,我們就能活出一個真正的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