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目錄

56 撒但哲學坑人又害己

廣西省河池市 吳有

前一段時間,因著工作需要,教會安排我住到一個接待家庭。初次與接待家庭的叔叔、阿姨一起聚會時,他們就說:「我們最怕聚會時禱告,平時自己禱告還有話說,一到聚會禱告時就不知道說什麼了。」我一聽這話,心想:聚會時若不禱告就沒法獲得聖靈作工,交通也達不到果效,不禱告可不行啊!可轉念又想:他們最怕禱告,若我執意讓他們禱告,他們會不會對我有看法呢?盡修改文章這個本分可是需要長期住在接待家庭的,若我不順從他們的意願,到時他們對我有看法不接待我了怎麼辦?還是順從他們的意思算了。就這樣,一個多月以來,我們每次聚會都不禱告,以致交通神的話時乾乾巴巴,沒有聖靈的開啟,還老是跑題。慢慢地,叔叔、阿姨的情形越來越不正常,也不願意聚會了,即使聚會也是打瞌睡,平時也不注重吃喝神的話了,一有時間就看電視,對我也不熱情了,連與我說話都很勉強。面對這個局面,我感到很痛苦,也很困惑:我事事處處都順著他們,也沒有得罪他們啊,他們怎麼會這樣呢?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時,神的話開啟了我:「若你與神沒有正常關係,不管你怎麼維護與人的關係,你再努力、再用勁,也是屬於人的處世哲學,你是以人的觀點、人的哲學來維護你在人中間的地位,讓人都誇你,而不是根據神話來建立與人的正常關係。若你不注重與人的關係,而是維護與神的正常關係,願意把心交給神,學會順服神,自然而然地你與所有人的關係也會正常的。……人與人的正常關係是建立在心歸向神的基礎上的,不是靠著人的努力而達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神的話使我豁然開朗。原來,今天這樣的局面都是因我一味地注重維護與人之間的肉體關係,而不注重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造成的。回想我與接待家庭的弟兄姊妹相處以來,為了讓他們對我能有好感,從而甘心樂意地接待我,我事事隨從他們,處處遷就他們,絲毫不考慮真理原則,也不考慮對人是否有造就。當得知他們聚會怕禱告時,我不但不與他們交通相關真理,使他們明白禱告的意義與重要性,反而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體貼、順從他們,在聚會時取消了禱告,完全都是人和人之間的肉體關係了,因著沒有了禱告,沒有尋求、交託,聚會中不能獲得聖靈的開啟、引導,吃喝神話得不著生命的供應,導致我們的情形越來越不正常,也沒有了正常的人際關係。我明知禱告很重要,禱告是人接受神靈感動、獲得聖靈作工的一個途徑,禱告可以使我們獲得聖靈更多的開啟光照,更好地明白真理,而且聚會之前禱告也是人心中有神的地位、能尊神為大的表現,可我還是憑著撒但的處世哲學——「明哲保身」來維護與人的關係而取消禱告,足以說明我心中沒有一點神的地位,完全是撒但哲學在我裡面掌權支配我。我能處處維護與人的肉體關係,禍根就是撒但深種在我裡面的「明哲保身」這一撒但哲學。它腐蝕了我的心與靈,使我變得懦弱、自私而又卑鄙,使我站不住正義、行不出真理。回想以往多少時候,我為了自保而站在了神的對立面:在做教會帶領時,看到有人在教會中散佈觀念、散佈消極,攪擾了教會生活,我也不敢起來制止,生怕說了之後對自己不利;在抓福音工作時,弟兄姊妹一喊難,我就退縮了,不敢再細摳細問了,唯恐得罪他們,失去在他們心中的地位,結果導致福音工作沒有一點果效;在修改組盡本分時,看見配搭的姊妹對工作不求真,我也不敢給她指出來,怕她聽了不高興,對我產生成見,傷了和氣……此時,我才清楚地看到,我在做每一件事時,注重的都是別人對自己的態度與評價,維護的是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地位與形象,顧及的是自己的利益得失。可以說,我完全是在憑「明哲保身」這一撒但哲學活著,它已成了我行事的原則、做人的根本。神要求人應該有敢於為正義、為真理奉獻、拼搏的精神,應該有不屈服於黑暗勢力壓制的勇氣,應該站住自己該有的立場,不應隨波逐流,也不該對不義包藏。而「明哲保身」這一撒但哲學卻誘導人自私自利,讓人屈服於黑暗勢力,無論做什麼事,只要對自己有利,就不用考慮什麼原則、立場。從中看到「明哲保身」這一撒但哲學完全是與真理相對立的反面事物,是撒但敗壞人的工具,人憑它活著,只能變得越來越詭詐、圓滑、自私、卑鄙,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模樣。撒但哲學真是太坑害人了,我再也不願憑它活著了!認識到這些後,我與接待家庭的叔叔、阿姨在一起交通了關於禱告方面的真理,當他們明白了禱告的意義與重要性後,在聚會時他們也願意操練禱告了,情形也隨之扭轉了。

在事實面前,我認識到了憑撒但哲學活著真是坑人害己。今後,我願竭力追求真理,識透自己身上的各種撒但哲學,不再憑它活著,讓神、讓神的話在我心中作王掌權,讓真理作我心的主人,凡事憑神的話語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