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供應文選

目錄

52 談談神是怎樣成全人的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 向文默

對於每一個信神追求真理的人來說,沒有不想被神成全、被神得著的,但是,因著對神成全人的路途、方式並不是十分清楚,所以也不知道該怎樣配合神作在人身上的各種成全工作,以致失去了很多被神成全的機會。以下我們就共同交通一下神是怎樣成全人的,我們只有了解了神成全人的方式,才能更好地配合神成全人的作工,使自己能達到被神成全。

神話說:「神成全人是藉著什麼達到的?是藉著他的公義性情。神的性情主要是公義、烈怒、威嚴、審判、咒詛,他成全人主要是藉著審判的方式。」「神成全人有多種方式,藉著各種各樣的環境對付人的敗壞性情,又藉著各種各樣的事來顯明人,一方面對付人,一方面顯明人,一方面揭示人,給人內心深處的『奧祕』都挖掘出來,都給揭示出來,通過揭示許多情形,讓人看見人的本性。神成全人藉著揭示,也藉著對付,藉著熬煉,也藉著刑罰,有多種方式……」 上面的交通講道上說:「生命性情的變化得有一個特定的環境才能達到果效。第一,大紅龍的逼迫、迫害,這個環境人不能離開;第二,周圍總得有一些人對你看不順眼,對你橫挑鼻子豎挑眼,老挑你的刺,這樣的環境對你有益處。」從神話與交通講道中我們可以看到,神成全人是藉著發表他的公義性情達到的,也是藉著審判刑罰來達到的。但在神以審判為主的作工中,包含的方式是多種多樣的,有話語的審判、嚴厲的揭示,有實際人、事、物的對付修理,也有神的刑罰與管教,有各種各樣的試煉、熬煉,還有神所擺設的各種不合人觀念的環境,包括家庭的環境以及大紅龍逼迫的環境,這些作工方式都是為了讓人認識自己、認識神,讓人進入真理、性情變化,最終達到蒙神拯救、被神成全而有的。下面,我們就來具體談談神成全人的各種方式。

其一,神成全人主要是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來達到果效的。神說:「神成全人是藉著什麼達到的?……他成全人主要是藉著審判的方式。……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審判的是人的罪,雖然說話嚴厲,不留一點情面,把人裡面的東西都揭露出來,而且藉著一些嚴厲的話語,把人裡面本質的東西給揭露出來,就藉著這樣的審判方式,使人都深刻地認識到肉體的本質,因而在神面前順服下來。……要想讓人認識自己,只有神審判的話語臨到,再藉著千方百計的熬煉,神的作工才能達到果效。」就是說,神成全人是先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來達到讓人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在此基礎上使人產生真實的悔改與追求,之後再把真理作到人裡面,達到將人潔淨、成全。只有神的審判刑罰,才能使我們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認識自己的背叛本性,認識到自己已成了撒但的後裔、大紅龍的子孫,沒有一點人的模樣,完全成了神的敵對勢力;只有神的審判刑罰,才能使我們看透撒但的實質,看透大紅龍的邪惡本性,看透這個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從而激起我們渴慕真理、嚮往光明的心聲,願意脫離撒但權勢真實歸向神。比如,以往我們總認為自己是個好人,今天若能在教會裡為神作工、盡本分那就是錦上添花了,因此常常自滿自足、不求進取。後來,我們看到神話說:「背叛是人的天性,這個天性是每一個人與我相合的天敵」,藉著神話的審判,我們認真省察、解剖自己的言語行為與心思意念,才看清自己無時無刻不在背叛神:當教會利益與個人利益發生衝突時,我們總是毫不遲疑地選擇肉體利益,選擇維護個人安危、維護自己的臉面,卻置教會利益於不顧;當工作上遇到難處、失敗時,我們總是主動提出辭職,卻不願付上一點代價實際去配合、去攻克,做一個體貼神心意的人;當教會高抬我們做帶領時,我們不是一心為著神選民的生命進入,也不曾想著為神分憂,而是貪享地位之福,處處顯露自己、見證自己,一心為自己的名譽地位作工;面對神的說話與要求,我們總是連連點頭,且許諾要去實行,可在現實生活中,不管是行事為人,還是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人生道路,我們仍是憑著撒但的哲學、觀點去對待、處理,根本不搭理神的話;我們總願活在心情舒暢、沒有煩惱的情形裡,只願貪享安逸滿足肉體喜好,一旦臨到點苦難的環境或不順心的事,就難受痛苦,消極退後遠離神;我們盡本分很少依靠神,更不尋求神的意思,一直奉行「我能、我最好」,尤其在自認為對、自以為擅長的事上,更是相信自己、持守自己,總是任意妄為、隨心所欲,絲毫不理睬教會的安排與原則……這時我們才看見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真實面目,看到自己的本性實質就是背叛神的,自己就是神的仇敵,認識到自己的本性太可怕、太不可靠,若不竭力追求真理改變自己,隨時都會被自己的背叛本性所斷送,成為抵擋神、背叛神的撒但種類,遭到神的咒詛與懲罰。此時我們才有了真實追求真理的心,才願意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來變化自己,踏踏實實地走蒙拯救之路。再如,當我們看到神話說:「你們是狼的後裔,你們是狼的民族,你們應知道自己的身分,時時記在心上,別認為自己是什麼上等的人物,你們是人類中最毒辣的一班非人類」時,心裡雖然如同被兩刃利劍刺透般痛苦、扎心,但只要對照神話認真解剖我們的一言一行,就能看見神所揭示的都是事實真相,一點都不過分。多少次我們對神的話視而不見、聽而不行,把神的話當成一個普通人的說話對待,隨意解釋、定規,隨便否認、論斷;多少次我們把神當作百萬富翁沒完沒了地伸手向神索取,一旦神沒有滿足我們,便與神講理、辯駁,論斷神不公義、對人沒有愛;多少次當神取締我們的前途命運、打碎我們的得福夢時,我們便惱羞成怒,與神反目成仇,甚至要離神而去;多少次當我們為教會工作出點力、付點代價後沒得到帶領的好評,或自己有點要求教會沒給滿足時,我們就與神算帳,說自己為教會付出多少、獻上多少,而教會竟然如此對待自己,因而怨氣沖沖、破口大罵;當教會撤銷了我們的帶領職務,一段時間後又把我們提起來用時,我們便心生抵觸、憤恨,認為教會是拿自己當猴耍,因而消極對抗不願再出力了;當教會安排給我們一個不合自己意的本分時,就覺著自己受欺負、受不公平待遇了,因而活在消極中與神對抗,甚至在盡本分中有意不使勁,故意讓工作沒有果效,好讓教會給調換本分;當自己撇家捨業盡本分幾年,教會沒給一句好評,反而還總給予對付修理,最後又被安排回家時,就覺得自己吃大虧了,總想找機會霸佔一些教會的錢財或物品好使自己心理平衡些;在與人相處中,處處與人爭鬥,為維護自己的名譽、地位不惜嫁禍於人、落井下石;當弟兄姊妹無意中傷害自己或說話行事危及自己的利益時,就記恨人,伺機打擊、報復……這些令人不堪入目的事實,正是我們惡狼本性的真實寫照。如果我們有一點人性理智的話,也不可能這樣對待愛我們如同愛自己骨肉的神,也不可能這樣對待這一位善良可愛的神,也不會如此對待與自己同樣被撒但苦害、敗壞的弟兄姊妹。這時我們對自己的身分、地位,對自己惡毒的本性與所屬才有了一些認識,看到自己就是喪失人性的惡狼,是非人類,才產生了向神悔改之心,也有了追求真理的緊迫感,願意接受神話作自己的生命,願意重新做人。從以上事例我們足以看到,神用話語審判我們的罪、揭示我們的敗壞,的確是成全我們的最好方式,是神對我們極大的愛與拯救,否則我們根本不會對自己的本性實質有真實認識,不會產生恨惡自己、背叛撒但的心,不會看到追求真理的重要性與必要性,更不會寶愛神在我們身上的作工與說話。所以,我們要想達到蒙拯救、被成全,首先得接受順服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這樣才能真正走上蒙拯救、被成全的正軌。

其二,對付修理也是神成全人的一種方式。上面的交通講道上說:「對於修理對付我們該怎麼認識呀?我們看見人在經歷神作工中,常常流露敗壞,常常應付糊弄神,對工作不負責任,老是失職,為自己打算,不體貼神的心意,這個時候就需要修理對付,必須得藉著面對面地說,人才能有認識。所以,聖靈就興起人來,或者藉著各級帶領、工人,或者藉著弟兄姊妹來提醒你,來修理你,來責備你,來對付你。當修理對付臨到的時候,人才能看清楚自己的所作所行的的確確是在悖逆神、抵擋神;如果沒有人的修理對付,人就不能認識自己的所作所為到底合不合乎真理、到底是不是抵擋神,人就不清楚,也認識不了。」這是多數人都曾體會過的事。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或是與人相處,或是盡本分,或是聚會交通,我們都常常流露敗壞,有時做事摻雜著自己的存心,有時搞形式、走過程,有時沾沾自喜活在自我欣賞的情形中,更多的時候則是違背真理、原則憑己意行事,然而對這一切,多數時候我們都意識不到、發現不了,甚至有很多時候違背工作安排另搞一套還自以為是在忠心盡本分,是在滿足神,這時就需要有面對面的對付修理臨到,我們才能反省自己、認識自己,才能看清自己的悖逆與不足之處,從而扭轉自己不對的情形,補足自己的缺少。例如,在生活中,有時遇上個外邦人莫名其妙地就吵我們一頓,有時弟兄姊妹直接揭露我們的敗壞,有時工作上老出岔,有時別人老看我們不順眼,專挑我們的毛刺,說話老戧我們,使我們心裡痛苦難受……這時我們若能來到神前省察認識自己,就會發現自己的悖逆抵擋之處:要麼是工作上有點果效或是聚了一個成功的會,或是自己交通真理比別人透亮一些,就把功勞歸在自己頭上,竊取了神的榮耀;要麼是做事總維護自己的地位、名譽,總溜鬚人、討好人,拿教會利益作交換;要麼是盡本分總應付糊弄、不負責任,或是藉工作之機滿足自己的私慾而置教會利益於不顧;要麼是不能與人和諧配搭,總自以為是、獨斷專行,總覺得自己凡事做得都對,絲毫不認識自己;等等。藉著神這樣的修理對付,不僅讓我們認識了自己身上隱藏的敗壞情形,同時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敗壞實質也有了認識,而且讓我們對神的性情、神的全能、神鑒察一切有了一些認識,看到了神是聖潔公義的神,神不容污穢的東西存留,從而對神有了敬畏之心,說話做事越來越有原則,無論在神面前還是在人面前都不敢隨意放蕩,越來越有理智、有人性了。又如,我們盡本分明知要有忠心,得負責任,但是為了肉體得享受、得安逸,在盡本分中常常是圖省事、走過程,採取簡單容易的作法,不求果效,後來藉著帶領一次次的對付修理,我們才對自己應付糊弄的情形有了認識,看見了自己的悖逆抵擋,也明白了應付糊弄的實質就是欺騙神,是打岔攪擾教會工作,是作惡,看見了人盡本分應付糊弄完全是由人彎曲詭詐、惟利是圖的本性導致的,若不追求變化只能得罪神、遭神厭憎。當我們對自己有了一些認識,才看到自己真是沒有良心理智、沒有人性,開始懊悔自己的所作所行,在後來的盡本分中能有意識地滿足神、向神盡忠心,應付糊弄的成分逐漸減少,忠心成分越來越多。從中看到,對付修理對我們認識神話、進入真理,對我們盡好本分、認識自己、變化自己實在太有幫助了!

其三,試煉熬煉也是我們達到認識自己、解決敗壞、被神成全所必不可少的。神話說:「熬煉是神成全人的最好方式……沒有真實的熬煉臨到,人的心總是在外面漂著,受熬煉到一個地步,你看見自己的軟弱、自己的難處,看見自己的缺少太多,遇到許多難處都勝不過去,看見自己的悖逆太多。試煉之中才能真正地認識自己的實在情形,試煉更能成全人。」上面的交通講道上說:「人明白點真理,看事觀點轉變了,但是本性裡的東西改變不了,本性裡的喜好、本性裡的慾望、本性裡的要求不會改變。那神要變化人的性情還要採取什麼作工方式呢?那就是試煉熬煉,試煉熬煉對人達到性情變化太重要了。」就如,我們在起初信神的時候,都覺得自己是個大好人,是最配蒙神祝福的人,沒有一個人能認識自己敗壞真相的,即使看了神審判揭示人的話也不認識自己,甚至不承認自己有神話中揭示的那些敗壞。後來藉著神的顯明,藉著經歷一些試煉熬煉,看到自己流露的敗壞太多,我們才不得不承認神話揭示的都是我們的實情,而能客觀地評價自己,不再以「好人」自居,做人也低調多了。從中看到,人裡面的敗壞性情、撒但本性只有在臨到痛苦熬煉時才暴露得最徹底。所以,神為使我們達到認識自己、脫去敗壞,就常常藉著各種環境來試煉熬煉、顯明我們,有時是藉著病痛來試煉我們,有時是藉著一些惡劣的環境來熬煉我們,有時神向我們掩面,給我們一個無聲的刑罰,有時神擺設一些不合我們意的人事物來對付、熬煉我們,讓我們從中認識自己、認識神,同時潔淨我們本性裡那些屬撒但的東西,給我們帶來生命性情的變化。比如,當病痛的試煉臨到時,我們心裡不由地對神產生了怨言,覺得自己一直撇棄、花費,也沒做什麼抵擋神的事,為什麼神還讓病痛臨到自己。有時在病痛中禱告幾次後,見沒有好轉的跡象,便對神失去了信心,開始四處投醫問藥以擺脫痛苦……在神這樣的熬煉、顯明中,我們才看到自己信神至今仍是為了得平安、得恩典,根本不是為了得真理、認識神,看到自己對神沒有一點真實的信與順服,更看到自己對神的公義性情也沒有絲毫認識,完全是用撒但的公平合理、買賣交易的觀點來衡量神,認為自己盡本分了神就應該看顧保守自己,從中看到自己實在太卑鄙、太敗壞,純粹是個惟利是圖的小人,沒有一點受造之物的理智。這時我們就會恨惡自己,看到自己這麼敗壞就該受苦、受熬煉,就不會再無理智地要求神了。當我們有了真實的懊悔、悔改,病痛不知不覺減輕、痊癒了,這時我們又看見了神的全能主宰、奇妙難測,更體會到了神拯救我們的良苦用心,看見了神的可親可愛,產生了一些信心與愛心。再如,我這個人地位心特強,以前曾作過一段時間教會工作,後來因著某種原因被撤換,教會重新給我安排了其他本分。當時,雖然我外表是順服了下來,但心裡卻想:讓我盡這本分應該只是暫時的,是讓我好好反省,過一段時間還會用我的。因此,我根本沒把心投入到工作上,整天只是在等呀,盼呀,總巴望有朝一日能重新被教會提拔做帶領。在這期間,每當聽到帶領打電話給我們或找我們有事時,就想是不是要調我走了,每當自己的情形有所好轉時,就想我現在情形好了,是不是神又給我機會了。就這樣一直盼了兩年多,結果全是空盼。漸漸地,我對此事也淡漠了,但我對自己的情形並沒有認識。後來,藉著聽上面關於預備善行方面的交通,我看到自己這兩年多盡本分一直沒有什麼明顯的果效,這時我有些害怕了,不得不反省自己。在神的開啟下,我才認識到自己盡本分之所以沒什麼果效,都是因為我的心不在本分上,而是一直在為失去地位而耿耿於懷,總認為教會對我不公平,認為神與我過不去,一直活在與神對抗的情形裡,從來就沒想著順服教會安排,把自己的本分盡好,只是混天度日、應付差事。這時,我才看到自己的本性是多麼的剛硬不化、多麼的自私卑鄙。但神並沒有按著我的過犯來待我,還一直給我盡本分的機會,一直在審判刑罰我,帶領我認識自己,又開啟、引導我明白神的心意,使我脫離名譽地位的捆綁。想到這,我感到神的愛、神的寬容太大、太實在了,對比之下,看到自己為名譽、地位活著真是沒有良心、沒有理智,這才感到作為受造之物就應該任神擺佈別無選擇,就應盡好人的本分別無所求,這才是人該有的良心理智。此後,我的追求觀點扭轉了不少,地位心也淡漠了許多,能比較安心地盡本分了。從中看到,神試煉人、熬煉人完全是為了變化人、拯救人,是為讓人得真理、得生命,試煉、熬煉正是神為成全我們所擺設的筵席,是神成全我們的最好方式。

其四,大紅龍的逼迫、各種邪靈作工與假基督、敵基督、惡人的攪擾以及各種不合人觀念的事臨到,這些也是神為成全人而擺設的。人的交通上說:「神為讓人明白神話、認識神的作為,神還調動大紅龍的政權來迫害、追捕、限制所有信神跟隨神的這班人,在這種令人恐懼的環境中,神還允許撒但及各種邪靈來作工迷惑人,為成全子民效力,同時神還許可各種惡人與敵基督的攪擾、破壞、拆毀,並且許可各種患難、疾病、痛苦臨及所有信神的人,真是國度操練的場合!」從交通中不難看出,神許可大紅龍的逼迫以及各種不合人觀念的事臨到,目的就是為了幫助我們認識神話、進入真理,帶領我們認識神的作為,認識神的智慧全能與神的所有所是,同時對自己的敗壞、缺少也有真實的認識。大紅龍、假基督、敵基督和各種邪靈都是效力品,都是神作工的襯托物,如果沒有這些反面事物的襯托,我們對正面事物的認識就膚淺,就不會有好的果效,我們也不會發現自己的敗壞,更不知該如何追求真理來變化自己。這就好比認識好人與壞人一樣,如果我們看不到壞人是怎麼惡毒、怎麼狡詐、怎麼卑鄙,那我們對好人的「好」也不會有太深的認識,即使別人再好,我們也體會不到他好到什麼程度。就拿認識神的全能主宰來說,雖然我們都會喊神是全能的,但多數人都只會從神顯的神蹟奇事來認識神的全能,直到我們經歷了大紅龍的逼迫、追捕、迫害之後,才對神的全能智慧有了更深的認識。自從神在中華大陸作工以來,大紅龍就瘋狂地追捕、逼迫神與跟隨神的人,想方設法攪擾、破壞神的作工,為此,大紅龍多次召開祕密會議,頒發祕密文件,蓋了多處監獄,想把基督與所有跟隨基督的人一網打盡。他們一方面差派特務明察暗訪,派奸細打入教會刺探消息,責令鄰居監督、舉報,另一方面在全國各地展開搜查、祕密抓捕,用酷刑迫害信全能神、傳神末世福音的人,同時還利用新聞媒體、互聯網、社會輿論來造謠、毀謗全能神與全能神的教會。儘管大紅龍如此瘋狂,儘管環境如此惡劣,儘管神的肉身沒有顯任何的神蹟奇事,但我們看見神作工的步伐絲毫沒有因大紅龍的攪擾、破壞而受到攔阻,神拯救人的作工也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相反,被全能神征服的人卻越來越多,神的選民更因著大紅龍的逼迫而看清了牠的惡魔本質,對大紅龍產生了真實的恨惡與背叛。如今神在中國的大功即將告成,神的選民都開始進入信神的正軌,大紅龍雖氣急敗壞,但也只能乾瞪眼而無力回天,只能等待神對牠公義的懲罰。藉此我們看到了神真是全能的,沒有任何政黨、任何敵勢力可以攔阻神旨意的通行,同時看到了神真是主宰一切,大紅龍在神的手中如同木偶一般隨著神的擺佈而乖乖地為神成全子民的工作效力,從中也看到了大紅龍的愚蠢、無能,牠永遠是神的手下敗將。如果沒有大紅龍的逼迫從反面來作襯托,我們對神的全能永遠也不會有進深的認識,對神也不會有真實的信心;另外,藉著大紅龍黑暗邪惡、凶殘惡毒、陰險狡詐、狂妄自大、自私卑鄙的襯托,使我們看見了神是光明的、良善的、信實的,看見了神是公義的、聖潔的、偉大的。比如:大紅龍為了一己私利可以殺害幾千萬人,而神為了拯救人類甘願忍受一切的屈辱痛苦,甚至為人類獻出生命、獻出所有;大紅龍狂妄頂天,處處顯露自己,鼓吹自己「偉大、光榮、正確」,讓人把牠當神來敬拜,真是無恥至極,而神道成肉身卻從不以自己是神而顯露、誇耀自己,只是默默無聞地作工拯救人,特別地卑微隱藏,特別的尊貴;大紅龍處處搞陰謀詭計、偽裝欺騙,牠所喜歡的也是那些會玩弄權術、會溜鬚拍馬的詭詐人,而神作事一向都是公平合理、光明磊落,神所喜歡的、提拔使用的也都是追求真理的誠實人,對於那些搞彎曲詭詐的人神是深惡痛絕,從不使用,而且最終還要將其淘汰,或讓其受懲罰。可見,大紅龍的黑暗、邪惡正襯托出了神的光明、公義與聖潔。還有,藉著認識、解剖大紅龍的所作所為,也使我們對自己的敗壞情形、敗壞實質有了真實認識。比如:大紅龍為了剷除異己、整治對手,極盡所能地羅列罪名誣陷人、攻擊人,並發起各種運動來消滅對手;反觀我們自己也是這樣,看誰比自己強就想方設法打擊排擠,常常抓人把柄來貶低別人、攻擊別人,抓住人的缺點有意無意地刺傷人,當看到與自己配搭的弟兄(姊妹)活在消極軟弱中時,巴不得他(她)失去聖靈作工被淘汰回家以突出自己,甚至有時在弟兄姊妹中間傳播與自己配搭之人或帶領的短處揭人的老底,以此達到讓人都起來反對他、棄絕他,而與自己親近……這才看到自己的所作所為與大紅龍同出一轍,自己就是大紅龍的子孫、撒但的化身。所以說,神給我們擺上大紅龍這個效力品,對我們達到認識神、認識撒但、認識自己、進入真理都太有益處了。除此以外,神一切不合人觀念的作工對我們達到認識神、進入真理也都是有益處的。就如在教會中,有些信神的人莫名其妙地就死了,有些信神的人臨到天災也與外邦人一樣被奪去了性命,當看到這些事時,有些人就產生觀念了,甚至開始懷疑神的作工。其實,這些事臨到也有神的美意。因為在人的觀念中都認為:只要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名,吃喝全能神的話,並且還能盡本分,那就能進國度,就不死了。這種觀點完全是人的想像,人若持守這樣的觀念信下去,最終人蒙拯救的願望就會落空。神正是了解人的這種情形,才允許這樣的事臨到教會,人想不通,再藉著交通尋求,從而明白了神所說的「不死」,是針對那些追求真理、生命性情有了變化蒙神拯救被神成全的人說的,這些人到最終都能剩存下來。如果在經歷神作工期間,人不追求真理,再沒有預備足夠的善行,那這樣的人就不是神要拯救的人,不知臨到什麼災難就喪命了。就是說,人雖接受了神的新作工,但人還沒有達到蒙拯救,那就是還沒有進入保險箱,還沒有得著永生,所以這期間有死人的事發生也是很正常的事,只有得著真理有了新的生命,有了正常的人性,有了人的模樣,這樣的人是真正蒙神拯救被神成全了,這樣的人就不死了,他得著了真理,因而才得著了神的祝福應許。當我們明白了這些後,不僅消除了自己的觀念,同時更能促使我們竭力追求真理、改變自己。同樣,藉著假基督、敵基督迷惑人的事發生,使我們更加看清了撒但邪靈敗壞人、抵擋神的醜惡嘴臉,也使我們對撒但的各種詭計有了分辨,看清了假基督、敵基督沒有真理,只能敗壞人、吞吃人,惟有全能神是真理、道路、生命,惟有全能神的話語才能拯救人,因而人對基督的信更堅定,對基督的順服也更絕對了。所以說,大紅龍的逼迫,各種假基督、敵基督、惡人的攪擾迷惑,以及各種不合人觀念的事臨到,都有神的許可,這也是神成全人的作工中所必不可少的。

其五,神給我們擺佈安排的家庭環境、周圍的人事物,也是我們追求被成全必須該進入的功課。上面的講道交通上說:「在神所擺設的環境中,這個『環境』主要是指家庭的環境、工作的環境,也包括教會生活的環境,當然最主要的是指家庭的環境,你生在什麼家庭裡,有什麼樣的父母,有什麼樣的兒女,尤其受什麼人的轄制,經常和什麼人來往,這都屬於家庭的環境。神擺設的這個環境,可以說都是神預定好的,人不容易改變。……藉著經歷神的作工我們認識到了,我們的環境對我們的生命進入、對我們追求蒙拯救以至達到性情變化都是有益處的。」事實正是如此!有時藉著家人的攔阻、逼迫,有時藉著周圍人看著我們、盯著我們,使我們受轄制、受約束,心裡感到痛苦、不得釋放,這樣一方面能使我們不至於放蕩作出惡來,另一方面藉著受苦,能促使我們常常禱告親近神,促使我們在追求真理、認識自己上多下功夫,同時也使我們在受轄制的事上學會了尋求真理,學會了摸神心意,知道了該怎麼實行。就像我們當中大多數離開家盡本分的弟兄姊妹,當初在家的時候,因著信神常常參加聚會、外出盡本分,家裡不信的丈夫(妻子)就攔阻、逼迫我們,限制我們只能在家信神,不能出去信,有時都不讓我們參加聚會,為達到阻止我們信神的目的,還挑唆家人、教唆親戚鄉鄰來攻擊、勸說我們,甚至以打罵、報告公安局來逼迫、威脅我們。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不知受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淚,常常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給我們開闢出路,最後明白了,要想信好神就必須豁出一頭,否則絕對信不好神,同時也看透了肉體親情,看清了親人的實質,有了與魔鬼丈夫(妻子)徹底決裂、撇下一切跟隨神的心志。可見,就是藉著家人的逼迫,才使我們看清了親人的實質,擺脫了情感的捆綁,就是藉著這樣的苦難環境,才使我們超脫了家庭的束縛,有了為真理獻身的勇氣,逐漸擺脫了撒但權勢的捆綁。再如:我這個人比較懶散,愛玩愛鬧,總不願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後來教會調我出來盡本分,在與人配搭的過程中,我發現別人都比較注重在神話上下功夫,盡本分之餘也總是把時間與精力都用在讀神話、學詩歌、打筆記上,因此我總有一種被約束、受壓抑的感覺。後來,藉著尋求真理認識到,原來神擺設這樣的環境是為了顯明、對付、變化我放蕩不受約束的撒但性情,如果沒有這樣的環境,沒有人總在一旁監督、帶動,我就不會主動來到神面前好好追求真理,這樣我懶散、放蕩、不受約束的撒但性情也不會有變化,這才看到神擺設的環境太好了。可見,神所安排、擺佈的一切環境,對我們進入真理、被神成全實在太有必要了!

還有一方面,我們要想被成全,還需要有神的刑罰、管教與懲罰伴隨。神話說:「最有益你們生命的還是刑罰、審判,必要時還得作點事實臨及的刑罰,你們才徹底服氣。你們的本性就是沒有刑罰、咒詛就不肯低頭,也不肯服氣,沒有眼見的事實就達不到果效,你們的人格太低賤,不值錢!不用刑罰、審判難得將你們征服,難得將你們的不義、不服壓倒,你們的舊性實在是根深蒂固……」現在我們都看見了,有多少時候,我們明知自己做事有存心目的,明知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在滿足自己的私慾,明知自己是在追求世界,是在貪享肉體,但仍是硬著頸項選擇自己的意思背叛神,在這個時候,只有神的刑罰、管教乃至懲罰臨到,才能止住我們作惡的腳步,才能使我們剛硬麻木的心得以甦醒,使我們重新回到神前接受神的拯救。在我們身邊就有許多這樣的實例。有一個弟兄總是貪戀錢財,當他得知採煤一個月能掙三千多元錢時,就撂下託付選擇了這份工作,結果在一次塌方事故中他被困在井底,親眼目睹同伴被巨石砸死,而他因著神的保守才倖免於難,當時他腦子裡不斷回響的就是: 「放棄吧,世俗錢財的貪戀!……醒悟吧,時間太短!……千萬別做羅得的妻,被撇是何等可憐!何等可憐!醒悟吧!」神的聲聲呼喚和眼前的事實,喚醒了他麻木、剛硬的心,使他不僅認識了自己的悖逆、抵擋,更看到了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認識到自己如果再執迷不悟走自己的路,那下回死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他這才俯伏神前向神悔改認罪,不願再貪戀世界,之後重新回到了教會盡本分。還有一個弟兄,他在一家建築工地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為了不失去這個掙錢的機會,他拒絕了盡本分,心想:我先掙幾個月錢再繼續盡本分,神會體諒人的軟弱的。於是,他硬著頸項選擇走自己的路,結果接二連三地出事。一次他被一塊大石頭把後背砸了,當時失去了知覺,但過後卻安然無恙,他心裡暗暗感謝神,神話也在他裡面引導: 「我將天上的火焰顯給你們看卻並不忍心燒著你們,而你們還給我的有幾多?」 他也知道神的心意是讓他趕快回頭,但他還跟神講條件,說幹滿這個月就不幹了,祈求神體諒他的軟弱,接下來,他又被一塊飛來的石碴打中眼角,鮮血直流,差一點就傷著眼睛,晚上騎車回家又撞倒了一位老人……面對神一次次的管教、懲罰他害怕了,看見了神公義、威嚴、烈怒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再不敢硬著頸項悖逆、抵擋神了,於是他放棄了這份工作,當帶領再來找他盡本分時,便欣然接受了。從中看到,神對人的刑罰、管教正是神對人極大的愛與保守,也是神成全人的一種方式,如果沒有神這樣愛的責打管教,我們就不會棄絕撒但、遠離罪惡,把心完全交給神一心追求真理,也不會對自己的悖逆、背叛有真實的認識從而向神悔改,更不會對神的聖潔、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有清楚的看見,對神產生敬畏、懼怕之心,只能繼續追隨撒但走背叛神之路。

綜上所述,不管是神無情的審判刑罰、對付修理、責打管教或漫無邊際的試煉熬煉,還是大紅龍的逼迫、各種惡人的攪擾與周圍環境的磨練,雖然給我們的肉體帶來的是刀劍與擊打,帶來的是不盡的苦難,是火的焚燒,但都是神拯救人、成全人的方式,都是神針對我們的敗壞、悖逆而作的,都是我們生命長大的需要。如果沒有神話語嚴厲的審判與無情的揭示,我們就不會認識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本來面目,看清自己抵擋神、背叛神的敗壞實質,而產生真實的悔改,老老實實地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如果沒有神的對付修理與弟兄姊妹的提醒責備,我們就認識不到自己抵擋神的真相,就不知道針對自己的敗壞裝備相應的真理,自己的缺少也不容易補足;如果沒有神千方百計的試煉熬煉臨到,我們對自己的認識就不會進深,我們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體系也不會崩潰、瓦解,肉體的堅固堡壘更不會倒塌;如果沒有大紅龍、各種惡人從反面襯托,沒有周圍環境的迫使,那我們就不會真心追求真理,也進入不了真理,不知該從哪兒開始進入真理、進入哪些真理,只能在安逸中無所事事、沒有目標,以致越來越墮落,錯失蒙拯救的機會;如果沒有神的懲罰、管教常常伴隨,我們就不會橫下一條心來背叛肉體、實行真理與撒但決裂,就不會存著恐懼戰兢的心來小心謹慎地走信神之路,更不會體嘗到神對人父教子般的深沉的愛,生發還報神愛之心。所以,我們要想被神成全,就必須忍受極大痛苦順服神的一切作工,無論神怎麼作都能任神擺佈。

願我們都能珍惜現在僅有的被成全的機會,順服、接受神在我們身上所作的一切成全工作,能與神有真實的配合,有實際的進入,早日達到蒙神拯救、被神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