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類書籍 基督台前的審判 ——生命經歷的見證 79 正人先正己

79 正人先正己

山西省 重新

講道交通中說:「做帶領工人的人性標準是必須得有愛心、有忍耐、有包容,能正確對待各種人,能根據真理原則辦事,能公平對待人……」(摘自《彙編(二)·各地教會急需解決的十二個問題》)以往看到關於做帶領工人必須人性好、能根據真理原則辦事、能公平對待人這方面的交通時,我都不在意,因我一直覺得自己人性不錯,在世上就不是什麼兩面三刀、一口多舌的人,而且自從做帶領工人以來,也沒有明顯打壓、排斥過誰,我便自詡是一個比較誠實公正、有正義感的人。每當聽說或看到那些不能公平對待人、提拔重用親信、打壓排斥異己的假帶領假工人時,我就從心裡瞧不起他們,認為他們人性太壞,的確不配做帶領工人。直到最近經歷了事實的顯明之後,我才對自己的本來面目有些認識,看到自己並不是什麼誠實正直之人,而是一個憑情感喜好對待人的人,在利益面前一樣陰險、詭詐、自私、惡毒。在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下,才認識到憑真理原則對待人才是公平公正地對待人,才會對人有益處,更看到做帶領工人能公平對待人太關鍵了。

2013年6月,我去了外地配合工作,這個地方的兩名帶領中A姊妹是我家鄉的人,以前我們就在一塊兒配合過工作,而且關係挺好,長時間不見,異地相逢,心中的喜悅之情可想而知。另一個帶領B姊妹是剛選上來的,性格比較內向、穩重。當時正好趕上上面讓帶領工人隱蔽靈修,我就和兩個姊妹在同一個接待家隱蔽了。出於情感,我和A姊妹平時比較親近,再加上她的性格與我相仿,都屬於那種風風火火的外向之人,所以我對她就有好感,有事也願意和她在一起商量。後來意識到自己這樣做對工作不利,對人也沒造就,我就開始克制自己、背叛肉體。當時她們兩個配搭不和諧,彼此心裡有成見,我心裡很著急,特別是看到B姊妹總是受轄制時,我就有意多跟她交通,鼓勵她、引導她,並且有意識地與A姊妹少接觸,以免讓B姊妹更加感到受冷落、受痛苦;看到A姊妹流露狂妄自大的性情時,我也毫不留情地對付修理她,並不因她和自己有情感就偏袒她、維護她……我自認為這樣做就是公平對待人了,就是合神心意了。我不認識自己,神卻對我瞭如指掌,在接下來發生的事中,神就將我的撒但真面目全部暴露在了光中。

隱蔽初期,為了儘快把工作安排好趕快進入靈修,我們三人就分工合作,作工時間較長的A姊妹負責在外面處理安排各項工作,我和剛提起來的B姊妹負責在家解決教會反映上來的各方面問題。在配合一項工作時,由於我的失職,沒有跟姊妹交通清楚注意事項,只是讓她自己操練去做,過後也沒有檢查、把關,導致工作出現了紕漏。後來帶領來信指出了我們的偏差,也對付了我們的存心。面對帶領的對付,我心裡特別難受痛苦,心想:自己剛到這兒配合工作就犯了這麼低級的錯誤,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這下可顏面掃地了,這讓帶領咋看自己,會不會說自己沒有真理,作不了實際工作?想到這些,我心裡不由得怨恨起姊妹來,怨她讓我丟了人、現了眼。在這個環境中,我不學功課也不總結失敗扭轉偏差,更不願承擔責任,最後為了保全自己的名譽地位,我竟昧著良心做出卑鄙的勾當——乾脆把責任完全推到了姊妹身上。做出這樣的事,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自己都感覺噁心,我怎麼會是這樣的人呢?這時聖靈也在裡面責備,自己的良心也倍受譴責,但我一想到姊妹所做的對自己名譽地位的損害,我的心又剛硬起來,不但沒和姊妹敞開心亮自己的相,反而從心裡嫌棄她,在一塊兒交通神的話也帶著自己的存心目的,不是指責姊妹就是拐彎抹角地給自己開脫罪責,好嫁禍於人,讓人都認為是姊妹的不對。甚至我還在背後論斷姊妹,說她到底有沒有聖靈作工,到底能不能擔當這個工作,結果遭到神的管教——爛嘴巴。就這樣我也不知醒悟,仍然硬著頸項悖逆神,貶低、小瞧姊妹。我不實行真理,完全成了一個錯的人,一點也不能公平對待姊妹,無論她做什麼事我都看著不順眼,認為她做得不好,對她不冷不熱,早已失去了起初的愛心、幫助、扶持。我也意識到自己的心態不對了,但受撒但本性支配總是身不由己,明知自己也有責任,可就是不能面對事實真相承認錯誤,還站地位轄制人、教訓人,憑著「官大一級壓死人」這個大紅龍毒素活著,對付姊妹的架勢簡直就像大紅龍惡魔掌權一樣,撒但的醜惡嘴臉暴露無遺。發生了這件事,姊妹起初並沒有消極,雖然受了對付修理,但能從神領受,能積極進入,可我卻得理不饒人,在以後的工作中每次涉及到這件事,我總要再提起來「對付」姊妹一番。漸漸地,姊妹的情形消極下沉了,作工縮手縮腳特別被動,不能全力配合。看到姊妹這樣的表現,我氣不打一處來,再看到她們倆還是不能和諧配搭,我更加怒火中燒,想到自己是過來配合工作的,這麼長時間了若連她們倆的情形都解決不了,我不成廢物了嗎?我對付完這個對付那個,自以為這是有負擔,但就是達不到果效。不管我怎麼交通,她倆的情形始終扭轉不過來,問題總也解決不了,而且到了後來,兩人都對我有了成見,都說我偏袒對方……面對這種局面,我傻眼了,真是黔驢技窮、無能為力了,而且對她們產生了厭煩心理,認為這就是她倆的問題,是她們不實行真理、不變化。

萬般無奈之下,我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這時想起上面的講道交通說:「過去有那麼一句話,叫『正人先正己』,還有一句話是『己不正焉能正人』;你就講自己的經歷,你講自己的經歷是為了幫助人,同時也是在『正』自己,你是用正自己來幫助別人,也達到正人的果效,這是最好的作工方式。……你越有正氣、越有正義感,說話越公平公道,人就越喜愛你,越喜歡聽你交通,越贊成你,你怎麼帶他怎麼跟,只要你說一句話,人都會照你說的去做,你無論說什麼人都沒有怨言,你說的話重一點兒也沒事。……你一身正氣、兩袖清風,對任何人都是公平對待,對人都是憑愛心幫助,最終就能達到完全能帶領人進入真理、完全能帶領人進入神話語的實際蒙神拯救。」(摘自《講道交通(一)·帶領、工人應該如何作工帶領人》)又想起神的話:「沒有神,人與人只有肉體的關係,都不正常,都是放縱情慾的,是神所恨惡的,是神所厭憎的。……你與神根本沒有正常關係,你是糊弄神,你是掩蓋自己醜相。即使你能談點認識,但你存心不對,那你所做的都是人為的好,神也不稱許你,你是憑肉體做,不是因著神的負擔而做。若是你心能夠安靜在神的面前,而且凡是愛神的人你都能與他有正常的來往,那麼你才是合神使用的人,這樣,不管你與人怎麼接觸,都不是搞處世哲學,而是體貼神的負擔活在神面前。」(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神的話與人的交通讓我猛然醒悟過來,明白了帶領工人作工要想達到好的果效,自己必須先是一個對的人,能公平對待人,與神有正常的關係,然後通過談自己的經歷來幫助別人,所交通的不帶有個人不正當的存心目的,這樣的作工才合神心意,人才會服氣。在聖靈的開啟引導下,我靜下心來反省自己對待兩個姊妹的態度:對剛提上來的姊妹,我起初雖能實行點愛心幫助,但那是因為不涉及我的利益,當姊妹做錯事傷及自己的名譽地位時,我的本相就顯了原形,就像75輯講道交通中提到的「惡潑婦」,誰對她不利就打壓誰,手裡不是拿棍子就是拿刀。外表看我是在對付姊妹工作中的偏差,實際上是在洩私憤,所以我的言語特別刻薄、犀利,姊妹感受到的也是我對她的貶低、瞧不起。看見姊妹消極受轄制,我不但沒有一點體諒之心,反而更加嫌棄她、反感她。想想自己以往剛被提起盡本分時,也是哪方面都不懂,受名譽地位轄制,做事縮手縮腳不能正常發揮,熬得經常在背後偷偷地哭,消極到一個地步甚至失去了聖靈作工。可帶領、同工都沒有嫌棄我,一次次不厭其煩地幫助我、鼓勵我,才使我走出了困境,重新站立起來。自己是這樣經歷過來的,現在姊妹又處在自己以往那個情形當中,我就忘記了自己的過去,不僅不能藉交通經歷來全力幫助姊妹,反而推卸責任、落井下石,看姊妹的笑話。我這才看到自己惡毒的人性,也看到自己以往對姊妹的幫助都是假冒為善,因為裡面帶著成見、帶著存心,不管我外表的言語、作法多麼溫柔,或多麼有負擔,都不是真實的愛心,都不是在公平對待人,這樣又怎能讓姊妹對自己信任、服氣呢?對與自己有情感的那個姊妹,雖然我也嚴厲地對付她,但裡面還是摻雜著個人情感,我是把自己放在一個大姐的位置上來對待她,很多時候對她的對付就像大人對孩子的教訓、責備,看她流露敗壞時心裡著急,但這個著急也是出於個人的情感作用,我完全是憑肉體做的,是在顯露自己,並不是因著對神的負擔而形成的。我越這樣對待姊妹,我們之間的肉體情感就越重,這對姊妹的生命沒有任何益處和幫助。此時我才找到自己作工沒有果效的根源,就是因為自己與神沒有正常關係,給姊妹們解決問題時雖然也是在交通神的話,但因我的存心不對,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肉體利益,不是在心歸向神、滿足神的基礎上做的,外表看是出於負擔,其實是在糊弄神,是在掩蓋自己的醜相。存心不對神就不稱許,所以在人身上也達不到果效,還起了反作用。在這次的反省中,我才看到自己並不是什麼人性好的人,更不是什麼公平正義之士,而是一個自私、狡詐、惡毒的卑鄙小人。這時我又想起上面曾交通過:「保羅在後來的書信中都貶低彼得,他有一次當眾指責彼得,他就不服彼得,這是一個事實。……那我們再看看彼得對保羅怎麼評價呀?他說『保羅弟兄得了神的啟示,你聽他傳福音見證神所講的,他得著神的啟示了』,彼得沒有貶低保羅,還稱保羅為弟兄。彼得對待保羅是不是公平合理呀?彼得對保羅是公正評價、公平對待人。彼得把保羅的長處拿出來這說明啥?彼得是生命性情變化的人、認識神的人,能公平對待人;保羅狂妄自大,誰也不服,老要為首,稱王稱霸。」(摘自《講道交通(七)·什麼樣的人才能被神成全》)藉著保羅與彼得的對比,再看看自己的所作所為,真是比保羅有過之而無不及。自己身為帶領工人,在工作出現偏差之時,不僅不能主動承擔責任,帶頭實行真理,和姊妹共同尋求真理、扭轉偏差,維護神家利益,反而為了個人的利益不惜貶低、傷害姊妹,真是沒有一點性情變化的活出。再看看姊妹,她從頭到尾都沒有為此辯解表白過,只是承認接受,姊妹的活出對我就是一個審判,更顯明我的醜陋不堪,如過街老鼠一樣可恨,所作所為根本不配稱為人,談不上有人性,更不配做帶領工人。

反省到這些後我心裡特別難受,以前認為自己人性挺好能公平對待人,現在竟做出這些見不得人的事,我越想越害怕,如果把自己醜陋的靈魂畫一幅圖畫,那一定是個面目猙獰、長著獠牙、張著血盆大口的可怕的惡魔。聽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凡是不喜愛真理的人都是人性不好,凡是仇恨真理的人都是惡人。」(摘自《講道交通(九)·怎樣才能寫出好的講道文章》)我很扎心,就感覺這是神對我的審判,神家是基督掌權,聖靈掌權,公平公義掌權,怎能容讓不合真理的事情存在,一切不公不義的撒但作為都要受到神公義的審判。想想自己的惡毒、沒人性,良心的控告讓我不得安寧,活在黑暗痛苦中不得釋放,再面對姊妹們時,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好了,我不得不再次來到神面前禱告祈求:「神啊,我現在心裡十分痛苦迷茫,一點路也沒有了,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姊妹們,更不知道怎樣做才能盡好自己的本分,求你開啟我明白這方面的真理。」禱告後,我打開162條原則中的第42條「公平對待人的原則」,看到神的話說:「神話要求人對待人是什麼原則呢?愛神所愛、恨神所恨,就是神所喜愛的真追求真理的人、能通行神旨意的人是你所要愛的,不能通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神所厭憎的我們就應該厭憎,我們就應該棄絕,這是神話的要求。」(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要認識自己裡面根深蒂固的思想觀點》)「對人一些情形,有些人抵擋過,有些人悖逆過,有些人說過埋怨的話,或者有些人做過壞事,做過一些對教會不利的事,或者是使神家受虧損的事,這就要根據這個人的本性、根據這個人一貫表現如何而定他的結局。……各種各樣的人的表現都不一樣,所以要根據人的本性與表現綜合來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什麼樣的人遭懲罰》)「你與人的關係不是建立在肉體之上,而是建立在神愛的基礎上,幾乎沒有肉體來往,但是在靈裡有交通,彼此地相愛,彼此地安慰,彼此地供應,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心滿足神的基礎上做的,不是靠著人的處世哲學來維護,而是靠著對神的負擔而自然而然地形成,不需要你人為的努力,而依神話原則實行。……人與人的正常關係是建立在心歸向神的基礎上的,不是靠著人的努力而達到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很重要》)人的交通說:「是弟兄姊妹咱們就得當神家裡的人對待,得有包容、得有忍耐、得有愛心,不能搞欺騙,不能搞歧視,得一視同仁、公平對待。」(摘自《講道交通(二)·事奉神的人必須具備的條件及如何事奉合神心意》)從神的話與人的交通中我明白了,真正的公平對待人就是愛神所愛、恨神所恨,追求真理、喜愛真理、能通行神旨意的人就是弟兄姊妹,就是我該愛的,這樣的人即使有敗壞、有抵擋,或做過對神家不利的事,也應正確對待,應根據人的本性與一貫表現及當時的背景綜合來看,絕不能根據人一時的流露或失誤來定規人,這才是公平對待人的原則。另外,對待弟兄姊妹要一視同仁,不管對合自己意的還是不合自己意的,都要按這樣的原則來對待,這才是合乎真理、合神心意的。藉著這次的經歷我也看到,公平對待人並不是我想像的那麼簡單,以前我認為只有對人嚴厲、態度惡劣才是不公平對待人,如果對人有熱心、有愛心那就做到公平對待人了,今天在神的話中我才明白只有根據真理來看事,按照真理原則對待人才準確,才是根據人的實質來對待人,這樣對待人才是真正的公平對待人。只要合乎真理,不管態度是嚴厲的還是溫柔的都是合神心意的,反之都是讓神厭憎的,對人也沒有一點益處。我這才看到自己一直以來憑著天然的那些好行為對待人根本就不是公平對待人,而是在憑著自己的觀點、喜好搞人的處世哲學,是維護自己在人中間的地位,樹立自己的形象。同時我也明白了,今天要想達到公平對待人必須先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這樣對弟兄姊妹不管是愛心幫助還是修理對付,都是建立在神愛的基礎之上的,心是面向神的,是為了實行真理,體貼神的心意,是為滿足神做的,能夠接受神的鑒察,並不是在維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樣的愛心裡沒有虛偽、沒有客套、沒有交易,更沒有肉體情感,是真正的靈裡相通、愛裡相隨,這樣對待人才合乎真理原則,人才能得著益處。

後來,我又看到講道交通中說:「做帶領的必須具備的原則就是公平對待人,這個如果違背了,就證明你沒有人性,人性不好。……心術不正,人品不好,這話說到根源處了,這樣的人我不願意用。」(摘自《講道交通(七)·關於神話〈你們當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的講道交通(二)》)「衡量一個帶領合不合格,怎麼衡量?第一,他說話公正不公正;第二,他對人公不公平。這兩條太關鍵了,這兩條他做到了,他就是個正人君子,就是合神心意的人,如果他再明白真理,再有實際,那工作保證作得好。」(摘自《講道交通(五)·做誠實人的總結——做誠實人必須解決的十個問題及做誠實人的重要意義》)藉著看這些交通我認識到,做帶領必須具備的原則就是能公平對待人,因為只有人性好、喜愛真理的人心術才正,心裡才有神的地位,才能對神選民有愛心,才能公平公正地對待人,這樣的人才能行出公義來,所作所為才能合乎真理讓人服氣,這樣的人作工自然就會有果效隨著;而人性不好心術不正的人,做了帶領就如惡僕奸臣一樣,根本不會維護神家利益,更不會以愛心對待神的選民,只能禍國殃民。就像那些作惡多端激起民憤的假帶領、敵基督,不但不作一點實際工作,反而把弟兄姊妹當成該打該罵的奴僕,動不動就轄制人、教訓人,甚至隨意隔離人、開除人,扶持奸佞、打壓好人,將教會攪得烏煙瘴氣,弟兄姊妹活在黑暗權勢下被折磨得痛苦不堪,不但得不到應有的澆灌供應,生命受了很大的虧損,心靈也被深深地傷害。我越想越後怕,看到帶領工人若不能公平對待人危害太大了,一般的神選民不能公平對待人,頂多就是人與人之間有了成見、隔閡,影響的只是個人的情形和進入,而帶領工人不能公平對待人就能直接斷送人、坑害人,也會給神家工作帶來打岔攪擾,給神家利益造成損失。講道交通中說:「做神選民名副其實的帶領工人應該注重根據神的話用真理解決神選民的實際難處,能公正地處理教會中的各種實際問題,能公平地對待人,絕不轄制、打壓神選民,這是教會各級帶領工人起碼應該做到的。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他的所作所為肯定會得到神選民的贊成與支持,如果人真有一點真理實際絕不會處處顯露出狂妄自大、高高在上的派頭,絕不會口出狂言轄制人、束縛人、捆綁人、隨意定罪人,而是對神選民心平氣和實行愛心幫助、勸勉,引導人明白真理、實行真理,並且憑愛心交通真理解決人的問題、難處並達到果效,這才是神選民的好帶領、好工人。現在有些帶領工人絲毫沒有真理實際還能狂妄自大、口出狂言、目中無神,心裡根本沒有神選民,並不是為神選民做事、為還報神愛盡本分,已經處在危險邊緣,這樣的人早已走上敵基督的道路,若不悔改都是被神厭棄、淘汰的對象。」「只有真實愛神的人對神選民才有真實的愛心,這是事實,若對神選民沒有愛心、沒有原則不能公平對待人,肯定不是愛神的人,只有真心愛神的人才能做到愛人如己,不能愛神的人絕對不能真實愛人,能夠愛神選民的人必定能愛神,這是絕對的……」(摘自《生命的供應——講道專輯·必須經歷進入神話的真理實際才能達到被神成全》)看到這些交通,我的心更是受刑罰,看見自己已經處在了危險的邊緣,正是走敵基督道路的人。也看到我不能公平對待人,對姊妹們沒有愛心,這並不是一時的敗壞流露,而是代表我的本性就是惡毒的、詭詐的,根源的問題是因為我沒有愛神之心,也顯明我信神這麼多年沒有一點真理實際,更沒有走上被神成全的路。愛神的人才能體貼神的心意,才知道神心最著急什麼、最擔憂什麼,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為早日把神選民帶進信神正軌而盡心竭力;愛神的人才能效法基督的所是,有同情人、可憐人的心,能憑著愛心、忍耐、寬容待人;愛神的人才能以神的託付為己任,不為神家作點實際工作就心不安,不為神選民解決難處、問題就無顏面對神,所以他能了解弟兄姊妹的缺少和需要,能體察弟兄姊妹的疾苦,並且不遺餘力地去解決。而我沒有愛神之心,當然也就不會去愛弟兄姊妹,我愛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在乎的只是自己的名譽地位,因此對待弟兄姊妹特別冷酷無情,當觸及個人利益時甚至還能教訓人、打壓人、整治人、報復人以洩私憤,看到自己就是一個地道的惡人。以前上面就交通過,越是帶領工人越是要甘願做小,擔的託付越大越應該做神選民的奴僕。可我不僅不做奴僕,反而如同大紅龍官員一樣,對自己有利的、合觀念的人就接受認可,對自己不利的、能造成危害的就打壓排斥,就要剷除異己,真是如同惡魔一般。反省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形,我真是無地自容,這才認識到自己的人性有多麼卑劣,如果仍然帶著這樣的撒但性情作工盡本分,到最後只能因作惡多端被顯明淘汰。

感謝神的恩待,如果不藉著神作工的顯明,我就不會反省自己,以後說不定還會做出什麼樣的惡事來。同時我也體嘗到了神極大的愛與憐憫,神沒按我所做的來懲罰我,這說明神還在拯救我,我願意趕緊追求真理,反省以往的過犯,在認識自己的本性上下功夫,更深地挖掘自己裡面與神不相合的東西。在聖靈的開啟帶領與良心的責備下,我終於放下虛榮臉面,掙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和姊妹們在一起單純敞開亮自己的醜相,我們都互相揭露撒但,互相理解,我感覺一下子從黑暗中衝出來得見了光明,體會到實行真理、羞辱撒但原來是這麼幸福,身上一下子輕鬆了許多,心情舒暢了,良心也不受控告了,和姊妹們在一起交通也不受轄制了,彼此都能敞開心,心裡再也沒那麼多障礙了。我不由得唱起了一首生命經歷詩歌《在這裡我們同相聚》:「在這裡我們同相聚,是愛神的人聚在一起,沒有成見親密無間,心中充滿幸福和甜蜜。以往留下內疚和歉意,今天互相理解活在神愛裡……在這裡我們同相聚,但不久我們又要分離,肩負神託付,帶著神心意,為了工作又要各奔東西。相聚時充滿歡聲和笑語,分別時千言萬語互相勉勵,神的愛激勵我們忠心到底,為了美好明天,盡上我們微薄之力。」唱著唱著我泣不成聲,自己以往受撒但敗壞本性的捉弄留下了深深的內疚,今天能與姊妹們互相理解活在神愛裡,彼此相愛成為一家人,這都是神作工在我們身上達到的果效,是神的審判刑罰征服、拯救了我們這些敗壞至深的人類。當唱到「但不久我們又要分離,肩負神託付,帶著神心意,為了工作又要各奔東西」時,我心痛不已,已無法唱下去,更加悔恨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沒有一點人性,心存惡毒貶低、嫌棄姊妹,給姊妹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也給神家工作帶來了影響……千萬句悔恨的言語只願埋藏在心裡,化悲痛為力量、為心志,在以後的光陰裡盡好本分來彌補以往的過失。當我扭轉了情形之後,看到姊妹身上有很多長處值得自己去學習、效法,姊妹人性好,對各方面工作有負擔,這都是人家的長處,都是自己所不及的。我想起講道交通中說過:三人若同心,黃土變成金。我願意重新開始,和姊妹們取長補短、共同進入,肩負起神的託付,完成神的使命。我堅信只要我們同心合意擰成一股繩共同配合,再大的挫折、患難也難不倒我們,各項工作肯定都能得到神的祝福。

通過這段時間的經歷,我不僅對自己的人性、本性有了一個真實的看見,更從自己的流露活出中看清了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同時也認識到做帶領工人能敬畏神遠離惡、追求真理認識神作工、能活出正常人性、能公平對待人太重要、太關鍵了,直接決定人事奉神走什麼樣的道路。我只願在以後的日子裡好好追求真理,達到做事有真理有原則,早日能與神相合。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